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文 | 满喜喜 · 主播 | 素年锦时

十点读书原创

公元1402年,燕王朱棣攻下南京,达成了自己的野心,如愿以偿登上皇位。

面对那些曾经抵抗他的文武百官,他决定赐予他们死亡和羞辱。

相当多的大臣被诛灭九族,另外一些,则被施加了“世代为娼,不得旁出”的刑罚。

男丁经营青楼,而女子一出生,就沦为娼妓,永无出头之日。

寇白门就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中,虽然衣食无忧,但她从小就懂得,自己和街巷之外的人,生活在两个世界。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因为家境殷实,说白了,寇白门这一路成长并没吃过什么苦。

真正的苦,是所有人看她的眼光,无论是熟人的同情怜悯,还是陌生人的厌恶亵渎,总是在清楚地提醒着:

她并不是一个寻常人,生来就是卑贱的命运。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这个姿色出众的女孩,就这样在人们的目光中长大,自小游戏在秦淮河畔,有意无意修习着琴棋书画,模仿着名妓们勾引男人的手段。

姐姐们看她机灵可人,也不称她名姓,就叫她小寇。

她也眼睁睁看着清白的女子,或自愿,或被迫,鱼龙不断地卖身而来。

她们之中,有的成为了名妓,站在史书上起舞,有的就此沉沦欲望,销声匿迹。

小寇晓得,即使如此,她和她们还是不同的,她一出生就是脏的,成为卖笑人,是她此生的宿命,她从未有过选择的机会。

如果童年尚且有无忧无虑的心思,那成年之后,开门迎客,就只剩下捱日数日,一天天的苦熬。

自己身边的男人来了又走,河畔的姐姐们也在书写着自己的传奇:

柳如是以死报国,却被丈夫救起来,到底是投降了清廷。

顾横波嫁了个好夫君,可终究命途多舛,死于恶疾。

李香君为了爱人撞柱,最终只得到了一个软弱的男人。

陈圆圆倾城绝世,一生都是玩物,落了个不知所踪。

董小宛一片真心,奈何赋予的是个不懂珍惜的薄情郎。

卞玉京机巧聪慧,痛爱一场,出家为尼,孤独老死。

马湘兰一生守候,到死都没能确认那份感情,郁郁而终。

现在的小寇当然还不知道这些事情,因为她马上也要成为传奇,成为这秦淮八艳当中的一位,从此不被历史遗忘。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出落到17岁,寇白门三个字,已经艳绝秦淮两岸,金陵城中,人人以结识寇白门为幸事。

风流倜傥的朱国弼也不例外,他家白捡了个世袭的爵位,有权有势,没了科举的压力,年纪轻轻,最大的爱好就是女人。

别人是沾花惹草,他是见一个爱一个。

渣男的心,是碎成了很多片的镜子,每一片里,都倒映着不同的女子。

碎了的镜子,就难免显得廉价,所以得用丰盛的假象做包装。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朱国弼花了大价钱追求寇白门,为她提供最好的用度,香车宝马,绫罗绸缎,也用权势,吓退其他有意染指的纨绔子弟,满足自己独占的欲望。

小寇见惯了这些手段,起初并不动心,男人得以炫耀的,无非就是财富、权力、才华、相貌。

朱国弼都有,但都不突出,平平无奇。

真正戳中小寇内心柔软处的,是一夜缠绵后,他哑着声音,紧紧抱住她,许诺她一生一世。

我要用金陵城十年来最盛大的婚礼,光天化日,光明正大地把你迎娶入门,给你名分,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要负责你的下半辈子。

寻常人娶勾栏女子过门,都是要夜半三更,偷偷行礼,连董小宛也不例外,他竟然要敲锣打鼓地,还要给我名分吗。

小寇有些晃神,这不就是自己想要尝试的人生吗,脱离既定的命运,去过一过青楼之外的生活。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我家世代娼籍,你不怕犯了官府忌讳吗?”她攀上去,轻咬他的脖子。

“北方已经乱透了,官府早没心思管这些小事,再说有我护着,谁敢造次。”朱国弼的手拂过小寇脸颊,不想沾了一手眼泪。

“你不要哭,我既然说了就是当真要娶你。”他长叹一声,其实心下也不知道自己会迷恋这女孩多久。

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爱极了怀里的姑娘,想豁出所有保护她。

至于天亮之后,几年之后,说不准,他也不愿去想。

及时行乐,恣意人生,且尽兴。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一个月后,5000名士兵从行营出发,鸣锣清道,从秦淮河小寇的楼前,一直排到朱国弼的保国公爵府邸。

身穿正红,凤冠霞帔的小寇,在管家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走上八抬大轿,阳光强烈,水波温柔,她回头,趁着风把盖头掀起,再看了一眼寂静无声的秦楼楚馆。

依然是无穷尽的眼神,有羡慕,有妒忌,有祝福,有不舍,人群在楼上,也在街边,目送着她离开。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也许人这一辈子,都要活在别人的目光中,哪怕不去看,不去想,也仍然是被世人的看法推着走。

就这样吧,无论是劫是缘,我自己去经历一番,才能尝出酸甜苦辣。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自从嫁进公爵府,小寇的身段,就肉眼可见的丰腴起来,越来越有成熟的风韵。

心宽体胖,在这里她是受宠的妾室,受人仰视,再不用害怕有人指指点点的非议,尽管不久前她还是个卖笑人。

同样有趣的,是朱国弼的家,真的到处都是女人,既嫁了进来,寇白门也就随遇而安,放宽了心,不想争宠的事,反而结交了几个人美心善的姐姐。

日子这样过下去,倒也轻松惬意,奈何天不遂人愿,从朱国弼慌慌张张逃回金陵开始,一切就都变了。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当时他去前线督战,没多久就深夜逃回,嘉定三屠,扬州十日,八旗铁骑凶猛如狼,攻城拔寨,势如破竹。

很多将领都迎风而降,朱国弼和钱谦益把守着巨大的金陵城,还有城中数十万的黎民,进退两难。

就在他无从决断,不知是战是降的当口,一个出乎意料的人帮他做了决定。

那个自诩清流,刚直不阿的钱谦益,选择了开城投降。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柳如是要带他投江自尽,保全名节,也被他以“水太凉”拒绝了。

朱国弼大喜过望,立刻附和,一群前朝大臣,跪在马道旁边,迎接清军入城。

可是改朝换代,哪有人能不吃点苦头,朱国弼举家迁往京城不久,就有好事之人来找麻烦。

此时的他才终于体会到,无权无势的普通百姓,过的究竟是什么日子。

无非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眼睁睁看着刀锋将落未落,一生担惊受怕,无所依靠。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那些人罗织罪名,诬陷谋逆,总想从朱国弼身上榨取一点金银财宝。

朱国弼深谙此道,全家的钱财,妻妾的首饰,能送的都送了,他没想到的是,曾经以为几辈子花不完的钱,到了京城,几个月就贿赂得一干二净。

一清二白的他,只会迎来更残酷的打击和欺辱。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就在朱国弼,向某位漠北大员奉上一张地契后,他瞧见那鞑子色眯眯地看了几眼身边的女人。

那是他的一个妾室,跟随朱国弼十几年,姿色仍旧,妩媚动人。

朱国弼眼前一黑,又亮起来,他主动开口,把妾室送给了那个鞑子大官。

大官咧开嘴笑了,连连保证,会让朱国弼在京城无忧无虑。

开了这个头,就再也别想收场。

权贵们得知朱国弼家里多美人,纷纷要求上门观赏,名为观赏,实则抢夺。

朱国弼一个亡国臣子,也无甚骨气,毫无招架之力,从前驰骋情场的威风,荡然无存。

这个自暴自弃的男人,为了金钱,甚至开始变卖家中的女人。

直到有天,他找到了寇白门,习以为常,脸上已无愧疚的神色,厚颜无耻地说:“我如今有难,望你最后襄助我一次。”

小寇冷笑,反问他:“夫君还记得当初许我的平安稳妥吗?”

“前朝许的愿望,在今朝做不得数。”朱国弼伸手来拉扯,被小寇一把挣开。

其实在姐妹被卖掉之后,她的心就已经死了,这一问彻底断了她的念想。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人竟然可以如此无耻,为了可耻的活下去,就理所当然地去做更可耻的事情。

小寇忽然很风情地弯起嘴角,莞尔一笑:“官人卖妾,所得不过数百金,如果让我回到秦淮河,一个月就可以给你万两金银,帮官人摆脱困境。”

朱国弼望着眼前人的笑容,恍然回到了那年纸醉金迷的日子。

他说:“何乐,而不为呢。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应是良心不安,也可能真的对“万两金银”有所期待,他给了小寇路费,让她自己回金陵去了。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寇白门回金陵的事,轰动了整个江南。

满清南下,秦淮八艳各自分散,只剩寇白门一人孤独回程。

昔日繁华的秦楼楚馆,因为她的回归重新焕发了生机,再次热闹起来。

凭借着超人的声望,不减当年的魅力,不到一个月,寇白门就已经筹集了足够的黄金,将朱国弼从困境中解救出来。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她曾以为,做他的妻子,在高门深宅中生活会是更好的选择。

如今看来,在这花街柳巷之中,自己的力量才能最酣畅淋漓地发挥出来。

有天,她去看望一个相熟的姐姐,她已经老了,是男人眼中的残花败柳,小寇给她带了一些钱,一些点心,坐下去,慢慢听这个孤独女人呓语般的絮叨,内心无比平静。

她已经不害怕衰老了,她经历过最明亮的希望,最无耻的背叛,什么都不在意了。

那个姐姐忽然用手抚摸她的脸颊,揉揉小寇的梨涡:“小寇,你也长大了,变得和她们一样了。”

“和谁?”

“和顾媚,和董小宛。”

寇白门淡淡笑了,不一样的,顾媚有良人,董白被辜负,而她已经不再把希望寄托给男人。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60岁的某一天,寇白门夜半惊醒,听到隔壁有声音,起身去看。

原来是自己的小相好,和那个平日乖巧的婢女在打情骂俏。

两个人看到是她,都吓得呆若木鸡,不知所措,寇白门并不在意,摆摆手,随他们去了。

男欢女爱,不过是逢场作戏,后来朱国弼也曾寻过她多次,都吃了闭门羹。

残羹冷炙,没有重温的必要,感情也是。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寇白门靠在窗边,月光和乌云纠缠,时隐时现,星光斑斑驳驳,落在灯红酒绿的楼宇间,消失不见。

她一时分不清,自己的人生,是从哇哇啼哭开始,还是从那天盛大的婚礼启程。

她们这些美貌的女子,在盛世是装点,在乱世是买卖,总归由不得自己。

娇艳的花朵,或凋谢,或摘取,自顾自美丽,偏又随波逐流。

寇白门活到了最后,看到了所有人的结局,也包括她自己。

她撒开手,闭上眼,告别了这情爱纠葛,混混沌沌的世界。

秦淮八艳,至此告终。

音乐&图片

背景音乐 |《江南烟雨》

图片来源 |《锦衣之下》剧照

-作者-

满喜喜,生而为人,满心欢喜,二手说书匠。本文首发于十点读书(ID:duhaoshu),超2900万人订阅的国民读书大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10天陪你读完《于凤至传》

优雅从容,笑对波折️

秦淮八艳中唯一的侠女:她有最盛大的婚礼,最凄凉的落幕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158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