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一个被医生判了死刑的医生,最后到底是什么救活了她?

(声明:所有医案均来自邮箱读者投稿。请投稿人对稿件内容的合法权益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避免版权纠纷。敬请谅解与配合,谢谢。)

兔子老师上午好:

追着看您的辟谷日记,我心里也有很多感慨。想起2015年的夏天,我第一次突然躺倒,奄奄一息,头一天还跟朋友们在外面吃吃喝喝很欢乐,第二天突然就高烧40度,起不来,感觉变化的来临只是在一秒之间。

从此我的生活大厦轰然倒塌,我被压在废墟中,再也爬不出来。

在生病前,我是浙江三线城市,一家三乙医院的妇保科主任。学医,是父母为我选的。自打工作后,我每天都忙忙碌碌,做不完的门诊手术、下乡医疗、计划总结、课题论文,有时候回家了,脑子里还在不停地想着工作,生怕有所遗漏。

由于自己兢兢业业的工作,职务晋升也很顺利,很快成了科室负责人。每天都有很多病人托熟人来找我帮忙,检查、看诊、住院、手术,平时很受同事和病人的尊重。

慢慢地让我忘记了初心,逐渐变得骄傲浮躁,觉得自己得到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有本事。觉得这个科室没有我不行,我必须得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下来,处理好,交给谁都不放心。

下班后,有点儿时间也没有好好休息,而是忙着吃喝玩乐应酬各种人,上有老下有小,生活过得一地鸡毛。虽说是医生,其实我对自己的身体压根就没管,每天只会毫无觉知地往前冲,自以为是。

可是,我忘了一句话:当你不肯醒来,生活会以痛苦让你觉醒,当你还不肯醒来,生活会以更大的痛苦唤醒你。果然如此!

2015年我突然病倒后,被查出有大量胸腔积液(其实很多天前就感觉胸痛,但自己没在意),连声音也发不出来,成了哑巴(后来当了差不多1个月哑巴)。

住院,各种检查,多科室专家会诊,转院上海瑞金医院,又各种会诊检查,最后还是没法确诊,没有治疗方案。医生只能对我说,你回家晒晒太阳,好好休息吧。

回家的路上,一路吐,那时候的我,是被医生放弃了的绝望的我;是住院各种有创无创检查后,更加病弱无力的我;是仿佛下一次呼吸,就要停止生命的我。

回家等死期间,我听了姐夫的劝导,去了广东一个寺院静养。原本打算在那里度过人生最后的时光,可是没想到,从此生活彻底开始改变。

在那里,没有所谓的营养,没有所谓的治疗,前半个月,我每天只吃一个苹果煮的汤(加了两根党参和少量当归)。后半个月,除了苹果汤,还有一小碗小米粥,早晨配有一小碟醋姜。没有盐没有油没有菜。

每天早晨3-4点起床,去佛堂早课念佛。上、下午都是念佛,晚上也有晚课,10点睡觉。

就这样,我的身体居然一天一天地好起来。从被两个人搀扶着拖着去佛堂,到一个人勾着腰扶着墙慢慢挪去佛堂,到自己大踏步地在寺院各处走动,到主动去当义工拖地擦拜垫。。。。。。

从是个哑巴,只能听人家念佛,到发出声音能够跟着法师大声念佛;从胸闷气急,呼吸困难,到一口气可以深深吸到肺底;从重度贫血需要输血,到血色素基本恢复正常;到从大量胸腔积液,到全部被身体吸收。。。。。。

从以前的洁癖(每天非洗澡不能睡觉,接触的物品非得消毒杀菌不可),到淡定地跟老鼠一起吃同一碗饭;从看不起别人,总认为别人错我没有错,到认识自己的错误学着与世界万事万物和解。。。。。。

没有吃过一颗药,没有吃过任何营养品,没有做过任何医学治疗,我在短短一个月内,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整个人又重新活过来了!

没有人不惊讶于我的变化,我自己也想不明白,生命是如何焕发出新的生机的。这场病来得如此突然(其实并不突然,是我自己无明),去的也是如此突然,好像是老天爷为了给我一个机会,好好地思考一下人生的意义。

当我在那个世外桃源,看到一个个痛苦的无奈的绝望的茫然的面孔,慢慢地露出笑容,变得温和淡定从容;当我看到人与人之间不设防,主动相互扶持关心,生活那样简单美好,我才明白,原来你想要什么,就要先付出什么,原来在这世间,还有这样的一群人,是真心付出的。原来人的心,本来就是广阔如虚空,原来慈悲与爱才是无敌。

原来,只是自己局限了自己,每天关注的只是自己的房子金钱面子家人,一天天的把自己束缚在一亩三分地内打转转。原来,万事万物都可以是老师,把自己的心量打开,接受一切是那样的幸福。原来,人之所以能活着,是无数的人、事物相互成就,我们该感恩而不是抱怨。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行医生涯,我曾经做过的那些所谓的医疗诊治,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帮助了病人?帮她们摆脱了痛苦,延长了生命?

作为医生,我一直反省,我们的医疗手段,哪些是必要的,哪些又是过度的?我有没有时刻站在病人的立场上,想问题。

离开寺院,回到家中后,我开始学习传统文化、学习中医、学习佛法,我一直在寻找一条真正的,能拯救病人生命的方法和道路。这次,看到兔子老师您的辟谷经历,让我有了不得不说的冲动。

我希望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当医疗放弃你的时候,未必就是生命的尽头,只要我们重新回归宁静,回归简单的饮食起居,内心充满正信的力量,也许就会发生奇迹。

要相信身体自愈的力量,那个可能比任何昂贵的医疗都更有用。

医案:一个被医生判了死刑的医生,最后到底是什么救活了她?
这封来稿,是我在更新《辟谷日记》第五天的时候收到的。

投稿人是我之前的中医基础课学员。一名西医妇产科医生。

看完这封信,我的触动非常大,因为她的经历正好与我最近的感悟“人体有大药”,特别契合。

辟谷期间,我亲眼看到好几例慢性病,在没有饮食,不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身体快速自愈的奇迹。

且不说恢复饮食后,这些病是不是还会回来,单就看当时,身体就是处在了“痊愈”的状态中。那么是不是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我们持续保持少量饮食,简单饮食,不再给身体制造多余的负担,那么身体的“痊愈”状态就可以持续更久,甚至,真的永久痊愈呢?

这个,我真的不敢说,但,是一个希望。

其实断食疗法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日本有多家断食医院,专门接收别处医院转来的,没有救治希望的病人。在断食医院,唯一的治疗办法就是断食,结果常常会有病人因此而恢复健康。

2016年,日本科学家大隅良典,获得当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以奖励他在阐明细胞自噬(Autophagy,或称自体吞噬)的分子机制和生理功能上的开拓性研究。


什么是细胞自噬?意思其实就是“细胞自己吃掉自己”。

所谓自噬作用,是指细胞在缺乏营养和能量供给情况下,应对短暂的生存压力时,可通过降解自身非必需成分来提供营养和能量,从而维持生命。
也就是说,细胞在饥饿的时候,能把自己体内的非必要的、无用的或有害物质自行吃掉以提供自己生存需要的能量。

在这个过程中,自噬作用也可能降解潜在的毒性蛋白等体内多余的垃圾物质,来阻止细胞被毒素损伤,或是因此而阻止细胞的凋亡进程。这个,就是断食疗法的现代医学研究依据

怪不得我在辟谷到第五天的时候,脸上和身体的皮肤变得异常光滑细腻,应该也是身体自我排毒的结果。

如果真的可以用少吃,来达到开启身体大药房的目的,那这不是世界上最好最简单的医疗吗?这和现代医学提倡的“启动人体自身免疫力来对抗重大疾病”,有什么区别?

也许有人会说,饿肚子会伤元气,元气一伤,正气就没了,如何抗邪?如何抗病?


我觉得要辨证地看这个问题。如果一个肚子里有厚厚油水的人,生病期间饿一饿,可能反倒可以让他恢复脾胃中土之正气,帮助身体充分排邪。


而对于一些身体原本虚弱,正气不足的,也可以适当给与药物辅助,但绝不是用所谓高营养高蛋白的食物滋补。这篇医案中的病例,不就是最好的示范吗?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只喝了苹果水,但是在里面放了两根党参和少量当归,增补气血。

总之,我们这些年,不管是身体还是思想,都被“要有充足的营养”,深深地武装了。但凡遇到病,就是补。而忘记了,补得不妥,就是负担,让身体更加无力承受。同时,你以为你在补身体,很有可能,你也在补病邪。

据说在西元前3800年的埃及金字塔上刻着:“人类所吃的食物中只有四分之一供养身体,另外的四分之三则是供养医生”。

简单饮食是否就是开启“人体有大药”的钥匙,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这个大药房里究竟有哪些药,能治那些病?但是此篇医案也好,我辟谷时遇到的病案也好,都可以给各位提供一条思路:

当医学无法治愈疾病时,别灰心。也许我们真的可以把身体,托付给身体,自己。

不过断食不是纯饿,务必在医生或专业人士的监督和指导下进行。切切~~~~

次感谢作者的分享,期待收到你们更多的医案,投稿请至3240631414@qq.com(邮箱仅供医案投稿,谢绝问诊,恳请谅解),来稿一经选登即送懒兔子签名的《五味子》或者懒兔子背包哦(任选一),等你们。

医案:一个被医生判了死刑的医生,最后到底是什么救活了她?


医案:一个被医生判了死刑的医生,最后到底是什么救活了她?



医案:一个被医生判了死刑的医生,最后到底是什么救活了她?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837.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