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过一劫(5月3日)

两周前。

YAMA来访,带了一位女士,看关系很亲密,但是应该不是夫妻关系,咱也不能多问,只是半开玩笑地问了一句:嫂子?

女士急忙摆手,脸红:不是,不是。

我带他们去山上吃饭。

路上,变换车道我都打转向灯。

YAMA说,我从来不打转向灯。

我说,灯光、喇叭都是行车语言,你要让别人知道你的行车意图,否则容易让别人预判错误。

他说,没事,我预判他们就行了。

我问,若是高速上有车超你呢?而你恰好又在变道。

他说,可能性不大,一般都是我超别人。

我问,假如后面来的是一辆法拉利呢?

他说,也是,有这种可能。

但是,从对话中可以得出,虽然他认可这种概率,但是未来依然不会改变这种陋习,反而觉得无所谓,我预判他们就是了。

吃过饭,回办公室喝茶。

YAMA下楼去他车上拿上来一个玩具,一把水弹枪,威力很足,连发时有真枪的感觉,无论声音还是后坐力都很逼真。

送给我娃的。

我表示感谢。

但是,我没打算拿给儿子,因为儿子已经过了玩枪的年龄了,现在主要是乐高模式,而且也很少玩市场上卖的那些乐高,已经开始进入有动力的组装了,例如机器人、太阳能汽车。

偶尔,有人拿来玩具,我都是先放着,有机会再送人。

凡是与“枪”有关的,我都是第一时间处理,因为现在这些枪越做越真,完全可以理解为仿真枪,是可以定性的,放在家里不合适。

因为旁边街道在改造,中途停水了,我去楼下买大桶水。

待我回来,出事了。

原来,俩人在办公室嬉闹,女士拿枪打YAMA,玩了几个回合,终于被射中了,打到了左眼球。

刚射中时,YAMA还说没事没事。

我把水扛回来,一看这个情况,建议马上用纯净水清洗一下,去医院检查一下。

YAMA认为不需要。

我有过类似的经历,眼球让羽毛球击中了,两年才康复。

所以,我需要问他一些问题。

我说,睁开眼,有没有黑幕?

有。

有没有一明一暗的感觉?

有。

抓紧去医院,应该是伤的很深……

我第一时间联系了医院的球友,让先给初判一下,球友在病房区,我们直接赶到病房区,他简单一检查,眼底出血,可能会导致外伤性白内障与瞳孔散大,建议去再高一级的医院,也就是专科医院。

YAMA本身是青岛的,他们决定先回青岛,女士开车。

我加了女士微信。

给转了1万元,作为医疗费。

她收下。

我当天走不开,因为当晚我要开会,不能缺席,就让女士跟我保持联系,住院后再跟我讲,这样我直接赶到医院。

依我的直觉,若是及时干预,是可以治疗的,但是一切的前提是及时干预,该手术就手术,该住院就住院。

晚上,我开完会后联系女士。

得到的答复是:去检查了一下,回家了。

我当时很生气。

你们咋能这样呢?我在想,可能还有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就是YAMA不希望家人知道这个事发生的前因后果。

次日一大早,我给YAMA发语音,建议去住院治疗,不能不当回事,不管什么伤都有最佳干预期,过了就过了。

他满口答应。

我们关系,说不错呢,也不错,偶尔在微信上聊天。

说一般呢?很一般,甚至不知道彼此姓名。

初次见面而已。

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我脱不了责任,他送我的枪,我接过那一刻就属于我了,他们再拿着玩,也是拿着我的枪去玩,而且是在我办公室出的事,那么首先需要做的事,就是应该做备案,可能还要做鉴定,这到底是不是一把非法的仿真枪?

我在这边把这些基础工作做了。

工作人员也讲,责任肯定是有的,就是看是否追究,还有就是女士的承担力。

理论上,我可以把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

但是,跟律师接触久了就明白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任何情感在事故面前都是塑料的,只有利益才是终极焦点。

就是说,只要眼睛最终确诊无法康复了,那么我和女士都会成为被告,这是必然的结果,与感情无关。

我跟女士微信交流了一下,我还是建议她督促他积极配合治疗。

她说,青岛这边医生的说法是三四个月就可以自然康复。

我说,不能轻信这些。

我讲述了自己的治疗过程,目的只有一个,告诉她若是不积极干预,肯定会失去视力的,眼球是很难自然康复的,这是外伤,又不是细菌感染。

她被我吓着了。

带着他去北京检查。

得到的答复是:住院、手术,并且手术后视力最高也就是0.5左右,瞳孔不可恢复。

又回来了。

还是想自然康复,因为北京的医生也提到了一点,有自然康复的可能。

我跟女士协商,意思是出的医疗费,我来承担,你负责带他去看就可以了。

女士觉得花不了多少钱,上次给的1万还没花完,现在主要开销就是路费和挂号费,没有几千块钱。

我说,过些日子,他会因为视力差而头晕,整个人都会陷入抑郁状态的,我经历过这些,一年多才走出来,因为看到的世界跟过去是完全不一样的。

她说,他现在就喊头晕。

我再一次给YAMA发语音请求,他不再接了。

用文字给我回的。

有点情绪了,我懂他,就是视力差导致的眩晕、抑郁,大体意思是若是能恢复到以前,皆大欢喜,若是不能,只能走法律渠道了。

他的意思可能是嫌我一直没出面?

我把给女士转1万元的截图发给了他,我不是漠不关心。

去看看吧。

到了黄岛服务区,我给他发位置,意思是我来看你了,但是他拒绝给我他的地址,一会我再给他发信息,发现把我删除了,我只好回来,回来后发现他又加上了我,跟我表达了自己的情绪不稳定,希望我能理解。

我真的理解,毕竟有过感同身受。

我只是想劝他去手术。

他可能惧怕手术,总觉得眼球那么小,再在上面手术,还了得嘛,但是这玩意耽误一天少一天。

我希望女士劝劝他。

女士说了一句:其实我跟他也不怎么熟……

现在事情还在僵持中,他依然没有去手术,我把从他进屋到最后出事的全部视频都拷下来了,连枪一起送去封存了,法律是讲证据的,赢了官司不代表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未必能赢。

赔钱,肯定是要的。

只是数额问题。

女士可能还没意识到我说的这些,她总觉得这玩意没啥威力,应该用不了几个月就能康复,但愿如此吧。

在众人眼里,我是一个胆小鬼,谨慎得不能再谨慎,五一的前一天,媳妇想让儿子跟着二姐一家去看博物馆,我内心是拒绝的,但是我没有发言权,就没敢阻拦,为什么我是拒绝的?

因为,五一车流量大,事故概率高,另外二姐一家是四口,加上我父母是六口,再加上我儿子是7个人,挤在一辆POLO里。

合适吗?

我觉得,人活着,首先要跟野生动物一样,有一流的安全意识。

不挑战概率。

但是这些事我又左右不了,所以最终只能在心理上折磨自己,一天到晚提心吊胆,例如媳妇骑我的摩托车,我是拒绝的,可是她拿离婚威胁,意思是不给骑就离婚,但是她是无证驾驶。

一般情况的确是出不了情况。

交警基本不查摩托车,毕竟长的像电动车,若是出了事故呢?若是摔了呢?可能就是另外一个结局,何况她也不戴头盔。

我管不了,只能在内心祈祷。

别人总是劝我,担心是一种负能量,我担心都阻拦不了,若是祝福,那还了得,岂不是要骑着大排上路?

还记得上海有个网红骑大排摔死在马路上不?

无证驾驶。

还有更关键的一点,多数人都对排量没有概念,说的直接一点,对于女士而言,150的排量就已经很难驾驭了。

能沟通不?

很难。

包括系安全带这些,都很难。

我媳妇说白了还是一个素人,就是从小到大没接受过敬畏教育,包括不关煤气阀门,若是她是消防专业毕业的呢?

她肯定会把家里很多的隐患都消灭掉了。

因为她不知道这是隐患,所以才会这样。

不是本意故意跟我作对。

而是我们的认识存在偏差,我认为这是隐患,她没觉得是,反而觉得我小题大做,有些时候她让儿子做一些事,我是极力反对的,她就很生气地问我:你这也不允许,那也不允许,小孩子能成长吗?

例如让儿子点蜡烛在床上看书。

这简直就是拿命开玩笑。

偶尔,他们娘俩搞浪漫,动不动在家里点蜡烛……

所有不系安全带的人,只因一点:无知!

出一次事故,就全懂了。

媳妇天天抱怨,嫌感受不到我,一吵架就来一句:我忍你几十年了,是,我是初中生,是,我是服务员,是,我是端盘子的,你喜欢高学历的你去找去?咱明天就离婚,不离你是孙子。

我对她的可能是一种大爱。

她不懂。

例如去深圳买房,理论上,我没有这个需求,什么世界中心,房价会涨,这些都与我没有关系,至少不会吸引我,我去买房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希望能打发媳妇开心,因为她跟我不一样,她总觉得自己属于大都市,而我属于小农村。

媳妇想学摄影,单反买了好几个,大的小的,动辄几万,但是多数时间,相机都是睡觉状态,几乎不用。

对于这些,我不能发表意见。

因为会引发冲突,所以我宁愿选择沉默,你爱折腾就折腾吧,无所谓,但是我认为学习的方向错了,若是想学摄影,应该先学绘画,从审美学起,那样你可能摄影技术很一般,一直用P档都照样能拍出很美的照片,因为你知道什么是美。

倘若只是盲目地学技术呢?

又是光圈,又是焦距,你学的再好也白搭。

前两年,买了个无人机。

但是,一直没拆封。

应该是被哪个大V忽悠着买的……

五一,二姐一行是早上6点出发,我儿子6点不起床,所以就没有跟着去,我算是心里一块石头落下了,媳妇提出,中午去放无人机。

我并没有了解过无人机,只知道很贵。

我必须陪着去吗?

必须的。

否则,媳妇就会生气,意思是放假了一家人也不出去玩玩,我的观点正好相反,我们天天放假,所以应该刻意的规避节假日才可以,小朋友放假不无所谓吗?一年有两个大假期,哪次不是出去游学,何必非挤这个五一呢?

先去寺院吃饭。

很挤。

抢了一个桌,点了一只鸡,结果媳妇嫌不好吃,没吃。

去放无人机。

遥控器没电,无果,回家。

我感觉很开心,终于解脱了,我去办公室睡了一觉,醒来3点半了,收拾一下去了球馆,到了球馆才发现自己没带短裤,那穿长裤吧,很热。

打的不精神。

好在赢了两局,我们一般是五局三胜制。

第三局,被反超了,我们也决定反攻了,结果对方撞拍了,又打到头了,又折腾了很久,又是擦又是摸又是去拍CT,被打中的老师的意思是不用拍了,先这样吧,回去了。

算是小意外。

回家,发现车牌到期了,需要去物业处理。

我先去物业延期车牌,然后又步行去理发,好久没理发了,最近要出趟门,不能太邋遢了。

理发师建议洗洗吹吹再回家。

我说,不用,我回家洗吧。

刚到家,儿子说无人机在小区放飞成功了,还在那里手舞足蹈,说是他操纵的。

儿子说想下去放。

媳妇安排我陪着去。

我拒绝。

媳妇来了一句:你什么时候陪过孩子?

我内心的潜台词是什么?

小区楼房这么密集,小朋友这么多,万一出了什么事故怎么办?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会让人觉得显摆,这样会引来不必要的讨厌,牛B什么牛B?一家人在小区广场放无人机?

所以,我拒绝去。

这期间,我们三人都是无知的,不知道无人机有什么危害,一直到事后我特意搜了一下才知道,无人机是不能在小区飞的,也不能在起落周围有人,因为无人机的螺旋桨就是血滴子,切人是分分钟的事,而且类似的事故还不少,西湖还有个游客眼球被切失明了。

就是我考虑的危险只是无证、炫耀、丢失。

没考虑这东西的伤害。

所以,我也有侥幸心理。

起飞,升高,接着就撞楼了,摔了个稀烂,然后媳妇开启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咆哮模式,整个小区肯定都听到了,把儿子骂了一顿,问他为什么这么作死?

我心想,明明是你让他飞的,现在又这么骂他。

一直到回家,儿子都没哭。

回到自己的房间,放开了哭,号啕大哭,哭了半个多小时,刚开始没哭是自己吓傻了,仿佛自己导演了一场空难,后面才哭,是刚反应过来。

我心疼的要命,安慰他。

依然哭。

我回到电脑前,搜索了一下无人机的相关事宜。

略庆幸。

多亏撞毁了,若是一直飞的好好的,出事故是早晚的,可能会伤到别的小朋友,也可能伤到自己。

看了很多人写的,一旦有小朋友围观,宁愿炸机也不让返航了。

这就是武器。

我在想,也是好事,给我们的无知上了一课,过去我也低估了这玩意的伤害,我说了媳妇两句,意思是为什么不看看说明书?为什么要让小孩子碰这些?另外你既然想搞无人机,为什么不去培训拿个证?你起飞前申请了吗?

否则都是黑飞。

结果?

媳妇又朝我来了。

我也生气,就把那个摔烂的无人机又给摔了一下,惹毛了她……

非要杀了我。

好在我跑的快,但是手也被割破了。

我在想,都是让钱烧的,不知道该怎么显摆了,以为买个无人机只是给孩子买了个玩具,多亏我家没有买私人飞机,否则儿子不开着飞上了天?然后直接被导弹打下来了?

我自己忍不住难受。

昨天刚为了打发媳妇开心,去深圳买了套房子。

今天就要离婚。

理由是一架无人机,媳妇还说忍了我几十年了。

遥想当年,家里不宽裕,二姐去参加考试穿了一条我娘的裤子,我读初中的时候也穿过,那时的清贫现在回忆起来,爱意满满。

我们今天拥有的这一切,都是德不配位。

总感觉钱来的太容易了。

很多人来送钱,一送都是几万几十万,我经常大包小包的往家带现金,她已经习惯了,麻木了,总觉得老公就是一个合法的贪官,反正也没人管,无所谓,随意收,随意花。

坐在台阶上,我想了很多很多。

觉得其实挺对不起儿子的,原本他可能会成才,但是因为如此的纵容,最终他肯定是董天一,没有太大的出息,因为他已经被捧上天了,在家里,他的优先级是最高的,他若是说想去香港,家里马上就要安排……

挺可惜的,一个不错的胚子,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

必然是个失败的。

我拥有的这一切,不是父母给我的,是我自己一手奋斗来的,什么旺夫,那都是自我贴金。

很多东西我们都存在冲突。

但是我会以妥协的方式来求安静。

所以,越来越难。

包括孩子学英语,我也是反对的,我觉得英语在学校里学的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占用太大的精力。

她不,非让孩子每周上三次课外的英语辅导。

其实最可怜的还是我媳妇,她对儿子付出了全部,等儿子长大了,最瞧不上的还是她,觉得她一无是处,连份工作都没有,也没读过书,关键是她总想掌控他,那么自然会激发他的反掌控,越往后,关系越差。

什么都想给孩子最好的。

这个想法就是幼稚的,孩子是跳不出我们的天花板的。

媳妇最近又在催我,问我什么时候解决孩子的深圳户口,想让孩子过去读国际学校,未来再出国留学。

留什么学。

再过10年,上海就是世界之王了。

说的实在一点,若是儿子未来能在县城发展的很优秀,也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们总希望有跳层出现,就是我们很普通,孩子很卓越。

这是不可能的。

我觉得,我对媳妇够好了,给发着工资,要啥给买啥。

媳妇觉得我对她不好,理由是没有嘘寒问暖,除了给钱啥都不会,把她当什么了?保姆吗?

这也是男女差别。

女人觉得,她们不需要钱,只要有爱情就好了。

男人觉得,还是钱比较实在。

棉花糖是个会计,年龄比我小几岁,进入了一家外贸公司,并且下面还注册了几个分公司,老板很信任他,要求他做其中一家公司的法人。

他也同意了。

因为,这个公司利润很高。

但是,有一定的擦边性,与税票有关。

可以理解为“退税”。

他曾经问过我一个很私密的问题,有没有很保值的艺术品可以投资,例如石头、字画、古董都可以,但是必须有个前提,好变现。

我给的答复是:大家都在找。

他跟我讲了几个故事,就是有些贪官家里搜出了很多古董与字画,经鉴定全是假的,其实幕后是高人指点的。

既然是假的,那么就不值钱。

特别是石头,你300万买的,完全可以说是300元买的。

因为没有评判标尺。

我知道,他内心惧怕什么了。

我算是推心置腹的跟他谈了谈,意思是不该去冒这个险,钱没有多没有少,安全最重要,为什么不去做一些阳光的生意呢?

他认为,风险没啥风险,与税相关的领域,顶多就是罚款,出不了大事。

认罚就是。

他有两个儿子,小孩子才出生没多久。

我就劝他,想想孩子,若是孩子长大了,以后可能要当个企业家或名人,若是父亲有类似的黑历史,是不是不合适?

他说,主要是不忍心放弃利润。

我问,一年到你手的,能有100万吗?

他说,差不多。

我就给他讲了一个身边的故事,当年我劝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在倒卖数据,我告诉他这是违法的,他一脸无辜地看着我:真的吗?卖这东西还违法?

后来整个链条被抓了,他躲过一劫,但是也有内伤,现在还没康复过来。

不要去挑战概率。

但是,春风得意的人,往往会低估概率的发生率。

总觉得自己不算做的大的,出不了啥事。

结果,就是出事了。

棉花糖出事了,是出事很久我们才知道的,因为他媳妇怕人,他爸爸怕人,所以没敢告诉任何人,若是第一时间告诉大家,是可以适当的关照一下,例如送点衣服之类的,而且我们可以第一时间去给充钱。

朋友之间,一旦听说朋友落难了,第一时间表态的都是最会做事的人。

例如听说谁被拘留了。

马上去送钱。

这就是站队,也不用送多了,三百五百的,一旦朋友出来了,那就是巨大的恩情,自己如此落魄了,他们竟然还来帮忙。

这就如同我有两个球友,感情特别深。

为什么?

我儿子手术,全程陪同。

你想想,这是什么恩情?

他们需要我?

我二话不说。

所以,表达速度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咱知道的晚,所以没法表态了,里面钱已经够多了,我就弯道表态,看看能否直接或者间接见个面?

但是有个原则,规则内的。

咱不能让人违背规则。

我委托朋友帮着带句话,注意吃好喝好,家里都很好,什么都不用担心,有什么需求就传达出来,我们会尽量的帮助。

挺可怜的,瘦了。

我没见到,他们跟我说的。

我决定去见见棉花糖的父母,但是老人觉得仿佛是很丢人的事,拒绝谈更多,我是想了解一下前因后果,就是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出的事?是偷税还是倒票?下的通知上写的是什么?

一问三不知。

就没再过多的掺合。

一个个看着很能很能,真当顶梁柱出了问题,一个家庭瞬间回到解放前,什么本事都没有,而且觉得很丢人,当年我身边也有过类似的家庭,孩子出事后,父母先后癌症去世,都不到60岁。

就是愁的,气的,抑郁的。

棉花糖的媳妇找过我,我问她筹备了多少钱?

她说,不到50万。

我说,他不是收入很高吗?一年百多万。

她说,那是这两年,之前并没有赚到多少,而且这两年基本上也没攒下多少,他四处帮人,这个亲戚那个亲戚,这个朋友那个朋友。

使我想起了那个对话。

牛哥跟我们讲,可以仔细想,我们身边有多少人能做到百万利润每年,并且是可持续的、阳光的。

用来论证一个观点,年纯入百万是很了不起的收入。

棉花糖来了一句:我觉得很多,我、身边人,基本都是。

我不了解别人。

若是可持续、阳光、稳定,我觉得10万我是比较有把握的,多了,也是瞎吹,平时赚点钱,基本上都是靠投机,弄房子赚的,不可持续,而且不积德。

真跟律师打交道久了,就明白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任一陨落。

均是被概率击中的!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躲过一劫(5月3日)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1085.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