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1

职业规划资料包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红是鞋二代。

温州人,家里做鞋的,是工厂,不是品牌,给世界N多品牌做代工,说是浙江纳税前十名,我一直都没搞懂,是所有行业还是鞋业?

我推测,应该是鞋业。

我怎么推测的?

看资料介绍,年产4000万双,在浙江那个品牌云集的富甲之地,哪怕一双鞋卖100元,也不过40个亿的营业额,何况不可能卖100元,平均起来,也就是三五十块钱。

红大学是在欧洲读的,学的服装设计,毕业后呢?在非洲工作,帮家里做木材生意,就是把非洲花梨之类的进到中国,平时她自己也喜欢搞些服装之类的,但是也是不温不火。

木材生意,她不喜欢,服装设计,也没搞成气候,找她合伙的朋友倒是不少,她也不断的入股,我问有没有投资成功的?她笑着说,基本都交学费了,赔的一塌糊涂。

为什么突然找到我?

是因为,她回国了,组建了电商、外贸团队,家人觉得她年轻,有活力,有思想,可以把这一块业务盘活,业务怎么盘活?要找到足够多的网红,让他们给推广,给背书,不是搞零售,而是招募更多能卖货的人。

就这么找到了我。

红,说话语速特别快,说今年疫情,工厂生意出奇的好,因为小型的鞋厂基本都关停了,自己工厂的订单排的满满的,最主要的是,父母的思想发生了转变,过去她建议他们组建电商之类的,他们都不认可,觉得咱就是加工型企业,光服务世界几大品牌就足够了,没必要乱开辟市场。

疫情一来,到处充满了变数,甚至有的大品牌跑不过网红,红跟我讲,有人在淘宝上卖他们家给代加工的鞋子,一年能跑300万双,主动找到他们的网红也越来越多,反向也教育了她的长辈,原来世界是这个样子了?

品牌也被带坏了,为了跟这些网红抢市场,有的品牌鞋,例如出厂55元,这是不包邮的价格,而他们在天猫店搞活动卖什么价?六七十,就是亏本卖,冲量……

红说,现在各个品牌价格都乱了套,每个品牌都有控价系统,但是根本控不住,最终都无限接近于成本价,有网红市场在那冲击着,你不跟风就等于给别人做嫁衣,你是实体店,你展示着这个鞋子卖169元,而网红带货价是89元,你不是给人家带流量吗?

我说,就跟红酒似的,过去一瓶红酒卖个三五百很正常,我卖的时候,一瓶150市场接受程度也很好,现在?进口红酒普遍降到50元以下了,张裕销量为什么节节败退?与定价也有关系,王牌产品是解百纳,100多块钱,已经属于红酒里比较贵的了,而张裕旗下的低端品牌呢?又太多太乱,没有拳头产品,张裕一看进口红酒这么火,于是也搞了个海外系列,叫张裕先锋,里面的酒也全是洋名,全国放代理,貌似加盟一个还要20多万,那红酒动辄就是大几百元,关键是进价非常非常的高,谁加盟谁是傻子,但是做加盟又做的很好,为什么?因为做这个加盟的普遍是新人,甚至是外行,他们怎么劝自己:做一次,怎么也要选个品牌,张裕这个招牌再怎么也比那些乱七八糟的酒庄强。

我要给红做推广,让她准备广告。

她总是拖延。

给我发了15双鞋子,5双是送我的,10双送我媳妇的,全是品牌的,还有一些土特产之类的,温州鸭舌之类的,鞋子我看到了,做工很好,也很舒适,这回可以准备广告了吧?

还不行。

希望我能认真穿一段时间,感受一下品质,还叮嘱我:没有调查、没有体验就没有发言权……

这回可以了吧?

还不行。

希望我能去她那边看一看,对她这个人以及产业有更准确的认识,这是对读者负责的态度,还特意给我科普,这个级别的代工厂属于高度机密的,一般是不允许参观的,因为涉及到产品新款发布之类的。

当时我就在想,你看浙江人做事,真严谨。

无非就是做个广告,还要这么认真,并且跟我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说明她的业务的弊端所在,就是鞋子这个领域,一到节假日促销的时候,往往会出现价格倒挂,那么合作商可能就会觉得,你给的价格是不是不合理?为什么给我们55一双,同一款鞋子人家为什么在淘宝卖才卖60?实际上呢?是有的品牌用这些低价热款做引流……

我特别喜欢跟这些富有家庭出身的人打交道,有礼貌,有原则,还有就是照镜子,就是你能感受到一个家族企业做大后,对子孙后代的影响,虽然未必能传到孙子那一代,但是子女这一代大概率是比较幸福的,起点很高。

值得我们学习。

非让我去看看,给我买机票……

可是,我不愿意出门。

要不,就视频看看吧,你给我拍个视频,我大体了解一下,她的团队自己收购了20多家天猫店,就是卖自己的品牌或代工的品牌,他们遇到好的品牌,不仅仅会给人家代工,还会拿到销售权,这是她的业务之一,另外一个业务就是跟大网红进行合作,为他们做代工,还有一个业务,就是帮人代发,日发货处理能力是3万单,现在处于半饱和状态,日发1.52万单。

我问,多少双鞋子,就可以贴牌?

她说,1200双就可以。

我问,对于那些网红而言,鞋子最大的成本是什么?设计?还是?

她说,我接触过的,给我的答案都差不多,就是推广成本,很多网红商家在合作过程中逐渐被我们淘汰掉了,因为我们的工艺是越来越先进的,设备、流水线都在不断的做升级,而很多网红需要的不是这个级别的鞋子,他们想要便宜的,布料省一点,工序省几道,一双鞋便宜那么三块两块的,与我们的理念不相符。

我问,你们有自己的鞋子设计团队吗?

她说,有,但是国内鞋子这个领域,还是以仿国外为主,有些我们主打的鞋款,我们会设计款式和图案,然后拿给大品牌,让他们选,看看有没有相中的,相中的我们直接给生产。

我说,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做个鞋子没啥难度。

她说,本来就是如此,很简单。

我问,衣服好做还是鞋子好做?

她说,衣服利润高,鞋子利润低,但是要说稳定,还是鞋子,我本身是学服装的,现在自己也做了个服装品牌,服装从出厂到零售价格翻个六七倍是很正常的,但是鞋子很难,现在鞋子就两个极端,要么是1000元以上的,要么就是200元以下的,中间段除了阿迪与耐克,很少有大销量。

我问,有没有人做联名款?例如跟著名设计师联名,跟艺术家联名,然后搞限量版。

她说,有,上海那边有不少工作室就做这个,他们出效果图,我们给代工,有的是多方联名,艺术家跟运动品牌再次联名,然后找网红给代理,直接通过直播间卖掉……

我问,你们数据库里应该有不少经典鞋款吧?

她说,是的,很多,其实越成熟的鞋型越好做,不磨脚,不易坏,只需要在鞋面上创新就可以了,例如可以做刺绣,可以做拼接,可以做手绘,可以做图案。

我说,前段时间,我认识了本地一个做鞋的,他推荐给了我一个APP,上面全是卖联名鞋的,卖的好火。

她说,你说的应该是得物吧。

我说,是的。

她说,上面就有很多艺术家联名的,但是卖的不好,这类APP上成交最多的还是阿迪与NIKE的明星同款,艺术家做的联名版,主要是需要做地面活动,例如搞个宠物聚会之类的。

我说,我觉得这个事可以做啊,例如我找艺术家合作,找知名的,耳熟能详的,我给30万的费用,让给我做个鞋面设计,限量发行1万双,鞋子卖199,不黑吧?

她说,不黑。

我说,我们做签名书就是类似的玩法,每个名家都是有气场的,有能量的,我自己慢慢卖就是了。

她说,你做是可以的,你没有推广成本。

我说,是的,可以忽略不计。

她说,你做吧,我帮你找款、找设计,你自己去解决艺术家。

我说,好。

挂了电话,越想越兴奋,这个模式太适合我了,因为我这些年玩的全是这一类,这个事要想做好,必须要采取众筹的方式起步,例如招募100个股东,每人1万或5万,若是1万可能一下午就召集满了,若是5万可能需要一周时间,对股东的要求就是每年必须买十双鞋子,你可以是卖掉,也可以是自己买了送人。

一双鞋子的毛利润是100元。

1万双是100万。

这是毛利。

第一年,可能1万双鞋子需要1年才能消化,越做越顺溜,后来可能每个季度就可以做一个联名,品牌旗号就是:只做联名版。

例如T恤、杯子、卫衣,都可以做。

再未来?

可能一个月就推一款,这个事越做越容易做,而且会逐步出现二手交易,只要产品是真好,一切都是必然的。

我们擅长的就是找艺术家。

跟我老师给我规划的路差不多,老师经常跟我讲,要区分什么是生意,什么是事业,做生意没啥意思,一定要做事业,可以传承给子孙后代的,那才叫事业,老师最初给我的规划不是让我走联名版,他是给我戴了一个更高的帽子,他认为,再过十年八年,我就是个BOSS了,要什么艺术家?你自己就是,你跟品牌合作就是联名!

这个事可以问问咱自己,例如有人跟林丹合伙推出了一个联名版的鞋子,199元,上面有林丹的元素,有唯一编号,我肯定买,而且不止买一双,可能买多双送朋友。

这两年,芬兰的瓷器为什么在中国炒的那么火?

与联名就有关系。

例如iittala和三宅一生推出联名家居。

芬兰的姆明马克杯每年都在升值,他们差不多每个季度出一个新款,藏家也在不断的追,甚至成了全球收藏品。

100位股东也要实行动态管理,有退有进,不断的吸引更先进的资源型选手进来,这就如同云南茶叶里有个很小众的品牌叫后月,这个品牌是众筹起家的,有年我也想加入,恰好有个北京大学的教授要转让股份,股份已经溢价100%了,我看了看股东列表,基本全是有头有脸的,茶叶为什么不需要吆喝?(他们有300多个股东)

他们自己就消化了,每个人都有大圈子,自己可以说自己在云南有山,自己炒的茶叶,茶叶做的的确有水平,老板叫吕剑锋,吕剑锋有很多观点是颠覆性的,例如?

不管什么茶,顶级的,都是需要沸水泡,包括去西湖喝龙井,人家也是直接沸水泡,有些茶为什么不能沸水泡?是工艺不达标。

茶叶有苦有涩,非说是茶叶的特色,这也是不对的,既然我们喜欢醇、甜、厚,为什么不把苦与涩去掉?

为什么他的众筹能做的那么好?

有绝活,人品又好!

其实,只做联名版,这个市场可以无限大,什么都可以做,未来包括汽车,例如小李子买的VESPA就是艺术家联名版的,甚至说,公司上市也不是没有可能。

最终,就做成了男人装,选哪个明星,就反哺哪个明星。

薇娅、李佳琦,为什么可以邀约任一明星?

谁又会拒绝那么高的曝光量?!

万物皆可联名,盘子、碗、电器,都可以,有人会好奇,联名有那么神奇吗?我之前给大家科普过我做签名书的一些感悟,你知道吗?每本签名书都是有温度的,联名其实是一样的效果,你能感受到一种独特的能量加持。

包括成龙茅台酒,也是类似的联名。

我做这些事,现在有的条件是什么?

第一、我能卖掉,一个月卖不了,一年肯定能卖了。

第二、我能拿出30万的设计费,赔了,也认,按照我跟作家、画家打交道的经验,30万让人给出个设计小稿,基本能找到顶级选手了。

第三、我若是招募合伙人,100位股东可以立马到位。

当然,也有很多不利的条件。

例如?

我在县城,艺术家是不愿意跟一个县城屌丝合作的,若是做这个事,必须在大城市起盘,并且要包装的很高大上,仿佛是冉冉升起的潮牌,故事要讲好,例如100位有共同理想的文艺青年共同创建的品牌。

还有就是做这个事,必须要去我化,因为我这个人形象太差,整天吃喝嫖赌的,朝作家方向发展无所谓,朝企业家方向发展就有问题,当年有人就给过李阳这个建议,让他学新东方,不要把品牌跟自己放在一起,否则自己一旦有了负面新闻,整个品牌就完蛋了,结果他不服?用家暴试试水,一落千丈,再也没起来。

这么说吧,李阳真的是个天才,在控场能力方面,他在全国排在TOP3,他一年300多场演讲,多是万人级的,这么一说,很是遗憾。

应该找别人去操盘,我只负责联络资源对接资源以及负责销售,公司应该放在上海或深圳,想的大胆一点,有IPO计划,准确的讲,这不是一家加工企业,也不是一家贸易公司,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

想想挺兴奋的。

不是说赚多少钱,而是觉得很有意思,品牌的粉丝会惦记着下个月会出什么新品,包括我们自己也很期待,我们是在CREATE ART

还有一个最大的弊端。

就是咱年龄大了,审美跟不上潮流,所以必须要让90后甚至00后掌舵,年龄也不是主因,主因是咱就是个县城屌丝,蓝翔技校毕业的,还指望有啥品味?

放在过去,咱是觉得自己什么都擅长。

如今,越来越自知了,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

兴奋归兴奋,可能过几天就放下了,人老了,没有闯劲了,若是有蝉禅那种破釜沉舟的魄力,一切归零,只身去上海创业,用不了三五年就起来了。

社区找我问话,说是我的车库属于违建,让我提供审批手续或罚款证明,我也没当回事,因为每次人口普查、住宅普查都会来这么一波,我是按照违法成本的方式去建的,罚了款,等于变相正规化了。

我看了看通知列表,不止有我,几十户,都有或多或少的问题,有人更奇葩,直接把胡同给堵上了,成了自己家的。

让我去,我没去,我跟我哥说了,他整天跟土地部门的打交道,让他去帮我处理一下就行了,我哥给我答复,是说人口普查要备案,让我提供身份证,过去扫一下,我说我没空过去,你让人过来拿吧。

办了,没有太大的事。

我属于最老实的,人家都盖好几层,咱一层都没加盖,何况咱的是办过手续的,测量过的,人家的那些才是违法的。

晚上,我哥过来给我送身份证。

主要是他在餐厅有招待,问我要不要一起吃?

我说,不了,喝了两天酒,反弹了1.3公斤。

他说,够瘦了。

我说,那天,几个娘们喊我去骑车,一个老大姐摸着我的腚说,你看看,你看看,腚都小了……

他说,你呀,没别的事,光捣鼓些这!

我要走。

我哥突然问我:你买的那100箱男人四十白兰地,还有不?

我说,还有两箱。

他说,你给我送箱来吧。

我问,今晚喝?

他说,不喝,我给老铁箱。

我说,他就是个屌丝,你当宝了,这个酒,他也喝不出孬好来。

他说,我给钱。

我说,不是钱的事。

他说,你别管了。

我说,这个酒,本地没人认,经销商进了25箱,卖了两年,还剩21箱,我问过代理商,他说没有市场,太贵了。

他说,现在领导都喜欢喝这个,已经开始认了。

我说,我自己都没舍得喝过。

他说,你又不喝酒。

我安排人去拿,这个老铁是个副科,可能是跟我哥拜了把子,我哥把他当大哥了,但是我对这个人不大感冒,总觉得没啥本事,而且把我哥当傻逼对待了,就是自己的金主,吃点、喝点、拿点,包括老铁偶尔在我们餐厅招待客人,也都是我哥给买单,我哥也不给钱,只是签个单,我还能真问他要?

有次,我有个手套放餐厅前台了,带USB充电的,后来怎么也找不到了,问了一圈,上哪去了?

老铁看着稀罕,我哥喝了酒,送人家了。

为这个事,我把我哥说了一顿,我哥给我转了500块钱,我点了退回,他转我支付宝去了。

因为我干厨师的缘故,接触这些领导是比较多的,大部分人在跟企业主打交道的时候,都是同一个姿态,就是伸手。

好一点的呢?

有选择性的收。

普通一点的呢?

来者不拒。

更普通一点的呢?

也要也拿也占,我哥的那个老铁,就是这个类型,你说万儿八千的吧?他不要,他只要小东西,吃呀,喝呀,洗个脚啊,唱个歌啊,这些。

我安排人去取酒,我在店里等着,我要交代一下,这个酒是怎么回事,我批发过来是1200元一箱,合一瓶是200元。

我哥说,银座双十一卖298元,我去看了。

我说,那是500毫升的,我这个是700毫升的。

我哥说,我给钱。

我说,我就是这个意思,毕竟不是我自己产的,也不是你自己喝了,你是拿去孝敬你大哥了,又不我的朋友。

我哥给我转了1200,我秒收了。

我刚要走。

第一位客人来了,食品厂的,他也很好奇:你怎么在这里?下重了店?

我说,这是咱自己家的。

他说,我知道,开玩笑的,跟你哥老铁。

这哥们我也认识,陆巡车友会的,有辆黑色的5.7,坐下聊会吧,问问你生意怎么样?你生意怎么样?

我说,你们今年发财了,疫情期间,多少订单啊?

他说,上半年,生意的确好,经销商先打款在门口排队等货。

我说,都不出去吃饭了,在家吃饭,自然食品销量高。

他说,出口也做的好。

我说,上次我写了篇文章,说出口的还好一些,比较干净,内销的管理松,掉下来的碎渣,扫扫,再倒进去,因为这个事,县里有个领导专门找到我,说我乱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影响本地食品形象,吓的我把文章删了。

他说,你就是蒙牛、茅台,你也不能深入生产线,但是,整体而言,食品安全方面没有大的问题,特别是配方上,基本都是绝对符合国家标准的,这个是大原则,但是呢,卫生呀、管理呀,或多或少都存在问题,例如无尘车间,级别也非常高,那为什么有的包装里还有头发?只要不是百分百的光头,就一定有头发,你没有头发还有腋毛,只要是食品,不管什么级别,什么企业,都避免不了毛发,但是不能因为这些就否定了一家企业,奔驰S600还有用牛拉着维权的呢!

我说,以后可不写这些东西了。

他说,所以说,眼不见为净,也不要多想,整体而言,正规厂家的安全、卫生,都比绝大多数家庭的厨房干净和卫生。

我问,这个季节又是旺季了吧?

他说,往年是旺季,今年很怪,现在订单并不多,也很愁,一没有单子就上愁,我三个工厂接近700个员工,你想想,一睁眼多少人等着吃饭?有了空档期咱不能接着把员工辞退吧?需要养着,做老板是最难的。

我问,今年能赚1个亿不?

他说,能卖1个亿就不错了,卖1个亿,也就是赚个几十万,现在传统生意很难干,准入门槛低,谁都能干,设备越上越先进,产能过剩。

我走的时候,听他跟我哥讲了一句话:你弟弟的状态是最好的,一个人不为生计发愁,那种感觉太好了。

这么大的老板,也为生计发愁?

应该不是生计,而是怕工厂订单断档,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人都是相互羡慕,我觉得我哥那生意更简单,不需要脑子,傻乎乎的干就行了,我哥还羡慕人家开食品厂的,天天有流水,现款现货,而干工程呢?全是三角债,一个个理论上赚了不少钱,其实全是空头支票。

其实,最自信的往往是工薪阶层。

有天,在我们餐厅,我旁听了一个对话,一个人刚拿了个市级奖,可以理解为岗位模范,他喝了点酒,也是有些沾沾自喜,说了这么一句话:若是把这个勤奋、用心用到做生意上,现在怎么不是千万富翁了?

我心想,傻屌一个。

你有本事就来试试,你能赚到100万,都是祖坟冒青烟了,你以为做生意需要勤奋就行了?用心就行了?那是世间难度系数最高的游戏,最难的修行,需要的是全才,对人性、对市场、对管理、对人脉,都要精通。

开餐厅比开书店还有意思,餐厅容易看到人的另外一面,例如有人宴请BOSS,这个BOSS呢,吃饭又很讲究,例如喜欢用西红柿炒黄瓜,厨师也不会做,那怎么办?人家亲自上阵,有些家常菜呢?他会亲自到厨房指挥,多放醋或多放辣椒,你能看到权力的缩影,缩影成了啥?

他都能左右一个菜的搭配方式、口味咸淡。

大虾一般用来炖萝卜丝,他不,非要求炖萝卜块,大虾煮的头都掉了。

众人还急忙说:好吃,好吃!

好吃个锤子!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92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