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规划与成功学

  • 职业规划与成功学已关闭评论
  • 273
  • A+
所属分类:生涯认知

职业规划与成功学


最近走访一些高中,学校领导告诉我,他们希望给学生的讲座,充满激情和励志,让学生听完之后,激动起来、兴奋起来,然后全力以赴投入高考。


学校领导们所说的讲座,以我的理解,其实就是“成功学”励志演讲,这种演讲往往现场气氛特别浓烈,很是煽情,大家都觉得效果不错,但不得不告诉校长们,这种“成功学”对学生的发展并没有多大好处,如果以此作为对学生的职业规划教育,那更是走错了方向。


近年来,无论是大学,还是中学,都比较流行“成功学”,有一些学校,就直接把成功学导师引进校园给学生讲课,一项调查显示,高三学生阅读的书目,有四成左右的学生填写的是小清新的青春读物或是流行的成功学读物,而北大教授郑也夫在最近的一次访谈活动中提到,“面对一个生命,应当消极一点,保守主义一点,亚当斯密一点,洛克一点,而不要太凯尔斯,别太GDP,别太成功学,别太哈佛女孩。”这是对眼下流行的“成功学”的清醒反思。


重视学生的职业生涯规划教育,已被大中学校提上议事日程,但对于何为职业生涯规划教育,很多学校并不了解,他们理解中的职业生涯规划教育,就是“成功学”励志,这不但使教育效果突出——通常讲座都是“激情四溢”,又可以把学生的热情,集中到追求“成功”上,符合学校的办学目标。这符合功利的教育价值取向,却背离职业生涯规划教育。对学生有用的职业生涯规划教育,是教育学生理性,而非盲目的追求某个目标;是引导学生做适合自己的规划,而不是追求他人眼中的成功。这要求职业生涯规划指导老师富有理性,教给学生做规划的科学的方法,要有清晰的逻辑思维,而不是“成功”目标下的颠三倒四。


这也是职业生涯规划不被学校待见的原因。成功学告诉高三学生,再奋斗多少天,考上名校,就获得一生最大的成功;而职业规划告诉学生,上大学,只是获得一个学习的机会,并不是求学的终点。成功学告诉学生,努力会使自己成为人上人,享受特权、不一样的生活,而职业规划告诉学生,努力使自己成为最好的自己,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要尊重他人、包容差异;成功学告诉学生,获得成功可以不择手段,你可以复制他人的成功,而职业规划告诉学生,任何规划的前提是遵纪守法,每个人有不同的个性,要走属于自己的路;成功学告诉学生,金钱和财富是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志,职业规划则告诉学生,不要被金钱和财富迷住了双眼。


与目前的办学目标对照,成功学显然更受学校欢迎,这直接服务于学校“育分”的功能、也满足大家“上名校”,今后升官发财的“心愿”,但这种教育是有害的,有学生真以为上名学之后就成功了,于是不再努力,大一多门功课不及格,被退学回家;有的学生上大学后才发现,大学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于是十分失落,迷失方向;有的则为“成功”不择手段,包括在考场上作弊,在大学里习得“潜规则”,近年来,一些“成功学”导师纷纷曝出学历、经历造假的丑闻,还有的违法犯罪,可对于“成功学”的追捧一点也没减少,“成功学”的幽灵一直盘旋在校园。


成功学的流行,不是说学校重视学生职业生涯规划教育,恰恰相反,这表明学校没有真正的职业生涯规划教育,职业生涯规划教育要引导学生认识职业、认识自我、确定适合自己的目标、要为目标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而成功学则把职业分为三六九等,认为只有做某些职业才成功,其余的则不成功;让学生没有自我,而是盲目跟从,用成功学来代替职业生涯规划,将给学生错误的职业生涯规划教育。这是必须警惕的。


其实,不独职业生涯规划教育,选择极为功利的成功学,其他一些教育,比如感恩教育,也选择极为煽情的大型活动,这都暴露出教育者的功利,忘记了教育需要润物细无声的长期熏陶。职业生涯规划教育既是生活教育,也是说理教育、公民教育,让学生培养起健康的意识、掌握科学的方法,比点燃一时的激情重要得多。要让这些教育能在学校落地,需要学校摆脱功利追求,关注每个受教育个体的发展,这需要两方面努力,一是给学校办学自主空间,不以分数、文凭论英雄,二是教育家治校,懂得按教育规律对学生进行教育,而不是以教育为名却给学生反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