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涯设计首页
  2. 懂懂日记

安居乐业!(4月17日)

职业规划资料包

单位组织查体。

多了两个名额,M姐问我要不要?

我说,要。

但是我不好意思全要,只要一个,给我娘的。

据说,这次核心是肿瘤筛查。

我打电话给我爹,让他找出我娘的身份证,我过去拿,在过去的路上,我在想,若是查出来了,我们该多么难受,陪伴了我们这么多年,说没就没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想呢?

我在想,我娘这一生到底有没有值得怀念的高光时刻呢?

想她生了病,我可能只是心疼。

想她的一生,我觉得特别难过,就是在一个精彩的时代,她的人生仿佛与世隔绝,年轻的时候就知道干活,苦力再苦力,甚至还出去打过工,在那些野鞭炮厂,随时都可能被炸死,一天不到20块钱。

一辈子,貌似一直都在干活。

没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怎么评价她的一生?

生了我们姐弟几个?

贫困使她成了拉磨的驴,一直都在围磨转,没停过……

前些日子过生日,跟我爹谈安排宴席,就是去哪吃,什么标准,我爹略生气地说,人家的娘过生日,儿女都表示表示,你们什么事都没有。

我心里一震,难道你们跟他们一样世俗吗?

他们是缺,渴望儿女给点。

你们呢?

我的一切都是你们的,要钱给钱,要物给物,连你们家的房子都是我给买的,咋还在意那点小恩小惠呢?

你们听他们吹,就已经败了。

因为,他们吹的不够大。

起因是什么?

我娘一个舞友,过生日,儿子给发了6666的红包,显摆了大半年。

我心想,这也太不叫事了。

值得拿出来说吗?

我给6万6,多简单。

过生日这些事,我一般都不操心,媳妇会帮着买蛋糕、买衣服,我只负责去吃,去买单,我本人并没有表示过。

我觉得我们之间,哪需要这么虚伪的客套?

压根没分家。

生日那天,我去取钱的路上,正好遇到媳妇从商场回来,她去商场给我娘买的衣服,她问我干什么?

我说,取点钱,给咱娘。

她说,没必要吧?他们有退休金,又有存款,花不着。

我媳妇这个人,有一点是特别好的,她对钱不计较,就是她跟我探讨这个事,不是因为心疼钱,而是觉得没有必要。

我想了想,也对。

就没去取。

过了好久,我想了想,其实我娘要的可能只是一个炫耀的点,意思是你们的儿子牛B,我儿子也很牛B。

他们有什么事,不跟我沟通,有点怕我。

例如他们用的都是最普通的手机,诺基亚系列的,可是现在老太太们也时尚,还玩微信,要加群。

问我娘:你咋不加到群里?

我娘支吾半天,装傻。

其实,她没有微信,压根就没有智能手机。

若是如实跟我表达,我送他们俩一人一个苹果手机就是了,我们家多的是,连客服用的全是苹果。

我为什么没有给父母呢?

但是我给岳父岳母了,我觉得他们在外地工作过,更时尚,更前卫,懂这些。

我爹我娘就是农民,连拼音都不认识,咋可能用智能手机呢?

后来,是我姐给他们一人买了一个。

整个世界都变了。

会抢红包了,会拍照了,会发朋友圈了,会点赞了,每天早上还会问候早安了,更奇葩的是,俩人还关注了我的公众帐号,每天仔细看。

偶尔有些段落写的比较专业。

他们看不懂,看不懂的一律按照儿子很牛B去理解。

通过这些事,我总结出了一点,他们再富有,也渴望我们继续给予,他们渴望的是这份链接,海南队友跟我分享过一个故事,他觉得父母是最懂自己的,春节回去,他给亲戚朋友每人送了一部手机,惟独没有给父母,他觉得父母不需要这些,何况就如懂懂所言,自己的一切都是他们的,没必要要,结果呢?

父母很不开心,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

进了小区地下停车场,发现我的车位被占了,看车子装饰,应该是个年轻人,而且比较激进,车上也没有留电话,我就去了门卫,门卫查看了登记信息,根据预留的手机号码联系上了车主,让挪车。

我回车位等待。

我想了想,我还是在远一点的地方等吧。

若是太近了,有咄咄逼人的感觉。

保安也过来了,引导那辆车去了备用车位,很贴心……

待我把车子停好,小伙子经过,也没跟我打招呼,例如说声不好意思之类的,反而刻意的没有朝我这边看。

不激怒任何一个人,是自保的一种方式。

可能我很无意的一个动作或者一句话,就会激怒他,使他内心有火,说不定哪天就把我车胎给扎了。

越在小地方生活,越要修行这些。

之前我写过,有捡垃圾的老头,当时我们正在装修门店,他过去拿电线用的套管,让我看到了,说了他几句。

没几天,玻璃让人砸了。

我就知道是他干的。

但是再遇到他的时候呢?

我把一些纸箱之类的都送给了他,意思是你饶恕我吧。

拿了我娘的身份证,回单位。

车还没停好,有人拍玻璃,吓我一大跳,我以为是要双规我呢,反腐片看多了,惯性思维,是骑友W,他过来有事,我开锁,他上车。

他开门见山:能把老大的微信推给我不?

我问,干嘛?

他说,你们单位设备维保这一块。

我问,不是统一招标吗?

他说,这些不招标,一年十万二十万的,不值当的,一般都是直接指定,走走招标过场,他们去年的合同马上到期了。

我说,我没有他微信。

他说,没事,我不会给你减分的。

我说,我真没有。(实际上,我有)

他拿信封给我看了看,我推测是1万元,刚才应该送没送下,但是听他的说法,是没有跟老大接上头,是送给副主任之类的,就是能直接拍板这个事的人,结果人家不敢要。

不敢要,不是真的不敢。

而是过去有固定的合作伙伴,一直由另外一家公司来维保,换掉是需要理由的,另外还要看是谁的关系,谁的业务。

不敢要的根源,就是这个主,他动不了。

于是,W想继续往上找。

我很明确地告诉他:现在没人收礼了,这是什么时代了?廉正才是主流,你搞的这些已经行不通了。

最终,我也没给他。

因为,我知道给他没有任何意义,老大可以拍板这个事不?完全可以,这个事没有多大的业务量,一年顶多2万元的利润,等于W预支了半年利润来拉这个业务,老大为什么不会收?

很简单,这个钱不安全。

不安全表现在两点:

第一、W未必靠谱。

第二、另外一家公司会成为隐患,毕竟不合作了就是得罪了,多年的合作自然知根知底,若是再有什么把柄在人家手里,那就不好说了,何况人家是设备维护的,什么数据看不到?

经常有人让我帮着牵线,我都是给他们浇灭希望,各类合作都已经非常固定了,除非是新上的项目,要么就是那些选A选B都无所谓的,例如蛋糕卡,可以选A品牌,也可以选B品牌,而且一定要选两家,让现场PK,还要同事过去盲品,打分,为什么?

很简单,不能让一家垄断。

否则?

他会骄傲的。

要让AB两家都有危机感,并且都有份,意思是这样吧,你们两家,各供200张蛋糕卡。

这种事,犯不了错误。

无非就是送个蛋糕吃,也没有钱,也没回扣。

去M姐办公室,送下身份证,几个娘们在闲聊,我站了一会,陪她们插科打诨,聊的全是八卦,告辞后,我心想,你们真是在荒废生命,让别人的琐事占据了你们的大脑……

原本,一个个都是高才生。

可以闯出一片天地的。

结果,都在这里混日子了。

关键是,还觉得仿佛全世界都是这样的,还很有优越感,动不动训个人啥的,谁给你的自信?

什么时候最有自信?

在饭局上时。

即便是我这样的临时工,都会被称呼董主任,并且要加上一长串前缀,这是XX局XX科的董主任。

若是本职是副主任呢?

那就成了,这是咱XX局的X局长。

午饭时分,奔驰G喊我吃饭,去北环路一家小店,这家小店很偏僻,但是生意很好,口碑很好,原因就一点:菜好。

没有传统地摊的脏。

甚至有那么一点干净。

奔驰G在装修房子,他买的别墅,开盘时买的,那时我俩还不认识,当时我也去看了,我之所以没买,是因为当时售楼员给我拿的椅子是三条腿的,差点摔到我……(不是主因,主因是需要交50万买楼花,我觉得这种预售模式是违法的,存在一定的跑路可能性,就拒绝了。)

我问,那别墅涨了吗?

他说,据说有卖的,700多万。

700多万是什么概念?

翻了一倍。

那我作为错过者,肯定要把这房子一顿贬,一共300来平,4层,一层就跟鸽子笼子似的,太压抑了。

不如我现在选的大平层。

他问,你那办公室卖了没?

我说,没卖出去。

他说,当时要是买住宅的话,就完美了。

我说,我是36万买的,当时周围房价3000元左右,现在我能卖40万,还要搭上装修,装修我还花了10多万,等于我是亏本卖,若是我当初把这些钱当首付买入住宅,现在至少200万。

他拿图纸给我看。

我给提了几点意见,例如要计算楼梯的坡度,还有就是把隔断拆了,别墅不都有一个大挑空嘛,大家纷纷都封上了,意思是能多出一间房子。

我再次给他科普了一点:一家人住不了几个房间,所以大挑空才是奢侈品。

他说,之前找的设计师建议上面做个阳光房。

我说,拆了。

同时,我让他把楼梯改为水泥预制,这样不会颤抖。

楼梯一旦颤抖,就会给人不安全感。

没有上楼的喜悦感。

不是大家理解的颤抖,可以理解为微弱共振,只要是焊制的,做的再结实,也有类似的感觉。

这些日子,我们俩在一起,他给我推荐过几套房子。

要么,我觉得太差了。

要么,我觉得太贵了。

动辄上千万……

所以,更多的只是观望,唯一看中的一套房子,还弄的朋友们感情不好了,最后那套房子让刘阳要去了。

更奇葩的事就是:

刘阳上午交了5万元定金。

下午,奔驰G把这房子给卖了,加了7万多块钱。

等于什么呢?

刘阳什么都没做,甚至连钥匙都没拿到,钱就又打回来了,多了接近8万块钱,就在钱没有到账之前,奔驰G就说这房子有人看中了。

大家还阴谋论了奔驰G。

组团来找我,意思是啥?

奔驰G为什么不自己卖,要给咱呢?

这不是扔钱吗?万一有什么坑咋办?

毕竟常理解释不通。

我也解释不通,但是我比他们了解奔驰G,我觉得他是个场面人,不在意这点小钱,说实话我也不大在意,这房子我仔细算了算,也就是10万元的利润,还需要带人看房,还需要跑中介,想想就觉得麻烦,还不如我坐家里给人算命,赚10万元可能更轻松。

钱到手后。

刘阳的意思是他要小头,把钱分分。

我表达的意思是两点:

第一、若是希望借此作为跳板,可以舍小赚大,就是把钱分出去,例如把大部分或全部都给奔驰G,原因很简单,这本来就是他的钱,因为全程都是他操作的,你什么都没参与。

第二、若是只是当成玩票,那应该收起来,也不要觉得亏欠谁的,机会是你自己争取来的,这就是上天给你的,该你发财,你收起来就对了,心安理得,没有任何不适,可以日后交往过程中,对奔驰G多付出一点,例如送个钥匙扣之类的。

蝉禅跟着牛哥炒了一套房子,赚了20万。

那时,蝉禅才20岁出头,提着20万现金去见牛哥,牛哥肯定不要,俩人推来让去,最终牛哥没要。

后来呢?

发现沙发缝隙里有1万元,就是推让时掉下去的。

这1万,留下了。

但是后来呢?

牛哥带着蝉禅买了一套又一套,赚了一笔又一笔,我认识蝉禅的时候,他那时还在跟着牛哥炒房,已经是千万净资产了,才刚到30岁。

钱是最可恶的东西。

容易让别人看透我们。

我们怎么藏,都藏不住……

晚饭,刘阳宴请奔驰G,我作陪,还有众多好友,酒过三巡,我无意提到了一个细节,就是我喝多了酒容易发红包,前天也是在这家酒店,就是吃龙虾那天,我给本地最美茶院的老板娘发了2万元红包。

不是喝多了,是喝酒前发的。

也是有原因的。

就是通过她我认识了奔驰G,奔驰G帮我买房子又省了一些钱,等于我是喝水不忘挖井人,我怕媳妇误解,特意跟媳妇说了一下,媳妇也支持。

当然,外界很容易理解为包情人之类的。

那是另外一回事。

前几天,我去单位上班,主任还问我:传言X律师因为你离婚了?

我问,哪这么个X律师?

她说,都说是因为你。

我说,我除了小律师外,什么律师都不认识,还为我离婚?咋不说为我上吊?

我推测,应该是这样的,就是律师界里有个女律师在闹离婚,沸沸扬扬的,有读者很自然的把她对号入座为我写的小律师,于是就有了这个版本。

理解。

我说完我喝酒发红包,然后我跟刘阳说:阳哥今晚也发个……

刘阳看来是有备而来,取了6万元现金,放桌上了。

四万给奔驰G。

两万给我。

意思是他只留1万,剩余的都分了。

奔驰G不要,我也不要。

因为我觉得这本来就不属于我,属于刘阳运气好,我们要尊重运气好,我帮着收了起来,然后退给了刘阳。

这一节,就算翻过。

饭局结束,奔驰G给我发了个信息:阳哥有前途,懂得感恩。

我说,是的。

分钱是大学问……

若是给我转10万元,我可能没啥感觉,见多了,收多了,麻木了,若是给我2万元现金,还是蛮刺激的,特别是摆在我面前,等于我饿了好久,看到了一碗红烧肉,然后很客气地拒绝了:对不起,我吃素。

这两天,我在想,在县城认识一位地产开发商,并且能够做到简单、听话、照着做,一年至少能多赚50万。

若是在济南青岛这些二线城市,那么就可以是200万。

接触奔驰G以后才知道,县城里很多高净产家庭也在全国配置房产,包括去深圳,去海南,那么如何解决限购问题?

这些,都有办法。

上周,刚有本地美女去三亚买了房子,那边房子动辄就八九万一平,那怎么解决限购呢?

全款付,然后签一个协议,两年后网签,这期间帮着办理三亚那边的社保……

对此,我很是好奇。

在我看来,海南的房子已经炒过N轮了,没有太大意义,为什么还去投资呢?

她的理由就是海南的房子、黄岛的房子都是被强制性下压了1/3,一旦政策稍微放松一点,马上继续涨。

他们有他们的逻辑。

相比之下,我做这些应该更有优势,因为我在全国各地都有读者资源,甚至有些是做地产开发的,但是为什么我没去做呢?

我觉得做地产类的投资,还是要掌控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例如不出山东。

我可能更谨慎,不出县城。

而且要定位准确,怎么定位?

我觉得山东省内,除了济南与青岛,其它区域的房子都不值得长期持有,因为整体人口是外流的。

只做短平快。

玩玩是可以的。

那我怎么解决预防通货膨胀问题?

我觉得我有股市呀。

我可以全球配置资产,而且这个变现速度更快,随时可以买卖,例如我买的德国ETF,等于我在欧洲配置了资产,我买的纳指ETF,等于我在美国配置了资产。

我坚信我可以跑赢这些做地产投资或投机的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

有自己不擅长的。

不要随意进入别人的赛道……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与努力程度差距关系不大,关键是胆识的差距、圈子的差距,工资差距是拉不开财富差距的,财富差距都是由指数级的投资收益拉开的,例如前些年投资地产与没投资地产的,可能已经是几百万的差距了。

可是,我们如何跟有钱人交往呢?

多数人跟有钱人交往,也很胆怯。

一旦胆怯,就不再平等。

没法继续玩了。

如何才能不胆怯呢?

要把他们拉进我们的赛道,用我们的优势领域去跟他交往,例如你是个大老板,但是你球打的不好,我可以教你打球,例如你是亿万富翁,但是你是我读者……

我在本地交往的朋友,多是我自己赛道里的,我有着绝对的主动权,甚至几乎所有人都喊我懂懂老师,若是亲近一点,就喊董哥。

其实,接近一群有钱人并不难,只需要找到他们的兴趣点就可以了,例如机车、羽毛球、自驾。

先从陪玩开始做起。

例如刘阳怎么加入我们这个圈子的,他跟着我们一起骑车,这么认识的。

相对而言,陪玩并不难。

难的是思想同频。

这需要空杯,就是别人说的你要信,可是我们偏偏不信,还动不动阴谋化,总觉得他们在给我们挖坑。

奔驰G又喊我吃午饭。

我骑摩托车去了。

饭店门口有辆宝马RR,小伙是天津的,自驾到扬州。

我停车后。

他过来加了个微信。

他说,我也有一辆。

我说,我也有一辆。

然后彼此交换了照片,同道中人。

他说,在天津那边,基本上都是一辆大排配一辆Vespa。

我说,我们这边一般是一辆太子配一辆越野。

他是从网上搜到的这家饭店。

我提议拼桌。

他不好意思,谢绝了。

买单时,我帮他顺手买了。

我们没有深聊,若是深聊,肯定会有共同语言,例如汽车方面,可能我们都喜欢皮卡,喜欢越野,甚至一不小心还喜欢路虎卫士,天津是路虎卫士的中心……

男人们在一起就喜欢聊这些。

真到了一定的收入,不用太高,到我这个级别就行,我是年入30万的级别,标配就是家里三辆汽车两辆摩托车,这是至少,我可能更多,我一周七天不重样,别人觉得我每天招摇显摆,其实我只是防止电瓶亏电,确保每周每车都能有机会动一动,我经常打完球出来要再想想,今天开什么车来的,别找错了。

前几天我不是建了个读者群嘛,大家在一起聊车。

多是如此,普遍有两辆以上汽车。

这跟女人喜欢买衣服是一个道理。

我对吃呀,穿呀,一点感觉都没有,若是我自己生活,可能到死我都想不起来买件衣服,我总觉得我衣服够多了。

但是我对车有感觉。

喜欢。

可能买了并不开,就是喜欢。

这些东西也容易成为门槛、话题、圈子,看球馆里也知道,开揽胜、GTR的球友也是我的摩友、酒友。

从这个角度而言,男人一定要培养一个男人共同的乐趣,并且玩到一定的高度,上次深圳的设计师过来,中间人准备大量的科普一下懂懂,结果对方说知道,因为知道我的车。

他也是机车爱好者。

越野年会的时候,我起身,简单自我介绍,我有辆红色的路虎卫士……

很多人就哇,意思是,原来是你的,还以为是个高富帅的呢!

这些都是砝码。

所以我选车的原则就是,不一定很贵,但是必须是唯一一辆。

皇冠应该不是唯一一辆吧?毕竟遍大街都是,错了,也是唯一一辆,只要我去4S店,马上就有人能喊出我名字,无论是否见过我,因为当时这车只卖了我这一辆,我玩了一段时间准备卖掉时,琉璃老师给我发了条信息:停产了,可以收藏了。

我说的是小地方。

若是到了一二线城市,我觉得有没有车都无所谓了,毕竟交通太发达了,地铁更方便,就如牛哥一样,直接把车都卖了,一切靠步行。

毕竟小地方发展慢。

还是看车下菜。

若不是聚会需要喝酒,我其实是可以天天跟他们混在一起的,里面很多高净资产的女人,什么是高净资产?

个人存款1000万以上的。

看着一个个傻乎乎的。

其实都精的要命。

对信息高度敏感,前几天大家还想做一件事,就是本地有个小区,是单位筹资建的,质量很好,小区绿化好,楼间距也宽,小区一共只有几栋楼,大家想干什么呢?

就是把二手房给捂住。

流通出来一套,收一套。

先收到20套,然后再统一挂高价往外出……

等于局部推高房价。

接触的越多,我越心疼我姐姐妹妹们,辛苦的上班,一个月拿四五千块钱,年近40了还要月供20年买套房子,而他们呢?

轻松就把钱赚了。

不创造一砖一瓦。

整天吃喝玩乐,还美其名曰拉动地方消费,创造GDP。

完全是生态链,刘阳的那套房子也是,刘阳拿到是3700元/平,当天对方买就需要4500元/平,因为总价便宜,所以买家肯定是农村来的,但是买家又拿不出这么多钱,贷款又存在征信问题,结果又让中介直接收去了,中介最终肯定卖5000以上。

谁接手?

肯定是农村的。

我心疼我姐的同时,又生气,当时我给她选了一套房子,72万,我们小区的,她是当老师的,细心,拿小锤挨着敲,看看有没有缝隙,最终没看中。

这房子过了没几天,80万成交了。

若是持有一年呢?

变成120万了。

眼看房价继续涨,也不挑了,盲目上车了,同样的房子,多花了50万。

上班,多少年才能攒50万?

我爹一提起这个事就骂:穷折腾!

我现在劝他们的话都是有机会多看房,遇到机会不犹豫,例如看中了一套房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1万定金。

为什么要给定金?

定住就定住了。

还有啥呢?

就是县城里的定金,基本都能要回来。

我买的那个大平层,我认为至少有100万的利润空间,但是需要时间,需要等到对的人,当时我一眼就看中了,而且同时N个人在看,我接着就联系交了定金,我买了以后,这些“准买家”就开始加我微信了,问我为什么买这套房子之类的?

意思是问我是不是炒房的?

我说,我自己当别墅住的。

这种叫不对等风险,就是赔无非就是赔个定金,而且定金一定能要回来,赚呢?那就无限想象空间了。

我自己很唾弃这些炒房的人。

但是我现在逐步把自己说服了:这就是上帝给的机会,为什么不抓住呢?!

我现在慢慢的跟他们一样了,每天都骑摩托车在这些小区、中介、售楼处,窜来窜去,当然每个人的侧重点不同,我还是更倾向于车位投资,因为这属于区域性硬需求,我去年投资的都已经翻番了。

也是需要里外勾结。

例如选位置、谈价格,最核心的还有一点,就是你没有房子是没有资格买车位的,那就需要协商。

初期,大家为什么不买车位?

买房子就够累的了,哪有钱买车位?!

咱就是替他们先买着,等他们入住了,稳定了,攒够了钱的时候,再买走。

也是一种宰杀!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安居乐业!(4月17日)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10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