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4

职业规划资料包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出了健身房。

发现车子被堵住了,一辆面包车。

我转了一圈,发现也没留联系方式,我伸手摸了一下引擎盖,还是热乎的,说明没走远,应该是临时停靠。

在县城,就要学会多包容,例如行车秩序、停车秩序,都是如此,例如你们很少遇到有在行车道上停车的吧?

在县城,很常见。

不是大家理解的小路,就是主干道,带辅道的那种,就那么突然在主干道停下了,可能是下来买盒烟,也可能在看手机,包括交警大队门口的主干道上,每天也有N多车停在行车道上,接送学生的。

除非,有好事者,挨着拍照、上传。

这就如同前几天有朋友在微信上发了张截图给我,他走应急车道被拍了,他问我这个角度应该是谁拍的?一看就是后面车拍的,拍了以后上传举报了他。

他生气的是什么?

后面的车,也走的应急车道!

我在围绕面包车查看时,一个男人径直朝我走来,我以为他是车主,我问了一句:你的车?

他说,不是,兄弟,跟你打听个事。

我问,什么事?

他问,刘XX在不在健身房?

我问,你找他干什么?(是这样的,因为健身房是可以自由出入的,找人也很简单,去前台就可以了,一个人在停车场等一个人,十有八九不是好事,所以他问我,我不能随便提供信息,例如他进去拿刀捅了他呢?我就是间接责任人。)

他说,有点小事。

我说,可以去前台问,我在单车区训练的,大部分人在器械区。

他问,哪个是他的宝马?

我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他问,刘XX是不是一口东北腔?

我说,我对他不是很熟悉,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他问,前台要不要刷卡才能进?

我说,你去问问吧。

他去了……

我推测,大概率是讨债的,待他进了健身房后,我坐车上查看了一圈,发现不远处有辆发动着的车,里面还坐着人。

过了一会,面包车主人回来了,看我发动着车,也没说不好意思,反而有些不开心,这个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在我们小区我有两个车位在我父母楼道门口,是我花钱买的,经常有人在那里停车,偶尔我过去发现车位被占了,我就根据车上留的电话打过去,很少有人能说句不好意思,貌似也没遇到过好车停我车位上,因为有好车的人都有车位,不会乱停。

还是那句话,仓廪实而知礼节,过去遇到乱停的,我还会主动联系,现在偶尔遇到,我会先开到别处,然后委托保安去帮我联系一下,我不去得罪这个人,一件很小的事,可能就会在别人心中埋下仇恨。

对于刘XX借钱的事,我略有所闻,遗憾的是,他没找我借过,因为我压根就没加过他微信,也不会让他加的,我也很少参加健身房的聚餐,所以没有机会被他收割,即便加了,他也不会收割我的,因为他自己知道段位不够,开了一辆九手的宝马520

那个男人进去找他,会不会在健身房打起来?

不会的。

因为有人进去找他,他就知道什么事,肯定不会在健身房纠缠,人都是好面子的,而是会一起走出来,然后男子会骗他到车上,接着控制他,让他交出宝马钥匙……

这是我推测的剧情。

后续我没观看,因为我也不想观看,若是他知道我看到了,会恨我的,甚至可能求助于我,我还是抓紧走吧,远离是非之地。

一个大男人,比我年龄还大,也没有像样的工作,整天混迹于健身房,跟一群酒鬼吃吃喝喝,实事求是的讲,身材不错,颜值一般,咱也不知道他靠什么生活,这些人于我们而言,都是炸弹,我们可能也是他内心盘算过的肥肉,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突破口而已。

路上,飘起了雪花。

路面有些湿滑,恰好又是下班高峰期,到处都堵了,对于县城而言,一般只有中秋节、春节才会堵,在外地工作的开着车子衣锦还乡了,反正一过年,到处都堵车,平时不堵。

在一个十字路口,我是第一辆车。

十字路口的中心已经拧成麻花了,那我就别再走了,我走不是拧的更紧吗?

有两个协警在指挥交通。

俩人年龄都不大,应该参加工作没多久,也是看着红绿灯指挥,麻花也没解开,反而感觉拧的更紧了,我不走,后面的车子一直在按喇叭。

我在想,我开个大货车,我若是堵在中间,更解不开了,所以他按他的喇叭,我依然想让麻花解开了我再走。

解不开。

为什么?

两边车辆也根据红绿灯往里挤,有一条道路已经堵到这个路口了,那么就等于堵的死死的了……

我干着急。

当时,我就在想,其实做什么,都需要策略,需要动脑。

你们俩若是能控制红绿灯,可以先把红绿灯改为全红,把麻花先解开,然后纯手工指挥,麻花解开以后怎么放行呢?

哪个指向车道车流小或者没有车,先放这个方向。

总结一下,就是先停红绿灯,也可以人工暂停所有车辆继续驶入十字路口,重点解麻花,然后再按照流量大小放行,有的指向车道已经堵到这里了,你再继续往里放行只能使交通瘫痪。

例如济南交警,他们处理这类拥堵就很有经验。

不仅仅交警有经验,市民也有经验,遇到麻花状态不会往里挤了,但是县城很少堵车,大家生怕被人抢了位置,所以市民缺经验,协警也缺经验。

人都是被实战训练出来的。

这就如同重庆有最好的肛肠医院,割痔疮流水线作业,北方有什么最好的医院?治疗打呼噜,南方打呼噜的男人少,北方个顶个,胖子多。

我还没到家,酱骨头老板给我打电话,说下雪了,应该喝点,好久不见了。

我说,我不去了,你们玩吧,主要是两个原因:

第一、我早就不喝酒了。

第二、我在减脂。

他罗列了一圈,谁谁谁去,那我更不去了,一喝就是到半夜,关键那都是海量,啤酒一人一箱,白酒怎么不人均一瓶?我那些球友、骑友普遍是这个量,而我喝啤酒呢?两瓶就晕,白酒还行,能喝个七八两,关键是我现在滴酒不沾。

堵车堵的死死的,我开着车载蓝牙,酱骨头也没啥事,跟我聊起了做菜,说我进步很快,特别是做的西红柿牛腩,感觉很像样了。

我说,我炖了一个多小时。

他说,你要是开饭店,完了。

我问,饭店怎么炖这个菜?

他说,用番茄膏、番茄酱,哪能真的用番茄那么炖,时间成本太高,主要是你真用西红柿炖出来你会发现,汤发黄发酸,而不是红的甜的。

我说,是的,厨师跟我讲,也要放点番茄酱,调成红色。

他说,自己吃无所谓。

我说,我觉得我做的很好吃,我和媳妇每人弄了两大碗。

他说,我看你天天煮牛肉。

我说,差不多。

他说,其实还有个办法,更简单,你去买海底捞的清汤料包,把牛肉放在水里使劲泡,泡上那么三四个小时,每个小时换次水,然后用清汤煮,若是清汤不够多,可以加点水,把肉没过,愿意加盐就加点盐,不愿意加就不加,比你用酱油煮的好吃。

我问,你的酱骨头就是这么做的?

他说,原理差不多,但是我要上色,加点佐料,另外咱也不可能用海底捞料包,用不起。

我说,回头我试试。

他说,国内所有卤料、麻辣料里的巅峰之作,就是火锅底料,只要朝这个方向,没有破解不了的秘方。

我说,我早就知道了。

他问,谁告诉你的?

我说,我有个小老弟叫田龙,在济南做小龙虾的,全是外卖,卖的非常火,供不应求,他的小龙虾不是什么季节都卖,只要不是最肥的季节他不卖,而且他选小龙虾很讲究,只选最有生命力的,他怎么炒的?就是用麻辣火锅底料直接炒的,关键是N多人找他学配方,实际上,哪有什么配方?!

他说,自己吃,一定要买正牌的底料,不至于有违禁成分,至于网上卖的那些煮肉的料包,特别是自己配的那种,你都不知道他往里加了什么。

吹了半天牛。

挂了电话。

我说不去,他也就不会强求了,我虽然吊儿郎当的,但是平时跟他们说话很正经,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我说了,他就理解了,你想,我跳绳坚持了160多天,是连续无中断,这说明这期间我也是很少参加应酬的,接近半年的时间,有多少朋友邀请过我,都没破戒,不可能因为所谓的兄弟情深而大喝一场。

相互多理解吧。

我还没到家,电话又打来了,问我走到哪了?

我堵在了下一个十字路口了。

他说,忘记了问正事,上次听你讲了羊蝎子的事,这不也一直想做加盟,也找人给推广了一下,但是呢,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

我问,有感兴趣的吗?

他说,有。

我问,加盟费多少钱?

他说,两个方案,一个是使用品牌,一个是咱只培训,使用品牌的加盟费18,只培训的6千。

我问,你怎么跟人家说的?

他说,有咨询的,我就把这些政策发给人家了。

我说,你这样招不到加盟,也招不到学员,相当于什么呢?人家跟你说,HELLO,你接着把刀子掏出来了,给人就这种感觉,你不要提钱,不要提培训,也不要提加盟,而是很真诚的邀请一句:若是有兴趣,可以实地来参观一下,试吃一下,行不行的交个朋友,相互学习……你要这么想,只要人来了,十有八九就成了,而人不来呢?你上去就开了一个吓唬人的价格,谁继续感兴趣那才是傻逼。

他说,所以一直想跟你聊聊。

我说,你应该看看人家酱骨头是怎么做加盟的,现在很多人为了做加盟,就是直接低价做人气,例如自助酱骨头,50元一位,随意吃,然后找那些吃货网红去挑战,全国加盟。

他说,那些都是不赚钱的。

我说,单店不赚钱,但是做加盟赚大了,你可以学习一下思路,例如你去抖音搜一下:酱骨头自助。

他说,你还是过来吧,咱哥俩喝点,聊聊,下雪天你回家干什么?

我说,真不了。

回家,停车。

我停车的位置离我家还有接近100米,我步行回家,中间我看到一辆红色POLO的窗户上贴着一封信,出于好奇,我过去看了一眼。

是银行贴的催款信。

房贷的。

这算是比较文明的,有次我在电梯里看到一张,那等于直接鞭尸,告知所有邻居,你家要破产了……

我顺手把车上的这封信拍了张照片,发给了我们小区的房产中介,算是我给她提供个房源,濒临断贷的业主也是潜在的抛售客户。

次日,房产中介给我打电话,说她联系上这个业主了,说这个业主是个女的,貌似离异了,也说不明白这个房子要卖多少钱,说是自己开了一个价,很离谱。

怎么离谱?

她的房子现在值160万,她开的价格是100万。

我说,你把电话给我,我问问。

我把电话打过去,给我的感觉是什么?

这个女人就是个神经病。

什么都不懂,前言不搭后语,房子是她前夫买的,一直都是她住着,为什么她不还贷了?是她给同学担保,同学出事了,她的银行卡、工资都直接被划走了,她没钱了,我问她房子卖不卖?一会说卖,一会说不卖。

至于说捡个大漏。

可能性不大,因为卖房子这么大的事,她家人一定会参与的,而且会多家比较的,最终基本趋向于市场价,除非是遇到那种急用钱的,必须要现金,立刻、马上,这种漏也很少,一般在房产中介那边就被拦截了。

我跟房产中介说,这单不要跟了,意义不大,这个人精神不大正常。

房产中介说,我也这么觉得。

浪费精力。

今年,三四月份,法院上架了一批法拍房,小律师手里有点闲钱,想做投资,最初我们以为之所以突然批量上架法拍房是与疫情有关。

我跟她讲,法拍房,要考虑腾房问题,特别是县城,老赖太多,你若是真的想买,最好是有渠道挨着了解一下每个拍卖的原因,然后再去落实每个人的背景,是否还住在里面,受过什么教育,婚姻状况如何,是否已经跑路……

她很认真。

去了解了一番。

这里面有三套房东是有正式工作的,也就是铁饭碗,这类房子是可以买的,为什么?因为出于工作问题、身份问题,他们不会做钉子户的,有单位钳制着他,他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除非不准备上班了。

日子过的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落到了这个光景?

几乎都是同一个原因。

替人担保!

因为这个事,我们俩唏嘘了半天,后来小律师发给了我一段话:

在债务担保这件事中,有一个几乎是注定暴雷的致命死局——亲友担保,是暴雷债务人的债务链条“最后一环”。绝大多数的暴雷债务人,他们的借贷流程几乎雷同:先是,正规银行和机构的固定资产抵押或小微企业信用贷;然后是,生意伙伴间的互为担保;接着是,至亲和挚友的银行担保贷款;最后是,各种高息民间借贷机构和高利贷……看见了吧,骨肉至亲和多年挚友的担保债务,全部在整个债务链条的后半程。

小律师看的那三套房,有一个是跟战友互保贷款,一个是替亲弟担保的,一个是替同事担保的,替同事担保的那个,就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害了一圈老师,后来自己自首了,好几个老师为这个事离婚了,就是为了保一方工资不被划走。

我还专门写过一篇文章,里面提了一句话,为此N多教师读者觉得我丑化了他们,我是这么写的:在理财方面,多数老师的智商是负数!

不要为任何人担保,前面已经讲过了,因为需要你担保的时候,已经是陨落的下半程了,也就是铁定暴雷了。

但是,人都容易侥幸。

觉得,他不会。

后来,那房子也没拍到,咱能调研到,人家也能调研到,何况有专业做法拍房的,最主要的是,他们虽然陨落了,但是他们身边的同事、朋友还是有能力参拍的,都知道这些信息,也会去角逐他们那套房子,特别是同单位的,上班也近。(同单位的?好意思出手?不忌讳?参拍属于雪中送炭还是趁人之危?)

最终,都是溢价成交,特别是在家属院的那套,几乎溢价50%,参拍者基本都是看中了邻居属性。

公务员为人担保的,也少,毕竟公务员整天跟社会人打交道,已经被磨炼出来了,而教师群体呢?多是校园模式,学生时代在校园,工作时代也在校园,基本一直都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他们最容易担保的群体是什么?

同事、同学、学生。

说的好听一点,重情重义,说的难听一点,没脑子,没常识!

那天,我书店来了几个读书人,无意聊到了书评这个话题,问有没有人写书评火了?

我说,我有个小妹妹,她就是写书评的,公众号很火,一篇动辄好几万的阅读量,关键是什么呢?她与各作家都很熟悉,我签书就经常找她,有些作家出了新书会主动送她,邀请她给写书评。

然后,众人就问,公众号是什么?

我急忙推荐给众人。

结果发现?

从七月份没再更新。

我第一反应是什么?

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待众人走了,我第一时间给她发信息,为什么公众号不更新了?这就是你的作品,是有所成就的。

说是结婚了,也调整工作了,没有时间了。

没有收入,坚持不下来。

想劝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劝,毕竟咱不可能给她发工资,只能说有些可惜,无法变现,这就如同我的抖音小有人气后,总有人私信我:你这个号是怎么变现的?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就是弄着玩的。

他们都愁着变现。

我一直觉得,结婚了、工作了,与写文章不冲突啊,咋成了断更的理由呢?一直到我学习做饭,我就突然懂了他们,你看我为什么这么聚焦?因为我的日常跟别人不一样,我没有人情世故,每天的时间绝对自由安排,也没有什么应酬,也没有家庭琐事,甚至都没有亲戚往来,那天我去参加婚礼,我说了一句好多年没参加过婚礼了,在座的都觉得我太能编了,你咋可能缺这类应酬呢?

还真没有。

一是别人不会轻易邀请我的,毕竟我结婚的时候你们没来,你们结婚也不可能喊我,对不?二是邀请我,我也顶多给发个红包,完事了。

我也没有家务,也不需要照顾孩子,父母也不用我照顾,除了穿衣吃饭外,所有事都有人帮我张罗,包括桌子、电脑、球包,我都是随手一扔,第二天又是整齐的,同事就帮我弄了。

做饭后,我才知道为什么大部分人没有精力写文章。

写文章需要整块的三四个小时,一般人没有这个绝对不被打扰的空闲时间,写是输出,核心是输入,输入也需要三四个小时,就是你需要学习,也是不被打扰的,除非是全职,但是在没有收入的前提下,谁又敢全职?

即便是全职,衣食住行你还是要自己来吧?

也很消耗精力。

最简单的,做个饭,刷个碗,有时身边同事们不在,例如周末,我需要自己刷锅刷碗,我完全是糊弄模式,把厨房整理干净也需要20分钟,就觉得很心疼这个时间,我在想,不怪大家没有时间,而是日常琐事太消耗一个人的精力了。

至于快递呀,缴个什么费,找个什么人,一般我也不去,司机在的时候,司机就是半个我,没司机的时候,同事就是半个我,包括外卖我也不拿,所以我那些球友传言我是巨婴。

其实,他们不懂。

这是保存精力,把精力用到刀刃上,去学习,去创作。

需要绝对的聚焦。

上了一天班,劳累了一天,再坐下去创作?

不可能。

创作是需要把最好的精力,最好的时间用上,而你已经把最好的精力和时间卖给你的工作岗位了,所以不可能成为一位优秀的写手。

我身边有个老大姐,写的还不错,公众号一篇5百人关注了,其实很了不起了,才写了一年时间,但是很多作品也存在敷衍,就是一看就是临时赶的,这个东西骗不了人,你必须用120%的用心,读者才能感受到你,你敷衍他们,他们就走了,留不住,没人愿意耗费时间在没有意义的文章上。

按理说,她不上班了,退休了,应该有大把的时间。

实际上,也很难。

传统的、惯性的日常交际,不可能说断立刻断了吧?哪天没有几个电话?没有几个寻求帮助的?亲戚朋友要交往吧?不像我,基本类似孤儿,因为我爹我娘在帮我处理这些事,我的兄弟姐妹也在帮我,包括一些需要还账的走动,他们就直接帮我随份子了,连告诉都不会告诉我的,怕我分神。

还有就是要做饭吧?要收拾房间吧?累的一身汗,哪有心思读书了?

那我能否建议?找个保姆。

也不现实。

暂时文章收入支撑不了这些,那么就不舍得。

我反复跟她讲,作息要规律,事业要有优先级,你看我在无人区,在飞机上,在国外,我都从来没耽误文章更新,在澳洲时,我发现我电脑电源线没带,我临时去买了个电脑,还是苹果的,不好用,即便如此,我也没耽误文章更新。

它的优先级是第一,那么所有事都让步。

我哥司机走了那天晚上,我跟我哥一起陪着送回家的,他们在屋里哭,我坐车上写的文章,因为我知道次日早上我没有时间写了,我要陪他们去火化。

大部分人的精力,都被这些生活琐事占领了,人应该怎么做?世俗化,给每件事标价,例如刷碗多少钱,接送孩子多少钱,做饭多少钱,若是觉得自己更值钱,那就应该把自己替代出来,人最重要的是思考与决策,忙的团团转,你思考个P?为什么我和媳妇在生活问题上从来没矛盾?我们俩都这么懒。

她不会指责我:你也不刷碗。

因为解放了自己,那么我们的工作就有更高的效率,只思考与决策就可以了,什么事也不需要亲力亲为,赚钱自然不再是难事。

富人写穷人,总喜欢写,什么一刷,卡上余额不够,这典型的不了解穷人,穷人对自己还有多少余额是非常清楚的,特别是1000以下的时候,记得非常清晰,不可能拿这张卡去买个两千的衣服……

穷人写富人呢?

也是如此,充满了想象,什么宾利钥匙往桌上一拍,你说的是司机吧?真正大老板是NOTHING模式,就是身上什么都不带,有的连手机都不拿,助理帮着拿,有电话提前过滤,名片呢?身边助理帮着发,至于什么卡,什么钥匙,更不现实。

不用太大的老板,县城级的大BOSS,进了电梯,他就没有按电梯的习惯,有时回家,电梯上到一半,他才突然反应过来,急忙过去按上,为什么?

在日常生活中,他是不需要自己按电梯的。

真事?

是的!

还有一点需要给大家科普,好车多是无钥匙进入、启动模式,是从来不需要把钥匙拿出来的,例如我的车是卡片钥匙,就是钥匙如同一张名片,平时就放在钱包里,只有洗车的时候才拿出来交给洗车店,平时从来没有找钥匙的习惯,咋可能把钥匙拍在桌子上呢?!

那你可能好奇,怎么锁车?

门把手的位置有个感应键,下车的时候,一摸就可以了。

一句话总结:一个人的富有程度,取决于有多少人服务于他!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认知和道德,你想升阶就必须换思维,例如洗衣做饭是不是女人贤惠的表现?用低阶道德去看高级群体,全是不道德的……

一个人最值钱、最性感的,是脑子。

不是你的手忙脚乱!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90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