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1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十年前。

跟着朋友去普陀寺。

我意外的发现,普陀寺不建议烧高香。

而那时,全国各地都流行烧高香,香越造越夸张,特别是爬泰山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个仿佛扛着一根根木头,很是夸张。

高香对应的全是陷阱套路。

你的香怎么点燃?

你扛着香,刚进庙门,里面的道士就端着油灯跑出来了,很虔诚的递给你,你还会心想,这服务咋这么体贴?

对不起,收费的。

100块钱。

你急忙说:我不要,这不是有很多点燃的油灯吗?我从上面点就是了。

道士会接着来一句:你的香火怎么能让别人延续?

骂你要戴绿帽子。

我说的是之前的泰山!

前几天我科普过,现在的泰山什么套路都没有,一张门票到顶,没有任何陷阱,无论是苹果还是黄瓜还是泡面,都是明码标价,也不贵,山顶还有德克士,平价。

今天的泰山,快赶上十年前的普陀山了。

落后这么多?

不止!

当年,我那个朋友还是蛮有人缘的,寺里管财务的亲自招呼,请吃请住,关键是全程陪同讲解,财务大和尚跟我们讲,普陀寺这边,烧香不要钱,而且不建议烧高香,高香是柴火做的,是臭的,浓烟滚滚,有污染,而且老百姓买这么一根高香也花不少钱,而咱这边呢?建议烧小香,你需要就自己拿,不要钱。

这里面有个根源性的问题是什么?

寺里不差钱。

据说账上趴着巨额存款,愁着怎么花……

这个是肯定的。

为什么?

江浙一带,信徒是真有钱。

一旦不差钱,那么腰杆就直了,不会随意对外承包,泰山那几年为什么那么乱?就是道观承包制惹的祸,本身就是竞标所得,我花了500万承包了个香炉,我怎么不得赚回来?

最终倒霉的是游客和泰山品牌。

成了好客山东,宰死你!

从普陀寺回来,我还写了篇文章,算是劝泰山,意思是你跟人家学学,你看看人家江浙一带的景区,有一个算一个,要服务有服务,关键是人家明码标价,不坑人,就是你去逛一圈,只会对他们的印象更好。

而我们呢?

还处于坑蒙拐骗的模式!

根源,就是景区太穷!

那年,我们从荷兰去芬兰时,我认识了一个队友,他是核心之一,正处,很不安分的一个人,就是说,除了本职工作外,他总是想发财,这个有意思不?不过他想发财不是想贪污,而是想入股,想合伙,就是脑子里整天在转悠怎么赚点钱,而且他想凭自己的真本事赚,就是他的商业头脑,这个有意思不?有点类似李亚鹏,你好好演戏几个亿是赚了,为什么非去搞地产?后来看了看李亚鹏的成长史,发现他拍戏才是副业,一直都想成为一个出色的商人,只是一直是个理想主义者。

我这个正处队友,也是赚少,赔多。

还化名出过书,什么题材?

如何填报志愿。

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呢?

是亲戚朋友家的孩子高考,普遍找他咨询,从而他觉得自己对专业很有研究,我倒觉得,之所以找他咨询,是尊重他而已。

我在队伍里是年龄最小的,也不笨,还是蛮讨人喜欢的,那时我经常去上海,走沈海高速正好路过他们县,我都会提前联系他,他会请我吃个午饭,在他们大院旁边有个二层小楼,是家饭店,招牌很小,几乎不对外营业,老板娘很厉害,厉害在哪?她几乎认识整个大院所有人,大家全是签单模式,类似的宴请都属于家常便饭系列,但是又在意品质,工作餐性质。

饭菜做的特别精致,很好。

那个年代,都是如此。

吃吃喝喝不算什么。

司机还会过来要我的车钥匙,帮我把后备箱装上东西,去加油站加满油,若是时间充足,还会带我见见一些奇人,多是外地在他们那边投资的,有的还是院士团队,会讲这些人的一些故事,例如有个院士喜欢喝酒,说喝了酒生娃聪明,娃就是喝了酒生的,自己也没怎么管,结果考上了清华大学,比自己还优秀。

我知道,我这个队友很孤独。

他在本地没有知心朋友。

所以,这些外地来的,有一定能量的,反而成了知己,能聊天,能喝酒,能吹牛,包括我这样路过的,虽然我对他没有任何价值,但是他也喜欢,因为我能听懂他聊天,包括他那时也能感受到我的蒸蒸日上,他对我的评价就是懂懂这个人,要么是0,要么是1,没有中间人生,他对互联网也充满好奇,在小米手机出来之前,那时手机软件下载平台也很火,有个平台服务器就在他们县,后来平台被阿里巴巴收购了,1.4个亿,貌似是这么多,全程谈判都是他陪同参与的,那时他就跟我讲,移动互联网时代要到来了,他也是道听途说的,而咱那时还用诺基亚,咋可能信这些呢?

说起01,前几天我们车友因为啤酒店开业小聚了一下,聊起了自动驾驶这个概念,我们现在用的都是自适应巡航,L2级的,现在自动驾驶分L0L4,应该是5级,自适应巡航、车道偏离,这属于L2级,高端车基本都是这个级别了,还是蛮好用的,例如我们跑新疆,一天动辄干1000多公里,就是用自适应巡航跑的,跟着前车跑就是了,自己就解放了。

但是,高车流量的,不是很好用,容易一惊一乍。

车友们的观点是什么?

自动驾驶,看似分级,其实不分级,只有01,中间的什么L1L2L3,其实都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定速巡航的升级版,作用不大。

真正的自动驾驶,还需要时间。

这个观点,我基本认同,就是,你若是因为所谓的自动驾驶而在今天买一台车,智商税的概率极高,现在还处于行业发展的混沌期,有点类似十年前的导航产品,加装个导航都要1万元,下载高德地图貌似要100多块钱,就是把高德地图下载到IPAD上。

继续说我的处级队友。

他对我是很信任的,也愿意跟我谈心,他给我科普过很多业内知识,例如一个他这个级别的人,一年合法收入能有多少?

大约,200万左右!(我一直以为20万左右)

很意外吧?

是合法的,工资是小头,核心就是各类奖金,例如水利奖,农业奖,国家级,省级,市级……

我问,会不会也存在一些灰色交易?

他说,所有的人,只要是在这个领域工作的,就没有绝对的清廉,也没有绝对的贪婪,更多是窗口给的机会。

什么是窗口给的机会?

他举了个例子,驾照很难考的年代,当考官是很赚钱的,为了保护这些考官怎么做?你在这个岗位上顶多干半年,一是别人都在眼红,二是怕你夜长梦多。

类似的窗口很多,例如管各类扶持款审批的,创业基金扶持的,还有各类收款的,该收你100万的收50万,那么都会采取动态岗的模式,一个人干几年,一方面是防止偏心了,一方面也是防硕鼠。

他的观点是,各类漏洞会越来越少的,高速发展阶段,有这些都是难免的,但是也是不断的优化,例如高压反腐、多重审计,所以他一直都觉得,应该靠自己的聪明才智赚点钱,例如同学创业他入点股。

还有一点,我觉得与我们山东差别非常大的。

就是,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是老百姓,身边那些企业人,包括我那些队友也觉得他是老百姓……

在我们山东?

他自己可能依然觉得自己是老百姓,但是老百姓不这么觉得,就如同那些下来挂职的80后,平时在济南工作没觉得自己是个干部,一来干副职,一喝酒,一办事,瞬间傻了,咋都这么膜拜自己?连衬衣都抢着给洗,就是所到之处皆是俯首称臣。

那感觉,太酸爽了。

我问我处级队友一个问题,若是有人送了你20万,让帮着调整一下工作,你会收吗?

他回答的大体意思就是普陀寺的理论,讲医生为什么不收红包?收家属红包容易落下诟病,何况三百五百的,没什么意思,而医用耗材给自己的回扣呢?一个月可能就是十万元,咱拿那个多好,是合作,是生意,何必非落个狼心狗肺之名呢?关于调工作,他认为是这样的,关系到了,有没有钱都会给调,那个钱更大意义只是礼尚往来的压岁钱,关系不到呢?多少钱也不会给调的。

为什么大家愿意去普陀寺捐?

觉得人家这个寺庙才叫寺庙,不坑不黑,从上到下都在修行,是真正的佛教圣地,值得大家尊敬的,既然咱想捐200万,肯定捐普陀寺不捐少林寺。

少林寺那个时候,一碗面还在卖88元呢。

还有一点,就是他给人的感觉比他的年龄要小,就是时刻活力满满,每个优秀的人,都是精力高度旺盛的人,就是感觉干不够的工作,一晚上转两三个场是常态,招商项目你要去陪一陪吧?南京来的客人要陪一陪吧?酒是要喝的,客是要陪的,面子是要给的。

活力四射。

我最后一次见他,他已经是准备退休了,头发也不染了,调到苏南去了,一个闲职,算是升了半级,就是未来退休享受副厅待遇。

感觉状态变了。

没激情了。

当年,刚有延迟退休这个概念时,我调侃他,若是40岁当上处级,那不是能干20年的县委书记?多爽?

他说,不是这样的,人呢,都不会满足的,你在一个位置干了三年,你就开始想当市长了,你觉得就才40岁,前途无限。

原来如此。

按照这个标准,我感觉他不成功,因为从我认识他到他退休,十多年的时间里,他几乎没有大的调动,基本就是在两个县城转悠。

我觉得与他性格有关,他还是有一些“正”的,就是内心不愿意跟很多人同流合污,提起一些人做的事,他都是咬牙切齿,而他对自己的定义就是老百姓,人民公仆,就因为这一点,我觉得他没有继续往上走的能力了,你不跑关系能行吗?

后来,我自己创业了,也当个小老板,我就问自己,像他这样的人,咱若是他的老板,咱会怎么用他?

想了想,我也会这么安排他。

因为,他太稳了。

做地方官,你太激进了,就会大搞建设,你太保守了,就闹妖精,只有这种既有菩萨心肠又有雷霆手段的人才最适合当一座县城的CEO,你要知道,县城的CEO是所有官里,真正的CEO,你仔细品品。

后来,他也跟我谈过,说全国处级厅级几十万人,但是真正能当县城CEO的,不过两三千人。

是真正的CEO,自己说了算的。

市长呢?

市长理论上行,实际上也差点事,因为市是临时划的一个概念,介于省与县之间,缺少一些直接管辖的概念。

他很享受这种CEO的感觉。

与他内心深处不安分的创业心,有关!

写到这里,突然很关心他的现状,不知道退休后干什么去了,咨询了一下他的身边人,答复是搞科研去了,合成尼古丁,与电子烟相关的产品。

回归本业了。

从内心深处,我非常尊重他,很博学,是真的博学,很智慧,关键是很有爱,家境也很好,家是苏南的,父母也是干部出身,我跟他学到一点,他说遇到疑难杂症,包括下面提到的一些不可执行的方案,但是又不能说不的,那怎么弄呢?

他说,当领导,一个很大的学问是顿一顿。

用我们山东话来讲,就是放一放,你说了我不是不听,而是我太忙,最近没顾上,例如你提到给每个贫困户发1000块钱,您的提议很好,但是最近一直忙着创城,没来的及喊大家开会讨论,您别急,这个提议真的好……

包括一些集资案,3000多人要围攻大楼,主犯也都抓来了,抓来了归抓来了,你不能接着审接着判,要继续关押,关押到什么时候?

人们忘记这个事的时候。

再审再判。

赵德发老师写了一本关于大蒜交易内幕的书,《白老虎》,里面的主人公叫董刚,他的那个案子就是民愤冲天,所以案子一直没审,羁押了三年多才开庭的,我还去现场旁听了,开庭时,受害者当事人一个都没有去旁听的,只有这些人的家属。

这里面很多有意思的学问,还讲了,就是班子搭配。

为什么要老中青组合?

老年人是负责把控大方向的,但是老的、中的没有干劲,那么就需要青的去闯,激情是由青来带动,具体分管执行是由中去执行,老的负责掌舵。

还有,就是搭配问题,例如要下放一个女科长去乡下当一把手,目的是继续任用,你必须履历要够,她没当过一把手,下去很快就被人欺负住了,那怎么办?给搭个强有力的助手过去,职位没有她高,但是能操大盘,不出差错。

有学问吧?

言归正传,继续说普陀寺。

昨天,我去爬崂山,出了山门,要坐巴士到停车场,我找了一圈没找到售票口,我去问司机:老师,去哪买票?

他说,上车就行了,不用买。

这?!

你看,泰山,你下山是需要单独买票吧?

我前几天爬的沂山、蒙山,都是需要单独买票的,崂山下山通勤竟然不要票?而且你要这么想,这是一个巨大的BUG,我是驴友,爬崂山的,我能否直接坐上?理论上也可以,因为不验证。

从停车场出门,又震撼到我了,我开车出门,发现没有收票的人,保安直接放行了,当时我就在想,青岛果然是青岛,终于赶上十年前的浙江意识了。

景区停车场竟然不要钱!

崂山美不美?

靠海的一边还是比较美的,我这次爬的是崂顶,就是冲击崂山最高海拔,从山门到山顶用时72分钟,感觉刚热身就结束了,比较好爬,崂山的特点很独特,就是感觉整个山到处都是巨大的鹅卵石,随意的叠放在山顶,若在别的山,这个概念应该叫飞来石,那崂山就全是飞来石。

崂山很大,有多大?

无限大,我们爬的只是冰山一小角,我之前在青岛居住时,周末经常跟着驴友爬崂山,每周爬的都不同,哪怕一些年龄很大的驴友,他们也没有把崂山爬完,每次出行依然需要地图,现在应该会用导航了吧。

山上经常遇到韩国人,日本人。

他们比我们还喜欢崂山,路上有垃圾就随手捡着。

青岛是有底蕴的,有时我回忆一下,怎么描述呢,就是我家现有的生活水平,刚达到人家十多年前的水平,包括思想意识,生活习惯,就是我现在才逐渐理解了很多当年看不惯的人与事。

我在青岛是2007年到2009年。

十多年前了。

那时,我游记写的很好,加了好几个户外群,也认识了不少女驴友,因为我写文章写的不错,还是蛮受一些姑娘喜欢的。

不是姑娘,少妇。

姑娘不喜欢爬山。

我现在能记住的,都是拉黑我的。

A姐,大企业部门经理,性格比较活泼,体态丰腴,名校毕业,就是她的年龄与职位不匹配,略年轻,异地分居,老公是济南一所高校的老师。

A姐应酬比较多,那时我经常半夜不睡觉,有天晚上,凌晨1点了,她问谁在线聊五毛钱的,我在线,然后我们俩竟然聊到了天亮,从文字到语音,很有意思,她倾诉了整个感情史吧,怎么来的青岛,怎么一步步走过来的,同级的,好几个都跟她谈过恋爱,这个是比较含蓄的说法,就是睡觉。

那时咱也年轻,理解不了这些。

也能理解,但是没有今天理解的这么深。

很多有意思的情节,例如领导半小时前还在她身上,半小时后,给大家开会,她看他就有恍惚感……

还有一次,是周末她从济南回来,老公送她去车站之前给她灌满了,青岛这边同事去车站接她,又给她灌满了。

也是个人才。

表面上,这些都看不出来。

今天,我对这些是格外的理解,到了一定高度的女人,也就是绿帽子看不见而已,否则,满天飞。

而且,她这种有个特点,没有任何绯闻,因为她在生活中不跟任何人纠缠,也不单独吃饭,甚至多线交往,日常沟通就是工作,彼此都不表现出来,都是安全的,这些事只是调味品,他们觉得得到了她,她觉得奴役了他们。

可能是觉得我知道的太多了。

把我拉黑了。

B姐,那时跟老公闹离婚,老公是退伍军人,她有正式工作,俩人算是自由恋爱,当时父母极力反对,就是B姐就是地道的青岛人,父母还是有一定高度的,老公就是在青岛当兵的时候认识的,留居在了青岛,因为什么闹离婚呢?老公跟卖保险的勾搭上了。

也是倾诉了很多,说老公出轨后,自己得了霉菌性的,痒痒了很久,去医院治的,就是让那骚娘们给传染的。

有时一起爬山,她会买很多零食带着,拿给我吃的。

对我真的很好。

而且有着青岛女人独特的自信、爽朗。

应该是77年或76年的,具体我记不准了,除了爬山外,基本不怎么聊天了,主要是她心情不好,可能是怕跟我聊天会影响到我。

那是2009年了,我都要结婚了,已经回农村了,她不知道,说自己离婚了,成功上岸了,问我要不要见她?

我拒绝了,两个原因。

第一、她说自己得过病,我有阴影。

第二、我当时在农村老家了,跑过去太远。

我找了个理由,拒绝了。

把我拉黑了。

她可能觉得我羞辱了她,她可能从来没这么主动约过一个人,不约你的时候嘛,你总是想好事,那时觉得自己没离婚要守妇道,离婚了找你呢?你又来事事了。

拉黑拉黑吧,后来再也没联系。

这里面交往时间最长的一个姑娘是青岛大学的,比我小一岁,2007年就有私家车了,而且是十多万的,差不多相当于今天23岁买了辆50万的车子,独生子女,因为我们年龄相仿,在一起玩的时间比较多,但是出于阶层,我们从来没有过任何过分的行为,主要是咱内心觉得不配,是咱不配,人家是青岛姑娘,大户人家出来的,又是一本,长的个头也高,中间她还去俄罗斯留学了两年,但是也没断了联系,关系一直很好,包括有了微信,我们也加了微信。

很活泼,很可爱的青岛姑娘。

说以后生了孩子,不想让孩子学钢琴,因为她从小就被她妈逼着弹琴,导致她看到琴就想吐。

说喝牛奶与美白没关系,她妈从小就让她喝牛奶,可是她依然很黑。

那时,婺源油菜花这个概念刚有。

她说要去婺源看油菜花,问我去不去?

好!

因为,我已经定义咱不配了,所以各方面都表现的很君子,包括房间我也是订的一人一间,我出的钱,晚上我们还一起去古街上喝啤酒,我们遇到了安徽一群小哥哥小姐姐,还跟人家并桌喝了。

喝的很开心。

回房间的时候,我问她要不要一起?

她说,我们是好朋友,抱抱是可以的。

就拥抱了一下。

半夜发信息,问我是君子不?

我说,是。

她说,那我过去找你,我自己害怕。

我说,行。

我是真打算当君子,内心是没有邪念的,就这样到天亮,用今天比较流行的概念来解释,就是素炮。

就是除了什么以外,都。

后来,中秋节还送过我一些海鲜……

一转眼到了2012年,我看她还经常给我点赞之类的,就是这一年,她拉黑了我,因为天涯火了一个帖子,就是韩寒是不是代笔的?我几乎是全程观战了,从证据链以及自己作为一位职业写手的角度来分析,基本是百分百。

我在文章里谈了这个观点。

她私信我:你能不能别写韩寒?你不了解的事情不能乱写。

我说,你若是用心去看看那个帖子,你也会有答案。

她说,方舟子就是条疯狗。

过了很久很久,我有个事要咨询她,给她发信息,提示不是好友了,我推测我们聊完,她就把我拉黑了,我也理解,偶像就是信仰,信仰冲突是不可调和的。

想想这些还是蛮有意思的。

从崂山回家,要横穿半个青岛,貌似是在修地铁还是啥,感觉青岛更丑了,也许是天气缘故,脏乎乎的,同行的朋友讲,感觉不如我们县城,我说,越大的城市,底层越丑越苦,因为金字塔需要底座足够大,但是上半部分可以越尖越高,就是普通的青岛人,生活的很普通,甚至去趟五四广场都很奢侈,但是青岛又会出明星,也会出企业家,也会出艺术家,他们平行的生活在这座城市。

越大的城市,越是有钱人的世界。

要说这次爬崂山的收获,就是对国学有了新的认识,崂山是道家的场地,顶峰周围布了八个门,分别是八卦,每个卦又可以体现方位、金木水火土、男女……

就是八卦原来是一套解释世界的逻辑学。

而且,能去研究这些的游客,多是很博学的,有个背单反相机的给我科普了很多,包括每个字的读音,代表着什么,以及为什么那些盗墓的一盗一个准?就是数学应用题,有统一的公式,去反向推理就可以了。

就写这么多吧!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751.html

抢红包

pcleft

返回顶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