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2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男人在外久了,就会想家。

一是真想家。

二是真内疚。

对媳妇内疚,对孩子内疚,所以,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只要出去久了,大家发现好吃的好玩的,总喜欢说这么一句话:我把这个地方记下来,下次带老婆孩子来。

以后,未必真去。

但是,当时是发自肺腑的。

每次一搞无人区穿越,回来马上就要搞家庭式的郊游,例如大家都带着老婆孩子,去日照海滩搞个PARTY,要么去蒙山里面住两天,哄媳妇和孩子开心,意思是我们不只想着自己,心里也有家,有女人,有孩子。

核心是内疚。

前段时间,我自己出来跑了一圈,越跑越内疚,媳妇在家带娃,咱在外面花天酒地,成何体统?关键是给外人的感觉也不好,你哪像个父亲?你哪像个丈夫?整天只想着自己怎么舒服,不考虑家人?

有时,我在想,倘若我娃也喜欢自驾就完美了,例如我可以为他规划旅行线路,今年十周岁,那么我可以帮他规划到二十周岁,每年暑假一条完美线路,例如今年就走黄河线,从发源地到入海口,明年可以走长江线,再一年可以沿中国边境线走半圈,再一年走另外半圈……

可是,他不喜欢。

不喜欢的原因是什么?

坐车,坐不住。

咱是大人,一天在车里坐个十个八个小时无所谓,娃娃坐不住,一天能问100次,到了吗?!

我从乌海赶回家,先是内疚式的给媳妇转了3万元,让她报个暑假旅行团,你带娃出去玩玩吧,她说今年没有很好的团,因为她平时跟的团都是深圳的,因为疫情缘故,深圳的团走不了。

那咋弄?

我说,要不,我带娃出去走走吧。

她说,你带儿子去看看兵马俑吧,他念叨了两年了,原本去年就应该去,结果疫情没去成。

我说,好。

从我内心深处来讲,我也愿意单独带娃出去溜达溜达,因为我跟娃单独相处时,娃是很听话的,倘若他妈也在场,他是非常不尊重我的,根源是他妈不尊重我,口头语就是:你看你爸……

从而,孩子也不尊重我。

我始终认为,在家庭教育里,女人最傻的行为,就是当着孩子贬低男人,一旦男人在孩子心目中失去了绝对英雄的位置,那么这个家就失去了主心骨。

她不跟着,我很开心。

很多家庭,都因为孩子的到来而改变了家庭结构,原本可能男人是一家之主,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孩子是一家之主,从而破坏了结构的稳定性。

我媳妇没有工作,没有焦点,那么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而我的观点是什么?我们活好了,孩子自然会照着葫芦画瓢,就是我们不需要刻意培养他,也不能因为他的到来而颠倒了我们的权威性,孩子咋可能说了算?他算个毛?我们的未来在我们自己身上,不在他身上,我们是我们,他是他。

无业的女人,普遍会犯这个致命的错误。

教育的本质是什么?

不用教育。

那?

天才,都是生出来的。

我昨天还在群里分享了一段话:我认为,我们不仅高估了学校教育对孩子一生幸福和成就的影响,同样,我们也高估了家庭教育对孩子的影响,这是导致作为家长的我们今天过大压力和过度焦虑的重要原因。孩子是一粒种子,不是一张可以任由父母和老师去涂抹和塑造的白纸。每一个生命诞生起,都携带了整个自然和家族系统的全部智慧和逻辑,拥有自己特定的心智、天赋和潜能,具备了成就最好自己的倾向性。正如《功夫熊猫》中乌龟大师所说:“我无法勉强一棵树何时开花,何时结果。无论我们做什么,这种子终会长成桃树,我们或许想要苹果或是橘子,但能得到的只是桃子。”

准备出发……

我在想,若是本地有想去的朋友,恰好也带着娃,娃们在一起,路上娃可能就不嫌远了,可以静下心来了。

我就发了条朋友圈:有没有朋友想带娃去看兵马俑?

李老师联系我。

她说,她计划暑假带闺女出去走走。

我问,您闺女多大了?

她说,8岁。

我问,您计划什么旅行方向?

她说,还没想好呢,你们呢?

我说,我们只去打卡兵马俑。

她说,我跟闺女商量一下,给你回话。

次日给我回话了,想一起,但是她是计划带着闺女从西安再去成都,去打卡宽窄巷子……

我问,您老公不去吗?

她说,我跟她爸离婚了。

我问,离多久了?

她说,一年多了。

我问,孩子归谁?

她说,归他,我刚接过来。

我说,懂了。

她说,你放心,我闺女很听话,很懂事。

我说,这个,我相信。

临出发,我告诉她,不合适,是我反复思考的结果,我在县城属于负面人物,吊儿郎当,整天装B,据说还经常搞破鞋,而李老师是个老师,孤男寡女出去旅行,等于抹黑了她。

所以,我必须如实的拒绝她。

这是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就是她是离异状态,那么她前夫,她现男朋友,当然未必有男朋友,但是肯定会有与她相关的男士关注全程,对我而言,是树敌的过程。

原因之三,就是我们怎么计算费用?我全承担?那我会委屈,虽然的确没多少钱,但是我觉得我花的不明不白,若是AA呢?那很容易发生分歧,要么我委屈自己跟她住同一标准的连锁酒店,例如如家、七天、汉庭,要么就是她硬撑面子跟我住一样的酒店,彼此都累。

我自己无所谓,住全季也行,美居也可以,带着娃肯定全程五星。

不带任何人了,出发了。

下午3点,我们从家里出发,我看了看地图,我觉得赶到济宁或菏泽都可以,我觉得选济宁吧,济宁梁山县,可以顺便去看看宋江,娃对这些也很感兴趣。

之前,经常在路上遇到大车后面贴着“梁山”,我还以为是图腾,例如有些汽车后面贴壁虎,这次到梁山,我真的被震撼到了,原来梁山这个小县城有这么多车企,不是常规车企,全是货车相关的,拖车、挂车、罐车、大轿车,什么样的都有,还有各类特种车辆相关的科研机构也在这里有驻地,我住的酒店正好就在工厂密集区,我开车跑了老半天,全是这类车企,每个大院都停放了N多挂车。

我问酒店前台:本地这个产业市场占有率有多大?

她跟我讲,差不多占全国的九成。

我按照她的数据发了个朋友圈,当地有读者看到后给与纠正了,认为九成夸张了,但是占全国货车市场的半壁江山,不夸张。

那也够猛的。

当地读者还给我科普了一点,就是特种汽车这个产业只是梁山的三大产业之一,也并非传统产业,而是短短几年时间发展起来的,很快就成了全县利税的支柱产业……

在酒店停车时,一个很漂亮的服务员一直在等待,我以为有什么事,问她停这里不合适吗?

她说,不是,我是等着帮您拿行李。

我说,那不用。

我还发了个朋友圈调侃了一下:你这么漂亮的姑娘帮我拿行李?我长的丑拿行李就罢了,你咋能拿?

办业务很热情,还推销会员卡。

我和儿子把行李放好,下楼吃饭,看到她在会议桌上很认真的跟一位客人讲解会员卡业务,当时我就在想,她应该刚干不久,之前应该没有从事过酒店行业,就是她的热情,她的服务,都远超出了这家酒店品牌的标准,她太想做出点成绩了,用力过猛,但是很难出效果,而且有些突兀,就是让我们不适应,你咋这么热情呢?

选择平台很重要,你不如去带餐饮的酒店工作,用这份热情去招徕大客户,用不了几年,全是找你订桌的,当然你若是再大胆一点,可以去夜总会做业务,你这份热情,一个月10万元提成没有任何问题,也不用陪睡……

吃饭,我们计划去杏花村大酒店,说是一家梁山好汉题材的酒店,不是很远,我步行去了,走着走着,我们遇到了一个烧烤摊,羊是现杀的,串是现穿的,只卖大串,一斤肉穿三串,我觉得这个概念不错,尝尝吧。

我们日常为什么不敢随意吃烧烤?

假肉太多。

这个咱为什么敢吃?

就在你眼前搞。

贵点不要紧……

新疆烤法,但是实事求是的讲,肉不好吃,可能是羊肉有差别,我们在喀什也吃过这么大的肉串,那绝对是不同感觉的,人家那肉多嫩,咱这肉咬不动,但是对于没吃过喀什烤串的朋友而言,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享受了,毕竟也算大口吃肉,济南有个天价烧烤,叫老黑,他就推个小车在小树林里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需要电话预约,他的羊肉串就属于顶级水准,秘方是什么?肉从喀什空运,也贵,俩人吃个千多块钱是常态,这是十年前的消费。

在等串的过程中,我去附近街道转了转。

几乎全是与汽车产业相关的配件店。

我当时就在想,县城搞招商,搞经济,有些时候容易大跃进,有些时候容易饮鸩止渴,大跃进就是搞什么电商产业园,县城是没有相关人才的,有没有搞电商的?也有,但是他们是不会入驻这些产业园的,没有进驻的理由,你白送办公室使用权?他们不要,知道不会是好事,想要免费办公室的都是什么人?七大姑八大姨,最终荒废了,类似的概念很多,还有动漫产业园。饮鸩止渴是什么?二三线城市淘汰的高污染企业,引进到县城来,就是为了利税。

蜻蜓点水的看了梁山的汽车产业后,我在想,县城招商应该摁着一个点去招,把这个点做到全国的产业王,这个点偏僻一点都无所谓,一个点起来了,这个点的上下游也就进驻过来了,例如东阳的木雕,曲阳的石雕,曹县的棺材,梁山的挂车,都是类似的模式。

就是形成代名词。

每个县都有传统的代名词产业了,把他们栽培起来,要比把外来的和尚引进过来更重要,但是前期栽培是需要用心,是需要浇水施肥的,而外来的和尚来了就是缴税的,一个是需要付出,一个可以直接收获,急功近利的考核压力下,没有人愿意用心栽培前者,从而,更多的“代名词”都是纯粹野蛮成长起来的,要么就是龙头老大带领起来的。

这不属于咱操心的范畴。

咱操心的结果,就是多管闲事,还会被找去谈话,什么时候轮着你个小屌丝乱BB

有时在高速上开车,会遇到在快车道慢行的,你很生气,你闪灯、按喇叭,都没用,你只是干生气,正确的做法是什么?也不生气,也不骂娘,找机会超过去,不在他身上浪费半点情绪。

昨天,我还遇到了两辆潍坊的车,应该是组队出来旅游的,俩车各占了一个车道,几乎是平行开法,限速120,就跑八九十,你说气人不气人?咱一看是山东的车牌,也不好意思按喇叭或闪灯,等了老久才找到机会超过去。

你跟他们生气有意思吗?

他们不懂,以为慢就是安全。

在高速上,你比主流车速慢了,那么所有车子都要超过你,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大大增加了你与其它车辆擦肩而过的几率,也大大提升了事故的概率。

水泊梁山,纯粹是文学类IP,就如同前几天我写的雁门关,他们觉得纯历史概念很难火了,于是想开发武侠IP,打萧峰概念,在这里跟亲娘分开,在这里遇到阿朱,在这里跳崖,在此生在此爱在此死,还要开发萧峰同款蹦极。

儿子问我,宋江是不是一开始就是梁山的老大?

我说,大部分笑到最后的老大,往往最初不是老大,可能是老二老三。

梁山不高。

几步就爬上去了。

也可以骑马上去,有人牵着,60块钱登顶……

儿子爬不动,走一会就喊累,我们坐下休息一会,有个大叔是在山里干保洁的,我跟他聊了一会,他说景区压力也很大,算上武校演出的孩子,350多个员工,游客这么少,而且游客多是附近的,没啥消费能力。

我想了想,水泊梁山,咱来看什么?

什么也不想看,只是想到这个地方打个卡,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行了,至于说哪里是孙二娘的脚印,哪里是李逵打虎的地方,那都是瞎扯了,本身就是文学作品,爬山时,还有两口子因为梁山好汉的事吵起来了,就是争论一点,他们在山上吃什么?

我劝了一句:都是假的,别当真。

就是个小说。

有块大石头,上面写着黑旋风,我们还没走到,李逵就表演了一段,意思是留下买路钱之类的,一套一套的,然后说拍照不要钱,合影十块钱。

我问儿子想合不?

他不想,害怕。

我说,我给您拍几张照片,我给您10块钱。

他很热情,摆了不少造型。

我看他还摆着三脚架……

我问,您在直播?

他说,是的。

我问,有老铁给刷礼物不?

他说,咱不要礼物。

标准的山东人,山东人一定要表现出视金钱如粪土,若是山东人搞直播再喊着让老铁给打赏?那给人的感觉很不山东。

山东人一定是高高在上的,哪怕再穷,也鄙视要钱。

我问,您在这里扮演了多少年了?

他说,27年了,我都退休好几年了。

我问,原先也在这里?

他说,是的。

我说,27年磨一剑。

聊了一会,我就走了,我在想,其实这27年也挺枯燥的,每天就站在石头面前,吆五喝六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水泊梁山。

我觉得,有些不值。

是我觉得,这个东西就如同牢房一样,禁锢了他。

当然,就如同人们讲的,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井里,有时你看那些上班族,为了几千块钱一个月的工资,被老板牢牢的拴在了岗位上,没有了人身自由,何为人身自由?

时间、空间,就是人身自由。

为什么大家只能节假日出去旅游?就是因为手脚是捆住的,我们总是看不起有钱人,其实有钱人不需要你看的起,他们至少时间空间是相对比较自由的,就凭这一点,人家就比咱牛。

看完梁山好汉,我们计划去看看司马懿,司马懿在河南温县,一提温县首先想到的就是太极。

12点到达鹤壁。

娃饿了,我说那你在抖音上搜一下,看看鹤壁有什么好吃的?

他说,有个三国烤肉。

我直接导航去了,下了高速又走了7公里,天气特别热,外面38度,一开车门就跟进了蒸笼似的,我推门进去,发现店里一个人都没有,听着有人说话,老板娘起来了,原来她躺凳子上午休呢。

我问,中午不营业吗?

她起身,营业,营业。

我问,需要自己烤吗?

她说,是的。

我问,自己不会烤怎么办?

她说,很简单。

我觉得人太少,氛围太差,还是别吃了。

回到车上,我跟儿子讲,咱叫肯德基外卖吧,在车里等着,然后我去跳绳,可以不?

他说,可以。

我咣当咣当跳了1000多个,结果手机热的死机了。

没一会,外卖小哥来了。

服务特别好。

走了。

去司马懿的老家,我走过了,进了村里,村口有个老大爷,我感觉他有些痴呆,说话不利索,语言也不通,我说我来找司马懿的,他啊了好久,也没说过个所以然来,我决定去小卖部看看。

我一进小卖部,惊呆了。

里面就跟教室似的,满满的全是人,打麻将的。

司马懿没教过你们吗?

玩物丧志。

不仅仅有年龄大的,还有年轻的,我进去不买东西,站着没说话,老板略警觉的问我:你有什么事?

我说,我找司马懿。

他嘟囔了半天,我也没听懂……

路边有个吆喝着卖饲料的,年龄不大,30岁左右,我说我来找司马懿的,您知道在哪不?

他说,你走过了,往回走200米就看到了,一边是司马懿雕像,一边是司马懿纪念馆。

他还怕我找不到,开着三轮车领着我,找到了。

纪念馆,关着门。

对面有个司马懿的雕像,小公园,我近距离拍了照,打了卡,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整个乡镇没把司马懿当回事,司马懿的雕塑上也被喷上了阿弥陀佛。

我一直以为只有云贵川的人打麻将,原来河南也打。

我有个朋友嫁到山东来以后,她说山东人很务实,一不打牌,二不挥霍,钱全攒着。

就拿我们村举例,过去也有打牌的,但是仅仅是打牌,娱乐,没有打钱这个概念,我第一次去四川,去农村,就震撼到了,牌桌就摆在村口,桌上全是中华,所有人都可以押注,有时一把就押几千,我围观了一会,小卖部老板还给我拿了瓶饮料,不要钱,白送的。

赌,最容易倾家荡产。

那天,小于跟我闲聊,聊到了有朋友找他帮着定投,我跟他讲,不要为任何人的钱负责,无论这个钱是多少,因为你带人进入股市跟带人吸毒、赌博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因为大概率他会亏损,亏的不仅仅是金钱,而是精力。

还有一点,风平浪静的日子,他是能拿住的。

暴跌,暴涨,他都拿不住。

要么割肉了,要么加仓了。

而且,是不受你管控的……

我们不要对任何人的理财负责,我给小于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国企的主任,平时还很受人尊敬的一个人,她就是对自己的炒股太自信了,不仅仅自己炒,还替别人持仓,一句话,赚了是你的,赔了是我的,结果真赔了,那咋办?她必须认,为了补这个窟窿,她业余时间开滴滴、干代驾,也干过微商、直销、P2P

曾经身无分文时,在我身上投入了1万多,希望我能帮她推广微商产品,我拒绝了,完全就是病急乱投医,现在还没翻身,她是2015年前后出的事,等于搭上了6年时间。

另外一个,我从来没写过,就是发生在我身边的,她认识了个BOSS,说明一点,她很漂亮,东北女人,也很淳朴,最初是嫁到了我们这边,但是老公坐牢去了,留下了她和孩子,后来她起诉离婚了,这是故事背景。

老公留给了孩子一套房子,写的孩子的名。

我们这边招商招到了一个做鞋的天猫店,要在我们县产销一条龙,那么很多BOSS就想入股,感觉是稳赚不赔的,这个BOSS也想入股,但是说自己的钱很敏感,就让她入,然后让天猫店老板给代持股份,她入了100万。

100万是什么钱?

她东北老家的一个侄子的死亡抚恤金。

她觉得钱存着就存没了,这么好的机会,让拿出来理财,因为这个钱的性质很特别,所以做了双重约束,前期利润不稳定的日子里,以2分的利息来借这个100万,分红大于2分利息时,给分红不给利息了。

她找我倾诉时,是已经出事了,就是BOSS生病了,貌似有些中风,那个天猫店也没做好,反正利息也中断了,那这个钱不是别的钱,是侄子的命,她就找到了这个淘宝店老板,这个老板承认她拿过钱进去,但是没有跟她签订过协议,就是一句话,很同情你,但是在商言商,我们说不着话。

她硬着头皮去找BOSS,让人家老婆骂出来了,我们什么时候拿过你的钱?你还花了我们家男人不少钱呢……

她怕她。

那咋办?

她想把前夫留给孩子的房子给卖了,必须把100万还给哥哥,否则一辈子没法做人了,但是房子又卖不了,因为孩子不到18周岁,必须父母签字,她又联系不上前夫,不知道现在关在什么监狱。

而且,前夫也不可能签字的。

她找我时,就到这一步了,除了同情,我没有别的话要说,你咋能为别人的钱做主呢?何况那是命钱。

我之前科普过,死亡抚恤金,特别是民工的,基本没有女人能拿住,最终都会让女人的新男人给花掉,要么是以投资的名义借走的,要么就是日常消费了,例如一起买了房子。

她驾驭不了大钱。

不要为任何人的钱负责,我们可以表演我们自己的,但是不要建议,不要代持,理财比创业还难,对心性的要求极高……

不要对任何人的人生负责。

从司马懿老家出来,儿子在刷抖音,说徽州宴的事,问我怎么看?

我说,你呢,还小,不要听着风就是雨,网民最擅长的事就是断章取义,俩人吵架的时候,多么狂妄的话都不算过分,何况还动了手,所以有些话都是话赶话,赶出来的,在过去曾经还有一句,叫我爸是李刚。

我爸是李刚,当事人会说吗?

绝对不会的。

是别人觉得,你作为领导家的孩子,说这句话是很文学很应景的。

给创造出了。

徽州宴的老板才是受害者,老板娘也是,我们所有围观者都是施暴者,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我觉得若是可以入股的话,徽州宴的老板是值得投资的,这么年轻做这么大的产业,说明他是有两把刷子的,只要给他时间,他很快就东山再起了,这就是天赋。

别听网友瞎逼逼,网友的偶像,就是拉面哥。

你就知道他们的分量了!

拉面哥,就是村里赶集摆摊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了全民偶像,什么淳朴,什么善良,你想多了,只要是农民,就是劣根性满身,真正淳朴善良的,是有钱人以及有才华的人。

不围观,就是一种大爱,一种宽恕。

让家事,回归家事。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1589.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