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5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从青岛回来。

我送松行长回家。

到了家门口,他非要跟我分赃,20箱啤酒他要一人一半。

我说,我不要,我就是卖酒的。

他说,我又不怎么喝酒,我尝尝就行。

我说,那这样,给我留两箱1903,拿两箱琥珀拉格。

他说,咱俩,每样各五箱。

我说,我真不要。

他说,那先放你店里,有空我带朋友去喝。

我说,别有空了,今晚,你喊着你那个写书的小情人。

他说,可别胡说,好朋友。

我说,搞写作的,无论男还是女,有一个算一个,全是骚种,我搞签名书整天跟这些作家打交道,什么故事不知道?男的,女的,有的连我这么丑的都打主意。

他说,我问问吧。

我说,我等你。

1903与琥珀拉格我各给搬下了6箱,剩下的我计划给拉到餐厅去,这些酒其实淘宝就有卖的,还便宜,人家还给送到家,可是呢,人总喜欢追求一个情怀,总觉得自己从酒厂门口买回来的就是最正宗的。

一样的玩意。

可能更新鲜一些。

之前,我在青岛生活时,青岛老百姓经常讲,在青岛,任何一家餐厅,你拿出青岛啤酒来,出厂日期都不超过一周。

青岛本地的老百姓喜欢用塑料袋打啤酒喝。

青岛还有一种很山东的小酒馆,叫啤酒屋,里面卖扎啤,都是最正宗的一厂扎啤,至于啤酒屋的风格嘛,基本就是小餐馆的形式,花生毛豆这些……

酒是真好喝。

游客喜欢去哪喝扎啤?

肯定是离青岛啤酒厂最近的地方,就是登州路那些地摊,那时我就住旁边,经常带各地来的读者过去玩耍,啤酒好喝吗?

我认为,离啤酒屋的差远了。

据啤酒屋的老板讲,一厂的扎啤产量有限,路边摊根本不可能是一厂的扎啤,多是五厂的。

我带我现在的媳妇去啤酒屋喝过一厂的扎啤。

我媳妇说,终生难忘。

好喝!

我把酒给搬到餐厅了,顺便拍照给了松行长,他有些哭笑不得:我是给你的。

我说,我真不要。

他说,那晚上我请你。

我说,来了再说吧。

下午5点半,给我发信息,已经到餐厅了,而且进了后厨,拍照给我,说是弄了条鲜活的鸦片鱼,还买了一些贝壳之类的。

我说,我马上到。

到了以后,我发现他自己来的。

我问,小少妇呢?

他说,人家不好意思的。

我说,咱俩大老爷们有啥意思?光喝酒?

他说,蒸个鱼,炸个花生米,喝个小酒,不好吗?

我说,没意思。

松行长自己先进茶室泡茶去了,他喜欢喝茶,我也还可以,只是我不喜欢捣鼓那些瓶瓶罐罐。

我跟厨师交代:以后做鱼单独一个锅,别串了味,书店那边连续五六天,每天炒的什么菜都是鱼味,辣牛肉一个鱼味,西红柿炒鸡蛋一个鱼味,就是找不到原因了,是油的问题?是酱油的问题?我们挨着找,就是没找到,后来咨询了专业人士,告诉我们是锅的问题,不粘锅会留味……

他说,我们这个不会,锅都烧的通红,啥味没有,你那个炉子不行,你用茶叶煮上半小时就行了。

我说,在网上买的除味的泡片,我们都快被折腾疯了。

他说,你打电话问我就行了。

我说,主要是之前没找到病因,锅每天都刷,还用钢丝球刷。

他说,那没用,就是火没烧透,家里的火不行。

我进了茶室,松行长已经自己喝上了,我们俩像反过来了,他是主人,我是客人,他知道我不喜欢捣鼓这些,他说缺点音乐,再弄个音响。

我说,这个茶桌我都准备撤了,我不在这边,他们都把这里当自己的会客厅了,我再弄到音响,他们还不在这里蹦迪啊。

他说,茶叶不错。

我说,大富婆弄的,她自己开的茶室,送了我一饼,应该老贵了。

他问,干什么的?

我说,具体没问,反正她们那一圈不是做地产就是做地产代理的。

他说,近20年,县城里非实业企业家的个人,基本都是搭着地产顺风车起来的,哪怕干个售楼员,稍微机灵一点,一年弄个三四十万也没有问题。

我说,地产是县城最大的赛道。

他说,过去是,现在未必是。

我说,前段时间,有个领导到我那边去看书,聊了聊图书管理,他们单位搞了图书角,采购了几千册书,他问我如何管理,应该上什么借阅软件,怎么搞读书推广之类的,聊完了这些后,他问了我一个问题,就是在体制内,如何能做点属于自己的第二产业,就是他感觉自己一身抱负,越来越内卷化了,内卷到什么程度?下周一的稿子,提前一周就开始斟酌,怎么都觉得不合适,反复的改,就是这么一篇稿子就可以把一个人的一周折磨的身心憔悴,他提到了一点,最初参加工作时,觉得有份稳定的工作就是自己求学的终极变现,现在才逐渐开窍,觉得财富变现才是一个人知识和见识的终极变现。

他说,价值观的再次扭曲是最可怕的,就是不断的自我折磨,南方人没有这些纠结,他们的目标就是搞钱,北方人从小受的教育是视金钱如粪土,仇视有钱人,而长大了,突然发现自己也想成为有钱人时,这种对立太折磨人了。

我说,其实,到今天我也没转过这个弯来,春节我同学聚会,班上同学邀请了我,我拒绝了,他觉得我可能不给面子,其实不是,是我从内心感觉自己不配,我同学基本全线都是公务员,分散在大江南北,我在里面显的一无是处,咱算啥?一个投机取巧的小商贩而已,有钱算什么?何况什么叫有钱?现在有个千儿八百万也是穷屌丝,现在说有钱,至少是亿级。

他说,信仰问题,我们北方人,一问小孩子,你长大了干什么?当飞行员,当解放军,当科学家,就没人说当大老板。

我说,我小时候说的是开着拖拉机拉地瓜,因为我爹那时是开拖拉机的。

他问,你给人家的建议是什么?

我说,我就把我的认知复述给了他一遍,就是你真的想赚钱,需要先转变思维,过去你可能很讨厌各类老板,你想赚钱就需要拥抱他们,跟他们成为朋友,从内心认可他们,多吃饭,多聊天,不要急于求成的前提下,总是有机会搞到钱的,但是有个前提,不要做只出钱不参与的游戏,之前我跟你讲过,我们工地因为工程车被人堵过两次门,其实都与我们无关,就是几个人合伙买车跑生意,结果一人坑了好几个,被坑的几个全是公务员……

他说,他们看似特别聪明,但是在商业环境里,还是比较稚嫩的。

我说,要搭大车道,就是地产领域,要尽可能的参与进去,成为一串蚂蚱里的之一,我一说这个,他理解为了地产公司高息融资,我就没有再继续点他,这个也需要悟性,一家地产公司有无数个隐形股东,大的小的,出现的不出现的,你要成为之一,并且你能给协调一些分支活动里的关键环节,例如小记者又要去曝光我了,你帮我摆平,既能出力又出了钱,肯定有你的一碗汤,不仅仅如此,能经常跟着吃喝,见识很多。

他说,酒桌是成年人最好的学堂。

我说,也是剧场。

他说,都是上班族,其实贫富差距非常大。

我说,体制内隐形富豪太多了,我有个姐姐,我卖书认识的,就是普通上班族,之前还在窗口上,她一把居间费就赚了1000多万,现在依然按部就班的上班,开个跟我媳妇一样的GOLF,她有个屌丝上司,还总是试图管着她,她一请假就打电话问为什么不来上班之类的?其实,她不止赚过这1000万,她也帮我找过,只是都超出了我的承受力,而且风险规避的很好,有亲戚帮她签居间合同,各类税该缴的缴,曾经很喜欢我,我不知道现在还喜欢不,每次来看书都说看我这么累怪让人心疼的,非要送我100万现金,我没要,这都是真事。

他说,她是对你有什么误解。

我说,对!她以为我是文弱书生,以为我是那种很有骨气的书生,其实呢,我就是个贱骨头,而且不忠诚。

他说,真正赚大钱的人,是不需要开公司的。

我说,她就对我很颠覆,就是我通过她窥探到了二代、三代的生活,她为什么居间的那么轻松?就是她的高中同学拿的那个标的,虽然都是高中同学,但是最终能玩到一起的,基本都是类似出身的,她高中同学也做了一次居间,最终这个标的让一个大公司拿走了,我窥探了以后,感叹了好久好久,就是资源其实都掌握在无形的手里,我们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很多人是不需要赚钱的,想要随时都有,这就如同我问曹纪平,你每年都是全山东销售冠军,你为什么做不了全国的?他跟我讲,真正的TOP5都是太太们,她们卖保险是不需要拉的,而且这个收入是完全合法的,你普通人怎么可能跟她们PK呢?

他说,之前我们帮信托公司做过一次大客户科普,存款500万以上的,这里面很多人不是自有持卡人,就如同这个户头是你小舅子的,但是实际在你手里,正常做生意的人很难有这么多现金,有这么多现金的多是低消费群体,同时又只有进项没有出项,不需要投资的,我印象很深刻的有两个人……

我说,我跟着我哥进了工程圈以后,逐步看明白了,每家公司下面都有N多门客,最基础的就是吃吃喝喝,多有参股,参股比例高的,一年可能就分500万,这些钱也没地方花,你看三亚来咱这边卖房子,为什么卖的那么好?人家说的很明确,不网签,只是一个内部的销售合同,可以再次买卖,等于暗网交易。

他说,最藏钱的其实是深圳农民房,深圳有半数房子是农民房,全是暗网交易,你有多少钱都可以藏进去。

我说,比特币也可以。

他说,比特币其实是可追溯的,因为最终还是要对应资金来源的,你若是用支付宝买虚拟货币,很快就被限制使用了,黑钱很难藏进去。

我说,你连这都知道?

他说,我的专业,所有资金都是可追溯的,看似大家玩的是无监管的全球游戏,其实都是内网游戏,资金不出去无所谓,一旦出去,交易者都会受监管的,你这跟洗钱没有任何区别,把国内的钱洗出去了,外汇是安全之根本,咋可能破这么大的口子?

我说,前几天,大屁股给我科普,说把比特币理解为发行数量固定的数字邮票就可以了,是数字艺术品。

他说,这是最大的谎言,例如全球只有10个比特币,但是呢,它的计算单位是可以裂分的,例如一个再拆分成10个,就是比特币其实是可以无限大的,分可以变成毛,毛可以变成块,甚至可以这样,分直接变成块,子子孙孙无穷尽,不存在数量固定的说法,对比特币最好的定义,其实就是俩字:赌博!(裂分,为什么不是块变成毛、毛变成分?)

我说,大屁股天天给我科普,跟我讲,现货没有风险,让我玩玩,我调侃了她一句,结果她在健身群里来了一句:你跟我玩还不是因为我屁股大……弄的我好尴尬,仿佛所有人都知道我搞了个大屁股,其实我跟她压根没关系。

他说,对你,这些都无所谓了,什么标签都可以安给你,你也不在意。

原话是什么呢,是她说希望我能多接受一些新生事物,我说我能接受跟你当朋友并且投资了你,就是认可了新生事物,她说,才不是呢,你跟我在一起还不是因为我屁股大。

我说,投资比特币,赢的概率跟输的概率一样大。

松行长说,不一样大,输的概率更大。

我说,我给她讲了个故事,我说我跟别人不一样,我是家族独苗式成长起来的,就是因为我的存在,大家都进城了,都过上好日子了,但是一旦我不存在了,全部都回到了农民模式,这是很残忍的,所以我要修行的不是如何攻,而是如何守。她跟我讲,你就是买一点试试,万一配置成功了呢?赌对了呢?我又给她讲了个故事,就是我一个好朋友跟我讲的,她说懂懂咱都是一类人,就是自控力差的人,这样的人其实都是很难自律的,那么如何规避一些高风险呢?就是要让自己远离赌桌,不给自己试的机会,当年资本游戏最疯狂的时候,我们俩都身在其中,她身边一圈做这个的,我身边一圈做这个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回头看看,我们那两圈人,无论过去多么辉煌的,最终就只剩了我们俩。

他说,投资还是要寻找确定性,去赌性。

我说,XX小区那个傻屌(这个……)你认识不?之前在论坛上很活跃,分享股票之类的。

他说,听说过,不认识。

我说,他来我书店好几次,是个性格很奇葩的人,没有媳妇,没有孩子,年龄不小了,70后,喜欢找小姐,没有朋友,说是一个朋友都没有,目标是当个游牧民族,就是开个房车全世界转悠,他最近半年可张狂了,每天都在朋友圈晒自己的持仓,他是赌中了比亚迪,前段时间还来找我了,跟我讲,比亚迪不用三年市值会再次翻倍,强烈建议我买入,昨天大跌,他又晒了个持仓,意思是比亚迪这个跌法都毫不动摇……

他说,关于新能源汽车,其实可以多关注李书福的一些讲话。

我说,李书福也在做新能源,在巴黎还搞了个曹操出行,让刘胜给他当CEO,刘胜从那以后连文章都不写了,应该不是CEO,而是共同合伙人。

他说,国内这些造车的,李书福算是很懂车的。

我说,之前是做摩托车的。

他说,李书福认为,新能源这些品牌跟传统品牌的竞争,不是苹果跟诺基亚的关系,他不认为新能源能快速蚕食宝马奔驰的份额,例如蔚来、小鹏、理想,你在路上遇到过吗?

我说,很少,那哥们很有意思,他有强迫症,就是总是四处宣扬自己的判断,他认为比亚迪值得继续买入,还有就是他强烈推荐我买入创新药,有个ETF,他说未来会有3~5倍的回报,这是新能源以后下一个风口,他已经持有了,我觉得还是很有意思的,我就纳入了自选,但是我的原则是我不懂的东西我不碰,否则就成赌博了,我必须要有自己的逻辑。

他说,只有考虑如何亏,才有可能赚到钱。

我说,你对我启发最大的一句话就是,就凭我们的智商不配持有任何一支股票。

他问,你觉得有道理吗?

我说,绝对有道理,其实投资很简单,你随意买入一支明星基金,长线持有,当退休金拿着,收益率都会很高,什么时候买入都可以。

他说,对的,但是拿住才是反人性的,基金里能赚钱的,都是真正不差钱的,上次牛市的时候,有个小伙伴突然发了个朋友圈,发现自己之前买的基金竟然翻了两倍,其实他都忘记曾经买过基金,那些不断凝视涨跌幅的,基本都是韭菜。

我说,所以我的实盘直播其实是很厉害的。

他说,的确很厉害,拿捏的额度很好,对你而言,这个钱是小钱,对于多数人而言,这个额度又是可望不可及,他们觉得是巨资,他们会觉得,哇,你看人家懂懂一年搞定投都能赚100多万,若是额度超出了你的可控范围,你的心性也就被反噬了,不可能坐怀不乱。

我说,是的,我多次也想加仓,特别是手里有闲钱的时候,这不听你的建议,又投资给读者了,等于我在朋友圈又直播了一次行为艺术,十天时间从200万存款到了0,花光了。

他说,这个收益对于你而言是绝对可控的。

我说,基本是。

店长进来问:你们是在这里吃还是?

我说,就在这里吃吧。

她说,那我给摆上餐具。

我说,你弄就行了。

她说,厨师问,要不要拌个西红柿?

我说,少许糖,或不放。

她说,行。

松行长说,别弄太多,吃不了。

我说,你请客,还这么小气。

他说,那也不能浪费。

我说,浪费不了,你尝尝我买的西红柿,你吃过炒的肯定没吃过生的,一般人我不给吃,这是我从盒马生鲜买的,日本西红柿,跟我们小时候偷的一个味,我一周买一次,我们家西红柿炒鸡蛋为什么那么好吃?就是因为西红柿好吃,你在市场上买不到,主要是我喜欢吃西红柿炒鸡蛋,我走到哪都点这个菜,能把这个菜炒的超出我们家的,没有几家,甚至没有……

先端上来了,零散洒了一点白砂糖。

厨师知道我不吃盐不吃甜。

松行长尝了一片西红柿。

我问,如何?

他说,的确有小时候的味道,很粉,但是不甜。

我说,就这个甜度。

他说,你自己种就是了。

我说,我真有这个打算,自己种了,发全国,人家这个就是这么操作的,每个西红柿还套减震膜,还冷链运输呢!

他说,好吃的东西,还是好卖的。

我说,我做水果以后才发现,这些农副产品,只要真好吃,根本不愁卖,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普通的水果都应该及时止损,例如本地这些苹果园,根本没有希望了,未来苹果就是几大主产区,其它产区都无限接近于1元一斤,甚至更便宜,为什么那么多橙子之类的烂了卖不掉?就是口感不行,不是别的原因,水果现在越来越优化,好的越卖越好,差的越来越没市场。

他问,有没有考虑上款酱香型白酒?

我说,我自己不喜欢喝白酒。

他说,那就算了,我觉得整个白酒市场朝酱香型发展。

我说,中国白酒的祖宗就是汾酒,逐步南下,南下的过程就是升级的过程,汾酒是1.0,五粮液之类的是2.0,那么酱香就是3.0,这是喜欢喝酒的朋友跟我讲的,汾酒之前主要是烧酒和老白干,不喜欢喝白酒是一方面,还有就是我选品也很讲究,我很少给别人选择的机会,就是我直接给答案。

每个人都有选择困难症,所以不管我卖什么,都是一个时间段只卖一样东西。

例如别人做杯子,肯定同时做N款。

我不,我只做一款。

做酒,做水果都是如此。

做单款才是最大的学问,我们生意做的好,不完全是因为我是懂懂,我们选品也很关键,特别是到后来,我们的转介绍业务非常高,每天都有N多打电话问如何购买的,就是朋友送了他们,他们觉得好吃好喝,然后联系上我们的。

人人都有选择困难症。

不要给人选择,只给人答案。

你看老美做产品,普遍喜欢这样,当年日本摩托车在中国就一款铃木王,吊打了所有国产车型,苹果手机一次只出一款,特斯拉也是如此。

而我们国产车呢?

琳琅满目!

甚至几天就出一个新款。

很累。

那天,来了一个做保险的大姐,很热情,几天就来看一次书,我已经给了她很明确的答复了,不要试图拿下我,陪我睡觉我阳痿了,送我礼物我又不稀罕,你把精力用到别人身上吧,主要是什么呢?

你这么想,理财类的,跑不赢通货膨胀。

至于财富传承,儿孙自有儿孙福。

大病之类的呢?

我不缺看病钱。

除了车险,我什么都不需要……

何况,你想我身边做保险的是什么段位?全山东连续无数年的保险王,就是你不要试图在我身上做文章了。

看她的确热情。

我送了个建议给她。

这个建议听起来很不靠谱,就是你广泛加人,把人都聚集在你朋友圈。

她说,现在哪有看朋友圈的了。

我说,其实都在看,我们家小卖部的生意都是从朋友圈卖的,你以为大家都不看,其实都看。

她说,这还真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说,你每个月,推出一款很便宜的保险产品,就是一两百的,每个月更换一次,你要坚信一点,能买一两百的就会买一两万,大家对保险还有误解,总觉得保险一买就要几千几万,你要让他们先有机会相信你。

她问,然后呢?

我说,剩下的,都自然而然了,而你现在上去就卖大的,基本没有可能。

若是我去做保险,我就这么干。

我坚信,我会干的很好。

甚至,能干过山东保险王。

人们为什么会犹豫不决,就是因为选择太多,当你给出的是判断题时,他不会再想是ABC了,而是YES OR NO

懂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98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