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老师徐小平

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老师徐小平


徐小平,1956年生于江苏泰兴,1983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著名留学、签证、职业规划和人生发展咨询专家,中国留学运动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大的留学培训预备机构“北京新东方学校”创始人之一。现任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被中国青年一代尊称为“人生设计师”。


徐小平的咨询思想已经影响了整整一代大学生。随着他前几本畅销书的风行,他的影响已经遍及整个社会。他用“考研无意识”和“青春恐怖主义”描述并纠正盛行在青年学子中的盲目的考研、留学和追求高学历的倾向,用明确的职业目标来反省导致大面积“就业难”的当下教育和思维缺陷,用“反愚昧”的启蒙姿态面对前现代中国社会中的种种丑陋现象和错误观念,对英语学习、素质教育、就业观念、人生规划、家庭亲情、子女培养、交流方法等等提出了全新的概念和解决之道。


 
徐小平的教育工作经历:
1996.1—今 北京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


1991—1995 加拿大Lethbridge社区学院教师


1988.8—1991.7 加拿大萨斯卡特温大学音乐硕士


1983.8—1988.8 北京大学艺术教研室艺术教师


1978.9—1983.7 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院音乐理论系学士


徐小平的著名理论:


一、终生留学论
每个人的一生,都应该留学一次。


二、广义留学论
任何出国都是留学。出国读学位是留学;出国进修、培训、考察、访问也是留学;出国读短期专业执照、证书、资格、语言也是留学;甚至旅游、探亲也是留学——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只要你读的旅游之书不止于泰国红灯区就行。因此,基于上述两个论点,新东方留学理论的主要组成部分,可以归纳为:留学是一种人生设计,留学是终生教育(continuing education)的一个重要内容。


三、留学三昧论
留学有三个目的:
1、完成自己的教育,获得就业竞争力;


2、提升自己的档次,获得事业领导力;


3、解放自己的潜力,获得人生领袖力,成为一代学术或商业的开创者,达到人才实现自我的最高境界。


四、留学初级阶段论
新中国留学运动在过去二十年里,虽然比起前三十年有了巨大的发展,但总的说来,留学生人数和中国社会对于人才的需求相比,留学运动目前依然处在方兴未艾的初级阶段。留学运动将在中国教育领域持久广泛地发展。相同的视角是:中国总人口中,大学生比例是世界最少的国家之一;同理,中国留学人数也是这样。未来中国,需要数以百万计的留学生。留学,是人生回报率最高、安全性最大的投资。


五、留学无国界论
一般人意识中的留学,还是指出国学习。但是,随着中国教育开放与改革,中外教育交流、合作办学越来越深入。不出国即可以完成的留学项目,越来越多,质量越来越好。这是中国人才教育体系里面最重要的变化之一。在国内完成系统的国际化高等教育,再利用出国访问、考察的方式填补实地观察与感受的空白,是越来越流行、越来越实用的留学模式。中国教育与国际教育日益深入的交流,是不可避免的未来,是中国学生的福音。


六、全面留学论
各行各业,所有人才,如果要在二十一世纪生存下去的话,都必须留学——向世界先进水平学习。金融通信,这些直接来自西方的技术与服务固然需要不断直接从西方引进和学习来保持它们的发展势头,但从事“国粹”的人需要留学吗?烤鸭是国粹,肯定不需要留学。但全聚德品牌的管理与发展,连锁与扩张,则一定需要西方式样的管理思维。炮制同仁堂的乌鸡白凤丸不需要留学,但同仁堂商标与专利的国际注册与保护,也一定需要留学人才。


七、留学优化人才论
留学是人才外流吗?这是整个改革开放二十年来,罩在留学运动之上的一个似是而非的谬论。留学不是人才外流,留学是人才优化的伟大事业。留学运动,是中国人把自己提升到与国际竞争的平等水平甚至更高水平的人才造山运动。留学,是国内高等教育的补充与延伸;留学,本身就是高等教育;留学,更是不需要中国政府投资的国际教育资源大开掘。


八、人才三ION论
 
名师风采
现代人才,无论是否有留学经验,必须具备三个ION的素质,才能在现代社会激烈的人才竞争面前取胜。这三个ION是:Vision. Passion和Mission.歌德说过,在人生的舞台上,你要么做铁锤,要么做铁砧。我想说:你要么做Loser,要么拥有三个ION:
1、第一个ION,是Vision。有Vision的人,是那些排除干扰,看到、找到并抓住自己的就业机会和创业机会的人;


2、第二个ION,是Passion。有Passion的人,是那些为自己从事的工作或看到的机会而疯狂投入、拼命奋斗的人;


3、第三个ION,是Mission。有Mission的人,是那些为自己从事的事业付出一生代价,拒绝一切其他诱惑、虽九死而未悔的人。西方有的企业,大都有Mission statement,使命宣言。中国优秀人才,也应该给自己一个Mission objective——你的人生使命是什么?个人根据自身价值赋予自己的人生使命追求,是新世纪的理想主义。


九、中国机会论
中国社会充满了机会,中国机会,很象世界上新兴发达国家和地区所经历过的那样,正在以巨大的魅力吸引着一代留学生的回归。海外留学生大大规模回归,是一个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现象。从九十年代以来,最早抓住这个中国机会的,是以陈章良、陈佐湟为代表的九十年代早期归国留学生——他们的特点是既是事业高人,也是政治红人,而且还保持着在世界上行走的高度自由;稍迟抓住这个机会的,就成为了九十年代中期回国的徐小平、王强、张朝阳,他们通过自己的创业,在各自的行业里做出了对中国社会独特的贡献,而这个社会也给予了他们个人充分的利益与荣誉;两个世纪交接的时刻回国的人们,比如新东方从耶鲁回来的钱永强、中央电视台从哈佛回来的张为(对话主持人),他们来到一个已经初具规模的事业平台上,在这里一泻千里地施展着自己在国外学到的东西,迅速获得了全国性的成功。这种成功,在美国或世界任何地方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十、留学终极价值论
留学的终极价值,在于在中国社会中成为具备领袖能力的人。换言之,就是用自己留学获得的知识和思想,为中国社会的发展起到推动和引导的作用。在这里,中国社会是关键词。而通向领袖境界的进程,其实从你一开始从事的事业起点就开始了。通向领袖境界的过程,是一个夸父追日的过程,没有人能够真正实现这个目标。但在追逐这个目标的生命历程中,人——我这里特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必将实现他的终极价值。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1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