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5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黄山脚下,足疗店特别多。

主要原因是什么?

黄山是一座必须爬的山,而且不是小爬,要大爬,即便你是坐缆车上,依然需要徒步接近10公里。

应该把黄山景区理解为山峰群。

南北门各有一条公路通往索道,索道再通往山顶,两个索道之间有10公里的距离,一般都是不走回头路,要么北上南下,要么南上北下,那么这10公里是你必须要亲自走的,而且这10公里不是平路,而是上上下下,也很累人。

早上,在酒店吃早餐,你会看到美女走起来一瘸一拐的,爬山累的。

有没有办法,不用亲自爬?

也可以,找挑夫给抬着,俩人一组,不论体重,只论里程,起步价200元,黄山有些路几乎是垂直的,前面的挑夫年龄大一点负责喊号子,后面的挑夫年轻一点,负责应号子,那么问题就来了,坐这个,是欺负他们,还是帮助他们?

我认为,从市场角度,是帮助他们。

只是,说起来让人不舒服,同是人,你看人家满头大汗,一步一挪,而你坐在上面舒服的不得了。

朋友问我,为什么泰山上的挑夫不喊号子?

我说,泰山上的挑夫,个头普遍比较大,属于北方大汉,干这么点活,是不需要出那么大的声的。

这是开玩笑的说法。

根本原因是什么?

泰山在所有山里,是台阶级别最高的,无论长度还是坡度,就是这么说吧,哪怕你是个老太太,你慢慢爬,都能爬上去,不需要找人抬上去,貌似泰山也没有这个业务,我爬了这么多次,只是听说过有人被抬上去,没见过。

泰山的台阶级别,就是帝王级的。

你看黄山上的这些挑夫,他们在抬人的时候,其实是举步维艰的,必须靠喊号子来协调步伐,而且这个东西不论斤只论里程,什么人才喜欢被抬着?有钱的、胖的,结果……

那天,我采访了一位工作人员,不是干挑夫的,我问了一个问题,就是挑夫是坐缆车上还是爬上去?他说是坐缆车上,东西也是从缆车上,然后再从缆车站把东西挑到各个商店。

我问,他们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他说,七八千块钱。

我问,抬人的呢?

他说,那个弹性比较大,旺季可能一个月万多块钱。

我问,黄山的这些挑夫要赏钱不?

他说,不要。

黄山之后,我们又去爬了九华山,中国四大佛教圣地之一,地藏王菩萨的道场,九华山上的挑夫每个都是要钱的,遇到了你就开始说赞美和祝福的话,然后希望你能给点赏钱,修行的和尚也是如此,有个老和尚在菜地里挖菜,我路过,他嘟囔了很久,说自己66岁了,要给菩萨修庙之类的。

我说,我没有现金。

他没再继续。

我说,你应该接着把收款码掏出来才行。

这个时代,很少有人用现金了,为什么九华山上还有那么多现金?这与信徒密集有关系,九华山上有99座寺院,信徒一般都会换不少零钱,每个寺院放一些,遇到苦行僧也会给一些,原本这些挑夫可能也是不要钱的,是这些信徒们觉得挑夫太辛苦了,就主动给钱,就跟峨眉山的猴子一样,喂的人多了以后,就会要了。

不仅仅和尚与挑夫要钱,连建筑小工也要钱,真把二维码拿出来了。

遗憾的是,我是个铁石心肠。

我是这么认为的,既然是信佛,那应该明白,每个人都在修自己的命,我给与别人,不是打破了别人的平衡吗?

让他修自己的,我修我自己的。

还有个很有意思的小插曲,有朋友送了我们两根许愿绳,让我们写了心愿以后拴树上,我没写,包包也没写,包包说,这么做是作弊行为。

我说,我没考虑过作弊,只是我觉得貌似长江以南没有拴红绳的这个风俗,你看整个黄山上没有人拴,很干净,九华山也是如此,只是偶尔有锁同心锁的。

作弊行为,很有意思。

有深意。

在景区管理方面,我认为黄山是非常出色的,至少卫生搞的好,随处可见清洁人员,九华山就要脏乱一些,这个与历史环境也有关系,就是整个九华山景区其实是一个乡镇,有居民,有商铺,有寺院……

我觉得九华山应该整治一下挑夫队伍,使整个九华山变LOW了,佛家圣地,应该视金钱如粪土,结果,给人的感觉都是要钱的。

没办法,香客们惯的!

言归正传,继续说足疗店,吃过晚饭,我们也决定去足疗店,我溜达了一圈,发现只有一个是连锁品牌,就是重庆富侨,去这里洗洗脚吧。

价格从128328不等。

推销了半天,我说就要最基础的套餐吧,168元。

洗脚+精油。

生意非常好,甚至需要排队,这几年,只要是健康的、绿色的,这类店都很火,包括我所在的县城,晚饭之后,你根本点不到女技师,要么只能点男的,要么就排队,一排队还要等老久。

重庆富侨更是如此。

不是说实体店未来会黄,而是类似的体验式的、保健式的,会越来越火,因为大家都想花钱舒服舒服,越正规越好,男人过了那个阶段后,就佛系了,喜欢简单的东西,找人按按就是单纯的按按,没想着占点便宜想点好事之类的。

至少,我就是这个状态了。

很佛系。

给我们洗脚的几个小妹都是云南曲靖的,三个人是老乡,我推测还是亲戚,因为我深入了解过足疗店的运营模式,足疗店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什么?

管理!

说的简单一点,就是留住人。

你有好的技师,同行惦记着,客人惦记着,早晚给撬走了,这个行业的流动性是非常大的,但是干的好的品牌,都是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核心就一点,家族式员工。

倘若,我能从老家找30个亲戚,愿意跟着我发财的,我们一起去西安开洗脚店,我有这30个亲戚的前提下,我加盟品牌能赚钱,我自己搞个品牌依然能赚钱,我若是纯粹靠招聘员工?

肯定黄!

有个足疗品牌,在北方很火,老板还买了辆库里南,在抖音上粉丝也不少,他搞加盟就有这个前提,就是你想加盟我的品牌是吧?我就这么一个要求,就是核心骨架员工以及大部分技师都必须是宗族式的关系,至于你给他们是高薪还是股份,那是你的事,我不管,我只要求这一点,就是你的员工结构很稳定。

以前我哥给别人打工时,为什么一做国外的项目就派我哥去,因为我哥领的工人多是我们村的,他们在非洲做项目,他们不可能跳槽,就是整个团队结构非常的稳定……

我们现在的工人,也多数是我们乡镇的,以我们社区的为主,很多工人,特别是年龄大一点的,例如50岁以上的,一年发一次工资,哪有什么月结的概念?而且年底他也不全要,花多少要多少,剩余的全存在我哥那里,我哥给7厘的利息。

你在外面招的工人?

你若是跟他们这么谈?

直接拜拜了。

现在工人待遇越来越高了,因为年轻人没有愿意下工地的,过去云贵川的工人住工地帆布棚都乐意,现在你不给他们安排宿舍,宿舍里没有空调?他们不干,而且还要性生活,有的还要单间,有的还要求把老人和孩子接来,这是真事,市场早已经变了,现在是工人挑老板的时代了,因为你招不到人,去年还有同行找我,他要做个APP,搞什么呢?针对建筑工人开展精神文明建设。

因为这些人,有钱了,知道要求宿舍必须装空调了,也刷抖音,也玩快手,这个朋友觉得这些工人物质条件有了,精神还是太空虚,被人一喊大哥,钱就打赏出去了……

按脚的女孩要给我掏耳朵,我拒绝了。

她说,我是专业学过的。

我说,我真不要。

我刚学球时,经常请球友们洗脚,有时天天去,只要一洗就有掏耳朵环境,一来二去,把我掏耳鸣了,而且呢,耳屎特别多特别大,我记得有次一个月没掏,是我去东北自驾,我开车路过北京时,去上了个厕所,我耳朵痒痒,用手一抠,竟然抠出了一块巨无霸。

后来,我去医院咨询、治疗。

医生的建议是:耳朵,不要掏,既不要自己掏,也不要去那些野店掏,若是真想掏,到专业的医疗机构掏,也不能太频繁,一个月一次就好。

于是,我就把掏耳朵戒了,自己也不掏。

好了。

现在,偶尔想起来,会去掏一下,一般医生的答复都是:基本没有,只有一些碎屑。

耳朵具有自洁能力。

最后一个环节,小妹要给我拉腰,要拉的嘎巴嘎巴响的那种。

我又拒绝了。

我说,你给我捏捏腿就行了,只要与关节有关的,我都不做……

在抖音上,经常刷到有美女去找老中医正骨,去听那声咔吧响,我觉得这些美女真愚蠢,你知道喀吧响是什么吗?你知道脊柱有多脆弱吗?正骨能把你正的腰间盘凸出,能给你治的半身不遂。

人,要相信科学。

关于正骨、松骨问题,多听听专家怎么讲,例如大医院的骨科专家,你别说人家不懂,人家什么没见过?至少是懂解剖学的。

这个我也咨询过,我曾经想学习呼啦圈,被否了,不仅仅不建议做呼啦圈,还给了我一些建议,就是人体结构是没有设计“旋转”机能的,所以体育课上转脖子,转腰,转膝盖,甚至转脚踝,都是错的,是起伤害作用的。

我们的转身,是以脊柱为中心做的小幅度扇面旋转,而你热身上的那个360度转腰呢?则是对脊柱进行了大平移。

黄山的最高峰是莲花峰,不过很多人以为是光明顶,毕竟光明顶的名气也最大,这是金庸的功劳,金庸当年是怎么设计的这些门派呢?

就是照着地图设计的。

这样就有个BUG,就是容易忽略了真实的物理距离,例如六大门派齐聚光明顶,关键是到达时间相差无几,要知道,他们远的距离1000多公里,近的也接近400公里,若是按照步行计算,动辄就走几个月……

那天,我在黄山脚下修车,主要是三项:

第一、需要更换机油,做基础保养。

第二、刹车方向盘抖动,应该是刹车片或刹车盘的问题。

第三、传动系统需要打黄油。

很多人开越野车却不知道越野车是需要定期打黄油的,多久打一次?有人说1万公里,有人说2万公里,我为此专门咨询过丰田的工程师,他给我的答复是第一次是4万公里,以后可以是2万公里,另外打的时候不要打多了,打多了会导致油封压力过大,他谈到了一个观点,就是很多车子是爱惜坏的,为什么会坏?你搞的太频繁了。

还有一点,越野车最怕的其实是水。

不仅仅是越野车,大部分车子都怕水,所以玩越野是有个讲究的,就是每次玩过水以后,都需要去换传动系统的油水。

修车店老板跟我讲,保养与打黄油都没问题,只是刹车盘的问题他这里搞不了,因为里程太新,现在就换掉有些太可惜,可以适当的磨一下,但是本地也磨不了,需要去外地。

我说,那就按照你的方案,你去做就可以了,只是有一点要求,机油一定要用正规的,千万别出什么差错。

他说,这个你放心,有问题我们包着。

保养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其实是机油,假机油是很常见的,一般我都是去正规店保养,而附近没有正规的4S店,那么我只能选择一些机油的品牌代理店,还有就是选择生意比较好的修理厂,特别是做口碑的。

我是跑了多家以后,对比的,选择了他。

老板年龄不大,30岁左右。

很真诚。

这个东西都是写在脸上的。

我问他,黄山旅游这些年,是上升趋势还是下降趋势?

他说,黄山的接待量太大了,全国就这么多人,很多人已经来过了,就不会再来了,这个不同于九华山,九华山全是回头客模式,这次是来许愿,下次是来还愿,觉得灵了以后再来许新的愿,而且带着亲戚朋友一起来许。

我说,这倒是。

他说,黄山,大家顶多来一次。

后来,我仔细品了品他的这番话,我认为又不对,毕竟来过黄山的还是少数,还有就是不断有人老去,不断有人出生,新生代还是会来黄山的,那么黄山永远都不可能衰败……

理论上,越来越火。

为什么?

旅游,还是轻奢消费,随着老百姓收入越来越高,那么黄山旅游也必然越来越火,原本一辈子都没旅过游的人也开始出门了。

黄山给我留下的印象很好,我甚至有想买黄山旅游股票的冲动,当然我是不会买的,因为我投资的逻辑是去赌性,不赌、不猜,靠逻辑与时间取胜,而不是靠预测取胜,黄山的开发是有条不紊的,过几年就推出一个新的概念,几十年前最有名的是迎客松,我记得我小时候家里挂历就是迎客松的,后来光明顶概念,最近在抖音上特别火的西海大峡谷。

我的观点是,一座山,若是不是爬上去的,那么这座山就不属于我们。

爬过了,就属于我们。

黄山,顶上,人山人海,而攀爬路上呢?

几乎没人。

那天,从莲花峰下来,遇到了一位大姐,她在我前面,我们就这么交流了一路,更奇葩的是,我竟然到最终也没看到她长什么样,因为她压根就没回过头,我只能从体型与声音上判断她的年龄,应该45岁左右。

很是凡尔赛。

她是晚上住在了光明顶。

我问,住一晚上要多少钱?

她说,便宜的1200元左右。

我问,贵的呢?

她说,大几千吧,我住的3500

我问,看日出了吗?

她说,4点就去排队了。

我问,人很多吗?

她说,非常多。

我问,以前来过黄山吗?

她说,第四次来。

我问,为什么选择爬莲花峰?

她说,我觉得爬一座山,若是不能登顶,不能住在山里,都不叫爬。

应该是个挺有钱的女人,背个单反,红圈镜头的,一身狼爪户外装备,反正就是从骨子里一股骄傲,说自己前一天在九华山,建议我们可以过去转转。

我问,您是很喜欢爬山啊?

她说,名山,基本都爬过。

我说,我的目标是爬100座山。

她问,是徒步还是?

我说,纯徒步。

她说,若是说徒步,那应该去禾木到喀纳斯。

我说,去过。

她说,冈仁波齐转山,也值得去,我去转过12圈。

我问,怎么去的?飞哪个机场?

她说,我喜欢自驾,我去过11次西藏,所有进藏线都走过。

我说,厉害。

基于她比较凡尔赛,我决定调侃调侃她,她说什么,我都能马上说出这个地方的特征以及细节,她发现遇到对手了,对我态度也变好了,不再随意“建议”我了,因为她去过的地方我早都打过卡了,例如黄山、九华山这些,我只是觉得过去可能坐过缆车之类的,爬的不纯粹,重新打一遍卡而已,之前我都来过。

她觉得,我貌似有那么一点深奥。

对我态度也变了。

不过依然没回头,也没法回头,因为下山非常困难,基本需要一步一挪。

我弱弱的问了一句:您不用上班吗?

她说,我是自己创业。

我问,做什么的?

她说,汗蒸。

我问,在哪开的?

她说,成都。

我问,开了几家店?

她说,在全国138家店。

我问,直营的还是加盟的?

她说,直营的四家店。

我问,你整天旅游,朋友圈的人羡慕你吗?

她说,还可以吧。

我问,是不是对加盟作用很大?

她说,还好,就是很多人觉得你活成了他们想象的样子。

我问,加盟的成功率高不?

她说,一般吧。

我说,要看天分。

她说,这话不假,多数人都做不起来。

我问,内心会有愧疚吗?

她说,那个谁不是说过一句话嘛,你总在意那些失败的,岂不是对那些成功的案例不公平?!

我说,原话应该是一个年轻小生说的,意思是若是总盯着黑粉对那些深爱自己的粉丝而言,不公平。

她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大概率是单身状态,因为按照她的说法,我给推算了一下,她基本是四海为家模式,不知道她玩不玩抖音之类的,我觉得她肯定有自己的展示窗口,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平台上……

她能让人关注自己,信任自己,从而追随自己。

她赚加盟费!

黄山上,房间普遍千元起,而且宾馆也不少,貌似也没人抱怨,你没钱你扎帐篷就是了,有专门的帐篷区,为什么有人会觉得泰山1千多的房间就贵了?说白了,泰山上面还是太小,就那么一两个酒店。

下山时,我遇到了东北一对夫妻,应该60岁左右,男的爱好摄影,背了一个摄影包,他们是早饭后开始下山的,走走停停,我是午饭后开始下山的,让我中途追上了,我问他早上有没有拍到日出?日出美不美?有没有云层?

他说,的确非常美。

我问,住山上多少钱?

他说,1290元。

我问,晚上住山上什么感觉?

他说,有与世隔绝的寂静。

凡尔赛有两种,一种是自己炫耀式的凡尔赛,另外一种呢?则是发自内心的自信,我们住的酒店旁边有无数家徽菜馆,感觉徽菜还是比较贵的,这些日子一直在吃,顿顿吃,人均百元,可能与景区附近有关,我的原则是贵不要紧,好吃就行。

我们天天在同一家吃,就有队友提议,换一家吧。

于是,搜了大众点评附近好评率最高的一家店,招牌也很大,在马路上还做了大炮广告……

我们根据导航指引,找去。

找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女的,问她XX菜馆怎么走?

她帮我们指了一下。

然后,她转身进了旁边的徽菜馆。

她家的徽菜馆生意还很好,一看就是本地食客居多,从年龄、口音就能判断出来,我们继续往前走,去找大众点评第一的那家店,发现一桌客人都没有,我们判断是花钱找人代刷的排名,假的。

然后,我们几个人,竟然都觉得刚才的女老板厉害。

格局高。

附近几乎所有的徽菜馆都是拉客模式。

我们路过她家门口,问她另外一个餐厅怎么走,她很热情的帮我们指了,也没来一句:来我们家吃吧?

我们一致对她的评价是:出奇的自信!

因为我们回来,她也特别开心,笑成了一朵花,我们聊了很久,她讲了自己的生意经,就是把心思用在如何维护老客上,而不是开发新客,大家的玻璃都是透明的,谁家有客人,大家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吹是没用的。

高手!

从黄山到了九华山,我找了个导游,让她帮我讲讲,我对大路边的知识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我可能比她知道的还多,例如地藏王菩萨是韩国王子到中国留学然后跑到九华山潜心修行,最终成了肉身菩萨,从而开辟了九华山这座佛教圣地,这些我都很熟悉,包括他的座驾叫谛听,也就是独角兽。

还有他那根禅杖叫锡杖,又叫智杖,是用来镇开地狱之门的。

我喜欢听一些普通人的故事。

爱恨情仇。

路上遇到一个穿百家衣的修行者,一步一叩,总有人在围拍,走近才发现是位女施主,很是虔诚,有人给她钱,她就起身给人念段佛经。

我问导游,这类虔诚的修行者,多不多?

她说,这应该是个居士或网红,昨天还在直播。

我问,你咋知道的?

她说,我看着了。

我问,有没有出家人做俗人做的事?

她说,九华山是大山,僧人多,什么故事都有。

我问,是不是供养这些和尚的女信徒特别多?

她说,你可以仔细看看,来烧香的,多是女士。

我问,现在潜心修行的人多不?

她说,也很多,但是不能以是不是出家人为判断标准,很多居士反而更虔诚,还有就是全国各地很虔诚的信徒本身愿意选择来九华山修行,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

我说,明白了,类似足球里的豪门,自己梯队里未必能培养出球星,但是球星都愿意跑过来加盟。

她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我问,是不是经常有名人来烧香?

她说,今天张国立来了。

我说,名人也信佛啊?

她说,信的更虔诚。

她说100块钱给我讲解2小时,其实半小时不到,就溜了,主要是我走的太快,把她累坏了,我也理解,在给她转账时,我发现她微信头像真漂亮,跟本人出入太大了,我问,头像是你本人吗?

她说,是啊。

我说,这美颜也太强大了。

如何形容呢?

一个是富婆状态,一个是农村妇女状态。(我朋友圈有)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897.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