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个让人睡不着觉的真实灵异经历,夜晚慎入!(上)

职业规划资料包
33个让人睡不着觉的真实灵异经历,夜晚慎入!(上)

我们家附近又出一个灵异事儿。

一个二十六岁的小伙上吊自杀了。小伙子在去年秋天的时候去我们老家的水库里捉鱼。水库那个地方是有点邪性的,撞邪的事情经常发生。

我们还很小时候父母就掐着耳朵不让去水库附近玩,我姥说村里没出嫁死的女孩子都葬在那附近。

七年前我们老家集体拆迁那个水库附近几个村子都搬走了,很多家族坟地也都搬到公墓去了,真得只剩下些旧墓碑和荒坟,到处都是拆掉的房屋更加阴森恐怖。

小伙子可爱去网鱼了,去那些荒地转悠,家里人不让去他非去,结冰的时候小伙子就有点不太对劲了,结冰了也去就围着水库转,等进入腊月里小伙子就有点疯疯傻傻状态。

有次给我们一个小伙伴打电话说:哥遇见个女贵人,钱有的是,花不完,等哥明天领你去提台劳斯莱斯!大家都笑疯了,这家伙是吸食冰毒了吧?!

笑归笑第二天这小伙子真提箱子拿钱来找小伙伴,满满一箱子的黄纸钱。

事到此,都传这小伙子吸食毒品产生幻觉了。他父母就带她去戒毒,结果没吸毒。怀疑是抑郁症。治疗了一段时间,过年就回来了。小伙子也基本恢复正常了。

年后父母就出去工作,他在家做做饭什么的,还有个不错的女朋友,生活也回正常了。

自杀的前几天吃饭时候突然跟他父亲说:爸,您就当没养我这么个儿子!他爸没觉着怎样就说,再过一年咱家拆迁款就下来了,给你买个楼买个车把婚结了好好过日子。

三天后,这小伙就在自己家旁边的偏厦子上吊自杀了!

亲戚们听到消息就赶过来问他父母和女朋友什么事想不开走这一步。他父母也说不清楚就从去年秋天开始去水库捕鱼,父母不让去后就不太正常了……

亲戚们一拍大腿骂他父母糊涂,孩子有那么一段疯傻,为什么不去找大仙看看?是不是撞了什么。

他父母是不信这个的。只说医院觉得是轻微抑郁症。然后他家亲戚就去找算命的大仙,故意找离家远的去算。

他家人啥没说,大仙就算出来了,说小伙子是让领走了,说是被水库里淹死的女人领走了。晚了!得根那女人配阴婚。

亲戚们一听这话就回来打听谁家姑娘淹死过。有两个女孩,都是十二三岁时候淹死的。一个已经死了几十年已经配了阴婚,一个死了十来年跟小伙子年龄相仿应该是同学。

现在小伙子的骨灰在火葬场存放,家里正准备配阴婚的事情。

(1)

上初中的时候,我的同桌也是个女生,整天邋邋遢遢的,她妈妈有点神经病,经常拿着菜刀砍人,但是只要天上有太阳,把她拖到太阳底下,她马上就好了。

那天她说妈妈又犯病了,没找到菜刀,就到处乱跑,因为是个阴天,所以就拿她没办法,但是没想到跑丢了。家里人找了一晚上没找到。

过 了两天,她说,妈妈找到了,在村后面的一个很深的山沟里面。山沟足有几十米深,没有出入口,她妈妈明显是摔下去的,但却丝毫没有伤着。

问她怎么回事,她 说:那天跑着跑着天就黑了,一不小心就掉到山沟里,往下掉的时候,来了两位老人,一位是我同学的的奶奶(据说死了十几年了),另一位不认识,两个老人搀着 她,把她慢慢的送到了沟底,陪她聊天到天亮,就不见了,然后她自己上不来,就在沟底下又呆了一天,但是天一黑就有老人来陪她聊天,所以她也不寂寞。

这件事是我初中的那个女同位给我讲的: 

她说她们村子里有一口井,很深很深,淹死过一个女人(据说是投井自尽),还陆陆续续的有人掉到里面淹死。

有 一个夏天,几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一起粘知了,又一个小男孩退着退着不小心就掉到井里了,下的其他几个撒腿就跑,回家喊大人。

等大人们赶到的时候,那个小男 孩已经在井边了,除了从头湿到脚之外,什么事都没有。大人问他怎么上来的,他说井里有个姐姐,把他给推上来了,还叮嘱他以后小心。

小男孩对那个姐姐的描述 跟以前淹死的女人及其的相似,但小男孩绝对没见过她,因为她死的时候小男孩还没出生呢。

接着讲吧:

我高中的一个好朋友,她的父母都双目失明,母亲一算命为生,但从来不给自己家的人算。

同学总跟我讲,她从来不信她母亲的那一套,可是经过一件事后,她就对她母亲有点敬畏了: 母 亲从来只给人看看生辰八字,指点一下迷津,是对是错倒也不十分看得出。

后来有一天,临村有一个人跑来让母亲给算算她的儿子在哪里。母亲算了算后,笑着 说,没事没事,过两天就找着了。

那人走后,母亲脸色就十分不好看,说:她儿子已经死了,现在就在某某水库底下呢。问:那你怎么不说?母亲说:不能说的,过 两天浮上来就找到了,说了之后反而害了他们一家。 两天后,果然在那个水库里找到了那女人的儿子。

接着讲和我那个自杀的表姐有关的吧:

我们从小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一共四个:我、表姐、绍凤、雪芬。

表 姐死后的第三年,我回家看我的朋友,发现绍凤消瘦了好多。坐在她的那个小房间里,她跟我讲:从春天开始,她就总做梦,梦见和我表姐在一起无忧无虑的生 活,游戏。

一开始还不觉的害怕,后来每次做梦,表姐都表示让她留下来,她醒来后就觉得有些害怕了。试过好多办法,但梦总是如约而至。后来夏天的时候,她叔 叔因为肝癌不治而去世了。

母亲看她越来越憔悴,就怀疑她身体不好,带她到医院就诊,没想到,诊治的结果是:她也有肝病!只不过发现的早。她后来就辞职在 家,到处求医治病。

我见她的时候她面黄肌瘦,精神状态很差,说:好几次我都想跟她留下算了,但总有些不甘心,觉得自己还能治,不过,感觉真的很渺茫。

我要走的时候她忽然说:你表姐又来看我了。拉着我非得让我陪她在呆会儿!我当时只是觉得有点吃惊,但看她那认真的样子,我就陪了她一会。

快两年没跟她联系了,据说一直没有工作,在吃药,没嫁人!

(2)

这个故事也是发生在我们院子里,不是我亲身经历,不过这件事我们全院子的人都知道。很恐怖!!

那 大概就是王姥姥去世了2年以后吧,我刚考完初中,就去舅舅家住了几天。回来后见院子里的人大人们都神神秘秘的,我就问妈妈发生什么事了,但是妈妈却不跟 我说,我只好去“磨”姐姐,她终于跟我说了。

我们院子的南边住了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儿女都在外地工作。那老头有便秘的毛病,而且很奇怪,就是白天他怎 么也拉不出来,非要到晚上才能上厕所,所以他每天晚上都去厕所上大号。

我们住的大院,要上大号只有去院子里公共厕所。姐姐跟我说,那老头前天晚上上厕所的 时候碰到了怪事。

那天晚上他照例又去上大号,大概是晚上1点多吧,他走到厕所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个人蹲着,很奇怪,那人头发很乱,遮住了脸,看不清长的什 么样子,最离谱的是他看见那人穿了一双红色绣花鞋!!!!!

他当时也没想到这么多,转身就回去了(我们那公共厕所只有一个坑,所以一次只能去一个人)

过 了半个小时,他才又去的!(假如大家不相信,继续看下去吧,不要吓的以后不敢上厕所就好,哈哈)

第二天晚上,他又去上厕所,这次厕所没有人,他就蹲下 了,没过了多久 他就看厕所进来一个人,他抬头看时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人,依然是很乱的头发遮着脸。

这次看清楚了,果然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更恐怖的是,他蹲在那里就没 有听见那人走近的脚步声,而且是在寂静的晚上!!!!!!

那人进来以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了一会,转声就出去了,还是没有脚步声!!!

他这次是真的被吓 着了,晚上再也不敢上厕所了,而是叫他女儿在外地给他买了一个“便盆”。

我们院子里的人,从那以后也是谁也不敢晚上去厕所了,至于那个“东西”到底是什 么,没有人知道,大家谈论了一段时间也就慢慢淡忘了““““`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我发誓绝对是真的!!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冷风飕飕的,不知道大家看完了有什么感觉?

(3)

我在北京是做摇滚乐的,有一次去崔健萨克斯手刘元家,聊天聊到鬼,他给我讲了一个他见到鬼的事情。

他住在中央舞蹈学院的大院里,那个时候院子里面的大树很多把整个院子都包了起来。到了晚上更是显得阴森恐怖。

一天晚上他和何勇及两个女朋友去他家玩,马上到他所住的楼层突然看见楼梯上有个女人,他们都没有在意继续前进,那个女人突然回过头来看他们,这时他们发现这个女人的正脸也是一头长发。

两个女子尖叫,等他们再看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刘 元告诉我,他们院里经常发生这种事情,因为阴气太重,有的时候晚上他起夜就能看到有白影从屋子里飘出去。

后来院子里很多住户反映,管理人员就把树都砍 了,大门也改了样子,现在那个院子阳光普照,温暖的很,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让在北京的朋友去看看,坐60路就能到,在大石桥胡同大概是29号院。很大的 院子一看就知道的。

(4)

关 于我朋友的,我朋友是在SC音乐学院读书,她们那学校啊是CD市出了名的邪!!

其1,她们学校和CD的BIN仪馆(不想打那个字出来)是在一条街上,而 且走路40秒即到。

其2,她们学校的布局,(就是修的那些教学楼,宿舍啊,食堂什么的)从施工图上看,是一个阎王的阎字!!!

她们学校的事情可多了,她们教学楼里有2个练琴室是被封了的,原因是以前有人在里面自杀,后来老的学生都不去那儿练琴了,大一开学的时候,有几个新生就用了那琴房,结果后来都是非正常死亡!!

学校就封了那学校,在后来呢,就是有时后会有学生听到从那琴房传来钢琴声!!!

(5)

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 有一次坐公交,是两个车厢连在一起的很老式的那种,两个车厢之间是纤维包起来的褶皱,可以放很长的椅子。

那时天热,我穿着一条短裤,没钱买好的,料子不太好,很软,但是又不像运动短裤那样下垂,也就是说有时候可以显露出一些轮廓吧。

椅子上坐着一个漂亮的少妇,戴着墨镜,长腿丝袜,人长得很前卫的感觉。她看了我一眼,没什么特别的。

然 后她站起来,走了几步停下来,好像是准备下车的样子,恰好背对着我。她的座位马上被一个黄脸婆占了。少妇往后靠了靠,臀部贴到了我的三角。

这出乎我的意 料,我没想到漂亮女人也会这样。她的臀部此时还往我上面用力贴,我有些尴尬,因为占了她座位的女人此时很注意的在看。

我当时还是处男呢,这种程度的刺激已经令我非常销魂了。

我也挺了挺,下面简直都勃起了。然后伸出手,试探着摸她的臀部,我忽然摸到一条毛茸茸的东西,有大拇指粗细。

我大惊,我是知道一些狐仙的事情的(以后再说),我虽然戴着玉佩,但我想这是镇不住她的。

这时候我浑身都有点发抖了,我慢慢向后退。她却不依不饶地贴了过来。我害怕了。

这时坐她座位的黄脸婆忽然对我说,你坐我这里吧,同时瞪了一眼少妇,脸上那神情,似乎在说,真不要脸,骚。

我赶紧坐过去,那少妇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脸有些红,拢了拢自己的发梢。我低着头不敢再看。后来鼓起勇气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也许是下车了吧。

关于狐仙,我们那里的人都知道一件事:

一个小孩的爷爷,他年轻的时候在集市上逛,遇到一个熟人和他老婆。

他爷爷就开玩笑说:看把你骚情的(土话,意思是不稳重),领下媳妇逛哩。(我们那边很保守,尤其是早些年,一般不和老婆一起出来玩的)

熟人说,你想要不,想要的话给我磕个头,这媳妇就给你。他爷爷真格磕了个头,然后这女人就成了他奶奶了……

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后来清楚了,这个熟人,是被狐狸精迷了,狐狸精容不下别的女人。

后来他就一直单身,原先身体很好,可是没过一年就死了,死时面黄肌瘦的,中医说是得了房痨,试问他连老婆都没有,何来房事呢。

千真万确,小孩我都认识的,很普通!

(6)

我 高中所在学校地处市中心附近,在最繁华的一条街上。原先大门在朝南偏东边,后来学校盖了新楼之后就把大门改到偏西方向,正对着体育馆的大门。

不清楚在风 水方面有什么讲究,至少体育馆门口放了两尊大石狮子,学校的很多老师就都不满意;有一个颇有道行的老师就说,这一改就要出事啊。

果然,还真奇怪,改门后三 个月内,学校连续死了6个老师(过年那个月就死了3个),几乎都是突然得病死的;

而和我们比邻的单位也连续死了好几个职工——所有的老师都开始闹,校长也 顶不住了,联合了隔壁单位领导去和对面的体育馆谈。

谈判结果是,两个狮子被搬到里面去了,面对面放着,更夸张的是还有人在上面缠了电线。此事终于了 结。

还有一个故事,是偶daddy小时候经 历的,已经建国了,但是南方的一些地区还打仗。

爸爸生了重病,当时住在重庆最好的医院里,因为非和平年代,一切都很 混乱,医院里什么样的病人都有,他楼下就住了个精神病女人,楼上有个军人,被炸断了一条腿。

有天医院里的病友组织篮球比赛,daddy也想去看,可是大家 觉得他太小身体又弱,没人带他。

那个断腿的军人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爸爸央求他带自己去看篮球赛,军人答应了,两人一起往楼下走,爸爸看到那个精神病女人坐 在一层楼梯拐角,吓得不行,和军人说,叔叔我害怕那个疯子,我不敢过去。

军人听了才被吓一大跳,说:你说什么呀,她前天就死了!

她在哪?爸爸指指楼梯拐 角,疯子还坐在那,还回头看了看我爸,军人冲过去,用拐冲那个拐角用力一戳,我爸就看到疯子飞快的站起来跑掉了。

其 实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很多这种事情都发生在daddy身上,他是我们家最唯物论的人。

我上中学的时候,有天中午,老豆被几个年轻的同事七手八脚抬回 来了,据说是上午体育课上和几个年轻老师打羽毛球混双。

中途爸爸突然觉得有人向他腿上丢了一块砖头,当时撕心裂肺的痛,倒在地上,还问周围的人有没有看见 是谁丢的砖头,可大家一致表示根本没有什么砖头。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肌肉撕裂,躺了一个多月。

后来他回忆起在此事故之前的一件事,那是打球前的几天。当时 我们的新教学楼刚盖好,早上爸爸有早自习,提前半小时去的。

楼的结构主要是考虑了采光,所以俯视是一个口字,中间是一个天井,因为刚刚建好不久,天井里还 有一些施工遗留的砖瓦什么的没有完全清理,爸爸顺便打扫了一下,还顺手把一块砖头向墙角一丢,回想起来,那时一定是砸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所以遭到报 复,有此一劫。

说起这个新教学楼,据说是发生 过很邪的事。大概是竣工前的一个月,民工们普遍反映晚上听到女人的哭声,包工头自己也听到了。

于是民工集体搬到同一个教室里 面休息,听到声音后就几个人一组,分头去找,奇怪的是找来找去只能听到哭声忽远忽近,但就是没见到半个人影。

这样折腾了两个礼拜也没什么结果。最后电路调 试的时候,一个民工被莫名其妙的电死了,自此之后就再没人听到哭声——不过偶仍然怀疑,这个“她”和用砖头丢我爸的是同一个“她”。

还 是“鬼打墙”的故事,也发生讲在上一个故事的那个同学的舅舅家。

有一年,她外婆和舅舅舅妈等五六个人去赶集,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不过顶多也就七点多 钟。回到他们自己的村子要经过其他的村。

这时候就遇到好大的一片庄稼地,庄稼地中央有唯一的一条笔直的路,从路这头都能隐隐约约看到他们村儿的房子。

我们 现在假设他们现在的位置在甲村,而他们村叫乙村——他们穿过了庄稼地一看:不是乙村!一打听,人家说:这是甲村呀,你们穿过这片地就到乙村啦。

他们想,难 道自己走错拉,不可能呀,就往回走。再按原路穿过庄稼地,一看,还是不对,问村民,人家又说:这是甲村呀,你们穿过这片地就到乙村啦。这样折腾来折腾去也 不对。

她外婆就叫大家走到这条路的中间,把鞋都脱下来倒着穿,再继续往前走,一走出去,看到的就是他们的乙村。

有 个“鬼打墙”的故事,是同学讲给我听的。大约是十年前吧,她舅舅在乡下住,农村都兴盖房,有钱就都盖房使了。他舅舅认识门路,可以从一个朋友那里拉砖回 来,不用买的,但就是要每天去拉一小推车。

有一天傍晚的时候,他同往常一样拉砖回来,可到了村子外面却怎么也找不到村子的入口了,这不奇怪么,他就拉了车 在村子周围转过来转过去,一直到天都黑了还是没找到入口。

心想,坏了,遇到传说中的“鬼打墙”了,于是干脆也不找了,把车上的砖弄下来往车上一躺,睡觉! 天擦亮的时候醒过来一看:自己就在村口呢。

(7)

这个是发生在我上小学6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家里来了个远房亲戚。听妈妈说她是做服装生意的,刚好到我们这边进货,就来看看我们家。

当时她也还年轻,也就20多岁左右,但是我对她没什么印象。她在我们家住了一个晚上,第2天便离开了。

姐姐因为对她也不熟悉,就去同学家睡。她当然也就睡在姐姐的房间了。

第 2天吃午饭的时候,她问姐姐,是不是姐姐后来又和她睡一块了?(因为她睡得很早)姐姐说她在同学那睡的。

接下来她的话,让我们着实寒了,她说昨天夜里她 醒了,看见有个女人睡在靠里边,侧着身子,还带了头巾,头巾是红色的。

看得很清楚,因为外面有灯光。她还以为是姐姐呢,就说,睡觉你还带头巾干什么呀?

那 人没回答她,她就不说什么了,以为是熟睡了,就不便打搅。起身去上厕所回来,那人还是侧着身,她在仔细一看,觉得有点不大象姐姐。也就半信半疑的那么睡 了。

记得她还对那女人说了一句:床很宽,你没必要靠着墙睡,那人还是不理。

她还说,睡得迷糊的时候,感觉里面哪个女人翻身,但她都不理会了。早上起来得也 很早,但是那女人不见了,她也没多想。

这个事让我们很害怕,妈妈说她从小就有阴阳眼,经常能看见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她。所以可以断定和她半夜睡在一起的是鬼。

她后来想想自己也承认那就是跟来鬼。没过几年,听说她通灵了。

死去的女人回到阳间 ,这个故事的真实程度让我无法相信,但这是真的,我的天啊~~~~

(8)

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妈妈给我讲过,因为当时非常害怕,很多细节到现在都没能说清。去年又让妈妈再讲一遍,她很生气拒绝了。

第一次她也是这样,很不情愿讲给我们听。我知道她也害怕。

故 事是这样的:有一户人家,闺女离开人世已有较长一段时间了。

家里有父母,其他的都不大清楚了。当地人习惯用米换鱼,因为船家长时间在外,米是很紧缺的。 再说,用米换到的鱼又好又多,比在集市上买的实惠多了。

所以大家都习惯这样,也方便了船家。说是有一年,有那么一天,那女人老母去弄点新鲜的鱼,路上碰到 好多熟人,大家都嘘寒问暖,彼此很照顾。老人的闺女死后,老人很少到鱼市去,可以说是几乎不去。

鱼老板和老人都很熟悉。这天,鱼老板见老人来鱼市。表现出异常的惊讶……

大妈!!!很长时间没见你了呀,家里都忙什么呢???没忙什么,就是没怎么来了, 老人回答。

鱼老板又问:今天来是要买点什么呢?买鱼!!!好长时间没吃鱼了。这话着实让鱼老板很是纳闷。。。。

问道:家里来客人了?没有呀!老人一脸差 异~~~~~~~昨天不才弄了一篮子的鱼了吗?现在就吃完了呀!!!

老板边笑边说。老人说鱼老板一定是让海风给吹傻了,净说胡话。老板笑笑说倒:昨天你闺 女才来买的鱼啊,还买了好多了呢!!!(死去哪个)。老人听罢了,头皮都炸了。

鱼老板还说,经常看见她家闺女来鱼市。老人告诉他,她家闺女死了一年多了~~~~~~~~~

再后来,老人找人做法,再她闺女的坟头上钉了大钉子,据说是锁魂,还淋了黑狗的血,并将狗头卖掉。

就这样太平了。 (这个故事我简化了很多,真的很恐怖的。在这里我也就说个大概,因为很多细节我都不清楚)见谅!!!!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几年前了,是我老家那块。和我们老家是临村,也就是挨着。因为很近的缘故,那件可怕的事几乎人人都晓得。

说是有一年这家的女主人自己开着货车送反季节瓜菜去卖,因为有老板来收,一刻也不容耽搁。结果路过一座桥时连人带车翻了下去,正好那个女人让滚下来的车压在底下,当场就毕了命。

这个女人死了村里人当天都知道了。公安来处理,还将尸体运回家。 

后 来哪个女人真的回到原来住的地方,都说是惦记家里的孩子,就经常回来。

不光家里人看到,外人也都看见了。有这么一回,夜里家里人都睡了,她就来到他孩子 的床前,用手不断地摸孩子的头,把孩子弄醒了(她孩子成年了),吓得没敢出声。

就这样她经常回来,还帮家里洗碗,洗衣服。很多时候呆到大半夜才离开。有一 天,她丈夫和又看见她回来了,就个往常一样在家里活动着,她丈夫实在觉得害怕,于是找了高人,把她的魂带回她的坟墓。以后再也没见过了。

听 说人要是出了意外死了,就算把它的尸体安葬,它的魂也不会知道那里是它的安身地,就是人们常说的孤魂野鬼。所以就有招魂的说法了。

把魂招回它的坟地,高 人要买通那一带的鬼老大,要不然那些野鬼是回不来的。为什么有些死去的人,明明它家里人都给它烧不少东西去,它还是一点都没看见的缘故。因为它不在它的墓 地,所以都让那一带的大鬼小鬼分了去

(9)

昨天晚上带小侄女出门散步,这小家伙平时虽然胆小,但只要出去玩总是狠高兴,颠颠地往外跑。

结果出了电梯门忽然不肯走,死死抱住我的腿,一个劲要抱,开始以为是她撒娇,命令她自个走。

总算连拖带曳地把她拉到了大街上,她精神马上就好了,在人行道上横冲直撞,指着月亮傻笑,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哇哇地叫唤。

看她精神百倍的样子,都觉得自个老了。 家里电脑没关,心里挂着,直催她回去,她也就满不高兴地往回走。

快到楼下的时候她又不动了,又死死抱着我的腿,要抱。

平时,好象只有陌生人来逗她,或者有什么声音吓了她一跳,她才会这么厚皮厚脸地来粘人,大多情况下,她都是倔强的,带一点点骄傲,有一点我才不要和你玩的架式。

我仔细看了看前面,一个人都没有。 就算路灯坏了,方圆几十米的地方黑黑的,但周围都灯火辉煌,隔壁酒店的保安离我们不过一百来米,还有门卫,治安相当好,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混进来。

我拉着小可怜的手,哄她走,她不干,不停地和她说话,她还是不动,后来不知怎么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她忽然好了,大步向前走。

等回到家后想起原来楼下死过一个人,从十五楼跳下来的,坐在电脑前才开始心里发毛

(10)

我们家楼下的邻居 ,男主人是我妈妈的老乡 ,女主人是个老实本分不爱说话的女人 ,他家有个小男孩比我小3岁。

好 多年前这家的女主人死了,而且死的很神奇,记得那时候好象我在上高中,吃过晚饭我就和妈妈到隔壁的邻居家做客,大概到了8点多种的时候,我们听到好大的 一个声音,好象是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邻居阿姨把房门打开仔细的听着楼道里很安静,一点声音也没有,大家也没在意,继续说着话。

因 为我们家是个微型城市,发生点什么事情半天的时间就会全城皆知,第2日清晨在青年湖有一个老头在钓鱼,突然发现湖面上有个碗口大小的东西在飘动,他很好 奇,找人打捞。

捞起的居然是一具女尸,这个女人面带微笑,耳孔和嘴角流出暗红的血液,有被人殴打的痕迹,很是奇怪在水中死去的人不是应该浮在水面上,怎么 会直立在水中呢。很快警察就到了,据调查她是我家楼下的邻居。

我想我们那里的警察应该是被楼下那男人收买了,这件事情居然不了了知,传说那女人是被那男人害死的,在前天晚上和女人发生口角并动手打了女人,而且还一脚把她从楼梯上踢了下去,或者不仅仅是踢了下去,也许接着就推入湖中。

后 来大家也把这事淡忘了,有天我去同学家玩,到了中午,突然间狂风大做,雷电交加,天色变的跟夜晚一样,好大的闪电在天空划过,下了一场半个小时的倾盆大 雨。

下午回到家中,听妈妈说,今天是楼下女人出殡的日子,打闪的时候,闪电就好象在我家窗前(应该是她家窗前,我们上下楼),还劈断了一颗大树,还着了 火,算命的说那个死去的女人是笑面佛,见凡人不说话,而且在出殡的时候会刮大风下大雨。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04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