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幼儿园开始做职业规划,太早了吗?

从幼儿园开始做职业规划,太早了吗?

Melanie Brandt已经做老师15年了,几年前,她的课堂引入了新的教学方法。学生们开始能够了解自己的长处何在,甚至可以意识到同学们的独特优势。她在教四年级学生时,在整个学区推广了职业规划课程,这使得她的课程不那么脱离现实。

在能源物理课上,孩子们学习如何成为主题公园工程师,而语言艺术和数学课则会教他们如何经营初创企业。Brandt发现学生们的课程参与度提高了,不过好处不止如此。他们的兴趣和天赋——写作、绘画或者数学天赋在课堂上被挖掘出来了。而且学生们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提高了,最关键的是,他们开始有团队合作意识,能够在完成任务时发挥各自的优势。学校也不再以单一的成绩来评价学生的能力。

Brandt说:“学生们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每个人的独特天赋都有用武之地,而这些变化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在其他学科包括体育课上,学生们也找到了自己的优势。”

Brandt的课程是一个名为“World of Work”的定制试点课程。该课程基于职业心理学的研究,主要理念是从学生的个人兴趣出发帮助他们制定职业规划。即使是幼儿园的孩子也可以结合自身优势探索日后的职业追求。

每年,该项目都会让学生和某些领域的从业者沟通交流,并让他们通过实践提高职业技能。在课堂上,学生们能够反思个人的优缺点,思考如何通过学校的学习为职业发展做准备。

塑造个人认同感

埃尔卡洪市位于圣地亚哥郡的东部,是该郡最贫穷的城市,三分之一的居民是外国移民。Brandt就在这里的卡洪谷联合学区任教,该学区大约有16000名中小学生。对Brandt来说,“World of Work”项目不仅能够帮助学生提升职业技能,还可以让他们了解更多的职业发展方向,甚至可能帮助他们摆脱世代的贫困。

但Brandt说,这个项目是针对所有学生的。她指出:“它不仅是为低收入学生设计的。中学毕业之后,学生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来选择大学专业,以便于他们毕业后能够从事热爱的事业。”

但这也不是一个完全预先准备好的课程。虽然有参考大纲,但没有全流程计划,教师有很大的自由度来决定如何将职业教育融入课堂。设计该课程的学区首席创新官Ed Hidalgo解释说,我们的目标是对学生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我们为学生制定了标准化流程”,Hidalgo说,“我们接受学校教育这么多年,但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们,‘你了解自己吗?’”

四年前,在为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工作时,Hidalgo为中学生成立了一个工作室,还带孩子们参观半导体。工程师喜欢和孩子们一起工作,很多人都说他们上学的时候没有得到过太多有针对性的职业发展指导。

Hidalgo推测,高中生可能会上职业培训课,在当地企业实习,或者接受职业规划师的指导。但小学或初中很少有职业指导课程。在高通公司实习的学生参与度很高,所以Hidalgo想知道为什么小学和初中不开设职业指导课。

在这种情况下,Hidalgo开始考虑开创一个项目,让学生了解自己的兴趣和天赋,并以此为基础思考职业发展路线。该项目可以帮学生们弄清自己毕业后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因此,2016年,他离开高通公司,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创办了“World of Work”项目,然后在该校校长的要求下将该课程推广到卡洪谷学区。

让5岁的孩子做职业规划虽然看起来很奇怪,但其实是Hidalgo仔细斟酌后的结果。他表示:“早在7岁的时候,孩子们就开始对各种职业有了自己的看法,但他们的观念通常只是来源于刻板的性别分工。”在孩子上低年级时,父母往往对他们寄予厚望,这个时候,父母也有更多的机会和孩子相处,因为即使工作再忙,他们也要去学校接送自理能力尚且不足的孩子。

Hidalgo说:“富裕的家庭往往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帮他们制定职业目标,但是普通家庭的孩子需要学校的职业指导。只有目标清晰,孩子才能树立自信,从而提高就业竞争力。”

这个项目也能够让孩子在上学时明确自己读书的目标,并对职业理想充满激情。虽然热情可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退,但在高通公司的时候,Hidalgo发现中学生在聊到未来可能从事的职业时,眼里仍然闪烁着光芒。

引入职业性格测试

卡洪谷学区都是中小学生而非高中生,所以该地将职业心理学应用于课程的做法是独一无二的。职业心理学的应用对象主要是高中生或者大学生,他们在青少年时期可能已经进行过职业性格测试了。

该测试基于心理学家John Holland的研究,他在20世纪中期提出的职业兴趣类型理论是职业心理学的基础。Holland认为,不同性格的人适合不同的工作环境,选择适合的职业能够让人们在工作中得心应手。Holland将注重细节的人称为 “传统型 ”性格,他们可能会在需要公共演讲的场合感到不安,也不擅长整天和客户打交道,或者在广告公司里进行策划工作,但可能会喜欢从事程序员或者银行出纳的工作。Holland将职业兴趣分为六种类型:现实型(R)、研究型(I)、艺术型(A)、社会型(S)、企业型(E)、常规型(C),并用一个叫做RIASEC的六边形模型来表示性格和职业环境之间的关系。

为了帮助人们根据兴趣选择理想的工作环境,职业研究者基于RIASEC模型设计了职业性格测试。每项测试都由一系列关于工作习惯和工作兴趣的问题组成——我喜欢做饭,我喜欢解答问题,我擅长独立工作——并将肯定性陈述与兴趣代码相匹配,从而为不同性格特质的人选择理想的工作环境。

最后,测试结果会以三个兴趣代码的形式呈现,比如SCA、EAI。排在最前面的代码最重要的,通常人们会从该代码所代表的的工作中选择适合自己的职业。

波士顿马萨诸塞大学心理咨询学和心理学副教授Tim Poynton说:“传统上认为,人们年轻时的职业理想和如今正在做的工作有很高的一致性。”他给有志于从事校园职业咨询的人授课,他经常让学生们回忆自己最早的职业梦想,并问他们当初的理想是否和现在的工作有关。

在卡洪谷,多数学生要到中学才会参加RIASEC测试。但从幼儿园开始,老师们就会观察学生的表现,并帮助他们根据兴趣和个性选择适合的工作环境。每年,学生们都会接触六种不同的职业,包括需要高级学位的职业(医生、主题公园工程师)和高中毕业生就可以从事的工作(花匠、机械师)。

Brandt说:“每个学生都有适合他们的选择,我们希望学生树立职业自信。”Brandt于2018年离开学校,推动卡洪谷学区“World of Work”项目的实施。“我们希望学生说,‘我是一个木匠,我很喜欢我的工作并且有足够的热情,它符合我的兴趣和性格特质,我进入这个行业是因为我热爱我的工作’。”

学生们开始学习该课程时,只需了解六种不同的职业类型。随着他们年龄增长,课程会变得更加复杂,后期课程以学生已经学到的知识为基础。在低年级,他们学习相关的职业术语,并在班级里传看相关物品,如消防员制服和头盔,而高年级学生则会参加与职业目标相关的实践项目。比如,统计学课程会在数据科学家的指导下进行。

我们的目标是讲清RIASEC的理念,让学生们理解该理论并内化为自己的知识。Hidalgo 曾经到一所小学旁听公开课,学生们在讨论《夏洛的网》时,将角色按照六种职业类型角色分类,并把自己与角色进行匹配。“我走到老师面前询问这是否是他的要求”,他回忆道,“老师表示他并没有这么做。”

除了把职业兴趣类型理论引入课堂,学生们还会与特定领域的杰出从业者直接沟通交流。他们会使用一个名为Nepris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他们可以与专业人士进行视频问答。每个学生都可以提出自己的问题(包括最常见的问题:你的薪资是多少)。

在项目过程中,人们意识到学生的兴趣可能会发生变化,这完全没有问题,甚至可能很有意义。这也是学生每年从事六种职业类型不同的工作原因之一。该课程还试图消除社会对某些职业的刻板印象,比如性别、种族或经济状况是从事特定工作不可逾越的障碍。学生们会制作自己的个人档案,并带入高中,其中包括作品集以及他们的兴趣和优势。

研究职业咨询的马萨诸塞大学教授Poynton说:“在我看来,项目重点不应该是具体的职业,而应该尽可能地让学生们了解不同职业的工作环境。”

受益终生的知识

Heather Bergin可能是教育技术界人士所说的“早期采纳者”。Bergin目前教一年级,她从前在卡洪谷学区的Anza小学工作了很多年,主要是教小学二年级。她曾关注过Hidalgo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职业规划课程开发,并成为第一批参与者。

“我发现这是我的兴趣所在,”她解释说。全国各地的课堂都在推广个性化学习,Bergin很高兴有机会观察学生,并根据他们独特的兴趣和优势来制定个性化的作业。她仔细研究了RIASEC模型,并将其应用到学生活动中心,在那里,学生们可以了解每种职业类型的工作状态。当她讲到研究型职业土木工程师时,她让全班同学一起用纸箱修建了一个城市。

“在幼儿园和一二年级,很多学生都比较现实,但慢慢会发生变化了。”Bergin说,“幼儿园的孩子们更喜欢亲身实践的项目。但随着他们升入小学,兴趣和能力会发生转变。他们可能会变得更加喜欢参与社交活动,艺术鉴赏能力也许会提高,而这会影响他们的个人认知和职业目标。”

起初,由于没有指导,Bergin花了很长时间将这些职业融入到她现有的课程中。教师们学习了RIASEC模型的速成课程,自己也做了职业测试,并学习了一些将其融入课堂的策略。Bergin说“有些老师不太适应这种教学方法,因为他们更想遵循明确的指导步骤,但我认为,它给了我做老师的自由,我不再是一个照本宣科的人。”

教师们也有其他的担忧。在学区会议上,Bergin有时会听到老师们对这个项目的抱怨。他们问,为什么有钱运营这个课程,却不能推广小班制?我并没有时间参加这个项目。

Bergin说:“负面情绪是一定会存在的。但我认为,一旦人们真正深入了解RIASEC是什么以及它背后的研究,他们就会发现它能够帮助学生找到自己的优势和兴趣。而这会成为学生们学业生涯中最难忘的部分之一。”

“这就是我成为教师的原因。”她说,“我想让学生们提升自我认知能力,而不只是在学校浑浑噩噩地混日子。”

本文来源: EdSurge

原作者: Stephen Noonoo 

编译: 伊壹

– END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1100.html

抢红包

pcleft

返回顶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