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7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在网上,看到一个大讨论,方言对颜值影响有多大。

有人跟了个帖:一想到夏雨荷是山东人,就无法把她与仙女联系在一起。

还有人给改编了台词——皇阿玛:这位姑娘请留步!夏雨活:俺看,就木有这个必要了吧。

我觉得这句台词里,最经典的是“活”。

我个人觉得,有两个区域的方言很性感,一是川渝;二是关中。你看很多影视剧配音喜欢用川普,如《让子弹飞》专门推出了川话版,《武林外传》用的是关中方言,最经典的就是额滴神啊。

有两个区域的方言很土,是真土。

一是山东,二是河南。

也都有典型代表,山东最典型的就是黄渤,河南最典型的代表是岳云鹏。

我今天要说的不是方言,而是体型的区域性分布,要说夏雨荷无法与仙女联系在一起,我觉得方言是次要的,主要是块头,山东女人人高马大,我记得第一次去深圳,看到南方女人那小腿那么细,我就在想,咋还有这么细的腿?这就跟蚂蚱腿似的,一使劲还不给掰折了?

昨晚,我住在太原,一家招待所里。

入住的多是公务员,搞党建培训的,早上我在跳绳,看他们入场,这么说吧,我看了半个早上,只有零星几个有仙女的感觉,大部分都是虎背熊腰,真是有一个算一个,也有200多斤的。

我就在想,怪不得减肥市场这么大。

看看她们就行了。

这不是个例,北方城市的女人,多是如此,特别是县城级的公务员,你看看合影就行了,很少有人有仙女感,大城市要好一些,我旁观的这一群,我推测是山西某个县城的,而不会是太原市的,太原市的就要好很多,毕竟一级有一级的觉悟。

县城的为什么就要胖?

第一、他们的权力,相对更大,被宴请的机会更多。

第二、身边缺少样板参考,样板更多时候是监督和警戒作用。

就如同牛哥之前说的那句话,在山东,女人过了35岁,基本就不打扮了,拖鞋一穿,电动车一骑,日子就这么敷衍着过了。

哪有心思再去追求什么精致生活?

昨天,我去坐羊皮筏子,这个地方叫乾坤湾,相当于黄河在这里画了个圆搞了个360度大掉头,我找了个导游,小姑娘96年的,未婚,我是很擅长采访人的,我就问她是哪里人,什么学校毕业的,学的什么专业,有几个男朋友,工资多少,喜欢吃什么,家里兄弟姐妹几个……

从游客中心到景区还有16公里,因为是淡季没有班车,我就拉着她了,我问平时也这么坐客人的车吗?她说平时不,导游都直接在景区驻点,因为现在导游没剩几个了,就在游客中心等着。

那我就好奇,为什么导游没有了呢?

她说,我们四五个月没发工资了,人员已经削减了三分之二了。

我问,是因为游客太少,没收入?

她说,那咱不知道。

我问,我花了150元找导游,你能提多少?

她说,不一定,可能几块钱,最多20块钱。

我问,这么少?

她说,我们有底薪。

我问,底薪多少?

她说,2600元。

她是西安一所旅游院校毕业的,专科,毕业后做了带队导游,就是带着队四处旅游,我问她有艳遇不?

她说,想好事的肯定很多,但是年轻人没有跟团的,都是夕阳红。

我问,主要带什么线?

她说,青海线。

因为她戴着口罩,只看眼睛,我觉得颜值不错,否则我也不会选她,整形医生上次给我科普,决定人丑不丑,核心是下颌,这就是为什么口罩一戴美女多的缘故。

小导游说现在没有男朋友,之前有个也是导游,带青岛线的,因为不接她电话吵起来了,就这么分手了,分了两年多了,一直没再找。

我问,你们这里的人是不是不外嫁?

她说,我不外嫁,我只嫁吃面就蒜的区域,也就是延川一带,延安的也可以考虑,西安的也可以考虑。

这次出来,我才发现,不光山东人喜欢吃生蒜,内蒙古、陕北,都吃生蒜,而且吃的比山东更厉害。

我问,你知道路遥不?

她说,知道,路遥是我们延川人的骄傲。

我拉着她,她还是很激动,问我这个车是不是牧马人?我说差不多吧,她说,我的梦想就是有辆牧马人出去旅游,你过的就是我梦想中的生活。

我说,那很简单,找个有牧马人的男朋友就是了。

她说,对,这是个捷径。

我问,你家有窑洞不?

她说,没有。

我说,若有,我就倒插门了。

她说,那有。

我说,你都要喊我叔叔了。

她说,你不老。

到了景区,她给我讲解……

我说,你不用给我讲解,我问你答就好。

她说,行。

我就问了一系列问题,例如最远的客人是从哪来的?她说是美国的。我问有没有客人会跟你吵架?她说会有,我问有没有要微信的?她说也有。

我的原则是赶时间,所以只要是副景区我都不进,我只看乾坤湾,坐坐羊皮筏子,吃过午饭就走,进了景区她问我要不要去拍个照,说摄影师傅拍照特别好,一般人拍不了全景,他能,我再次给她科普,就是不要推销,只要我问你答就好,她懂了。

在去乾坤湾拍照的路上,她在前,我在后。

我仔细看了看她,我发现,她体型像个中年妇女,屁股塌陷,又大,这是饮食导致的,就是以面为主,高碳水,低蛋白。

前几天我也写过,网红特色小吃,基本都是这一类。

在游客中心找导游时,工作人员提醒:我们已经吃过工作餐了,不需要跟导游一起吃饭。

但是,我觉得不能我吃她看着吧?

我说,你找个比较像样的饭店,我请你吃饭。

她推荐了一家民宿。

我说,逛完我们就去。

就在乾坤湾,我老铁给我发了条信息:去程家大院。

我就问小导游:程家大院远不?

她说,上面300米。

我说,咱去哪。

她说,不如选择我推荐的这家。

我说,咱去看看吧。

我去一看,哇塞,好壮观的民宿,搞的跟布达拉宫似的,算是这个区域的招牌了,门口有个简介,老板经营了37年,累计投入1.2亿,老板恰好在,我在看刘文西的一幅画,老板觉得我貌似略懂一二,急忙招呼我去中堂,说给我看看各界领导以及艺术家在这里留下的墨宝。

说是有老大的,我仔细看了看,没有,而是有一张超级大的合影,全国政协代表,里面有老板有老大,这也算?

来打卡的最高级别是陕西省一把。

艺术家里最有名的就是刘文西,给写了不少字,画了不少画,说是在这里住了不少日子,现在这些都值钱了,绝版了。

更有意思的是,他把父母的照片也挂在其中,还跟刚学PS一样配了一句:孝敬父母要趁早……

制作的很粗糙,但是使我很感动,能把父母跟这些大人物并列挂,不管是刻意的还是不刻意的,都很了不起。

上了菜,我跟小导游坐对面,我仔细看了看,她还是蛮能吃的,她点了三个当地特色菜,其实都是米糕之类的,他们叫油糕,我只是夹了块尝了尝,我在(?)点了一份回锅肉。

小姑娘,好饭量。

关键是,当她摘了口罩时,我觉得她不好看。

回程也是16公里,全程限速4060,很慢,我们又聊了一路,我问她熟悉路遥不?有没有去过路遥老家?还有就是传说带团时司机会跟导游睡一个房间?

因为我请她吃过饭了,还有,就是她认为我过着她梦想中的生活,所以对我很尊重,什么都讲,跟我讲,她真跟司机一个屋睡过,但是是很正经的,纯粹是因为工作,给公司省钱,还有就是她自己一个人不敢睡觉。

从导游的角度,我认为她不是一个很好的导游,两个原因:

第一、她总是谈拖欠工资之类的,爆料。

这不好。

员工要对自己所在的企业,守口如瓶,你若是真不想待了,可以走,但是不要轻易走漏风声,这是工作大忌。

我们总是说莫谈国事,其实不跟外人谈论自己的公司,就是很高的境界。

第二、跟客人把握不好界限,例如一起吃饭,乱开玩笑。

当然,这与我的引导有关。

但是呢,她说了一句,又让我挺佩服她的,我问她喜欢这份工作吗?她说很喜欢,我问是因为喜欢黄河吗?她说是真喜欢黄河,每天都看,就是看不够,而且看一遍有一遍的感觉……

我给她发红包,她不要。

当时,她坐后排,下车时,我全程盯着她,表面上是告别,其实我是看着我的相机,因为我相机扔后座上了,等她下了车,我又觉得刚才不合适,咋能不信任人家呢?人家都说了很崇拜你,还想让你当上门女婿……

上了高速,我在想,我作为大哥哥,能否建议她健身?她不会重视的,因为她还太年轻,属于自由烂漫的阶段,谁的话都不会听的,公司一拖就是几个月的工资,但是一发就是过万,导致她咋着呢?一有钱就想花掉,前段时间,几个人组团去青岛玩了一圈,把半年的工资给花掉了,说现在又没钱了,我看她鞋子挺漂亮的,问她多少钱买的?她说30元。

感慨万千,俩字吧,唏嘘。

路遥故居就在高速口,下来高速就是,我做签名书的时候,总有人问我,有没有签名版的《平凡的世界》?我都这么回答:有生之年签不到了。

这本书的群众基础特别好。

尤其是农村出来的青年,读完以后就觉得内心充满了力量,只要你有上进心,有激情,虽然咱是农村出来的屌丝男,但是依然会有富二代、官二代追在我们屁股后面,求嫁,我们还不爱搭理。

这充满了底层人不切实际的想象。

屌丝有没有跟白富美在一起的?

有!

但是,多是屌丝死缠烂打,例如自己是理发的,对方是富二代……

从内心深处,我觉得这本书写的一般,是大部分作家犯的通病,就是自己本身太穷,要么歌颂了贫穷拔高了贫穷,要么就是对有钱人的揣摩不切实际。

大作家写的东西为什么要更平和?

大作家,都是亿万富翁。

不仅仅大作家是亿万富翁,这么说吧,每个领域的王者,都是亿万级别的,我一直都有个观点,若是马云与王思聪愿意写作,一出手就是大作家。

他们的人生,很立体,可上可下。

而过去大部分作家呢?

只下过,没上过。

不知道上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全靠揣摩,所以动不动就妖魔化财富,虽然欣赏不来《平凡的世界》,不妨碍我们来看看路遥的一生,最近我去了不少作家的老家,我发现,大家都在修缮房子,因为最终都会成为作家故居的,这是有原因的,过去的作家多是乡村作家,就是他们会输出地名,例如莫言会输出高密,路遥会输出延川,刘震云会输出延津,贾平凹会输出秦岭,那么这些地名就会与他们的名气紧密相连,最终就会成为地方名片。

新作家,很难。

为什么?

第一、现在很难有一本书,能被大众共同阅读,电影可以。

第二、新作家很少写小地方。

路遥故居,门票30元,我到的时候已经下午5点了,我生怕下班了,先去停车场问询了一下保安,保安告诉我,来的及。

请了个导游,90元。

我问,能讲完吗?

她说,就四个屋,顶多20分钟。

我不是很喜欢听导游讲,我更喜欢主动问……

我问,这四个屋是路遥的老家吗?

她说,邻居家,后来拿来做展览馆了。

我问,为什么我导航是另外一个地方?

她说,那是他的出生地,这是他大伯家,因为大伯家没有孩子,所以过继给了大伯,7岁来的这里。

我问,他兄弟姐妹几个?

她说,9个。

我问,他是老几?

她说,老大。

我问,他大伯家的老房子是哪?

她说,就是隔壁的这个,锁着门。

我问,我步行过来的路上,我看到正在施工,是要做产业园?

她说,是的,要做产业开发。

我问,孙少平的原型是谁?

她说,他家亲弟弟。

四个展览室看了一圈,没有太多东西,主要是一些照片,其中到后来他在延安大学做报告的时候,他看起来就不像40岁了,而是像七八十了,当时应该身体已经不行了。

还有,他、陈忠实、贾平凹一行去黄河边采风的合影。

人年轻的时候,都很帅。

贾平凹很帅,陈忠实也很帅,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陈忠实老师也走了,我看了以后也是唏嘘半天,心想,岁月真是把杀猪刀,珍惜活着的每一天吧。

路遥是什么病走的?

就是乙肝引发的肝硬化,这与年代也有关系,中国有一亿的乙肝病毒携带者,我之前就科普过,这个东西比艾滋病之类的要普遍、高发,就是日常约P之类的,最容易传染的其实是这个。

肝癌患者多是乙肝阳性。

但是,乙肝阳性未必会转化为肝癌。

你可能接种过乙肝疫苗,但是可能早过了保护期了,我媳妇16岁打的,零抗体,我儿子一出生就打的,零抗体,我打的是当年日本援助山东的那一批,我当了小白鼠,到现在还有抗体,去年也打了一针加强。

重视,重视,重视!

接近十分之一的比例,也就是说,你环视一下,你身边就有。

屋外,挂了一个大牌子,历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这些大部分我都签过,有些没签到是因为作者不在了,活着的我都签了一遍,就是因为我对茅盾文学奖太熟悉了,从而有了一种感觉,这里面不乏好书,但是多数是垃圾,就是花钱买的。

不用看别的,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

看看豆瓣上读者打分就行了。

说买的不合适,应该说“发的”,论资排辈,发。

这里面有些作者,就写过一本书,就获了茅盾文学奖,现在干什么?写写毛笔字,卖书法作品,若是找他签书,都成产业链了,10元一本,老婆负责收款,我搬书到皮卡上,媳妇以为我要跑,追了出来:说好那钱呢?

这都真事!

大作家是什么状态?

每天都写,笔耕不辍,凡是那些自诩作家而又不是天天写的,你放心,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草包,一会拍电影去了,一会搞赛车去了,仿佛干什么都是专业选手,这都是上坟烧报纸,忽悠鬼的。

即便是天赋如林丹,只要他一个月不训练,上场就被对手虐。

就这么残酷!

写作也是如此,莫言?每天写,村上春树?每天写,我认识的大作家,都是每天写,没有一个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写了未必发表,但是一定会写,保持状态,写作也是一种运动,也是需要竞技状态的。

而大家理解的是什么?

有灵感了,有准备了,静心写一本书。

不是的。

从路遥故居走的时候,我在想,其实这个产业园不值得投资,对于路遥而言,他的影响力是今天40岁到60岁的人,再年轻的不会看这本书了,所以保留故居这个概念就可以了,留个工作人员讲解一下,其他的都辞退吧,至于说大搞开发,除非是为了搞地产,否则真没有太大意义,他的名气虽然大,但是支撑不起这么大的盘子。

我从路遥故居出来时,已经6点了,我看看附近有没有住的地方。

一搜,离我最近的华住会是延安的美居,六七十公里。

去吧。

华住会的汉庭我现在很少住了,觉得不上档次了,日常住的比较多的是全季,最近住的比较多的是美居,我觉得美居比全季要浪漫一点。

延安这家美居店,应该是从建筑时就是为酒店规划的,真漂亮,我觉得应该算是美居的招牌,无论位置的选择还是建筑设计,都很高大上。

也不算贵,三四百。

应该在当地也算比较好的酒店,我看了看停车场的车,不是8888就是9999,全是靓号系列,我进去办手续时,几个人在大厅小桌子上开会,我听男人在给他们讲,哪怕把税务这边稍微节约一下,也能节省1.5亿。

延安有个招牌菜,上过CCTV的,叫油泼黄河鱼,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打卡当地的网红餐厅,但是呢,对于鱼,我又不是很感兴趣。

一,我不喜欢吃淡水鱼,有泥味。

二,我不喜欢刺多的鱼,例如黄河鲤鱼。

但是,还是值得去看看的。

去的路上我还在想,要是能把鱼刺给剔除,推出无刺鱼,那么还是很有意思的,我之前调侃式写过,你看贵族吃东西是不吐骨头的,为什么不吐?是因为没有骨头,贵族吃的饭菜咋能有骨头呢?鱼肉也是如此,要给片好。

到了店以后,我发现,真的很会为顾客着想,可以选有刺的,可以选没刺的,那我肯定选没刺的,贵一点,无妨。

上鱼,很有仪式感。

俩姑娘在那说一段快板,类似香飘飘奶茶,年销量多少……

这个店,年销量3万条鱼,我算了算,那也没多少,一条鱼100元,一年也不过300万,这个3万还是有水分的,也就是说,这么一个店,一年利润百万左右(可是不光吃鱼呀,另外还有酒水呢?),也还不错,但是比我预想的要少,这就如同从无人区回来,我车友把车交给别人了,他坐我车,他很真诚的问了我一句:董哥,你一年能赚多少钱?

我说,一两百万吧。

他吃惊了好久,问了我一句:这么少?

既然来延安了,就去革命根据地逛逛,本地朋友推荐我去枣园,枣园原先是地主家的,后来没收充公了,里面的窑洞就供大家居住了,有时我逛这些大院都会感慨半天,就是古代的有钱人跟今天的有钱人,其实很相似。

就是很懂生活。

枣园,来旅游的,多是旅行团。

以学生为主。

我请个讲解,对不起,不给讲。

理由是什么?

低于10人,不讲。

我给钱!

给钱也不行……

那我自己逛逛吧,现在的枣园绿化很好,房子也很好,有点类似法国的酒庄布局,若是没人讲解,就是个园子,溜达一圈就啥也没了,一队小学生,一队幼儿园,幼儿园里选了五个代表,化着妆,每到一个打卡处,都会有诗朗诵,祖国啊祖国,我为你自豪,我为你骄傲。

一个老师要拿着党旗合影,有个小朋友过来调皮了一下,让老师一巴掌打哭了,然后老师接着切换成笑脸模式,摆拍了几张照片。

我在想,老师打学生,无处不在。

有些时候,只是气急了。

我在拍照呢,你来捣乱……

一会,哄开心了。

这些窑洞都是新的,为什么是新的?1947年整个延安都被国民党给炸的稀烂,哪有什么新的?都是翻建的,在这个园子里,毛爷爷就是大BOSS了,有个独立的小院,张闻天是单间。

而在志丹呢?

就是上次我去的地方,是更早期一些了,是反过来的。

天哥住套房,毛爷爷住单间。

我觉得,志丹那个更值得去,因为那个是真窑洞,就是地方小的,不好停车,又在闹市区。

这真是一部惊天地泣鬼神的创业史。

有外部敌人,有内部调整,一步一个脚印,你想想多伟大吧?前几天我朋友参加了作家协会组织的党员活动日,她给我发了老多老多,告诉我,一定要抓紧入党,你看大作家哪有不是党员的,你不入党不会有前途的。

我努力。

回村写申请。

这次出来,还有一种感觉很明显,就是整个一线城市、东南沿海,都是高杠杆模式,互联网杠杆、经济杠杆,而西北呢?则是小杠杆或零杠杆模式,就是一个时代发生了两个杠杆区,我觉得西北的年轻人应该主动朝东南沿海方向走,这是最好的时代,过去又不需要办签证。

至少,你要知道,这个时代发生着什么。

现在受益的这些西北人,都是杠杆的受益者,例如我进沙漠,找领队都是从抖音找的,我经常去他们都认识我了,带我不要钱,但是我每次去依然会给两千块钱,关键是,他们手里都积累了N多个像我这样的人,玩沙的人没人在意三千两千的,就是沙漠的这些网红,年入百万都是标配。

这次我进沙,带我进去的领队跟我讲,他自己抖音做的不如别人好,主要是拍的不如人家好,拍不出角度,没有好的噱头,而人家是从南方请来的抖音运营,一天到晚拉着摄影师进沙漠找素材,主动去救援之类的,一天连拍到剪要收费两千元,一般人投资不起,所以很难起来新网红。

我住店、吃饭,都是看评论。

也就是说,完全是靠杠杆找到的他们。

又回到了那个话题,刷评论有用吗?

短期有用,长期没啥用!

所以,别听那些老人的,什么不要玩抖音之类的,相反,一定要积极拥抱抖音,拥抱时代变化。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1557.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