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8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继续写阿拉善之行。

午饭,我们在牧民家吃,是个蒙古包,一条大炕,N床被子。

有队友说,像东北大炕。

有队友说,像看守所。

然后,大家接着聊起了这两个话题,东北大炕与看守所,东北大炕曾经是个敏感词,因为有篇黄文就是写这个主题的,就是一家几代人住一个炕上,乱搞。

东北那边,真的有家庭一家老小住一个炕上吗?

真有。

前几年还有。

我上次自驾东北时,还遇到过这样的情形,就是老两口小两口以及孙子都在一条炕上,稀松平常,主要是过去燃料紧张,大家只能凑合。

现在?

多是分居模式。

在绝对贫穷下,隐私就不再重要了,大家嘲笑他们是吧?你看多少人跟公婆住一起?你们是两家人,为什么非要在一起过日子?

要么,房子太大了。

要么,太穷了,在同一小区买不起两套房。

我打出租车遇到过一个司机,他给我讲了一个接父亲进城的事,自己晚上出来跑车,父亲觉得跟儿媳在家上厕所不方便,就下楼上,结果回去不会开楼道门了,他凌晨三点回家睡觉,在门口遇到了自己的老父亲……

十多年前,我在日照认识了一个搞影楼的,小两口与老两口住一起,没时间搞,那时我们去日照都是开房间住,他会带着媳妇借一下房间,舒服一次算一次,说在家放不开手脚。

队友们在那争论东北大炕的真实性。

我半科普的给大家介绍了一下,是真的,东北比山东还强,只要是冬天,不管你推开谁的门,是穷是富,都是热气扑来,你若是没有这么高的温度,就冻死了,而山东呢?正好处于人体接受的极限,所以老人喜欢怎么过冬?就是硬熬,专业术语叫熬冬,一到冬天老年人就死的多,原因就在这里。

我小的时候,卧室里都上冻。

就是硬撑。

山东为什么不能跟东北人似的,无论穷还是富,都烧煤暖和起来?

不舍得!

有队友问,若是在看守所,老大睡哪?

我说,这个事,我还真有发言权,老大要睡右边第一个,依次是老二老三。

问东问西。

算了,我给你们正经科普一下吧。

我去体验的时候,我已经很牛B了,就是在我们当地各领域都有朋友,我讲两个细节。

第一、每天会公布账单,就是有没有朋友来充钱,每天念到我的时候,都是一长串,也不多,一个200元,我不是我们号最有钱的,而是整个看守所最有钱的,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天天如此。

大家为什么会排队去充钱?

我稍后讲。

第二、送我去的时候,管教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我去了以后,直接就安排我在三号位置,三号已经属于元老了,基本不挨同号的打。

那么,大家为什么会排队充钱?

这就是北方人的特点,就是我出了事,你若是给充了200元,我觉得你是我兄弟,我甚至会反复的看名单,记在脑子里,心里。

对于外面的人而言?

这是站队问题。

懂懂出事了,咱是不是他朋友?

200元这个时候,能起2万元的作用,倘若我们平时玩的很好,你没有来充钱呢?

无论日后你对我多好。

一票否决。

我要写写我牛B的事,可能又被抓进去了,我买卫生用品一次都能买三千元的,充伙食费都是五千起,我买卫生用品干什么?主要是洗衣粉、毛巾,那时我已经是老二了,其实是绝对的老大,因为老大没文化,我必须拿他当傀儡,因为当老大是有风险的,虽然理论上直属管教咱都熟悉,但是总有变态的,有替班的,一旦号里有什么事,就朝老大下手。

我让他们拖地,每天必须拖三遍,用洗衣粉和毛巾拖。

我对号里实行了两大改革。

第一、再穷,我让你吃上饭,算是我养你。

第二、所有人必须洗澡再睡,否则就打。

武力是最有效的。

我在那都待上瘾了,一开会就大喇叭表扬我,给我送了个头衔(什么头衔?),人性化管理。

厉害不?

我们号里没有打架的,因为我本身也挑人,谁能进来谁不能进来我都能左右,我还有更多奇葩的事,例如动不动把我提留出去放风,一放就是一下午,其实就是出去聊天,我的特权多着呢,例如突然喊我,然后我把饭盆朝外一递,接着饭盒就扣上了,他们的职工餐,有菜有肉。

我不抽烟,他们总是给我送烟,送烧鸡。

烟,我要么分给他们,要么分给他们。

就是给我干老大的那个,我都能保证他一天一包烟,我现在回忆起来都跟做梦似的,太自由了,我有个读者,她爸还能为别人私人定制饭菜,从家里炒,咱这关系,都能定制菜系,是吃陕西本地菜还是你们老家的菜……

当然,咱是说风光的事。

挨打,也没少挨。

总有人能打的你嗷嗷的,橡皮棍打脚心,然后让你跳300次,瞬间增高5厘米,一点都不夸张,知道我跳绳为什么这么厉害了吧?

所以,我哥吹什么他生二胎多少人捧场,在我眼里,那都太小儿科了,重获自由后,平时管教牵的那只德国牧羊犬生了小狗,都先送我一只,告诉我是纯种的,带证书的,我嫌太远,没要……

你们都当我编的就好了。

我记得我貌似写过前因后果,我在陕西出差,我是左转,一个车是直行,他可能是觉得我别他了,其实我没有,我只是看导航犹豫了一下,他转了个弯追了上来,下来就薅我头发,我头发本来就少,你竟然薅我头发。

我就下车了。

他媳妇也下车了。

媳妇不是个省油的灯,也嗷嗷的骂我。

我块头比他们俩加起来还大,让我把他骑在了身下,他就没命的抓我脸,他媳妇就薅我头发,我就朝他头抡拳头,起身的时候他不服气,要回后备箱抄家伙,让我把他推倒了,补了一脚,本来想踢头,他一躲,踢肩膀上了,结果把我自己踢脚趾骨折了,他锁骨骨折。

这个事,现在回忆一下,当时最正确的解决办法,就是我让他打两下,我报案就好了,然后起诉他。

他是河南的,一个木匠。

两口子一起干装修,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的火气,反复的问我:开好车了不起吗?

我在想,可能是因为当时我按了一下喇叭,而且很急促。

他觉得鄙视他。

更巧的是,这个人有个亲戚在陕西,能量很大。

我连夜就跑了。

我跑回家做手术了,当时我知道后果很严重,就想,即便抓我,我也争取别被带走,努力做第一步。

我跟工程圈的人学到了很多东西,你看他们怎么打架?都是用钱打,先确定打到什么标准,是轻伤是重伤,在打之前就已经确定好结果了,然后确定好能搞定他的人,然后去打,打完接着赔付,一是住院的费用,二是赔偿的,就是打你归打你,赔你归赔你,就是花钱打你,整个过程会多迅速呢?

打完半小时以内,全部搞定了。

连价格都协商好了。

就是毫无痕迹,解决了所有问题,有些问题是主动进攻,有些问题是被动防守,工程这个领域,没有不做这些的,而且有职业雇佣军团,那种打架厉害的,七八个人组队,来多少都行……

我手术后,肯定不会被第一时间带走,我就有足够的时间去联络,一是发动读者,看看有没有能联系上对方的,毕竟他只是个木匠,何况是他先动的手,胃口也不大,我愿意出10万元平息。二是我跟家人讲,倘若我真的被带走了,别乱花钱,就联系陕西几大作家,毕竟我们是合作关系。

那时,是我最风光得意的年代,整个QQ空间TOP10,这是我谦虚的说法,其实就是TOP3,很多成年人玩QQ空间只是想关注懂懂,那时的读者基数是现在的两三倍,即便是今天,每天都有N多人在QQ上问我:董老师,为什么空间访问不了了?

这些人是不是也刚放出来?

穿越了?

基数大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感情深,我没事就在用心经营读者,我还建立了读者联系手册,各地都有读者会,我现在的媳妇就是当年啦啦队的队长,从而有机会能跟我面对面……

出事后,陕西读者分会、河南读者分会马上就成立了援助团,他们在群里募捐,会直播进展,这个事本来非常简单,若是有中间人说句话,各养各伤,什么事都没有了,而且我出了十万元,现金,对方已经同意了,可是有读者去吹了不该吹的风,说这个人能量很强,心狠手辣,这个钱你就是拿了,最终也是送给医院,吓的不敢要了,不仅仅不敢要了,下决心把我弄进去。

后来,大作家给说了句话,调解了,案子没有继续推进,你要知道,一个人再牛B,也会敬畏作家的,他们是一座城市的乡绅。

以上,都是我意淫的。

我这么老实的人,手无缚鸡之力,咋可能跟农民工那么粗鲁?曾经想过报复,后来还是握手言和了,其实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我们俩彼此都是,他别来薅我头发是没事的,若是薅我领子也就算了,我头发本来就少……

不过,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陕西话说的很溜,特别是骂人的话,贼你妈,柳娃子。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路过陕西从来不住的缘故,住吐了,还被一个西安人骗了20多万,他说帮我消记录,结果也没办成,一会说联网没更新,一会说陕西那边已经消了,一会说系统年底大更新,一会说虽然还有记录,但是不影响孩子考公务员或当兵,最终钱也没退,我也不在意这些事了,这一页也就翻过了。

一般,只要是西安的电话,我都会第一时间接,当时我出来时,我家人没去接,去的都是读者,有放鞭炮的,有送鲜花的,也就是那时没有抖音,否则一个视频又把我送回去了。

我反复的跟大家讲,身边只要有朋友落水了,只要确定他还有可能反弹,就立刻靠近,去嘘寒问暖,绝对结交一个一辈子的朋友,他永远会给你面子。

若是彻底无望了,则要立刻割舍。

例如,债务性死亡了。

就拉黑。

例如,只是酒驾了,抓紧去给存钱。

还有一次,我眼睛被羽毛球击中了,当时一群人,七八个跟我屁股后面玩,但是没有一个陪我去医院的,反而是一个老大哥全程陪了我,我送了他两瓶茅台,即便是今天,他有事找我,我都是二话不说。

还有一次,几个朋友试骑我摩托车,其中一个非要驮着我另外一个朋友兜一圈,被驮的是女生,跟我关系特别好,喜欢刺激的玩意,可能驮着女生兴奋,给我摔了,你知道我见到他们俩的时候,是什么状态吗?

俩人眉飞色舞,仿佛刚完成了一件很漂亮的事。

从此,我把俩人都拉黑了。

内心拉黑了。

你们,竟然,不心疼我的车?

后来,修车花了3万多,没有车损险,我自己出的,朋友只是后来问了一下,也没出钱……

小女生,我为什么一票否决了她?

我觉得,她没有同理心,你董哥的车摔成这样了,你咋还能说真刺激呢?还在反复的回味刚才的动作,笑的咯咯的。

让我觉得,太冷血。

一次就拜拜了。

言归正传,说说这次沙漠事故。

我对玩沙没有兴趣,因为,我觉得玩沙是有生命危险的,这与我的处世哲学是截然相反的,所以,你说进去看看沙漠风景,坐他们的车,我是愿意的。

让我开着车进?

我没兴趣。

是真没兴趣,为此我还专门咨询过我LC76车友,他给我的建议就是,只要不是真痴迷,不要玩,这个东西简单一点理解,就是在高速公路上玩赛车,刺激是刺激,但是出事是早晚的,除非你是从小就有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例如就生在牧民家……

我懂了,跟我想的差不多。

次日,他们要组织长途穿越,150公里的沙漠区,差不多一天的行程,我是这么计划的,坐他们的车,体验体验就好,例如看看深沙区的淡水湖,去所谓的天坑。

早上出发,猛禽车友,也就是路上刚认识的那个,他说自己的车子要保养了,暂时不能开进沙漠了,要把我的车开上当保障车,拉油。

咱也不好说什么。

同意。

我很明白,在沙漠里150公里比平时跑5000公里还糟蹋车,我说一个细节就行了,中途一停车我就把空气滤芯拿下来,一磕,至少一碗沙,车子一直处于高转速,天气一热就高温,不是我的高温,是除了丰田以外几乎所有都高温,高沙区可以理解为一座座高山,只是沙子做成的,都是直上直下,在下面冲的速度都要上百。

心疼归心疼,但是咱信任他们,觉得他们是高手,不至于说把我们的车给糟蹋了,这样的沙漠区咱也开不了,也没有兴趣,咱又不是很痴迷于沙漠穿越,也不是说家里富的流油,何况这个车是我第一次开出来,一共跑了3600公里,600公里是在家开的,3000公里是这次开的,这个车我光为了买它排队五个月,为了挂牌辗转了半个中国。

我拿它当个宝……

抖音上什么车型都有,可以试着找一下我的车型。

抖音、百度,基本都是空白的。

知道有多稀有了吧?

领队开我朋友的车,我坐上面,猛禽开我的车,拉着一个妹子,为什么我不是特别心疼,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巴丹吉林时,我的保险杠已经让我给撞碎了,回家都是要修的,我也就不在意了。

猛禽开的还是比较猛的,没几个回合,把车牌给我撞掉了,也就是说,又撞了一次保险杠,而且是撞的比较高,为什么气囊不炸?进沙漠前我自己拔掉了。

一进高沙区,我和我朋友都有些后悔,主要是害怕,总感觉随时要翻,这种小结构高沙区的特点是千变万化,不同于我们在的巴丹吉林,大结构,但是面是镜面,你平时不需要害怕,只有过梁子时才会害怕,而在阿拉善,你随时都会害怕,手里的汗根本擦不完,你不看地形呢?就会撞到脊柱,你看地形呢?又会害怕,就是你必须要跟司机一样提前判断车子走势,从而做好身体准备。

我们不喜欢这类游戏,只是猛禽车友太热情了,非让我们进来体验,他是资深玩家,密集时一个月飞三次沙漠……

吃过饭,过一个刀锋时,我朋友的侧气囊炸了,炸了六个,当时我手抓着扶手,正好让气囊炸着了,当时胳膊就肿了。

领队让气囊炸傻了,昏迷了好久。

然后反复的问:车子飞没飞?跳没跳?中午我喝酒了吗?

车子冲到最高处时,接着切过去,但是呢,那边是个鸡窝,等于有一个急速的车身摆动,系统以为车子翻了,从而预警炸了气囊。

朋友的车为什么没拔气囊?

主气囊拔了,但是侧气囊要拆整个仪表台,他心疼,说咱又不玩,就是来看看的,咱想玩就坐他们的车,我也是这个意思。

我的侧气囊为什么没拔?

我不知道我有侧气囊,还有就是我拔了气囊保险,故障灯亮了,我以为所有气囊都拔掉了,毕竟车型太稀少,电路师傅就这么给拔的。

朋友的车炸了以后,安全带也锁死了,没法继续前进了,只能出沙漠,我们待领队清醒了,折返。

我这个朋友对这个车太爱惜了,车百多万,说贵不贵,说不贵也不便宜,主要是他喜欢这个车,我们一起穿过无人区,就是那种荒芜的,没有危险系数的戈壁滩,我们都很喜欢,大家都是胆小谨慎的人,否则也玩不到一起。

他自己也说,自己其它的车,除了埃尔法之外,基本10万公里就是极限了,接着就卖了,但是5.7这个车,已经11万公里了,他觉得依然是个新车,这辈子是不会卖的,他是超级日系迷,埃尔法跑了40万公里,现在我们都说他是日系代言人,就是逢人就说,自己的埃尔法开了八九年,竟然还能卖四五十万,这还有天理吗?自己的5.7开了两年,还涨了几十万,关键是买不到了。

就在进沙漠之前,我还跟他商量,我说我去买辆酒红色的雷克萨斯LX570,咱以后一起出来玩,我的皮卡虽然赶路,但是路上违章太多了,我跟他们组队跑一个车道,就会被拍到扣分,我必须走货车车道,那咱哪能走?

他的炸了以后,他肯定疼的心里流血,但是他安慰领队,没事,别往心里去,咱走牧民道回去吧。

返回。

路上,领队越来越清醒。

清醒后,他又有些嚣张,在对讲里跟另外两个车较劲,意思是你们来追我呀,让你们看不到我尾灯,我和朋友坐车里也觉得很不合适,只是善意的提醒,咱出事了,走牧民道回去吧,别比赛了,何况车子已经没有安全带了。

他不知道怎么想的……

于是,他开始冲高沙区,我的车也跟着冲,里面又坐着爱刺激的女生,猛禽高速过刀锋,系统可能检测到要翻车,安全气囊炸了。

我这个炸的更奇葩。

座位都炸了。

门子也炸坏了。

我炸了四个侧气囊,一个车主气囊炸了,危险系数高,但是伤害不大,就是维修起来很简单,但是侧气帘炸了,整个车内饰就全炸了,车顶都掀开了,车门也变形了,那我还能说啥?只能安慰,没事没事,出来就是玩的。

这不,接着联系托车,发回山东,回去慢慢修吧,路上问了问,我们两个车修理需要六七万块钱,哪有心情继续玩了。

朋友对他的车太爱惜了,我安慰他,他安慰我,他只是反复的说,他们自己的车不开,光开我们的车,我早早就说了,我们的车不进,不愿意,非让进……

那怎么办?

关键是,我们都不能回家,出来时好好的,回去连车都没了?

必须要等车子修好,再开回去,仿佛刚从外地回来,否则我们都没有下次出来玩的可能了。

我说,这样,我会租车,咱租个小破车,咱慢悠悠的溜达着玩,可否?

他说,好。

我租了个车,很有意思,竟然全是自助的,连个人都没有,用手机就可以开门,车子不知道是什么牌子,还算好开,只是高速不能跑快了,只能跑80左右,快了整个车子抖动的厉害,就是轮胎没做动平衡。

凑合着开吧。

走到哪算哪,我说咱俩的故事,能拍部人在囧途。

我们饿了,就找个口下去,去吃个饭。

然后再上高速。

我一开快了,他就提醒我,不对,不对,这个车状态不对。

我说,哥,你别怕,到稍微大点的城市,我直接买辆新车开着,咱既然出来折腾的,就折腾的更有意思一点,回去我卖掉就是了。

他说,那,这个故事能吹一辈子。

我说,这些事,其实也给我们自己提了醒,就是自己不愿意的事,一定要把握住原则,其实这是一个信仰问题,就是我们压根不会挑战概率,这是我们能在自己领域生存的一个哲学,就如同那天在巴丹吉林,我说我害怕了,那么我就把车扔里面了,让教练有空的时候去帮我开回来就好,我不挑战概率了。

他说,你想抚平内心,要学会想更极端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起去了天坑,结果车翻了,把人砸伤了,车自燃了,咱既要救人赔人还要自己赔车,这么一想,让咱选,必须要选爆安全气囊,省心的结果。

我说,其实,我眼皮跳了好久。

他说,我也是。

我说,我爹经常跟我讲,人要定期倒霉,这样可以预防更大的霉,既然这个事出了,等于霉运就走完了,开始走好运了。

他说,任何事都有积极意义,看起来越坏的事,积极的一面也越大。

我说,这次出来,我在想,你看我完全被我自己绑架了,每天把自己安排的满满的,我应该回到过去的状态,每天除了写篇文章外,什么都不用干,就是现在我感觉是累赘的业务,都应该砍掉。

他说,应该是,就如同不想进沙漠,就不要进。

俩人,竟然有说有笑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1284.html

抢红包

pcleft

返回顶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