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9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常州来了个车友。

他要去乌兰布统,玩雪。

路过我这里。

他算是越野老炮,资深玩家,从霸道玩到了陆巡,从陆巡又玩到了LC76,单车穿越过四大无人区,我在朋友圈发的很多越野照片就是他提供给我的,我们俩车颜色相同,所以发出去没有半点违和感,仿佛就是我。

在群里聊的比较多,私聊也比较多。

见面的话?

初次!

他之前给我科普过很多观点,例如玩越野要跟车队,但是呢,尽量的要单人单车,这样没有心理负担,两个性格不同的人,朝夕相处,难免有不愉快,而自己呢?不存在这些问题,他们上次去新疆穿越天山大峡谷,七个人七台车。

算是一个很稳定的圈子。

也喊过我,我没去,主要是他们都用方言交流,苏南的方言,跟间谍用语差不多,几乎听不懂,何况存在文化差异,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山东大队吧,至少土生土长,语言、风俗,相通。

他对我感兴趣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朋友圈经营的非常好,他说每天睡前必刷新,收获特别大,遇到比较好的分享,还会截屏、转发,从而更加的好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货色?咋每天这么闲?一天几十条朋友圈,关键是还标上了序列,一二三四五……

昨晚,还有好朋友要屏蔽我,原因是她一共只有45个好友,一刷朋友圈,几乎被我霸屏了,当然,她不会真屏蔽的,昨天还给我发了一箩筐信息:佩服你,我都开始仰视了,你分享的,我都会看,很精彩,高能量输出,看你朋友圈里分享的观点,很赞,有痛点,也有悟点。(有个公众号:懂懂朋友圈,同步更新朋友圈学习笔记)

常州要来,我特意去洗了洗车,说去高速口等他,同时确认了车台频率,告诉他,离高速口还有5公里就可以呼我,我开着车台。

还有12公里,我就抄到他的信号了。

再次确认了出口,我说在出口位置等他,开着双闪。

一见面,很年轻。

87年的,比我小,只是车咋成了铁锅灰?改色了?我买的是红色的,买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觉得大红大紫已经不好看了,我应该买铁锅灰,真低调、漂亮,我现在越来越喜欢素色,当时团购猛禽时,还有车友跟我争红色的,因为当时我们说好了,每个颜色一辆,当时我已经不喜欢红色了,我喜欢魅影灰。

他说,这台车是我刚收的。

我问,红色的呢?

他说,在家。

我问,多钱收的?

他说,115万。

我说,去年的话,能买两辆。

他说,两个原因,首先是全系涨价了,素车都到百万了,其次是这个车改装是赛车级的,光基础套件就花了70多万,带机械增压的,机械增压的声音太销魂了。

我问,动力如何?

他说,秒天秒地秒空气,咱换着开,你试试。

的确……

有猛禽的感觉了。

到我店里,先聊会天,问他想吃什么?

他说,我看你喜欢吃外卖。

我说,其实我喜欢吃水饺。

他说,那就水饺吧,叫个外卖就好。

我说,咱自己煮就是了,我这里有湾仔码头的。

他说,好,我超喜欢吃。

我说,找到知音了。

我放了首《女儿情》给他听……

他问,小阿枫的?

我说,是的。

他说,我也超喜欢这首歌。

我问,张蔷的《路灯下的小姑娘》喜欢不?

他说,喜欢。

我问,黑妹唱的《光明》喜欢不?

他说,喜欢。

我问,朴翔的《把悲伤留给自己》呢?

他说,喜欢。

我说,你简直就是翻版的我。

他说,我很少听原版的,我喜欢听翻唱的,我听歌更在意情绪。

我说,我之前讲过一个故事,就是一个小姑娘在地铁站即兴弹了一首钢琴曲,被人录了发到了网上,超级火,但是这首曲子里有几处错误,她后来修正了一下,重新去弹,重新去录,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在琴房又录了一遍,也没有。

他说,情绪是需要时间和空间的,汪峰的歌为什么很多是被人唱火的,一是他的歌曲传唱度的确高,二是很容易被高情绪输出的人带货,例如旭日阳刚唱的《春天里》,光着膀子手夹烟卷,那感觉太好了。

下了水饺,我们俩吃……

聊了聊彼此是干什么的,他是开厂的,就是熟食真空用的那个铝膜,例如德州扒鸡的那个,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但是业务比较稳定,因为客户一旦使用,不会轻易更换合作方。

也算是子从父业,他父亲是做全自动巴氏杀菌机的,算是机械设备厂,他现在经营的铝膜厂最初是他父亲入股的一家企业,但是后来股东退出,就把股份买过来了,交给他来经营了,他与父亲本身就是上下游关系,父亲的每个客户都是他的潜在客户,所以生意做的比较简单。

我问,去乌兰布统,没找个妹子带着?

他说,前些日子去上海,路上认识了高铁乘务员,让我去北京接着她。

我说,走北京就绕远了。

他说,还好。

我说,主要是北京疫情管的比较严。

他说,这倒是。

给我看了看乘务员跟他的聊天记录,姑娘还问了一句:你们几台车一起?我要不要多喊几个小姐妹?

我问,是职业的?

他说,不是,就是想跟车出来玩的。

我问,能拿下?

他说,没跑,主要是也没啥意思,撩拨着玩而已,真带着去越野,都是累赘。

我说,就是。

他问,西安的那台LC79,最终买了没?

我说,没买,那个车改过了,而我喜欢素车,主要是改的不好看,牛头杠貌似是澳洲风?

他说,是澳洲风。

我说,你这个就改的很好,不浮夸。

他说,前车主是上海人,他并不喜欢越野,但是喜欢改车,就跟小朋友喜欢玩乐高是一个道理,不断的研究国外的一些理论,自己买件,然后找改车工厂去实现他的一些想法,你可以去越野E族搜搜,这哥们写了很多改车日记。

我问,这车没跑出里程?

他说,六千公里,就是偶尔通勤。

我说,那就是新车。

他说,我基本不接受二手车,但是这个车我还是一眼就相中了,主要是也相中了车主,觉得是个很幸福的人,幸福是可以传递的。

我说,我也是这个观点,我相信车子是有能量的,这些年我就遇到过一辆负能量的车,总是有意想不到的故事发生。

他说,特别是上了50万的车子,里程又很少的,若是正常的更迭换代,怎么也要两年换一次吧?准新车就意味着一点,这个车没有给主人带来好运,反而使主人开始变卖家产了。

我说,你这个解释,有意思,身边有人买了一辆顶级豪车,二手的,没多久,人车都没了,找了好久才找到,掉河里了,还上新闻了。

他说,你仔细想想,上去两百万的车,不是家道没落,谁会卖?也不存在换车这个概念,又不占地方。

我说,可以这么理解,我的观点跟你高度相似,我一直都说,宁愿买幸福的人的旧车,不买破产人的准新车,例如市委书记的破A6,也是高能量场的,为什么这类车在旧车市场上那么抢手?能拍出几倍的溢价,就是看中了能量加持,你信就有,不信就没有。

他说,抖音有个收二手车的,收了一辆明星的车,那车多少人抢。

我说,我就联系过,是许晴还是谁的车来,2010年的奔驰SUV,跑了貌似不到6万公里,明星一手车,这个车也就是不拍卖,若是拍卖,溢价百分百都没问题,当时评估价是20万,不说别人,若是车还在,我可以出到25万。

他说,我也联系过。

我说,咱俩这是……

他说,英雄所见略同。

我说,这些在抖音上直播收二手车的,都赚钱了,基本收了接着就卖了。

他说,你是没见过收表的,无数人抢。

我说,我对表不感兴趣。

他说,我还好,喜欢研究,但是没买过,前两年结婚纪念日老婆送了个绿水鬼,7万多买的,现在能值10多万。

我说,抓紧卖了,改车。

他说,那离离婚不远了。

我说,那些把视频制作的很高大上的收车的、收表的,反而竞争不过那些看起来傻乎乎的……

他说,是的,不如人家真实,就是一看就是很老实本分的个人,而那些制作很精美的呢?一看就是摆拍。

我说,其实都是摆拍。

他说,就是摆拍,只是人家的演员更有天赋,丝毫没有违和感。

我说,奢侈品是最适合搞类似直播的。

他说,是的,毕竟车子还存在跨区域过户之类的,包包手表,直接快递就好,但是也要有类似的演员,就是一看就很老实,很可信,很权威。

我说,若有这样才华的人,也是上帝赐予的饭碗。

他说,绝对的,你想玩7系的这么多,多少骨灰级玩家,而群里在抖音上火的那几个,有几个真正的玩家?但是给人的感觉呢?他们才是真正的老炮,才是专家,例如你玩皮卡,你觉得皮卡大叔玩的专业不?

我说,观众觉得专业就好,咱就不评判了。

他说,我觉得你要是搞的话,你能火。

我说,我会写,不会拍。

他说,自然出镜就好。

我说,我出镜后,文章没人看了。

他笑了,说,要自信……

这些玩车的人,不同于单纯有辆豪车的人,玩车的人,家里怎么也有三五辆车,而且已经脱离了初级比较,若是单纯的为了装,买个奔驰S开着不好吗?非搞个拖拉机,颠的要死。

也就是说,没有穷人,至少我到目前为止,没听说谁是贷款买的LC7系。

带他参观了参观我的小卖部。

介绍了一下我的运营模式,正好是发货时间,顺丰派了两辆专车过来,常州问我:现在一天营业额有多少?

我说,现在是试运营阶段,六七万块钱。

他问,能有多少利润?

我说,很微薄,算起来,也就是两三千。

他说,也不错。

我说,纯属娱乐。

他问,选品有什么讲究?

我说,整体是两个方向,低端一点的,就是农副产品,做高回头率,例如我也做红富士,我想,既然做红富士,那么我就做最贵的红富士,国内最贵的红富士不是烟台的,而是阿克苏的,阿克苏苹果也分三六九等,例如阿克苏周边的苹果是一类,例如喀什的、和田的,还有个头大小也讲究,理论上,个头越大,甜度越高,所以我就选了阿克苏里的大苹果,是从通货市场上进行的二次挑级,我让大流通商给我挑的。

他问,他为什么愿意帮你挑?

我说,她是我老铁。

他说,懂了。

我说,不是那个意思。

他问,回头率如何?

我说,刚开始做,反馈还不明显,按照我的预期,这个价格,这个品质,做成长销品没有问题,卖的也不贵,当然也不便宜,一箱八斤60元。

他问,一箱毛利润有多少?

我说,7块钱。

他说,还好。

我说,这是没计算推广、运营成本,若是别人卖,推广是大头,我没有推广成本。

他说,那倒是。

我说,这是我做的一类,就是高回头率、高品质的,人人需要的,比普通农副产品价格略高的,但是又谈不上轻奢的,不能跟烟台的有机苹果似的,一个几十块钱,那是奢侈品。还有一类,就是我做的品牌货里的折扣价,例如青岛啤酒,我可以以别人的批发价进行零售。

他说,硬通货。

我说,是的。

他说,定位很清晰。

我说,还好,就是一个原则,大家买了,至少不觉得被坑了,辛巴带货就是没坚持住只带大品牌的原则。

他说,带货也是褒义词。

我说,是的,我也是最近才领悟的。

他问,瓜子有没有考虑过?

我说,之前研究过东北的一个地方品牌,眼镜小猫,朋友送了一箱,超级好吃,说起来N年了,我儿子那时刚会走路,现在我儿子马上读初中了。

他说,他们家用我们家的设备,我们常州有个人,做社区团购的,就是卖这个瓜子,最初就是挨着邻居送,后来主动买的人越来越多。

我说,有货源渠道,你也帮我多打听着。

他说,回来我帮你联系联系。

我说,麻烦了,卖农副产品的品牌装有个弊端,就是价格太透明,甚至太低,例如山西小米,微商5公斤卖70元,而当地的有机农场出来的供商超的呢?才25元,商超零售价是36元。

他说,农副产品的流通,特别是粮食类的,利润都是按分计算的。

我说,这个我也听说了,我高中同桌就是做大米的,他也是跟我这么讲的,他说粮食流通商的本质就是金融服务商。

他喊我去青岛,因为他在群里晒了我们俩在一起,绿夹克非让我们一起去,说有妹子……

他喊我,我也不好意思不去了。

我们俩一前一后,都开着车,在车台里继续聊,他给我科普生意经,他认为农副产品,选就选自己非常认可的,例如自己吃了欲罢不能的,然后做超长线铺垫,怎么铺?

就是送!

不做任何交易、期望的送。

不是说送了以后,你帮我发个朋友圈之类的。

不需要,就是送!

我说,我之前推广了一个做内蒙古小米的,她几乎没做过推广,唯一的一次推广就是我给她推广的,她纯粹是靠口碑起来的,现在一年能卖50吨小米。

他问,50吨能赚多少钱?

我说,20万多点,不到30万。

他说,也可以了。

我说,这个东西是需要养,放长线。

他说,一般人熬不了那么久,都希望立竿见影。

我说,咱不是一般人。

他问,你没考虑开个淘宝店?

我说,没有,用微信就好。

他说,我觉得淘宝最终就沦为了POS机。

我说,已经是了,现在整个互联网流量,呈现山头化、私域化,同时还有一些平行,例如大品牌的天猫店、京东店,根本不需要带货,不需要推广,整个阿里巴巴的成交量,整体可能是上升的,是因为网购群体和消费力在提升,但是份额是在下降的,低端市场被拼多多蚕食了,中端客户被视频直播蚕食了,可能依然在淘宝下单,但是淘宝只是POS机的作用了,高端客户被京东蚕食。

他说,兵败如山倒。

我说,未必败,但是肯定大伤元气。

他说,轮回游戏越来越快了。

我说,有年,我采访了青岛一个企业家,他跟我谈到了赌博为什么有魅力,他说每一场赌局其实就是一次创业,过去自己辛苦创业,一次轮回是几十年,而赌桌上呢?几分钟就是一个回合,互联网经济虽然算不上赌博,但是轮回在加速,过去一个产业的更迭需要几十年,现在只需要几年,例如OFO还有吗?

他说,是的。

出了跨海大桥,绿夹克在。

我们三辆车先合了个影,我车最矮,我没升高,没装行李架,我们三人又合了个影,绿夹克说先去喝茶,需要等他有点事。

什么事?

单位要求签什么保密协议,说是最近不知道有什么风向,凡是有查询权限的工作人员,全部要签保密协议和责任书。

他过去签字,让我们在旁边茶馆等他。

没一会,回来了。

说找两个小姐姐陪我们……

男人很有意思,很喜欢给别的男人看聊天记录,应该也是他约了去乌兰布统的,一个问他要圣诞礼物,说给他准备了圣诞礼物,要让他亲自打开。

一个是直接摆拍了N套衣服,全是情趣系列的。

都是想跟着他去玩雪的。

他说,要圣诞礼物的这个,是个富二代,在法国留学,回来半年了,一起吃过饭,蹦过迪,素质很高,能要礼物说明真想交朋友,情趣内衣那个是大学生,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一套一套的。

我们都问,睡了没?

他说,都没睡。

说归说,闹归闹,真喊着出来吃饭,他不会请她们陪客的,会拉低自己的档次,成功男人很在意自己喊出来的伴侣,要圣诞礼物的那个,应该还可以,至于情趣内衣,那完全就是个花瓶。

从茶馆,我们去了他的保税区办公室,跟上次带我来参观是一个流程,又把床垫的出口与进口给常州科普了一通,在办公室坐了一会。

我惊奇的发现,杯子竟然是我同款的。

我问,你哪来的?

他说,我草,我从你那买的。

我说,我咋不记得。

他说,我找客服买的,我买了四个,送人了三个。

我问,漂亮不?

他说,的确漂亮,就是喝茶漏水。

我说,别倒太满。

他说,我想再买几个,说没货了。

我说,年后差不多。

常州说,送我个。

我说,没问题。

绿夹克说,自己买,我都是自己买的……

这些日子,苏州做奢侈品的小包包一直在我那边,耳濡目染,我对二手奢侈品有了新的认识,也开始关注男人用什么包,戴什么表了,过去我对这些没感觉,我问了很多很愚蠢的问题,例如会不会有人把真机芯掏出来,换个假机芯进去?

小包包说,你把机芯理解为汽车发动机就可以了,汽车品牌、外壳才是值钱的,发动机不值钱,一般壳是真的,芯就是真的,有些假表往往会使用真芯,其实也没意义。

基于这些,我观察了绿夹克,我发现他戴了一块很大个头的手表。

我问绿夹克,这表叫什么?

他说,万国大飞。

我问,多少钱?

他说,二十来万。

我问,能增值吗?

他说,不能吧。

我问,有没有那种收表俱乐部,例如我入点会费,我可以在里面租表戴?

他说,青岛这边就有。

我问,戴表的乐趣在什么?

他说,跟玩车差不多吧,其实玩表的人比玩车的多,你在抖音看看就行了,玩表的大咖,动辄是几千万粉丝,玩车的哪有几个这个量级的?

我说,我没GET到乐趣。

他说,一个人一个趣味点。

我问,有没有直播卖手表的?

他说,那个XX,一个手表顶多三分钟,瞬间就秒了,全是二手的,以后奢侈品这些东西,最大的红利平台就是直播,青岛有个大网红就是靠晒表起来的。

我问,会不会有假的?

他说,不会,这些表、包,都会有专业机构给出鉴定证书。

我说,来的路上,我们俩还在车台里聊这个话题了,XX(常州)说抖音上做奢侈品的越来越多,要是我做,我就选做二手车。

他说,你做二手车绝对好样,但是大材小用了,你还是做做我们家的床垫吧,床垫绝对值得做,因为行业准入门槛太高,一般人进不来,我可以帮你代发货。

我问,保税区这边有没有做保健品或红酒代发货的?例如一件代发?

他说,很多。

我说,我做小卖部后,顺藤摸瓜了解了不少行业的发货规则,现在各个行业都在集约化,例如水果,网红直播也好,微商卖货也罢,最终就集中在了几家大型的仓储集散基地,他们打包、发货,更专业,每个环节都把成本压缩到了极致。

他说,我们的床垫也是,保税区的红酒、保健品,都是如此。

我说,跟天津港卖车是一回事。

他说,你在网上找一款车,联系300个人,可能也就1个是真正的大车商,在天津港卖车的,大部分都是信息贩子,赚提成的,现在电商、直播,都是类似的模式,说是自家果园,其实都是代发模式。

我说,要么掌握推广能力,要么掌握货源。

他说,关键是掌握货源,货源还容易产生垄断,越大了越有竞争力。

我说,我联系过卖苹果的,一天3万多单,他们自己不零售,全是代发货,他们常年收购各地的苹果,然后分仓到全国几大集合仓库,分装发出,而没有被选中的呢?价格越来越没有竞争力,前几天我在我们当地转了转,大规模农庄的苹果,入库价是8毛,现在出库价是1块3。

他说,加速垄断。

聊着聊着,我们三个人又聊到了二手奢侈品,说起了那些全新包,有些是领导家属卖的,有些是小三卖的,特别是小三,男人送自己个包,接着去中古店卖掉,这类包在日本特别常见。

最初呢,我是想让我姐跟着小包包做做二手奢侈品,小包包跟我承诺过,只要听话,一个月赚五千没有问题,对于我姐而言,五千等于双倍工资了,所谓的听话,就是勤发帖……

小包包有个数据库。

我姐挨着复制,去发。

然后发链接给我,问我可以不?

我说,不大行。

为什么呢?

大品牌是不需要那么多介绍的,其实可以借鉴卖二手车的套路,既然是二手的,其实就是两个问题。

第一、真假问题,例如带鉴定证书。

第二、性价比问题,新旧和价格。

我就帮我姐做了个表格,用的最通俗、最传统的对比方式,新的多少钱,这个多少钱,可以省多少钱……

效果还好,第三天就卖了个包,赚了500多块钱。

而且,每天都能加10多个人咨询。

我给我姐又优化了一下,我跟她讲,你看你弟弟为什么做生意很厉害?就是不给别人选择的机会,做什么都是单品,所以呢,你做包包,也做一款,或者一个品牌,例如只做LV,这样有两个好处。

第一、你吸引来的咨询客户,全是同一品牌粉。

第二、你对这个品牌越来越有感觉。

所谓的勤奋是什么?

就是每天保持发贴频率,还有,就是改变一个思维,变免费渠道为付费模式,有免费的有付费的,咱就付费,花不了几个钱……

做的很不错,我媳妇为了支持我姐生意,买了个LV购物袋,1万零5百,全新的,我姐赚5百块钱,退给我媳妇了,我媳妇没收,我姐过意不去,下了班又给买了东西送来,连水果带肉,也要好几百块钱。

不到半个月,赚了接近3千块钱。

越做越顺利。

但是呢,我们内部讨论越来越激烈,我们同事全是女的,觉得小包包每天跟老板走的太近了,老板什么时候去机场接过人?都是司机去接,结果小包包来了,不仅仅去接,还给安排了食宿,晚上聚餐还喝交杯酒,同事之间也有小群,我没在里面,有同事私下截屏给我看,说小包包快成大嫂了。

她们就反过来跟我商量,说咱主业是书店,是写文章,是高大上、小清新领域,奢侈品正好跟咱方向相反,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另外,姐姐做这个行业了,等于是最大的广告,看吧,连懂懂的亲姐姐都下水了。

我爹过来玩耍时,有同事跟我爹说了这个事,我爹觉得的确可能是个事,就跟我姐讲了,你体验体验就行了,要安心上班,万一再让学校领导知道了,把你开除了,我姐可能也知道了来龙去脉。

主动给我打电话解释了一下,说纯粹是好奇,没想着赚钱,也没那个本事,不做了,你别有什么压力有什么负担?

小包包一脸懵逼:大姐干的那么好,很少有起步这么顺利的,早上跟我说,照顾俩孩子,忙不过来,先不干了。

我说,工薪阶层就这么个德行,干什么都是浅尝辄止,总希望轻松赚钱,哪那么多轻松……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9317.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