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4

职业规划资料包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一提网红。

大家首先联想到的就是金字塔塔尖的那些。

其实,不然。

举个通俗的例子。

一提白酒,大家马上想到的就是茅台、五粮液、水井坊。

实际上呢?

大部分县城都有自己的白酒品牌,目前全国大约有3万个白酒品牌,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消费受众,例如我周边的,五莲原浆,莒县浮来春,我们这边的沂蒙山,销量都不错,网红亦是如此,每个城市都有区域网红,例如我说我们县的几个网红,大家可能没听说过,但是人家也是拥有百万粉丝的,大跑车开着,轰轰的,今天我同学还跟我提到了一个本地网红,原先是开出租车的,就是搞一些随手拍火了,现在全职搞这个……

山东也是网红大省。

滕州、临沂,都是网红聚集地,滕州以美女直播为主,在全国也能排前几名,光在滕州,大大小小的直播公司几百家,临沂的网红以快手带货为主。

网红,最痛苦的一点是什么?

生命周期太短。

一般,就是火两年。

总使我想起泰国的红艺人,也就是人妖,也就吃那么几年青春饭,一过30岁,又老又丑,本身生理寿命也短,所以演艺公司一般都是终身服务制,签了你,也为你养老送终。

网红最怕的就是突然凉。

如何才能不凉?

第一、持续的才艺输出,这个非常难,因为再好的创意,天天看也没意思了,包括那些男扮女装的,刚看的时候觉得真惊艳,经常刷到就觉得真没意思。

第二、抱团取暖。

也就是蹭热度。

你看头部网红,结婚、生子,甚至意外身亡,大大小小的网红都纷纷前去捧场,表面是给对方捧场,其实是蹭人气,跟去朱之文家门口蹲着是一个道理,只要拍到朱之文,那么可能就上热门了。

头部网红如此,区域网红也是如此。

例如山东省内的这些,也是抱团取暖,平时连个麦啥的,动不动搞个PK,谁家有红白公事了,积极参与。

哪怕不过生日,也要策划个生日。

有时,你都觉得互联网真的很神奇,只要你敢播就有人敢看,前几天,打球休息时,跟一位长的跟我差不多的哥哥闲聊,我问他平时干什么?他说在快手上卖沙琪玛,本地有不少类似的工厂,他就在生产线上直播,一天能赚两三百块钱,天天直播。

我觉得好诧异,特意又问了一句:是您亲自出镜?

他说,是的。

若是山东老爷们,能做到这一点,真不得了。

遗憾的是。

他不是山东的。

那天,大志跟我讲,连麦PK是有很大学问的,包括谁赢谁输都是设计好的,大志说自己直播的时候,遇到了一位部队转业的大哥,还是团级,每当大志要输的时候,他都使劲刷礼物,理由就是不能让自己的兄弟输了,直播PK跟打仗一样,咋能轻易言败?

刷的大志都不好意思。

大志跟我讲,这些从部队出来的人,年龄可能比我们大,但是内心真的好单纯,五百元一个的礼物就那么一个个的刷,咱都替他心疼。

直播领域的网红,你要想有收入,至少要成为中部网红,那如何才能成为中部网红?需要不断的蹭人家的流量,也就是打榜,也就是说,小网红收获一点打赏后,马上又孝敬了高一级的网红,高一级的再次孝敬,这就是为什么头部网红的打赏收入那么高的缘故,大家都想蹭,那么在直播间里想成为TOP3就很难了,可能一晚上就要刷个几百万,就是为了蹭人气。

罗永浩刚开始直播的时候,你想出现在TOP3的位置,怎么不需要1000万的音浪?

合人民币100多万,就那么烧出去了。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传统思维的人,很难去理解这些,咱明明知道烧上肯定能赚回来,咱也不舍得,怪不?

大志直播了一段时间,收了不到20万,但是也没提现,全刷给全哥了,就是为了蹭全哥的流量,全哥就是蝉禅拜访的那个快手直播网红。

网红领域,是标准的赢家通吃,头部网红收割所有其他网红,你想红就必须孝敬他们,而且孝敬还不能跨级,例如你预算了50万,结果一把刷给了二驴,连个滚都没打出来,风头就被别人抢了……

这两年,我接触的网红,多是县级的。

玩的最多的,是小齐。

邻县的网红,粉丝也不多,33万,但是粉丝很疯狂,消费力也可以,主要是我觉得他选的点非常好,面向的基本全是宝妈,而且是有一定消费力的,他擅长谈亲子、谈心理、谈夫妻、谈外遇,把这些女人聊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为什么跟他接触比较多?

他也玩车。

去年,我们还一起去内蒙古穿越沙漠了。

昨天,正好大志来了,说他们正在全力进军短视频,我说那我把小齐喊来吧,一起碰碰,大志说好。

他们俩还有段渊源。

大志平时在深圳,老家是这边的,他在这边设了个电商公司,主要做农产品的,一段时间只做一个单品,模式就是拼多多+直播带货,水果做的不错,并且也拿到了比较低的物流成本,5公斤顺丰全国5元,结果一出量就有了问题,农民接着涨价,大志跟我讲,跟农民合作存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突然涨价,而且几乎是常态,而咱呢?一单就那么点利润,一涨价接着就白干了。

做过一段时间核桃,应该是鲜的。

核桃,就是大志跟小齐合作的,宝妈是核桃的消费主力军,俩人觉得既然销量这么稳定,咱为什么不多备点货呢?省的农民再突然涨价。

一备货,又备大了,卖不了了。

甩卖也卖不了。

小齐就提议,要不,榨油吧,卖核桃油,他擅长……

榨油后,更没卖出去。

大志略无奈:咱这生鲜卖着卖着成了油贩子。

这个事,弄的略尴尬。

小齐承诺一定给卖掉,结果没卖掉,而且量还比较大,成本100多万,后来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反正俩人不合作了。

小齐来了。

先给我看了看视频,他买的新玩具,雅马哈ATV700,这个ATV也叫猛禽,他说最近刚花5千元报的班,在参加沙漠培训,有计划参加职业比赛,拓宽一下自己的人气,说了一个女的,也玩快手,每年光搞这个直播都能赚个小几百万,平时还搞赛事培训。

我说,我有她微信,车友推给我的。

他说,董哥,你可以朝这个方向发展,不求名次,重在参与。

我说,我不大喜欢ATV,我更喜欢UTV。(ATV是手把式的,UTV是带方向盘的)

偶尔,我们在抖音上刷到那些在沙漠玩车的视频,我们都觉得这些人太夸张了吧?这有啥难的?坡度又不大,咋那么笨?

我跟你讲,凡是能在抖音上被很多人点赞的,特别是什么锅什么锅,你都可以直接理解为直上直下,你以为那沙丘几米高?都是几十米几百米,等于你直接把汽车直拔到20层楼那么高,这就是为什么在锅底要把速度冲到150的缘故,惯性。

我玩的次数也还可以,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能力到达锅的位置。

别说下去了。

就是去的路,我都开不了。

阿拉善英雄会,哪年不翻几辆车不死几个人?这些只有你去了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站在局外都是瞎BB。

前段时间,浩浩结婚,也是个网红,日照的,直接在沙滩上搭建的临时场景,有点类似剧组拍戏,房子、植被,都是临时搭建的。

当时小齐喊我,问我要不要去凑凑热闹,也许能泡个小网红呢?例如不出名的,在四处寻找梯子的,见个JJ就想踩着往上爬的。

我没去,因为咱跟浩浩没有交集,另外去了就要随礼,咱也不舍得。

小齐给我们看现场的视频。

新娘的那个婚纱,跟个孔雀尾巴似的,老长老长了,小齐说这个婚纱是租的,若是买的话,需要10万块钱,现场很高大上。

我问,你随了多少礼?

他说,1万。

我问,一般随礼多少?

他说,一般也就是万多块钱,核心粉丝可能会随的多一些,五万、十万都有可能,这次光粉丝就开了十桌,还有从法国赶过来的粉丝,为了参加婚礼被隔离了两次,在上海被隔离一次,在日照被隔离了一次。

我说,关键是粉丝的钱不用还。

他说,我们的钱也不用还,基本就是随手礼了,等咱结婚,不知道大家还联系不?

我说,我刚刚崭露头角的时候,一位前辈跟我讲,一个人的优势不是长期存在的,若是得势了,一定要淋漓尽致,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所以你也要想想,要不要在最辉煌的时候,来场婚礼?实在不行,搞个生日宴也可以。

他说,生日宴收不了多少钱,我过过,收礼最多的还是婚礼,发了请帖哪怕人不去,也会给钱,例如浩浩这场婚礼,光外围至少收300万,基本都是不用还的。

我说,我看过一些直播,感觉就是一群古惑仔。

他说,你说的是那些头部网红,他们其实就是在玩虚拟的江湖游戏,各有各的门派,众多粉丝就是自己的小弟,然后再各个门派比武,满足了粉丝们对古惑仔、江湖、侠义、大哥、帮派等一切幻想,若是《天龙八部》里的乔峰是真人,他在快手直播绝对是NO.1。

真有这么多傻子?吃着方便面就着咸菜给网红打赏?

太多,太多。

就是这么一个变态的时代,抱怨、嫉妒、恨,也是没有意义的,不如反过来想想,咱怎么也能搭载上影响力?

小齐谈了转型。

他觉得直播1.0时代已经基本过去了,所谓的直播1.0就是纯粹消遣,主播陪伴观众,类似电视剧,也可以理解为奶嘴,小齐跟我讲,时间长了以后,核心粉丝都已经加进微信群里了,直播也是很讲究的,例如大部分人都是下午或晚上直播,他不,就12点播,播到2点。

每到12点,那些宝妈就在群里蠢蠢欲动了,催小齐,抓紧。

当连续剧了。

让咱,咱是理解不了,直播有啥好看的?特别是天津港一个卖车的搞直播,几十万人在看,可能是满足了众多从未去过车展的人的好奇心。

那么直播2.0是什么?

是片段型的、科普型的、节目型的,例如陈震、韩路,都已经转型了,例如陈震在做的越野路书,这种视频的优势是什么?

三五年后,依然在传播。

每个视频都是一颗种子,有自己的生命力。

又聊到了小米,我说遇到了金乡一个哥们,他说自己的小米15元一斤,全靠自己卖的,连当地BOSS都亲自给带货……

大志和小齐都说:不可能。

理由是什么?

带货的核心就是物美价廉,这种高附加值的产品很难带动,他们的客户群体是有钱人,有钱人咋可能去直播间买东西呢?

我说,我看过人家天猫店的数据。

小齐说,应该是找微博上的大V给带的货,然后链接到了天猫上,不是直播平台上的,直播平台的带不了,直播平台适合带什么样的?十斤9块9包邮。

我问,你们卖的水果、核桃,比超市便宜吗?

小齐说,比批发市场都便宜。

我说,之前我做小天使投资了一位北京美女,她是在银行总部工作,兼职卖赤峰小米,因为这个事我专门求证了她,她给我的答复是,数据应该是真实的,并不夸张,因为她自己一年就能卖50吨,就在微信朋友圈。

大志问,这么多人喜欢小米啊?

我说,就是,而且这个领域有个特点,做电商的人普遍不关注,关注的人多是当地的农民或创业青年,若是全身心的进入这个领域,不得了。

小齐说,要做,就必须做超低价,比超市便宜,就这一点就足够了。

大志去查了拼多多,月销10万以上。

若是把每单利润压缩到1元,例如30元5斤包邮,那么完全可以做起来,日发100单就是日利润100元,日发1万单就是日利润1万元,在拼多多领域,日发货1万单不稀罕,我们本地就有发类似产品的,一天发货岂止1万单?

只是人家不让我写而已。

红酒领域我比较熟悉,从进口红酒到找人代工红酒,到了最后,自己上了灌装生产线,一瓶酒看几毛钱的利润,就是一个原则,超低价。

不说人家卖的如何,反正豪车一辆又一辆。

大志和小齐越聊越兴奋,为什么?

小米不同于别的,回头率高。

就一个原则,比超市便宜就可以了,走量,然后压缩成本,最初是批量进米,到了一定量以后自己进谷子,自己脱粒,若是想再次压缩成本,那么直接去农户家收谷子,若是再想压缩成本,直接全产业链种植。

要是按照这个思路,就是5斤只看1元的利润,保持全网最低价,肯定能做起来,也能做大,但是需要耐的住心,用十年来实现这个目标。

坐稳老大。

无论是淘宝还是拼多多。

各个分类的老大,都很难坐住,因为不断有人试图撼动老大的位置,你敢30元卖5斤包邮,他就敢卖25元,你敢跟吗?

除非,你实现了品牌化,大家已经开始信任你了,依赖你了。

还有一种方式可以避免类似的竞争。

就是在微信上卖,以及不断的设代理,但是问题又来了,利润空间太低,没法设代理,接单成本太高,大于1块钱,也不行。

大志说,这些年,一直在不断的变来变去,问题就出在产品上,选个产品做不久,不是人家涨价了,就是竞争太激烈了,若是能摁住一个产品做,肯定能做起来。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做烟台苹果的王小二。

基本就走了这么一条路。

便宜、走量,最终形成品牌效应,甚至对烟台苹果实现了电商垄断,同样价格你不如他品质好,同样品质你不如他价格低,而且越做越有优势,因为他有量,拿货、人工、物流成本都低。

这玩意,绝对需要耐心。

在这个快节奏时代,没人愿意去有这个耐心做小米,甚至说是下决心做到全网第一,全网第一的概念是什么?

第一、全产业链,从种植到销售。

第二、行业批发价当零售价。

第三、在电商平台上垄断8成以上的销量。

单纯的想象一下,展望一下未来,还是挺有意思的,仿佛自己已经成了半个雷军,让小米这个名字与自己挂钩了。

我问小齐,你那些粉丝,消费力如何?

他说,也是两个极端的,有钱的非常有钱,没钱的也是穷屌丝。

我问,今年带不带苹果?

他说,带,去年我带了一批维纳斯黄金,这个苹果非常适合宝宝吃,不酸,属于新品种,今年已经有很多问的了,这个苹果存不住,存久了就炸皮,另外会发面。

我说,我知道,就是原来的黄金帅。

他说,不一样。

我说,大差不差。

他说,收购价一斤都10多块钱。

我说,苹果也是两个极端,红富士肯定越来越便宜,种植量太大了。

他问,为什么这么大的种植量?

我说,首先是烟台周边全种,拉到烟台就是烟台苹果,其次是这几年扶贫项目多数都上的苹果,不用看别的,光咱这边上了多少规模化的苹果园,种地不赚钱,那么自然就栽水果树了。

大志一直在旁边分析小米的销售数据,越分析越兴奋。

小齐说,现在做电商也好,做直播带货也好,一定不要有情怀,例如想搞高附加值,甚至想搞个高端品牌出来,别想这么多,咱做不了,玩不转,就一个原则,找个细分的不能再细分的领域,就做这个领域最物美价廉就足够了,董哥当时说了三个,我都没做,结果都有人做起来了,地瓜干、红皮花生米、手工煎饼。

我说,山东是花生主产区,但是整个山东的花生米都不好吃,个太大,主要是榨油用,好吃的花生米是红皮的,主产区是东北,但是不需要去东北收购,莒南就有花生批发集散地,各类花生都有,包括进口的、出口的,量大了以后,你会发现,跟东北价格差不多,现在不到5块钱一斤,卖8到10元都可以,这东西回头率为什么高?主要是饭店在下单,很多饭店去菜市场都买不到类似的红皮花生米,我在农村的时候,读者里有开饭店的,经常让我帮着去买。

大志说,那我一并研究研究。

我说,摁着做大一个就可以,我们这边比东北有绝对的物流优势,而且这个东西要想颜值高,有个更好的办法,收带壳的,然后用木制的脱壳床去脱,这样损伤小。

这种有积累性的业务,需要熬。

再小的分类,也不怕,这就如同当年我路过文山,云南很南边的一个小城,那里产三七,还有个大型的三七批发市场,有几个读者在那边创业卖三七,也做的风生水起。

为什么我们对这些东西很容易忽视?

我们都觉得自己是干大事的人,咋能去卖这些玩意?

我们几个是在外面吃烤串,吃着吃着下雨了,关键是有点冷,我穿着裤衩有点坐不住了,我提议,要不去我餐厅吧,咱炒个土豆丝,继续吹牛B?

好。

去了以后,发现我哥在,还有他那个传销课的同学,眼镜,另外两个不认识,喝的很畅快,我去的时候,差不多人均半箱啤酒了。

我哥也上酒了,看到我:来,我给介绍介绍。他是要介绍介绍眼镜。

他真喝晕了。

我说,我认识,喝过酒。

那咱作为主人,肯定也要表示表示,我拿了瓶啤酒,我敬三个,你们继续,我来了几个朋友。

眼镜说,一起吧。

我说,不了,不了,你们谈事。

眼镜说,没啥事。

我说,不了。

我哥说,让他们去吧。

我哥跟江湖人士打交道,不吃亏,因为他从小就很倔强的性格,是那种被人脚踩脖子也不服输的人,挨打最多。

另外,在行业里待久了,又懂技术,又懂管理,门徒无数,有一定的影响力了,无论是合作还是谈判,都会给他一点面子。

但是,跟领导们在一起。

他智商、情商都不够。

我反复叮嘱他,离这些人远点,他总偷着联系,甚至主动给人做起了小弟,反正他那商务车,我借都借不到,但是有人天天当自己的车调用。

他硬不起来。

内心还是胆怯的。

他内心还是太传统,总觉得工程人是弱势群体,时刻要处理一些危机事件,例如工人伤亡、村民闹事、噪音扰民……

有16个部门管着我们。

内心渴望有个带头大哥,关键时刻能拉自己一把的,这是我们的分歧所在,我认为不需要任何关系,遇到什么事处理什么事,咱自己搞不定找黄牛,黄牛搞不定咱就认罚。

还有,就是我觉得他认的大哥,在我来看,太弱了,这东西只要不是一把手,副局长都白搭,吃吃喝喝行,没什么权力。

跟我喝酒,他们都是要跟我的节奏,所以我先把总量定下了,咱一人就喝三瓶,慢慢喝,聊聊天,可以不?

大志、小齐都同意。

继续吹我们的牛B。

我哥他们喝的多,他们都是人均一箱的酒量,说话声音也大,谈话内容我听了个差不多,是说要帮我哥报科技项目,我哥身上不是有不少专利嘛,现在应用最多的是深基坑支护方案,这是有真东西的。

日常,我接触的BOSS比我哥多,甚至我能接触到核心层,他们偶尔会到我书店来看书,也会谈心,大人物是没有朋友的,不能跟任何人交心,但是对于我这种无害的又能懂他们的,还是愿意交流的。

真到了一定级别的人,无论是领导还是企业家,都深刻明白一句话:免费的是最贵的。

只要是免费给的,不管是个人给的还是国家给的。

保持一个原则就对了:不要!

只要是与真金白银有关的,都是审计最严的,而且往往是个什么状态?是一群人想借你的资源来申请这个资金,大家跟着吃肉喝汤,但是所有材料、后续都需要你来搞定,也就是说,钱你只能拿到一部分,但是工作全由你来做,风险全由你来担……

那些动辄几百万几千万的扶持资金,难道也不能要吗?

你以为这是送的?

你仔细算算,全是高利贷,创业扶贫资金虽然利息低,但是有严格的捆绑扶贫要求,你要解决多少贫困户的就业问题,一算,我晕,到了1分的利息。

是不是不用还了?

凡是国家扶持的资金,若是项目前给的,基本都可以理解为高息贷款,项目申报评估后的资金呢?多是送的,但是审核非常严格,并且层层扒皮。

说的通俗一点吧。

给你20万,让你每天请一群人吃饭,连请一个月,这个钱你还要不要?!

基本就这么个状态。

可以这么说,听说有立项的时候,都抢破头。

但是,最终拿到钱的,没有不后悔的!

有人是这么形容的:比吃了屎还难受!

这种事,我哥干过两次,一次是人防工程补贴,他公关也花了不少钱,最终只感叹了一句:我以为是给钱呢,这就跟农业补贴、水利补贴是一回事,说是给你10万经费,结果是给了你两台拖拉机或者是一些水泵之类的,最初你是这么想的,哪怕花5万公关拿10万也有5万的利润,结果到手一看,这些废铁压根不值5万块钱……

还有一次,是几个相关领域的人,也想赚钱,想搞点擦边的,借用我们的场地,嫌我们的变压器小,还专门弄了个大的,他们一人投了十多万进去,干了没几天就被人举报了,唯一没亏本的就是我哥,至少赚了个变压器。

这些人,看着一个个很能,其实没有做生意的脑子,把事情想的太简单,总觉得自己跟稽查都熟,甚至自己就是,结果上了就黄了。

我跟我哥讲,你要反过来,不要让他们拿你当白手套,你要把他们当枪用,这是一个主动权的问题,这些非核心人物,你以为他们有多大的出息?

能混顿吃喝就很满足了。

我不由的想到了一句话:大人物使人变大,小人物使人变小。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88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