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3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那年,去环骑青海湖。

骑完后,我们在黑马河镇住了一天,次日要看日出。

一大早,天不亮,我们就出发去湖边准备拍照,人不少,期间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一男一女开了辆狮跑想使劲往湖边开一开,用来支相机,取得制高点。

结果,陷住了。

两驱车。

前进,后退,都白搭。

我看天亮还需要点时间,我说,您别挠了,我回去开车给您拽出来吧,我车就在前面镇子宾馆放着,很近。

男人略担心,问了一句,怎么收费?

我说,我也是游客,不要钱。

他说,那太不好意思了。

我把车开来,一拽就出来了,他说车是租的,神州租车的,特意租了辆越野车,发现越野车越野不给力。

我说,这就是辆两驱城市SUV,跟轿车没区别,不能越野。

大家可能会好奇,您咋这么热心?

这是越野人的通病。

就喜欢救援,包括我们走了丙察察、新藏线,然后绕内蒙古回来,你知道大家觉得不过瘾的点是什么吗?

竟然没怎么救援,绞盘都没用上。

感觉,线路选的不够烂!

你看,一下大雨、大雪,越野人都兴奋的抓紧回家开车,生怕没机会表现,所以您在路上抛锚之类的,您只要招手越野车,尽管放心,热情、不收费。

他们也不差钱!

拍完照,我们回去吃饭,然后就准备回西宁了,顺路去了趟塔尔寺,说实在的,我们这些汉人看这些藏传佛教圣地没有太多感触,云里雾里的,包括这几天我看抖音又被班禅刷屏了,评论里全是磕头的。

GET不到其中的奥妙,自然无法进入。

至于说路上磕长头的?

我也从来没把他们与淳朴、善良联系在一起,只是觉得真愚昧,你活一辈子时刻为下一辈子祈福,有什么意思?你咋不想想,你这一辈子也许是上辈子磕长头换来的,又被你磕没了。

还有,就是这些寺院,普遍不好闻。

欧洲的信仰,咱也理解不了,但是,欧洲的教堂,无论你信不信上帝,当你踏入那一瞬间,你就有如沐春风的感觉,是整个建筑给你的震撼、洗礼,一座教堂动辄修建几百年,窗户上的鸽子其实直径1.5米,你想建筑有多扩张吧?进入后,你也就懂了欧式建筑与装修的核心,那就是大挑空,直入云霄。

为什么我们装修的欧式不好看?

层高太矮了。

还有,就是欧洲的整个教堂是安静的、干净的,你看每个人的衣服都很整洁,女孩也好,修女也罢,她们在歌唱时真的如天使一般,余音绕梁。

中国游客够嘈杂的吧?

各教堂都是免费开放的,当我们闹哄哄进入时。

那一瞬间,都安静了。

这就是仪式的力量,我记得我第一次去圣彼得大教堂时,还写了篇文章,就是讲述了“场”的营造,建筑、装修、光线,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皇帝一定要修建豪华宫殿,其实也是一种场,周围小国使者来一看,哇塞,人家大唐那……

小到个人,也是如此。

我们的发型、衣着、车子、手表,也都在营造我们的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场。

在塔尔寺,几个骑友进去参观去了,我站阴凉处休息,这里我来过多次了,导游词我都快背过了,旁边还有什么藏药研究院,上次来我有个老铁还买了个羊角送给我,说是入药的,1万多块钱,现在也不知道让我扔哪了。

我不信这些。

很巧,遇到了早上陷车那俩人,一看就是知识分子,这东西也是一种场,能感受到,站着聊了一会,问我是哪的之类的。

我一一回答。

俩人是夫妻,彼此之间都以老师相称。

男的是数据防护的,应该是工程师系列,在校企,我推测是清华同方,女的是清华大学的老师,我喊她教授,她急忙摆手,说自己还不是教授,不是正的。

我好奇,你们这是往回走?

一般到黑马河的,都是朝西走,格尔木、西藏方向。

他们是从敦煌转过来的,要回北京了,从西宁就飞回去了,顺路来塔尔寺打个卡,聊了一会,握了握手,如沐春风的感觉,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你会从内心深处很尊重他们。

当然,他们也是有钱的。

有知识,再有钱,内心就会平静,就能散发出这种场。

若是只有知识,没有钱。

就会腐臭。

腐臭的表现是什么?

仇富。

动不动就来一句:除了有钱还有啥?

小学、中学老师,普遍容易腐臭,没钱,但是仇视一切有钱人,内心瞧不上有钱人,觉得他们都不如自己道德,就如同吴亦凡出事后,有朋友发了条朋友圈,意思还是普通人的圈子干净……

你知道个毛!

大学老师,普遍有第二职业,不乏高收入者,他们更像社会人,他们俩都是老北京,父母是京一代,他们是京二代,当时我就在想,原来北京人也有不刻薄的。

2006年到2008年,我有个北京的朋友,他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专科毕业的,在一家企业工作,也不注重打扮,各方面都跟我们差不多,但是他从内心深处瞧不起我们,那时我有个读者群,他在里面就是太上皇,就是动不动就指点江山的类型,当然,我们也都很贱,经历少,没接触过北京人,也发自内心的崇拜他,于是就形成了生态链,他鄙视我们,我们崇拜他。

2008年奥运会,他给我们发奥运戳的明信片。

我们都跟收到圣旨一般。

小心翼翼的。

2014年,我已经30多岁了,够成熟了吧?从俄罗斯回国,然后逛了逛798,被北京大妈训斥了一顿,是一家纪念品店,就是笔记本、书包之类的,她那腔调咱也学不来,就一句:不买别乱动!

咱是外地人,下等人,急忙灰溜溜的走了。

在塔尔寺遇到的这两个北京人,应该是2015年了,已经给我如沐春风的感觉,但是我觉得,应该也有早上我帮他们的成分在里面。

我跟刘胜认识后,刘胜约了几个北京人到县城来。

就是他们本身可能名气不大。

但是,他们的父母,都是如雷贯耳,说如雷贯耳有些小,比这个还大,你可以无限想象,想象到极致。

你会发现,他们格外的谦虚、随和。

没有棱角的感觉。

刚才我写到群里很崇拜那个北京人的现象,大家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那么,大家可以去看看抖音上几个北京“爷”的号,下面多少人跪舔。

咱出身太卑微了。

说起巴黎美不美,好不好玩,刘胜说了一句我认为很有哲理的话,若是说不好玩,那是因为没去对地方……

同样的道理,你说北京人素质高不高?

一线城市,肯定是一线标准。

那就是,绝对高。

为什么我们遇到的总是飞扬跋扈?

原因很简单。

我们太弱了,能与我们有交集的都是底层群体了,你想,北京人沦落到当售货员了,她除了高傲还有啥?

素质高的,我们遇不到。

因为,我们够不着。

偶尔,通过别人的眼,窥探一下,感慨万千。

就是那句话,没遇对人。

这几年,我玩车认识了不少北京朋友,特别是丰田LC7系,北京玩家特别多,大家相处的也特别好,我们去爬长城人家还把家里的茅台抱出来,我渐渐的理解了刘胜说的那句话,全球每个地方都如此,不仅仅是巴黎,不仅仅是北京,也不仅仅是县城,例如你在县城遇到了我爹与遇到了我,那么对县城可能就是两个判断,你若是遇到了我爹,你可能觉得县城人咋这么不遵守交通规则?还逆行,你遇到我呢,你会发现,哇,这个县城的人素质高,行车这么规范。

素质高低与区域无关,与经济基础有关。

一句话,是绝对的真理。

仓廪实而知礼节。

这个礼节包括同情心、同理心、包容心、责任心。

20062008年的群里,除了北京哥们是偶像外,还有一个偶像,他是枣庄的,比我们大几岁,79年的,为什么他是偶像?

因为,他是公务员。

在山东,公务员就是爹。

我也跪舔他。

他也搞点副业,否则我们也不会认识。

后来,为什么决裂了呢?

男人之间的决裂,往往是因为女人,有些时候未必是争一个女人,更多是觉得不服,凭什么你抢占了女性资源。

无论是相亲市场还是约P市场,公务员都是硬通货。

就是只要你想。

就随意挑随意选!

注意,这是说那个年代,今天略有下降,但是依然属于硬通货系列。

那时,我们省内的经常聚会,我属于学生派,就是学校里调皮捣蛋的,以及活跃的,都属于我的派系,例如我们大学城各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之类的,我们都熟悉,为什么?他们都想搞钱。

我之前讲过,水利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在我们大宿舍给我们“上课”,他说自己大学三年赚了20万。

其实,当时我就有30多万现金了。

他的20万是理论数值。

就是卖收音机、袜子、洗发水,你想,即便整个校区你独家垄断,你也不可能赚到20万,何况还有好几个超市呢!

男的学生会主席,后来,普遍走了“留校”路线。

相反,女的往往另谋出路了。

这里面有两个比较典型的,都是女的,第一个姓马,跟我同级,小马尾辫,还获得过省级学生干部大奖,她家也是枣庄的,是滕州的,在学校里她属于能人系列,但是家庭出身一般,就是农村家庭。

她暑假回枣庄,给他打零工。

这是故事背景。

她跟我在一起的时间要更多一些,毕竟她留校读研,我在附近工作,没事就一起吃个饭,读书时咱也喜欢女人,但是咱不知道女人是可以不结婚也睡觉的,所以没动过心思,但是到了社会上后,咱就知道了,原来男女是可以随便睡觉的。

那就对她有了心思。

请她吃了几次饭,我发现枣庄那个男人动不动给她打电话。

仿佛是她跟我在一起,他很生气。

那时,咱也不够狡猾,总觉得追一个女孩子就要说娶她,于是我带她去看了我买的房子,你要知道,我们那个年龄靠自己买上房子的概率太低了,她很开心,很崇拜,我们俩亲了嘴,她做了一件很让我出戏的事,就是她突然喊爸爸,我要……

我要是什么意思?

那时咱也不懂。

还有,为什么喊爸爸?

让我很诧异。

不欢而散,我需要回去重新捋一捋。

她跟我道歉,可能是觉得吓着我了,我就问她,你是不是跟XX(枣庄)发生过?

她说,她不硬。

我说,不是硬不硬,有没有过?

她说,有过几次。

我问,什么时候?

她说,我在他那工作的时候。

一直过了好多年,我经历的多了,懂的多了,我就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了,其实就是虐恋关系,包括她跟我发生过什么,发生到什么程度,他都知道。

我讨厌他自然也讨厌他的女人。

就远离小马姐了。

很多年没联系了,刚才我特意搜了一下小马姐的信息,综合来看,她应该是回老家发展了,在烟草系统,还喜欢书法,参加书法比赛之类的,日子应该进入平稳期了。

都是年轻,不懂事。

另外一个学生会主席是济宁医学院的,短发,跟个男孩子似的,雷厉风行,是我们的学妹级了,她本身是青岛人,就是明显带着大城市的自信,也基于这一点,我们相处了那么多年,我没敢睡她,甚至连念头都没有过。

我从两个人身上看到了管理是需要天赋的。

一是我们班长。

二是她。

对管理的领悟是很深的,怎么制定规则,怎么让大家遵守,什么样的奖什么样的罚,就如同牧羊人一样。

她没去医院上过一天班。

毕业后就进了一家鱼竿企业,卖鱼竿的,不是一线品牌,属于休闲钓里的一线品牌,是国际品牌的中国总代,对这个选择咱还是略惋惜的,你为什么不读研呢?为什么不留校呢?

她不,就是想参加工作。

参加工作后,我们又见过一面,在青岛万达,她请我吃了个饭,说董哥是偶像了之类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是我非常崇拜的一位朋友。

说崇拜过了。

尊敬是比较准确的。

家庭经营的非常好,两胎生了四个娃。

事业经营的很好,一直都没跳槽,也没干到副总,一直在销售领域,在刚流行帕纳梅拉的时候她就买了一辆胭脂红,我朋友圈发的那辆就是她的。

旅行规划的很好,全球行走。

有时,我就拿她跟小马姐比较,小马姐为什么做不到这样?

第一、小马姐出身不行,不够自信。

第二、小马姐不会选择私企的,一定会选择事业单位的。

管理天赋真正想施展,还是需要自由一点的舞台,私企能给的舞台更大,你有能力老板就愿意帮你搭建舞台,那她为什么不出来单干呢?

那就涉及到了另外一个体系,就是当老板的天赋,她应该没有,她有的是管理天赋,但是不是领导天赋。

还有一点,就是你能从她身上感受到那种“正”,就是她不是乱七八糟的人,无论男人和女人跟她在一起,只想谈事,不想乱搞,也许私下也乱搞,至少没给人类似的印象,那么就等于没有。

前几天,我看她在新疆,带着娃娃们。

我给她评论了一句: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变。

当然,也变了。

能感受到脸部肌肉在松弛。

我们总是说潜力股,其实潜力股是很少见的,一个优秀的人,在大学里就已经表现出来了,至于说30岁以前默默无闻,突然飞黄腾达了?

概率,极小。

当时,整个大学城最牛B的一个,最初是给3721做兼职业务员,3721是青岛一家公司来做的,3721不行了以后,这家公司又代理了阿里巴巴,他又给阿里巴巴做地推,找一群同学去推,他是提成制,他给同学是日薪制。

他在我眼里,就是商业天才。

就是未来,他做一家阿里巴巴出来,我都不意外。

再后来,听说他去了南方。

再后来,说是干了当地的百度副总,我们开20万左右车子时,他就买A6了,比我们跑的快,我就算跑的够快的了。

再后来,说是创建了一个家居品牌,还开了天猫店、实体店。

说是有上市计划。

对这些,我丝毫不怀疑,我觉得他会成为一个商业巨星的,很巧,前几天我们几个老同学小聚,就聊到了他,我一想,上次关注他还是2013年,就是他刚创建这个家居品牌的时候,天猫店还非常火,我就顺便去搜了一下,发现已经陨落了,依然在开,基本没啥成交了。

他也变的平庸了。

有时我在想,雷军这种创业选手,是什么概率才能出一个?

应该说,一个省都未必能出一个。

而我们是什么水平?

我们是连班级第一都考不了的人,我们认为的天才,可能仅仅是班里的第一名,顶多是全校第一,但是离全市第一还有距离,离全省第一更有距离。

也就是说,我们身边,是出不了雷军的。

这一路,我也遇到了不少创业天才,说真的,能真正稳步发展的都很少,大部分都是昙花一现,然后陷入了漫漫的平淡期,上次他们深圳一群开宾利的来找我,最年轻的是砖家,93年的,已经跟马云他们玩在一起了,就是他加入了那个绿公司,一个公益组织,大家一起徒步戈壁滩之类的。

砖家提到,自己的目标是江西省首富。

从而,我给他起了个外号,赣首富。

那么,我们来捋一下,成为省首富的难度有多大呢?

不捋还好。

一捋的结果是,我觉得,我们认识的朋友里,能成为村首富的概率都极低极低,但是至少还是有的,镇首富?现在没有一个亿,你很难坐稳,到县城级?你即便有十个亿也不敢自称首富,到市级?怎么不要百亿?到省级怎么不要千亿?

关键是这样的。

我之前给大家科普过,100万与1000万之间是100倍的关系。

不是10倍。

这是两个不同的LEVELLEVEL之间的差别是指数级的。

1亿与10亿之间,也是100倍。

也就是说,你别看大家都很自信,觉得回县城就能指点江山,真回去,你依然是个大屌丝,啥都不是,我就是典型,我觉得自己很牛B,没人觉得你是根葱。

真正能活下来的,都是慢活系列。

2008年,我去参加郑州书博会,新书发布会都是需要租会议室,我左边的会议室是南怀瑾的,右边的是马未都的,当年最火的IP是易中天与于丹,但是他们不屑参加,作家里比较牛的有谁呢?

王蒙,他干过文化部部长。

那莫言要是去呢?

也够呛!

因为,那时莫言不火,莫言一举成名是2012年。

整个书博会最大的噱头是杨振宁领着翁帆……

还有,六小龄童。

在现场,我就算很火的,因为发布会频率太高,观众很难租,会展中心离市区太远,你别看一个个名气很大,但是真正有粉丝愿意买票跑去,太少了。

可以这么理解,就是各发布会,组织好的,能花钱租到观众。

组织不好的呢?

就只有记者。

记者都是花钱买的,每人会给个手提袋,里面有个U盘,U盘里是通稿,不同媒体不同红包,红包厚度和派系决定发的大小,例如我是广东出版集团的,那么广东的媒体是不要钱的,并且会给发整版。

我是没有资格跟这些大师同台的。

那时,连“草根”这个概念都没有,貌似刚流行。

我的编辑老师非让我去。

给我打的标签就是草根,我还很生气,为什么把我当草根?我以后也许是大师呢?但是,我比他们强,特别是现场效果,就是我在年轻人里有影响力,我的真的能坐满,一是人民医院去了一群,二是有郑州大学的读者把他们全班喊去了。

这东西有个什么副作用呢?

就是你在哪座城市做过活动,这座城市就会裂变成你的大本营,我在郑州的读者目前排所有城市里的第四名,省级排名里,广东第一、山东第二、河南第三,最近略有变化,山东第一了。

为什么广东那么多?

因为我是广东出版集团出道的,2008年前后,广东各大书城,包括深圳的、香港的,我都属于畅销书作者,广东出版集团下面的宣传栏里还有大BOSS跟我的合影,不是社长,不是出版集团老总,他们级别都太低,而是省长。

野百合也有过春天的。

为什么会这样?

就是今天的网红经济,平移在当年就太刺眼。

就是他们也好奇,一个没有名气的人,为什么有如此的带动力?第二年,也就是2009年,书博会在济南举办,我就是那年最靓的仔,前面排队入场的数百人,都是我的人,你要知道,要发行30万册书,有数千作者,有数百名人,谁见过这阵势?

当然,今天大家见怪不怪了。

因为,网红经济随处可见了。

我年轻的时候,真的很有号召力的,那时给我做主持人的都是李阳这样的IP,那时他还没打媳妇。

我真正衰退,是从回农村后。

蒋辉,就是现在搞淘宝培训的那个,他写我是没落的贵族。

这家伙,虽然他黑我,但是我也很佩服他,就是他能在这个领域深耕这么多年,你想想有十多年了吧?他没变过领域。

2009年,还有个人很火,那时马云就已经如日中天了,他给一个女的站台,这个女的写的是李一道长,叫《世上是不是有神仙》,樊馨蔓写的,樊馨蔓是张纪中的媳妇,那时我们看她就跟看女神似的,不管世界上有没有神仙,你就是,连马云都帮她站台,马云不仅仅帮她站台,貌似也去拜访过李一道长。

前两年,看到张纪中跟樊馨蔓大打出手,又看张纪中娶了小媳妇整天在抖音装疯卖傻,我也是感慨万千。

咱也不知道谁对谁错,反正是挺心疼我的女神的,虽然她哪怕是九婚也不会嫁给我的,我只希望她幸福。

十年,就是一眨眼。

看我们当年的天才,多平平淡淡了。

我们这些属于很努力的人,争取不被潮流淹没,其实呢?

也仅仅是苟且偷生而已。

至于说出人头地?

我都四十岁了,你觉得还有多大的可能?

你越努力,越能深刻的理解到,雷军、董明珠这些企业家,都是亿里挑一的主,比考清华北大的概率还低,我们普通人要想做出点事,还是要做有一定成长的,能拥抱时间的,循序渐进的。

我也多亏没改行。

改行的话?

早已毫无痕迹了,只能偶尔给酒友们吹吹:我说了你们可能不信,我年轻的时候,四五十个女的追我,我想要谁就要谁,有的有男朋友,我说你跟我吧,她男朋友都替她高兴,帮她收拾行李,给送过来,连床都给铺好……

你喝多了吧?!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1706.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