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说:冷战

职业规划资料包

投稿作者简介:冰山雪峰。河北省衡水市人,军人出身、公务员。喜欢散文、小说、诗歌等题材,作品散见于各地报刊。网络文学社社长。

微型小说:冷战

她和衣躺在床上,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手里拿着一本看了一半的《将爱情进行到底》的小说,枕头旁边放着一个MP3,里面放着冷漠伤感的爱情歌曲,眼角不时落下点滴泪水。

她无心看书,也无意听音乐,都快凌晨两点了,老公还没回家。老公经常和朋友们在一起吃饭,每次吃完饭都要去唱歌或者去洗脚。她的心里着实不平衡,怨气十足,这些臭男人光玩这些游戏,就是不想回家,不管自己的感受,她心里愤愤地想着。

她很爱自己的老公,俩人是大学时的同学,四年同窗让她毫不犹豫的跟着他来到了异乡。老公很有点能力,在市城管局早早的就混上了一个正科级。结婚这么多年,她从不盼着他做任何家务,几乎是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舒适生活。

随着油盐酱醋柴米油盐的平淡生活,他们之间也象一些夫妻一样,经常吵嘴。这不,今早上他俩为很小的一件事又吵了架,老公冷冷地甩下她,没吃早饭就走了。不知怎么回事,他们的小打小闹越来越多了,而且爆发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话不投机半句多,一句话就能引起矛盾。然后就是长时间的冷战。有时候她也想是不是自己太任性了?每次都很武断地把一些罪名扣在老公头上,不由分说就扯开嗓子大喊一通。可当她想起老公不顾一切的一如既往在外面逍遥,不顾她的感受,那种气愤又压倒了短暂的歉意。

隐约听到开门声,是老公回来了。她迅速关掉音乐,把手中的书塞进枕头底下,关掉台灯,扯过被子盖在身上。他进得门来,熟练地换上拖鞋,脱掉外衣挂在门口边的衣帽架上,打开电视把音量放到最小,斜躺在沙发上,顺手扯过放在沙发一角的毛巾被搭在肚子上。

她心里很气,越气越睡不着,可身体却开始渴望老公,她偷偷地起身下床,蹑手蹑脚的打开卧室的门看了老公一眼。只见老公在沙发上侧身躺着,那宽厚的胸膛起伏着,健壮的大腿裸露在外面。她心中的热望有些升腾,十几天老公都没有碰过她。她想,这个该死的家伙!就这样从疏远自己的身体开始,再慢慢疏远俩人的感情,直到有一天同床异梦、感情消失殆尽……她越想越怕,感觉浑身冰冷,还有一丝慌乱,她再不敢想下去。女人啊,都喜欢这样自怨自艾,自己把自己假想成怨妇。可转念一想:是不是自己太过强硬了?是不是自己没有柔情了?是不是应该对老公好一点呢?可是,可是总不能自己投怀送抱吧?那样也太没面子了啊!

她回到卧室,又躺到床上,悄悄地脱光自己的衣服,大声咳嗦起来,那声音足以让熟睡中的人震醒。她知道老公刚回来,还没睡着,在看电视,她要故意这么做。她想这样子够惹人怜爱的吧?老公似乎还是没听见,半个小时也没进来。这个可恶的家伙,宁愿睡在客厅也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她有种受辱的感觉,这不是视而不见吗?这不是故意冷落自己吗?她感觉自己太失败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了出来。这个小心眼的男人,就为早上拌了两句嘴值得吗?她在心中开始列举老公的种种不是:自负、自私、刻薄、暴躁!可是,可是老公的优点也在脑海里翻滚:责任心强,上进心强,爱家爱孩子,没有不良嗜好,心地善良,风趣幽默……一时间她又感觉绝对不能失去这么好的老公。

她顾不得多想,一骨碌爬起来冲进客厅,冲向沙发,一把将他拉起来,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的劲头,险些让老公趴在地上,她手指指着他的鼻尖开口道:“你想干什么?就为这么点小事就这样,你想惩罚我?日子还过不过?不过就说一声,我也不稀罕你!实在不行咱就离婚!”老公眼睛也没挣,似乎闭着眼在鼻腔里哼出几个字:“离婚啊,好主意,我感觉你现在有点神经,不想靠近你!”她的泪水立即像决堤一般……

老公醒过神来,睁开眼睛,“噗嗤”笑了起来,弄得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老公手一指她下半身:“我在看黄片,女人的身体真美啊?”不容她反映过来,起身抱起一丝不挂的她走进了卧室……

和他们的婚龄一样年长的老床,在空寂了十几天后,又发出了“吱吱”地叫声,使整个黑夜都瞬间变得欢乐了起来。其实,这日子也如这正在脱漆的家具一样,看似无色无味的空气与水的摩擦,在日复一日地消磨着它最初的光彩,也让最初的激情渐渐失却活力,并一天天变得程序、机械和繁杂。

只是,如果老家具的女主人是一个一向活得精致的女人,那么她每一次精心的呵护,都是在保鲜和延长她心爱之物的寿命,哪怕只是在关键的枢纽上,简单地滴上几滴润滑剂……

微型小说:冷战

.

更多精彩美文请关注‘中国诗歌文学精品’微信公众号:wenxue517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564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