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3

职业规划资料包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小邓,表同事。

什么是表同事?

就是在一个系统里,不在一个部门里,说起来认识,但是无深交,最初是因为下乡扶贫认识的,一起扫地,一起合影。

也是土著。

不仅仅是土著吧,还是核心街道上的。

传言,那里的人,骁勇善战!

那天,鸡哥送了我爹一只黑山羊,临朐的黑山羊很有名,三五年才成年,送羊很讲究,从选羊到杀羊都有视频,之前我写过,哪怕杀完后羊头、蹄子上的毛也留着,证明这是一只地道的黑山羊。

咱家的刀剁不了啊,需要去摊位上找人剁。

我爹就驮去了。

那人一看刀口,就知道这是谁杀的羊,牛B不?说是从刀法上就可以看出来,不是普通饭店杀的,这是专业人士杀的,而且应该是跟他一个家族的,他说自己是XX街的。

我爹算是开玩笑的弱弱的问了一句:你们那的人,是不是都爱打架?

摊主说,我们?比谁都老实!

剁剁不要钱!

当然,他们聊了很多,具体就不写了,反正我爹对他评价很高,觉得人很实诚。

是我爹跟我闲聊时说的。

土著,分两类。

若是混的很体面,这种人内心很有爱。

若是混的吊儿郎当的?

很杂碎!

我有个骑友就是这个村的,还是村干部,也是本土企业家,他就很有爱,也从来没跟谁红过脸,当然,据他自己讲,年轻的时候也调皮过,现在经常搞慈善之类的,有次,他在电影院那边跟人刮了车,不严重,他说拍个照留个电话慢慢协商,该怎么修就怎么修,我就住这附近,我是XX街的。

那人一听火了,你XX街的怎么了?还要打人?你吓唬谁?

理解反了!

小邓也是这个街的,身上倒没有扈气,只是能感觉到轻微的地域优越感,你们是从下面乡镇上来的,而我们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

那次下乡回来时,聊起了孩子在哪读书,跟我娃一个学校,而且他娃的班主任我还认识,我顺便吹了句牛,意思是这些年轻老师我基本都能联系上,现在教学主力军,特别是这几年,大多是曲师大的本科或研究生,不是我师弟就是我师妹,我是他们的群主。

跟小邓第一次正式接触,是他找我“问”个事。

与我们合作的一个建材商是福建人,一个很细分的领域,在整个临沂、日照、潍坊,基本他是半垄断状态,人家也不打也不杀,就是品牌+价格+服务,做的的确不错,小邓找我的意思是什么?他堂哥也做这个,是另外一个品牌,希望能考虑一下,咱有钱兄弟们一起赚多好?何必让南蛮子赚去?

这是好话!

坏话是什么?是他堂哥直接打电话给福建人了,说要把他清出本地。

现在,的确没有打打杀杀了。

有?

也是暗斗,例如这种威胁,或使绊子,捣乱,就是不让你干成,但是边界拿捏的很好,就是不犯法,给你造成压迫感。

现在,除了土方之类的没有技术含量的活外,多是南方人的天下了,因为南方人在商言商,也不吹牛,也不欺骗,人家就把活干的好好的,严格按照合同走,不过呢,这些南方人来北方久了以后,比北方人还懂北方人的套路,你压榨他点,他就给,伺候的你服服帖帖,仿佛就是你的一条狗,甚至让人很有成就感?就他?我一个电话屁屁颠颠就来了。

为什么后来,又都骂南方人?

这些人,一旦站稳了脚或离开了本地市场。

例如,你觉得过去是老铁,如今你去福建出差,要见个面,他怎么不安排个场?

发现,不伺候咱了。

后来,给他们贴了一个标签:没人情味!

这些南方人还有一个特点,有点类似韩国人,好色,但是呢,他们泡妞跟我们泡妞又不同,北方人喜欢用嘴,嘘寒问暖,南方人很简单,例如有个做建材的,也是福建人跟我去骑车,骑了没有几个月,他混的比我还熟了,谁都能叫上名字来,那些老娘们的腚也让他捏了不少,他的套路是什么?

请大餐。

骑友聚餐,人均就是10元的标准。

他呢?

请豪华大餐,例如一顿花个几千块。

然后,再逐一攻破!

这些老娘们,除了参加婚宴,什么时候去过这么大的场面?恨不得饭局上就来一炮,一旦私聊的时候,一口一个哥叫着,叫着叫着就哎呦哎呦的。

小邓跟我讲了以后,我还是有一丝害怕,我的原则是尽量的别跟本地土著有什么矛盾,特别是太年轻的,没轻没重的。

我第一时间转达给了我哥。

我哥说,你听他吹牛B,日照的东北人不比他们厉害多了?照样被南蛮子治的服服帖帖,现在谁都不好使,一切以合同为准,真有本事去抢合同,现在扫黑都愁着没典型,他再问你,你让他自己去跟南蛮子讲,跟咱讲有个什么用?

后来,我哥可能怕我多想,专门跑来找我聊了几句,跟我分析了一下利害关系:本土这些建材商,背后站的是小混混,吆喝两声,吓吓老百姓还行,这些南蛮子是怎么站住脚的?背后有招商有纳税还有隐形股东,谁跟他抢生意了,真的能把你送进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说的这个人我知道,他已经落伍了,之前搞出租车之类的,对这个行业的认知还在20年之前,为什么联系咱?是因为咱小,咱弱,他觉得可以从咱公关,吓唬吓唬就好使,你不用搭理他,他可能就是试探试探开拓一下市场,发现市场不行,自己就偃旗息鼓了。

再后来,福建人给我打了个电话,应该是我哥把事跟他讲了,福建人很有意思,闲扯了一圈,又是泡妞又是看演出的,最后说了一下建材的事,说自己一直往里赔钱,正好找不到理由退出来,若是有人能顶替自己把这个市场支撑起来,是好事……

真是只老狐狸。

言外之意,他有绝对的自信。

还有一点,他做大了以后,形成了金融生态,你要多大的货,他都能压的起款,这个不得了,他若是真走了,本地这些工程商也会拉他回来,甚至形成联盟式保护他,他是觉得自己的实力决定了,没有人能撼动他,安慰我,在这个行业,若是吓唬吓唬就管用的话,日本早灭亡了。

最后说了一句:你知道什么人知道挨打会疼不?

经常打架的人。

也就是说,越是武林,越是安全的,因为人人都知道动武对自己的伤害,至于那些小混混?根本跟自己对不上话。

过了很久,也没动静。

看来,的确是我多虑了,怪不得我哥不让我过多的插手这些事,咱这些没有经过太多事的人,一旦进入了这些领域,整天都是提心吊胆的。

一直到大前天,小邓又找我。

什么事?

想给儿子调班,他儿子跟同学闹着玩,抓伤了同学的脸,不严重,但是那个同学的妈妈在群上直接破口大骂了,然后他回击了,甚至相互都说了很恶毒的话。

他呢,就想给儿子调班。

学校里有规定,可以转校,不能调班。

很多人不理解这个规定是什么意思?

我一说你就懂了。

我是教三班的,你是教五班的,我们俩都是班主任,领导把你班一个学生调到我班了,我若是要,不是打你的脸吗?另外,当领导的会办这么愚蠢的事吗?让老师内部产生矛盾?

若是有调班这个口子,那若是哪个老师教学成绩好,会不会都在努力调过去?

所以,调班是不现实的。

小邓打电话给我,让我给问问,看来是我吹下的牛B已经深入他脑了,我就把学校的一个领导的电话给了他,让他自己加微信咨询,我没有小邓的微信,因为我很少加人微信。

其实,我就是借领导的口告诉他,这不现实。

我顺便打电话跟领导提前说明了一下情况,让她如实回答就可以了。

第二天,领导给我发信息。

问的第一句是:你那个朋友是不是混社会的?

我说,不是,他跟我一个系统的,只是不在一个单位上班,人家也是大学生,正规考上来的,还是正式的,我才是临时的。

她接着截图给我。

什么?

小邓的头像,小丑的。

她说,感觉阴森森的。

我说,的确有点。

她说,咋还有人用这样的头像?

我说,有机会我跟他说声,改一下,的确不合适。

她说,你别说了。

领导的意思基本就是一票否决了,可以转学,不能调班,另外学生之间有矛盾很正常,学校会组织双方家长见个面,沟通一下,握手言和。

没什么事。

她还是那个观点,觉得被头像“吓”着了。

她这么一说,我更不想加小邓微信了,从这个角度而言,他不成熟,总觉得自己用个电脑里的形象作为头像怎么了?这么有名的角色你们不喜欢?

没考虑县城人的审美……

当然,我觉得领导有些小题大做。

无巧不成书!

昨天,我遇到了一位找我做广告的,他头像正好也是个小丑,我第一时间觉察了自己的内心,我竟然觉得,我是在跟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在交流,甚至内心是这么映射的:这是一个内心可能略阴险的人。

我如实反馈了我真实的感觉。

我的意思是,你若是想做招商,用这个头像,会吓跑很多人。

反而,很惊讶的人是他。

他觉得,自己用了这么多年,从来没人说什么。

我说,这样,你可以找个你比较信的过的朋友,试探的、很坦诚的问一句,听听他们的看法。

过了很久,他给我截了图。

他应该是在同学群上问的,大家用的词是:以前,没好意思说。

他第一时间发了他本人的照片以及一些工作履历之类的,证明自己是个善良又可爱的人,不是给人感觉的那样。

我说,那正因如此,咱更不要给人误解。

他说,这么多年,我竟然从来没觉察到这一点。

我说,在网上,我们的名字、头像、朋友圈,就是我们的脸,你这个呢,就有点类似鼻子上戴了个铁环,身边朋友都熟悉了,接纳了,你自己也没觉得有啥,但是初次接触的人,还是略有提防,因为会这么想,你为什么用这个头像?

后来,我怕他多想,我建议他去微博上搜一下:用小丑头像的人。

看看众人是怎么对这个话题评判的。

你可以做自己。

你可以特立独行,这都可以,没有问题。

但是,你若是做生意,需要把别人口袋里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那就需要迎合多数人的审美,不能让人启动防御模式。

老胡有个情人,这个情人是个美术老师,老胡有体面的工作,而且还管点事,与我们工程领域挂钩,所以经常聚在一起打牌,美术老师也跟在身边,他们俩能玩到什么程度?参加共同朋友的婚礼,能用一个红包。

美术老师,半单身。

我之前写过她,她老公在韩国读书。

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了。

前几天我还见老胡了,在打掼蛋,我才深刻理解了我球友们为什么提出以后不要打升级不要打保皇了,而是要打掼蛋,升级与保皇落伍了,掼蛋才高大上,仿佛是之前打篮球打乒乓球,领导爱打高尔夫,大家纷纷改学高尔夫。

据说,掼蛋在本地流行,就是那么一两个人带过来的。

下午,我去球馆,球馆休息区也有打牌的。

现在也只打掼蛋。

看吧?

流行风就是这么来的。

我还没学会,主要我觉得这些玩意太浪费时间,我们是忙人,每天很充实,不跟他们似的,整天想着怎么打发时间。

前段时间,老胡和美术老师分手。

老胡有些怕了。

就是发自内心的怕了。

就是总是躲。

而美术老师呢?总是找,就是说分手只是气话,她不想分,她就是个普通老师,一个月三四千块钱,而他呢?工资未必高,但是有江湖地位啊,整天出入各类私人会所……

老胡让我给劝劝。

劝什么?

别让她太极端。

说句题外话,这个美术老师还整天在文章下面回复,动不动还问我:女儿美不美?那天,我还给在评论里回了一句:很美!

从这个角度,老胡认为,我可以帮他。

我很懂老胡。

老胡之所以这么紧张,只有一个原因,发现了她的另一面,例如爱的太深以后会歇斯底里,一冲动,就不管不顾了,例如直接去单位或去上级闹,那就完了,整个人全完了,关键是她不仅仅会让你完蛋,她还知道很多事。

我就把美术老师约来了。

我说中午我炒芹菜,问她来不来?

这个话题是很符合我约人的,毕竟我每天都在朋友圈约一次,会预告中午我要做什么事(?),有没有来吃的。

我就直接问了她:你是不是威胁他了?

她说,那都是气话。

我说,跟有身份的男人接触,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永远记住一点,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伤害他,这个是底线,什么东西对他伤害最深?就是名与位置,所以你永远不要透露出你有丝毫的念头,连有都不能有,哪怕你出于吓唬的目的,也会加速失去他的,因为他从心底怕你了。

她说,我不想跟他分。

我说,不要吓唬他。

她说,我这个家教、性格,我压根不可能做出伤害他的事,我父母都是老师,从小教育的很好,我连个鸡都不敢杀,我只是希望他别伤害我。

我说,我是站在男人角度去劝你的,就是男人选择朋友也好,选择女人也罢,都有个第一原则,绝对安全的,一旦发现不安全,就不会带在身边了。

她说,我以后会注意。

我说,你需要让他放下戒备心。

她说,好。

但是,从另一角度来讲,俩人关系很难回到从前了,这个东西只要你说出来一次,老胡就会启动防御模式,可能依然跟你好,但是会跟过去不同了,例如过去肆无忌惮,在微信上什么都聊,现在每发一句都要掂量一下,会不会截屏?

我煮的虾,活的。

煮着都蹦出来了。

美术老师说,我从来不买活虾和大闸蟹,就是我看不得它们活生生被蒸死。

我问,那还吃不吃?

她说,要不,别吃了。

我心想,今天遇到了个慈善家,我把虾又捞出来,放盆里了,冰箱里有冷冻的大虾,我让她帮我洗洗……

她说,这虾不新鲜。

我问,哪里不新鲜?

她说,你看,一泡,头都变黑了。

我说,这个与新鲜没有关系,这个黑色叫优黑素、褐黑素,属正常的酶促反应,分辨虾新鲜不新鲜,很简单,你买的时候,你看虾头与身体连接的结实不结实,壳肉是否分离,不新鲜的虾头容易掉,而且壳肉会分离,煮熟以后肉发软。

她问,看来你经常买菜。

我说,我从来不买菜,这都是生活常识而已。

吃饭时,我问她喝不喝果汁?鲜榨的,我都是把苹果、橙子放冰箱里,超级过瘾。

她说,我体寒,冬天容易手脚发凉,一直在吃阿胶。

我问,管用吗?

她说,还好。

我说,手脚发凉与体寒体热没有半点关系,我也手脚发凉,我全家都是,这个东西遗传因素占很大关系,手脚发凉是人体很正常的自我保护机制,就是对温度很敏感,不是病,这种人也容易对热敏感,容易出汗。

她说,是。

我说,与虚不虚没关系,说的直观一点,就是仪表更灵敏。

她走后,我跟老胡反馈了一下,其实很简单的一点,就是她不会伤害你的,只是嘴上说说的,但是呢,也要提防别人,例如她会不会报复性的喜欢上了圈内其他人?一旦这样,她很容易被蛊惑,可能会写信之类的。

老胡这个,就属于很大胆的。

当然,也不算太大胆,他们参加的也多是极少数圈子的活动,人员比较固定,大家层次也可以,层次到了一定程度后,对爱呀,性呀,都很包容,不至于拿这个说事,例如谁跟谁有一腿之类的,没人去评判这些,刘强东的朋友会因为刘强东出了那个事而不再合作了吗?涛声依旧,甚至更多的是怜悯。

一般如此明目张胆的在一起的,多是老板跟情人。

俩人都有体面工作的,还是很少见的。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无论是真急眼了还是吓唬吓唬,都不要轻易呲牙,只要你呲牙的时候被有人读出来了,你可能就失去了一个朋友或一群朋友。

这是炸弹型的人。

是人就躲你躲的远远的,这就如同有暴力倾向的人,很多女孩很迷恋,婚后呢?

挨打的不是别人,就是她。

因为,他有惯性。

那天,来了一个职业校长,就是职业给人干校长的,也是曲师毕业的,72年的,曾入选过山东省十佳校长,跳槽过好几家学校,基本都是私立学校。

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们这里的中学、大学校长,是干教育出身的吗?

我说,应该是吧。

他说,你有机会可以仔细了解一下,很多都不是,有可能是某个局的局长或某个镇的镇长直接平调过去的。

我说,这不可能。

他说,你应该了解一下,全国范围都是如此,那么就有一个问题,外行领导内行,你看,很多高中升学率为什么那么高?就是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打破了过去的混饭式的教育模式,竞争上岗,全国招聘,高薪,既然你是一流的人才,你就应该配上一流的工资。

我说,这几年,临沂最牛的应该是沂南的卧龙中学,应该也不是传统高中。

他说,外行的校长,混日子的老师,是不可能提高升学率的,升学率必须让一流的老师采取一流的教学手法,关键是学校体制要配合,你知道现在老师为什么不愿意当班主任不?为什么不愿意认真教不?当不当认真不认真教工资一样多。

我说,这个我感触特别深,例如我姐姐一家为了带儿子考个好大学,都是亲自教着,别人教都不放心了,因为知道都是混日子模式了,那天我跟他们学校俩老师一起骑车,还聊起了这个事,他们说现在老师家的孩子,都是自己下去从高一教上来,不信别人了。

他说了以后,我特意去了解了一下。

还真有他说的类似情况。

但是,怎么说呢,我觉得既然上面这么设计,肯定有这么设计的逻辑,咱层次不够,就不能轻易去解读。

因为发广告,认识了个初中老师,人大毕业的,很年轻,他说自己为什么读人大?当年他也够了清华的分数线,就是他很喜欢刘强东。

他找我干什么?

推广他的音频课程,读名著。

主要是针对中学生,就是带着中学生去读名著,以学生的视角,我听了他一套专辑,我觉得还是很震撼的,震撼的不是他讲的多好,很多地方我认为也未必合理,只是我觉得他读书真多,旁征博引,信手拈来。

我好奇的是什么?

两点。

第一、你为什么选择教书?

第二、你收入几何?

理论上,找我做广告的,我一般很少交流,毕竟每天都有新的广告主出现,这就如同我是个小姐,每天都换个男朋友,我没空去过多的交流。

但是,跟他我聊了好几天,甚至很用心的听了他一个全集,共30集,每集18分钟,他说自己一个月差不多能有10万的收入,付费订阅率比较高,还有就是长尾效应,就是总有老的音频不断的被翻出,他想学习李继宏,李继宏是翻译家,80后,他做了一件什么事?把外文名著重新翻译了一遍。

这个厉害不?

这个小伙呢?是想把国内外名著以中学生的视角讲解一遍。

例如你没空读是吧?

不要紧,每天睡前20分钟,听一节就可以了。

老师替你读。

讲给你听。

他每天还要跑三个校区,每个校区两节课,晚上读书、录音频……

我对比了跟他同龄的,我的这些小师弟小师妹们。

就一个感觉:一群木头。

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就是你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生命力,那种事业心,包括我儿子上的大语文的那个视频老师,是清华大学的,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这种年薪都不会太低,而且很多家长都崇拜他。

大部分人都是混日子。

这几天,开车去球馆,我都是听他的音频,别说学生听了很有意思,我都觉得很有意思,还是那句话,很多话从我这个年纪来听就觉得不是很合理,但是对于学生而言就是很合理的,我这个年龄还是适合听易中天讲三国。

每个人的优秀,都是活该的。

你不知道人家每天付出了多少,你想想,北京那么堵,他能转三个校区,讲六节课,我推测正式任教的可能只有一个,另外两个是私立的或辅导班性质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很努力。

我就很懂他,因为我也是这么勤奋的。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88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