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5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我发了条朋友圈,问,谁去连云港玩?当日往返。

孙副主任问:我找个人跟着可以不?

我拿捏不准,这是啥意思?

原来,他是想派手下跟着我,去连云港买鱼,买新鲜的,区域特产,黄鲫鱼,一次买不少,买回来送礼的。

我问,是帅哥还是美女?

他说,大美女。

我说,那行。

他问,几点出发?

我说,7点,我书店门口。

他说,好来!

这些人送礼,是真的会送,能送进人的心窝窝里,例如有的老人喜欢吃羊肉,就专门跑到临朐去买黑山羊,三五年才能成年,亲自去山里收,一只羊要好几千,然后找阿訇给杀,杀的过程还要录视频,羊头、羊蹄不脱毛,留着黑黑的长毛,仿佛是头发,然后一起送给老人。

我爹,曾经,有幸受过这个待遇。

送礼者,花个三千五千,能顶好几万的功效。

你就觉得很暖心。

黄鲫鱼,很小,也就是15厘米左右,一般都是炸至金黄,卷煎饼吃,对于吃煎饼的本地人而言,若是卷个黄鲫鱼,那太奢侈了。

为什么一定要去连云港买?

刚下船的,很新鲜,而且要挑那种通体很完美的,没伤的,我们在市场上买的黄鲫鱼基本都是遍体鳞伤,让渔网刮的。

孙副主任是得知我开皮卡去,所以特意安排人跟着,他要多买点,孝敬的人多,花不了多少钱,但是会暖不少人的心。

早上,我六点半就到书店了。

不到七点,一个姑娘站门口傻等。

我问,您找谁?

她说,我找董老师。

我说,我就是,进来吧。

她哇塞了一下:这么多书?

我说,书店嘛,自然书多。

她问,我能拍照吗?

我说,可以,但是不能发朋友圈。

她问,为什么?

我说,因为我这里是是非之地,传言书店老板整天搞破鞋,所以你发了在这里的照片,不说明很多信息吗?

她说,没事。

她拍了不少照片……

我问,你带行李了吗?

她说,没有。

我说,咱要在连云港待好几天。

她说,不会吧,领导说下午就回来了。

我说,肯定是他没交代好。

她问,那咋办?

我说,没事,到时你坐客车回来。

她有些茫然……

闲聊了几个回合,我觉得这姑娘有些傻,就是怎么形容呢?还是校园模式,你说什么她是真听不懂,应该参加工作没多久。

我问,参加工作多久了?

她说,三年整。

我问,一直在办公室工作?

她说,我在档案那边。

我问,那咋归孙副主任管?

她说,我最近到这边帮忙。

出发了。

上高速后,我发现挡风玻璃特别脏,我决定进服务区加点油顺便用拖把擦擦玻璃,我问她需要上厕所不?

她说,需要。

我说,我去加油,你一会直接去加油站找我。

她说,好。

我加完油,擦完玻璃,她来了,手里拿着吃的,她买的早餐,自己一个人的,我心想,你这孩子真缺心眼,你也不问问我有没有吃早餐。

她上车后,我在想,可能也是年龄代沟,90后活的自我、通透,只考虑自己,这样挺好的,而我们这一代呢?很多时候还要考虑别人的需求,另外,车跟家一样,不要轻易在别人车上吃东西,这个也是一大忌,不过她貌似不在意,她不在意我也不能在意。

路上,她突然问我:为什么都叫你董老师?你是老师吗?

我说,原本是。

她问,为什么不当了呢?

我说,长的丑。

她说,不算特别丑。

我问,你是哪个学校的?

她说,临沂大学。

我问,本科还是专科?

她说,3+2

我说,等于没读高中。

她说,是的。

我问,那你咋考进去的?

她说,我是临时工。

我问,没转正?(其实我是调侃的)

这个话题,貌似戳中了她,她打开了话匣子,说起自己是怎么进的这个单位,以及当时对她的承诺,现在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就是给她承诺的人调走了,她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我更坚信,她是个傻屌女孩了。

为什么?

转正?

没有任何可能!

若是有“转正”这个口,那还了得?我之前科普过,在一些核心单位当临时工,关系都能找到市里、省里,愿意花20万给孩子买个好工作的家长,太多太多了,20万都只能买个合同工,要是公务员可以买?

100万,比老头老太早上抢鸡蛋还疯狂!

咱不了解背后的关系,只是觉得这姑娘真的很傻,有没有可能是男人骗炮,这么忽悠了她?有这个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因为她身上没有大佬待过的痕迹,大佬的女人是很通透的,哪怕只是偶尔玩玩的女人也通透,不可能跟个木头似的。

反正,她是被忽悠了。

要么,就是她听错了,例如鼓励她,好好干,三五年就转正了。

她跟我确认了七八遍:真的没有转正的可能?

我说,只有一种可能,你见义勇为,为了保护一群孩子,被捅了二十刀,在ICU病房待了20天才苏醒……

她说,条例里有规定,是鼓励从合同工中选拔人才、转正。

我说,的确有这个条例,但是从来没人敢试过。

真傻!

竟然,从来没人告诉过她。

我跟她讲,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案子,有姑娘睡了一个系统,从下到上,但是她依然是个临时工。

她说,听说过。

我说,这就说明,难度有多大!

越聊越觉得这姑娘傻,我就不大想跟她说话了,她自己却对这个话题充满了好奇,反复问我,那她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说,谁承诺的,你去问谁。

她说,他不在这里了。

到了连云港下高速,她才告诉我,她要去赣榆……

我说,姑奶奶,你去赣榆你提前告诉我,我们跑过了,赣榆在北边,现在我们在连云港了。

她说,我以为是一个地方。

我说,你领导也真是个奇葩,派你一个姑娘家来买鱼,也不怕把你弄丢了,你会选鱼吗?

她说,会选。

我说,那就好。

我把她送到目的地,发现,她还真的貌似很懂行,我也拿捏不准了,这到底是个傻姑娘还是聪明姑娘?是大智若愚还是真傻屌?搞不懂了,当然,咱肯定没有孙副主任了解她,孙副主任敢信任,说明她应该可能真懂鱼。

我说,我下午过来接你。

她问,大约几点?

我说,3点左右,我们5点前到家。

她说,好。

我说,你自己逛逛,3点在这里等我。

她说,好。

我自己去连云港,路上我在想,这姑娘,道行是深呢还是浅呢?你说她深吧,她买早餐也好,转正也罢,都给人是个木头的感觉,你说她浅吧?她跟人家谈鱼又仿佛是个老买家,而且下车时我才第一次仔细看她,发现她眼角动过,并且有很深的描痕,说明她经常化浓妆,而她现在的素颜不搭。

搞不懂了。

搞不懂就不搞,反正也不是咱的菜。

我来连云港做什么?

我有个同学乔迁。

是办公室乔迁。

高升了。

她是做医药的,销售类,省级主管,我们是表同学,初中是同一级不同班,是同学会不断的淘汰优化又组合,我们组合到一起了,玩的比较多的是四个人,一个是无知少女,她是处级好几年了,只有一个原因,运气好,多重幸运集合在一个人身上了,还有一个女的在青岛当交警,在办公室工作,她爹给人的感觉是闺女在青岛当市长,逢人就吹,我们村离着十万八千里,连我爹都听说XX村有个女的在青岛交警队当市长。

其实就是很普通的职位,稍有头衔!

你用脚丫想想吧,农村孩子,初中复读一年,高中复读两年,参加工作就已经二十七八了,不过工作了十年,你就是坐着火箭,你能提拔到什么?副科而已。

这三个女人,我都不大喜欢。

太丑。

是我哥总是跪舔无知少女,动不动就拉我一起去,我哥就给人家的爹娘送过临朐黑山羊,还是开我车送去的,人家还管了顿饭。

我之前写过。

青岛那个,我也接触过,求她办过事,是我的路虎卫士是鲁B车牌的,我想提档到临沂,结果验车的时候,说是射灯不符合要求,是我之前装着射灯后来拆了,你让我临时找射灯我上哪找?早送人了。

我找的她,找她之前也怵头,主要是她爹吹的太过了,我也害怕。

她没见过,说帮我问问。

倒是很管用。

解决了。

我记得我找人给她送了1000元的购物卡,又退回来了。

这里面我觉得最丑的就是我连云港的这个同学,她下巴有个黑痣,有铜钱那么大,关键是上面还长着几根毛毛……(现在刮掉了)

她干业务的缘故,能跑,能聊。

就是没有害羞的概念。

一般同学很少有找我的,她不,虽然跟我不一班,但是听说出了这么一个奇葩,她也想会会,回来的时候动不动就到我们书店坐坐,我看到她的黑痣就没性欲,也不愿意陪她聊天。

对她真正的改变,源于一件事。

就是我看到了她的存款。

就是,我第一次遇到同学里比我存款多的,你没看我动不动就晒个八九百万上千万的存款,就是她给我的,为什么没有破绽?因为我每次发的幅度变化都不大,而且我都是第一时间发的,例如1503分截图的,1505分发的,一看就是自己的账户。

有固定资产不牛B

有存款是真牛B,她不可能缺房子,不可能缺车子。

自从知道她的存款后,越看她越性感了,那黑痣咋那么性感呢?这块黑土地比黑森林还性感……

是因为什么知道她余额的?

是她问我能不能跟我学定投?说观察了一两年,发现真稳。

我就略嘲讽的来了一句:这个适合有钱有闲,纯粹拿个一两百万玩游戏的心态,若是有房贷有车贷,存款也不多,不大适合,你有多少闲钱?

她说,八九百吧。

我问,万?

她说,是的。

我问,用不着?

她说,用不着。

我问,都是回扣?

她说,就是正规收入。

我觉得我哥应该换个人跪舔,舔无知少女没啥意义,有些人就是在位置上,也是啥都办不了,因为她只是充数的,而有的人呢?长的丑,还有黑痣,但是她真有钱,若是会哄女人,让她投点钱出来,没问题。

就是我跟黑痣的关系改变,就是源于我知道了她的存款,我开始尊重她了,否则我不可能跑到连云港去,是她想带我参观一下医药生产线。

就是她,反复的给我科普,说让我买创新药ETF,说五年内,会翻个三五倍,她说牛奶、牛肉是普通家庭的奢侈品,但是随着老龄化的到来,高端、创新药才是真正奢侈品,就是现在有钱人才能享用的,普通家庭也开始用了。

我认同她的判断,但是不认同她的投资理念。

因为,投资必须是有逻辑的。

盲目判断、猜测,都是赌博。

后来,她也不提了,因为她提这个事是春节前,我若是真听她的买上,现在亏20%了,但是我把她说的这个ETF纳入了自选股,一直观望着,也许哪天心血来潮就开始定投了呢?

主要是我对医药不懂。

见了面,她非常抱歉,说计划不如变化快,原本想请半天假,结果有个很重要的会要开,问我能否住一天再走?晚上可以一起喝喝酒。

我说,我来看看你就好了。

她说,主要是答应带你参观参观。

我说,那无所谓,有的是机会。

她说,要不,中午一起吃个饭,但是我不确定几点开完会。

我说,行。

她问,要不要我找个人陪你去逛逛花果山?

我说,我爬过太多次了。

她问,那咋办?

我说,我去看看你们本地目前最牛的图书馆。

她说,行。

我问,上任后,感觉如何?

她说,压力其实挺大的,也没外人,跟你说掏心窝的话,上任后才发现权力真大,但是风险更大。

我说,干个三两年就调岗。

她说,走一步看一步。

我说,这个行业,其实就是怕被波及,医院出事,波及到你们。

她说,你都明白。

我说,是。

从认识她以后,我才对医药这个行业有了新的认识,我对他们这个群体的认识还停留在请客吃饭陪睡的阶段,顶多一年赚个三五十万,没想到这么疯狂,后来我曾经跟证券公司的朋友闲聊,他说大客户里,有很大比例是医药代表,一个干的优秀的医药代表有千万级的理财很正常,不过,多数医疗代表收入都很普通,高收入者一定是有特殊的关系、特殊的资源、选的分类也好。

我开车去云台山转转,前几年,QQ时代,我有个玩的很好的骑友,他带我骑过云台山,只是换了微信后,我貌似忘记加他了,他在事业单位工作,家里是做海苔加工厂的,我还去参观过。

若是找手机通讯录还能联系上,但是觉得贸然联系不好,就没联系。

只是看到路上有骑行的,想起了这些往事。

我现在出门,很少联系当地的朋友,主要是我觉得给别人添乱,包括我做小天使在连云港也有两家投资,一家做韩国化妆品的,三年前我投过她一次,她当时在韩国留学,今年又投了她一次,前段时间还帮她做过广告。还有一家是做天猫的,佛珠之类的,做的也不错,去年跟我讲是2000万的营业额,但是没怎么赚钱,说是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了。

我计划投资1000个创业者。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就是想笼络住1万个深度读者,每个被投资的人至少能辐射10位好朋友关注我,你说怎么算是感情好?有经济往来才算真好,这种关系和普通读者还不同,而且我要求的都是本科以上。

1000个,听起来很夸张。

其实不夸张。

我今年已经投资了87位了。

我也不投多,一个两到五万,纯粹是建立个链接……

而且,你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取很多行业信息,因为他们会跟你共享很多行业数据。

路上开始下雨了。

越下越大。

一个大姐,骑个旅行车,也没带雨具。

我跟上她:上车。

她说,不用。

我伸了伸手,给她看了看我戴的骑行手套,她秒懂。

我下车把她车子给扔进车斗。

她上车。

我问,你这是去哪?

她说,花果山。

我问,从哪骑来的?

她说,西安。

我问,那咋没有行李?

她说,我放酒店了。

我问,你自己从西安骑过来的?

她说,我和我老公。

我问,老公呢?

她说,在酒店,他说爬山没意思。

她戴着头盔,戴着眼镜和围巾,只能看到眉毛,眉毛是纹的,而且有些年岁了,从这一点我判断她60岁以上。

我问,退休了?

她说,退了。

我说,你们两口子都爱骑行,太少见了。

她说,他为了陪我。

我说,幸福。

她问,您平时也骑?

我说,现在很少骑了,我戴着手套是开车方便。

闲着也是闲着,陪她爬爬山吧,花果山竟然没有卖票的,她是老年,一刷身份证免票,我通过APP买了张成年票,进了。

大姐有一点很好,几乎不拍照。

我问,骑过海南没?

她说,下半年。

我问,骑过哪?

她说,新疆、青海。

我问,青海湖骑过吗?

她说,骑过。

我问,这次什么线路?

她说,我们从西安骑武汉到杭州,然后沿海岸线往上,到东北,然后从二连浩特到北京,回家。

我问,全程骑?

她说,是的。

我问,骑了多少年了?

她说,小二十年了。

我说,厉害。

她说,过去就是跟着人家夜骑,现在是想看看大好河山。

我问,几个娃?

她说,两个,大的是姑娘,在西安动力研究所,小的是儿子,在部队。

我问,军官?

她说,就是普通的士兵,本科毕业去当的。

我说,你咋舍得。

她说,现在去哪了,也不知道,说是保密,下连前给我打电话,说特别累特别苦,问我能不能安慰鼓励他,我说那就好好干,他说,妈妈,以后你千万别鼓励别人当兵了……

我问,心疼不?

她说,心疼,但是我也要让他历练历练。

我问,您是做什么的?

她说,职高老师。

我说,也不错。

她说,混口饭吃。

她想找个导游给讲解一下。

我说,你省下这个钱吧,我给你讲讲就行。

她说,了解一下各个典故。

我说,这里所有的典故,都是逆向杜撰的,包括整个景区都是临时硬往《西游记》身上蹭的,所以所有典故都是编的,而且是近现代才编的。

她说,花果山不是自古就有吗?

我说,不是,花果山原名云台山,是毛主席无意说了一句,孙猴子的老家就在江苏,于是,大家就顺势选了这么一座山,名为花果山,之所以选中它,是因为江苏没有高山,这已经是江苏省最高海拔了,只有624米,就是说花果山之所以成为花果山,只是因为毛主席的这句闲聊,然后开始对应着造水帘洞、高老庄,硬往上套,后来还建了一个文献馆,找出了无数文献证据,说吴承恩就是以云台山为原型写的《西游记》。

她说,原来如此。

我说,你看大门有四个狮子,为什么不是老虎呢?因为老虎是吃猴子的,不是有句俗语嘛,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就是为了迎合这句俗语而采用的狮子。(自古以来看门的就多是狮子呀,这可不是他们的独创。我反而觉得用老虎更好,你看,就算老虎在家又如何?也只配给美猴王看门。多霸气~

她说,花果山也有竹子啊?

我说,花果山的竹子属于极品系列,叫金镶玉竹,当年发行过竹子邮票,这个竹子站在C位,就是竹竿是黄色的,但是中间有一道是绿色的,花果山两款植物有卖点,一是这些竹子,二是那两棵银杏树,银杏树是分雌雄的,能一公一母在一个寺院里旗鼓相当的活上千年,很少见,关键是两棵树大小差别不大,秋天来的时候,整个寺院都是金黄色的,特别有禅意,整个花果山就这么一棵公树,但是母树无数,不过不要紧,银杏树的授粉能力超强,辐射几十公里没问题。

她问,为什么银杏树能保存这么好?

我说,银杏树一直被佛教推崇,有佛门圣树之说,这些保留比较好的都是在寺院内或寺院遗址里的,而野外的银杏树呢?早被人偷走了。

山上猴子特别多。

她问,这些猴子,是不是也有猴王?

我说,是的,普通猴子是一夫一妻,猴王是一夫多妻,猴王四年一选举。

她问,真的?

我说,真的,猴王在位时,所有猴子都是跪舔模式,但是一旦落选,就很凄惨。

她说,跟人一样。

我说,差不多。

她问,您几个孩子?

我说,一个。

她说,可以再要个。

我说,老了。

她说,在我这个老阿姨面前说老。

路上,聊起了她的婚姻,也很有意思,她父母就是老师,她从小家教很严,这个男人是别人介绍相亲认识的,结果第一次见面就亲了她,她挣脱不了,就怀孕了,怀孕了没办法了,结了婚,男人没啥文化,好处就是特别体贴,家务活全干,连内衣内裤都给她洗,缺点就是特别爱吃醋,包括为什么学骑车?就是觉得老婆出去跟人骑车不正经,他必须看着。

我问,老公什么学历?

她说,初中读过一年两年的。

我问,那你一路怎么走过来的?

她说,他这个人还好,很会照顾人,年轻的时候也想过离婚之类的,现在年龄大了,也接受了,跟谁都是一辈子。

我说,挺好。

她说,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保守,觉得人在一起了就应该结婚。

到了水帘洞。

她问,这水是天然水吗?

我说,我来了几次,这个水量基本都是很稳定的,大概率是水泵在工作,这个地方最有名是那个对联,高考经常考: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进了寺院。

在寺院前,我遇到了一位姑娘,很有气质,上身穿着工作服,下身是牛仔裤与板鞋,就是她的形象与她手里拿的夹垃圾的夹子截然不符,好在她比较懒,在下面台阶找了个地方靠在树上玩手机,我在想,这应该是父母安排进来的吧?

月薪三四千?

路过大雄宝殿。

年轻的和尚来了一句:有信仰的话可以进来拜一拜,感受一下不一样的大雄宝殿。

摆了摆手,没进去。

上面有个大圣佛,整个花果山的孙悟空,基本都是六小龄童的造型,大圣佛也是,专门修了个宝殿,总觉得孙悟空那么正经的坐在那里,有些不协调。

供着水果,供着香火。

说是供奉大圣佛是从台湾流行过来的,包括整个大圣像也是台湾友人捐赠的。

我们很快就登顶了。

她体力还是可以的。

我坐车下山,她说计划走下来,我很理解,骑行爱好者,特别是年龄大的,会节约每一分开支,若是景区不免门票她是不会来的。

同学发信息问我在哪?

我说,花果山。

她说,你别动,我去找你。

我问,开完会了?

她说,怎么也请你吃个饭。

选了花果山不远处的一个海鲜餐厅……

我问,会不会宰客?

她说,江苏这边跟咱那边不同,咱那边景区的饭菜便宜是便宜,但是是以次充好,跟喂猪差不多,江苏这边饭菜质量都不错,但是价格可能会高,例如一个辣椒炒肉在山东也就是38元,在这里就是68元,但是菜都炒的很用心,不会说因为景区而糊弄。

发现,的确是,海鲜做的不错。

我说,咱那边的饭店也在走品质路线,你说的那些是接待旅行团的,接待散客的现在全是走回头率模式,因为都靠抖音推荐。

她想点黄鲫鱼我吃,我说我不喜欢吃带刺的鱼。

她说,是鱼就带刺。

我说,刺太多了。

点了一个少刺的鱼,味道还不错。

她继续回去开会,说实在不好意思,过几天回县城找我,我去赣榆接小姑娘,小姑娘买了十箱鱼,办事还是很厉害的,还去买了一些云雾茶。

回程,闲了一些八卦,越聊我越觉得这个姑娘像一个人,小包包,我跟小包包初次认识时,她跟一群女人来我们书店,我觉得这姑娘太傻了,聊什么都是一脸懵逼,后来接触多了呢?发现这是她的保护色,其实她什么都懂,还动不动反过来给我科普一些知识,只能说,高手,高手,高高手。

到县城。

孙副主任的意思是,给小姑娘留一箱,给我留一箱,剩余八箱先放我车上,他派人过来接走,应该当晚就挨着送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822.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