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30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我在家,净是鸡毛蒜皮的事。

村长订餐。

什么主题?

他堂弟生了二胎,这个堂弟是他二叔家的,他家之所以很骄傲就是因为他二叔很牛逼,退休前干到副行长,一个副行长保一个村长,基本就是给焊住了,谁都动摇不了。

我问,订几桌?

他说,五桌。

我说,主要是我们没接过公事。

他说,弄上四大件,配些别的菜就行了。

所谓的四大件,就是整只鸡,整条鱼,整只肘子,四喜丸子,我拿捏不准我们的厨房能不能做的了,我特意打电话问问厨师,厨师说很简单,现在都是半成品,一加热就行了。

那行!

使我想起了前几天在上海,我很好奇余欢的视频工作室到底是干什么的?他的意思就是批量产视频的,别人一天只能拍10条,他一天能拍1000条,他举了个例子,现在饭店有半数菜是成品的,由中央厨房统一生产配送的,一加热就可以了,未来视频也是如此,他们批量生产,大家需要什么类型的、什么剧本的,都可以从中央厨房购买,既可以是你提供配方,也可以是他们提供配方……

例如,过去我想做安全驾驶类的视频账号,那么我要出镜吧?我要写剧本吧?可是我出镜不专业啊,那么既可以是我出剧本余欢找合适的人帮我拍摄,也可以是我自己出镜余欢帮我拍摄,比我自己这么搞的更专业,更省钱。

懂了。

既然厨师说可以做,那我就给村长回了电话,可以。

他问我,你回来了?

我说,回来好几天了。

他说,晚上喝点。

我问,你在乡镇还是县城?

他说,县城。

我说,那你来书店吧,我叫外卖。

他说,叫什么外卖,咱去撸串。

我说,行。

他说,就在我家门口,三角拐弯处,一个老地方。

我说,我知道那里。

他说,那我先去占桌。

我说,就咱俩人的话,不用占,咱在外面就是。

他说,你不是名人嘛,要体面……

我说,少调侃我。

他说,那你抓紧。

我说,步行过去,很近。

我离着还有100米,他就站起来了,打扮的很正经,衬衣,西裤,皮鞋,腰带扎在外面,还戴了个不知名的手表,朝我挥手,我急忙跑了两步。

提了两瓶酒,沂蒙山,一瓶100多块钱。

我问,妇女主任送的?

他说,现在连计划生育都没有了,哪有妇女主任了。

我问,点串了没?

他说,我点了一些你看看。

我问,谁请客?

他说,我请。

我说,这样吧,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请,这样比较公平。

他说,行。

我说,公平起见,咱先试一把。

他说,好。

我们俩同时出了布。

正式开始,我出了剪刀,他输了,其实这个是有技巧的,在模拟中,人们出的第一选择就是潜意识的第一选择,只要不是刻意变,那么正式决战时,他第一潜意识依然是布。

我看他点了不少,什么蘑菇、土豆、鸡心、鸭肠……

我说,你请客,我点菜,我不大好意思的。

他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刚发了工资。

我问,发了多少?

他说,三千八。

我说,那争取吃出来。

他说,三千八能把这个店买下来。

我说,这样吧,我负责出酒,你负责买单。

他说,我带着酒。

我说,那酒38度的不好喝,我骑你电动车回去拿,两步远,我去拿两瓶青花瓷汾酒。

他说,好。

我说,那先说好了,我点多了,你别心疼。

他说,真刚发了工资。

我把他点的乱七八糟的全给删除了,重新点的,只点了20个红柳烤串,然后点了一些小串,要了一盘毛豆,一盘花生米,我们家餐厅店长之前就干过烧烤,她跟我讲过,做正规烧烤的店,羊肉串是亏本的,最赚钱的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所以去吃烧烤,要么就点大块的羊肉串,要么就什么都别点。

我回去拿酒。

我拿了两瓶,先说好,我们就喝一瓶,另外一瓶送给你,若是觉得没喝足,可以再喝几瓶啤酒。

他说,我就是三四两的酒。

我说,少来了。

他说,你回来咋也不说声,疫苗你也没打。

我问,现在打疫苗送鸡蛋不?

他说,什么时候也没送过鸡蛋。

我说,送鸡蛋的时候,你跟我说。

他说,现在不忙了,你有空就去打上,早打早利索,人家第一批的两针都打完了,你吆喝的最急,结果不见人了。

我说,我不是出去爬山了嘛。

他说,我是听老梁说你在家,我才知道你回来了。

我问,你什么时候见老梁了?

他说,前天给我打电话,说去水库钓鱼,找我借船。

我问,跟小娘们去的?

他说,跟他一个同学,说见过你,马云的手下。

我说,是阿里巴巴的,但是他没见过马云,我问过他,那天晚上在我那边吃的饭,喝傻了,吐的满床都是。

他说,老梁说花了他八千多块钱。

我说,那是他自己吹牛B,在我那吃的饭,单是我哥结的,去找小姐跟人家谈的2千,是个幼师,太丑,没看中,我们又去夜总会唱歌,一共花了5千来块钱,除非是我走了以后,他们俩又搞别的项目了。

他说,疼的难受。

我说,当时说去唱歌,我说咱不去了,他不愿意,非去,还开了两瓶洋酒。

他说,在水库钓了一上午鱼,拎我那边,我让娘们(媳妇)给炖了,杀了只鸡,一起吃了个饭……

我问,没让看水库的撵掉了裤子?

他说,那他是不想干了。

我问,阿里巴巴那小子,他家北边什么村的来?

他说,田家沟。

我说,对,对,他说过,我忘记了,不过我觉得他村里人可能也不知道他现在这么牛B了,毕竟他不当官,只要不当官,爹娘就硬不起来,没有吹的资本,外面的人也不知道。

他说,人很好,我加了微信,他说可以让孩子以后考杭州的大学。

我说,你们两口子都是文盲,娃就别指望考大学了。

他说,那不一定。

我问,老大现在学习咋样?

他说,老大是没指望了,但是小的学习很好,在班里前几名。

我问,老大初几了?

他说,初三。

我说,要考高中了。

他说,考不上,这不考虑让去当兵。

我说,当什么兵,给买上。

他说,买不上。

我说,送私立高中去,必须读高中,一个人读没读过大学差别不大,但是读没读过高中,天壤之别,哪怕就是个木头,你也让他熬下来,未来,全国范围内有50%的初中毕业生考不上高中,包括北京、上海都是如此,这个是强制比例,就是强制分流到技校。

他说,草他娘,就是个木头。

我说,读完高中,再去当兵。

他说,俺二叔也是这个意思,但是他就是不想念,说看到书就晕。

我说,跟你差不多。

他说,我学习其实还真不差……

我说,这话你忽悠别人行,咱可是光着屁股长大的,谁不了解谁?

他说,上学时是不知道好歹,光玩,我当兵时学习很认真,我们那时转士官多难,领导点名把我留下,给整理个材料之类的,后来让我考军校,我爹是让我回来结婚。

我说,不都说是因为你探亲时把媳妇搞大了肚子吗?

他说,那是放屁,我结婚两年才有的老大。

我们俩喝了一瓶整,他去结账,270块钱,也贵也不贵,贵是超出了俩人的日常消费,不贵是因为肉贵,为什么假肉那么多?就是因为既想便宜又想大口吃肉,这是矛盾的,你想大口吃肉一定是高价钱的。

我问,去我那坐坐?

他说,好。

我说,我打电话问问我哥忙完了不,他忙完了,一起。

他说,好。

我说,最近各部门大调整,他需要重新维系关系,所以密集请客,先建立联系,特别是从清水衙门调整过来的,还没被惯坏,谁先下手谁亲密。

他骑电动车驮着我,我帮他拎着三瓶酒。

到我书店。

我说,你自己泡茶,我不会。

他说,你不用管了。

我问,下面有调整吗?

他说,并村了,你知道不?

我说,不是并成社区好几年了吗?

他说,又并了。

我说,那你更牛B了。

他说,不如过去好干,这个东西,村与村之间没有宗族关系,永远不可能是一条心,各个村基本还是听各个村的。

我说,你选好大组长就行了,你管他们,不听话你就换掉。

他说,不好弄,全是意见,错综复杂。

我说,给我弄个官当当。

他问,你想当什么?

我说,给我找个合适的。

他说,你不干,真干,我真给你安个位置。

我说,村大了以后,班子成员也复杂,肯定是不同村庄选出来的,各有代表,那么很难统一内心,你做事就要小心,例如吃饭报销、调戏美女、民间借贷,都要谨慎再谨慎。

他问,我干这么多年,你听说过我有绯闻吗?

我说,男女方面没有,因为你不在村里找,夜总会你也没少下。

他说,我在哪也没找过。

我说,这,你自己知道。

他说,咱不弄那些。

我说,吃饭报销这个也问题不大,毕竟不是你自己吃,都是一起吃,最大的风险是借贷,就是借也不要紧,贷要谨慎,我们这边肯定出不了问题,但是你借给其他人的,要适当的考虑一下风险。

他说,就是养牛场有个几十万,别的就是我自己使,你们这边使,还有城投上我也存了一些,都没啥事。

我说,不是熟人的钱,也别轻易要。

他说,在我们家存钱的,不是亲戚就是在我那边干过活的,关系不好的人家也不会存我这里,街上(乡镇上的商户)也是7厘的利息,人家没理由存你这里。

我说,色,会出小事,但是会成为导火索,钱才会出大事,所以你必须要经常对账,看看借与贷能否对应起来,你若是有窟窿又没有能力堵上,那么早晚都会暴雷,关键是我们资金链也绷的很紧,你出了问题不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我们也无力帮你。

他说,我明白。

我说,特别是娘们背着老公存你那边的钱,更要谨慎。

他说,没有。

我说,XX他媳妇不是存钱在你那里了吗?

他说,一共7万块钱。

我说,7万也是钱。

他说,没事。

我说,XX村的村长,他钱是放XX机械厂了,机械厂资金链出问题了,谣言四起,你看,村长都干不成了,家都被村民给端了。

他说,他不光是这些事,他跟村里七八个娘们好。

我说,那都是小事,钱才是大事,那小子其实是早晚都要出事,之前联系过我们,问我们用钱不,他要1分5,我说上限是1分,我也给他算过账,你想什么生意能有15%的净利润?机械厂是给他15%,貌似还跟他有亲戚,不是说他眼拙,而是这小子也不正干,花天酒地的,还给小姑娘买手镯,觉得吸存来的钱就是自己的了。

他说,我们是半个战友,当时他在石家庄当武警,我在保定当陆军。

我说,今年我们这边生意也不好做,若是下半年有起色,我们就把你的钱先还还,你愿意放给别人就放给别人,愿意退给人家就退给人家,资金成本对我们压力也很大,现在有一半的工地是不赚钱的,不赚钱就是赔钱,生意越难越要降杠杆。

我哥喝完酒,过来站了站,打了个招呼,说去道长家……

我问,去做法事?

我哥说,不是做法事,是他去龙虎山给我弄了个东西,说是转运的,让我摆在家里,我过去拉。

我说,龙虎山是张天师修炼成仙的地方。

我哥说,我先去,你们慢慢聊。

这个道长也是我哥的老铁之一,道长粉丝N多,我哥忽悠他,他忽悠他粉丝,然后给他提成,他编的那一套一套的,我听了都心虚,什么风水宝地之类的,完全是瞎胡扯,但是信徒们都当真……

也是个本事!

我去爬山前,我哥情绪很低落,错综复杂的事都凑到了一起,他也是找道长给看的,道长问他当时是不是挖出了骨头?还有触碰到了生灵,骨头就是当时挖过几个野坟,这个都是很正常的,一般都会把那一批土都给挖出来,然后找车给拉走,等于给整体搬家了,道长认为与这个有关,还有就是挖出过蛇窝,几十条蛇纠缠在一起,当时都用挖掘机直接拍死了,还有就是我哥轧死过黄鼠狼。

道长认为是蛇,我哥认为是黄鼠狼。

为什么?

与心锚有关,我们本地有个搞直播的小伙特别火,之前还经常跟我一起玩越野摩托车,他直播的内容之一,就是抓黄鼠狼,在他最火的时候,抓起来了,我们都说他被大仙给算计了。

我哥觉得,也是被黄鼠狼报复了。

反正,人不顺了,总是要找个理由的,这就如同我娘去给泰山奶奶磕头给我弄了根红绳拴我皮卡反光镜上了,我回家一看,咋给我拴这么个玩意?太丑了,让我解下来就给扔了,当天倒车撞墙上去了,越想越觉得是红绳的缘故,急忙回去找了,系上了。

这就是心锚。

你要找个怨点。

我哥走后,村长问我:哥的事都解决了?

我说,差不多,说是每个月报一次到。

他问,让小人陷害了?

我说,这个比较复杂,一言难尽,只能说摊上了,其实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事,就是跟我们合作的乙方是国企,具体对接的人出事了,不是因为我们这边出的事,我们这边对他而言是毛毛雨,是办案人员打他的银行流水时,发现,他借了我哥20万,没有借条,没有偿还,后来被认定为了行贿,前段时间我哥又找到借条了,但是也没有大的反转,因为这里面有个骚操作,就是当时合作完成时我们没有正常给他们结款,而是要求对方诉讼我们,然后我们要求少付一点,打个折,另外把车也抵上了,也是那哥们给出的主意,省了有个六七十万,只能说当时贪小便宜了,那么现在只能吃哑巴亏,你拿着借条都不敢叫板,只能认,人家工作人员就一句话:没有证据能抓你吗?咋没抓别人?!潜台词就是,已经够可以了,别折腾了。

他问,你家小子,以后你让他干什么?

我说,我觉得这小子太像我了,没定性,肯定也是折腾的一生,而且情感肯定也很复杂,有着很多奇怪的想法,对什么都不专一,突然心血来潮想养鸟,打车去花鸟市场买了一对鹦鹉,昨天让我在朋友圈给送人了,也是征得他同意了,类似的事他折腾太多了,养狗,买回来又不养了,又让我给送人了,现在家里还养着猫,也快送人了,钢琴也不弹了,画也不画了,对什么都无所谓,变来变去,若是以后从事艺术,那么这是很完美的性格和思维模式,当作家也行,但是,未必是这个料,也未必有这个心。

他说,我家老大就喜欢车,比我知道的还多。

我问,你想让学修车?

他说,是呢,所以我说不行就送部队去,去汽车班,学开车,学修车,以后回来开个修理厂也不错。

我问,他喜欢吗?

他说,非常喜欢。

我说,我还是建议先混三年高中,一切来的及。

他说,我就怕他读不完,看着书就够了。

我说,修车也是需要知识的,跟着修车师傅学技术的小徒弟永远成不了大师傅,真正的修车大师傅一定是反过来的,先有理论基础,然后再有实践经验的,抖音上有个修发动机的刘团长,非常火,你看看人家那专业性,看完就一个感觉,若是咱有豪车烧机油,全中国只有他值得信赖……

现实中,有没有比刘团长修车还好的?

肯定很多。

但是,能成名的不多。

为什么?

出镜是需要绝对的天赋,抖音给了无数人机会,包括西安有个车友,他是搞沙漠培训的,每天就泡在沙漠里,大家会去找他学习沙漠驾驶,上次进无人区,我们一聊,我们一群队友全关注了他,全是他的粉丝,为什么关注他?

就觉得他理论好。

抖音时代,真正的常青树一定是科普类的,例如刘团长谈了一点,就是为什么要5千公里更换机油而不是1万公里,过去我都是1万公里,我看完他的分析后,我就改为了5千公里。

这个时代,有才华是埋不住的。

那么,修车会不会火,会不会赚大钱?

取决于,你的理论基础有多高?你的动手能力有多强?还有你是否有出镜天赋,这个时代垂青有表现力的人,修车的也被超级杠杆打败了,原本你是你们当地修发动机最好的,结果人家跑到刘团长那去了。

未来,人要想吃上饭。

必须具备两点:一流的绝活+一流的输出力。

输出方式可以是写作,可以是画画,可以是视频,只要能输出就好,而且赛道很重要,要尽量的降维,前段时间我媳妇去学跳舞去了,跟着我们本地一个网红,那网红小腰只有一扎粗,我媳妇总是感叹:我们俩感觉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她火吗?

一般。

为什么?

跳舞能上镜的人,都是亿里挑一。

因为,有天花板在那比着,你可以去抖音看看张雨绮跳舞,这就如同羽毛球比赛一样,你看过林丹和李宗伟的,你再看省级比赛就没法看了。

普通人,想通过唱歌、跳舞出名,太难了,除非你有反差的身份,例如农民歌手朱之文,除非你选了一个超级细分的领域,甚至是农民工聚集的,例如美团小哥搞直播的,那个每天跑一个县城卖茶叶的。

就是你降一个维度。

你原先是大学生,偏偏跑到农民工的赛道。

至于说旅行、徒步、机车、越野,这些都很难火了,因为大神太多了,你看看用什么方式旅行的人没有?你能想到的,都有人在玩了。

我媳妇除了学跳舞,最近还在学尤克里里,最初是想学吉他,找我们家的钢琴老师给教,钢琴老师说他要去当兵了,没法教了,另外他建议学钢琴不要学吉他,理由就是钢琴学会了,其它的自然而然就会了,而我媳妇之所以想学吉他是因为她在网上听别人讲吉他最容易入门,钢琴老师又给介绍了一位吉他老师,吉他老师给我媳妇的承诺是:十天学会!

我媳妇跟我讲。

我跟我媳妇讲,我们是普通人,普通人要反着学,学入门难的,例如钢琴一年才能入门,那么我们就学钢琴,因为准入门槛越低的领域进阶越难,相反,准入门槛越高的呢?进阶就越简单,所以咱应该反着做,你觉得十天学会了尤克里里,其实十天后你才发现,你什么都没学会。

不如脚踏实地,从零去学钢琴。

我们如何才能比别人优秀?就是我们主动选择慢赛道,别人都追求快的时候,我们选慢,为什么我一直反对你去做房产投资?就是会消灭你的创造力,原本你可能是个很优秀的创业者,结果喜欢上了快钱,一辈子都戒不掉。

我现在做事,一般都选行为艺术类的,例如定投,我的目标就是直播十年起,我写十年股评未必有人气,但是我直播十年定投,前期也不会有太多人关注,未来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而且越往后,威力越大,有时我都替我同门师兄小黎飞刀惋惜,他文章写的好,十多年前就被评为民间十大股神,他这么多年一直在写,可是越来越边缘化了,他若是学我的这个思路,拿100万当行为艺术去表演,倘若现在成了2000万,早就粉丝无数了。

人们不看你说了什么。

只看,你干了什么。

尤其是,干成了什么。

那天,我跟老梁的同学谈了一点,就是下一个马云是谁,我们俩观点差不多,是王兴,就是美团的老大。

美团在做团购时,并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火的,当时上市的也不少,例如窝窝团,当时的拉手网也比美团要火,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发现,王兴越来越厉害,他很稳……

当年,有个人,传说是日照首富,他也搞了团购,就是窝窝团,这些年,我一直关注这哥们,他的资本手段简直是眼花缭乱,他也从来没把团购当盘菜,只是当成了项目之一,而如今呢?

王兴成了。

他呢?

找不到人了,这哥们巅峰期控制着三家上市公司,另外两家是收购来的,天马股份与步森股份,一瞬间,全成ST了,全网都在找他。

那时我刚学炒股,日照的朋友给我推荐的天马股份,说是要并购之类的,吃了20多个跌停,我的10万元成了2万元,还创了当时A股跌停纪录。

所以,我们要做点慢东西,以十年为单位,慢慢的积累,越来越有竞争力的,只是整个风气貌似都在鼓吹快节奏,就如同我媳妇选择十天学尤克里里一样,愿意慢下来的人太少了。

没有绝活,一切收入都是暂时的!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997.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