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2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吕老板不是个老板。

但是,身边人喜欢喊他老板,既有江湖气息,又算保护色。

吕老板其实是个干部。

今天之所以写他。

是因为,他已落马多年。

那时,我还在青岛发展,刚出过书,又年轻,春风得意,电视台采访,报纸报道,包括今天跟我关系依然非常好的阿俊姐,我们怎么认识的?就是当时她是主编,她想采访一下我,一晃这都是十三四年前的事了。

我们都老了。

前段时间同学聚会,有同学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有没有过人生高光时刻?

我说,你看抖音上、快手上那些网红出行了没?过去的我,就是那个样子,身边总是一群人,我去深圳出差时,房间里站满了人,我说一句话,大家都马上记录。

说再多就是对别人不尊重了,今天很多略有名气的大佬,有的给我开过车,有的给我背过包,这不是胡说,是真事,只是今天反过来了。

所以,咱也有机会认识各路神仙了。

很偶然的一个机会,我认识了青岛一位大姐,本地人,给人的感觉不像青岛人,而是像纽约人,最差也应该是上海人,就是很有素质,很平静,衣着打扮也很得体,深不见底,就是虽然你知道她的职业很普通,就是个公务员,但是你能感受到她身上独特的能量,这个东西不需要说也能感受到,包括她住的地方,父母家住的地方……

她怎么认识我的呢?

是阿俊姐写了我的专访后,给我留了一个QQ,她是看报纸认识我的,觉得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思想,不得了。

约我去阳光百货吃了个饭,我记得路过一楼时,还有保时捷展厅,看都不敢看,太紧张了,哇,保时捷,要是今天的话,我可能会开门进去坐坐,然后嫌排量太小,不要,我还是喜欢V8的。

那时的保时捷差不多相当于今天的法拉利,今天很平民的VOLVO,当年也是豪华品牌,那时还没有国产概念,VOLVO4S店就在哈雷店旁边。

大姐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就是出身很好,有多好呢?你可以发挥你想象力的极限,就是当时活跃在报纸上的很多人,都是跟她是发小,就是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的,包括后来有个人出事了,是他爸出事后他也出事了,她很是心疼,跟我讲,这个人特别老实,也没啥大的抱负,完全是被父亲牵连了,还有就是中途不该换媳妇,换了一个搞开发的媳妇,弄的……

我跟大姐相处的很好,无限好,比睡过觉的情人还好,包括她的一些故事也会讲给我听,她有点脱离世俗的感觉,就是对我们日常的一些鸡毛蒜皮都不感兴趣,只是喜欢遛狗、养花,狗跟个家人似的,十多岁了,狗生病了她还会哭,生活品味更没得说,周末或假期会跟老公去昆明去首尔之类的度假,认识她以后我抑郁了很久,就是感受到了人生差距,就是她当时的生活,我们今天都没达到,那种自信,那种从容。

还有,就是从小带来的人脉资源。

她也有一群小伙伴,这群小伙伴当年的话,应该年龄都在40岁左右,分布在山东各地,各自都有属于自己的事业,他们喜欢到青岛过周末,要么老婆孩子在青岛,要么情人在青岛,然后周末会聚一聚,他们会喊着大姐,大姐呢,总是想帮我,意思是应该多认识一些优秀的人,大姐就带着我,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她就告诉我,不要紧,都是自家小弟弟,还去香港路给我买衣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这里面,当时最大的老板是李总,做钢材生意的,开了一辆奔驰S65,说是全国一共才7辆,放在当时咱觉得吹牛B,其实即便是放在今天,这个车也是顶级中的顶级,李总为了开好这个车,花10万去北京参加的驾驶培训。

李总不是内部人,属于圈外人,他是傍上了吕老板,从而被吕老板带进了圈子,吕老板跟大姐是发小,从小是一个大院长大的,大姐私下跟我讲过,大院里出了很多牛人,但是人家发达了,也联系的少了,当时数了一圈,遍布青岛各个领域,甚至是当时的XX,也是他们大院出来的。

今天我回想一下,我觉得李总应该是农村娃,自己奋斗出来的,就是能感受到他跟他们在一起时的那种时而自信时而自卑,自信是自己比他们都有钱,自卑是自己只能做他们的买单者。

吃饭要去哪吃?

崂山水库旁边有个吃鱼的饭店,很火。

他们有五六个玩伴,很固定,还有两个常客,一个长的像农村老头,说是有五家五星酒店,做摩托车电瓶起家的,据大姐讲,五星老头是军人出身,之前给大院里一个人开车,是怎么开呢?是这个人调任哪里他跟随到哪里,这样的司机很少见,甚至亲自给伺候月子,后来给他转了正,再后来是办公室主任,再后来去了三产当总经理,国营改革的时候,顺利成了私企,大体是这么一个线路。

另外一个常客是大高个,也是大院长大的,但是从小就调皮捣蛋,喜欢养狗养猫,他是怎么富裕起来的呢?盐碱地7块钱一亩的时候,他买下了2万多亩,紧靠市区,后来城市发展,反过来了,需要找他买地了,包括他自己也在不断的变更土地性质做地产开发。

这些人,都不是一般的富。

也不是常规的富。

就是财富无法衡量……

除了李总外,其他人都很低调,五星老头和大高个都是蓝色GL8,有专职司机,我那个大姐开了一辆福克斯,当时卖11万块钱。

我跟着他们,真的是开了天眼,见识到了很多连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例如一瓶酒竟然卖13千元,一次要两瓶,有小姑娘全程跪着给倒酒,吕老板是里面的核心,就是大家都围着吕老板转,吕老板特别帅,年龄不大,头发已白,很有气质的感觉,就是你一看他就是大人物,不说话也有这种感觉,有那个范!

吕老板很好奇的问小姑娘:你喝我们的酒,给我们钱吗?(第一眼以为是倒酒的小姑娘,还纳闷她怎么能喝客人的酒?)

是很正经的问。

小姑娘说,是您们需要给我小费的。

吕老板说,那这不合适,你喝了我们的酒,还要我们给钱?咋设计的游戏规则?

把小姑娘逗的咯咯的。

当时,我有两个感觉,要么,吕老板真的不知道找公主是需要给小费的。要么,这就是天才级泡妞高手,当然他不会找这些货色的,就是他太会拿捏女人了。

他们出去玩,不会在青岛。

而是吃过饭以后,坐晚班飞机去上海,次日再飞回来。

那时住宿身份证登记也不严格,都有人提前给弄好,别说他们了,我们县城的土豪招待客人也这么招待,晚饭去青岛吃,吃过饭飞上海体验夜生活,早上飞回来,专车再接回来,若是飞机不晚点,都不耽误开晨会。

那时,大姐对我特别好,她儿子在美国留学,她每次去都给我带礼物,她不买便宜东西,买身运动服+鞋子送我都花1000多美元,可能是她也孤独,我也孤独,她总希望我最大化的认识青岛,没事就带我出去遛弯,她认识的人很少有普通人,为什么我说我们日常接触不到他们?他们朝下是绝对的物理绝缘,包括她身边的同事都对她了解不多,她自己一个办公室,基本不随意接触。

那时,经常带我去爬崂山,爬崂山的韩国人、日本人特别多,他们本身就喜欢爬山,他们又没有这么漂亮的山,我们不仅仅自己爬,还会跟日本会社、韩国商会的一起爬,一介绍这些人,都感觉跟自己编的头衔一般,哈佛大学毕业的,父亲是韩国几个核心政要之一,在山东做NIKE鞋代工厂以及飞行训练基地,那时牧马人也很稀缺,偶尔有少爷会开着牧马人把顶篷拆了在海边兜风,感觉可拉风了,大姐问我喜欢不喜欢这个车?

肯定喜欢。

那时,她还介绍我认识了一个开韩国料理的女人,韩国人,有意思的是,这个店只做一个菜,石锅拌饭,店也不大,在城阳一个胡同里,韩国女人的兼职是干什么?倒进口车,当时大姐跟我讲,这么一辆牧马人进过来也就是20万左右,要先挂黑牌,然后再转到个人名下,是需要费点周折的。

现在,我就懂了,其实就是天津港的外商自带。

石锅拌饭那个女人也很有意思,不仅仅大姐跟她熟悉,是她那个圈子里都跟她熟悉,捏一把掐一把的,那时我们也经常跟韩国人一起去唱歌,他们在城阳都有固定的消费场所,一切都是按照韩国格式,包括菜单都是英文和韩文的,大家在下面载歌载舞,哈佛大学那个帅哥可能是太懂中国文化了,总是按人头请女孩来,一人送一个,这些女孩都不是小姐系列,就是工厂妹,是他手下一个吉林延边的翻译给找的,就是在附近工厂找的,十六七岁,然后大家都不要,他再让翻译给送回去。

石锅拌饭特别喜欢跳舞,也会抽烟,那时我年轻,20岁出头,石锅拌饭就喜欢找我跳舞,我不会跳,她就搂着我扭腚,还教我抽烟,只是我没学会。

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是另外一个世界,就如同护士长从泰山回来跟我说她顺着泰山去了玉皇大帝那里,跟我讲《西游记》里写的都是真的。

我今天跟别人讲这些,会不会也会给人编故事的感觉?

当时,吕老板在财政部门,他说自己计划调整到劳动部门,都是干一把手,为什么把肥肉让出去呢?是觉得劳动部门机会更多,这与他们做的事情也有关,他们有个公司,专门做劳务输出的,他们几乎每个人手下都有专职司机,专职司机又是自己企业的法人代表,不一定是司机本人的,有的是司机亲戚的,但是肯定给办的妥妥的,劳务输出主要是为什么服务的?

就是招工,然后输出给日企、韩企,就是企业跟员工之间不是直接的雇佣关系,而是中间隔了一层,这一层就是他们,赚取工资差。

可以这么说吧,这是比房产还暴利的业务,因为运营成本低,最核心的成本就是公关成本,而他们不需要公关,大家本身就是一个圈子的。

还有,你知道老百姓相信什么样的劳务输出?

一定是劳动局贴出来的招工。

这里面故事越写越多,每个人其实都是可以写本书的,大姐在里面也很厉害,她什么都不参与,但是大家都留给她股份,总喜欢那一句话:咱兄弟姊妹的感情总是在的……

还有,就是大姐的父亲是他们这一群爹里最出色的。

那时,我就跟个小白脸似的,他们拿钱养大姐,大姐再给我钱,但是不多,就是买点东西,偶尔给我点零花钱之类的,那时我首付买了套房子,首付了7万元,大姐帮我付了5万,这是我能记住的最大一笔。

后来,我发达后,都还给她了。

其实,我那时也很不错的,一年有个三五十万的稳定收入,只是跟他们一比,自己太渣渣了,而且抑郁了很久,你想,人家是赚的什么钱,多么轻松,咱这三五十万算什么?

大姐问我去过韩国没?

我说,没有。

大姐说,那一起去韩国玩玩吧。

我说,好。

不是单独跟我,是一群人,是有正式项目的,劳务输出考察,属于公差,公差的是一群人,我们是一群人,说是哈佛的爸爸现在在韩国负责这个区域,因为中国偷渡过去的很多,说明人才需求很大,为什么不搞个正式的合作窗口呢?

公差的是飞机去的,包括吕老板也是飞机去的。

其余的,坐船。

不是普通的船,而是那种全球动态游动的大邮轮,意大利的船,上面还有赌场,大姐带我去玩耍,她不会,她买了筹码让我玩,五星老头、大高个、李总,他们喜欢玩百家乐,就是荷官开一次牌撕一次牌的那种,他们给我科普,最简单的是比大小,让我去那些台子上玩耍。

那晚上,手气不错,我赢了八百美金,他们也赢了不少,反正最终算了算,差不多4万块钱,他们这些人有个特点,就是赢了钱就要花掉,不能留,给了大姐1000美金,剩余的说到岸后去喝酒的。

作为一个农村出来的土包子,真是开了眼,邮轮竟然有12层楼那么高,无论外面是什么天气,里面都稳的要命,餐厅全是正餐,免费的,一道一道的,酒杯里的酒会有轻微的震动,但是不会倾斜,若不是刻意感受,你甚至感受不到是在海里,就是一个万达广场。

船上,很多老外。

各类演出,光服务人员700多人。

登船时,每人会发一张身份证,前段时间我收拾东西,还无意找出了那张印有我名字的旧船票……

到了韩国,我们去唱歌、喝酒,这个桥段我写过,每个姑娘都跟洋娃娃似的,不动你都以为是假的,身上味道特别好闻,口气很清新,说话很客气,皮肤特别特别特别的白,从而衬托的毛毛格外的黑,一根是一根的。

前段时间,我们在群里讨论起了韩国女人的皮肤,群里的韩国留学生还分享了这一点,就是韩国女人有一个算一个,皮肤都格外的好,就是白、嫩。

一晚上,赌来的钱,花完了。

五星老头,不知道因为什么,海关没能过境,因为他没过去,大高个也不过了,说本来就没啥意思,不让过就不过,回去就是了,李总是服务吕老板的,所以他必须过,大姐是陪我来玩的,也必须过,最终我们三人过了,他们俩人返回了,据后来他们讲,是因为语言不通导致的沟通障碍,还有就是五星老头有点像饭店的厨师,怕他偷渡,拒绝入境了。

我跟大姐逛了逛韩国,除了买东西没啥别的体验,还有就是去吃了吃正宗的石锅拌饭,感觉没有青岛的好吃,这就如同我第一次去四川,发现正宗的川菜不如山东的川菜好吃,什么东西的蔓延都是一个改良的过程。

回程是飞回来的,飞机刚起飞,乘务员开始发餐饮,还没吃完,说是飞机开始下降了,要收小桌板,我靠,太近了。

回来后,我第一次开口求大姐,就是我能否在我们县城做个分支?例如韩国招工之类的?我们县也是人口输出大县。

大姐说,我对你的定位不是让你做这些,而是你好好写文章,这些都是普通人做的事,你不是普通人……

这拒绝方式,太高雅了!

我开口的次数多了,我觉得大姐对我的感觉就变了,可能觉得我总是索取吧(这句话表达的意思有点孤零零的呢?),那时她单位车改,不是最近这些年的车改,而是车辆更新,原先老大坐丰田佳美,要换成奥迪A6,丰田佳美可以流通出来了,她就买下来了,很便宜,几万块钱,她认为这个车很好,因为一直都是同一个司机开的,很爱惜,买下来给我,但是也没过户,让我开着玩……

车是97年的,有些老了,不过的确很牛B,自动档的,还有定速巡航,坐着也很舒服,开着有些笨拙,但是还是很不错的,只是车子太老了,开着觉得太丢人,可能也是年龄不到,若是今天?我会天天开着上下班的,多有格调。

这个车后来过户到我身上了,给了大姐三万块钱,这个车最尴尬的事是我第一次跑长途去郑州,在加油站加完了油,出发时,轮毂盖竟然自己跑了,我追了好久才追回来,过去的车都是钢圈的,外面扣个塑料壳,塑料壳可能不结实了。

太丢人了。

还有就是油耗太高了,具体没算过,但是感觉要二十个油,毕竟老了,偶尔还冒黑烟,这个车我留了好多年,之前一直放我店门口,当摆设,谁练车就拿去玩吧,也脱审了,我觉得也没有审的必要了,主要是一进去一股老皮子的味道,特别是夏天,进不去人,后来我自己买了辆捷达,我觉得捷达也比它强百倍。

有年,我去云南,店里小姑娘给我打电话,说创城把车给拖走了。

我说,没事,回头我去要。

后来,把这个事竟然忘了,过了好久,我去问了问,早成废铁了,他们有严格的流程,多久没人认领就给报废了。

反正也不想要了,无所谓了。

曾经有过很多古怪的想法,就是把这个车皮做成旅行牌,把整个车全部切割了,一点点的卖,做艺术品,例如有些飞机报废的时候,会把整个飞机皮做成行李箱挂牌,大家可以去淘宝搜一下,什么型号的飞机都有,我那辆路虎卫士也是铝皮的,我就有过这个念头。

我这个人,真变态。

关于那辆丰田佳美被报废的事,后来还有故事,那是另外一条线,有空再写,当你确定你的车没了的时候,你就可以打滚了,各类故事就可以编了,我车停的好好的,我出差了,回来车就成废铁了……

那时,大姐总希望我能落户青岛,帮我找了多套房子,说没有钱付首付她可以帮我,不建议我回农村发展。

可是,我执意要回。

我回农村后,联系的就比较少了,再次联系,是因为她去吕老板那,路过我这里,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吕老板那玩一圈,我在家也没什么事,就去吧。

那时,吕老板是准备再次晋升了,其实当时他已经是二号了,说是有计划当一号,他们是提前来祝贺的。

吕老板晚上有招待,很要紧的客商投资的事。

所以,办公室主任亲自陪我们俩吃饭,点了八个菜,很高大上的标准,还有澳洲龙虾之类的,到了晚上8点多,吕老板才过来,过来以后就让办公室主任离开了,他跟大姐聊天就像跟自己的亲大姐聊天一样,聊的全是家常,甚至也有抱怨,说老太太看电视,一看到什么贪官落马之类的就给他打电话,能打通才能放心,他自己抱怨说,干咱这个职业,很多时候都是命,企业突然出事了,矿突然塌了,这都是不可预见的,摊上了就是摊上了,咱好好干就是了……

很遗憾的是。

他全程没有跟我说一句话,甚至没看到我。

只是走的时候第一次很正式的给了我一张名片。

现在我还收藏着。

他还谈到了五星老头、大高个、李总,说他们也都有过来投资的计划,从吕老板这里住了一晚,我们又去了大高个那里,这里面跟大姐关系最好的就是大高个,大高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就是总感觉他之所以能走到今天纯粹是天上掉了馅饼砸头上了,大高个跟大姐是真有亲戚,小的时候住在她家过,也正是如此,才认识的吕老板,他们三个算是发小,大高个是真农民,当时为了去韩国,专门去青岛商场买衣服,他那鞋都有点脏了,想给他扔了,他自己都捡回来,GL8里时刻有农具,养着鱼,养着猪,有自己的农庄,主要是他地太多了,几万亩,在全国都属于前三名的农业基地。

大高个自己盖了个办公大楼,里面贴了N多照片,十有八九是狗的,那时流行藏獒,他花钱买了个藏獒协会的会长,带我们去看他的藏獒基地,说是门口拴的看门的那个长废了,是花50万从马俊仁手里买的。

谈起藏獒,那是眉飞色舞,说自己最喜欢的一只雪獒,配一次种就收5万元,还经常去各地参加展览。

那时,藏獒是要坐豪车的,每到一地展出,都要找很多豪车护送。

这才十多年的功夫。

一切都变了。

有时,我在想,今天我们迷信的一些投资标的物,是否有一天也会跟藏獒一般呢?例如茅台酒、比特币。

别急着骂,我只是在想。

只是想。

明白了吗?

昨天,群里有个姑娘找82年的拉菲,她自己不喝酒,是要送人的,预算5万元,我觉得5万元够呛能买到,现在各类酒涨价太凶了,茅台都是成倍的涨,当时她问我认识不认识卖拉菲的?

我说,认识是认识,但是不能给你介绍。

为什么?

因为,在我的认知里,我觉得到了这个年岁的酒了,假酒肯定比真酒多,就是担负不起这个责任,所以干脆就别让一切开始,因为这是超出我认知范畴的事。

我问,为什么不送钱?

她说,对方什么都不缺,只是说喜欢酒。

我问,为什么不选茅台?

后来,她应该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靠谱的拉菲渠道,决定选茅台,她可能是真的不懂酒,问有没有年份老一些的,预算两三千。

我给她科普了一下现在的茅台价格。

我把小包包推送给了她,晚上小包包跟我讲,最终买了两瓶万元左右的,能赚6百块钱,问要不要给我发个红包。

我说,不用。

年份酒,纯粹是个概念,酒进了瓶子,理论上口感就一天不如一天,至于发生什么化学反应,那都是自己想象的,什么1000多种微量元素,你知道全世界才多少种微量元素吗?

最终,老酒的概念,也会成为藏獒。

顺便科普一句,酒水属于食品,所有的食品都有保质期和最佳口感期,什么是最佳口感期?

就是生产日期越近的,越好!

Understand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333.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