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7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老家来了个亲戚。

我喊表哥。

不算亲,也不算不亲。

虽然喊表哥,但是年龄差很多,他应该50岁左右。

他们一行四人。

其中有个还是他们村的村主任。

找我有事。

什么事?

表哥做木头生意……

树这个玩意,栽的时候没人管。

但是,杀的时候,必须报批、办证。

允许你杀,你才能杀。

哪怕是你自家院子里的树,也不能随意砍伐。

否则?

容易,坐牢。

他可能是办了证,但是超了范围,也可能是被人举报了,反正被抓了现行,干活的家伙都让人给收走了,包括那辆拉木头的破汽车。

这不,想要回来。

我给四人泡了茶,他们又点上了烟,我也不好说什么,这里还真没人抽过烟,但是毕竟是老家来的,啥也不能说。

我问表哥:你自己没去问问,什么处罚?

他说,没呢。

我说,你应该先问问。

他说,我要问,他不照死里弄我?

我说,不会的。

他说,你找人给我要出来吧,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我说,我只能给问问,你表弟本事有限。

他说,对你来说,绝对是小事。

我觉得这个事其实真不复杂,最好的办法是他自己先去试探一下,问问筹码,若是批评教育就放了,那再好不过了,若是罚5千,那咱可以讨价到5百,若是罚5百,咱可以讨价到1百,若是罚1百,咱就直接交上。

你不能盲目的问。

盲目的问,容易小题大做了。

特别是与罚款有关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认罚,最难缠的群体就是三无人员,我就是光脚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大家都把你当个臭狗屎就行了,躲的远远的,顶多骂两句……

所以,你自己去要是最合适不过的。

大不了就打滚。

他不,可能内心深处犯愁。

愁着跟这些大官人打交道。

也就是现在,大家文明了,过去赶集的时候,税务上去摊位收税,每摊2块钱,不给?

直接俩大耳光。

最容易走弯路的两件事是什么?

捞人、贷款。

原本走正规手续可能并不繁琐。

一旦你又是请客又是送礼,那非得搞点花样出来不行,否则咋显得很费劲?

一旦确保有好处。

是男人就想榨你点,是女人就想睡人家。

也不是说不能打听。

要找靠谱的人,自己人,也就是立场很关键,是站在你这边还是站在对立面,我思来想去,想到了一个骑友,他就在类似的部门,但是分管另外一个片区的乡镇,那我可以找他打听一下,类似的情况该怎么处理?

这个骑友,我也不是很熟。

好在,我在骑友圈算是一张名片,我找谁一般都不会被拒绝的。

我先加了他微信。

先自我介绍了一下,叫什么,在哪上班。

他回了一句,弟弟,我认识你。

我说,我有点业务咨询一下。

他接着发语音过来了。

我把大体情况一描述,他的建议跟我的建议差不多,就是谁也别找也别打听,就让他自己去要,罚款可能会有点高,但是有回旋的余地,怎么回旋?也不要去协商,就让他自己去哭穷,而且要有技巧,你要是不,我就……

我把建议给表哥。

表哥不同意。

他害羞。

没办法,我让同事去处理,协商,讨价还价,领罚单,去银行缴款,又把回执送回去,就是麻烦点,其实没几个钱。

事办妥后,表哥把钱数给我。

我收下。

我说,拿着放车条去镇上取车,但是可能还有个停车费,应该不便宜,但是也不会太离谱,百十块钱。

事办完后。

也快到了饭点了。

表哥说,要不,请你吃饭?

我说,这什么话?到我地头上了,肯定是我请。

就近选了个饭店。

吃鱼的。

我让他们点菜,他们有些不好意思,全点了青菜,可能怕我花钱,山东人都是如此,我让他们点菜的意思是点个真正好吃的,喜欢吃的,可是呢?他要面子,怕我花钱,哪个便宜点哪个,那我接下来要怎么做?再把菜单拿过来,哪个贵点哪个。

倘若……

有人不客气,真的想吃什么点什么呢?

又会被认为不懂规矩。

有年,我在上海认识了一个女生,还是同济大学的研究生,我请她吃饭,就在同济大学旁边的戴斯大酒店,她真是哪个贵点哪个,什么佛跳墙都点上了,一顿饭吃了我1300块钱。

原本吃了饭要去唱歌的,唱了歌再去锻炼身体。

因为她点菜这个细节。

我把她PASS了,吃完饭我就找理由溜了。

小气不?

这就是一种道德惯性、绑架。

不受控制的绑架了我,绑架了她,是我让她点的,她点了呢?我又嫌她贪婪,你说虚伪不虚伪?

我问表哥:喝点啤的白的?

他说,算了,不喝了。

我说,那咋行,喝点。

我去抱了一箱沂蒙山,上次打比赛酒厂赞助的,送了我一箱,一直在车里放着,平时也没人喝,虽然我也经常喝酒,但是我不喜欢喝酒,我的目标就是滴酒不沾,只是人在江湖,酒不由己。

我是请客的,我不能不喝。

我先说明了一点:我下午要去上班,这样,我就喝一碗,你们随意,可以不?

答应。

一碗是2两半。

这些农村来的亲戚,都是海量……

原本我只想喝一碗,让他们捣鼓着喝了两碗,而他们呢?

人均四碗,也就是一斤白酒。

一直喝到了下午2点,我就跟送瘟神一样把他们哄走了,喝了酒叨叨起来没完,全是感情深的话题,咱弟兄们……

表哥很开心。

他感觉这饭、这酒,都给足了他面子。

弟弟,敞亮。

在我眼里,请人吃个饭,不算啥,甚至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平时我很少喊人吃饭,主要是我不忍心打扰别人,毕竟出来吃饭是有时间成本的。

别人喊我吃饭呢?

多数,我也是躲。

没意思。

在我的意识里,吃饭已经是一个能不去就不去的事。

我的朋友圈子,也基本如此。

所以,自然而然,我很难理解那些被请吃顿饭都阳光灿烂的感觉,这有啥?吃顿饭而已。

偶尔,骑友之间聊天,会突然来一句:那你要请客……

骑友聚餐怎么聚?

点十个菜,可能八个是素菜。

有两个肉菜。

全靠抢。

若是点多了肉菜呢?

则有老大哥或老大姐劝一句:咱出来骑车的目的是什么?若是光吃肉,那不是白骑了吗?

最后,连盘子都用馒头擦一遍,把馒头再吃了。

有时,我去点菜,我都提前说一句,不用A了,我请客。

喝了点酒,有点迷糊。

在沙发上躺了一会。

我在想,晚上说什么也要少吃,否则真的又要长肉了,我决定提前把晚饭预订了,我准备吃健身餐。

这家健身餐是我一个师妹推荐的,她在那边上班。

还没开业就请我去试过菜。

当时老板还很热情,仿佛我是个领导,他跟我汇报工作,跟我讲,他考察了本地所有的健身餐,不仅仅吃过,还去参观过厨房,没有一家是他满意的,他就计划做标杆……

说起“汇报”来,自从我上班后,我又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单位,我一般都是喊哥,喊姐。

可能也是我江湖久了,没有太多的规矩,一些大家不敢进的门,我是可以直接推门而入的,沙发也坐,茶水也喝,甚至有人拿硬盘给我,让我给找电影看。

倘若,我又是敲门,又是尊称的。

则会惹来一句:可别装了。

我发现,大家没有喊哥喊姐的,全是职务。

而且,哪怕高一点点的级别。

说话也该用尊称了,最常见的俩字就是“汇报”,这个事,我跟您汇报一下,可能与工作无关的,例如你去一个茶店,问有什么新茶?

店长会说,董主任,您先坐,我给您详细汇报一下。

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不在环境里,大家是觉察不到的,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都没觉察到,是最近才觉察到的。

前提是,你的级别要够。

否则,也不会惹来这么多“汇报”。

做健身餐的这个老板是做减肥训练营的,他是模仿的谁呢?

一个做搏击训练的,叫庄树松,庄树松在抖音上很火,拿过金腰带的拳王,在一个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小镇上搞了个训练馆,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粉丝不少,同吃同住,就跟上高中似的。

他们好几个喊我去的,包括本地骑自行车最出色的小伙,他也投奔庄树松了,改搏击了,说过几年打职业比赛……

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从来没有这么神奇过。

那个地方,太偏了。

又是那么的火。

减肥俱乐部怎么做?

也是全封闭的,管吃管住。

每个人帮你创建一个独立的抖音账号,从接站开始,直接在接站现场称重,你现在多重,1个月后,三个月后,半年后……

不仅仅让你减肥。

还要让你成名。

减肥成名最核心在于什么?

要有质变。

可能训练一年,就为了那么一组对比照,既能减肥又能成名,何乐而不为呢?而且形成了矩阵,相互推广,你推我,我推他。

同时,针对本地招收非住宿学员。

但是,也要在那边吃。

我觉得这个事,可行,有些事,一个人是坚持不下来的,但是一群人就可以坚持下来……

老板还是有情怀的。

想做点实事。

我跟他讲,我是非常看好健身餐的,健身餐需要的是培养忠诚的、长期客户,有多忠诚呢?

很多人,一天吃两顿,风雨无阻。

不要觉得贵。

贵不是缺点,是优点。

若是有25的,有35的,我肯定选35的……

这个世界不存在什么物美价廉。

有,也是骗傻子的。

试吃结束后,我问了一句:能保证品质的稳定性不?

他说,一定能。

跟表哥喝完酒这天,就遇到了小插曲,我发现无法下单,提示不营业,我在想,是不是不到饭点不能点?

我联系了老板。

老板说,厨师请假了。

我说,昨天貌似也不可以。

他说,昨天也是请假了。

我说,稳定输出是很重要的,你这样容易让我联想到一句话,吃了上顿没下顿。

他说,也在招聘新厨师。

我一看,店铺休息了,叫不了,也没啥意思了。

先不叫了。

晚上去吃水饺去,我们小区有个大姐开了个水饺连锁品牌,做的还是很不错的,有大城市风范。

设计的有点像喜家德。

红彤彤的。

我就在微信上问了水饺大姐一句:晚上去吃水饺?

她说,太好了,正好有事问你。

我说,现在过来喝茶吧。

她问,你不忙?

我说,中午喝了两杯,在迷糊,没事干。

她说,行,我一会到。

我认识她有些年头了,从我认识,她就单身,自己拉扯着三个孩子,生意还做的有鼻子有眼的,关键是平时还跑步、瑜伽,搞的自己跟个小资青年似的,我早上下楼打水经常能遇到她在跑步。

也写点东西。

几乎是全能模式。

就是,你在她身上,能感受到一种生命力的倔强。

她对我还是蛮尊重的,一直喊老师。

也从我这边买过不少书。

我也算是她的知音之一吧,什么都跟我讲,仿佛我是个木头,有次也是在我店里,她神神秘秘而又有点坏笑的问我:男人多大年龄就不行了?

我说,我不知道呢。

她说,我遇到了一个,50多了,真厉害,从来没遇到过。

我问,是天资还是技术?

她说,ALL。

我问,怎么找到的?

她说,附近的人。

我问,我们小区的?

她说,隔壁小区的。

我问,干什么的?

她说,在化工厂上班的。

我问,单身?

她说,有家庭。

我问,开房谁出钱?

她说,我。

我问,咋不领回家?

她说,家里都是孩子,有些事,咱馋归馋,还是要给孩子做好榜样的。

我说,宁愿去找这样的,也别去搞什么感情,浪费时间。

她说,就是。

偶尔,我在小区遇到她,我也会调侃式的问一句:最近没去约会?

她说,约了,差不多一周一次。

我说,很好了。

我躺沙发上看了一会书,她来了。

还提了大西瓜。

我问,在哪买的?

她说,就是拐角处。

我问,多少钱?

她说,有1块5的有2块5的,我要的2块5的。

我说,其实是一样的玩意。

她说,啊?真的?

我让同事拿到厨房切了……

端上来。

发现这瓜不熟,不仅仅不熟,而且还有些蔫了。

她略不好意思,问我:我要不要端着去找他?

我说,不用找了,买水果最好还是选实体店,这些移动小商贩,能坑一点算一点,全是游击队。

她说,太不好意思了。

我说,没事,正好我也不喜欢吃西瓜。

她问,你这里有没有好看的小说?

我问,好看的标准是什么?

她说,类似《甄嬛传》。

我说,没有,这类书,我欣赏不了。

她问,你为什么不去写部类似的畅销小说?

我说,我写不了。

她说,为什么写不了?

我说,我会瞧不起自己的,这类小说全是《故事会》,都说《读者》销量高,那是因为没对比过《故事会》,快手、公众号就是今天的故事会,整个公众号里浏览量最高的一个是骂美国的,说美国新冠肺炎死了那么多人,这些尸体怎么处理?做了人肉汉堡,卖到了市面上……

她说,这也有人信?

我说,那天我回家吃饭,我娘给我念了一篇文章,一个女的生了12条小狗,我娘坚信是真的。

她说,觉得不可思议。

我说,老百姓就爱看爽文,这是天生的需求,历史上,《故事会》曾创下单期发行760万册的纪录,而今仍然保持着每期400万册的发行量;2004年1月有个统计,《故事会》发行量达470万册,其中农村读者约占50%。

她说,以后可能会好一点。

我说,我们的孩子,有一半也考不上高中。

她说,我觉得《甄嬛传》还好,我一集不落的追完了。

我说,这就是消费概念的影视剧,本质就是拍给女人看的,类似的题材很多,我们上学时的《流星花园》《浪漫满屋》,以及后来的《延禧攻略》,这都是精心策划出来的剧情,剧情的核心是要迎合老百姓的胃口,只有足够扯蛋的剧情才能吸引足够多的土鳖,关键是要造梦,让土鳖觉得,哇,我也是这样的人。

她说,我咋没觉得呢?

我说,你仔细分析一下,这类小说都是有共性的,女主角一定是个灰姑娘出身,就是王子一眼就迷上了。而且女主角一定要独立、自信、个性、反叛,为什么王子会青睐你?因为你桀骜不驯,高傲。男主角呢?一定都是王思聪,全是公子哥。出手呢?一定要阔绰,送个包送个表有啥意思?若是皇上看上了你,那么直接赐给你妃子,然后你再开始升级打怪,宫斗一番后,从妃子到了贵妃又到了皇后,甚至当了慈禧。若是遇上了王思聪呢?则直接把万达产业交给了你,然后在你的带领下,万达有了第二春,你成了董明珠……

她说,让你说的,我觉得自己也够土鳖的了。

我说,抖音记录的都是他人美好生活,快手才是记录的真实生活,对于广大老百姓而言,月薪5千元都是巨大的门槛。

她说,上次我请老师吃饭,代课老师说她一个月1千6。

我说,正常。

她说,哪跟你们似的,整天花天酒地的。

我说,也都是表象。你那个猛男,最近约会还正常不?

她说,不联系了。

我问,对你没感觉了?

她说,我不联系他了。

我说,科学家发现,大猩猩半年就阳痿了,治疗办法很简单,换个母猩猩就好了。

她说,不是这个,而是我觉得单纯的为了这个事,而没有其它方面的交流,很没意思,事后,他哪怕咳嗽一声我都觉得恶心,我内心瞧不上自己,会问自己,咋跟这种人在一起?他跟个农民工有什么区别?

我问,没问你要钱?

她说,提过,没说要,是借。

我问,借了没?

她说,没。

我说,我之前不是写过嘛,健身房那些小姑娘,全程别说话,别放音乐,全凭我们自己脑补,觉得她是北大毕业的,年薪百万,开着保时捷,是个女神,若是她突然放了首《爱情买卖》呢?就觉得倒胃口,单纯的生理游戏是低级的,人一定要有精神上的共鸣,才有意思。

她说,的确是。

我说,有些时候,朋友在一起闲聊,都是男人嘛,有人就提出追女孩,我对他们的思路就表示很诧异,竟然选择的方式是去KTV给陪酒妹送手机,用这种方式约人家出来,这是什么审美?什么趣味?

她说,不是谁都有你这么便捷的资源。

我问,现在餐饮生意恢复到几成了?

她说,六成左右。

我问,你原来那个男朋友,做沙琪玛的那个,现在还联系不?

她说,很少了。

我说,他不大行了吧?

她说,他对这些事基本没兴趣了,年龄也过了。

我说,上个月还是大上个月,他还找我了,我们都在丰田越野群上,他不是有辆LX570嘛,他当时是找我淘雷克萨斯LS430上的拆车音响,喊我过去坐了坐,参观了参观他的车间。

她说,不去还好,去了以后就不吃了,眼不见为净。

我说,真是!我参观了两条线,一条线是出口的,那个还是不错的,包括质检也很规范。内销的这些,地上不是有掉出来的渣渣嘛,直接扫扫又倒上了。

她说,这些东西一定要吃品牌。

我说,酒、食品,一定要相信品牌的力量,他送了我一箱沙琪玛,还带葡萄干的,让我放这里,陆陆续续送人吃了。

她说,那葡萄干是正宗新疆的。

我说,是的。

她问,有没有那种写的特别好,又很小众的文章?

我说,很少,写的好的,普遍都很小众,但是往往又选择了出版渠道,而大家又不读书,从而很少被人接收到,若是试图写写公众号呢?写了几个月甚至一两年都没人喝彩,又觉得无趣,也就放弃了,你若是想大众化,就必须娱乐化、低俗化、阴谋化,就把自己定义成农村的说书先生,胡说八道,什么都可以,你可以看看UC浏览器上的新闻,全是这一类。

她说,小区群里的那个副群主你认识不?

我说,认识。

她说,感觉小伙子回县城屈才了。

我说,不要这么想,当年我师妹硕士毕业回来,我也这么认为的,我就劝她,有机会一定要去一线城市,不要蹲在县城,蹲在县城一辈子就完了,这就是个大农村,后来在我的怂恿下,貌似也尝试过,现在她对我只有怨恨,就是觉得我放大了她的信念,我现在对年轻人回县城就一个态度,他就不是那块料,是的话,压根不会回来,刘强东高中的时候就说过一句话,我要么去北京要么去上海,别的地方不会去的,所以,每个人回来都是必然的,不是屈才了,而是就那么大的本事。

她说,感觉小伙特别热情。

我说,你不会母性迸发吧?

她说,那倒不会。

我说,他在窗口岗干了三年,这小伙学的全是屠龙术,就是鞍前马后,端茶倒水,我总觉得过了,为什么大家都判断他的前途无量,而我觉得他不会有太大的出息呢?他的焦点全在这些伺候人的术上了,而没有去提升自己最核心的竞争力,他的主任是我读者,一个很有能量的老大姐,老大姐跟我提过,说这个孩子很有前途,自己也一直想助他一臂之力,包了水饺都让他去家里吃。

在这里,大家都赞美他,懂事,会来事,懂规矩。

若是去深圳。

大家会骂他:有病!

你咋那么喜欢伺候人?用伺候人的方式来换取认可?

但凡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类似的朋友。

我都躲的远远的。

被伺候才是人之本性。

哪有喜欢伺候别人的?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7567.html

抢红包

pcleft

返回顶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