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7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上次,端庄给我提了不少建议。

有些,我接着执行了。

例如端庄提到,员工怎么叫遇到了好老板?

一是工资给的高。

二是生活更美好。

生活更美好的一个前提是什么?

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时间和空间,例如该下班的时间就下班,不要动不动加班,该双休就双休,不要让他们在周末轮流值班,这样不好,而是采取错峰上班制,确保每人每周上五天班。

我接着就这么安排了。

每天都有同事休班,每天都有同事上班,早九晚五,中午管饭,节假日以及周末完全是公务员标准,工资也比本地公务员高。

算是我的小进步。

有些,短期内无法解决,例如端庄建议我与同事们分开,现在是开放式办公室,一层200多平,谁都可以看到谁,没有单间概念,端庄认为这样不合适,看似更亲近了,其实彼此别扭,关键是会影响读书、写作,因为这些都需要绝对安静,那我是怎么解决安静问题的?

6点就到办公室了,等他们上班,我已经写完了。

在家写可以不?

过去可以,现在也不行了,媳妇养的猫,动不动发情,哎呦哎呦的叫个不停,静不下心来……

周六,我一看,只有一位女同事值班,而且是新同事,若是我一直待在办公室,她要考虑为我准备午饭,我觉得有些小尴尬,我决定去户外溜达溜达,前段时间在抖音上看到一个在房车里办公的,很有意思,就是他搞了一个移动办公室的概念。

我决定出去找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坐着发发呆,写点东西。

这类地方,我熟悉很多,之前我骑过几年山地车,县城周边的山路让我逛遍了,偶尔还会遇到驾校教练一对一在荒野教学,也是哎呦哎呦的。

我决定去雪山后面转转,前面已经开发成旅游景区了,就是彩虹谷,后面更丰富,不过那属于日照地界了,相对比较原始,有水有沟,路还是传统的土路,我想找的是远离村庄,但是又不能绝对荒芜的,因为还要考虑安全因素。

我先是把车开到制高点,开始四处寻找扎营地。

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我看中的地方,死人也看中了,一旦走近才发现旁边是墓地,好几处都是如此,关键是这玩意晦气,我骑摩托车第一次摔车就是因为走错路走到了陵园,准备掉头时,摔了。

还有一处位置比较空旷,视野也不错。

我把车开过去才发现,味道太难闻了,附近有十多个养鸭大棚,太臭了,是那种钻心的臭,就如同读高中时的旱厕,你课间去一次,身上的臭味半节课散不掉。

我觉得还是要找水库,因为水库普遍属于水源地,附近不允许有养殖场,但是我不能走小路过去,过去我是骑自行车,再小的路也能走,开着皮卡必须走大路,我设上导航,竟然有路。

跟着导航走吧。

走着走着,我发现前面一个类似赛车场的玩意,我心想,这是什么主题的?卡丁车?越野车?还是跑车?

走近以后,发现有个大牌子,是个在建的旅游项目。

我仔细读了读。

从半倾斜的大门来看,这个项目已经基本夭折了,应该是刚开始动工接着遭遇了疫情,直接装死算了。

看明白了,那不是赛车场,而是骑马场。

我开车进去溜达了一圈,没啥意思,唯一值钱的就是两个亭子,我在想,这些土老板的审美还停留在凉亭时代,一搞旅游开发就搞这些古建筑模式,门前立上牌坊,上到泰山,小到沂山、蒙山,都是如此,最顶的位置一定是玉皇顶系列。

就不能稍微自信一点?

搞点现代的?

到水库的路走不通,要穿过一个村子,村口设有限宽路障,我试了几次,都差一点才能通过,硬过也能过,但是会擦伤轮胎,没意思。

算了,我还是去西边乡镇的山里转转吧,那边也是有山有水,甚至更美,唯一的缺点就是离县城稍微远了一点,需要半小时左右的路程,我沿省道跑了20多分钟,根据指示箭头准备进山。

山前的村子也搞了一个超大的牌坊。

又是仿古主题的,太土。

而且,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这些搞旅游宣传的,在墙上写的口号都太欺负人,例如上善若水。

对于村民而言,这四个字有啥意思?

大家根本不懂。

这不是个例,是我这两天穿村最大的感触之一,农村标语过于高大化、书面化。

为什么?

因为,很多标语都是宣传口的工作人员主笔的,调给起高了……

平时出门我特别喜欢看文字类的东西,例如景区说明,电线杆上的告示之类的。

我发现另外一个现象是什么?

就是景区宣传病句化、歧义化。

这又是为什么?

景区普遍缺少专业的文字工作者,往往是让办公室人员来主笔,例如前段时间我们去九女峰书房打卡,门口贴了一个告示,我和端庄都是中文系的博士,我们俩都没搞懂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病句,有歧义。

进山的路很窄,两边是桃园,桃花已经准备开了,还遇到了一辆迈腾停在路边,驾驶座上没有人,但是我看后面车窗开着缝,那一瞬间我在想,我一直以为车震是有钱人才玩的游戏,原来开迈腾也可以车震啊?

看来,有钱没钱,都浪漫。

继续往前走,路边停的车越来越多,都是车震的?

不是,而是这里有个饭店。

炒鸡的。

我给定义过,这家饭店生意好,核心竞争力就两个:

第一、远。

第二、路难走。

若是请朋友来这里吃饭,10点就需要打电话预定,11点就要出发,回去怎么也要三四点,就是为了吃这么一顿饭,要大半天的时间,我很少请人来这里吃饭,除非是很特殊的朋友,主要是我觉得太浪费时间,那个给我生娃的青岛女人第一次来找我时,我就带她来这里吃的鸡。

我们俩,很多事都充满了传奇色彩。

她是想自己养个娃,想找精子库,她姐,注意,是亲姐,把我介绍给了她,她亲姐是我读者,好朋友,她第一次来找我,那时我还在CBD,写字楼,需要等电梯,我看一个女的抱个花在电梯里,按的17楼,我就知道是找我的,我就问了一句:你找谁?

她以为我调戏她,生气的把头扭一边去了。

到了17楼后,她才知道我就是懂懂,我知道她很失望,因为她觉得懂懂应该是戴个眼镜,很是斯文,咋见了面感觉跟个屠夫似的?又老又丑又色。

那时,我开了辆日产D22皮卡,带她去山里吃鸡。

我感觉她穿了至少有十件外套。

一层一层又一层。

也不怎么说话……

那天,又下了很大的雨,吃饭过程中她问了我很多问题,甚至包括高考考了多少分,有没有复读过,爷爷奶奶是否还健在?姥姥姥爷活到多少?

我都一一回答。

其实,见了面,我就不想跟她好了,因为我觉得她太冷,有着青岛女人独特的优越感,居高临下,一点都不温柔,我都能想象她在床上肯定是头死猪,我没想要什么娃,就是想骗个炮而已。

她对我没啥好感,我能感觉到。

那天,我们走的时候3点多了,雨很大很大,老板娘也很漂亮,还问了一句:这是嫂子不?

我说,是。

她说,看起来比你年轻,你是娶了个小媳妇啊。

我说,是,90后。

其实不是,比我大一岁。

那时,还没修现在的水泥路,她说特别喜欢下雨,问我能走的慢点不,我把她的手按在了档把上,她没反对,结果我开车不专注,那段时间旁边几块地在安装光伏发电,大车给压的全是深坑,我这一侧就滑进坑里了,我试了几下都没开出来,我说不如我们就陷在这里吧,车子倾斜着,我就把她拉过来了,让她坐我腿上。

雨特别大,我们车子倾斜着,亲吻了老半天。

她说,我们点到为止好吗?给我个适应的时间。

我说,好。

她把外套脱了两层:我特别怕冷,我看了天气预报后,有些小伤心,我原本是想穿裙子你看的。

我仔细看了看,应该是刚买的裙子。

雨越来越大,感觉我们在坑里会被淹了,她问我,要不要叫救援?

我说,你已经给了我力量,我自己就能出去。

其实,很简单,前面之所以没出去,是因为我一直都是两驱模式,挂上四驱就出去了,当然我没有第一次就挂四驱,是努力了几次挂的。

有时,女人是个怪东西,也亲嘴了,也拥抱了,应该一切毫无阻力了吧?后来我去青岛找她,我发现她很冷漠,对我完全是陌生人,连手都不让拉,我心里就有了答案,她是没看中我。

后来,她可能选了一圈,没选到合适的,又找了我。

三四个月做彩超时,我就知道是我的,因为跟我长的太像了,基因太强大了,这些以后可以写个专题,被拉黑了N次,这几年感情反而好了,偶尔会一起做点生意之类的,只是小太郎不认我,见了我就哭,嫌我丑?!

我跟她,一共只见过五次面。

第一次,她来;第二次,我去青岛;第三次,我们约在了济南;第四次在福冈县;第五次在广岛县。

我问过她后悔不?

她说,有些后悔,若是重新选择,会选精子库,而且可以定向选择,现在定向到什么程度?连情绪、人格都可以选,有网红的供不应求,一管5万多人民币,要排队才能抢到……

她说的这些不是主因,主因是若是真的是精子库,可以直接告诉孩子,她这个没法告诉孩子,只能说爸爸英年早逝了。

她现在主要做医美,就是中介中国人过去整容、手术、辅助生殖,去年我还帮她做过广告,我问她医美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她说,给你讲个冷知识吧,韩国男明星为什么普遍都有肌肉?是不是健身房的结果?不是,那么匀称的肌肉,多是射频、电磁或者冷冻类医美,通过作用于他们的脂肪或者身体部位,自己不用做功,通过仪器努力,而医美出来的。

不说她。

言归正传,继续说炒鸡店。

炒鸡店老板娘很爱学习,抖音也玩的很好,我看粉丝不少,她来过我们餐厅两次,就是想体验一下炒鸡有什么区别?

我说了一句话,把她逗乐了。

我说,本地炒鸡用的佐料,你就是把拖鞋切切炒炒,也是鸡味。

她说,是。

我说,完全就是大料堆出来的,油乎乎、黑乎乎,你看我们家的炒鸡呢?基本就是鸡肉本来的颜色,还有就是不咸。

另外,我认为最核心的竞争力,是我们的摆盘比较用心,骨头多的全在下面,上面的全是好肉、大块的,你想,几个人吃鸡,一个人能吃三五块就算不错了,我们的这种摆盘会给人一种错觉:这个鸡咋全是好肉?

但是,不适合打包。

打包回去,全是难啃的肉。

本地人吃我们的鸡,普遍觉得味道淡了,但是也能接受,关键是南方朋友也能接受我们家的炒鸡,而他们接受不了本地其它炒鸡,那是些啥?乌黑乌黑的。

她是向我取经的。

我谈了几点个人观点:

第一、合适的时候,开发炖鸡,用最少的佐料去炖,不是你们现在的传统炖,现在的传统炖依然是黑乎乎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尝到鸡本来的味道时,就说明汤有进步了,为什么?现在客户以男士为主,女士不是很喜欢坐地桌啃鸡肉,还是喜欢吃相优雅一些,喝个鸡汤,吃个松散的鸡肉。

中餐的趋势是淮扬菜、粤菜。

就是清淡+返璞归真,追求食物本来的味道。

整个临沂炒鸡,有一家算一家,都是大盐大油大辣,为什么那么香?跟重庆火锅一个概念,吃的调料。

为什么大家去草原感觉很颠覆?

人家草原上吃火锅,全是清汤的,也没有蘸料,就是吃羊肉本来的味道,感觉被颠覆了,原来羊肉是这个味道!

第二、每个客户,都主动加一下微信,不搞群发,也不搞骚扰,当然也不接受他们的调戏,偶尔发发朋友圈就可以了,例如什么摄影组来本店吃鸡了,XX机车俱乐部来打卡了,大家会不断的推荐你的微信。

就是变过去被动为主动。

第三、不点菜模式,把鸡的价格稍微调高一点,然后送配菜,这个有些反常识,羊肉店老板跟我讲过,羊肉汤不赚钱,就指望炒菜赚几个钱,其实大家能跑这么远来吃鸡,不在意是168还是198,相反,要是我,我一定要做本地炒鸡的价格标杆,就是我是最贵的,但是你点了鸡别的菜我都是送的,例如豆腐、炒鸡蛋、拌黄瓜之类的,这样有个什么好处?就是人工非常高效。

这个,还是需要足够的勇气。

什么菜都有,又是鱼,又是肉,其实很耗费厨师精力,关键是未必能炒好,上菜也慢……

不点菜是未来的主流模式。

还有一个建议,我没好意思给,就是一定要把握好跟客户的距离,客户里有不少高能量场的男人,有些呢,还处于性旺盛阶段,什么人都勾搭,你不能有类似的绯闻,一旦有,马上就传开了,这就如同有家鱼馆,老板娘也很漂亮,据说有客人在二楼包间把她和谐了,到处都在传,从那以后,偶尔过去吃饭,我总觉得包间里一股怪味。

这几天,我在路上还在思考一个问题,是我看了一本书,关于古代帝王玩游戏的,是讲埃及法老们的,当时我在想,今天有钱人再怎么会玩,也没法跟古代这些专职者相提并论,他们要多少女人要不到?要什么花样要不到?就是他们比今天最会玩的男人还会玩,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讲。

其实,我们对历史人物动不动就贴个“荒淫无度”也是我们普通人的遐想,是我们普通人认为,在拥有绝对权力的前提下,肯定会荒淫无敌,沉湎女色,就如同乞丐推测皇帝会用金制打狗棒是一个道理,贫穷会限制一个人的想象力。

在资源绝对过剩的前提下,他们对性已经没有太多欲望了。

就如同,你没有跑车的时候,你每天都渴望有辆跑车,当你想有什么跑车就有什么跑车时,你对跑车就没概念了。

觉得不过如此。

所以,我认为“荒淫无度”也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大人物,不会困于此!

这类荒野饭店,能做起来的,基本都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只要不是太难吃,大家就会去,在远处还有一个更偏僻的店,说是投资三个月回本,那个店口感就差的多,本地去打卡的人少了,外地打卡的很多,甚至有从外省来的,主要是老板娘在抖音上动不动就扭腚……

难找,也是一种竞争力!

上次我去临朐一个网红家的羊肉馆,跑了三个小时,叫二姨夫,说是临朐第一网红,大家都觉得好吃,主要是跑来跑去,找累了,饿了。

言归正传,继续说我出去找地方扎营。

山下有个水库,水库这边有不少钓鱼的,我去对面转了一圈,发现有条土路,就把车开过去了,我在想,既然我想驻扎到下午,就使劲靠靠边,别影响其他人通行。

除了偶尔有种地的三轮车走,几乎没人走。

我躺车上,写点东西。

中间有辆黑色天籁过去了,一看应该也是想看风景的,过了差不多半小时,天籁要倒回来,技术不大行,另外路太窄,到我这个位置正好是个拐弯处,一个大姐在给指挥,大哥把头探出来。

我下了车,我看了看,能过,我想给指挥着。

大姐就先步行走了。

我问,前面出不去?

他摆了摆手,不知道说的啥。

我给指挥着倒出去,大姐在那等着了,准备上车,她一转脸,我觉得很面熟,她貌似也这么觉得,但是一瞬间又都觉得认错了人,就没说话,走了。

我待到太阳快落山,我觉得前面应该能绕出去,我开车往前走,发现前面是断头路,就是原先有路,但是让洪水冲断了,而且应该冲断好几年了,自行车摩托车能过,汽车过不了。

我准备掉头,在掉头时,我发现了新鲜的物证,原来大叔跟大妈是来车震了?我在想,来的时候发现破车也可以车震,现在才发现,原来中老年人也这么浪漫?从而我推测,他们不是夫妻,因为我接手给指挥倒车后,大姐就有逃离的感觉。

我差点认错了人,认成了穆桂英。

我在青海时,认识这么一位大姐,医护人员。

援青的。

不是镀金式的,而是直接把关系都迁过去了,工资差不多是山东的2.5倍,看教师工作就知道了,咱这边高级教师一个月七八千,他们那边发一万四五很正常,所以西宁总给人一种国际大都市的感觉,因为整体工资高,有钱人多。

主要是高原补贴。

根据海拔来的,山这边一个价,山那边一个价。

当时怎么认识的?

山东在那边的也是一个圈子,我有个老师姐在那边,回来时也是闹的沸沸扬扬的,说是搞了婚外情之类的,当时我去环骑青海湖,在那边住了很久,经常找他们玩,他们在那边其实没什么事,特别是干部系列,待遇很高,还配专车,另外他们普遍没有工作考核,毕竟过去都是客人,被人很尊敬。

到处玩。

整个青海让他们玩遍了。

只是有一个要求,不允许开车过去,是防止出事。

我有车。

所以,他们喜欢找我玩。

我师姐是有人故意黑她,不是别人,就是同队的,就是别人黑的这些事,在很多特殊环境下,其实是比较普遍的,只是有人吃醋了。

教师这个群体,是很单纯的。

最典型的一点,就是容不得不公平。

自己也喜欢的人,让别人捣鼓去了,就会嫉恶如仇,否则这些事咋传出来的?

当时我师姐认识一个山东老乡,家是海阳的,医护人员,姓穆,我都喊她穆桂英,我是通过师姐认识她的,穆桂英特别喜欢旅游,但是她也是受限于车辆问题,她那个级别就可以有专车了,但是专车是不能出西宁的。

她们年龄相仿,也算有共同语言,就成了好朋友。

我们一起去了趟可可西里,我拉着他们四个,这场旅行后,我跟穆桂英成了好朋友,跟师姐他们疏远了,完全是两类人,穆桂英还是一个比较敞亮的人,收入高,见识多,不小气……

我们是一类人。

我在西宁的日子里,偶尔她会喊我过去,她做饭我吃。

她的整个事业还是蛮励志的,一路都是助手角色,原本是想干几年,在青海那边多弄一些头衔再回去,山东人在青海刷职称太简单了,你看那些援教的,一两年就在那边刷到了高级职称,结果回来后,山东教育厅不认,他们还联合起来去喊冤,把当年给他们承诺的人给拦截了,当时你说的,两个省可以通用。

但是呢,医院反腐力度越来越大,不确定性越来越高,她必须尽早回山东,否则容易成为谷子地。(《集结号》主人公)

记得当年我们去日喀则,那里很多干部都是从青岛过去的,原先是过去刷履历的,回去就能提拔,结果派他们过去的老大出事了,他们都成了谷子地,懊恼不已。

这就是命。

穆桂英回来后不久,喊我过去玩,那时刚要建核电站,她还带我去参观了一下,她认识一个工程师,应该是工程师找她看过病,我们还一起吃了个饭,工程师给我们科普,中国电力是短缺的,太阳能、风能这些新能源的确成本越来越低,甚至比火电还低,但是存在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发电多的地方用不了这么多电,而用电最密集的地方又缺电,核电是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

但是呢,日本地震让全球核电发展受到了舆论冲击。

那次,我还知道了一个专业知识,就是谈到了辐射应用,我们吃的蔬菜,可能就经历过电离辐射,专业术语叫:钴60辐照灭菌。

那次,我问她回来提拔了没?

她说,平级调动了。

怎么调的?

A单位到了B单位,依然是副手,但是B单位知名度、效益、竞争力都比A高,虽然是平级,但是也相当于提了一级。

她工作特别忙,特别是回山东后,我们基本不联系了,是我卖书的时候,她说要买点送人,我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说正好有事要咨询一下我,她遇到了一次新的转折,就是她有机会提一格了,但是有两个职位可选,一个是大单位的二把,一个是原先单位的一把。

我说,肯定选大单位的二把。

她说,我想回去,毕竟各方面都比较熟悉。

我为什么不鼓励她当一把?她毕竟是个女人,还有,当二把手跟当一把手是完全不一样的游戏规则,一把手是需要拍板的,而她的事业履历里从来没拍过板,我对她是比较熟悉的,她看着很硬,其实很软弱的一个人,只要你强硬,她的底线不断的被突破,属于逆来顺受类型的。

后来,听说当了一把,更是无巧不成书的事是什么?我有个高中同学是济宁医学院毕业的,我同学竟然在那上班,我是毕业20年同学聚会上看同学录才知道的,我就问同学一些穆桂英的事。

我同学一肚子怨气,说这娘们根本不适合当院长,一碗水端不平,早晚不是让医生弄下来就是让护士弄下来就是让病人弄下来,说是三个群体一个都没搞定,有的医生累死,有的医生闲死,还有就是护士转正的问题,有人打滚、闹腾,结果硬是给转正了,结果这女的又打滚,竟然获评了年度优秀,在所有人看来,完全是闹剧,你连这个都压不住,你怎么当一把手?

就是谁哭谁有奶喝,通俗一点理解,就是医院里一个口碑很差的泼妇,既转了正又评了优,好事全让她占了,怎么占的?打滚占的!

后来?

我看新闻,穆桂英被和谐了,因为安全事故,我觉得对于她而言,这是最好的结局,她的确干不了,当老大必须要能摆平手下的刺头,否则队伍你带不了,为什么新官上任先砍人头?就是立规矩,你不给他们立,他们就给你立。

倘若我是穆桂英,我会把这个泼妇先斩落马下的,遗憾的是,她习惯了让步,在你进我退的游戏中,失去了主动权,最终把乌纱帽丢了。

据说,职位丢了,待遇和级别都没丢,其实也是借机给她调整一下,因为上面也发现她没有当老大的天赋了,现在去管审计去了,比较闲的差事,也很少联系。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544.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