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30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这些日子,走街串巷。

有两点心得。

第一、农业搞的好,对农民也是诅咒。

第二、农村,偏方泛滥。

山东的农村,现在基本空心化了,拿我们村举例,只剩老年人了,所谓的老年人,不是50岁以上的,而是60岁以上的,倘若只是50来岁?则继续外出打工。

年轻一点的呢?

举家进城了。

前段时间,我哥跟我讲,我们村没有一个在乡镇初中念书的了。

全进城了。

我们可是大村。

为什么农村留不住年轻人?

赚不到钱呀,过去我爹的策略就是多包地,多卖力,现在?你愿意种,全村人的地都能白送给你,可是你种什么?

种小麦,赔钱。

种花生,赔钱。

我们家的地在我们村就算大户,过去我爹拿着当个宝,如今?

早不知道送给谁了。

我爹除了把地拿着当个宝,还把我们家的拖拉机当个宝,理由就是等他死了,拿来拉棺的,到时这个东西不能借别人的,必须用自己家的,借人家的人家嫌晦气,你看我爹想的多长远。

如今,拖拉机也不知道被谁给开去了。

不用拉棺了?

是的。

殡葬改革了,不让披麻戴孝了,你只管死,剩下的一条龙服务,由工作人员给拉走,给火化,给下葬,连碑都给刻好,一人一个小坑。

只是……

这几年,老年人都怕死。

因为,死了就埋不进祖坟了,一个镇一个集散点,按照死亡顺序埋,你也不知道你邻居是谁,可能是一个小媳妇两边都是老头,也可能是一个老头两边都是小媳妇。

我安慰我爹我娘。

不用担心。

好好活,肯定能回祖坟的。(没理解,意思是以后政策会改回来吗?)

我们乡镇,基本空心化了,只剩出不去的老年人了,我们县有些乡镇呢?专门种姜,这两年也赚钱了,为此也有不少开发商过去做商业地产,这就是农业诅咒,若是没有姜,都出去打工了,可能就留在都市了,因为种姜,经济效益也可以,结果一个乡镇被拴住了。(扶贫最有效的办法,其实是整体搬迁,例如把我们村直接搬到上海)

人都走不了。

全国范围内,也是如此。

前两天,我上了一趟微山岛,就是微山湖的一个湖心岛,这个岛很大,可以理解为一个乡镇,户籍人员2万人,过去都是渔民,靠山吃山,靠湖吃湖,这几年,国家不允许私自养鱼之类的,这些渔民也就吃不上饭了。

那咋办?

纷纷外出打工。

我去的时候是淡季,有多淡呢?

上百条游艇只开一条,凑了老半天,凑了九个人,通勤车上都有蜘蛛网了,说要等满才能发车,那我就跟他协商,我包车多少钱?

180块钱。

我说,那走吧。

包车的意思就是做我私人司机,一整天。

我只是想去看看张良墓,其次是去看看铁道游击队,若是一切顺利,也就是半小时,我之所以愿意包车,只是计算了时间成本,因为等凑满一车人,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钱,我也不能白花。

我要采访采访他,他跟我年龄差不多,本职工作在通讯公司上班,正好休班就帮着跑跑旅游车,不是他如此,是所有跑车的都是如此,若是指望游客?

那完了,饿死了。

微山岛正在申请5A景区。

之前我就写过一个观点,未来小概念的景区都会关门的,就是被大概念所虹吸,例如山东所有的山,最终也就是崂山跟泰山,别的山爬不爬无所谓了。

我问他,现在岛上还有多少人?

他说,户籍登记是2万多人,现在常驻人口四五千人,能走动的都出去打工去了,湖养活不了人了,人想活命就肯定要走出去。

为什么我觉得微山岛做不起来?

就是概念,全是敷衍。

张良墓很大,应该有几亩地吧?上面全是松树,都成了一座小山,还搞了几个纪念馆,里面有生平介绍,怎么说呢?

一句话,全是百度来的。

就是没有人认真写一写张良为什么叫留侯,“留”与微山湖的关系,当时他为什么要这块封地?是因为他在这里遇到的刘邦。

你若是看看地理,你就觉得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微山湖一侧是山东枣庄、济宁,另外一侧就是江苏的沛县、丰县,刘邦是丰县人,成名于沛县,我这次特意从微山岛又开车横穿了微山湖到了沛县,就是两步远。

我从沛县去了丰县,从丰县去了杞县,杞县是蔡邕与蔡文姬的老家,我正好写到了蔡邕那一节,我顺便去看看,就是在杞县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农村,就是整个农村非常有活力,经济作物貌似是大蒜?

多有活力呢?

就是整个乡村道路上,一直都有三轮车,密密麻麻的。

乡镇街道上,车辆密集。

门面店,一个接一个,关键是普遍都开着,你要知道,我这一路横穿了苏北、鲁西南,给我最大的感觉是什么?中国的隐形下岗潮已经来临了,你看多少门店关着门,应该说开的少,关的多。

这些人都去了哪里?

还有高速公路,所有省界收费站全关了,大部分车子都走ETC了,那么多收费员去了哪里?还有银行工作人员,你多久没去柜台办过业务了?

而有效岗位并没有增加。

我在服务区遇到了一位长的不错的少妇,是收银员,我在服务区跳绳,她站旁边问东问西的,我就跟她聊了几句,她一个月工资2500元,一天都不能休,只要休必须找人替班,每天要骑车10多公里来上班。

她都很感激,至少轻松。

可能都去跑保险去了?干微商去了?自主创业去了?

咱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

我横穿了杞县的于镇,就是蔡文姬老家的那个镇,你会感叹,咋这么多人呢?到处都是人,仿佛我们小时候乡镇的样子,可能是附近的田地养人,能使人留在农村,否则?

不应该!

为什么说偏方比较多呢?

我发现,农村是偏方重灾区,墙上能遇到的广告,要么是县城里的地产广告,要么是偏方广告,而且偏方以早泄类为主了,应该是个团伙作业,我从开封到新乡到邯郸,都是同一个风格的广告,我推测是微商卖药的,我还发到朋友圈调侃了一下。

各类偏方,脚后跟疼、腰腿疼、月子病……

我们是新新人类,应该信仰现代医学,也要感召家人相信现代医学,偏方就是偏方,可是,感召家人其实是很难的,我写过,我媳妇怀孕后,专门买了生儿子的老中医配方,偷偷的吃,我给她科普,生儿生女在怀孕那一瞬间就已经定了。

她给我讲,人家有多灵。

现在?

我媳妇也是中医迷,动不动让我儿子把舌头伸出来她看看,一会虚一会热的,一惊一乍的,自己呢?

每天中药泡脚。

每天。

超级大一桶水,当然咱不能说浪费,毕竟没多少钱,只是觉得这么泡脚对身体不好,任何东西都过犹不及,包括用热水泡脚,小心泡成老烂腿,人体是一个高精度仪器,你既不要天天在赤道使用,也不要天天在北极使用。

所以,我挺佩服曾钧的,他搞了个泡脚的配方,现在应该是这个领域的第一品牌,复购率非常非常高,这个我绝对坚信了,看我媳妇就行了,她肯定要泡到老,这玩意怎么说呢?你就是用热水泡泡,什么都不加,也很舒服。

但是,人们就觉得是中药配方使人舒服。

就如同牛哥所言一样,神医都在深山里!

去微山岛之前,我先去了趟滕州,滕州我有好几个老铁,都是搞直播公会的,山东有两大直播城市,快手卖货最多的是临沂,单纯的美女主播是滕州,滕州大大小小的主播公司有300多家。

我是中午到的滕州,一起吃了个饭,我就去微山了。

晚上,滕州老铁联系我,问我吃过饭没?

我说,我吃过了,吃了一条340元的鱼。

他说,我去找你玩。

我说,大老远的,等我回来。

他说,四五十分钟就到了。

真来了。

他要带我出去玩耍,我一听就懂。

我说,你知道,我对这些没兴趣。

他说,可以当个写作素材。

我说,再被抓了,可正好就关在了济宁监狱了,全山东最大的,我刚路过。

他说,你想的美,那都是重刑犯才有资格待的地方。

还是决定跟他去看看。

路上,他在打电话给一个女人,应该是妈咪一样的角色,挂了电话他跟我讲:我对那里超级熟悉,但是你也知道,我也不搞这些,这个地方叫韩庄,是苏鲁界,属于边缘区域,所以容易滋生这类产业,这个地方又不同于其它地方,就是很多都是刚从农村出来的小姑娘,初中刚毕业甚至没毕业,有的脸型很好,只是打扮的土。

我说,之前江苏跟山东,因为微山湖争地盘,打了多少恶仗,多少人把命都搭上了。

他说,现在早不争了,因为老百姓不靠湖吃饭了。

他老家是薛城的,所以他对这些区域太熟悉了,他是想带我去看看这些地下产业,意思是你若心动了,就领个,你若是没心动咱就只是看看,他跟我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过去在滕州招主播是很难的,因为老百姓保守,一说主播就理解为了那个,所以正经人没有干这个的,当然今天不同了,大家都知道直播是滕州一大产业了,小姑娘第一选择就是当个主播,有文化的当个文化主播,没文化的当个陪聊主播。

最初招不到怎么办?

就来这些地方选,选脸型好看的,身材好看的,还意识不到自己价值的,直接给赎身,带走,有的如鱼得水,甚至超级火。

他说,上次我去临沂找你,带的那个人事主管,她家是新乡的,刚到韩庄干了没多久,让我遇到了,我给挖过来了。

我问,现在还在你公司上班不?

他说,在。

我问,有人知道她的历史不?

他说,没有。

我问,干过这个行业后,裤带会不会松?

他说,不会,相反,她会很在意自己重获新生的名声,这方面一直都很注意,主要是她刚出道就让我弄来了,若是干上三五年的那些?例如KTV里找出来的,那些姑娘裤子就穿不住了,谁都行,怎么都行,就是从良以后也不会是省油的灯,有路径依赖。

我说,微商刚起来时,伟哥经常过去找我玩耍,他跟我讲,微商最容易起盘的就是在KTV里做小姐的,拍照好看,情商又高,又会晒又会装,能拉不少代理,一不小心就做大了,所以伟哥到一个地方就去最大的夜总会,找最漂亮的姑娘,拉着手给人家画蓝图。

他说,干微商行,干主播不行,干微商不用说话,只是朋友圈,干主播是需要说话的,就是一开口就知道你经历过什么。

人,走向这条路,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因为穷,我们读书时,有些初中同学后来就干这个了,就是家庭因素,没别的原因,谁喜欢整天伺候大爷们?

她们其实都是普通人。

可以理解为我们身边人,2006年时,有个甘肃的读者来找我,他是开洗浴中心的,他说小姐就是普通人,也有七情六欲,也可以当好朋友,他说逢年过节还会喊着部分到家里来一起包水饺吃饭。

我就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他是对的。

跟滕州老铁去韩庄转了一圈,没啥意思,可能是妈咪每次上新都会发朋友圈,从而导致很多人来尝鲜,我们来的时候有些晚了,都有预定了,只有一个140多斤的大妞,感觉也就是十三四岁,长的有些木讷,剩余的都是老油条了。

走了。

回程的路上,滕州老铁说,这个行业,早晚都会合法的,刚性需求,最终的结果就是持证上岗,定期体检,从古代到今天,这个产业一直都很活跃,甚至说是第一产业,为什么现在看不到?其实都转战社交平台了,一搜附近的人,很多,就是大家不再组团行动了,都是散客模式,自由定价。

我说,人性的东西,都改不了,色、钱。

他说,还有权。

我说,权离普通人太遥远,可以忽略。

上次,我身边有个朋友,也想搞类似的主播公会,特意咨询了他,就是能否在我们本地招募主播,然后干?

他给出的答复是,不行。

为什么不行?

就是这个行业,很挑区域,你看为什么女主播多是东北的?因为东北人对这个看的开,认为你搞个直播没啥,又不是脱衣服之类的,只是陪人家唠嗑,什么地方一定起不来?就是有类似歧视的,山东除了滕州都不行。

为什么单单滕州这么奇葩?

滕州的奇葩,是因为全是内部裂变的,小姑娘拉着嫂子,嫂子拉着小姨子,一个个就跟串联似的,然后又三两个人出来单独注册公司了,再次招兵买马,在地方就成了规模产业,大家都认可了,等于反向给老百姓做了科普。

而别的地方呢?

没有这样的生态,那么你就招不到合适的人,什么样的女人最有杀伤力?不是单纯好看的,主要是情商高的,会聊天的,能博取大哥喜欢的,那就需要有一定的文化,有一定的素养,这样的人是被世俗与行业隔离的,除非能打破这种魔咒?

所以,他不看好。

做也白搭。

大哥若是喜欢一个女人,能打赏多少钱?

滕州那边的纪录是,一个大哥给一个主播打赏6000万,夸张不?这个在业内都属于标杆,网上也有介绍,有兴趣的自己去搜一下,我说的数字也未必准确,因为我也是道听途说。

咱理解不了,主要是,咱也没有6000万,有,也不舍得给一个女人。

送走了滕州老铁。

我又想起了余欢上次跟我说的那句话,美女是整个互联网永恒的流量入口,美女+万物,不管什么领域,只要有美女加持就会火,甚至只要是女的就可以。

这个,我信。

你看,搞沙漠驾驶培训的,最火的,是女的。

你看,搞汽车改装的,在抖音上最火的,也是女的,而且感觉没几天就火了,杭州运良的老板娘。

不一定非要妖艳。

我要是女的,文章会不会也火了呢?

微山岛,码头广场,我在登船,有个老头问我:要不要点首歌,我上过央视《星光大道》,还是周冠军……

我问,多少钱?

他说,这个东西,随意给。

我说,那你来首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吧,我给10块钱。

他说,有话筒,你可以跟着一起唱。

我说,我不会唱歌。

广场一个人没有,我问可以录抖音不?他说可以,我说那我顺便帮你发个抖音,他同意。

唱完后,给他扫了钱。

我问,你唱了多少年?

他说,唱了一辈子了,我是唱小调的。

我问,这些土琵琶都是自己做的?

他说,是的。

我问,咋想到来卖唱?

他说,不是卖唱,我喜欢唱,是正在创5A景区,管委会就让我来唱唱歌,微山湖就因铁道游击队打鬼子而闻名,咋能没有这首歌呢?就这么来了。

我问,给你补贴不?

他说,给。

唱的,信手拈来,游刃有余……

我发了个抖音。

走了。

有才华的人,什么年龄都是有魅力的,我问了他一些很有意思的事,例如去CCTV管不管饭?管不管住?

与刘邦绑定最密切的,其实就是沛县,乃至整个道路规划都是围绕着他,什么张良路,韩信路,樊哙路,刘邦是从沛县走出去的,沛县经济也可以,完全不像一座县城,有北方市级城市的感觉。

我去高祖原庙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门票收10块钱,其实应该也是可要可不要的,大门敞开状……

工作人员问我要不要上香。

我说,不要。

有个介绍牌,中间最高的雕塑是南京某学院设计的,旁边一圈皇帝是某美术学院设计的,我逛了逛,一声感叹,皇帝命真短,能活到40岁就算高寿了。

这些年,丰县一直在跟沛县争刘邦故里,最准确的是丰县,但是最为人熟悉的是沛县,从这个角度,我认为丰县若是投资做刘邦故里这张名片意义不大,就是当错误已经成为共识时,扭转也是高成本的。

我去丰县刘邦故里看了看,投资应该要几个亿吧?一个诺大的广场,一个超级大的刘邦雕塑,很雄伟,很壮观,也是一个人都没有,开放式的,我在想,这个维护成本也太高了,而且又在乡下。

刘邦是大IP,但是你说专题为他旅游一圈,还是有些难度的。

就是大归大,还仅限于熟悉历史的人。

而曹操呢?

那就是超级IP,随便一个人都知道,而且曹操的铁粉应该属于三国这群人里最多的,所以曹操的陵墓未来肯定是超级火的旅游景区,而且那条线也很好,旁边就是红旗渠,很便于做旅游线路规划。

我昨天也特意去曹操高陵看了看,正在施工。

路修的非常好。

规格也高,我发了个朋友圈调侃了一句,肯定是6A级景区。

这期间,我还经过了南水北调工程,算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全程都是铁丝网护栏,类似高速公路,我下车特意去桥头看了看,两点感触:

第一、水真清澈。

第二、流速真快。

我个人的观点是,非超级IP,都不值得做旅游投资了,铁定是亏本的事,旅游产业已经过饱和了,现在大家一说旅游,就是朝外面跑,从山东跑到河南都不叫旅游,要跑到云贵川、西藏、新疆、内蒙古……

甚至,要出国。

内卷化了。

就拿微山岛而言,我认为即便成了5A也是亏本的,旅游最终也跟股票似的,黄山、泰山,这就是茅台五粮液,其它的山,其它的景,越来越边缘化了。

未来,黄山比泰山更火。

我都是通过直观感受来判断的,泰山我爬了N次,只要是非节假日,爬山过程几乎遇不到人,你去黄山试试?永远排队,永远热泪盈眶,除非走很边缘的线路,例如我上次走的北门,从北门爬上去的,没人,是因为线路偏僻。

黄山的地理位置比泰山好。

长三角!

这两年,因为游戏的缘故,蔡文姬也很火,我想顺便去看看,在一个乡镇上,我导航搜到的是蔡文姬文化馆,到了以后,就是沿街的两处平房,开着门,我问能参观吗?

里面一个大妈在吃饭:不能。

我看了看,她基本把这里当家了,有桌子有椅子有床铺,跟狗窝似的,一圈挂着蔡文姬相关的字画,咱搞不懂里面的缘由,是原本就是她家的房子呢,还是她占领了这两处房子呢?

太窝囊了,脏,乱,臭。

走了。

我找路人甲问了问,得知,附近有蔡文姬的老家,就是一条小道,一个村子,说里面有口井是蔡文姬家的,村子太破了,村口挂了个牌:文姬故里,这条街叫文姬街,里面还有不少住户,几个大妈在打牌,我过去聊了一会,她们哈哈笑了,意思是竟然有人来看蔡文姬。

我说给你们拍个照。

拍了几组,拿给她们看了看,笑的合不拢嘴。

我理解镇上为什么不开发这个IP

第一、太偏僻。

第二、缺概念。

蔡邕是大学问家,但是他也没啥概念,蔡文姬也没啥概念,就是文姬归汉,从匈奴那回来了。

镇上有个蔡文姬的雕塑,下面蔡文姬三个字是郭沫若题的。

这个算是一个亮点。

从蔡文姬家,我又去了刘震云老师家,看了一路路牌,越看越熟悉,很多都在他的作品里出现过,我做签名书后,签的第一位名家,就是他,签了4000册《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有多牛?

就说一点,就秒杀所有,河南省高考状元。

在我认识的这些作家里,刘震云是最现代的,就是能写现代人现代事的,这在作家里是不得了的,你要知道,大部分作家都在写过去的事,写民国,写清朝。

为什么不写今天的事?

写不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很喜欢贾平凹《废都》的原因,就是因为足够现代,你看里面的人与事,就是1990年左右的事,就是写的当时的人与事。

刘震云的作品,更是如此。

《手机》。

冯小刚很多作品都出于刘震云之手。

导航,搜不到他的村,把我导他家地里去了,倒车倒了老半天,我在想,什么是偶像?就如同我老铁说他赚了钱想全部捐给马斯克,我呢,没有这个心,我是这么想的,我要是个女的,我就陪刘老师睡个觉,我要是男的,刘老师哪天若是需要钱了,别太多,例如几十万,我会直接给付上的,不需要还,我的钱就是偶像的,应该说,部分钱。

你看我打卡这些名人故里,都是蜻蜓点水,但是我能感受到那种力量,我还找到了刘震云老师的家,应该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整条街,所有的人家都很富有。

路上我还遇到三个妇女搭车,他们要去延津县城。

我觉得挺亲切的。

刘震云老师的老乡,但是我也不能拉,因为咱是男的,她们是女的,我找了个理由,我还没吃饭,我先在镇上吃完饭,若是你们还没等到公交车,我就捎着你们,可以不?

同意。

等我吃饱,她们也走了。

跟当地人提起刘震云,都知道,都骄傲,都让孩子好好跟着学,我在镇上吃了碗7块钱的烩面,老板问我是来干什么的,我说来看看刘震云老家的,他巴拉巴拉给我讲了半天……

不写作的人,不知道他有多牛。

用比较时髦的几个字母来表示,就是YYDS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1476.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