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鬼故事五则,胆小的就别进了!

一、出诊

寒影跟着张静走进楚家大宅的时候,觉得站在门口的管家张晓云有些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张晓云脸色不太好,微微显出暗红,呼吸有些急促,寒影只看一眼就知道她患有哮喘病。

张静将寒影带到小姐楚诗韵的房间。楚诗韵正坐在镜子前,镜子里映出她精致的面容。

其实她没什么毛病,只是额头上冒了几颗青春痘。

寒影为她把过脉之后道:“楚小姐的身体很健康,只是最近可能吃多了辛辣的东西,我回去熬一副中药带过来给你吧。不过中药可是很苦的,还要坚持吃上七天,小姐要有毅力哦。”

“那就麻烦寒大夫了。”楚诗韵欣然答应,吃苦药是次要的,能再见到这个英俊的大夫才是她的初衷。

确认身体无大恙后,楚诗韵亲自将寒影送下楼。张静送寒影到门口。

“让楚诗韵消失是你的愿望吗?我有不下七种方法让她死得无声无息。”寒影波澜不惊地说,“不过那样又能改变什么呢,想清楚你所想要的就给我打电话,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动手。”

张静返回楚宅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然后她独自去了市里一个黑暗的地方。

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她就开始自暴自弃地宣泄自己的情绪。

在张晓云的怒骂声中,张静捂着留下鲜红掌印的脸冲进佣人的房间,硬是没有落下一滴眼泪。

自从她记事以来,责骂就像是家常便饭不时发生。妈妈是个单身母亲,张静甚至不知道父亲是谁,小时候提起这事儿就会挨打,久而久之,她不再问了,长大了自然也就懂了。 换上女佣的服装,张静开始和其他年轻的女佣一起工作。

张静其实很漂亮,甚至比小姐楚诗韵还要漂亮,可是漂亮有什么用,不还是给人当佣人!

当天晚上,楚诗韵的未婚夫董辽宇来家里吃饭。楚天浩和女儿楚诗韵殷切地劝着董辽宇吃菜,董辽宇的目光却时不时瞟向张静。

事实上,在董辽宇和楚诗韵相亲的当天,他就一见钟情,爱上了张静,之后狂热地向张静表白。

张静以为他可以带自己脱离这种生活,自己和母亲终于能过上好日子了,可是没想到,他得到自己之后,竟把自己甩了!还威胁自己不准说出去!

晚宴过后,张静开始清洗碗碟,因为她的迟到,所以其他女佣都早早地离开了,将狼藉一片的餐厅和厨房留给她一个人。

滑腻腻的清洁剂让一只盘子从手中滑落,张静收拾着地上的碎片,她把一个尖锐的三角形残片握在手心里,慢慢地凑近手腕,就这样轻轻搭上去,再拿开,再搭上去……

“女儿,你这是干吗?”张晓云突然出现,夺走了女儿手里的瓷片,从后面搂住张静,带着哭腔说,“妈妈是怎么教你的,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一定要坚强,就像妈妈一样……”

情绪激烈的起伏引起了张晓云的哮喘,张静连忙拿来药给母亲灌下去。

扶母亲回房休息之后,张静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她摸出手机,拨通了寒影的电话——她想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二、画皮

听说寒影不邀而至,楚诗韵并没有生气,她甚至取消了当天出游的安排,特意打扮了一番才让寒影进来。 “我怕楚小姐吃不惯中药,特意做了改良,早中晚一次一粒。”寒影从医务箱中拿出一个药瓶,“快到中午了,先吃一粒吧。” 张静端来温水,楚诗韵毫不犹豫地接过一粒黑褐色的药丸服下,紧接着就感觉天旋地转,恍惚间看到寒大夫和张静扭曲狰狞的笑脸……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 醒来之后,楚诗韵发现自己竟然在佣人房! 脚步趔趄,她推开房门,与几个佣人擦肩而过,她们居然没有主动和小姐打招呼,甚至还有一个女佣甩了她一个白眼! 她抬起头看着通往二楼的阶梯,爸爸正从楼上下来,而他身边站着一个人——“楚诗韵”! “爸爸,这是怎么回事?”惊讶的声音冲出喉咙,楚诗韵大叫道,“为什么我会在那里?” 看着周围人惊讶的眼神,她本能地冲向客厅里那面装饰镜,镜子里却映出张静的脸! 可她明明是楚诗韵啊! 她狠狠地捏了—下自己的脸,很疼,这不是梦,她变成了张静,那么现在的楚诗韵会不会就是张静? “爸爸,我是楚诗韵,我是你的女儿啊!”她撕心裂肺地呼喊着,指着“楚诗韵”骂道,“那个才是张静,她是个骗子!” “张静,就算是玩笑也要有尺度!”楚天浩厉声说。 她冲上去抓住“楚诗韵”的衣服,疯狂地摇晃着她,喊道:“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我才是楚诗韵。” 家仆和保镖一拥而上,一记重拳打在楚诗韵的肚子上,她疼得蜷缩在地上,痛苦让她清醒,这是她的身体,或者她真的就是张静,那身为大小姐的记忆不过是黄粱一梦? “把她赶出去,楚家不需要这样的疯婆子!”“楚诗韵”一脸鄙夷地说。 两个保镖拖着她往门外走,这时,她看到了张晓云,此时她从张晓云脸上看到深深的悲伤,果然是母子连心吗,那一抹无奈又说明她无能为力。

三、绝望

她和乞丐们一起蜷缩在天桥下,又一次被夜风冻醒。 空气中充斥着恶心的味道,她一步步走上天桥,再一次怀疑自己的身份,她真的是楚诗韵吗?或者说,她曾经是楚诗韵吗?甚至连她自己都无法证明。 但是十九年的记忆历历在目,对了,她昏睡过去之前在干什么?楚诗韵苦苦思索着。 寒影!她昏过去之前吃过寒影的中药!那个医生有问题!只要找到寒影,她就可以变回去了! 可是这个城市这么大,她到哪里去找寒影? 也许是她的运气好,三天后,她竟然碰到了从天桥上经过的寒影! “寒影!”她迎面赶上去喊道。 寒影怔了怔,停住脚步,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随即淡然地一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楚小姐。” 寒影的淡定反而让她有些惊讶,她指着自己说:“你知道我是楚诗韵!我真的是楚诗韵?” “当然,就算外貌变了,楚小姐还是楚小姐。”寒影回答道。 “那我为什么会变成张静的样子?”楚诗韵质问道,“是不是,是不是你用巫术交换了我们的灵魂?快告诉我!” “用巫术交换灵魂?这不科学!”寒影蹙眉道,“我是个超现实主义者。” “那为什么会这样?”楚诗韵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寒影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我只是通过一个小手术给你们换了大脑和中枢神经而已,就这么简单,你就变成了她,她就变成了你。” “这不可能!”楚诗韵叫道。 “怎么,相信灵魂交换的人竟然不相信手术吗?”寒影略带嘲讽地笑道,“手术很顺利,你们两个人配型很成功,甚至没有什么不良反应,看你现在的状态不就很好吗?” “荒唐!”楚诗韵喊道,“别说是这种不可能完成的手术,就算可以,在手上划个口子都会疼,可是我什么感觉都没有,所以你根本就是在撒谎!” 寒影也不反驳,从医务箱里拿出一只手术刀柄,取出刀片装上,撸起袖子在胳膊上轻轻一划,血液涌出,顺着手腕滴落在地上。 接着他丢下手术刀,用手指按伤口的走势轻轻压按片刻,再看那伤口已经完全愈合。 寒影用纸巾擦掉血水,解释道:“如果能让组织细胞迅速再生,你的身体就可以在麻药效果时间内完全恢复术前的状态。” 楚诗韵惊讶不已,随后命令道:“把我们换回去!既然你能把我们换过来,就一定还能换回去!” “你有十万元的佣金吗?”寒影淡淡地说。 “不就是十万元吗,我给你一百万把我们换回去!”楚诗韵不屑地说。 “我不接受赊账。”寒影冷冷地说,“我接受任何人的雇佣,但是没有钱,免谈!” 楚诗韵觉得这次是真正地失去了一切,她默默地翻过天桥的栏杆,脚下是呼啸而过的车辆。 “等等!”寒影劝阻道,“死人没有未来,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或许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寒影的话仿佛带着魔力,楚诗韵昏昏然然地在他的拉拽下又回到了天桥上。

四、反侧

第二天清晨,张静醒来却不敢睁眼,她有些害怕变成楚诗韵只是一场梦,然而,天亮了,梦还没醒。

张静吃着最好的食物,穿着最漂亮的衣服,惩罚着以前对她冷眼相待的女仆,觉得人生真是太美好了! 这天,她走过楚天浩的卧房门口,听到里面仿佛有人窃窃私语,挡不住好奇心,她悄悄地靠了上去。

屋里传来妈妈的声音,仿佛是在央求楚天浩让女儿回来楚宅。

张静心里一紧,自己一时大喜过望,竟然忘记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母亲。 “我不会让一个想要伤害我女儿的人回来的!”楚天浩严厉地道。

张晓云沉默了几秒,然后道:“老爷,我对不住你,十九年了,您——就没发现张静和逝去的夫人如此相像吗?” “你是什么意思?”楚天浩惊愕道,这话倒是点醒了他,这些年来,张静确实出落得越来越像夫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有一种莫明的温馨感受。 张晓云默默地说出十几年前的真相:“十九年前,小姐与我的女儿几乎同时出生,我注定一生都是下人,不想自己的女儿也是这样,所以把两个婴儿调换了。” “你……” 张晓云低下头说:“如果不相信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楚天浩的脸色由白变绿,他老泪纵横地问:“我这么相信你,你当初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又为什么要告诉我?” “是良心,良心的谴责……”张晓云痛不欲生,“这些年来,我整天提心吊胆,怕你发现张静的身份,但是昨晚发生的事情让我没有办法再沉默下去了,一切罪责都由我来担,但是您不能把自己的亲生女儿赶走啊!” 张静木然地靠在门上,泪水突然间涌出眼眶,人算不如天算,幸福来得快,走得更快!

五、相认

宝马车很快接回了真正的小姐。 当楚诗韵从司机口中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她决定保持缄默,并扮演好张静——一个父亲就在身边,却十九年来无法相认的苦命女孩儿。 楚小姐把穿着楚诗韵一张皮相的张静关进了地下室,但却没有责怪张晓云,毕竟,是她养育了自己这具身躯十九年。 夜半,真正的楚诗韵潜入张晓云的房间,而吃了一惊的人却是她自己,张晓云根本没有入睡,似乎正在等她。 楚诗韵端详着张晓云的脸,她为何从未发现,曾经的自己和她是多么的相似。 “女儿,你来看我了?”张晓云的话令楚诗韵大吃一惊,她矢口否认。 张晓云却笑了笑,说道:“有认错自己孩子的父亲,却没有认错自己孩子的母亲,虽然你和张静换了外貌,但我一眼就能认出你是我的女儿,否则我为什么要说出埋藏的事实? ”你的疑惑我会一点点来解开!张静把寒影带回家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大夫很眼熟,没想到他过了将近二十年却一点儿都没变,这也不奇怪,他本来就是个怪物!“ ”你……认识寒影?“楚诗韵大惊失色地说。 ”何止认识,我也曾经是他的雇主。“张晓云扭曲地笑着,”十九年前,你和张静几乎同时出生,我当时就在想如果能把你们调换—下,我的女儿就不用和我一样一辈子受苦了,于是我找到了寒影。“ 楚诗韵果然地坐在那里,原来她这一生都与寒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 张晓云进一步解释道:”十九年来,我从未后悔过自己的决定,将张静放在身边只是为了监视她,她越是悲伤我就越高兴,因为我的女儿正享受着她应有的人生。“ ”妈妈,谢谢你,妈妈!“楚诗韵紧紧地抱住张晓云,那是她从未感受过的,真正的母亲怀抱的温暖。

六、逃不掉

楚诗韵走后,张晓云开始收拾东西。

既然已经母女相认,楚诗韵表示不能再让母亲做下人的工作,让母亲马上辞职,然后先住到旅馆去,她要给母亲在外地购买一套高档别墅,雇一大堆女佣伺候她。

张晓云的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丝笑容,就在此时,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寒影笑眯眯地看着张晓云。 ”你来这里做什么?“张晓云警惕地问道。

寒影自言自语般地说道:”你的哮喘挺严重的嘛,知道吗,如果不小心可能会引起窒息哦!“ 突然,张晓云喘不上气儿了,她费力地想要去拿床头上的药瓶,瓶子却被寒影拿走了。

寒影摇摇手指,说:”你知道得太多了,楚小姐不想让你活着,所以只好请你再展示一下你那伟大的母爱吧。“ 寒影走出张晓云的卧房,顺手关上房门,走向楚宅的地下室。

张静蜷缩在黑暗的房间里,她一看到寒影便马上站起身来,透过窗户吵嚷道:”快把我和楚诗韵换过来,把本应该属于我的一切还给我!“ ”可是我,只会接受同一个人一次委托。“寒影笑眯眯地说。 ”为什么你不早说!“张静怒吼道。

寒影将手指放在唇边,微笑道:”如果那样的话,我就欣赏不到人们后悔的样子了。“

在张静的一通乱骂声中,寒影说:”楚诗韵已经买通人来杀你了,我是来和你道别,并告诉你一件事的。“

这一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张静撕心裂肺地大喊求救,直到寒影小声对她说了什么,她的哭喊声戛然而止,反而大笑起来。

寒影悄然离开楚宅,仿佛走了很远还能听到张静的笑声。

第二天凌晨,有人把张静捆绑着塞进车子的后备箱里,但直到最后,她仍面带笑容。

张静从寒影那里得知,被董辽宇抛弃时,一时冲动的放纵让她染上了艾滋病。

那次奇特的手术,换成张静外貌的楚诗韵,感染艾滋病的几率是百分之百。

艾滋病在潜伏期是看不出来的,真正的楚诗韵在和董辽宇订婚之前已经做过婚检,所以,直到最后,心里藏着鬼的人,一个都逃不掉!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16567.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