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3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那年,妇产科骑友手舞足蹈的找我商量个事。

说是有生意可做。

当时,她刚从济南结束借调工作。

什么生意?

她认识了个男人,说是能量场特别强,跟中石化的关系特别好,能供货进中石化的加油站便利店,当时是想供什么货?

茅台+五粮液。

让她找货源,就是等于白送钱给她。

给了一个采购价。

这个采购价不低,简单一点描述,就是从京东下单以后再卖给他们,都赚钱,当然,这里面有个致命的漏洞,就是该男人给妇产科三个月的压款账期。

我问,这个人靠谱吗?

她说,绝对靠谱。

但是,我总觉得这里面逻辑有问题,那时茅台五粮液是放开供应的,京东要多少有多少,那时茅台一箱才5千多块钱,你不用找京东,你就直接在济南找名酒经销商,他们谁不愿意给你供货?

就是为什么要把这么好的机会给你呢?

妇产科略害羞:他是想帮帮我。

从利益输送角度,也说的过去,只是还有两个疑点:

第一、采购不需要竞标吗?不需要主体吗?个人就可以供货吗?

第二、加油站允许卖酒吗?

妇产科问询以后给了我答复,是需要竞标的,但是可以暗箱操作,加油站也是可以卖酒的,而且这些高端酒是可以提升加油站的品牌高度的,会被什么人买去呢?送礼走的急,干脆在加油站买箱酒吧。

也说的通。

妇产科是想联合我一起做这个事,因为她没有这么多的本金,她是希望我能采购了酒水供应给她,她再供应给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负责供应给中石化,她愿意每次给我写借条……

妇产科,人很好。

但是,生意场上,人好是不值钱的,也不是说不值钱,是值很少的钱,衬托不起这么大的生意,除非她把自己的住房先抵押给我,这个想法我都不能提,在山东,你提了这么无理的要求,直接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后来,我找了个理由,委婉拒绝了。

我从侧面提了一句,若是男人真的心疼你,喜欢你,想帮你,没必要这么复杂,他赚了钱送你点就行了。

妇产科觉得我曲解了,急忙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就是在济南的时候相处的特别好,问我想不想去济南发展,我说想是想,不是没钱买房嘛,他就提了这么个机会……

也可能是咱自己狭隘了。

妇产科的老公,努力过,说是找了临沂五粮液总经销,一起去济南谈了,可能也是账期太长,没谈拢,后续我没再跟踪。

这种生意,总给我一种错觉,天上掉馅饼了,正好砸我头上了。

跟我老师送我的话恰好相反。

老师说,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掉馅饼也不会砸你头上的。

所以,任何不需要努力,不需要周折,轻松就能赚到的钱,我们还是离的远远的,吃不了亏,资金优势不叫优势,这又不是需要几个亿的资金,百儿八十万就可以周转,普通人都拿的出来,不可能轮到咱。

这一页就翻过了。

有次喝酒,我心平气和的给妇产科科普了一下,创业这个事,是九死一生的,是高技术含量的杂技,不可能轻松就赚到钱了,咱就是普通的上班族,把工资好好攒着,有机会买套像样的房产,这就行了,至于别的,不要奢求太多。

话有些消极。

也是发自肺腑的建议。

哪那么多好事?!

这些事,从那以后,没再提起,她貌似也放下了,感觉自己的确发不了这个财,有年东营来了个朋友,是济南一位作家的朋友,是石油系统的,他来我们这边找人,让我帮个忙,作家就把我介绍给了他。

什么事?

他堂弟,高中毕业后在家玩耍,也没正经上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跟小混混就混在一起了,结果四处偷电机、变压器,抓进去了,他是挨着寻找失主,希望人家能给写谅解书,这个事复杂在哪呢?东西还没退赃,他又不愿意给垫付,因为他弟弟是从犯,还有就是公安已经给开了罚单,这个时候去找人家失主写谅解书,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希望找个本地人给带路,给说说,行不行的试一试。

在我们这边偷的是一个灌溉电机,集体所有,我们隔壁乡镇的,就是我那个养鸡老铁乡镇上的,我又联系了养鸡老铁,他又给联系了村委,结果有个好消息,就是他们村换届了,就是老村长下去了,盗窃是在上任的事,现任是愿意给写谅解书的,东营说的也很虔诚,孩子是好孩子,就是从小太娇惯了,独生子,没考上大学,我叔让他出去打个工,我婶子觉得孩子年龄太小,让在家长两年身体吧,结果跟着坏孩子学瞎了……

一切比较顺利。

晚上,非要请我吃饭,我说你来我这里了,以后咱就是朋友了,怎么也是我请你,咱简单吃点家常菜,咱自己的地方,可以不?

同意!

饭前,要了我地址,说要送我个注射器式黄油枪,让我给摩托车打油的。

没话题咱也要找话题,就聊起了当年中石化采购茅台+五粮液的事,他直接一摆手,认为完全是瞎扯,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些?你知道售假对于中石化意味着什么吗?表现在股市上是接着几个亿的损失,采购是绝对严谨的,中石化想跟茅台或五粮液合作,直接是战略级的,不可能找小代理商,更不可能找个人。

又聊到了青少年犯罪,现在越来越低龄化了,一个关键的年龄段是什么?1620岁,要么是初中毕业,要么是高中毕业,没有继续读书,没有进入正规企业上班,就那么游荡在社会上,又没钱,走着走着就歪了,这个现象是很普遍的,读初中时我学习比较好,我哥跟那些小痞子混的比较多,后来听我哥讲,学校里的那些老大们,多进去待过。

在孩子没有形成稳定价值观之前,要么让他在学校里,要么让他在部队里,就是别在社会里,之前有个大姐,非要把儿子送我们工地,十七八的孩子,染着黄毛,一群全是这个尿性,他上班的前提是给他买新手机,上午给花1400买的新手机,下午就1000卖了,然后吃喝玩乐去了,再继续用自己的破手机。

干不住。

所有问题孩子的本质,都是问题家长。

溺爱。

村村都有类似的情况,我很熟悉的就有两个,一个判了无期,一个判了15年,都是十七八岁,几乎就是我看着长大的,判了15年的那个,他爸还跟着我们干活,一个老黄牛式的人物,干电气焊的,就是你永远无法把他和他儿子犯的罪行联系在一起,他儿子是初中毕业后在社会上游荡,贩毒+吸毒+LJ,不是报警被抓的,而是他们里面有人录了视频发给别人,发酵了,被抓的,据我哥讲,他不是主犯,但是自己扛了。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是他爸的说法吧。

在我印象里,一个很老实的孩子。

关在山东重刑监狱里,前年,我们做了那边一个工程,是准备做,后来没做,一来二去,我们经常跟这个监狱打交道,当时分包商能量场很强,我哥让他帮着问问孩子在里面表现如何,是否有减刑的机会?

很难,全是积分制。

但是可以把年终小红花给你,这样积分就变高了。

报价太高了。

我哥连说都没说,因为说了,他爸来一句:你帮我垫一点……

当时为了给孩子找律师,几乎是把家里搞了个底朝天,我认识小律师以后才明白,刑事案子找不找律师关系不大,量刑弹性太大,决策权不在律师手里,那时她给我讲了个案子,家里穷的叮当响,判决结果还可以,家属事前给了律师4万,事后又给了8万,其实就是不找律师,也是这个结果。

信息不对称!

方向不对,努力白费,但是也该费,谁让你没教育好孩子呢?给社会添乱了,就该用这种方式惩罚你。

还是要让孩子好好读书,至少读完高中,然后给找个大学上着,不是为了学什么,等于建立一道防火墙,与社会先缓冲一下。

我喜欢逛微博,看看粉丝问偶像问题,我发现一个现象,大家的问题,只要与做生意有关的,十有八九都是在寻找销售技巧。

都是在寻找一门武功绝学。

学了以后,卖什么都无敌了。

其实呢,今天整个社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营销策略越来越不重要了,你见苹果什么时候做过促销?以后,主流的销售模式就是口碑+评测,这就如同我们买车,我们会去抖音上看别人搞的评测,去看看车主心得。

不会只听销售者怎么说了。

就是越来越考验内功了,外功不是那么重要了。

一个最典型的变化,就是凡是可能引发舆论的负面点,各品牌都在剔除,我前天刷了个抖音,有个姑娘在东莞加油,燃油宝50元,结果买单时是500元,类似的骗局我也遭遇过,在连霍高速洛阳服务区,不过是十年前的事了,问我加不加燃油宝,说他们家的油不大好,加个组合一下吧,我问多少钱?说是40元,我说可以的,结果加完后,问我剩余的放哪?给放后备箱吗?一疗程是六瓶,给我加的是第一疗程的,我一看被套路了,也没说什么,认了,为这个事把洛阳服务区拉黑了,以后再也不进了,我缴完钱,一个上海车主跟他们吵起来了,也是为这个事。

东莞加油站的事,中石化接着就发了声明。

这就是进步。

套路式营销越来越少。

我经常爬泰山,这个月几乎每周都爬,过去一般只有外地朋友来了,他们想爬泰山我才陪着爬一爬,前些年,泰山上全是套路,特别是允许烧纸烧香的年代,你若是足够虔诚,一千元是轻松花出去了,敲下钟100块钱,你烧纸需要点火吧?引火费100块钱,到处都是类似的套路,你还觉得人家真热情,帮你拿蜡烛过来了……

现在还有没?

什么都没有了,你买张门票,没有任何费用了,也没有烧纸的,也没有烧香的,黄瓜、泡面、红牛,都是明码标价,也没有强买强卖,而且上面有德克士,也很便宜,我之前爬山都是自己带着水,我背两瓶水就到山顶了,我自己爬的话,两小时就登顶了,陪朋友爬,三到四小时。

泰山在进步,我都觉得发自内心的欣慰,在我们在使用套路营销的时候,普陀寺都已经取消香火钱了,当时我就在想,怪不得浙江这么优秀,人家的寺院都如此的前卫,你不要小钱的结果是什么?

大钱追着往里捐!

过去,咱都觉得内疚,作为山东的名片,全是宰人的套路。

泰山的改变是什么?

管中窥豹。

全国都在进步。

少林寺,现在也没有天价面条了。

有次,我带一位女企业家爬泰山,她的一些理论又影响了我,她认为,不要自己带水带饭,每到一处休息点,该补给的就补给,贵点不要紧,咱既是体验了高山消费,又为别人创造了财富,咱什么时候吃过山顶的煎饼,对不?所以一定要吃一吃,至于面条、羊汤,那个吃不吃无所谓了,但是煎饼要吃。

所以,现在我爬山,也是每到休息处会买点水买个煎饼之类的,也会请大家吃黄瓜,中天门是5块钱一根,到十八盘那个位置貌似是10块钱。

因为竞争很激烈,黄瓜也是又长又粗,全程都用水喷淋着,卖相很好。

就是泰山,一切都在变。

越变越好。

我爬山很厉害,虽然赶不上专业水准,但是比普通人肯定要爬的快,我觉得我爬的快不是说我步伐大,脚步快,相反,一群人一起爬山,前期我都是慢的,因为大家有新鲜感,容易走的快,而我是慢动作式爬,只是我全程都是一个速度,到了山顶依然可以跑。

永远不要开始一项你坚持不到底的计划。

爬山也是如此,我们要使用什么频率爬山?

我能用这个频率一直爬。

你看挑山工就行了,他们步伐非常慢,哪怕是空担状态也慢,他们爬山类似猫走路,脚是轻放的,在确保触碰到台阶上以后再发力,而我们爬山是怎么爬?

有点类似跑步。

他们的爬法是对的,让自己的每一步都很稳。

我爬山,都是先给大家讲注意事项,泰山是台阶山,可以理解为全是楼梯,这样的山其实是格外的危险,容易后仰,每年都有类似的事故发生,后仰是怎么出现的?要么是体力不支,要么躲避,有时是躲避下山游客,有时是超越休息的游客,怎么规避呢?

第一、必须靠右行驶,避开下行游客,有人喜欢走Z字型,觉得这样省力,自行车这么走是省力的,人这么走是不省力的,从势能角度而言,你是多做功的。

Z字型走法,容易引发事故。

第二、在准备超人时,一定要注意他手上的拐杖,他一抬一动,很容易引发你的躲闪,要像超车一样超人,绝对安全再超,把每个停滞的、站立的人当成潜在的危险,特别是有人在给别人拍照,他还会左右甚至前后移动。

在爬十八盘的时候,在人不多的前提下,尽量靠最右,未必要抓扶手,但是必须要让扶手在半米以内,就是不管什么紧急情况下,你都可以一把抓到。

我们只有降低了风险概率,才可以玩的开心。

还有,就是一定要慢,用一个可持续的步频,但是尽量不休息,我爬十八盘都是一口气,我几乎是一步一滴汗,直接滴在台阶上,我超的每个人都惊叹,哎呀,你咋出这么多汗?

正常的新陈代谢,有人喜欢出汗,有人不喜欢出。

我带着所谓的擦汗神器,白搭。

大部分人坚持不到最后,累的要死要活的,不是他体能不行,就是节奏问题,他用了一个不可持续的节奏,就跟我们做定投、跳绳、写文章一样,我们都是可坚持十年二十年的步频,一旦开始就不可被超越的。

我媳妇在家跳绳,她说愿意虚心请教我。

让我提提建议。

我的建议有二:

第一、不要在客厅里跳。

她不听。

第二、你跳的太快了。

她不听。

那没办法,大家为什么跳绳跳不了5千个?就是太快了,你要用一个慢动作去跳,一下是一下,越跳越简单。

频率是非常重要的。

晚上,我儿子在玩枪战游戏,类似CS,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他这个年龄段以及枪法决定了,匹配给他的队友以及对手都是猪一样的,他成绩也很一般,我说我替你打两局吧。

他让给我了。

每局都是MPV,其实这个游戏我还没摸透,包括开枪的方式跟CS也不同,但是我上去就打的非常好,因为这类水平相当的枪战游戏,战略大于战术,战术大于技术,应该都是一群小学生,就知道抱枪往前冲,所以你只需要比他们多一个动作就可以了,就是每次探头接着是回撤,等于你在暗处,他们在明处。

还有跑吗?!

我跟儿子讲,这类游戏,冲不是最核心的,躲才是最核心的,你只有自己不死,并且让自己处于有利位置,那么你才有机会击毙对方,你们的遮挡物是不对等的,他等于在大街上,你躲在汽车后面。

这就如同有个职业象棋人来找我,我说你教我一招,让我提升一大截。

他说,不轻易过河。

你要这么想,业余水平之间的搏杀,都是对攻模式,当你不轻易过河时呢?就成了防守反击式,对方来个车来个炮,等于我们所有火力对付他单枪匹马,但是有个前提,就是旗鼓相当,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下,什么技战术都不再好使。

斗地主也是如此,之前我写过类似的技战术,就一个原则,没有绝对把握不叫地主,但是这个是反人性的,因为人们都想当地主。

时代在进步,人们看人越来越立体了,若是秦桧生活在今天,应该也是有粉丝的,不至于一片叫骂声,这些年,我看过四个人的形象反转,一个是木子美,出道的时候被骂死,后来她铁杆粉丝无数,一个是李银河,她一直都给人很变态的感觉,后来也成了大V,而且我觉得她是一个很通透的人,她给我签的书我现在都还留着,没舍得卖,一个是大炮,过去他总是鼓吹房价会涨,无数人骂,后来他开了微博,又粉丝无数,还有一个是杨振宁。

杨振宁,不仅仅是民间骂,一些文学作品、影视作品都直接开骂。

例如有部讲述中国原子弹研发的电影叫《横空出世》,李幼斌、李雪健主演的,那时的李幼斌是比较帅气的,若是说演戏,同台飙戏就能看出来,李幼斌离李雪健还差了半条街,李雪健是真牛B,这部电影里讲述了一个叛徒,叫夏世忠(下世忠),其实就是含沙射影的杨振宁,大家都回来报效祖国了,你依然在美国。

今天,大家已经接纳杨振宁了。

那,为什么杨振宁不回来呢?

第一、杨振宁是物理学家,研究物理前沿的,他回来对原子弹没有半点帮助,国家也没有对应的科研配套供他发光发热,杨振宁是全球物理学专家,而我们造原子弹准确的讲,需要的是工程师。

第二、剧中也有交代,李幼斌的媳妇是资本家的闺女,都受到严格的审查,在那个环境下,杨振宁是回不来的,杨振宁的岳父是杜聿明,国军高官。

时代在进步,我们看人的视角也在进步。

杨振宁是可以载入史册的大科学家,国家需要他的时候,国家又有能力为其提供匹配科研团队时,他回来就可以了。

《横空出世》这部电影是1999年上映的,若放在今天,绝对不会放一个夏世忠的角色进去,还有,无论是编剧还是导演,今天回忆起这个桥段,都是内心有愧疚的,自己咋能这么干呢?

无论是黑转白还是白转黑,都是比较容易的,例如拉面哥,现在是白色的,他是朴实的,善良的符号,他过去做过的事都被名气压过了,他身上立刻没有了小商贩的那些生存技能……

什么叫小商贩的生存技能?

例如抢摊位时,你泼我油锅,我拿杀猪刀追你。

所以,有些网红,是不能红太长时间的,很快就反转了,因为内核支撑不起这些,朱之文就是很好的例子,过去全是赞美,现在全是骂声、调侃声,大家对他仅有的崇拜,全没了。

上次,我去临朐,一个网红家吃饭,这个网红就是个农民,属于天生的喜剧演员,当时我是早上去的,他们还没开门营业,他父亲,他们两口,三人在吃早饭,连碗都没用,直接把锅端桌子上了,大杂烩。

三人在喝酒。

就闲聊了几句,问一早上多少酒?

三人一斤半。

就是各半斤,白酒。

我一看,这个场景很熟悉,农村很多类似的酒蒙子,甚至一睁眼,先空口喝上一杯,你就会觉得恍惚,一个在网上很火的人,现实中又是这么一个样子,整天可能晕乎乎的。

包括离拉面哥很近的那个炒菜的小胖,也是个网红,他也是个酒鬼,他的拿手菜叫捣鱼刺,也是一开摊自己先喝上一壶。

这些人,说白了,都是街溜子,包括拉面哥在内,就是整天赶大集的,江湖人士,与善良朴实没啥直接的关系,只是一录像,感觉貌似的确是很善良很朴实。

跟最底层的人打交道,你完全善良是不可能的。

这些事?

可以问问城管,他们最有发言权。

城管是弱势群体还是小商贩是弱势群体?

城管!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年,镇上水库出了一条蛇,是春节后不久,反正水库还有薄冰,全镇的人出动了,去烧纸,说是真龙现身了。

我那天去拉面哥那边写生,我就在想,大家看拉面哥跟我们当年去看那条蛇本质没区别,就是看个热闹,看个新鲜,至于说绝对崇拜这个人?不现实,更多的可能是心疼吧,就是当热闹退却了,日子回到了从前,但是很多东西都回不去了,那种被人尊敬,被人捧着,甚至能跟刘德华对上话,都成了过去,感觉是做了一场梦,而且周围老百姓开始反过来议论了,看吧,凉了,终于又跟我们一样了。

这就如同《乡村里的中国 》落幕后,我去杜深忠家,他们已经过回了普通的日子,当天还有远房亲戚来,家里依然那么穷那么破,他让我们留下名字,写在他的日记本上。

哪有不凉的网红?就如同董文华来县城演出,她为了表现的亲民,走下台来,跟大家一一合影,看着几个老娘们揽着她的胳膊合影,我就心疼的不得了,什么时候你们这些屌丝竟然能揽着歌唱家合个影,那几天,本地朋友圈全是那几张照片……

如何预防凉?

就跟爬山一样,不坐缆车,用一个自己能坚持到底的步频,一步一步……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685.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