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5

职业规划资料包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睁眼,摸手机。

看我哥给我发了N条信息……

平时,我们很少文字交流,我一看这么多信息提示,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翻开看看,应该是喝酒了,而且是喝到了半夜,大体意思就是他有个老铁,要买点上档次的礼物送恩师,把我电话推给他了,可能会联系我,预算是10万元左右。

酒话?

我放一边了。

山东人喝酒时喜欢承诺,其实都是酒话,不能当真,特别是接着约场,例如中午喝酒,接着约晚场:今晚我安排,还是咱这些人,一个都不能少。

到晚上,忘记了。

见怪不怪了。

我也没给我哥回复,因为在我的认知里,我哥那些朋友,都是大老粗,真想拿10万元表示,直接给钱就是了,不行给买金条,何必找我?买签名书?我不卖,我卖书的原则是,不懂书,不懂签名价值的,不卖。

他觉得坑了他。

中午11点,果然给我打电话了,问我在书店不?他过来找我聊几句。

我说,在。

S总。

之前没有接触过,但是彼此都听过对方,算是本土企业家,一个高污染的企业,过去还有竞争,现在基本没有竞争对手了,因为竞争对手都被环保给关停了,而他有证,也算是时代的幸运儿,意识比较好,就是大家都没证的时候,他有这个办证的意识,当时办这么一张证需要小几百万。

去年,本地几个读者还劝我,多研究这些偏门的证,能办的就办,花钱也办,很多证都是有时间窗口的,错过了就错过了,哪怕卖证也能赚不少钱,其实包括我和我哥在的这个领域,也是钻了这个空子,在窗口临关闭前,办下来了。

他们建议和怂恿我办的另外一张证是制砂证,差不多需要500万,工程用沙一分为二,最常见的是河沙,现在还有一类就是很多小混混四处承包土地,然后洗沙,这一类都是半灰色,偷的环节由小混混完成,买卖环节都是正规单位在操作。还有一类沙属于高强度砂,例如飞机跑道、高速公路,对砂的耐高温、强度都有要求,这些砂是由钢铁厂的废渣粉碎而成的。

就是做这个业务……

我找了几个BOSS商量了一下,他们都不感冒,也不敏感,我是想让他们帮我刺探一下难度系数,既然都不感冒,我也就没再跟进,后来我想了想,他们可能理解为传统的那种粉碎石头的高污染、高噪音的模式。

其实是两回事!

主要是缺少科普,给我建议的朋友,他们办了一张证,现在做的很好,厂区就建在了日照钢铁旁边,运输成本也很低。

只能说,咱当时没有那个魄力。

S总比我想象的儒雅,一握手,很有力量,应该也是常年健身,身材也保持的很好……

我问,准备礼物干什么?

他说,我恩师,80岁生日,我进入这个行业就是他带我入门的,之前我是在他那边打工,一直干到部门经理,后来我说想自己干点事,他就建议我进入这个领域,那时大家都是黑手续,废水也是直排,他跟我讲,未来真正有竞争力的就是手续,在抢GDP的阶段可能睁一个眼闭一个眼,但是未来肯定越来越正规,没有手续的都会关停的,手续会越来越值钱的。

我问,他喜欢什么?

他说,他的人生已经很圆满了,不缺钱,也不缺女人,正房偏房一大群,车子房子都不缺,所以我觉得送钱送物他都没什么感觉,至少不会有太多的惊喜感,我想找点书或别的东西送给他。

我说,那你跟了他很多年。

他说,其实真正跟着他工作,没有几年,反倒是我回来办厂后,我们交流的很频繁,我很正式的拜师于他了,有什么拿捏不准的,我就请教他,他非常睿智,我几乎就是一路跟他屁股后面发展起来的,包括办证咱也没有那么多钱,也是他一点点帮我的,动用了他在各个领域的人脉资源,能省的就省。

简单的聊了几句,一种感觉,这个S总是个感恩的人,至少他能很用心的给师父选礼物,当然,另外一个角度讲,师父对他而言,也是点石成金,赚钱也是一门技能,是技能就需要有师父,只是多数人没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平时刷抖音,经常能刷到德云社或刘老根的视频,有时我在想,无论外人怎么评判赵本山和郭德纲,他们俩对于他们的徒弟们而言,就是再生父母,都是凭一己之力成就了一个艺术门派,说他们是大家,不为过。

之前我写过一个影评,是谈到赵本山与范伟谁的演技更高,范伟是优秀,赵本山是卓越,他们俩不是一个量级的,范伟的电影还有演的痕迹,赵本山就是,不需要演,赵本山配的上艺术家这三个字。

一个愿意带徒弟,并且能让徒弟吃上饭,甚至能让徒弟红遍天的人,绝对是大爱之人,这需要绝对的能量场,否则带不动,例如我带100个徒弟,有用吗?

我自己都不红,他们更不可能红。

莫言要是带100个徒弟,那肯定是一个文学派系,文学领域还真缺少这么一个大师父,曾经有人差点成了,谁?

咪蒙!

咪蒙也是个天才,她写的那些鸡汤不是她真实水平,她是五星大厨,只是知道大家喜欢吃地摊,于是开了家地摊而已,她的徒弟们也曾经很火,只是她陨落后,徒弟们也就没有出头之日了。

还有,就怕形象反转。

人们有两个热衷,一是热衷于塑神,二是热衷于倒神,腾讯的小马哥就深得其法,一直都是努力躲避镜头,能不发言的就不发言,能不出席的就不出席,更不会随意出一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

你看这些年的意见领袖,有段时间我数了数,从我上网起到今天,几乎所有的头部意见领袖都翻船了,人们怎么把你捧起来的,就把你怎么打倒,最近几年的韩寒、薛蛮子、咪蒙。

过去抖音上关于马云的视频,下面全是喊爸爸的。

今天?

全是骂!

包括辛巴也是,捐1.5亿时,评论里全是唱赞歌的,今天?

全是骂!

王海打辛巴,有两点意义。

第一、使人们开始审视直播带货这种销售模式,是不是该理性一点消费?

第二、燕窝,彻底凉了。

几乎就是全民科普了,真的、假的,都是如此,已经不重要了,等于一次性给燕窝贴了智商税的标签,类似智商税的货以后没人敢带了,什么藏红花、冬虫夏草。

当然,最难科普、最难铲除的一个,是阿胶。

但是,也用不了多久。

只是需要一个契机,还是那句话,不要买阿胶类的股票,信这些的人在逐渐老去,年轻人不吃这一套……

那天,我爹到我办公室,说自己喝的养生茶,一天五六种,全是民间秘方类的,我听了听,觉得毒性不大,没啥好处,也没害处,由他去吧。

言归正传,继续说S总。

S总不倾向于签名书,他觉得恩师应该不喜欢看书,他想要的是单独加持,例如作家给写幅字或画幅画,要求有一点,就是必须要突出送给恩师。

不在意升不升值,也不在意写的好不好。

就一点,有名气,有能量。

最好是莫言这个级别的,能写书,能写字,能画画的……

真正的大家,都是明码标价的。

不是因为别的。

是为了保护自己,避免被过多的打扰,例如有熟人求字,求就求吧,只要符合市场价就可以了,熟人也要脸,知道人家明码标价,也不会空要。

有的甚至更极端,更个性,直接把价格写在墙上,例如贾平凹老师写着,一字四万。

你想让写字是吧?

按照这个价格来就是了。

你情我愿。

S总问我有难度不?

我说,没难度,越大的腕儿越没难度,你请本地网红吃饭,她还扭捏,你请大明星吃饭反倒简单了,因为他们有明码标价的出场费,已经完全市场化运营了。

家喻户晓这一类,基本少不了10万。

名气稍小一点,在行业也是TOP10的呢?可能连2万都用不了,但是S总不要,他只要大名气。

为什么不找书法家?

按照这个级别去找书法家,例如找范曾,10万敲不开门。

找人写字,没有面子可言。

我们与作家都是长期战略合作伙伴,我那个书店名也是找大作家给题的,给打了5折,也花了5万多,我后来筹备美术馆,找中央美院博导给题的,5千……

这个领域是这样的,你找他们签书,其实是互惠互利的事,我们帮他们卖书,帮他们宣传,所以给不给钱,他们都乐意。而你找他们写字呢?纯粹是消耗他们的名气,所以钱少了,没人伺候你。

联系了一圈。

有作家愿意,彼此都满意,还给打个八折,我转达给了S总,明确说明,不是给打了八折吗?剩余的两折是我们的佣金,可以不?

同意。

我建议,写的时候,你去现场,一方面可以合影,另外一方面,你提前买上几十本他的代表作,准备上几十个名字,让现场给TO签,这个拿回来送礼无敌了。

OK!

S总加了我微信,他按照市场价打给了我,我又打给了作家,然后帮他们互推了名片,让S总跟对方助理保持联系……

随时可以写,你只要拿到对方的行程表就可以了,你带着笔墨纸砚直接去酒店就可以了,十分钟就搞定了。

S总怕夜长梦多,次日就去了,往回走的时候,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能听出他真是激动的心、颤抖的手,第一句话就是:气场太强了,太强了。

很满意。

他还加了作家的微信。

作家对他为什么写这幅字很感兴趣,问了来龙去脉,额外送了他一幅小的,还对他的故事很感兴趣,就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我说,这就是作家的职业特点,他们不放过接触的每一个素材,会刨根问底,未来可能还会继续采访你,你这个故事特别感染人,因为现在很少有人有师父,有师父的人也很少有追随这么多年而依然热血的。

给我发了一箩筐合影。

很开心。

给我截了个图,是助理发给他的:下次有需要,直接联系我就可以了。

要去中介啊?!

他说的也对,既然都认识了,以后何必多花那个冤枉钱?这个中介费我不收也可以,但是不收更麻烦,他觉得我肯定有分成。

跟企业家打交道,不需要掖着藏着,把钱赚在明面就可以了,他们都理解,相反,你无比热情的去帮忙,还不要钱,那才是有病……

又一天,S总,拿字过来给我看。

我送了20本书给他,让他当生日贺礼送给师父,虽然师父不喜欢看书,但是摆在书架上可以装文化人。

他欣然收下。

一个人,人生轨迹发生了折线级的变化,一定是因为遇到了某个人,或是从此堕落,或是从此腾飞。

这些年,我哥经常参加各类培训,理由是什么?自己念书少,天花板多,想出去突破突破,我就告诉他,全是割韭菜,你想突破天花板?我帮你戳开就是了,你参加再多培训,也不可能比我聪明……

他不服。

他这个人,很憨厚,没啥本事,但是没啥害处,为人也没啥套路,所以很讨同学喜欢,经常有同学来找他玩耍,毕竟我们这边也是旅游城市,只要来了,基本就是一招待一疗程,若是他在外地出差,还会委派我给招待。

有次,他临朐有个同学要去临沂批发市场看货,我们正好位于临朐与临沂批发市场中间……

我哥出差了,我给招待的。

一个女的,短发,非常有气质,戴个眼镜,脸型也好看,几乎就是欧阳夏丹,太像了,两口子一起,男的在事业单位上班,明显感觉在家没啥发言权,唯唯诺诺。

我请他们吃了饭,带他们参观了一下我们工地,然后到我们书店坐了会,我还加了欧阳夏丹的微信,反正,就是看一眼就很心动。

女的是做奇石的。

特意给我科普,临朐虽然是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却拥有全国最大的奇石交易市场,她主要做一类,就是买原石然后切开做艺术品或做桌面。

就这么认识了。

平时,我看她偶尔还给我点个赞。

我的朋友圈是很有杀伤力的,同时直播着N件事,每天健身,每天定投,每天法拉利,每天读书笔记,标准的PUA男路线,只是我不PUA而已,也不是装的,我只是记录我真实的生活,现在比过去低调了,过去一周七天每天穿不同的鞋子开不同的车子。

我总觉得这个女人不错,而且也不是省油的灯,老公一看就比她老,而且是常年没有性生活滋润的那种,在家也没地位,全是被嫌弃的感觉,这些都写在肢体语言里,咱很擅长读取这些数据。

主要是离的近,又不是同城,她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背叛砝码,能一起聊聊天,也不至于闹的鸡飞狗跳,是个很合适的目标。

可以勾搭勾搭。

夏天的时候,我经常自己骑摩托车朝北跑,跑上几十公里就到临朐了,临朐有名吃,黑山羊,超级好吃,比内蒙古的羊要细腻,但是呢,也有缺点,太贵。

我从网上搜了一个店,然后我输入到高德。

到了目的地后,我发现一排有两家店,两家店的老板娘同时迎接出来了,这使我有些害怕,妈的,这是黑店吧?仿佛是汽车站拉客的。

我拿捏不准哪一家是。

我就给欧阳夏丹发信息,拍了个照片给她,问哪家是?

她说,里面那家,你来临朐了?我去找你。

我说,不用,不用。

我到了里面那家,老板娘帮我在后面推摩托车,我问了一句:这咋亲自出门接客?

老板娘有些无奈:我们这个是20多年的老店了,隔壁那个才开了没多久,但是人家用了咱这个招牌,又在外面揽客,你不出来客人都被截走了。

我说,本地的应该走不错。

她说,本地的没事,就是外地的。

门头不大,里面别有洞天,的确好吃,一盘60多块钱,我自己吃了两盘,切的块太袖珍,总感觉没有内蒙古的那种大块的羊肉过瘾。

我往回走了,欧阳夏丹给我发语音,问我在哪?

我说,回来了。

她说,我急忙往这赶,赶到了,你也走了,还给你准备了点特产。

我说,下次吧。

中途休息时,我觉得还是略亏欠,人家跑了那么远,特意去找我,我跑了,我给她发了个520的红包。

她不收,退了。

我又给发了一遍:学会接纳也是一种感恩。

她收下了。

参加过培训的人,都接受过洗脑,会付出,会接纳,说这叫能量的流通,她能收下说明不讨厌我,那可以慢慢养着。

也不能太急,万一人家是烈女,那会连我哥的形象一起影响了。

顺其自然吧。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去东营,参观胜利油田,拍了一组照片发朋友圈,欧阳夏丹问:回来路过临朐不?

我说,路过。

她说,下来我请你吃饭。(下高速的意思)

我说,吃你。

她说,没个正经……

没带我去吃羊,带我去吃鸡,店特别小,特别破,但是人很多,在去的路上,其实有些实质性的进展,就是上车后,我们握了一下手,我就没松,她有些不好意思,我说,我从小缺安全感,你这个手太让人有安全感了。

我让她手放档把上,我再握着她的手去挂挡。

我开的手动档,就这么揉来揉去。

去鸡店点菜的时候,我才仔细看了看她的装扮,一条牛仔裤短裤,仿佛是让狗啃过,参差不齐,很是性感,点菜的时候,我握了一下她的手,还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腿,我突然仿佛回到了18岁,如钢铁般的意志,点菜都很尴尬,这鸡腰子效果太好了,人家是吃了才管用,咱看看就受不了了。

吃过饭,去她店里看了看。

小的石头几十斤,大的石头100多吨,这些石头不是用来摆在门口好看的,而是用来做切割的,店里摆着不少切好的,让我自己挑个。

我说,我不要,我要的你不给。

她说,乖,别闹。

店后面就是加工厂,带我去工厂参观了一下,一个超级大锯,上面就跟水帘洞似的,在喷水,声音很刺耳,就跟铁铲子铲锅似的。

我走,她坚持送我到高速口。

我问,那你咋回来?

她说,我打车回来。

离高速口还有点距离,我停下车,她解下安全带,很自然的拥抱了半天,我手一乱动她就捉,就跟猫抓老鼠似的,喃喃自语的说,我老了,不够完美,否则就给你了。虽然一直猫捉老鼠,但是也占到了便宜,至少知道是旺仔小馒头了,而且还有肿块。

我走了。

临下车,她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对谁都这样?

我说,哪能?!

放下她去,我走出去了几百米,我突然觉得不合适,因为这个地方打车还是不方便,我又调回头把她送到县城口。

晚上,我回家,给她发了个信息,让她定期体检,预防乳腺疾病,感觉肿块挺明显的,她说自己每年体检,医生说观察着,没事。

我说,那就好。

一两年,没再联系……

前天,突然给我发了个信息,竟然喊我董哥,其实她比我大,她是76年的,接着给我转了1000元,问我能耽误几分钟不?有些疑惑想听听我的意见。

我把钱点了退回。

我说,咱是自己人,嫂子,你说就好。

她说,啥?嫂子?

我说,我是武松。

她说,让你气笑了,我本来是找你说点很严肃的事,现在突然气忘了。

总而言之,就是家庭不幸福,说他们家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老公有身份,她有事业,也算富裕,夫妻感情也特别好,其实一年吵800次架,若不是孩子,早离婚了。

我问,他犯了什么错?

她说,他在单位当点小官,总觉得满足了,你想想这是什么时代?你不怕被时代淘汰吗?也不学习,也不进步,让人请喝个酒就开心的不得了,他一点危机感和上进心都没有,你不给孩子做个榜样吗?

我说,你是拿日常接触的事业男跟他做比较了。

她说,没有上进心,真的累。

我问,那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你们感情很好?

她说,彼此的人设需要,我的事业需要有男人在背后,否则别人会欺负你,他的工作也需要他有幸福的家庭。

我说,懂了。

她说,这两年,一直想做出点成绩去找你,可是一直都没做出来,也不好意思去找你。

我说,你是我的偶像,咋能这么说?

她说,今年生意很难,特别是我们这些投资类的,受疫情冲击太大。

我说,有没有成绩,都可以来找我。

她说,不好意思的。

我通过我哥侧面打听过欧阳夏丹,我哥说欧阳夏丹拉过不少同学投资石头,也有赚了不少的,那么我推测,她参加各类培训,也是销售的好渠道,我间接认识的两个落马的朋友,都或多或少与石头投资有关,其中有个还给我科普过一个观点,创什么业?买点硬通货的石头,一两年就翻番。

因为咱跟欧阳夏丹算是亲密战友,我问过她掏心窝的话,就是石头能不能赚钱?她跟我讲,若是不差钱,肯定赚,若是当理财产品,不容易赚,因为字画、石头都是进门最晚的,也就是说家有万贯以后才开始买入,但是又是出门最早的,家里稍微有点动荡,先处理这些。

我记得有个P2P案子,老大买了9000万的石头,出事时紧急出手,3000万卖了。

欧阳夏丹跟我讲,这个领域还有一类玩的比较多,多是南方人在做,以超高端翡翠、玉石为主,是洗钱。

找国内外都是硬通货的东西,例如镯子、手把件,例如1000万拍了一个镯子,人肉带到美国,在美国再200万美金卖掉,钱就洗出去了。

这次聊天,她仿佛倾诉完又满血复活了,我跟她讲,你是你,他是他,你活你自己的就可以了,别总是想拽他。

她说,我有个朋友,读过你文章,一直想让我带着去见你。

我问,男的,女的?

她说,男的。

我说,不喜欢男的。

她说,他也喜欢写文章,还是我们这边作协会员,跟我老公是把兄弟。

我说,那你找死啊,要出卖我啊。

她说,咱又没什么事,想多了。

我说,我这些日子都在,随时可以来。

她说,那我问问他。

也是个急性子,约定,次日来。

这哥们胖乎乎的,卷毛,戴个眼镜,应该很讨女人喜欢,笑嘻嘻的,给我带了两箱柿饼,可能有洁癖,进门先去洗手间洗手,我顺手捏了欧阳夏丹屁股一把,棉裤太厚,没捏到肉。

这哥们出来了。

问了我一句:董老师,知道秦池不?

我说,知道,当年CCTV的标王。

他说,那就是我以前的单位,后来效益不行了,我就考进体制了。

我问,当年是不是比茅台火?

他说,火!茅台从什么时候开始重视营销的?就是从秦池开始,当时董事长叫季克良,茅台被秦池打的满地找牙,季克良不服气,到秦池来暗访,刚到门口就被震惊了,车水马龙,人头攒动,全是抢酒的,经销商要抢才能买到酒。怎么说呢?

虽然“秦池”的好光景只是昙花一现,但季克良由此顿悟到营销的重要性。

我说,不是说秦池的酒,都是从四川拉来的吗?自己没有酒。

他说,现在白酒,都是勾兑酒,再小的酒厂,哪怕农村老头喝的那种散酒,也是自己发酵出来的,我之前很喜欢爬山,济南南部山区有些小作坊酒厂,也是常年自己发酵,应该说,所有的酒厂都是有自己的发酵车间的,只是量大量少的问题。

我问,您平时写些什么类型的文章?

他说,写过小说,也出版过,但是是自费出版的,写过博客,也没火,所以来请教董老师。

我说,谈不上,我也是初学者。

他说,可别谦虚了。

我说,作家与互联网是相反的两个方向,作家追求的是华丽、艺术性,而互联网需要的是直白、平铺直叙,你看,传统作家几乎没有一个能在互联网时代火起来的,根源就在这里。

他问,董老师,您认为写文章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说,输入,也就是学习,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读书,读书的输入效率太低了,而是要借助新渠道去学习,例如视频平台、社交平台,而且一定要有现代性,不要总是往回写,我喜欢写今天发生的故事,不愿意写小时候的事情,也不愿意写什么民国什么清朝。

他问,董老师平时怎么学习?

我说,我自己学的少,更多的是被动学的,因为我有学习团队,有人帮我介绍地理,有人帮我整理历史,有人帮我搜集视频,汇总以后我再认真学习,我的观点始终如此,若是你想写1000字的文章,你应该有1万字的素材,大部分人的写作方式是什么?靠自身阅历,其实一个人的阅历是很窄的,哪怕他是外交官,他的故事也顶多写一个月,就写的光光的了。

他说,我写作是跟着郝湘榛学的,听说过他吗?

我说,听说过,有部小说叫《鼠人》,网上都搜不到,写的真好,不输《白鹿原》,只可惜人在的地方太小,这样的作品没有机会出头,一直到今天,一些专业的文学论坛还在推荐这部小说,有点无冕之王的感觉,我觉得是写的真好,篇幅也不长,一个小时就能读完,我是去知网下载的,找同事打印的,当时是一个作家推荐给我的,我一看,太好了,而且跟我风格很像。

他说,是的。

我说,当时我还在想,这个也就是时代,若是放在今天,他绝对会是个一流的网络写手,他写文章就仿佛讲故事,平铺直叙,没有花哨,也是运气问题,前段时间我跟朋友闲聊,我说我若是早出生两年,都白搭,就是我这一路正好是中国互联网文学发展的20年,不是因为我写的好,而是我时刻在线,倘若我同学也坚持这样写,他们也会如此,只是我走了这条路,他们没走而已。

他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写的?

我说,日记应该初中,我爹没什么文化,对这个一直都有要求和建议,我爹我娘属于没有文化但是也不干涉的类型,就是你做什么,他们都尊重,也不会干涉,我从高中起,每一步路都是我自己选的,很冒险,也很幸运。

也多亏他们不管。

否则,他们就把我塑造成高中老师了。

按照我这个色,这个浪。

肯定搞出不少绯闻来,不是跟老师就是跟家长,不是跟家长就是跟学生,也多亏如此,少了一个禽兽。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92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