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5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最近,主要精力用于跑关系。

山东人特别擅长攀关系,人,往往能联系上,但是结果不尽如人意,根源是什么?

我们总喜欢用嘴求。

你看,我跟谁是老铁,谁跟你又是老铁,咱就是一家人,这个事你看?

而南方人怎么跑关系?

感情开路,直谈交易,拎着皮箱就去了,南方地产商来山东,所向披靡,领导对他们的评价就是哈巴狗一样乖巧,要钱给钱,要物给物,可是当他们赚的盆满钵满一拍屁股走人后呢?出差去找人家办事?连见都不见,然后骂他们忘恩负义,南蛮子没人情味,翻脸不认人。我那个福建的骑友,他就是类似的角色,不过他不是决策者,充其量算高管,他最喜欢看《教父》,觉得里面最经典的那句话就是:一切都是生意。包括鞍前马后,请客送礼,跪地臣服,都只是生意投入成本而已,按照你的剧本去配合罢了,我之前写过,本地骑友泡妞就是喜欢用热情,用体贴,成功率极低,而这个老福建呢?他就是干脆直接,请大餐,送大礼,让他骑了一圈,这么说吧,普通人,除了参加婚宴和公司年会外,应该从来没有机会被人当主宾在五星酒店宴请一次,你想想,是不是?!

言归正传,继续说跑关系。

我哥小舅子,认识那个,认识这个,反正一句话,全国没有他不熟悉的人,全是他战友,而且多是军官,前几年一起喝酒,我媳妇说以后想去上海发展,就是孩子上学难解决,他接着给五角场那边一个军区战友打电话,问解决个孩子上学名额可以不?

马上就答复,没问题。

因为是酒后,我也没较真。

年龄跟我差不多大,高中毕业就读的军校,这些年应该是战友满天下,这个咱是理解的,所以他为他姐夫找关系也是如此,一找一个准,但是不办事,为什么?

很多事,隔行如隔山,而且不是绝对的一把手,根本没有跨部门协调事情的能力,因为你没有帮别人的筹码,自然没有机会要求别人帮你做事,例如医生,我是消化科主任,你是心内科主任,我求你照顾个病号你肯定很用心,因为你也会反过来求我,我倘若只是个主任助理,我是没有资格求别的科室主任办事的。

我跟小律师讲,咱谁也不找,你就当我顾问,我一天给你两千块钱,你陪我跑,不需要你给辩护之类的,你只需要告诉我,应该找谁,我负责去找,可以不?

她答应,但是不要钱。

服软是第一步,这个已经服了。

唯一不是很和谐的地方是什么?我哥翻了一次供,就是可能要退回审查,那么可能会拔出萝卜带出泥,倘若只是这20万借款的事,问题还真不是很大。

小律师认为,需要三管齐下。

第一、服软,去检察院认罪。

第二、寻找当地大律师,能谈筹码的,属于业内潜规则,就是可以直接私下商量案情,例如免于起诉什么条件,不是说要求别人犯错误,而是在弹性空间允许的范围内,就是可以起诉也可以不起诉,或者不起诉需要满足什么条件,你去一一做足条件。

第三、要找到我哥的闪光点,特别是与扶贫挂钩的,这些年一直积极做公益,把一些视频、照片素材都要找到,最关键的一点,我们村有接近半数的劳动力跟随着他,扶贫的核心是什么?不是给老百姓发钱发物,而是成为他们的致富带头人,你看临沂这边有个村叫油篓村,家家户户小洋楼,别说宝马奔驰了,玛莎拉蒂、大G都常见,咋弄的?就是村里有人在上海卖煎饼果子发财了,然后全村都去了,垄断了上海90%的市场,村口现在直接做了一个大牌坊:中华煎饼第一村。

我哥在我们当地,就是这样的人。

当然,没有这么夸张,应该这么说,我们社区是附近社区里面包车普及率最高的,因为这些工人人手一辆,有一年,一次性团购了17辆,从济南开回来的,听着面包车没啥,你要这么想,农村40岁以上的家庭,多数都没车。

这一点很重要,那么就要权衡,起诉了他,把他关起来了,那么很多人可能就失业了,还有,说明这个人主观不坏,何况你们检察官也知道,做工程你完全符合主流价值观的结果是什么?

一个单都接不到。

我们这都是小苍蝇。

你看周立波在美国被抓时,他媳妇就做了一个视频集,证明周立波在国内是一个很受人爱戴的艺术家,还热衷于慈善事业。

这也是诉讼技巧。

我跟自己是这么讲的,当我想法跟小律师有冲突时,无条件信任她,毕竟她是专业的,我是业余的,我哥他们一家爱怎么捣鼓怎么捣鼓,我捣鼓我的,我就是简单直接,就是想弄到一个列表,负责免于起诉是什么条件,什么代价,然后我尽最大努力一一满足。

到了地方后,小律师负责联系律师事务所,他们有律师联盟,知道本地哪家比较大,她让我在楼下等着,她上去谈,怕我说不明白,还有就是有些话律师是不希望被当事人知道的,还有,就是她长的比较好,胸脯也白,男人也愿意跟她说话,我等着就是了。

很久,至少一小时。

下来了。

我问,进展如何?

她说,我先陈述了一下,把证据链给他们演示了一下,他们算是会诊了一下,觉得单纯看这些证据链的话,问题不大,但是不能做出承诺,还有就是要考虑最核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这是一个孤立的案子还是有安排的案子?就是这个案子因何而起?被人举报?上面指示?不同的起因决定了不同的结果,若是一个单纯的孤案,哪怕是余案也不要紧,那么就很好做。

我问,能否让他们约着具体分管人员吃个饭?聊几句就可以,我们可以给服务费。

她说,不现实,现在大家都很谨慎,怕当事人或家属录音录像,一般不会直接接触的,信不过的陌生人都不会见的,你有想法可以跟律师讲,律师代表你去讨论,但是是需要你决定把案子托付给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会这么做。

我问,你觉得他们关系硬否?

她说,能做这么大规模的律师所,一般都有隐形股东,问题不大。

我说,那按照你的计划,你直接跟负责人谈,看看什么结果,什么筹码,然后我决定做不做,倘若需要花大几十万或上百万了,那就没必要了。

她说,不可能那么夸张。

小律师又上楼了。

我发信息让会计帮我查一下读者通讯录,看看有没有当地的公务员,会计很快给我反馈,有个,然后把网名发给我了,在我们家买过酒买过苹果,还送过她一双鞋子,40码的,说明个头也蛮高的。

我接着联系。

很热情,调侃我,问我咋想起翻她的牌子?

我说,不胡闹,说正事,我来你们这边出差了。

她说,我在北戴河开会呢。

我说,不要紧,我是向你打听个人。

她说,好。

我把我要认识的目标人发给了她,她很快就给我回信了,说她见了可能面熟,但是没有交集,她已经联系过她在该单位的朋友,问了一些情况,说这个人比较难打交道,是二代。

二代是什么意思?

爸爸是该系统的,妈妈也是,不过都已退休,而且妈妈还获过三八红旗手,全国性的,说明有多么铁面无私吧?她(目标人是女的)也是这个性格,说是工作很认真,不食人间烟火系列,平时很少跟同事打交道,喜欢听交响乐,还是钟汉良的粉丝,属于TOP 10系列,就是演唱会的时候是可以坐在第一排的。

她问,你很急吗?

我说,很急。

她说,你要是不急,就等我后天回去,我帮你约,我有个同期考公务员的朋友,在那边文宣口,妈妈也曾经在那边工作,人脉还可以,他们肯定熟悉。

我说,不用,不是多大的事,不值得你出马。

我们决定先返回,主要是小律师晚上需要照顾孩子,也没白跑,至少跟律师事务所建立了链接,我们等着他们报价,通过报价我们就知道难度系数,因为他们不会盲目的报,而是会去实调案情,包括他们担心的是不是有案外力量在左右,他们会进行一个系统的评估。

回来的路上,我问小律师:你发自肺腑的跟我说,这个事到底难度系数有多大?

她说,跟你,我都是掏心窝,但是呢,隔行如隔山,在我们这个行业,没有打包票这一说,法庭现场什么变数都有,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们设计的再缜密,也有不严谨的地方,除非有绝对力量去掌控,但是对于我们老百姓而言,这种力量很遥远,不是花钱就能办到的。

我说,也就是说,我哥的事,什么结果都有。

她说,理论上,是。

我问,若是五比五分,倾向于好的一面多呢,还是坏的一面多呢?

她说,好的。

我说,那就是了。

她说,我怕现在太乐观,到时候结果不如意你又抱怨。

我说,我哥现在已经能接受缓刑。

她说,嘴上说而已。

我说,我跟他谈过。

她说,缓刑其实也是实刑。

我说,没办法的办法,谁让摊上了呢。

她说,私下里,你不要去约那个人。

我问,谁?

她说,听交响乐的那个。

我说,我不会的,我一切听你的。

她说,这种人,特别又是单身,性格古怪的很,何况年龄比咱还大,能是省油的灯嘛。

我说,我随时准备献身。

她说,人家稀罕你?

我说,也许是王八看绿豆呢?

她说,别自恋了。

路上,正在北戴河出差的读者给我打了个电话,这次情报更准确了,不过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答案差不多,是个很冷的女人,可能是办刑事案子办多了,跟人说话不由自主的就会启用审问模式,唯一有价值的,就是交响乐手下有个大学生助理,山大考进去的,在下面工作了三年,刚调上来,可以从她嘴里打听点事。

挂了电话后,小律师跟我讲:你晚上跟她说,不要让她继续关注这个案子了,因为各个角度关注的人越多,那么越容易激发交响乐把案子做扎实的欲望,因为这种人你不能按照正常逻辑去推理她,吃拿卡要她都没兴趣,就是想把业务做好,这是她的信仰……

我说,明白,什么都听你的。

她说,这个案子,有个点,是最大的变数,就是借条做完笔迹鉴定后,他们会不会去再次提审借款人,若是只是核实这个借条那无所谓,就怕拔出萝卜带出泥,换句话说,你哥的命运很大程度取决于借款人安的什么心,他若是想放你哥一马,承认写过借条就可以了,若是不愿意放,可能会说很多。

我说,问题不大,他交代多了,他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何况我们才多大点生意?他根本记不住,我甚至怀疑是这样的,这个20万是怎么出来的?打流水打出来的,他无法解释来源,就承认是受贿了,至于我们日常维系关系送的小恩小惠,他记不住,他是分管几个亿几十个亿的,我们这种千儿八百万的工程在他眼里算个毛?这就如同那个XX落马的时候,我爹担心了好久,因为我爹为我大姐找工作,送过他半扇猪肉和五千块钱,人家压根没交代到这个数量级的,不是没交代,是直接没想起来,电棍把屁股捅糊了也没想起来。

她说,我觉得还是要预防万一。

我说,这个事,我哥他舅子再擅长不过了,他战友全是管这个的。

她说,可以让他去叮嘱一下。

我说,你给我微信发个:叮嘱舅子。

她说,好,你当正事去办。

我说,放心吧,小舅子很听我话。

她说,尽快落实。

我问,你晚上怎么吃?

她说,我不吃,你不是也不吃吗?

我说,午饭我没吃饱。

她问,我请你?

我说,不用,我还有个很重要的事去办。

她问,约会去?

我说,我现在不喜欢女人。

她说,谁说不喜欢我都信,就是你说了我不信。

我说,村里换届,村长十拿九稳,但是今年有个小变数,有人明着叫了号,理论上也问题不大,但是,村长怕这家伙背后使小动作,想让我去给问问,是真想当还是喊着玩?

她问,这个事你能管的了?

我说,管不了,但是这个叫号的跟我是一级的,小学同学,我是班长,现在的村长比我矮两级,算是世袭了,从我记事起,除了他爹就是他叔,现在是他。

她问,现在不都是谁有钱谁当吗?

我说,问题就出在这里,这家伙有钱,这两年做保险,就是给工厂办理集体的商业险,反正开着大路虎了,我个人是这么推测的,他不是看中了一个月3600块钱的工资,而是看到了政治头衔,例如可以弄个代表当当。

她说,你回去当就是了。

我说,说着玩行,真当,当不了。

她问,现在还会武斗不?

我说,前些年会,现在一般不会,但是可能会有小动作,前些年,都是直接喊大痞子到村里站台,老百姓虽然勇猛,但是见了痞子还是害怕的,毕竟人家打人是专业的,所以就有了很和谐的一面,上面派人坐在上面,监督票据真实有效,下面坐着老百姓,一侧站着一排痞子,属于不同派系的,后面是警车。

她问,真的?

我说,是的,不过扫黑以后,没有这些了,我妹夫之前是主任,被我给劝退了,因为他有纹身,而且也干过痞子,后来抓村霸怎么抓?就抓干村主任的,有纹身的,有案底的,哪有敢闹事的?上面都愁着抓不到典型。

她问,票公平不?

我说,绝对公平,所谓的不公平,就是看谁在背后运作能力强,特别是选老大,投票的就那么二三十个人,这些人会被反复公关,甚至要左右权衡,但是一般都不会离谱,这个谱就是家族,看你跟谁的血缘更近,为什么说他有些怕他呢?他们俩家族还真是旗鼓相当,为什么我说我当没胜算?我们家族在我们那边太弱了,属于小众姓氏,有投票权的就两个。

她问,上面不能委任吗?

我说,这个是核心,谁能当选是上面决策的,但是就怕上面也有角逐,A想让小王当选,B想让小李当选,若是风平浪静的日子,一般都会找个陪选的,然后设计一下选票,做一下对冲,不出现一边倒,票统结果很激烈而又可控。

反水的概率很小,之前我科普过,现在的村长好当,不得罪人,只要大喇叭一响就是发东西,不跟过去似的,一响就是收公粮收提留,而且大家都在外面工作,都有村长的微信,需要求他帮着办事,一来二去相处的都很好。

就是他没有硬伤。

说不出他的孬。

除非怎么反的水?

保险下了血本,一张票花上三千块钱,肯定反了。

差不多需要六万块钱。

可是,你花六万块钱买这么个玩意,值吗?!关键是现在也没机会卖地,村里也没啥产业,赚不回来啊?!

我在我们小学同学里是有绝对威望的,老班长,而且从头当到尾,那时我生病在卫生室打针,所有同学都去探望,是所有。

我需要跟保险说实话。

就是一句话: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你就抓紧跟他解释一下,只是自己喊着玩玩,自己绝对支持和拥护他。

你知道为什么吗?

有时候,农村人解决问题的方式,很简单又很极端。

你胜算很小。

但是,挨打的概率,极大!

而且呢,是莫名其妙,毫无征兆,毫无痕迹的,也许只是看起来很正常的车辆剐蹭,一辆外地过来旅游的车子,跟你擦了一下,然后你骂了他,他打了你几拳,把你鼻子给打歪了……

村长求我这个事的时候,他说,你觉得我干的怎么样?毕竟你也代表了一类声音。

我说,我觉得你当的特别好。

他说,掏心窝的话。

我说,就是挺好的。

他说,那我就下决心继续干下去。

我说,你可别找人打他。

他说,他别过分了,咱不会过分的。

我说,这里面唯一的变数,就是上面有人力推他,他是从上而下运作的,毕竟他整天在县城,又干保险,认识的杂人也多。

他说,有这个可能性。

我说,就是真演砸了,你就争主任。

他说,干就干一把,不干就算了。

我问,二叔退了?

他说,退了。

我说,他是不是看到二叔退休了,才跳出来的?

他说,应该不是,就是赚了点钱,不知道姓什么好了。

我说,要是选主任,让咱哥发动发动工地上的这些,把票挨着收收就行了,主要是你们的票都掌握在老不死的群体里。

他说,我逢年过节都有走动。

我说,就怕人家使钱。

他说,是。

我说,我这边,都会站你这边的。

他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主要是我们本身有业务来往,他吸存别人的钱又存我哥那边了,虽然说起来不正规,但是都这么干,他是7个点吸存,我们这边给他1015个点,动态的,不同季度不同价格,别人价格高他不敢存。

吃利息差。

他跟我,还是能聊很多知心话的,因为他总觉得我代表着学问,而我哥跟他说话呢?则粗鲁的很,俩人喝了酒还容易拍桌子,所以他也怕我哥反水,因为我哥提过一嘴,意思是保险想上位,找过他……

我说,咱哥的事,你不用担心,他最近心思不在上面。

他说,我怕他立场不坚定。

我说,你看着他很倔,但是在我绝对坚持的前提下,他会绝对尊重我的,例如我们俩都想收民工以及家属的选票,支持不同的人,只要我坚持,他肯定让给我,咱哥这种人,表面凶悍,内心有爱,所以你看大家跟他,一跟就是十多年,小广西就跟自己养的牲口差不多,自己家的玉米不收,先把我们家的给收了,跟我们年龄差不多,主动降一辈,喊我哥大叔。

他说,这些我都懂。

我说,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我只是觉得,现在不同于十年前,所以过去行的通的一些策略,现在都不能乱用了,就是铆足劲的去保,但是呢,不暗斗,核心精力用于上面,上面决定委任你,就出不了差错。

他说,现在不是这么回事,选票很透明。

我说,社区抓房子的时候透明不?所有号码都在玻璃瓶里,所有人盯着,为什么大家依然抓到了想要的号码?我和我爹家还挨着呢,这个概率小不?

他说,那是你手气好。

我说,是你让我手气好的。

这是大家认为最公平的一次抓阄,写票的时候,已经把我想要的票都拿出来了,剩余的装进玻璃瓶里,所有人盯着,抓的时候,我们想要的票已经攥在手里了,然后把手放进去一搅拌,出来就是,我抓的是11号,我爹抓的32号,这也是安排好的,因为31号跟32号挨着,中间隔一条马路,连在一起可以建两个车库,我就用11号跟31号换了,其实他就是想要11号,我额外补给113000块钱,当然,是对外这么说的,实际没补。

村民之间是可以自由交换的。

当时我是送了1000块钱,村长收下了,抓完以后,又退给我了,我问他一共有几个这么操作的?他说,就你们三个,他嘴很严。

我哥那个15万卖了,卖给了一个准备结婚的,人家要的楼房,我不认可农村楼房,过不了几年,冬天连水都没有,而且一到晚上,一家叫床就跟杀猪似的,嗷嗷的,而我们这些平房呢?看似又回到了农村模式,但是什么都是独立的。

过上二十年,城市里的高层建筑,就是农村的这些楼房。

交房的时候,我的那个就能卖25万了,后来说高铁走那边,一度疯涨到三四十万,也没卖,现在?

15万也卖不上了。

为什么?

娶媳妇越来越难了,只要城里没有房子,就没人会嫁,一旦乡镇上的房子失去了新婚需求,就卖不掉了。

我们邻居有卖的,20万挂了一年,卖不掉。

那天,我出去写生,顺便去爬了爬柱子山,柱子山就是个野山,也没做旅游开发,唯一的人文概念还是坏的,山东第一土匪刘黑七就是在这里被击毙的,过去还有个牌子,后来觉得不合适,牌子也收走了,现在就是个土山,上面有个养鸡的,还有个饭店,饭店在半山腰上,开车上去很费劲,小车可能还好一些,车长5米以上的需要在拐弯处倒几把。

我小时候,还有老人吓唬孩子:再哭?刘黑七来了。

刘黑七的恶名,那是深入民心。

说是娶了72房媳妇。

《乔家大院》的那个刘黑七?

是的。

一句话概括:刘黑七,锅泉人。跟过孙美瑶、交过张宗昌、耍过韩复榘、投过阎锡山、靠过张学良。又掘了韩复榘祖坟、当了抗日同盟军、干过皇协军司令、当过国民革命军师长、参加过八路军、最后成为汉奸。194311月被八路军击毙于费县柱子山。

爬山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么一个无恶不作的人,为什么能如此的上蹿下跳?关键是活跃二三十年,说明一点,他一定不完全如民间所描述,凡是能拉拢起大部队的人,都有不平凡的一面,就是无论他外面的名声有多恶,他内心深处一定是有爱的,否则拉不起队伍。

这是我的一点思考。

可能有悖于伦理。

靠狠,只能当小痞子,例如我妹夫、小广西,够坏,够狠,但是,没有脑子,只配当个马仔,真正混社会混到足够级别或当成大魔头的,一定是靠脑子,而且还要有合理的管理机制以及内心有爱,否则没人愿意跟你,管一群大学生容易,管一群痞子才难,能成为痞子头这么多年而不被手下颠覆,绝对是有两把刷子的,而且他是有几次被打的落荒而逃,从0又起来了。

靠的是什么概念?

我觉得,是杀富济贫。

这是穷人最愿意做的事,只要一呼,马上百应。

那么,刘黑七为什么是这个结局?

我觉得有两点:

第一、他运气一般,多次跳槽,始终没跳对,可以理解为在腾讯、阿里、小米工作过,最终跳到了乐视。

第二、他价值观还是太矮,同样是杀富济贫,你若是为了普天下的老百姓,那就是星星之火,你若是只是为了你们一群土匪有肉吃,始终会站在老百姓的对立面。

还是读书读少了。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个人在管理、领导、识人方面,绝对是个天才,内心深处应该也是有爱的,至少对部下如此,你坚信一点,无恶不作的人,是不会有人追随的。

同理,《三国演义》里那些一笔带过的小恶人,也非等闲之辈!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693.html

抢红包

pcleft

返回顶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