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30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事情,尘埃落定。

小舅子,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很开心。

喝了白的喝啤的,喝到兴奋处,嗓门也大了,敢现场安排我了,让我去拿好酒,最好的酒,他买单。

我说,我没有好酒。

他问,你那茅台呢?

我说,都卖了,还剩一瓶2013年的茅台,我留着我再结婚的时候喝的。

他说,拿来,算我的,我有瓶2011年的,到时候还给你。

我说,咱喝啤酒不好吗?

他说,咱兄弟们,好几年才聚一次。

我哥说,别喝了。

他说,今天我买单,哥,你去拿。

我说,在我们家你买单,像话吗?

我真去拿了。

但是,没喝。

我哥不让,我哥看出来我们都喝多了,不过那酒走的时候让小舅子给顺走了,应该是我承诺的:你先替我保存着,等我再结婚的时候,拿给我。

次日,小舅子可能想起了一些片段。

小舅子媳妇微信上联系我:昨晚又打滚了?(打滚是我的专属典故,是我在朋友圈说再也不喝酒了,在停车场打滚了,好几个人抬不回家。)

我说,没。

她说,让我回家找酒,说欠你的。

我说,闹着玩。

她说,你少喝点。

我说,你别给找了,就是喝多了吹牛B

她说,服了你们。

尘埃落定归尘埃落定,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几个合伙人碰了个头,按照比例均摊费用,我要出30多万,大家都第一时间转给我哥了,我问我哥他自己的那份是否能承担?若是不能承担我先给垫上,毕竟这不是别的事。

我哥说,不用。

虚惊一场,但是也是伤筋动骨。

费了老劲。

把我哥搞的都斑秃了一大块,有铜钱那么大。

出结果前,我哥的意思是再多钱也办,真出了结果,我哥反而有些不情愿了,这也是人之天性,在困难前,无限放大困难,就如同那些坐牢的人,愿意用余生换十年的自由。过了困难呢?越想越觉得这个事不值这些钱。

我总安抚他,没事,破财消灾,你看那个XX搞的非法开矿案,花了1000多万了,依然没擦干净,年前放出来了,前段时间又抓回去了,咱这就算很完美的结局。

命中该有此一劫。

过了不就过了吗?

有人宴请小舅子,小舅子指定到我们餐厅了,小舅子可能觉得帮我赚点钱,从我们在一起喝多后,他好几天没联系我,我给他发信息,他说在老家,应该就是觉得尴尬,他应该在想,怎么把酒还给我。

我想去山上挖棵野荆棘栽在门前的花园里,我去工地找个铁锨用用,我去集装箱办公室,小广西坐椅子上人模狗样的,我一去,他立刻站起来了,他儿子也在,七八岁了,随他,个头不高。

我问娃,咋没上学?

娃说,周六。

我说,长的真随你爹。

小袁,是我哥的副总,是我嫂子的表弟,他补了一句:屌更随。

小袁接着开玩笑式的把娃裤子给拽下来了。

的确,跟山东娃不一样。

山东娃这个年龄还是蜂鸟,而这个,至少也算是个大麻雀了……

小袁说,跟他爹一样,让屌拽的不长个了。

我说,可以去医院打生长激素。

小广西问,管用不?

我说,管用。

小广西说,那有空带他去看看。

我说,怎么也要175以上。

小广西说,17就行。

拿了铁锨,我准备走,我问小广西,最近这里有什么新闻没?

他说,没啥新闻,就是XX说是要在村里竞选。

我说,这个我已经知道了。

我走了。

我沿沂河大道一路南下,路上遇到了一个超级粗的水管,有点像《新白娘子传奇》里的巨蟒,管子是红色的,我拍了张照片,我心想,一会我发个朋友圈,应该这么写,在路上遇到了白素贞的表妹,小红。

走到篮球场的位置,我看明白了,是兵哥哥们在拉练,干部们在打球。

我决定去看看。

我刚把车停好,就有人喊我。

我靠,小舅子也在。

他穿着背心跑过来:你来干嘛?

我说,你在这干嘛?

他说,战友喊着玩玩。

我问,哪个是你战友?

他说,眼镜。

一个40多岁的男人,还有点肚子,鬓毛有点白了……

我说,感觉比你年龄大。

他说,就是大,70后,他是从士官考的军校,老乡会认识的。

我问,哪天走?

他说,月底吧。

我说,我给送行。

他说,不用。

我说,你快去吧,我没事,我是路过,看这里怪热闹。

他说,晚上我们去你那边吃饭。

我问,定了吗?

他说,定好了。

我问,需要我去伺候不?

他说,不用。

我说,需要我给买单不?

他说,不用,他们也不用花自己的钱,有企业老板就给买了。

我看他们有拿喷枪洗车的,应该是小兵服务干部,我就调侃了一句:你安排安排把我的也给洗洗吧,我车N久没洗过了。

他说,这不叫事。

果然……

一洗,还真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河的那边就是山,河的这边我是比较熟悉的,曾经我每天50公里,这里每个地方离我家多少公里,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我需要不断的观察,看看有没有小桥能过沂河,我要去对面。

发现一个。

下了以后,发现是个断桥。

桥头坐个老头,老头聋,然后开始了自言自语,说自己年龄大了,87岁了,说自己长寿秘诀就是抽烟,烟不离嘴,后来说的一些我从逻辑上没理解,说是花钱买不到这样的社会,不能买枪不能买炮的。

我拍了张他的烟袋,手上全是灰,是那种黑黑的。

应该一年没洗过手了。

人老了,就是如此。

我拍了几张照片,给他的,给断桥的,他这个年龄,按理说能拍出素描感,但是我觉得很难,因为他穿着又有现代气息,那么就容易出戏,最适合拍人像照的,其实是纯粹的陕北汉子,传统服饰的,抽着旱烟。

就如同我们拍牧民,他们应该是穿着传统服饰骑着马,例如青海湖旁边,很多这样穿着打扮的,供游客拍照的,实际上牧民是怎么穿?

迷彩服、大黄牙、摩托车。

站了一会,一个骑三轮的老头过来了,他是在下游放了渔网,来收,我问了问年龄,65岁了,这老头很有意思,他要换防水的皮裤子下去,他直接脱了精光,硕大的家伙就那么耷拉着,当年应该也是英勇无比,使我想起我去湖南玩耍时,那里的姑娘喜欢说俩字:好屌。

我看了一会,鱼都不大,但是弄了不少,全是小鲫鱼,老头问我要不要拿点回去烧汤?

我问,你弄了吃还是玩?

他说,就是玩。

我没要,主要是我觉得鱼太小,熬的汤不好喝……

我走了,继续往前走,找桥。

发现一条,土桥。

我刚下去,一个大妈走了出来。

我问,有什么指示?

她说,桥是我们家修的。

我问,多少钱?

她说,5块钱。

出于好奇,我停车,跟她聊一会。

我问,一天能收多少钱?

她说,两三百块钱。

我问,你们家自己修的?

她说,四家合伙修的,每家收一天。

我问,修桥花了多少钱?

她说,具体没有数,主要是一年要冲断好几次。

我问,若是不走,需要绕多少路?

她说,差不多50公里。

我问,那这里为什么不修个桥呢?

她说,河对面是另外一个县。

我站着旁观了一会,过往车辆并不少,自行车1块钱,电动车2块钱,汽车5块钱,几乎所有人都遵守这个规则,频繁过这个桥的,跟大妈基本都认识,热情的打招呼……

我问,有不给钱的不?

她说,一天也就遇那么一两个。

我问,你们收费,政府管不管?

她说,不让修,也是跑了好几趟。(是直接修在沂河上了,沂河算是一条大河)

我问,你们村让修不?

她说,让修,对面那200多亩农田,就是我们村的。

我问,你们自己村的要钱不?

她说,本村的不要钱。

我问,沾亲带故的呢?

她说,也不要钱。

我问,你们四家,轮着收钱?

她说,是的。

我说,那好日子,例如结婚的,一次可能就给个二三百。

她说,这个也是运气问题。

这个桥,还是很有意思的,政府也没法管,因为它的确有刚性需求,这是架在了一条大河上,一旦上游放水,接着就冲了,需要重新组织机械修缮。

我是很擅长聊天的,跟什么人都行,大妈也很热情,我们聊了很长时间,我问她之前有没有遇到过一个人,每天这个时间点从这里骑车经过,每天都有,时间很固定,穿着很固定。

她说,遇到过。

我说,那就是我,这附近还有个扫马路的,貌似脑袋不大好使,年龄不大。

她说,那个XX庄的,我们都喊他小超拔。

我说,最初,我路过他的时候,他还拿扫帚追我,后来我见到他就喊加油,他也朝我喊加油,无论我去还是回,只要他看到了我,都会停下手里的活喊加油。

她说,小时候脑膜炎,后来照顾残疾人,让他扫街。

大妈主要收现金,我没有现金,她没有手机,有个收款码,但是晒的不是很清晰了,扫了几次都没扫上,大妈说你过吧,下次再走再说。

我说,那我送你几瓶水吧。

过了桥以后,我发现这个地方真好,至少有1000平的沙滩,不平整,还有一些树,但是能找出个很不错的露营位置,来搞野炊也不错,我顺便在地图上打了个点,有空带老婆们孩子们来玩。

我开车进去转悠了一圈,沙坑比较多,应该是曾经有人在这里偷沙了,发大水的时候又填平了,我把车子开的比较靠河边,感觉这个位置写生也不错,我下来走了一圈,发现前面有些不和谐,就是有最近刚焚烧过生活物品的痕迹,碗筷盆棉被都有,这种都是死人用过的,而且是病死的,家人来焚烧的目的就是消毒,烧的不是很干净,若是要来露营,需要带着铁锨给清理一下,否则倒胃口。

我都觉得有些害怕,急忙把车开出去了。

上山找荆棘,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我带的家伙不行,荆棘普遍在石头缝里,铁锨搞不了,干脆,我挖个野山枣回去栽着吧。

回程,大妈没问我要钱。

我继续往回走,开始下雨了,到了篮球场,我没看到小舅子,他应该去换衣服去了,我给他打电话,他说在战友车上了,准备找地方洗澡。

我说,去我书店洗就行了。

他问,方便吗?

我说,你别光腚来回走就方便。

他说,行。

我哥家住郊区,太远,小舅子最近都是跟他父母在农村住,可能也没法洗澡,他可能是想去洗浴中心吧?没那个必要。

我回家了。

傍晚时分,餐厅店长给我打电话,说小舅子把前几天晚上拿走的茅台拿回来了,说一直在他包里,这几天就没放下。

我说,那就收下吧,他当心事了。

半夜,小舅子给我打电话,舌头都不直了,说刚散场,又提到酒的事,说他是当弟弟的,拿哥哥的酒受之有愧,若有机会去石家庄,去他家,看看他怎么招呼我的……

我问,你们今晚喝了多少酒?

他说,白酒一人一斤,啤酒每人六瓶。

我问,平喝的?

他说,有个司机,没喝。

我问,白酒自己带的?

他说,自己带的,一品景芝。

我说,抓紧回去睡觉吧,需要我找人送你不?

他说,我住我姐家,司机来接了。(我哥家)

我说,你哪天走,提前跟我说。

他说,后天早上。

我说,那明天晚上我请你。

他说,明天晚上不行,我替老貂请客,还在你这里。

我说,那明天再说。

他说,明天再说。

我看了看微信,店长给我发信息,给我看他们的战场,酒瓶子满满一个角落,说白酒还剩了两瓶,说是送老板了,也就是送我了。

我说,明天他还在这里,拿给他。

她说,收到。

次日上午,小舅子又联系我,说早上才发现昨晚给我打电话了,但是记不清说过什么了,问有没有说错话。

我说,没有。

他说,我中午还有个场,我请几个老大哥。

我说,你天天给我拉生意,中午就算我请你了,你随意点随意吃。

他说,给钱。

我说,不要。

他说,我有钱。

我问,你有多少钱?

他说,一个月加上补贴5600元。

我说,省点花。

他说,平时也花不着,吃不花钱,穿不花钱……

他说收入我还是略惊讶的,太低了,我同学副营,比他级别还低,收入都比他高,不过我同学在一线,补贴高一些吧?

中午,他们都没喝酒,他对于很多人而言,也是资源型选手,特别是一些想当兵而当不上,或者是不想去边疆地区的,找他就管用,有两件事我感触特别深,一是火灾的时候,你看那些在那么偏远地区救火的,我们大临沂竟然占了那么高的比例。还有就是我们走班公湖的时候,我们与这些最可爱的人相遇了,我们是鲁开头的车牌,他们就跟见到家人一样,排着队跟我们打招呼,给我们喊他们是来自哪里的,半数山东兵,这里面最多的依然是我们临沂兵,包括指挥官跟我们告别时,用指挥车的大喇叭也是用家乡话跟我们交流的。(中印冲突那个区域)

《高山下的花环》,讲了一个什么事?就是军长家的儿子也冲在第一线,与普通子弟兵一样面对生死,这部电影我最喜欢的,其实是上半部,因为那才是真实的世界,父母想让孩子提干,先放到下面连队搞个履历接着就跳走了,至于说奔赴一线?

不是没有可能,概率比较小。

这部电影我看到一半的时候,我觉得这剧本也太胆大了,竟然写的如此的真实,后来我看懂了,是为了后半部分的反差,看吧,军长家的儿子也战死了。

这就如同二战题材的电影,只要是与犹太人有关的,那么就是希特勒对他们的屠杀,全是眼泪、悲剧。

最近,我看了一部犹太题材的、真实故事改编的,叫《元首偷走了粉兔子》,作者是一位老太太,讲述了她小时候跟着父亲从德国逃到了瑞士又逃到了法国又逃到了英国……

她家,在柏林就是贵族。

是犹太人里混的比较好的,爸爸算是大作家、评论家,希特勒的反对者,妈妈是编剧、音乐人,你看他们的逃亡路,没有枪声,没有落魄,简直就是游记。

这些贵族是高度敏感的。

在希特勒竞选总理时,他们就决定离开了,先是去瑞士这个中立国,然后去法国,后来觉得法国也未必安全,去了英国,英国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到最后也没被希特勒攻下。

同是犹太人,他们一家跟那些在集中营中的普通人。

天壤之别!

就是他们家最痛苦、最窘迫的日子只是什么?

在法国的时候,被房东催促房租。

仅此而已。

这部电影有兴趣的可以看看,电影里很大笔墨描写了瑞士生活,你会惊叹,瑞士咋这么美?

是的,瑞士就这么美。

中国有没有这么美的地方?

很多,类似的地方。

但是,没有对应的人文气息,他们的美不仅仅是环境美,包括阿尔比斯山下的那些农民家,也非常的干净,很有品味,家里就跟旅店似的,我去爬阿尔比斯山的时候,曾经在那里一户农民家住过一晚,给钱的。

他有辆1984年的路虎卫士。

我着迷了,回来买了一辆。

扯远了。

我表达的意思是,小舅子在我们眼里是个木头,书呆子,对社会一窍不通的男人,比较适合生活在一维世界里,对很多事都很木讷,用他媳妇的话,就是做了两次爱,生了两个娃。

但是,在很多本地人眼里,他是个资源型选手,要好好维系着,以后有用。

吃过午饭,小舅子来我们书店,说要买点书,送领导的。

我说,别寒碜我了,看中什么拿什么。

他说,我不懂。

我问,领导读书不?

他说,很喜欢。

我说,那送一本就行,《历史的天空》,徐贵祥,国防大学系主任,军旅领域的大作家,这个也获过茅盾文学奖,这本书我卖过,不好卖,认的人很少,你看《亮剑》火吧?其实要说作品高度,《亮剑》离《历史的天空》差了几条街,《亮剑》能火,就是李幼斌一个人的功劳,他的痞性太让人过瘾了,剧本厚度跟《历史的天空》没法比。

他说,你多给我找几本。

我说,军旅作家我们签了不少,但是实事求是,大部分作品,没法看。

泡茶,闲聊。

我问,老貂找你什么事?

他说,他在村后盖了一些新厂,过去是想养貉的,后来没用,就把地圈起来了,这两年养牛很火,总有人过去想买或租,但是手续办不出来了,过去人家承诺过可以,但是河不是改道了嘛,嫌离的太近。

我问,找你管用?

他说,我有战友管这个。

我说,你跟他不认不识的,操这个心干什么?

他说,论起来,我喊他姨夫。

我问,亲的?

他说,不远。

我说,我咋不知道。

他说,你不在家多少年了。

老貂是个能人,若在古代,算个乡绅,养貂出身,而且是带着全村养,家家户户养,后来还养貉,我妹夫还弄了两只,野的,就是人家抓兔子的抓的,现在养在家里,这些东西咋有野生的?就是从养殖户家里跑出来的,跟狗差不多,杂食动物,大家有没有关注过一条新闻,上海某小区野貉泛滥。

就是养殖户里跑出来的。

貂跑出来,基本死路一条,因为肉食动物,又没有猎食能力。

而貉不同,生存能力强。

很吓人。

前几天,我去平邑金银花基地,整个乡镇都种金银花,王老吉之类的大品牌都在那有合作种植区,就是整个乡镇的漂亮程度在全山东都很少见,仿佛是旅游区,当地人跟我讲,这个区域怎么发展的金银花种植?就是有人把这个产业带过来了,一家发财了,大家慢慢追随。

我们乡镇为什么没有这样的规模种植?

就是缺带头人。

当时我就想到了老貂,在乡镇上也算个人物,开个大路虎……

他那养殖棚,新盖的,之前有朋友过去看过,他当时要价300万,都觉得太TMD离谱,直接没再继续沟通,没有手续,但是他承诺给跑手续,养貂的手续和养牛的手续还不同,养牛是朝阳产业,人均蛋白质摄入还不足。

老貂跟我爹是同龄人,算是德高望重之人,他来我们餐厅,我肯定要过去趟,否则会让他觉得我这孩子没教养,而且他这种人,在小地方能力超强,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什么都给摆平,你想,他都能把基本农田改为一般农田。

老貂老了,和蔼了,握着我的手,问我爹我娘身体如何?我说都怪好,他说,你爹行,养了你们几个,一个比一个能。

农村人,在农村看的时候,觉得挺洋气了,在城里看的时候,又觉得有些土,怪怪的感觉,还带着司机,司机就是个屌丝,应该也是他村的青年,啤酒白酒都自己带着,应该还准备了一些礼物,人手一份,先放前台里面了。

我说,老叔,你现在有一个亿了吧?

他说,还两个亿,咱就是小打小闹,一年赚个三十万二十万的。

我说,可别谦虚。

他说,小本买卖,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风险也大。

我说,不都说你的貂毛远销俄罗斯吗?

他说,什么貂毛?貂绒!

我带他参观了参观后厨、前台、各个包间……

他说,你是真出息了。

我说,我才是小打小闹,我还想回家养貂呢!

他说,你有文化,能干这个嘛?!我们是没文化没办法。

我问,老叔,你现在有多少貂?

他说,现在了了,两千只。

战友来了,携下属,更巧的是,这个下属我竟然认识,只匆忙见过一面,叫什么我都不知道,我对她印象很深刻,布袋,她也略惊讶:你咋也在这里?

我说,我在这里当服务员。

小舅子急忙介绍:这是大作家,这店就是他的。

我说,认识,见过。

握手。

他们进了房间,我在外面。

一会,布袋出来洗手,手也没擦干,在我衣服上擦了擦:真是你的店?

我说,是的。

她说,你瘦了。

我说,你也瘦了。

她问,真的吗?

我说,是的。(其实,我根本记不准她过去的样子)

我们是在炒股群认识的,本地有个基金经理,就是拿过临沂炒股大赛二等奖的那哥们,他粉丝很多,他非拉我进他的群,最初他还动不动帮我宣传,转发我的定投数据,我也喊他老师,给人的感觉是我做定投是他指点的。

后来,他不转发了。

为什么?

我数据越来越漂亮,收益从几十万到了过百万,而且,问定投的人越来越多,不断有人替我转发,我自己也觉得有些喧宾夺主,就很少说话了,布袋就是这么加的我,说要拜我为师,其实到这次见面我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当时我们见面情况比较特殊,都是酒后,也很匆忙,当时我隐约怀疑过她的职业,她穿T恤套了件休闲西装,T恤上有串字母,一看就是工装。

她说,我看你定投收益过百万了。

我说,最高到了120万,现在不到100万了,你跟投了吗?

她说,去年赚了点,今年差不多赔上了,跟着他,他一直让加仓券商和科创板。

我说,当时我跟你讲过,中国没有真正的科创公司,都是垃圾,唯一值得长线持有的是上证50

她说,后来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也没敢跟你说。

我说,没事,一个阶段。

她说,后来有人转你的定投收益图,他不让转了。

我说,他是吃醋了,他还没悟透,别人不在意你说了什么,只在意你做了什么,你只要有实盘,按部就班的展示,最终围观者全都被圈粉,而他呢?则一直都在扮演算命角色,你看,又预测准了什么吧?其实是个傻屌,他只是偶尔晒涨停,从来不晒自己的整体收益。

她问,我要不要从头跟着你投?

我说,安心上班,买套房子就行,别折腾这些,意义不大,我纯粹是为了表演,是行为艺术,我对它的定义就是时间与金钱共同铸造的时间艺术品,但是我不建议身边任何人跟投,风险也是蛮大的。

她问,我有数,你最近挺好的?

我说,挺好,你跟XX(小舅子)怎么认识的?

她说,他跟我们主任是战友,之前一起吃过饭。

我说,你们快去吃吧。

她问,你不一起吗?

我说,你们大人物的饭局,我不配。

他们开饭后,我过去敬了个酒,就走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736.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