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职业生涯规划观(混沌学)

  • 我的职业生涯规划观(混沌学)已关闭评论
  • 151
  • A+
所属分类:生涯认知

对于未来,我从不进行详细的思考,我觉得从混沌学的理论来看对非线性的一个随时间确定性变化或具有微弱随机性的变化系统来说,进行详细的规划是不划算的,也是不理智的。因为两个几乎完全一致的状态经过充分长时间后会变得毫无一致,恰如从长序列中随机选取的两个状态那样,这种系统被称为敏感地依赖于初始条件。而众所周知我们的世界由太多的不确定因素组成,我们甚至不能准确地预测地震与天气,又怎么能对一个更加复杂、更加具有主观性、能动性;更加的被复杂的社会所影响的人类个体的发展进行规划呢?


       但是人类对全知全能的向往从上古时代延续至今,经历了巫术占卜等原始的形式到今天的全球大气运动系统模型甚至宇宙的超统一论等等,这方面的努力从没有间断过,即使可悲的先知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晚餐在哪里,他们仍希望通过想象力和数学等方法将我们的宇宙在手里捏成一团,从而感受只属于造物主的快乐。不可否认的是,人类的这种近乎变态的求知欲望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甚至可以说人类能有今天的成就多亏了这些渴望全知全能的人们。这些站在真理祭坛上的卫道士们,用不懈得努力感受着在宇宙面前自己的渺小,这其中有自然有像居里夫人这样无私的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贡献的人,但也不乏一些只是拿着社会的财富满足自己的欲望,满足他们对那玄虚宇宙和谐美的变态欲望,这在本质上和公款嫖娼是没有任何区别的。请原谅我说话的偏激,事实上这种情况不仅仅出现在科学家中,每个行业都存在着大量这样的人,他们才是这些行业里的精英。但是事实上他们所做的并不是出于人类进步的目的。就像科学发展到现在,正在应用着的科学技术仅仅只是人类在科学成就上的副产品而已,而在各个行业的尖端,那些抽象的或在微观及宏观中的探索和发现可能穷极今后整个人类的生命也不可能被普通人所了解。这是科学的悲哀,也是全人类的悲哀。(注:其实居里夫人是我所说的科学家的典型,相较于政治家爱因斯坦和传教士牛顿,她的求知欲更加单纯,介于她人格的高尚以及为人类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我不忍将她划入到“变态”的范围,而且,我也不想否认人类的科学文明,只是想说也许科学没有想象的那么单纯。原谅我吧,向伟大的科学先驱们致敬!)


       可是,我们能将这些科学家们或者说各个行业的刀锋们抓起来以反人类罪投入监狱么?显然是不行的,但是如果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可以看得见回报的行业呢?事实上人类也是这么做的。举个例子,人类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登上了月球,以当时科学技术发展的速度,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人类会在21世纪之前登上火星或是更远的地方,但是直到现在,人类甚至没有再一次登上月球,而是将对整个宇宙的好奇转向了近地轨道,因为那更有利可图。而像更远空间前进的技术相比阿姆斯特朗那个年代,我们似乎并没有进步。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么?如果这样发展下去,也许到人类毁灭的那一天,我们还是没有走出近地轨道,因为远航技术和近地航空完全是两个概念,就像飞机和火箭,而发展远洋航空在数十年甚至几百年内都有可能是亏本的买卖。这个时候恐怕就要指望那些在高精尖实验室里的先知们了。他们的工作是自私的,但是没有了这种撇开利益的自私,也许人类现在还处于茹毛饮血的年代里。


       回到我们的职业规划上来,刚才说了这么多看似和主题没有多大关联的“废话”。我只是想表达一个意思,讨论未来没有意义,尤其是用讨论出来的未来改变现在更加的没有意义。因为决定未来的是现在,而不是反之。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能够预知未来了,我想人类社会也就走向尽头了。一个没有错误的时代,是一个已经死亡的时代,因为它没有进步。我们之所以能从海洋中的单细胞生物进化成现在的万物之灵完全是因为一个又一个的错误。没有了它们,我们的生活不可想象。


       我知道作为一篇职业生涯规划,这篇文章是不及格的,但是为了它的诞生,我阅读大量相关资料,我发现太多的人被确定性蒙蔽了双眼,看不到这个世界的复杂性分明就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行为。我并不是说职业生涯规划不对,它很正确,但那是分尺度的。我是班长,我阅读了一些班上同学的生涯规划(原谅我吧),他们将未来精确到每年的行为,却丝毫没有考虑到计划的可行性,这太可悲了,当然也许他们并没有认真地对待这此规划,但是我觉得在这个充满了复杂性的世界上没有绝对,任何刚性的计划都会成为或多或少的遗憾吧。同样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真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职业生涯规划也是一样,我觉得它并不适合现在的我,当然这非常有可能是我的思想还不够到位,但是我觉得我是一个走在路上的人,路边的风景和脚下的路才是我所关注的,至于未来,那是上帝的工作(这不是客观唯心主义,这个上帝是抽象的,他代表了这个世界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也许称他为命运可能会更合适)。


       曾经,我因为兴趣的原因选择考研,专业是犯罪心理学,已经把《普通心理学》和《人格》啃完了。但是我的母亲经多方打探发现我志愿的专业今年尚没有任何一个学生找到工作,便极力怂恿我换个想法,未果,最后动员了我想考的那位导师来劝我,那么既然导师都不要,我又有什么理由继续呢,因此放弃了。后来我非常渴望在毕业以后参加教育部的“西部计划”,但是家里的人都反对,未果,此后的时间里我一直在研究这个“西部计划”。后来发现在这个计划里除了支教之外并没有能体现我的价值,虽然我自己都清楚我的价值在哪里。于是又放弃了,但是去西部的理想并没有放弃,只不过不准备参加这个计划了,也许是自己去吧,虽然这样既没有生活补贴,未来也没有保障,但去西部这个理想本来就不带有任何的功利性,不是么。


       目的性太强是不符合人类的发展规律的。走在路上吧,无论未来迎接的是鲜花抑或是荆棘,那不是我关心的,我在意的只有眼中的风景和背负的回忆而已。这样的生活才精彩,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