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5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五月二日,老家有公事。

需要回去。

早上,我跟儿子讲,一会你妈妈起床后跟她讲,我们九点半出发,不要迟到,我九点半准时在地下停车场等你们,可以不?

他说,可以。

我说,一定不要迟到。

他说,一定。

我骑摩托车去办公室,煮上鸡蛋,同时跳绳、看电影,重温了一下经典老电影《阿凡达》,我记得我跟媳妇看的第一场电影就是《阿凡达》,当然今天看与当时看感觉肯定不同,当时可能只注重情节了,今天我看电影,更多的是看故事结构,看拍摄手法,对故事情节反而没有太大兴趣了……

跳了32分钟,5000个,简单冲洗一下,吃早餐。

电影不能继续看了,下午再看。

暂停。

我现在每天一部电影,基本都是分割式看完的,因为我很难有一整块的时间,我有个大屏幕是专门用来放电影的,暂停就可以,随时可以继续,有空就看一会,我把看电影更多是理解成了旅游,例如想去芬兰旅游就看看芬兰电影,用这种方式可以了解全球,所以我对他们吃的、用的、出行方式,都很注意观察,我把电影里的生活当真实的对待。

电影场景与当地真实生活接近吗?

大方向差不多!

我跟松行长约了八点半,我要跟他见面聊几句,他说有事找我,我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这边也是旅游城市,容易堵,我提前一会出发吧,别迟到了。

820分,到他家。

他住一楼,对面是他家老头老太,两家对门,这样相互都有个照应,大大的阳台改了茶室,从花园有个小门可以直接进去。

他刚起床,还没收拾。

连嫂子都还穿着睡衣……

让我自己泡茶。

我问,有饮料不?

他说,冰箱里有,你自己拿。

我翻了翻,有NFC果汁。

我说,我喝这个。

他说,你看看过期没。

我说,没。

他说,我简单收拾一下。

我说,行。

前后也就是五分钟,收拾好了,他开始泡茶,嫂子开始做早餐,问我吃过了没?

我说,我吃过了。

嫂子煎了蛋和牛排,给端上来,嫂子个头依然坚挺,只是没化妆也老了,毕竟年龄到了,可能是怕打扰我们聊天,换了衣服遛狗去了,说是回来再自己做饭吃。

松行长问,你爬山腿疼不?

我说,不疼。

他说,昨天去爬了个孟良崮,从小腿到屁股全疼。

我说,缺少锻炼。

他说,可能是。

我说,我九点就要回去,因为我要回老家,你找我什么事?也没外人。

他说,那我长话短说,就是那个女作家,你见过,带着去过你书店,她准备出本散文集,现在出版社不给出,怕销量不够赔本,你那边能签个一两千册不?

我说,我们做书只做名家,虽然她也是作家,还要拍沂水主题的电视剧,但是相对全国而言,名气太小,山东我一般只做四个作家,莫言、张炜、赵德发、尤凤伟,别的只要签了一定会砸手里的,除非是这样的,她白送我两千册书,我当礼品送人,其实也很难送,送读者拿不出门,送朋友不上档次。

其实,我是故意这么说的,因为她上次去我那边还很高傲,没瞧上我,还问我有没有兴趣进县作协,她可以推荐我,这个时候想到我了?

她遇到的问题,其实很常见,现在别说是她,就是大作家想出个散文集都很难,原因很简单,没有销量,出了就赔钱,出版社是不会给你出的,除非你愿意包销几千册……

从另外一个角度,基本证实了我的推理,他们俩关系不一般,哪可能是纯友情,只能说是一对有趣的灵魂,我也了解松行长,他既然问我,就是没打算要我出钱,就是他出钱,我负责要。

他谈了一个方案,就是他跟我共同合作做这批书,他来出钱,我来出面采购,先把出版合同给签了,问我可以不?

我问,书卖不了呢?

他说,卖不了就卖不了,几万块钱而已。

我说,那行。

他说,人家有梦想,咱就应该支持。

我说,你这是约了个贵炮。

他说,没你想的那些事。

我说,那除非是你不行了。

他说,我做了打呼噜手术后,现在动不动还晨勃,比年轻的时候更厉害了,我昨天还跟你嫂子说,我这就是标准的模范丈夫,一个星期两次公粮,也不出去吃饭,也不出去喝酒,除了遛狗就是在家做饭。

我问,买的伟哥年费套餐?

他说,咱不用。

我说,你把出版社编辑的联系方式给我就行了,剩余的我来操作,到时我公对公打了多少钱,我发信息给你,你再给我就行了。

他说,行。

我说,我跟你说真心话,这些书对于我而言,就是垃圾,拉低了我的藏书档次,也就是给你个面子,很多大作家找我帮这个忙,我都是NO

他说,这些我都知道,只是人家开口了,我不好意思。

我说,你千万别捣鼓搞写作的女人,全是情种,你觉得帮人家包销两千册大动静了,也许人家后面N多男人包销两千册呢?那你可是绿帽子吃不了兜着走。

他说,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跟你们这个年代的人不同。

我说,反正冬天,你头不冷了。

他说,真没你说的那些事。

我问,还有别的事不?没别的事,我可就走了。

他说,还有个事,不大不小,就是市区有个楼盘,需要抢,我能弄个名额,弄到就能赚两千一平,唯一的缺点就是必须网签,就是持有时间比较长,理论上持有时间越长收益越高,你若是不嫌麻烦,可以一试。

我问,学区房?

他说,不仅仅是学区房。

我问,没算算大约能赚多少钱?

他说,赚不了太多,付个首付,还着贷款,三五年,能赚个六七十万吧,这个是比较保守的。

我问,贷款是不是要媳妇一起去签字?

他说,是的。

我说,那不行,我媳妇不认可三四线城市。

他说,算是个鸡肋,当然若是能更名那最好了,直接就能赚出来,就是怕开这个口子,所以不允许任何人空挂,每一套都必须网签,这个房子有潜力是有三个原因的,一是本身开盘价就低于市场价。二是核心学区。三是单位属性,光单位属性一平就至少溢价两千元。

我问,有几个名额?

他说,就一个。

我说,那你自己留着。

他说,我不是想……

我说,那你是想多了,咱俩之间,说归说,闹归闹,不需要这些。

他问,你有没有考虑过定投比特币?

我说,考虑过,只是我听群里朋友讲,买比特币容易封支付宝或微信。

他说,用别人的身份。

我说,暂时没有迫切性,所以只是研究了一下。

他说,比特币等于是压缩的证券市场,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等于你一年的时间就可以体验你在A股市场上十年的经历,但是对心性要求也更高。

我说,可以拿个10万元去玩玩,看看多久能变成100万。

他说,我入股5万。

我说,等我找到合适的操盘手时。

他说,定投最适应的就是剧烈震荡,A股还是太平静了。

我说,是的,但是剧烈震动就是晕船,每个人的心性都有一个晕船极限,若是说来回翻转都不晕,那是宇航员级的,亿里挑一,我定投A股能拿住,定投比特币未必能拿住,毕竟晕船级别不同。

他说,你试试吧。

我说,但是,从长远来讲,我认为比特币大概率会是竹篮打水。

他说,长期来看,大概率会,比特币对外汇管制类国家威胁是最大的,等于有了一个自由换汇的BUG,若是中国真的可以自由换汇?那房价瞬间就下来了,就是从外汇管控的角度,国家也会出手的。

我说,我接触手表以后才发现,他们说高端手表是洗钱利器。

他说,一直都是,你把价值1000万的手表戴出国,就等于把1000万现金带出了国,前提是硬通货,类似级别的珠宝也都具备洗钱属性。

我说,所以,我也怕若是一开始玩比特币,恰好遇到了长期下行,按照逻辑我们会不断的加仓,等于把自己加死了。

他说,短期内不会,现在比特币是一门宗教,信徒越来越多,三五年内还是增量市场。

我说,我计划去常熟或张家港买套房子,靠近长三角。

他说,我看你写的了。

我问,你觉得如何?

他说,我觉得,作为你,要把房产直接当消费,你也不需要工作,也不需要便捷,我觉得应该再大胆一点,选苏州、上海、杭州这三角中间的便宜区域,例如嘉善之类的,房价跟我们县城差不多,但是你开车去哪都很方便,这三个地方的朋友去找你也方便,这就足够了,常熟和张家港还是太靠北了。

我问,那我要不要过去换车牌?

他说,没必要,鲁Q的就可以了,就跟你说的,限行计算违法成本就可以了,你又不是天天去上海,只是偶尔去玩一圈。

我说,那我去研究研究。

他说,以消费属性去研究,不要以投资属性,选有个小山的地方,偏郊区的,江浙沪一带水不是核心竞争力,到处都是水系,山才是,这是不可再生资源,未来有钱人一定会朝郊区走的。

我说,离他们各一小时,也很方便。

他说,吃过晚饭能接着赶回家的路程,就正好。

我一看,9点了,我告辞了。

上车后,我先给媳妇和儿子各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我9点半去楼下等他们,让他们抓紧,我知道他们肯定会迟到的,所以我提前半小时催他们。

我一等,就等到了十点十分。

我已经习惯了。

媳妇一上车,问我能不能找个关系,她的摩托车驾照不想考理论。

我问,为什么不想考?

她说,四百多道题,咋可能全背过呢?

我说,你每天做一遍,把错误的记录下来,肯定能考满分。

她说,我觉得看一遍就头大了。

我说,要么,你就别考了。

她说,不行,我要考。

我说,那就认真对待,当个人生小游戏去挑战,摩托车驾照是最简单的了,一上午就能拿证,没啥技术含量,农村大叔都能考过,你咋就考不过呢?

她说,你帮我问问。

我说,我问不了。

路上,跟我讲,她为什么突然对摩托车感兴趣了,她关注了一个奶爸,那个奶爸骑了一辆川崎400,说真帅,为此很多女粉丝纷纷买车追随……

给我看了看她选的车。

杜卡迪、哈雷。

我说,摩托车不同于别的东西,摩托车是个危险的游戏,当然我现在劝你你肯定不会听的,你骑我的VESPA就已经很牛B了,在我眼里,川崎400VESPA面前一点都不文艺也不浪漫。

她说,不,我要买那种大大的。

我说,你可能还不知道,摩托车是需要挂挡的。

她说,我知道啊,学就是了。

我说,你选的这些排量,都太大了,摩托车这个玩意需要一流的安全驾驶理论,一流的驾驶习惯还有天赋。

她说,按你的说法,没有天赋的人不配活着。

我说,任一游戏都需要天赋,我只是告诉你,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你即便是真喜欢摩托车,你也应该循序渐进,因为摩托车真的只有一次机会,哪怕是一次很轻微的摔倒,可能都会伤着胳膊腿的……

她总是提一个人,本地一个开店的,开路虎的老板,我推测这个男人对她洗脑也很严重,女人自觉不自觉提的男人,多是对自己有密集洗脑的,说给她推荐了哈雷883KTM390

我跟她讲,这两个车,都不适合你。

一个太重,一个太快。

我觉得女人,骑个VESPA,文艺一下就可以了,咱不是20岁的小姑娘,咱40岁了,不是说40岁就老了,而是一岁年纪应该有一岁年纪的心境,我知道你不听我的,但是这个东西没有后悔药。

摩托车,只有一次机会。

必须是我这种,小心、谨慎的人,而且是这样的,你若是想不摔车,第一前提是什么?

少骑!

因为,从概率学来讲,只要你骑的时间足够长,一定会摔的。

我很少一次骑10公里以上。

只是喜欢。

偶尔从家骑到办公室,全副武装,我们这个年龄容不得半点闪失,就是任何高危行为,都要远离。

我就在想,不知道我对我的读者,是不是也形成了类似的洗脑。

我媳妇太容易被人洗脑了。

竟然要开哈雷883,那是离住院不远了,她总是搜着那些玩机车的女孩,但是你不看看人家什么年龄?另外你应该都搜一下撞死的那些女骑手,理论上,玩机车的群体里,女骑手出事故的概率远高于男人,我本身在机车群里,他们经常发那些照片或视频,屁股磨花的,还有出了事故现场解剖的,我都看过,十个八个是有了,我印象很深的是两个,一个是腿撞护栏上直接切断的,大腿上流出来的一层黄色的脂肪层,一个是抢救后的,一丝不挂,毛毛很少。

女人为什么更容易出事故?

第一、天生缺少驾驶的天赋。第二、对速度没感觉。例如我在高速上最快跑120,而我媳妇呢?动辄140起,理由是什么?她觉得120太慢了,她对速度没有合理的认知,不知道速度意味着什么,速度每增加一点,危险是呈指数级倍增!我若是开着越野车,我在高速上一般都是跑货车道,100左右的速度,你觉得100120差别很大吗?就是服务区一泡尿的功夫而已!

我对机车、沙漠穿越这些的定义就是:叶公好龙就好。

就是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绝对安全的前提下,体验体验就好。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无人区穿越,无人区基本是平坦的,有障碍也只是沙丘之类的,翻不了,即便翻了也没啥大危险。

路上,给我看了看她选的机车服、头盔,机车服2400元,头盔3300元,我跟她讲,前期买二手的就可以了,这玩意又贵利用率又低,关键是你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喜欢摩托车,你不能在路上看到女人骑个摩托车真帅就想那样,那都是抖音里拍的,不是真实的生活。

真实的生活,就是我这样的,戴个头盔,骑个摩托车,上下班。

我还是有些失落的,劝不了她。

我想起了松行长上次跟我说的:你媳妇玩啥,啥倒闭。

通过摩托车这个事,我想了想,其实,她还是思维简单了,只有冲的意识,没有守的意识,就是永远都没有风险意识,搞什么淘宝客,关闭了,搞什么斑马会员,被定性成了传销,搞什么深房理,老大被抓了……

根源性的问题,就是没文化。

太容易被洗脑了。

我在想,我若是真没了,遗产,她也守不住。

很快就成别人的了。

路上,我跟她讲,你能主动去考个驾照,我还是很开心的,不管是谁教育的你,我都挺感激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过去不让你碰我摩托车了吗?因为摩托车属于机动车,你骑就是无证驾驶,你不能理解为没有交警查就不出问题,若是你出了交通剐蹭呢?你要查一查无证驾驶是什么处罚。

要敬畏规则。

你这个年龄,又没什么事,可以多去考一些对人生有意思的证或经历,不要想着投资之类的,投资赚到的钱,特别是投机类投资,是一种诅咒,使我们没有心思去创造了,总是想着投机,你看为什么做保险、直销、微商的人,一直都在这三个圈子里来回跳?就是路径依赖。

她问,那我有什么值得去考的?

我说,你若是真的实在没事干,我觉得可以用一年的时间,来参加一次高考,不是成人高考,而是真正的高考,人的一生中80%的常识是在高中获取的。

她说,我又考不过。

我说,不为考过,而为经历过。

这个提议,惹恼了她,她嫌我瞧不起她,认为她不是大学生,生气的说:你想娶个大学生就直接说,趁你还年轻,你去娶啊!!!!

我心想,你咋这么玻璃心?

可能是太敏感了。

生了闷气,告诉我这个月我不能出去爬山了,因为她六七八号要去济南参加教练技术同学儿子的婚礼,月底要去湖北考焊工证。

我问,济南的,你不能给点钱?

她说,你整天在外面,我就不能出门了?

我说,可以出门,但是我觉得,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又不是他结婚,是他儿子结婚,你们纯粹是闲的无聊,咱这个年龄了,要做高效社交,就是没用的朋友不要来往了,四五年没联系了,突然来张罚单。

她说,我们的感情,你不懂。

我说,我怎么不懂,就是跟传销似的,嗷嗷的,我去接你的时候见识过。

她说,在你眼里,什么都是传销。

我说,去湖北考试的事,我认为可考可不考了,深圳落户意义不大了吧?毕竟此一时彼一时了。

她说,你什么意思。

我说,咱这个年龄了,别折腾了,咱扔进去的钱还少吗?

她说,你希望你儿子一直都是农村户口吗?

我说,我觉得无所谓。

她说,人家都在努力给孩子提供更好的平台,而你……

我说,我就是最好的平台。

她说,你看看维维、华子,人家哪个不是在深圳安营扎寨?

我说,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

生气了,非要下车。

平时呢,她嫌我们没有交流,一交流呢,就歇斯底里,让我又哄上车了,我跟她讲,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应该干我们这个年龄人应该干的事,就是少关注外面的、大的,多关注自己的、小的。

例如身材、衣品、饮食、知识、爱好。

去做这些。

我媳妇这种人,其实也是活在了一种诅咒里,就是物质丰盈而内心空虚,没有人生目标,没有力量,总觉得若是生活在大城市,那么可以整天逛街、找朋友喝茶,会充实起来,其实那不是答案,只会更加的空虚。

真正的答案,是需要内求。

就是找到内心真正的焦点。

为什么大部分人没有类似的浮躁?

都被生存给拴住了。

还没来的及想……

这就是我之前写过的一个点,一个哥们要开发针对民工精神文明建设的APP,理由就是民工收入高了,反而更不幸福了,因为脑子里没有东西,除了喝酒打牌嫖娼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回到老家,发现遇到的所有人都突然老了,仔细想想也能理解,虽然我也偶尔回家,但是能接触的就那么几个,大部分人基本见不到,很多人可能都是近十年第一次再见,邻居老头还活着,我问他八十几了?

他说,九十整了。

我问,还能骑自行车不?

他说,不行了。

我问,还能赶集不?

他说,还行。

我问,能自己做饭不?

他说,能做。

耳不聋,眼不花,但是也感觉没有前几年矫健了,像个老人了。

我爹他们一桌全是60岁左右的,我过去坐了几分钟,挨着打了个招呼,听他们聊了聊天,内容全是八卦类的,就是村子里这些事。

有时我觉得命运对我爹也挺不公平的,你看,我爹跟莫言、赵德发、刘震云,这是同龄人,我爹一辈子没正经读完过一本书,而你看他们呢?是越老越有魅力,就如同一朵鲜花在慢慢绽放,等他们彻底老去时,到了绽放的极限。

这才是生命最美的姿态。

就是不断的丰盈。

越来越有味道,而我爹他们呢?

一辈子内心都是空的,没有文化,没有见识,全陷入了鸡毛蒜皮,他们的差距不仅仅是读书时的差距,还有日复一日的状态,我爹是日复一日的干活,他们是日复一日的学习,久而久之,成了两类人,是平行世界里永无交集的两类人。

有时我在想,时间真是不饶人,一晃,我媳妇都40岁了。

记得刚结婚时,她对我的承诺是去读个大学。

那时才20来岁。

若真去读,现在可能都拿到博士学位了。

那又会是两个不同的人生,就是你肚子里有货以后,你看到的世界、你理解的世界又是另外一个样子,绝对不会是40岁了还跟着主播的建议去考个摩托车驾照,还为此觉得是个很高大上的事。

还是要找机会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不是骑摩托车,不是看直播,也不是买房子,也不是搞投资……

我妹夫问我要车钥匙,他说村长弄了点东西给我。

我问,什么?

他说,花生油。

我说,我不吃。

他说,给别人的都是没有商标的,给你的是有商标的,正规的。

我问,哪的?

他说,他给人家供花生米,人家返回来的吧。

我问,一切正常不?

他说,差两票。

我说,XX还挺牛B的,拉拢了不少。(想上位的那个,我小学同学)

他说,花老钱了,从上到下,挨着一张选票一张选票弄的,儿子没娶上媳妇的,给人家介绍相亲,老人屋漏的,给人家修屋……

我说,那他输了肯定不服气。

他说,在闹。

我说,爱闹闹,与咱又没关系。

他说,说你了,说你们兄弟俩跟村长搞非法融资放贷。

我说,随便说,没事。

他说,他(村长)小舅家有结婚的,他说下午回来早的话找你。

我说,我吃完饭就回去了。

他说,那你按照你的时间安排就行了。

我说,任何人说什么,无论好的坏的,你都别搭腔。

他说,我有数。

回程路上,我爹我娘也搭我的车,我爹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通,就是民间版本的,跟我妹夫说的差不多,只是有一点略有出入,我妹夫认为上面是支持村长继续连任的,我爹的观点是支持XX的,只是没运作好,否则就翻盘了。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在车上给村长打了个电话,问问他的版本,纯属好奇,他说也刚吃完饭往回走,问我走了没?我说在路上马上到家了。

村长说大意了,一直认为上面没问题,也没送礼也没公关,结果倒戈了,事成以后他怕对方闹的太厉害,还是需要帮忙给压下来,给和解,就表示了表示。

我说,你也给的太多了,毕竟已经到手了。

他说,少不了这个数。

挂了电话,我爹把我训了一顿:你可千万别掺和农村这些事,你是不知道他们写大字报的厉害!

我说,我更厉害!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1000.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