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真实的灵异故事

职业规划资料包

故事一、

讲一个我父母家里的事情,我父亲是在农村带人盖房子的,没有什么大钱,但是相对同村来说经济还算不错,父亲总是心善,谁家有困难他都能主动帮忙。

那几年突然父亲很不顺,家里接连出现变故,事情比较多,而且一个接一个,弄得父亲很烦,那年夏天的一个中午,一直有午睡习惯的父亲怎么都睡不着,只好起来到门口去乘凉,远处就走来一个道士,说是走累了,想给父亲要水喝,父亲给他到了一大碗水,那人喝完水后给父亲说,看出来我父亲最近一直不顺利,是因为有一个孕妇到我家门口来过,没有进门,只是在大门口徘徊了一下就走了,不过还是踩到到了我家的东西,(我们那边有习俗就是怀孕的人不能到别人家去做客,具体原因不知道,踩到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风水上面说的什么东西吧!)父亲也没有说话,道士说看看能不能破,就问父亲是否心疼那只碗,就是让他喝水的碗,父亲说一个碗没有关系,家里有很多,他就让父亲回家取菜刀,把菜刀放在地下,拿碗直接往上摔,具体的情节我我没有见到,所以也说不上来,只是后来妈妈给我转述的时候说一般情况碗摔下去肯定会碎的。那人说如果碗摔坏了就无救,碗能完好那就有救,父亲就让他摔,谁知道那个碗真的就没有摔坏。道士给我父亲写了一个符,让我父亲在全家人到齐的时候拿符在每人的前心后背贴一下,然后拿到大门外烧到就可以,也没有说要钱之类的直接走了。那会儿我和我姐都在外地上学,没有放假这个事情就这么一直放下来了。这期间我妈和邻居们在闲聊的时候就提起这件事情,谁知道当时就有一个邻居说了,那时候她刚怀孕一个多月,有一天想到我家来找我妈玩,到门口想起来有忌讳就走了,但是后来是不打算要那个孩子,就做了人流,从来就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她怀孕的事情。这事过后我爸妈也都信了,我们放假回家后也见过那个符,具体什么时候烧的我就不知道了。后来家里事情也一件一件的有了结果,都处理完后我们也就不让我爸爸出去干活了。

故事二、

老家房子是马路边,我家背对马路,侧边是条小路,小路进去五十米左右错落着七户人家。我家相当于在丁字路口,面对那七户……我要说的事情是其中两户的。先说张户家的,这家有两孩子,大儿子还和我表哥特要好,小女儿比我大二?三?四岁吧记不清了,我经常去找这个姐姐玩。大哥哥是不屑和我们玩的,我和姐姐还有别家小朋友一起在他家屋檐下抛石子玩,她家屋檐很宽,房子是条石的,院子旁还有竹林,夏天也很凉快……姐姐的妈妈人家都叫她三妹,自然卷的头发,总是编两条长长的辫子。去她家玩的时候,我们叫阿姨她也就笑笑,拿着连环画看书呢。那时很少农村人家有书的,更别说看书了,所以觉得阿姨挺有文化的,当然也羡慕他家有连环画看……(补充一点,他们家院子有围墙,我们那周围院子有围墙的就两家)。

好吧,背景差不多了,发生事情那一年那个姐姐小学六年级,记得很清那个姐姐小学毕业考试那天她爸爸正好去世,所以她没去考试,当然后来也就没上学。(对于她爸爸,印象比较模糊了,只记得那会儿都说可惜了,大概还是比较能干的人吧)。她爸爸的死因好像也是突发什么病吧,反正去的挺快的。办伤事的时候据说那姐姐的外公看见一穿花衣服的陌生女人进了院子急急的往屋里去了,她外公出于礼貌就跟后面不停问她是谁,哪边的亲戚,跟着跟着就不见人了,屋子就那么大,转来转去都没有,问别人也都说没见过。 (之所以强调穿花衣,因为经典的遇到这种的都白衣服嘛)……从那以后三妹就疯了,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没看出什么不正常来,大家包括她家人都说她疯了嘛。表现就是经常骂人,她也干农活,干的也不差,就经常干着干着呢就对着一个地方大骂起来,所以妈妈叫我们别惹她,不然她也骂。

赶集了她也会去集市买菜,帐能算清楚,有时还会讨价还价。我妈妈她们认识的给他打招呼,她也会笑笑的回应。就是说她疯吧也也不疯。就是对着空气骂人,还有走路的时候也会听见她小生咕噜着走开,走开,骂什么不要脸,别跟着我什么的,手不停的往后面挥。就好像有人一直跟在她后边似的……印象中她的辫子一直梳的光溜溜的。还记得奶奶有次告诉我:你们对面那疯子也不疯嘛,我打水呢,她来挑水看我年纪大还帮我打了,我谢谢她她还很礼貌的回应了。这样的状态也不知道持续了几年,期间她儿子出去打工了,因为在家她妈妈总打他,人疯力气也大,几个人都架不住的。她女儿就在街上一亲戚理发店那里帮忙,没事儿就呆家里,有时也和我们玩,毕竟也才十三四岁。亲戚们也筹钱送她去精神病院过两次,但都以失败告终,一是她去到那里不吃不喝,总说人家要害死她,饭里放毒药了 。二是费用也太高了。在后来病犯的更严重了,连女儿有时候也打,庄家也不好好种了,三妹的父亲也走了,剩下母亲定时来看她给她背点粮食蔬菜送点钱什么的,别的亲戚来看她一律大骂,说要害她。

一开始除了钱,吃的她都不要,说有毒,后来慢慢的也接受了。 但有一点,三妹身体一直还不错,偶尔一点小病感冒什么的也扛扛就过去了,因为她打死不吃药,还记得有次她女儿告诉我她妈妈不吃药,实在没办法了她就给药煮饭里了,结果也被三妹发现了说要毒害她。 三妹打人都是乱打的,都是用锄头,粗棍子什么的朝着头就去了,记得有一次那那个姐姐被打赶紧跑出来了,来我家玩,吃完饭叫我陪她回家睡觉,我妈妈就叫我去说不惹她她不会怎么样的,我就去了,但一直很紧张。去后没见到人,我们就在姐姐屋里看电视(那会电视还是比较少的哦),后来她妈妈来了,出于礼貌我也叫阿姨了,她笑了笑也没说话,姐姐就跟她解释了我今晚要在这里睡觉,她看了会电视回自己屋睡觉去了,也不开灯的。然后姐姐就把门锁紧紧的,以前有插梢和铁环扣都扣上了。 告诉我不用怕,后来我们聊天聊着睡着了……一夜无事。再往后我就去城里上高中了,那个姐姐也出去打工了……只记得三妹彻底不管地了,她家的地包给谁种她就去地里骂谁,所以后来也荒了。

三妹开始偷邻居种的粮食蔬菜,大家也都不管她。只是有时过分了,弄很多往家里搬就会吓她一下,她好像也开始不认人了,经常在家门口就骂人。大冬天的做她家屋檐下,围墙门打开,上身一丝不挂,也不怕冷。那会调皮的小朋友就去看,然后又是一通骂。后来大家也制止小朋友们了。慢慢的穿的衣服也破脏了,但无论怎样,她的辫子都梳的好好的,饿了也会自己做饭。后来三妹的妈妈(说起这个女儿就掉泪)也生病去了,儿女回家会给她钱,然后备些吃的放家里,女儿儿子不在家就没人送吃的了,亲戚们都进不了她的门,再有时间长了也就淡薄了吧。 我上完高中又去外地上大学,回家少知道的也少,听说后来她生病了,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去了。房子也破了没人住了。我结婚那年碰到那个姐姐她已经有俩孩子了,和他老公新疆种棉花听说还不错。今年回娘家时也见到那姐姐在街上开了个面馆,人也一直挺开朗的,祝她幸福。。这个说完了……挺伤感的。

还有户王姓,家就在刚才张姓家前面。两家后墙和院墙就隔条过道大概七八米?那会儿他们家地基打好的,但房子是简易的那种,就是用类似篱笆再和的泥竖的墙,房顶铺的草。那天他们一家带着两孩子回媳妇娘家了,叫孩子爷爷帮看下屋。爷爷傍晚喂牛呢,见牛鹏里一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在里面,爷爷以为是偷牛呢,历声问道你是谁,来找谁干嘛的,结果那女的转身就走,朝马路这边走,爷爷当然追啰,边追边叫:站住,你是谁……据说追到快到我家时突然消失了。回去老头就跟邻居们说开了,给我们家吓的不行,那两晚我家都是早早就关门睡下了。过两天那家人回来了,就在他们回来的第二还是第三天下午,家里失火了……还是我妈妈最先发现的。她家女主人在井边洗衣服呢,我妈见她家冒的青烟大得不正常,就问她家里是不是在煮猪食,她好像说已经煮好了。一来一去都明白了,赶紧一喊大家都来帮忙了,还好屋里没人,男的带俩孩子上街理发去了。男的也很快有人通知回来了,大火跟着就起了,男的还想进屋拿钱,放猪(因为怕猪跑出来,专门加高了猪栏),后来被大家拉住了。

大火熊熊燃烧,势不可挡,因为他家的墙里材料加房顶本就容易着火。大家提水浇呢根本不管用,就这样眼睁睁看房子烧个精光。期间,张家三妹不停在那骂,急得团团转,大概怕火势蔓延到她家吧。事后还有人说三妹知道着急,也不疯嘛。话说这事儿就发生在三妹老公去世不久,不到半年吧。呵呵,回归正题,大火发生中,有一只猪逃出来了,鼻子还有身上好些地方烧胡了,冲出火就疯了似的往山上跑了,有他家亲戚去追,这只猪最后也没活成。另外三只直接活活烧死了。大火一直到傍晚才渐渐熄灭。连屋檐下堆的红薯都烤出了香味,记得当时我给妈妈说红薯香的时候还被臭骂了一顿。后来学校里也组织捐献了,有钱出钱有粮出粮(当然我们那个时候都这样,无论那家遇上这种事了,学校都组织捐的)跟着他家就盖起了新房子,盖好就是我们那几家较好的了,小时候不懂事,心里还小小的羡慕呢呵呵。后来就一直很平淡了,他家现在家里也没人,儿子女儿都成家了,老俩都去帮儿子照看生意了。

故事三、

再来说一个短的吧,我妈妈村有个奶奶,大概六十几岁老伴死的早,她有个儿子,不听话吃喝嫖赌,娶个老婆被气的在外打工常年不回来,生了个女儿,后来又生了个儿子但是儿子不是他的,是他老婆在外面和别人生的,这个奶奶呢也是爱喝酒打牌,人是个老好人,但经常和我们村一个口碑不好的老头一起喝酒打牌,村上的人就传好多不好听的话,她老伴的坟更是没人打理,草长的根本就看不见有坟了!然后怪事就出来了,这个奶奶在家经常看见房子在动,家具什么的都是乱动估计是震动的那种吧,她胆也蛮大的,白天还告诉我妈他们还说她吓死了,但是依旧没人打理她老伴的坟!后来她老伴就找到了自己的姐姐,她老伴死的早所以他姐还是活着的,他姐姐就生病了,然后找到我家这里来问香,我爸会看香,是我奶那里传下来的!说了之后就让他们去把坟给打理好,后来他姐姐好像就好了。我听我妈说!这个奶奶以前她年轻放牛的时候天蒙蒙亮就去放牛了,她走到一个小村上在别人家门口放牛全是小茅草房,里面的板凳座椅都很矮,她放到鸡叫了才看清全是坟墓!这个地方就在我家前面,中间隔了个大水塘!那里确实是很野没有住家都是坟墓!

今天有空,再来说个,先交待下背景吧,我家在村边上,右边就没有人家了,是田地和老坟堆,再往上去点就是更野的地方,听老人说是什么阴路之类的,白天都很少有人别说晚上了,就前些日子,吃过晚饭,我们都看电视了!估计八点了吧!农村八点外面都很黑了又没人这时我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屋后面喊,像是村上过来的,狗都在叫,我一直没作声,我爸他们也没作声我以为他们没听见,这个男人越喊越近,我以为他叫我爸呢,但是晚上我也没敢应,他喊到我窗户这里拉我窗户我才听见他在叫老板,我向你问个路好吗?我才敢答应,这时我爸已经出去给他开大门了!然后我们就一起出去了,才看见这个男人瘦瘦的!我爸才看出来是他认识的某人的女婿,就在我们村子过去几个村,那男人才说他迷路了,他中午在他丈人家吃饭,喝了点酒别人叫打牌他都没打,就在那里玩了一下,然后他就回家了,他家原来是在我说的那个很野的地方的上面,如果是以前他回去是不用经过我们村的直接从那个很野的地方穿过去就好了,但是他拆迁搬家了回去就从我们村中间过了,都是马路!是走不到我家去的,可是他从下午两三点开始往家走不知怎么的就走到那个很野的地方去了,而且一转就是五六个小时从下午转到了晚上,还掉到水塘里手机也坏了没办法给家人打电话,就这样转啊转的路程半个小时不要的,他转了五六个小时急死了好不容易看见了我家就叫了起来,我爸打着电筒将他送到了马路上,后来又听见了狗叫声不知道他有没有又转回来,后来我爸说估计他是遇到了路游神!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02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