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骑手的职业规划是怎样的?

坐在格子间里敲键盘的人生,就一定比在风雨中奔跑的劳动者体面吗?

 文 / 小吉看数据  

前几天,我采访了一个兼职做外卖骑手的朋友。那是一个爱读红楼,说话慢吞吞的90后小伙子,他在兼职骑手App上的ID叫“西湖彭于晏”,我一般叫他小樱。

 

小樱不是杭州本地人,小康家庭,老家有房,做着一份在大众眼中还算体面的工作(坐办公室,朝九晚五,周末双休),与舆论场中对骑手“素质不高”“学历较低”的刻板形象截然不同。

 

根据公开数据测算,外卖骑手从业人员约有1300万人,已经占到全国人口基数的1%。他们就像《工作细胞》这部动画里的“红血球”,随着互联网+经济的“毛细血管”,流淌在名为城市的人体中,为身为“细胞”的城市居民提供生活服务。


 

如今,他们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2020年,仅美团的年度交易用户数就达到了5.1亿,餐饮外卖业务年交易超101亿笔。这个庞大的市场,就是由无数骑手们穿行城市支撑起来的。

 

这些骑手们极大地改变了城市的生活面貌,疫情期间,他们还被冠上了“城市摆渡人”的称号。但不可否认的是,外来骑手们与城市居民之间仍然存在疏离与割裂,这些城市“新移民”在社会认可度和融入度上,依然有很大的距离。

 

而他们的生活、职业状态,也折射出从农村到城市务工的“新生代农民工”的生存现状。从宏观数据的分析到个体的深入访谈,我们尝试着解读“骑手”这一兴起于2013年的“新职业”。

 

在家乡、年龄、收入、学历这些标签之外,“骑手”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又如何看待“骑手”这个职业与自身的关系?在这个职业中,他们收获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数据观察:为什么“骑手”
能够代表“新生代农民工”现状?

 

最近20年,中国城镇化率一直以平均每年1%的速度增长。到了2020年,中国城镇化率已然突破60%。

 

与之相对的则是,在疫情之后,农民工规模较上一年下降1.8%。2020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8560万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959万人,达到农民工总量的59%。流动与迁徙,依然是这个群体中的关键词。



当中国城镇化率向着“十四五”规划提出的65%,乃至70%攀爬时,将有大量农村人口流向城镇,他们可能不再是统计学意义上的“农民工”。但只要收入差距尚在,流动就不会停止。

 

服务业的平稳较快发展对保持就业稳定发挥了重要贡献,测算表明,我国服务业增加值每增长1个百分点带动的就业人数大约比第二产业多20%左右。

 

而对比全国劳动力人口在各个产业中的就业数据与农民工就业分布,我们不难发现,第三产业占比正在逐步增强,而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兴起,服务业吸纳能力已经是就业增长的重要源泉。

 


这是飞速发展的中国经济的缩影,也是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而在这个群体中有着一个不容忽视的组成部分——外卖骑手。

 

如果按1300万的从业人数来算,外卖骑手的规模大约是进城农民工规模的10%。他们中近70%年龄低于35岁,其中26—30岁占比超过25%。与之相对的是,农民工的平均年龄从2018年的40.2岁,增加到了2020年的41.4岁。

 

“80后、90后”“来自农村”“中专、职校和高中学历”“男性”……外卖骑手和“新生代农民工群体”有着同样的“主要人口学特征”。他们扎根在“大城”与“小家”的缝隙之间,努力寻求财富和人生价值的增值。


2020年,在美团注册了骑手账号,并获得收入的骑手超过470万。截至2020年底,累计超过950万名骑手通过美团实现就业增收,其中包括230万名来自脱贫地区的骑手。



职业观察:“丰沛的”和“匮乏的”

 

“新生代农民工群体”为什么选择成为一名外卖骑手?

 

在美团研究院公布的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68.2%的人是因为时间灵活从事骑手工作,21.4%是因为收入更高成为骑手。

 

入职时间越长越注重“时间灵活”,入职时间越短越看重收入。看重时间灵活的骑手中:90后更注重“可以自主决定休息或者工作”,80后更注重“可以有时间照顾家人”。



我的第二个采访对象,外卖骑手小王坦言,他做骑手的目的就是为了快速挣钱,为此他特地为自己的电瓶车准备了两套电瓶,早出晚归地跑,目前每天的收入大概在200—500元之间。

 

这个大三在读的“寒门贵子”告诉我,他的父亲因为一场车祸暂时失去了劳动能力,不幸中的万幸是受伤不重,好好休息还能恢复。做外卖骑手比做家教挣得多,至少能挣够自己下学期的学费。

 

而有一份稳定收入,兼职做外卖骑手的小樱,相对要轻松许多。他每天就跑3—4小时,收入在100—200元之间。小樱告诉我,他做兼职主要是不想找父母要钱,想自己攒点钱买车。

 

“除了金钱之外,还有什么收获?”当我这么问他们的时候,两人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小王觉得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变强了,胆子变大了,更敢跟人交流了。之前因为说话有着家乡口音,他不太喜欢跟同学们说话,一说话就会脸红。

 

小樱则沉默了一下,说外卖赚的是一份辛苦钱,这段经历让他看到了很多不同的人,也让他变得更有同理心了。“以后我会对这外卖骑手更好一点,也会劝同事理解他们。”

 

一个人被自己的丰沛定义,也同样被自己的匮乏定义。这种丰沛和匮乏不限于物质,它们互相流动,赋予了一个人新的面貌。

 

据美团研究院调研显示,45%的骑手认为,骑手工作提高了沟通交流能力,拓展了人脉,对于了解配送行业、融入城市社会有积极意义。

 

 

来来往往:骑手职业的流动与迁徙

 

骑手们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

 

数据显示,2020年,广东已经成为骑手流向的第一大省。来自河南的骑手主要流向了长三角和广东;来自四川的骑手主要流向了广东、重庆、浙江;而故乡是河北、山西的骑手则成为北漂一族。

 

广西籍外出骑手几乎全部在广东;83.5%的安徽籍外出骑手都在长三角;近8成的河北籍外出骑手流向了京津地区;超过一半的江苏籍外出骑手去了上海市。


骑手“回家”还是“外出”可以自由选择;灵活的就业形态编织了一张有弹性的“就业安全网”,为骑手能够自由流动提供更多可能性。

 



骑手入职前,“在工厂打工”的占比达24.8%,从事业务关联工作主要是“餐馆酒店打工”,占比为15.8%。近两成骑手入职前没有工作经历,骑手工作是他们进入城市的第一站。

 

骑手离职后,很多人会选择生活服务相关行业工作或者创业,2020年担任过站长的人中,有超过80%有过骑手经历,有11.2%的受访者选择在离职之后创业/自己做生意。

 

我的朋友小樱在采访中告诉我,做完兼职之后,他现在已经摸清楚了什么产品好卖并且适合上外卖,也了解了平台运营规则,下半年,他想凑点钱开个店。

 

“到时候记得照顾我生意啊,我卖的东西,质量你们放心,毕竟你们能找我真人PK。”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点笑意,我几乎能想象出他眯着眼睛的样子。

 

在美团研究院的调研中,近40%的离职骑手认为目前工作与骑手工作有联系。他们认为,骑手从业经历增加了对服务业的了解、磨炼了性格以及积累了职业技能。


但光明之下,也有阴影。

 

外卖企业的用工具有灵活性、弹性、包容性和零散性等特点,这就使得外卖骑手职业呈现多元化、灵活性的就业特征。

 

而随着中国灵活就业规模的扩大,非标准的劳动关系将成为就业的常态,在短期性、临时性的平台经济趋势下,新生代农民工的工作将变得更加碎片化、个体化。

 

我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春天的土地里可能埋伏着冬天,以骑手为代表的灵活就业形态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奔跑突围:加油站与渡河舟

 

人生是一条奔涌的河流,而职业则是河上的船。上了“骑手”这艘船的人,又将往哪个岸边航行?

 

满足了温饱和一定程度上的稳定之后,外卖骑手们也有了新的追求。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模型来解释,就是他们的需求正从“缺失性需求”迭代为“成长性需求”。

 

59.8%的骑手希望聚焦职业本身,学习更多外卖配送技能;48.2%的骑手仍怀有一颗创业的心,希望工作之余可以学习“创业、开店技能”;41.4%的骑手希望“能有机构认定骑手专业度”;32.9%的骑手期望能进一步“明确成为站长的方式和要求”。

 


企业应该如何满足这种需求?

 

美团外卖一直重视专业能力过硬、具备管理者潜质的骑手发展。2020年,已有超过2000名骑手晋升站长等管理岗。

 

安徽阜阳人陈永林原来是河南郑州一名普通骑手,由于业绩突出、管理能力强,三年多时间里,由一名骑手先后晋升为站长、城市经理、美团合作商的公司VP,如今负责近千名骑手的日常管理与调度。

 

近日,美团外卖公布“同舟计划”新进展,持续关注骑手职业发展、体验优化和相关生态建设。为了拓宽骑手职业发展空间,美团外卖持续建立健全骑手晋升和转岗机制,进一步开放配送站站长、合作商管理岗、客服、培训师等岗位。

 


为了更好地帮助晋升、转岗的骑手快速成长,在实操指导的基础上,美团外卖已上线包括数据整理与分析、表达与沟通、团队建设、管理能力等在内的培训微课程,累计微课程超200节,总时长超950分钟。

 

“对于骑手来说,这份工作不仅是稳定的收入来源,更是他们融入城市、打开职业道路的通道。”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案例研究中心研究员孟泉博士表示,探索、完善骑手晋升和转岗机制,为骑手提供更多的职业发展机会,美团起到了“就业加油站”“职业稳定器”的作用。

 

“人是目的,而非工具。”这种良性互动,让更多人相信,出路不止一条,也更有利于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参考资料:
1. 中国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20》
2. 中国国家统计局《2020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2013—2020)
3. 美团研究院《2020年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
4. 美团研究院《骑手就业迁徙地图》
5. 蜂鸟发布《2018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
6. 中商产业研究院《中国就业情况数据分析》
7. 国家信息中心《2018年就业形势分析与2019年展望》
8. 骑手电话访谈
9. 点我达《2019众包骑手生存真相报告》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1169.html

抢红包

pcleft

返回顶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