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涯设计首页
  2. 美文

散文诗的存在——序陈志泽先生《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

职业规划资料包

散文诗的存在——序陈志泽先生《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

    陈志泽老师告诉我,他准备将他在《散文诗世界》杂志主持的“佳作赏析”专栏作品结集出版,并嘱我做序,我才恍然发觉时间过得真快,离我们当初的约定已近四年。

  • 2013年初,耿林莽先生因为年事已高,“佳作赏析”栏目又没找到合适人选,不得不暂时停下。“佳作赏析”,一直是《散文诗世界》杂志的重要栏目,无论是对刊物,还是对散文诗人,都具有特别意义。它是散文诗人学习的范本,创作的指南。能登上这个栏目,是对散文诗人的肯定和鼓励,一种特别荣誉。因此,该栏目颇受读者欢迎。

  • 主持这个栏目,必须是散文诗大家,具有敏锐的眼光、包容的心态、博大的胸襟、广阔的视野,以及客观公正的态度、愿为散文诗奉献的精神,否则,很难达到佳作赏析所起到的导向作用。

  • 我知道,主持“佳作赏析”栏目,就像我们当编辑的,是一个辛苦且费力不讨好的事。首先,这是一项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的繁重劳动。广泛阅读、精挑细选散落在报刊书籍中的佳作,无异于沙里淘金。再则,无论如何客观公正,难免有遗珠之憾,弄不好,可能得罪许多未入选“佳作”的散文诗人。第三,选出了作品,又要评论。每篇佳作,各具特色、风格不一,所费心血可想而知。第四,集选家评家于一身的栏目主持,无异于给读者和散文诗人树了一个靶子,没有被人射击、供人说三道四的承受力,很难坚持下去。不少有成就和声望的大家,一般不会接受这件苦差事。因此,没有对散文诗的热爱和牺牲精神,很难做好这项工作。

  • 当我试着邀请陈志泽老师主持这个栏目时,没想到陈志泽老师考虑了一段时间后就答应可以试试。还谦虚地说,不知道能不能干好,但一定会尽力而为。此后,每期2篇佳作赏析,他都会如期从邮箱发给我。有一次,因电脑故障,他存的文件全部失落,他不得不赶在出刊前重写了一遍。即使遇上身体不适或者重大节日,他也从未落下过。陈志泽老师的身体不大好,且已年届七旬,给他这样的重担,我时常感到不安。当他知道我的忧虑时,就跟我说:“现在像我这样年龄的人(包括作家),许多人选择玩,或赚钱的事,我不。创作,对我就是最高兴的事。我舍去一些散文和散文诗的创作而集中写‘赏析’这个栏目的稿就不会太累,谢谢你的理解与关心,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荣幸。”我知道,陈志泽老师为了这个栏目,有时觉也睡不好,生怕辜负了我的信任,辜负了大家的期望……

  • 约定的“试试”,仿佛昨天的事。这一试,陈志泽老师却兢兢业业地坚持至今,使我非常感动。我能为他做的事就是不打扰他不干涉他,使他自由选稿评论。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这个栏目深受读者喜爱。常有读者们告诉我,这是他们的“必读”栏目,有时还要认真看好几遍。当一些年轻散文诗人入选这个栏目时,会兴奋地告诉我他们的自豪和感动。有些散文诗人要我推荐作品给陈志泽老师,希望得到他的点评,我每次都婉言拒绝了。这个栏目之所以得到读者和散文诗人的认同,是因为陈志泽老师始终秉持开放、公平的选稿态度,拒绝“人情稿”“关系稿”,真正选出一些有代表性有特色的作品来点评,保持所点评的作品是真正的佳作,让读者能够从这个栏目中获得启发和滋养。

  • 陈志泽老师在选稿赏析时,立足当下,兼顾中外名篇和历史延袭。在《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中收录的111篇散文诗作品及赏析,既有波德莱尔、屠格涅夫、纪伯伦、泰戈尔、列那尔、鲁迅、周作人、冰心等中外经典名篇,又有柯蓝、郭风、李耕、耿林莽、唐大童、海梦、桂兴华、徐成淼、刘虔等老一辈散文诗人作品,而当前活跃的年轻散文诗作家的作品分量最重。通过这些作品,我们能够窥见散文诗发展的脉络、现实状况,以及散文诗表现手法、艺术风格、表达方式的推进和演变。他的赏析,一文一议,以“局部放大”“微观显影”等形式,对作品进行深入细致地剖析,给千变万化的散文诗把脉。同时,通过对佳作的品赏,构建了一个散文诗丛林。我觉得,这本书,既是中外散文诗作品精选,也是散文诗写作理论研究和写作技巧的实例解读。

  • 在多年的编辑生涯中,我切身感受到了散文诗近二十年来的“繁荣发展”:散文诗爱好者越来越多,散文诗作家越来越多,散文诗作品越来越多,散文诗活动越来越多,但是,繁荣的背后却是鱼龙混杂。朱光潜先生曾列举了低级趣味的五种文艺类型,无病呻吟,装腔作势;憨皮厚脸,油腔滑调;摇旗呐喊,党同伐异;道学冬烘,说教劝善;涂脂抹粉,卖弄风姿。这五种类型,在散文诗界都不同程度的存在。能辨识散文诗佳作,需要火眼金睛,也需要“用心”。

  • 每期编辑这个栏目,我能充分体会到陈志泽老师的“用心”。他每期所选的作品,基本保持一个“老少配”风格,即一位相对沉稳老辣、一位朝气新锐。在单篇点评时,他刻意转换点评角度、评点风格,以避免雷同。写几篇不趋同的赏析容易,但要写上几十上百篇不雷同的赏析,就需要十二分的心血和心智。即便个体创作,到一定的时期,也难免步入“习惯”轨道,用词、用句,包括表达方式,都会不知不觉的自己重复自己。

  • 散文诗之所以拥有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在于散文诗具有无限的灵活性、适应性,能给作者以不设边界的探索试验天地。它的表达方式能够兼收并蓄各文体之长,变化出各种形态,如叙事性、哲理性、小小说式、散文式等等。陈志泽老师在赏析作品时,无疑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尽可能摒弃个人喜好,努力让散文诗不同的探索试验都有所呈现。这种包容度,对于作品赏析者来说是难度最大的。但陈志泽老师无论是在作品选择上还是评点方式上,都刻意回避着“趋同”,甚至始终保持着一种“跨度”。111篇赏析,是111种散文诗写作技巧,是111种散文诗美学探讨。

  • 现在,关于散文诗的话题很多。至今仍有不少散文诗人在焦虑散文诗的“命运”,被散文诗文体所困扰束缚,可笑地要为散文诗寻找“合法性”,纠结于散文诗的“身份”“归属”“边缘”问题,似乎辨明了“身份”,找到了“归属”,解决了“边缘”,就能够让散文诗“突围”,不被“遮蔽”。我很佩服他们对散文诗的热爱、理想和抱负。我也理解不少散文诗人进退失据的失意彷徨和尴尬寂寞。但我觉得,这些都是伪命题。散文诗的文体之争早已尘埃落定。为散文诗设定人为边界,是对散文诗的伤害。散文诗的存在已说明一切。散文诗没有“危险”,危险的是作品优劣,散文诗人的价值取向和美学追求。我始终认为,散文诗的存在是因为散文诗,而非其他。能否“公平对待”,不影响散文诗的现实存在。没人能否认和回避散文诗的价值和意义,就像没人会质疑何为诗、何为散文、何为小说。陈志泽老师以111篇散文诗个案,事实的说明了散文诗的辨识度非常清晰。

  • 散文诗与生活密切相关,它是我们在生活中捡拾的点滴诗意。生活不可能持久地喧嚣热闹,短暂地沉寂,就是散文诗的机会。换个角度而言,散文诗是一种奢侈享受。散文诗篇幅短小雅致,语言简洁洗练,叙事精要内敛,富有节奏韵律。在网信发达的现在,散文诗非常适合在小小的屏幕上阅读,在指尖轻轻划动间,匆忙的心灵会被快速击中,荡漾在诗意的海洋里,让我们的生活闪烁起思想的辉光。这是散文诗拥有的现代力量,也是散文诗生命力越来越强劲所在。

  • 很多时候,散文诗常常被误认为“小散文”,一些报刊编者也将其当作“美文”来刊发。散文诗与诗、小品文、散文最易混淆。晃眼看去,它们好像没什么差别,但作为散文诗人和编辑,它们的界限泾渭分明。

  • 我与陈志泽老师多次通过邮件和电话交换过意见,他认为:“散文之于散文诗即便只是‘外衣’,也要讲究什么料子、什么款式,怎么穿这外衣,更何况,散文之于散文诗绝不仅仅是外衣。散文诗界‘诗化’一种声音压倒一切,散文诗的百花齐放、多种多样不见了,令人忧虑。”他还说:“散文诗拒绝散文的作用是错误的,道路必然越走越窄,最后消融在诗的大海里。”

  • 在编稿过程中,我收到不少把分行诗接排后当作散文诗,或者干脆将冗长的分行诗当成了散文诗。也有许多散文诗作品被作者当作散文,而许多散文又被作者当作散文诗。散文诗与散文的“形似”,给许多创作者造成了困惑。他们常常自己也区别不出自己写的是散文还是散文诗。对于其他报刊,当作散文、美文还是散文诗刊发,并无大碍,因为对一个阅读者来说,影响他阅读心理和阅读感受的,是文字本身,而非其他。但作为专登散文诗的刊物,就必须厘清它们之间的不同,哪怕是些微的差异。

  • 著名诗人、散文家、报告文学作家徐迟先生曾在一次散文诗座谈会上,提出了一个颇具诗人气质的观点:“文到精处便是散文诗。”日本现代最著名的诗人萩原朔太郎(1886-1942)在其最晚年出版的散文诗集《宿命》的序文《关于散文诗》中也曾谈到:“今天,在我国一般被称为自由诗的文学中,特别优秀的,比较上乘的作品才称得上是散文诗。” 我在自己的阅读体验中,也发现在任何文体中,最精彩的句子往往就是散文诗语言。许多优秀长篇小说中的精彩段落,几乎都可称为散文诗。我相信,对于一个真正的作家来说,不管他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散文诗创作都是文学创作的一种修为,一种境界,是自己的思想和想象力不断飞升融合的高点,是穷尽一生来探索的至境。

  • 然而,对于多数散文诗初学者来说,仍然难以把握散文诗的内核。甚至对写作散文诗多年的“资深”散文诗人,依然很难把握好散文诗的“脉搏”。概括起来,主要是两大问题,一是废话、呓语多,二是假大空多。散文诗作为一种更贴近心灵颤动的文学样式,它注定与嘈杂和喧嚣绝缘,是极具个性化的生活体验。但个性化的体验,不是个体的呓语,不是随便捡拾一些日常琐碎的唠叨,那是“废话”,而不是真正的散文诗。口号再响亮,只能在口上呼喊,不能切入心灵。无论我们在散文诗中植入多少“主义”“意义”之类的大词,终究空泛无力。散文诗真正的力量,在于通过内省式的探索骤然绽放的思想火花,它可能是细微的,却凝聚了全部的注意力,呈现出了世界的某种本质。好似绣花针,虽然细小,却锐利,一针见血。这是散文诗在分行新诗与散文之间,左冲右突,能够生存下来,且不断拓展地盘的原因所在。

  • 《散文诗世界》杂志从1992年创刊之初,就十分重视“佳作赏析”这个栏目。通过佳作赏析,能够让读者更好地体味散文诗之精妙,让写作者更好地掌握散文诗写作与散文、分行新诗写作之间的区别。佳作赏析栏目,可以说是《散文诗世界》杂志的风向标。

  • 陈志泽老师的“佳作赏析”,我每篇都要认真细读,它们本身就是一篇难得的佳作。他选择的作品包容度大,几乎涵括了散文诗自诞生以来,对当前创作最有指导意义的佳作;他所选的作品风格纷呈,甚至有些彼此之间反差极大,这给了写作者、阅读者和理论研究者以多样范例;陈志泽老师还通过深入浅出的个例解析,把每一种艺术风格和特色都探讨得十分透彻,让读者易于接受和认可。

  • 当前,关于散文诗的理论研究很活跃,但不少文章比散文诗还无力。他们既没能全面了解当下散文诗现状,也没做系统深入的调查研究,除喜欢怀抱一些“他山之石”,引用新名词、新概念,使用云里雾里的学术修辞,毫无理论建树,对散文诗创作没有启示性、指导性。而陈志泽老师的《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无疑填补了这个空缺。书中附录的三篇文章与一组散文诗是“例话”的补充。它们从理论高度,全面集中地阐述了陈志泽老师对散文诗文体的研究和他所秉持的散文诗观并以自己的作品为读者提供散文诗创作的示范与借鉴。

  • 陈志泽老师是散文诗界前辈,更是散文诗的忠诚“仆人”。他孜孜不倦为后来者铺设前行的道路,无怨无悔地为他热爱的散文诗默默奉献。我相信,《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出版,将会成为当前不可多得的散文诗创作和学习欣赏的参考书、指导书。借此机会,我要向陈志泽老师表示深深的敬意!祝他与散文诗一样,永葆一颗奔腾不息、探索不息的年轻之心!

陈志泽《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出版

著名散文诗作家、评论家陈志泽先生的新著《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近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该书编入111篇以当代、现代、外国散文诗精品佳作为例,讲解诸如立意、构思、想象、叙事、意象、通感、比兴、细节、跳跃、断层、白描、象征、暗示、荒诞、朦胧、语言以及简洁、繁富、陌生化、吸取众文体之长等散文诗艺术技巧的文章,既是中外散文诗作品的精选,又是散文诗写作理论研究和写作精彩、独到的解读。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著名散文诗作家周庆荣先生在《文学报》撰文推介:“志泽先生的这部《例话》貌似从艺术技巧展开对他所选择的具体文本的剖析,其实,更是用心呈现散文诗的文体特征”,“通过他所选择的现当代国内外的具体文本,来探讨散文诗如何才能更加提高艺术感染力”,“读者既可欣赏书中一百余章作品,又可通过志泽先生的妙笔领悟这些作品成功写作的秘密”。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散文诗世界》主编宓月女士认为:“他的赏析,一文一议,以‘局部放大’‘微观显影’等形式,对作品进行深入细致地剖析,给千变万化的散文诗把脉。同时,通过对佳作的品赏,构建了一个散文诗丛林”。

书中赏析的散文诗作品分为“当代散文诗精品”“现代散文诗名篇”“外国散文诗经典”三辑,附录作者关于散文诗的文论三篇,全部“例话”系作者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所写,曾陆续发表于(或选入)《散文诗世界》《文学报》《中外散文诗鉴赏大观中国现·当代卷》等报刊、选本,受到读者的广泛关注与喜爱。书中还编入作者具有多种代表性的散文诗十四章。

周庆荣、宓月为《散文诗艺术技巧例话》作序,对于该书的价值与特色作出精辟、细致的评价。该书20开,17印张,32.5万字,4个插页辑录作者参加纪念中国散文诗90年等重要活动以与柯蓝、郭风、李耕、海梦、许淇等重要作家交往的珍贵照片,定价38元。

作者地址:362000福建省泉州市丰泽新村19栋302室,电子邮箱huayuqz@sina.com(月华)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15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