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5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眼皮跳。

跳的厉害……

我要去天津拉书,开着我的两门皮卡,当时买来收藏的,买了快一年了,只跑了300公里,算是第一次上高速,还是有些小紧张。

先去加油。

加油站的妹子非让我注册个中石化的小程序,说是可以一键加油,我说我不大会捣鼓这些东西,您给我加多少油我给您多少钱就是了。

说希望我能帮帮她,有任务。

好吧。

网络不大稳定,既然答应她了,就帮到底。

终于弄好了,一折腾,老半天。

我快上高速了,一看后视镜,妈呀,油箱盖竟然没给我拧上,我又跑回去找盖,一来一回耽误了半个小时,我心想,当时还不如我找自助加油机,我自己加,浪费时间,爱心泛滥。

准备上高速,被特警拦住了,问我北上还是南下。

我说,北上。

一一问询,具体去哪,找谁,还有要扫身份证,结果不知道是他设备有问题还是我身份证有问题,扫了半天没扫上,让我靠边停车,给我搞了个人脸识别,确认半天,放我走了。

敏感时期,不能随意北上。

上了高速,我还在想,早知道我撒个谎,就说去南京,不就没这些事了吗?上高速时,我发现比我预计的时间晚了一小时。

我心想,原来眼皮跳就是这些鸡毛蒜皮啊?!

皮卡,原车380匹,跟猛禽数据差不多,但是感觉不如猛禽猛,猛禽一踩油门有跑车的感觉,这个感觉有点娘,关键是一提速我发现方向盘有点抖,新车买来以后我把公路胎换成了百路驰的AT胎,说明轮胎店的小伙计敷衍了我,没有给做动平衡,我一提速发现抖的更厉害了,好在开了一会基本适应了。

心想,实在不行,我等到天津去找个轮胎店搞一搞。

方向盘抖,多是因为轮胎有离心力,需要重新调配重,还有一种很奇葩的原因,就是轮胎里面进水了,另外玩越野的话,一次深度越野就需要重新做一次动平衡。

我跑120的速度,定速巡航跑,我看了一下转速表,只有1500转左右,还是比较轻松的,但是感觉没有猛禽稳,风大就容易摇晃,猛禽就是跑一百六七依然很稳,我之前开着猛禽下过赛道,直线很无敌,但是弯道就是垃圾,重心高、减震软。

我听听歌。

这期间天津女作家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几点到?

我跟她说了一个大约时间,差不多午饭。

我连的车载电话,不影响开车,相反,我觉得更安全,若是一个人在路上傻傻的开,很容易困,接个电话反而不困了。

没一会,又接了个电话,我一看是我们当地座机打的,急忙接了,劈头盖脸先把我训了一顿,嗷嗷的……

是需要报个表,问为什么没报?

我低头哈腰,把电话先哄着挂了,我很好奇,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我哥是法人,我接着联系办公室,问怎么回事?

办公室给我的答复更意外,说是我哥又去LYG了,回不来了,报表是需要做生物验证的,也就是人脸识别之类的。

咋又去LYG了呢?关键是也没告诉我啊?

我接着进了服务区,打电话给我哥,暂时无法接通,我接着联系他司机,司机也关机了,我联系小广西,小广西说他已经回县城了,没在LYG,我问他们去LYG干什么?

小广西说,人家要起诉咱。

我问,因为什么?

他说,商混签了合同,咱这边要撤走,人家不愿意。

我说,法院也不可能工作效率这么高啊?咱不是刚开始撤吗?

他说,是要起诉,现在是叫过去协商。

我说,他们有什么损失?

他说,他们为我们设了一个临时搅拌站,还有进了水泥、石子,当时有合同约束的。

我说,让甲方去协调,毕竟都是他们当地的同行。

他说,去协调去了。

我联系我嫂子,因为最近总是类似的事,我怕我哥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我嫂子说他们在谈事情,关机了,说是没有太大问题,就是要赔个违约金,在协商这个事,找了那边一个做船舶的大佬给协调,大佬是我们临沂人。

我问,这些事,为什么不跟我商量商量?

我嫂子说,你哥这个人就这样,有事喜欢自己揣着,不喜欢跟任何人说,这些事都是司机跟我讲的。

我说,XX局打电话,说是要什么材料,晚了要咋着咋着的,把我嗷嗷的训了一顿。

她说,已经知道了,你哥明天回来。

我说,那你让处理一下。

她说,行。

我继续上路……

刚进河北界,本地那个座机又给我打电话了,换了一个老男人,上去就是很正式的:鉴于我同事多次通知你们未果,现决定……

我心想,你罚款就罚就是了,何必带着情绪?一个中年油腻男了,何必这么大的火气?

我把电话声音调到最小,一直到自然挂了。

大体我听明白了,就是一个罚款。

几百块钱而已。

我又给办公室打了个电话,我的意思是你们先去现场解释一下,别让给我打电话了……

路上,我又试着联系我哥,隔半小时打一次,终于打通了。

说人家要60万的违约金,现在找人说了说,到了30万,我哥的心理价位是10万,但是愿意拿出5万元给中间人,问我有没有绝对靠谱的人,能给说句话?

我说,你先别弄这个,你先搞搞那个什么报表,我被训了两次了。

他说,训你你就挨着?你直接录音,拿给他们领导听听,什么服务态度?

我说,那以后有小鞋穿了。

他说,他敢!

我说,你把商混站的信息发我一下,我找人问问。

他说,行。

找人能找到不?

也能。

我有两个渠道可以找到。

一个是我认识特殊奖章获得者的群主,全国获过这个奖的人都在一个群里,有企业家,有大BOSS,有名人,群主跟我关系很好,但是他做事明码标价,我若是找他,这个事他会直接开价20万,上次有个人要转正,从二把手想调整为一把手,他开价就是20万,这20万不是说给你办成,而是可以带你去认识你的公关目标,只是敲门砖的价格。

我觉得,花20万就没必要了。

二是我上次从荷兰到芬兰自驾时,我们队友基本都是这个省的,而且多是企业家,那次他们光购物就花了接近400万,一个人花个二三十万很正常,我之前背的那个牛皮包包,1万多人民币买的,就是一个大姐送我的,这些年唯一偶尔联系的就是她,说是偶尔,其实频率非常低,一年能发个信息就算不错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联系,她是有一定能量场的。

咱自己也内疚,基本不联系,突然热情一次、主动一次,还是求人家办事,但是即便如此,也要试试,毕竟我哥还在人家手里。

我又进了服务区。

联系上了大姐,大体描述了一番,大姐没有给与准确答复,行或不行,而是让我把具体信息汇总发给她,她找人帮我问问。

我说,我有点急。

她说,我理解,再急,我也需要时间,理顺来龙去脉。

我说,我给你转5万块钱,你当活动经费。

她说,不用,我先问问什么情况。

我说,好吧。

她问,很要紧的亲戚吗?

我说,我自己的生意,我和我哥的,我哥现在可能被人限制了人身自由,不至于关了小黑屋,但是应该是不谈妥不让走。

她说,我知道了。

半小时左右,给我回了个电话,让我把我哥电话发给她……

我快进天津了。

我哥给我打电话,说是有和事佬介入了,方案基本敲定了,就是我们承担对方的基础投资,设搅拌站的场地租赁费以及拆建费用,12万左右。

因为我哥跟大姐沟通过心理价位,大姐就朝这个方向去努力的,省出来的钱怎么办?

我问我哥,我哥只说了一句:你不用管了,肯定不给你减分。

依我对大姐的了解,她是一分钱都不会要的,但是她会安排我哥去给和事佬送点东西,一般也不会太贵,万儿八千的就可以。

后续我没追踪。

只是给大姐打了个电话,表示感谢,还调皮的发了句骚:我好好健身,等我去肉偿……

她说,别拿姐姐开玩笑,姐姐是老妇女了。

我弱弱的问了一句:你找的谁?

她说,我有个EMBA同学在那边,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我让他帮我问问,没想到这么顺利,也算巧了,正好在他的射程范围。

我说,你给我个地址,我送你箱酒。

她说,我什么都不要,有空你路过这边,来看看我就行。

我说,我送你几本书。

她说,那可以。

把地址给了我……

我肯定不能只给她发几本书。

路上,我还怀念了一番我们在一起的时光,那时我年轻,经常带队去世界各地,他们年龄普遍比我大,我在他们心目中真的跟个男宠似的,我不是写过嘛,在荷兰每个人叫了一个CALL GIRL带着,一路带到芬兰,每个姑娘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级别不同,有的是陪床的,有的不陪,给我找的那个就是灵魂陪伴的,我不要他们嫌我假正经,所以我要了一个年龄大的、学历高的、不睡觉的,大姐对我们男人的表现貌似习惯了,见怪不怪了,也没说介意不介意,大姐出去逛街之类的都喜欢喊着我,毕竟我交流无障碍,打车、买东西,我都很擅长,她们一般自己买东西的同时也会帮我买,若是单独带我出去的话,还会手拉着手,想想那场面也挺有意思的,一个20来岁的小伙拉着一个50岁阿姨的手。

只要是出了国,你就会发现,SEX这个玩意,真是开放,是他们开放,我们跟着也开放了。

进了天津城区,女作家给我发位置,说请我吃康师傅拉面,在等红绿灯时,我顺便搜了一下附近有没有轮胎店,我想把车子送过去,正好让给做一下动平衡。

很巧,对面就有一个马牌轮胎。

简单跟轮胎店一交代,我就进了康师傅拉面馆,装修的非常好,见了面先抱抱,礼节性的……

我说,真香。

她说,谢谢。

我问,最近泡男人没?

她说,没。

我说,不能闲着。

她说,可能年龄到了,突然觉得没啥意思了。

我之前写过,作家有一个算一个,全是骚货,为什么呢?因为男人容易崇拜女作家,女人容易崇拜男作家,这种崇拜就会积攒无数的进贡者,排队等着翻牌子,例如在烟台,有女人开的茶室,每个房间就用自己偶像的一部代表作起名,办公室则直接叫作家名,作家来了还要一起坐船去海里,在浪潮中跌宕起伏,一点不影响次日揽着老公的胳膊逛街,这些我都是亲历者,所以你以为《废都》写的别人?就是贾平凹自己,他也真的遇到过自己的唐婉儿,不是娱乐圈才乱,每个圈都乱,只是别人的圈主人公没名气,吃瓜太费劲……

天津女作家名气一般吧,我签她的书更多是扶贫。

就是纯粹的帮她。

她也不会让我白忙活,例如48元的定价,我从出版社拿是24元,她会再补贴给我一半,也就是我一册只需要12元就可以了,单册可能不好卖,但是我可以掺杂在套餐里,滥竽充数,那么一册就值100元了。

我来回拉也没多少钱,不用1000元的路费。

我问,咋穷到请我吃面的地步?

她说,我觉得环境不错,又是康师傅的品牌。

我说,我喜欢吃肉。

她说,那我单独给你点份牛肉。

我说,点两份。

她说,前段时间我还查了查到你那边的车票,坐高铁到青州,想去找你玩。

我说,我阳痿了。

她说,想哪去了。

我说,不睡觉你找我干什么?

她说,那些事都没意思,是想找你聊聊天。

我问,抑郁了?

她说,也没有,是前几天突然心情不大好。

我问,怎么了?

她说,有朋友找我借钱了。

我说,肉包子打狗。

她说,是,但是呢,当年帮过我很多。

我说,不正好符合你的理论吗?你说赚了钱干什么?不就是跟好朋友一起分享吗?当时你怎么反驳的我?你说,懂懂若是你哪天有需要,我肯定愿意帮你,那个人肯定比我重要吧?你都心疼的要命,我老师跟我讲过,人陨落的时候,不开口,朋友还在,一开口,朋友都没了。

她说,是跟我想象的略有差距,很心疼。

我说,心疼自己赚钱难。

她说,是的。

我问,借了多少?

她说,30万。

我说,你真舍得。

她说,一言难尽。

出了门,她竟然点上烟了。

我问,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她说,我一直会啊。

我问,一天一包够不?

她说,有时候不够。

我说,抽烟影响亲嘴。

她说,你错了,很多人特别迷恋烟嘴的味道。

我说,那直接舔烟灰缸就是了。

她说,你就知道抬杠!

到马路对面轮胎店……

她在外面接电话,一个学校打给她的,让她搞什么讲座,我问小师傅给我搞好了没?说都搞好了,跟我讲,不完全是动平衡的问题,动平衡的确误差很大,但是更主要的是轮毂是铁的,不是很圆,问我是不是下过河之类的?

我说,下过。

他说,回去换了吧,这种还容易爆胎,散热也不好。

我问,换个好看点的轮毂,一个要多少钱?

他说,少不了2500块钱。

我说,1万块钱啊?那算了!

不舍得!

她的工作室就在隔壁小区,一个LOFT公寓,四个窗户全拉着窗帘,说是阳光会影响灵感,两个硕大的屏幕连在一起,我问有好看的片不?

她说,有是有,但是应该不符合你的胃口,我喜欢唯美系列的,有剧情的。

我说,果然作家都一样。

她问,打开你看看?

我说,不用了,我对这些东西没感觉了。

屏幕很神奇,一个鼠标可以控制两个屏幕,而且可以各显示一半,有意思,说是有专门卖一拖二的,她说可以一边写东西一边追剧。

我下了个货拉拉订单,其实我主要是想找人帮我把书搬下去,联系了一个,30块钱给搬上车,前提是我们在上面给搬进楼梯,他不上楼。

可以!

司机要40分钟才能到达……

她问,要不,你先休息会?

我说,少拿哄小青年那套忽悠我,我才不上你的床。

她说,你脑子里咋净这些事?我是怕你回去瞌睡。

我说,我不困。

我们俩决定先把书搬到电梯口。

搬书时,她在我后面突然来了一句:你屁股真翘。

我问,馋了?

她笑着说,有点。

我一伸手,她就把头靠过来了,让我抱抱,我突然在想,其实对她很不尊敬,你看,孤男寡女在一起,而且俩人都是把这个事看的很淡的人,就是握手的感觉,她算是不讨厌我,而我抱着她,自己一点反应都没有,太不合适了。

我以身上出汗有味道为由,把她哄开了。

我们这类人,是那种很随便的人,就是哪怕在一起,分开后也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就是很多时候可能只是好奇,就是觉得你挺有才的,想体验一下你这一款。

我在搬书,她问了我一句:你第一次恋爱是多大?

我说,我这个年代的人普遍比较保守,我大学毕业了,都还以为亲嘴就会怀孕。

她说,你少给我装。

我说,我真的晚熟,我初中同学都有当爷爷的了,他十七八就当爹了,他儿子又是这个年龄当爹的,我上次去广西才知道,这些原来不稀罕,现在广西十四五结婚的女孩很多,不是过去,而是现在,我前年刚去过。

她说,越南那些。

我说,上次我带队去越南,你也去了对不?

她说,是的,还有林溪他们。

我说,想起来了。

她说,你们还去找小姑娘了。

我说,我没有。

她说,他们去了。

我说,是的,回来跟我讲,年龄最大的十七八,年龄最小的感觉还是十二三的样子,人民币是75块钱,若是愿意给小费,是5万越南盾,貌似是15块钱,过去玩的主要是福建人,有的一住就是两三个月。

她说,后来,我还写了个游记,敏感词太多,发不出去。

我说,那些东西都不适合写,能被人骂死,你若是固定找一个小姑娘,前两天要钱,后面都不要钱,就是希望你能带她到中国,他们有的回来很久了还有联系,她们都有微信,装着翻译软件。

她说,你可以写写,反正你也不要脸。

我说,我也不敢写,不合适。

她问,现在还有没有保持联系的?

我说,基本没有了,她们也会遇到新客人的,渐渐就会遗忘了,我带过队里最有意思的是一个成都小伙,就是他赚点钱基本都花这上面了,走到哪都要找,他特别会讨女孩子喜欢,就是上去就发5千红包,基本没有拿不下的,我们在新加坡时,他认识了一个姑娘,是马来西亚的,中文说的也很好,俩人在一起有个四五天,后来姑娘要来中国找他,入境时被海关拒了。

她问,为什么?

我说,护照是男的,人是女的,被拒了。

她问,之前没发现?

我说,我专门问过他,他说跟女的一模一样,包括声音也是女的。

她说,什么奇葩事发生在你身上我都不意外。

我说,不是我,是我带的队员。

她说,是你,我也不意外,不是你,我也不意外。

我说,我觉得对男人这方面的事描述最准确的就是三个字:性能力,只要一个人有性能力,这个能力包括生理机能和财富限制,只要有,他就闲不着。

她说,女人也一样。

我走了,走的时候她竟然拍了拍我屁股……

我越看她越觉得长的像余秀华,算了,不回应了,我怕她留我过夜,我做噩梦。

我眼皮依然跳,我在想,今天到底是咋了?是不是没睡好?

不知道是因为拉着1000册书的缘故,还是动平衡的缘故,方向盘不抖了,我更轻松了,听听歌。

到了滨州,我妹妹给我打电话。

一接,先哭了。

我接着害怕了,我心想,我爹我娘出事了?

我问,怎么了?

就是哭。

我接着火了:你说话行不?

她说,我让人骗了。

我问,骗了什么?是被人睡了还是钱被骗走了?

她说,钱。

我问,到底什么事?

她说,小林找我合伙,让我拿钱一起做事,但是他现在不认。

小林算是我们共同的朋友,算是我们维系的一个资源型朋友,在乡镇上工作,就是属于那种家是本地的,黑的白的通吃的,同时又能搞定各村村长的角色……

我问,你是不是跟他睡觉了?

她说,没有。

我说,你整天不学好,跟这些人混在一起,你看看你周围的那群娘们,除了卖的就是当小三的,你都快成鸡头了。

她说,哥,你别骂我了,我能见见你不?

我问,妹夫知道了不?

她说,知道了。

我问,打仗了没?

她说,打了,一会说要去决一死战,一会说要喝药自杀。

我说,我在滨州,我差不多五六点过去,不要告诉任何人。

她说,知道了。

我给妹夫打了个电话,我对他有着绝对的震慑力,从小就是,所以他不敢不接我电话,接着电话就抱怨了一通,说老婆胳膊肘往外拐,说的很委婉,拿钱出去养别人。

我问,你不是去决斗吗?决斗完了没?

他说,他MLGB,他还怪硬,在电话里叫了号,要跟我约场。

我问,你不是有三个老铁战友吗?咋还叫人吓唬住了?

他说,哥,不是,我计划弄死他,我在找机会……

我说,先不要跟任何人说,我五六点钟过去,你们几个是正事没有,整天捣鼓些这。

他说,不用你插手,我自己解决。

我说,见面再说吧。

我在想,平时看着挺野蛮的一个人,当过兵,当过村干部,还有大纹身,被拘留过N次了,都是我去捞的,这么一个很牛B的人,竟然被小林吓唬住了,是小林更野蛮?

不是。

而是农村人对特殊群体的天生惧怕。

他就敢明着跟你叫板……

过了淄博后,我给他们俩再打了一遍电话,叮嘱了一下,不能让我哥知道了,因为我哥没文化,情绪阈值很低,若是骗了他妹妹的钱,他可能觉得不要紧,把他妹妹给睡了,他会歇斯底里的,而且他谁也不会找,自己会去小林办公室直接揪出来,大耳光给扇的啪啪的。

只有我这种人才比较适合处理这些事。

我觉得睡不睡觉是你俩的事,但是我需要安抚妹夫,还有就是我要知道来龙去脉,到了以后,妹夫跟个孩子似的,眼圈都红了,说让人骑头上了。

我让妹妹把所有的聊天记录以及如何认识的来龙去脉都讲给我听。

我理一理。

很准确的讲,就是被他PUA了,而且很专业,一点痕迹都没有,钱要的现金,没有条,什么都没有,没谈过借钱,只是我妹妹说愿意入股。

一看就是个惯犯,我认为,他的核心是勾搭农村娘们,只是发现我妹妹还有点钱,就顺便弄了点钱,我审问了我妹妹好多遍:你们在一起了没?

她说,真没有,他提了好几次,都没答应。

我就吓唬她:一会我把小林弄过来,现场对,若是他说睡了你说没睡,我就打死你……

她说,真没有。

其实,我是演戏给我妹夫看的。

聊天记录有不少是删除的,例如莫名出来一个“好的”,我推测是这样的,就是他们俩联络的很黏糊,然后让我妹夫发现了,这些东西我一理就能理顺,就是的确是他刻意套路的我妹妹,但是她从来没接触过稍微有点档次的男人,所以根本没有防线,拿钱出来就是最好的证明,人家也没要钱,是小林说要投资个影楼,我妹妹主动提出的入股。

我说,这个事,我来裁决,妹妹你去找他要钱,有钱给钱,没钱给写条,你就明确告诉他,你两个哥哥知道了,只给一周的时间,别的不用说,一周后若是他没有任何反应,我去实名举报了他,等举报完了,调查完了,我再让小X(我妹夫)去打他……

我问他们俩,这个安排行不行?

都答应!

走的时候,妹夫出来送。

我说,你在家不是闲的哭吗?跟我进城搬书,帮我卸货。

他说,行。

路上,我安抚了一下他,安抚的方式主要是骂:你看看你,让人把老婆都欺负到头上了,你还在家哭哭啼啼,你不是要去决斗吗?

他说,哥,我不是吹牛B,我是顾忌大家的面子,否则,我早弄死他了!

我问,我的安排你能接受不?

他说,能!

我说,他是老油条了,虽然不是什么好鸟,但是他不会谁的女人都动的,是吧?

他说,要是让我抓到证据,我非阉了他不可。

我问,一共给了他多少钱?

他说,现在她也不说实话,最初我问她,她说两三万,后来说八九万,我觉得少不了十万块钱。

这个事,我为什么不能直接进攻?

因为,我有直觉,我妹妹是主导者,就是她是跪舔角色,所以我必须让她自己去解决这些问题,只要她如实的描述、转达,小林一定会把钱给她的,小林是个聪明人,他不怕我妹夫,他怕我和我哥,我哥真的会捏他的蛋,我真的会去举报他。

虽然是看到了我妹夫懦弱的一面,但是也看到了他坚强的一面,他其实很多事都明白,只是不断的自我催眠,坚信自己的老婆没有问题,我也帮他分析了,这么一群娃,大的哭小的闹,根本没有上床的时间,何况就是个农村臭娘们,一个月不知道洗次澡不,谁稀罕?这方面肯定没问题。

晚上,陪我妹夫喝了两杯,他貌似自我催眠的很好了,关注点已经不在睡没睡上了,而是嫌小林瞧不起他,模仿着小林的口气:是你就是个农民,你吱歪啥?

下次我见了小林,要送他句话:女人,绝对不能朝下找,你去县城捣鼓捣鼓那些富婆多好,非去找农村老娘们,全是炸弹。

未完待续!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469.html

抢红包

pcleft

返回顶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