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学历史》第五节:窦固

继续做梦。

今天来到演播间的嘉宾依然是楚汉时期天下第一谋士张良博士。

我问,张博士,您觉得,王莽失败的根源,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外姓?

他说,这是表因,秦始皇姓嬴,刘邦姓刘,不是也衔接得很好吗?搞政治运气也很重要,你看特朗普在位时,民意支持率很高,每次出场都人气爆棚,如当红歌星一般,可是,为什么就没有实现连任呢?新冠疫情是主因,若是没有疫情他百分百连任,王莽也是如此,王莽后期,黄河发洪灾了,整个中下游都成了灾区,民不聊生,老百姓的脑子很简单,谁让我们吃上饭谁就是好皇帝,一对比,还是觉得刘姓家族时代更好一些,于是就开始集体怀念刘氏家族。

我问,刘秀真是个农民吗?

他说,在古代,能登上历史舞台的,没有一个真正的草根,都是族系,刘秀是刘邦之后,只是刘邦有太多后人了,除了极个别被重用外,大部分都被边缘化了,到了刘秀他爹这一代,已经是被边缘到县城了,当个小官,所以刘秀并不是真正的草根,也不是农民,可以理解为有刘邦皇族血统的县城官二代。

我问,他为什么能脱颖而出?

他说,农民起义,不是说要自己当皇帝,而是希望能回到国泰民安的刘姓时代,所以他们起义时一定会推崇一个代言人,当时你们山东那边有个很有名的起义军,叫赤眉军,找的代言人叫刘盆子,也可以理解为刘邦的后人,南边有个起义军叫绿林军,找的代言人叫刘玄,这两拨起义军都挺牛B的,先后攻进了王莽的老巢,然后两家又相互残杀,你们山东人更勇猛一些,把绿林军给灭了,结果呢?你们山东的赤眉军又被刘秀给灭了,刘秀能脱颖而出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别人都是代言人模式,而他是CEO,亲自领队起义,另外核心骨干也不同,无论赤眉还是绿林都是农民为主体,而刘秀身边则以知识分子为主。

我问,是不是刘邦的后代也特别多?

他说,太多了,参考今天孔子后人,整个曲阜都姓孔,应该这么说,就是刘邦的每个根正苗红的后代,无论散落民间什么地方,都是很好的代言人,有的人没有能力,那么可以当傀儡,有的人有能力,自己主动当CEO,那么就容易成就一番事业,刘备后来总是拿出身说事,其实就是搞的模仿秀,模仿的刘秀。

我问,古代政治游戏是不是很残忍?

他说,当然,你以及你家人以及你亲戚朋友的脑袋都别在你的裤带上,说砍你头就砍你头,说株连九族就株连九族,所以还是今天比较文明,顶多是双规了,集体坐牢了,不至于说丢了性命,就是游戏的本质没变,只是游戏的残忍度减轻了。

我说,伴君如伴虎。

他说,这句话非常的形象,没有绝对的安全,哪怕你嫁给了皇帝,你娶了皇帝家的公主,都不确保你的小命是安全的,刘秀有五个女婿,四个被咔嚓了,唯一留下的叫窦固。

我问,窦固是不是西汉窦夫人的后人?

他说,能活跃在朝廷的人,都是名门之后,之前我给你科普过,朝代可能会更迭,但是贵族不会更迭,例如李信是秦朝时代的大将军,李广是他的后人,依然可以活跃在西汉时期的舞台,但是这些外姓想站住脚,必须要靠真本事,就是为朝廷卖力,你打了什么仗?干了什么事?若是干的好,那么整个家族会更加的茂盛,若是干的差?可能就被边缘化了,销声匿迹了,窦氏家族一直也很努力,窦固是大将军窦融的侄子。

我说,伴君如伴虎,那作为今天的现代人,应该有什么启发?

他说,做生意要远离政治,因为随时也会成为牺牲品,还有就是远离黑社会,他们也具备让你倾家荡产的能力,还有就是若是女孩子,不要给大哥做女人,大哥能为你打别人,就能习惯性的打你,因为暴力是一种习惯,是人就有翻脸的可能,所以要远离一切可能让自己陷入旋涡的人或势力。

我说,我平时喜欢骑自行车,有个大哥也喜欢骑自行车,他是“道上”的人,他对人特别好,很谦虚,对手下也很好,给他们买车买房娶媳妇,有次骑友聚餐,他多喝了几杯,因为一句话,他跟另外一个骑友起了冲突,他进入了另外一个状态,使我这个旁观者从内心深处感觉到了惧怕……

他说,起了杀心。

我说,差不多那个感觉,凳子直接砸头上,凳子腿瞬间稀烂。

他说,远离一切情绪不稳定、又有邪恶能力的人。

我说,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跟他一起玩了,他偶尔找我,我依然笑呵呵的,但是内心是真的惧怕了。

他说,女人嫁给大哥,没有不挨打的。

我问,我现在所处的时代,算不算最好的时代?

他说,是老百姓最好的时代,至少从历史角度而言,老百姓能吃饱,能吃好,已经很了不起了,刘秀时代,整个国家不超2000万人口,就是常年战乱、瘟疫、饥荒,人活着都是大事,谈什么繁衍?谈什么精神文明建设?普通人连繁育权都没有。

我问,刘秀上任后,为什么要关闭玉门关?

他说,从今天来看,无论我们跟突厥跟匈奴跟羌族战争,都是内战,但是在当时来看,就属于国战了,刘秀上任后,觉得民不聊生,不该继续出征了,也不想继续对西域众多小国负责了,只想把中原大地搞好,所以实行了闭关锁国政策,就是我们也不朝外出击了,也不再派人驻扎西域了,特朗普上任后一系列操作也是借鉴的刘秀,例如从中东撤兵,让美国企业回流,让美国再次伟大。

我说,看来是个很务实的人。

他说,相当务实,对国家没用的仪式——废除,对百姓没有好处的政策——废除,对朝廷管理没有价值的东西——废除,像特朗普不?低调了一辈子,唯一高调一次就是去泰山封禅。

我问,当时西域各国,是不是对我们大汉很崇拜?

他说,太崇拜了,各国王都主动送儿子到内地来,当人质,刘秀不要,意思是我们不接受你们的崇拜,我们也不保护你们。

我问,窦固最主要的成就是什么?

他说,结束了匈奴时代,再次打通了丝绸之路。

我问,他为什么不如卫青、霍去病有名?

他说,时代不同了,卫青、霍去病对抗的是大匈奴时代,他们兵强马壮,而东汉初期的匈奴已经没落了,本身就裂成了南北两派,南派已经投降了,定居中原了,北派也是四分五裂的,是强弩之末了,别说他不如卫青、霍去病有名,他甚至不如他的小弟班超有名。

我问,我们把匈奴赶走了,为什么我们不去占领草原呢?

他说,我们是农耕文化,不是游牧文化,所以即便把匈奴赶跑了,也不会去守草原,成本太高了,甚至会主动回缩,例如雁门郡不断南迁,到曹丕时代已经迁到今天陕西省山阴县了。

我问,匈奴有没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他说,也有,桌椅就是从匈奴那里传过来的,过去我们是没有这些东西的,主要是跪坐,类似日本人今天的坐法。

我问,班超与班固是什么关系?

他说,兄弟俩,他们是彪哥的儿子,彪哥就是班彪,类似前面我给你讲的刘向,是个史学家,写了本书叫《史记后传》,他死后,家里就没了顶梁柱,大儿子班固在家继续写,结果被人告了,说私改国史,给抓了,班超就去洛阳给伸冤,说班家几代人修史的辛苦和宣扬汉德的功劳,汉明帝一听觉得很感动,看了看书稿,觉得也没啥大问题,不仅仅放了班固还给了个官。

我问,东汉与西汉的东西是指什么?

他说,西汉是长安,是西京,东汉是洛阳,相比西京而言是东京,但是这个东西不是固定的,当开封是东京时,那么洛阳就成了西京。

我说,看来班超也是个文人。

他说,一家都是,他爹写了《史记后传》,他哥班固以这个为蓝本写了《汉书》,最终也没完成,亲妹妹叫班昭给写完了,班超没去搞文职工作,而是跟着窦固去打匈奴去了,在整个西域扮演了郑吉当年的角色,出任建设兵团总司令的职位,投笔从戎这个成语就是描写班超的。

我说,班超在历史中戏份多,甚至超出了自己的伯乐与领导窦固,与他家人是搞文史工作的有没有必然的关系?

他说,绝对有,我前面跟你讲过,你在后人眼中是什么角色取决于谁来写、怎么写,谁靠近文字工作者,谁就可以多被赞美几笔,李广几代人为什么战绩平平而笔墨众多?就是因为他们家族跟司马迁是老铁。

我说,关于班超还是有很多特种兵的戏份,类似今天的美国作战小单元在中东,一个几十人的作战小单元就可以单挑一座城,例如半夜割了匈奴来使的头,还因此产生了一个成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他说,在那个时期,这个故事不算夸张,只是有那么一丝违背联合国精神,毕竟斩杀的是使者,过去打仗是不能斩杀使者的,还有个拯救大兵瑞恩的故事,主人公叫耿恭,弹尽粮绝,最终还剩十三勇士。

我问,当时赶匈奴去欧洲,谁是主力军?

他说,分南北线,南线是班超,例如今天喀什有班超城,南线看似路途遥远,但是相对比较简单,因为当时匈奴残余主要是北匈奴,北线是窦固,今天虽然想跟你谈窦固,但是关于他的故事实在太少。

我问,匈奴最终去了哪?

他说,西亚,东欧,他们就跟闯入鸡窝的黄鼠狼一般,又引发了那些区域的迁徙潮,从而最终导致了西罗马帝国的陨落,蝴蝶效应。

我问,匈奴算不算东汉初期的主要心病?

他说,算不上,若不是为了打通丝绸之路,匈奴打不打都不要紧,因为我们已经完全碾压他们了,当时势力最强大的不是匈奴,而是羌族,关键是离中原太近,就在今天的陕北、甘肃一带,包括后来东汉衰退也与羌族有直接的关系。

我问,古代人去打仗,图啥?

他说,普通小兵,图吃口饭,大将军也算博弈,若是打赢了,光宗耀祖,整个家族跟着接受嘉赏,打输了或战死呢?则希望能流芳百世,很多人在出征前已经知道自己是回不来的,就给文史小官送点礼,希望能写写自己,能让后人看到自己,纸张是不利于保存的,所以大家喜欢用碑文来记录战争,出征匈奴这样的长途跋涉,临时找碑也很难,一般会直接做石刻,把丰功伟绩刻在山上,今天蒙古境内有座山叫杭爱山,古代叫燕然山,那里就有个著名的石刻,记录的是窦固的表孙子窦宪大破匈奴的故事。

我说,看来古代,多是子从父业。

他说,多是如此,文官的儿子继续文官,武官的儿子继续武官,一方面是阶层比较稳定,另一方面是耳濡目染以及基因传承。

我说,但是名将之后未必是名将,例如关羽之子关平,就很平平。

他说,这个很正常,世界球星的儿子大概率成不了顶级球星。

我问,匈奴控制面积那么大,又骁勇善战,为什么干不过中原?根源是什么?

他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原与草原的商业浓度不同,同是100平方公里,中原地带的经济产出远高于草原,哪里的商业浓度高,哪里代表着未来,包括大航海时代的沿海城市以及信息化时代的硅谷,都是很鲜活的例子,而匈奴控制的草原呢?就是摊大饼模式,而且部落之间距离太远,很难产生集约式文明,你在西伯利亚,我在珠穆拉玛,即便我们有共同的信仰、基因,也很难产生文明的浓度,所以,时代的浓度在哪,你应该去哪,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你不往长三角、珠三角跑,非去陕北种地,这就是逆行,高浓度会虹吸全球低浓度区域的人才、资源。

我问,东汉时期,艺术水平如何?

他说,你可以搜一下东汉击鼓说唱陶俑,这个作品要是创作于2005年前后,就成了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了。

我问,东汉时期有没有像刘歆那样的学霸?

他说,张衡啊。

我说,我总觉得他造的那个地动仪是瞎扯淡。

他说,我已经提议从教科书中给删除了。

我说,有机会给我讲讲张衡吧。

他说,好。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1381.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