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涯设计首页
  2. 懂懂日记

上车(3月28日)

职业规划资料包

同事M装修。

我提前预约,送她热水器,算是海尔的新产品,热的特别快,预热5分钟 洗浴一刻钟。

这热水器很贵,接近6千块钱,是海尔经销商送给我的,让我体验体验,但是于我没啥用,我们小区是统一规划的太阳能+热水器,一体的,自动切换,天气好,是太阳能,天气差是电能,太阳能不需要维护,是一个整体,大的。

这热水器送我后,一直放仓库里,终于有机会送出去了。

海尔经销商为什么要送我个这玩意?

是因为我帮他介绍了一个大客户,有土豪从他那边做了海尔整体厨房,还买了冰箱,外加三台洗衣机,洗衣机和冰箱不是海尔的,是一个很别扭的名字,貌似是海尔的高端品牌,类似丰田与雷克萨斯的关系。

买三台?

不算多,我问过海尔经销商,最土豪的一次买几个?

七个!

有洗床单的,有洗窗帘的,家庭成员每人一台洗衣机,保姆也单独有台洗衣机。

不过,洗衣机我还是喜欢西门子的,我家有海尔,有西门子,价格也差不多,但是体验差别还是有的,西门子比较安静。

我用皮卡把热水器给送到M新家。

M在单位分管考勤,虽然官不大,但是很重要,现在考勤机全是刷脸的,一天刷三次,从这个角度而言,M也是个肥差,至少大家有事没事要高看她一眼,让她能高抬贵手。

虽然是机器考勤,但是最终的表还是人做的。

有可操作的空间。

考勤快把人逼疯了,下午上班去打上卡,然后再溜出来,喝茶,聊天,打球,一看快到下班时间了,抓紧往单位跑,刷上脸,再找地方吃饭喝酒。

看球馆就知道了,一到下班时间,大家都急忙的往回窜。

打卡去。

M跟我是同龄人,要么比我大一点,要么比我小一点,我们俩高中是一级的,同学也有交集,我们俩是成为同事后才认识的,但是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因为我们俩是两个阶层,她是正式的,还有那么点芝麻官,我是个临时工,而且吊儿郎当的,她是不屑于瞧我的。

当然,我有办法把她征服。

说办法不准确,是能量场,例如偶尔同事之间出去吃饭,他们普遍选择小饭店,而我不,我只选最好的,最贵的,这些还不算啥,我一定要拿好酒给大家喝,要么茅台,要么梦6,酒才是饭局的核心标准。

日常,梦3大家经常见,但是多数人都没喝过梦6和梦9。

随随便便吃这么一顿,小万数块钱,会成为他们有生以来吃过最贵的请,说实在的,他们这个级别是不会有资格被宴请梦3以上标准的,即便是宴请一把手,也就是天之蓝或海之蓝,这都是有“业内”标准的。

一次,就归顺于我了。

高深莫测。

要贩卖我的深度……

最初,他们会有一种误解,认为是打肿脸充胖子,可是日久了才发现,原来是生活的常态,这里面有个什么关键点呢?吃饭花不了多少钱,即便是去本地最好的饭店,人均也到不了100元,最贵的其实是酒水,人均一斤吧,那就是人均一两千,而这一点于我恰是最简单的,因为我不缺酒,来过我这里的朋友都知道,我这里酒水堆成山,我们家没人喝酒,我喝酒也都是被动的。

满分吧?

例如,昨天文章里提到的奔驰G,理论上这些人都属于能量场非常足的,为什么依然愿意跟我玩?因为我对他们也是高深式的,倘若我喊他吃一次饭,他能穿西装打领带出席,就这么认真。

不是愿意跟我玩,而是愿意为我效劳。

自恋吧?

我是怎么勾搭上同事M的?其实我没想过勾搭她,有天她去洗车,我也去洗车,我就让老板把她的车牌挂到我帐户上,一共50块钱。

她当个事了。

女人可能比男人更自恋,觉得我想“泡”她?

动不动在微信上跟我谈谈心。

谈多了,也抱过,记得是穿毛衣的季节,一抱很软,一问才知道,她不喜欢戴,说是容易得乳腺癌。

没有再深入,主要是我觉得要区分对象。

若是在单位里发生了这些,就彻底臭了,而且没有不透风的墙,关键是女人本身就是变量,她动不动找人倾诉,这就是最大的风险。

所以,我对距离的把握是顶多抱抱,而且是礼节性的,不能亲吻,不能深入,甚至尽量规避单独吃饭,我们毕竟是俩阶层的,她没有理由跟我这个临时工一起吃饭,若是让人碰到了,那太尴尬了。

我故意把皮卡停在了楼门口。

这样保安一会就会打电话让我挪车……

我愁着跟她单独相处,主要是我对她没感觉,女人一独处就想抱抱,关键是抱抱也很尴尬,你说我没反应吧,她觉得我不入戏,她不认为是我不行了,而是认为她没有魅力,我若是有反应吧,我又觉得有风险。

关键是,我真没感觉。

我把热水器给搬进卫生间。

她带我挨着参观各个房间……

我假装很着急的样子:我车停门口了,我跟保安说马上走,要不,我去挪挪车?还是咱一起下去?

她说,那一起下去吧。

没抱。

在车上坐了一会,她问我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我问,说真心话吗?

她说,当然。

我说,楼层太低,层高太低,采光差,所以我建议把吊顶拆了,原本2米8的层高,吊完之后也就是2米6。

她问,好拆吗?

我说,好拆,都是木头做的,但是你要征求老公的意见。

她问,还有吗?

我说,别的都还好。

她问,设计风格你觉得如何?

我说,还不错。

她问,你办公室是自己装的?

我说,最近几年的装修都是我自己做的,不是亲自做的,而是我自己统筹规划的,过去咱把利润点都让给了装修公司,装修公司从材料上、施工上赚钱,我现在不这么做了,我把利润点让到前面去,就是我花钱找装修公司设计。

她说,咱这边设计都是免费的。

我说,是的,所以我说要反过来,要付费设计,这样对方才能用心,不断地沟通,不断地修改,然后呢?再挨着自己去施工,例如设计出风格后,我按照风格去蒙娜丽莎选瓷砖,让蒙娜丽莎再帮我物色最好的师傅去贴,他们施工质量是远好于大部分装修公司,因为每家品牌砖都会养上几个王牌师傅。

例如,过去我可能是全盘承包给了业之峰。

现在不,我只把设计承包给他们。

剩余的,我再分配给各个环节,例如厨房给方太,门窗给TATA,卫浴给TOTO,让他们分别过来测量,然后按照先后顺序施工。

更省钱,结果更好。

这里面最关键的点是什么?

每个品牌商都有王牌师傅,例如墙漆我用的立邦,立邦会委派南方师傅来帮我施工,若是装修公司呢?则选本地师傅。

最最最关键的点还不是这些。

是今天的我,跟这些品牌都非常的熟悉,球友,他们跟我相处的很好,我身边朋友有装修需求也需要我帮着牵线,所以就形成了一个桥梁关系。

我对风格的理解是什么?

就是我们现有的住宅层高决定了,什么风格都是瞎扯,所以最简单的就是最合适的,多简单呢?

铺铺砖,刷刷墙,就足够了。

别的,什么都别做。

做了就是画蛇添足,又是电视背景墙,又是红酒架,有意思吗?不伦不类的,我们家就是白墙,不过是麻面的,很有质感,那几年不是很流行硅藻泥嘛。

所有的感觉,都靠家具、一些摆件来营造的。

所以,就要反过来用功了。

把那些花哨的全部砍掉,然后呢?

把钱用于一些好的体验上,例如智能卫浴,品牌花洒,若是再有品位一点,应该装有新风系统,空气流通对于住房体验非常重要,若是没钱也可以做简易化的,如日本的房屋,就是在卧室处留一个小的入风口,在厕所放一个排风口,通过负压实现空气流通,新鲜空气从卧室进从厕所走。

在所有的家装体验里,差别最大的是花洒和座便器。

我现在旁观别人家装修,我觉得大多数人都走了弯路,当然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个人能有几次装修的机会?

而且,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幻般的HOUSE。

有情调,有格局。

这就是为什么你总要求设计师又是改这又是改那的缘故,特别是那种吊灯,好漂亮,有用吗?我家用的就是最普通的飞碟灯,LED的,好有感觉。

便宜,耐用。

那,按照我的这个理念,那是不是设计师没用啊?

有用。

设计师的作用是整个色调、布局……

这才是大学问。

把简单做复杂了容易,把复杂做简单了很难。

去年,有个95后装修,很潮,要水泥色系,当时拿图给我看,我直接否了,我觉得层高、采光都是硬伤,若是没有足够强的自然光,使用水泥色就是暗无天日,而且层高不够的前提下,水泥的质感出不来,我们最常见的水泥色出现在哪?

酒吧、美术馆。

都是大层高。

而且,都是需要暗色的,水泥色是用来降低光亮度的。

说明,设计师也不懂,应该是从网上COPY的别人的设计风格,对于房子设计而言,光线就是灵魂所在。

选房也是如此。

南北是否通透?层高是否足够?

层高高10厘米都很关键,汤臣一品也不过3米3,但是看起来已经很高很高了。

人,很有意思。

经常自我打脸,例如过去我对装修的认识就是应该全盘交给大品牌去做,例如在我们本地就是业之峰,现在我又变了。

觉得应该只采纳设计就足够了。

类似的打脸还有很多,例如我过去对炒房、炒股都是不屑一顾的,我总觉得这些人不为社会创造一砖一瓦就把钱赚了,有什么意思?

当年牛哥喊我炒房,我硬是不同意。

理由就是与我的价值观不符,我没有为社会创造价值,凭什么赚到钱?

我不要!

今天呢?

我既炒股又炒房,而且越来越觉得牛哥就是厉害,思想至少领先了我十年,就是我现在才逐步理解他十年前的一些想法。

在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炒房,炒房的核心在于杠杆,只要有机会上车,并且你有足够稳定的流水,能承担起杠杆,那么赚钱是必然的。

而在山东呢?

房价涨幅很小,单靠杠杆是熬不住的,我2007年买的一套房子,当时2800元/平,去年才涨到6000元,在近十年的时间里,一直都在3500到4000之间。

那么,在这样的氛围下炒房靠什么?

就靠人脉。

靠资源。

靠杠杆。

这个杠杆不是银行杠杆,比那个还可怕,是以一博百,例如牛哥他们怎么炒房?每套房子只交点定金,就这么定住,然后慢慢卖。

博短期增值。

这个短期增值取决于两点:

第一、本身团购产生的优惠幅度,例如交1万顶5万。

第二、户型好产生的溢价。

因为已经与销售公司“勾结”好了,那么可以持有时间很长,一年甚至两年,理论上,这么长的时间内一定可以产生增值……

若是最终就是没有增值怎么办?

无妨,再退掉就是了。

所以,炒房的本质其实是人脉游戏,要有人配合你才可以,单纯的靠市场增值产生的价差,太少太少,因为山东房价大部分时间都是横盘状态。

那么,炒房又成了一个圈子游戏。

而融入一个圈子又是高成本的。

至少,吃喝玩乐都需要你买单吧,若是工薪阶层想混入这样的圈子是非常奢侈的,一个月怎么不要一两万的基本消费,例如我们一起去喝茶,茶馆都热情招呼,大家拍拍屁股都走了,总感觉不用买单,其实单都是我在幕后买的了,我每次去都给老板娘发个大红包。

只有获得了买单权,才可以获得门票。

这些,还不是最难的。

最难的其实是一些认知的冲突,不同收入人群的话题不同,思维不同,认知不同,而且会出现一个很怪的现象,大家总是想证明自己很了不起,其实不需要证明,因为你晒的肌肉太弱了。

理论上呢,我们跟高我们一层的人交往时,我们需要有空杯心。

什么是空杯心?

就是暂且先认为他们说的就是对的。

结果呢?

大家往往开启的是防御心,就是一旦对方谈到与自己理念不同的思想,就对抗,想反驳,最终让气氛很尴尬。

简单、听话、照做。

简单的六个字,能做到的人极少,因为这需要空杯心,就是绝对信任,相信他们的观点是对的。

下半年,有好的楼盘又要推出了,我联合几个骑友去炒名额,也是七嘴八舌的,意见不统一,我的意思很简单,短期内咱要维持与销售公司的关系,怎么维护?

第一、前期积极付出。

第二、中期利益捆绑。

第三、后期依然维系。

现在就是需要养关系的阶段,天天在一起玩,吃呀,喝呀,无所谓,然后呢?让我们先选几套房子,例如别人的定金是5万,那收我们的就是1万/套,这样可以吧?例如有人喜欢一楼,那就把一楼带院的预订上几套,我喜欢高层,那我可以选比较好的户型,然后选21到26层。

与他们搞好关系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用定金把这个房子定住,然后呢?等开盘后,我们加价转让名额,这样的房子可以产生一定的溢价,例如一个名额赚1万元,这个还是比较容易的。

但是把好的房源单独摘出来给我们,这个概率极低,这就如同你去割肉要求只要瘦肉是一个道理,没法卖,除非你要一两套,说是自住。

牛哥他们为什么可以?

他们是包销一整栋。

那么这个定金能定多久?

理论上,能定很久,只要销售公司在,关系在,就可以一直悬在那里。

我对这些事,更多的是旁观、感受。

并没指望赚钱,若是我总是往这些方面钻,会让他们觉得我太LOW了,没法玩了,包括我买房子时,有朋友提议给打个招呼能便宜1万元,这已经是县长待遇了,普通人找也就是便宜3000元,我拒绝了,我的意思是我不需要这种便宜,若是真的需要打招呼,我只需要选个好房子就可以了,价格不需要优惠,何必让人为难呢?

前天,牛哥给我发语音。

说他要徒步去趟五台山,理由就是活了半辈子了,应该做点让自己感动的事。

我第一反应是:支持,要不要我赞助一点经费?

他拒绝了。

我知道他不差钱,我也只是表达了一种支持,送点盘缠,对不?

牛哥仿佛一夜间突然又升华了,他跟我聊了很多,与过去的归隐状态不同,他现在突然想出山了,仿佛想明白了一些事。

他说,我觉得人活一世,应该做点让自己骄傲的事,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所以应该出去走一走,思考一下,重新规划一下剩余的人生,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就走完了。

他想干点大事,实事。

而非只是单纯的资本运作。

这事对我触动蛮大的,这两年,我也走歪了,就是手里的一些原本很有起色的生意慢慢被我放下了,我开始追逐成为资本家了,与初心越来越远了,的确比过去收入高了,资本游戏加上一定的身份背书,那就是如鱼得水,而且往往是这样的,例如我投资一家服装店,他明明是亏了,他在清算时也要按照一定的利润给我,倘若我只是投了10万,那么他可能会结算给我12万或15万,这是常态,就是大家觉得当初能得到懂懂的信任,多么了不起,不能辜负,自己没经营好是自己的事,不能让懂懂亏钱。

所以,我赚钱其实是很容易的,比牛哥的炒房还容易。

甚至我可以直接要钱。

就是因为这种任性,肆意,已经狂妄,使我慢慢地不知道天高地厚,迷失了自己,包括这么多作家围着我,我都不爱跟他们玩,因为我觉得他们太穷了。

很多青年作家,例如40岁以下的,向我推销他的书,你都无法想象有多么谦卑,去日本带个茶壶回来都先送给我……

越是如此,我越不当回事。

还有个女作家,还带着裁缝来给我媳妇量尺寸,送了一件衣服给我媳妇,她在当地还是三八红旗手,老公还是做企业的,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她的书一共印了5千册,传统渠道和网上一共卖了不到400册,剩余的都是我卖的。

后来夸张到什么地步?

我们是否决定采购会直接左右一本书能不能出。

我的人生已经没有激情了。

每天就是吃喝玩乐,就差吸毒了,我爹每次遇到我都劝一遍,千万别吸毒,什么钱多钱少空虚寂寞的,若是空虚回家扛麻袋去……

有次,我在办公室吃倍力健。

办公室人多,我爹看到后没好意思问,待客人走了,我爹很正经地问:你是不是吸毒了?若是吸上了要趁早戒。

哈。

昨天,办公室来了个96年的小伙,做淘宝客的,是商丘的,商丘算是淘宝客的一大基地,我问他有多大的规模?

他说,从业人员1万人左右。

我问,都是你的徒弟?

他说,有的是我徒弟的徒弟。

在来之前,对于他的月赚百万我还是略有怀疑的,毕竟吹牛的我见多了,一见面,一交流,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他有着超出年龄的睿智。

使我想起了2006年的我,这不就是那时的懂懂吗?

他问了一句,那时的你是什么状态?

我媳妇在旁边。

我说,让你嫂子给描述一下吧,反正跟你现在的状态差不多,可能不如你收入高,但是也是前呼后拥的,女朋友都是几十个几十个的一起谈。

我媳妇补了一句:是真的。

他谈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今天的时代没有稳定一说,但凡是稳定的,要么就是收入极低的,要么就是手艺类的,不可复制。

我问,你们这个领域变化有多快?

他说,天天在变,倘若半年不变,公司就全盘结束了。

我问,你现在有多少个分公司?

他说,七个。

我问,一个公司控制多少人?

他说,100人以内。

他的公司主要分散在河南、山东这些劳动力成本比较低的地区,有点类似呼叫中心,就是主动推销。

90后对“变”的定义原来是如此的前卫。

而我们却努力反了,总是试图去寻找平稳,结果一直都没抓住,而他们却在疯狂的变化中寻找机会。

他未来想做的业务是什么?

他觉得现在存在一个巨大的缺口,就是电商是法务需求最大的群体,但是律师又对电商了解太浅。

所以,他计划打造一支职业的法务团队,专门服务电商的。

问我认可不?

我说,绝对认可,我也可以投资。

我把类似的一个项目模式分析给他听了,就是砖家做的报税团队,一口气开了那么多分公司,你这个比那个更有杀伤力,因为传统律师就是不懂电商。

而他有的另外一个优势是什么?

手里拥有大量的电商卖家资源,可以立刻对接起来。

我问,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业务?

他说,虽然没有稳定一说,但是有沉淀一说,就是我想做具有积累性的业务,随着服务的提升,口碑的建立,逐步打造国内电商法务第一品牌。

我说,看好你。

他家跟我家情况差不多,他还有两个姐姐。

我问,你的崛起有没有改变姐姐们的命运?

他说,改变了。

怎么改变的呢?

一人一家分公司。

对于农村孩子而言,一人崛起往往伴随的是一个家族的崛起,特别是在互联网杠杆时代,这方面我做的很差,我们都是各做各的,我唯一改变的是父母的命运,姐姐们妹妹们的命运我都没有去改变,因为我爹拒绝我这么做,理由就是她们都有各自的命运,不要去刻意的改变,若是想改变,就帮她们买上保险,同时若是买房子或者孩子考大学了,拿点钱。

我觉得也可以。

这家伙很能跑,而且理念很超前,他觉得自己虽然在小城市,但是心必须是国际心,就是要时刻保持跟最前沿的思维同步,所以要保持定期在外面学习,不断地拜访,包括跟我也是如此,我们俩认识的第二天他就跑来了。

更多的人是什么状态?

没有斗志,不知前进,关键是不愿意进入相应浓度的圈子,也不是不愿意,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进入。

最终,自己把自己否定了。

若是说70后买没买房就是上车与没上车的区别,那么80后、90后的差别就来源于对互联网的认识、应用。

这种差距,是指数级的!

当天,有个小伙全程旁听了这一切,待商丘小伙走了,他起身跟我说,这小子太能吹了,根本不靠谱。

我说,我给你个建议吧,若是有可能,去找家电商企业上班,一不小心,你就会崛起的,不要怀疑,积极接纳,万一是真的呢?

很巧,下午健身房休息区在谈起电商。

几乎,所有人,对电商的认识是,就是泡沫,必然破灭。

意思是,这么搞下去,实体经济不行了,大家都下岗了?岂不是社会要动乱?!

我经过,顺便放了一个很响的P!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上车(3月28日)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10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