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7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这些日子,信号断断续续。

 
车子也颠簸。
 
我貌似也没有那么想看手机,有电话也很少接,家人都对我很放心,不至于跟别人家的爹似的,看到娃去玩沙漠玩无人区要先嗷嗷的一顿:你好日子过够了吧?让钱烧的?
 
我爹心里可能也这么骂,但是他不会告诉我的。
 
很尊重我。
 
主要是,他知道我胆小谨慎。
 
从开小卖部起,我把自己绷的太紧了,每天都安排的满满的,已经成了个陀螺,出来放空一下,可能就回到了从前吊儿郎当的状态,那才是一个写作者最应该有的状态,半数时间用来写作,半数时间用来思考。
 
很多人好奇,小卖部一天能赚多少钱?
 
去年,就是春节前两三个月。
 
日利润5+
 
所以,当时我自负的不得了,还喊出了上市的口号。
 
今年,没这些想法了。
 
主要是,我太擅变,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体验一下以后,感叹,不过如此,就觉得没意思了。
 
松行长把他作家女朋友新拍的视频发给我看,让我给提提意见,我哪有心思看这些?快进,敷衍了两句,在我看来,这都是垃圾,就如同写了高考作文去天涯论坛投稿,自取其辱,她那个年龄就不是干短视频的料,一个年代有一个年代的属性,就是你再认真学习也不行,因为你不懂新人类是怎么想的。
 
松行长问我玩的如何?
 
我说,还好。
 
他说,前天见你哥了,他找我帮他绿色通道预约现金用。
 
我问,他取多少钱?
 
他说,大几十万。
 
我问,没说干什么?
 
他说,工地有点事。
 
我说,没跟我说。
 
他说,那你就别问了,说明不想让你知道。
 
我说,也可能。
 
我们家人对我格外的好,很多事会刻意隐瞒我,工地上出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他应该是要现金去解决问题,我整天在文章里嘲笑初中生,但是初中生有初中生的好处,就是他不按常理出牌,全是私刑,就是有什么事,内部就解决了。
 
倘若工地上死了个云贵川的民工。
 
100万,走保险,家属来把人抱走,现金给准备好,然后再补一套完整的法院判决书,事后会邮递给对方,证明我们已经了解了,轻车熟路。
 
若是我们身边人呢?
 
例如同村的,或同乡镇的,特别是从十三四岁就跟着我哥那些,出了事,不会走任何流程,就是一口价,主要是那时也没有保险意识,就是自己赔。
 
这次不知道是什么事,他不说,我也不问,他怕我在外面担心,我哥处理这些是很有一套的,因为他们这些人已经成了“团伙”了,从小一起玩起来的,他们这些年龄大的每个人下面又有一群小跟班,大家一起做事,也就是不犯法,否则就是组织结构稳定的黑社会。
 
全是宗亲关系。
 
当老大是很有学问的,你别看他没读书,这方面真是个天才,我们同龄的,就是年龄上下不差3岁的,有六个跟着我哥的,都是从初中毕业就跟着,有的中间出去打过工,回来又跟着,我哥就是他们的亲爹,给他们盖房或买房,买车,存款都是我哥强制给存,若是因为工地犯了事而进去,工资发双倍,一直给攒着。
 
那时我哥买捷达,一买就是五台,一个兄弟一台。
 
说换车,也是一起。
 
我哥亲小舅子媳妇,大高个,石家庄疫情爆发时,她正好在这里陪她婆婆做痔疮手术,她家是石家庄的,一看就是大都市人,她跟我关系很好,正常的好,在我们小卖部帮了半个月的忙,她就很好奇的问过我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小弟有没有背叛的?
 
我说,没有,社会上的关系为什么容易背叛?因为纯玩,不正干,而这个不同,是大家一直都在做事,而且有提拔空间,后来有的项目都是安排某个人去独挑大梁,前期都是工资制,所谓的分红就是大件,例如车呀,盖房,现在基本都是股份制。
 
例如那个屌大的小广西,他也跟了我哥十多年,不算我们从小玩到大的,但是他媳妇是我们从小玩到大的,他是倒插门。
 
只要是能保证大家赚到钱,没人走,除非我哥走下坡路了,要么就是有人从我们这里挖人,真正干一段时间就跑的,基本都是我嫂子的亲戚,都觉得这个行业太简单了,谁都能搞的了,只是需要本金而已,结果……
 
汶川地震后,接着玉树、雅安,就是从汶川起,中国地震研究进入了一个新高潮,很少有人做这个分类业务,我哥就做了一段时间的这个业务,不是研究,而是辅助科研团队进行钻探,应该是做到雅安地震后,我记的很清楚,我从西藏回来路过雅安,工地上有人看到我的皮卡了,接着告诉了负责的,负责的又告诉了我哥,然后我哥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转转,我懂个毛啊?我过去转了一圈,天天下雨,他们住简易帐篷,山东人也很能吃苦。
 
那个时候,工地全国各地,青海、云南,都是他的这些小兄弟去具体负责,若是业务比较大的,例如需要协调当地关系,需要送礼之类的,会安排直系亲属去负责。
 
那年,刚开始流行途观,我哥买了一辆。
 
我哥和隔壁村的一个同学,也是他老铁,最初这哥们是学厨师的,后来跟了我哥,给我哥开车,那时我哥也喜欢开车,俩人轮着开,一口气干到了青海,然后我哥飞回来了,让他把车开回来。
 
在哪出的事故呢?
 
就是河南有段被鞭炮炸断的大桥,就在那附近,从桥上翻下去了。
 
车又赔了个新的,但是人没了。
 
也不是疲劳驾驶,也不是技术不行,是躲高速中间一块枕木,一把方向回不来了,这都是后来根据大桥监控推测的,具体也没拍清。
 
他只有妈妈,有媳妇,还没有娃。
 
保险赔10万元的驾驶员伤亡。
 
那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很紧张,当时河南那边要求必须在那边火化,理论上人死后是不能运输的,这就是为什么人不行了要挂着氧气往家运,就是这个道理。
 
经过多方协商,这边去车给拉回来了。
 
我哥去他家跟他妈和他媳妇说,也别拉别的了,你们俩商量一下,要多少钱?
 
俩人不说。
 
据我哥后来喝酒后吹,他说,我对XX比他亲爹对他还亲,给买了车盖了房娶了媳妇,他娘能开口吗?我对他怎么样,他家里人是很清楚的。
 
都没开口。
 
我哥说了一个数,老娘俩咣咣给我哥磕头。
 
是真的。
 
我哥给了40万,后来保险下来又给了10万,额外这些兄弟们凑了3万,我哥的要求就是厚葬,必须按照最高标准,大家都去,他几个把兄弟还给刻了个碑。
 
干工程这个行业,特别是做钻探的时候,要横钻,竖钻,这些人操作根本不规范,我之前不是写过嘛,就是这些人有十个手指的都不多,小手指轧去的好多,赔钱吗?
 
不赔,放几个月的假。
 
这就是宗亲式管理的有意思之处。
 
拿人当人,拿人不当人。
 
外地的,现在死一个基本100万整,本地的关系户,就是几十万,也会根据行情进行调整,这两年好多了,普遍有保险,例如保险赔100万,那么我们再给几十万……
 
这些事,这几年我都旁观的麻木了。
 
你看这些工程老板吊儿郎当的,其实他们的容忍度都极高,什么是大风大浪,死人就是大风大浪,他们都已经很佛系了,就是出了事,按部就班的根据流程走就是了,现在没有人去工地闹,不是老板不让闹,是现在任何形式的群体闹剧,一报警就抓。
 
我哥没有大智慧,但是在带人方面,真的有两把刷子,他会因为你违规操作而上去就是俩大耳光,但是,他把你的个人私事帮你安排的明明白白,有时顶账的房子,都是内部人先选,就是在大地方大爱,小地方小狠。
 
我本来想问问到底出什么事,想了想,算了,没啥意思,我的意思是,若是没钱了,可以从我这里拿,你别出去借,让人笑话,亲弟弟在外面花天酒地,亲哥哥在外面四处乞讨……
 
我哥也挺喜欢吹牛B的,但是仅限于熟悉的人面前,他生二胎的时候,在乡镇请了30多桌,按照他的说法就是没下通知低调搞的,若是放开搞,怎么不要上百桌,乡镇上各部门,各村一把手二把手,若是他们跟我没有交往,说明他们脸上无光,混的太差了。
 
我肯定是知道内幕的。
 
不是这些人当上村长后才认识他的,而是很多人都在我们的领域打过工,我之前不是写过嘛,我们哥俩去五莲钓鱼,去五莲水库,我哥去了以后,村长媳妇亲自杀鸡,我哥指着水库说,这都是咱的。
 
村长咋这么卑微?
 
我们家工人,过去核心是我们乡镇,后一段核心是五莲、莒县一带的,这些人干活不要命,连村长都出去打工,就是村长在我们工地打工,反复的献殷勤,有空去我们那边水库钓鱼……
 
我们乡镇上的这些村长,也都是因为这层关系认识我哥的。
 
就是打过工。
 
没别的原因。
 
现在,我们用本地工人少了,多是云贵川的,因为云贵川的民工有职业精神,你别看个头小,但是人家干活认真,而且便于管理,他们现在很前卫,甚至有工会。
 
本地工人都去哪了?
 
出国劳务。
 
现在核心层基本都是我哥的老铁,但是下面人员流动非常大,我们还有个股东,老大哥一直给我哥提意见,把这些人给优化一下,把他们分配到不重要的位置,把重要的位置引进人才,所谓的人才就是念过书的,我哥口头答应,但是一直都没行动,一是他觉得愧疚,对不起兄弟们,二是怕自己管不了大学生或大学生干活不利索。
 
当时,我们错过了一个最黄金的业务,就是做工程领域的人力批发,我们区域比较穷,这样的好处就是人力资源过剩,往全国各地输出,那么我们是可以批量生产技术工种的,打零工的人一抓一大把,但是稍微有点技术的很难招,当时我就提议过多次,最初我们是想往澳洲输出类似的人力,出国有个好处,就是你不让他回来他回不来,我们有个表舅,被我哥派到了刚果,我们有工地在那边,中信集团分包给我们的,疫情的缘故,现在在那边已经待了四年了,还没回来。
 
原本三年回。
 
现在看,遥遥无期。
 
这么多工地,很赚钱不?
 
白搭,有赚有赔。
 
也迷茫,甚至说很迷茫……
 
当时我的意思是我们做人力资源,人来了,先培训,然后往各地派遣,我们可以跟齐鲁石化合作,你要焊工我们这里有焊工,你要建筑工我们这里有建筑工,因为我跟着大BOSS去过韩国,大BOSS回来后主动调任劳动局一把手,他们就做的这个业务,主要针对韩国劳务输出,后来针对青岛韩企,但是他们的做法就更隐蔽,就是有官方色彩。
 
我哥不认同这个模式,觉得我们没有人背书,我们自己招点人自己用就行了,别折腾那么多没用的。
 
他今年很背,是真的背。
 
不说他了,没意思,他是大人了,我也管不了,也没资格,倒是他天天管我,嫌我眼里没别的,就知道女人。
 
那年,我们去迪拜法拉利公园,我带队,一行17人,女多,男少,有个姑娘很惊艳,大同的,我问她是做什么的?她说在大同代理了两个服装品牌。
 
但是,我总觉得,她不是一般人。
 
就是她的情商太高了,这个情商不是天生的,而是磨炼出来的,就是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包括一直面带微笑,她是那种一看就是很有气质很有亲和力,就是仿佛头等舱的空姐,对,这个是定义最准确的。
 
队友多是南方的,北方就我们俩。
 
我们从广州转机到济南。
 
她是计划飞太原,因为我飞济南,她主动改签了,陪我一起,恰好那天是什么火箭发射,我们在机场等了六个多小时,聊了很多很多。
 
她说了一件事,使我很感动,她说她平时工作比较忙,不能拿手机,她都是把我文章打印出来放包里,有空的时候拿出来读一读。
 
给我看了张照片,打印了有半米厚,而且都是有褶皱的,说明她说的是真的,从一接触,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应该是某个大人物的情人,因为她身上有天窗感,就是透过一个男人见识过世界的感觉。
 
这个一接触就能闻到。
 
为什么写人力资源想起了她呢。
 
是我们在济南又玩了一天,单独相处,还是聊的比较深的,她跟我讲,董老师,我是做人力资源的,手下有一帮做事的。
 
我问,具体呢?
 
她说,我说了,你不能戴有色眼镜看我。
 
我说,放心。
 
她说,我是做妈咪的。
 
我问,在大同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她说,这个您有误解,大同虽然比较靠北,看起来也很偏僻,但是在夜生活上,太原都比不了,甚至很多北京人跑到大同去。
 
我问,是不是妈咪多是升级出来的?
 
她说,我没做过小姐,我手下也没有小姐,只是姑娘,陪着喝喝酒,唱唱歌。
 
我问,陪喝酒要多少钱?
 
她说,8001000元。
 
我问,能干什么?
 
她说,什么都不能干。
 
我问,倘若四个人去消费,一晚上能消费多少钱?
 
她说,一万起吧,上不封顶。
 
我问,有没有客人想让妈咪去陪?
 
她说,有是有,但是不会去的,因为你是做管理的,倘若再去干这个,太掉价了。
 
我问,违法不?
 
她说,只做绿色,没有问题,出问题的,都是有二楼的。
 
我问,只陪酒,一个小姐,一个月能赚多少?
 
她说,董老师,我跟你这么讲吧,厉害的姑娘,能同时陪三桌,让彼此都不知道,还能陪的好好的,一个月十万是比较保守的。
 
我问,带二楼的呢?
 
她说,带二楼的,一般都是气质型的,30岁以上的,有正当职业的,例如老师、公务员,就是一看你就觉得不是那种人,不加微信,不轻浮,拉手都不行,只能喝酒,男人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的,觉得除了自己没有人能搞定,结果费了老劲才发现,原来是一个产业,二楼就是房间,还要催你,大哥,快点,下面还有桌需要我陪……
 
我问,你现在手下有多少姑娘?
 
她说,现在各地夜场都开始关门了,我专心做服装。
 
我问,看多了这些,是不是对男人不信任了?
 
她说,还好,我还是相信感情的。
 
我问,结婚了吗?
 
她说,是的。
 
我问,那你允许手下姑娘主动加客人微信吗?
 
她说,不是允许,而是客人来了,先加微信,然后要让大哥找你订台,单纯的赚那800块钱没意思,一定要拿房间提成,拿酒水提成。
 
我问,您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她说,山大。
 
我问,山东大学?
 
她说,山西大学。
 
我问,有同学知道你做这个不?
 
她说,没有,但是我觉得您也有误解,我只是把它当生意,我进这个行业纯属巧合,我是拉小提琴出身的,最初经常有婚庆公司找我们做演出,我在大学时就组了个演出小团队。
 
我问,是不是都是假拉?
 
她说,是的。
 
我问,然后呢?
 
她说,然后就总有客户问我能否给介绍平面模特之类的,他们要拍摄广告,我又在校园里做起了这个中介,只是走着走着走偏了。
 
我问,整容的多不?
 
她说,夜店姑娘整容是投资回报比最高的。
 
我问,你一年能赚多少钱?
 
她说,我现在就是两家服装店,一年几十万吧。
 
我说,是说你巅峰时。
 
她说,一年六七百万吧。
 
我问,市场上什么姑娘最值钱?
 
她说,山西那边土老板多,最值钱的是有学问的,有体面工作的,长相淳朴的,就是看起来不可能风骚的,越是那些单纯漂亮的、年轻的,反而就是行情价。
 
我说,跟男人喜欢情怀车是一个概念。
 
她说,差不多。
 
我问,你平时去夜店吗?
 
她说,我不去,我是比较有管人天赋的,各个合作的夜店我们都有职业领队,我合作的一些夜店都是比较大的,小夜店我基本不合作。
 
我问,别人愿意跟你合作的根源是什么?
 
她说,这个行业,不是说你手下的姑娘漂亮就是竞争力,并不是,而是亲和力是第一位的,就是情商很高,很会聊天,会吊男人胃口,能让男人找你订桌,夜店愿意跟你合作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你能把房间卖出去,而不是跟你分那点服务费,所以我们要求必须加微信,必须主动交流,还要进行业务培训。
 
听了听,跟工程圈子差不多。
 
谁领了个很漂亮的姑娘,没人羡慕,谁若是领个老师情人,那绝对值得崇拜,你看看人家领的啥,咱领的啥。
 
夜店,原来,也是,如此。

其实,她给我科普了很多,她很讨厌“妈咪”这个称呼,但是为了方便我理解,她还是自称是妈咪,她说自己与常规的妈咪还是略有不同,她是遥控指挥系列,基本不去夜场,还有,她说妈咪不出台不是个例,而是普遍如此,因为能干妈咪的人,背后都有大哥,就是有高能量的男人,她不需要去日赚三千两千的,错了,是被。
 
继续说沙漠,要说玩沙漠,最出名的就是阿拉善,之前我们三辆猛禽来过阿拉善,我还差点翻了,有心理阴影了。
 
结果呢,我在路上遇到了两位猛禽车友,就是在车台里认识的,我们对向擦肩而过,接着在车台里喊,问要不要一起去阿拉善玩?
 
那就去吧。
 
只是,你们都是高手,我是菜鸟。
 
他们开着猛禽,拖着UTVATV
 
说,保证把我安全带到大V沟。
 
V沟就是阿拉善的网红区,很多车下去就上不来了,翻过无数辆车,也死了不少人,他们的确专业,不仅仅专业吧,还热心。
 
帮我放气,帮我拔安全气囊和ABS
 
告诉我:你当二号车,前车怎么走,你怎么走。
 
一号车是当地牧民,一看就是教新手的,因为跟我前两天的冠军领队截然不同的风格,我一进阿拉善,我觉得这也太小儿科了,可能是我刚从巴丹吉林出来的缘故,看阿拉善就太平坦了,巴丹吉林直上直下的我都敢,不是敢,是教练在前面,要求你必须跟,就是悬崖我也是一闭眼一脚油门。
 
所以一号车觉得我跟的很好。
 
包括到了大V沟,我一看,就这?!
 
我直下直上,没有任何难度,我知道为什么他们觉得难,因为我们硬件太好了,380匹的马力,没有动力衰竭,哪怕放只狗在方向盘上,只要别害怕,没啥难度,主要是我车身轻,我是两门皮卡。
 
录了个视频,留着发抖音装B的。
 
猛禽车主轮番开我的皮卡。
 
他们都觉得过瘾,我靠,这车太轻了,太好开了,跟猛禽一样的动力,刷一下程序就是450的马力……
 
他们继续拿我车玩。
 
我们就在那聊天,能看出来,其中一哥们是主力,他是在陪客户,带着客户一圈又一圈,晚上我们又一起吃饭,提前把客户送进城里去了。
 
送完回来以后,我们继续喝酒。
 
这哥们竟然跟我同龄,我们有很多交集,猛禽车主,VESPA车主,路虎卫士车主,他是做进出口贸易的,很帅,很都市,很潮流,很谦虚。
 
他玩沙已经是教练级的了。
 
说是平均每月飞一次阿拉善,有时频繁了一周一次,他有个8000万的订单就是这么拉来的,一个男人跟你一起坐过过山车,感情是不同的。
 
这个,我是理解的。
 
我们去穿越哈拉湖时,我遇到了一位司机,据说他是某个城市的BOSS,他快进快出,一天穿……
 
就是休个周末,来穿个无人区。
 
穿西装革履的男人,也有一颗狂野的心。
 
他跟我讲,应该怎么玩沙漠?
 
第一、买一辆六七万元的LC100,只有这个车最适合玩沙漠,多老都无所谓,改装氮气减震以及防脱圈还有防滚架,总投入不超过十万元。
 
若是自己来的频繁,例如每周一次,那么不需要出租。
 
若是想出租,可以托给开民宿的。
 
一年就回本了。
 
第二、认识好朋友,就带着来沙漠。
 
第三、不要拿自己的车玩沙漠,太毁车了。
 
第四、可以挑战会翻四五圈的坡,但是不要挑战会死人的坡,就是只要这里死过人,没有绝对把握绝对不上,甚至一定不要上。
 
越聊越多,他是标准的喜新厌旧型选手,自称近十年买了差不多70辆车,都是开几个月就卖掉了,包括这次买的猛禽,刚提车就进沙漠跑了8000公里,现在才两个月多,又要卖了……

不差钱。

我一直都觉得我就算烧包的了,但是我仔细数了数,我近10年貌似也就是买了20辆车,跟人家没法比,而且人家买的多是高性能高配置的,咱买的只是二三十万的破车,当然这两年也买了一些贵一点的。

相见恨晚。

很多共性,性格、脾气、包括做生意的风格。

甚至,连媳妇都是四川的。

你说巧不巧?

也就是喝酒少,若是喝到步,按照山东人的习惯,应该磕头结拜了。

以上是前几天写的。

有后续……

我在抖音已经发过了,就是他说他的猛禽需要保养了,不能开了,他开我车进沙漠了,想去天坑,结果路上他开的太快了,骑刀锋上一个侧滚,侧气囊全炸了,包括座椅也炸了,安全带也全部锁死了,气囊炸的太狠,导致车门也变形了。

咱啥也不能说,只能说,没事,没事。

当时我也没在现场。

想想肯定很心疼,毕竟是刚买的新车,为了买这个车排了五个月的队,第一次出门就夭折了……

车不能开了,行程也中断了,我租了个破车在慢悠悠回家中。

明天,写写详细经过!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1260.html

抢红包

pcleft

返回顶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