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6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书接上回。

次日,一大早,小林就联系我了。

打电话,我没接。

发信息,说有点事想跟我解释一下,问我什么时候方便,能否给他回个电话?

依我的直觉,这个事基本尘埃落定了,没有太大的事,只要他愿意联系,就说明没啥问题,睡了就睡了,这个也洗不干净了,只是钱的问题需要处理一下。

我把电话给回过去。

他一接电话,第一句就是:表弟,表弟,全误会了。

论亲戚,他的确要喊我表弟。

我问,你在城里还是乡里?

他说,城里。

我说,你过来趟吧,咱俩把这个事理顺了。

他问,我哥我二叔一起行不?

我说,不用,我也不打你也不骂你,你自己过来就行。

我跟他说了位置。

没一会,来了。

来了以后,我先给他脸色看了,算是训了他一顿,你咋什么人都招惹?人家都说打狗还看主人,你是不管她是谁的闺女谁的妹妹谁的媳妇,就硬上?你是不是睡农村小媳妇睡习惯了?越来越大胆了?

他总是想插话。

我说,你把聊天记录打开,从头到尾,拿给我看。

他不大好意思。

但是,我已经把丑话给说的很明白了:也就是你今天早上给我打电话,否则今天上午我就去举报你了,我可不跟那些农村娘们似的瞎胡闹,你做过什么事我可是很清楚的,搞农村小娘们这些都不算什么,你承包了多少地,洗了多少沙,卖了多少钱,找谁做的白手套,这些我们彼此都很清楚,对不?

他的聊天记录是全的,故事开始的非常简单,我妹妹是网格联络员,他开会的时候可能觉得我妹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不像正经人,就根据联络表加了微信,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妹妹第一句回复就是:领导好。

后来是怎么勾搭的呢?

都是晚上10点或11点以后,他喝过酒了,说在值班,要么是让我妹妹过去找他聊天,要么就是:妹妹,你发视频我看看你……

我妹妹前期并没有上钩,而是直接选择了晚安。

在前一天,我单独审问我妹妹的时候,我问我妹妹,你手里有没有他吃拿卡要的证据?我妹妹说了两点,一是他经常炫耀这些事,二是说值班的时候,他喜欢找女的过去找他聊天。

几乎就是一步一步的把我妹妹哄下水了,然后说自己老婆身体不好,强制性脊柱炎,说是不能过夫妻生活,然后说自己苦之类的,就问我妹妹一些很隐私的问题,喜欢什么姿势,一周几次之类的,最初我妹妹不好意思,后来也慢慢开始回答了,越聊越离谱了。

这期间,我看是进了一次城,他给我妹妹发了个位置,是他家小区的,接下来的两天,是我妹妹开始追着他聊天了,他基本不回应了,爱答不理,后来是我妹妹总是问找点什么生意做做?

他提到了二叔家的弟媳妇要在乡镇新华书店旁边开儿童摄影,说可以拿点钱入股,我看到这里时,我问小林:就是因为这个想把二叔喊来?

他说,是,是想给你解释一下钱是怎么回事。

我说,不管是入股了,还是投资了,还是被你骗了,我就一个要求,退给她,一分不能少,你自己掂量掂量。

后面聊天记录我基本都看过了,在我妹妹手机上。

他说,我这几天就去筹。

我说,人家连云港那边的小所长,一把轻松拿出百万现金,到你这里就需要去筹?(这两个事,性质不同,放在这里对比是否合适?)

他说,我还有房贷,你信不?

我说,那是你的事,你自己考虑好,时间一到,我会多条线同步进行,跟你岳父谈谈,跟报社谈谈,跟你领导谈谈,我在朋友圈也谈谈,到时我哥也会找你谈谈。

他说,我跟她其实就是闲聊,啥事没有,就是她说自己手里攒了点钱,不知道投点什么,那段时间正好我二叔喊我开影楼,我就问她有没有兴趣。

我问,她投了多少?

他说,我二叔14万,我7万,她14万。

我问,有合同吗?

他说,我跟我二叔的有,我帮她代持了。

我推测是这样的,他和二叔各14万,他一分钱没出,他的钱是我妹妹出的,其实看到他喊她进城,整个局面就彻底翻转了,他在逃,我妹妹在追,每天一睁眼就发那么多信息,晚上还在问,你还在喝酒吗?少喝点……

我问,你怎么吓唬的我妹夫?

他说,我没吓唬,是他说要杀了我之类的,我说我就在办公室,你想杀你就来,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别听着风就是雨。

我说,这些事,其实是你和我妹妹的事,我无权干涉,我妹妹喜欢你,那是她的事,但是我不允许你欺骗她,也不允许你拿她的钱,哪怕她给的也不行,所以这个事你必须给我处理好,还是那句话,你客气我们就客气。

送他走,他还是想解释那个钱,意思是合作,是我妹妹主动要求的,钱已经投入了之类的。

我说,你自己掂量掂量,你觉得行就行,不行就不行,解释多了没意思。

他说,你妹夫那边,到时候……

我说,钱的问题你解决了,别的什么事都没有了。

他说,你也别让你妹妹骚扰我了。

这话,他说的有些气。

我接着火冒三丈:你睡她的时候咋没考虑这些?

他说,我没有。

我说,你骗任何人都行,你骗不了我,你要是这个态度,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你看把你嚣张的,要不是顾虑我妹妹对你有感情,昨天晚上我就举报了你。

他说,你爱信不信,谁弄了谁是王八羔子。

我说,不跟你废话了,还是那句话,你自己掂量。

他走后,我在想,怪不得我妹夫生气,这个小林看来平时膨胀惯了,跟我竟然也顶嘴,看来他也不大怕我,我高估我自己了,我真应该跟我哥说声,这玩意就是一物降一物,我哥压根不会给他开口的机会,也不去举报,也不去辱骂,就是大嘴巴子一个接一个,我哥这样的人没文化,但是解决问题的方式简单粗暴,而且执着,对付同样没文化的人,就是直接拼,对付有文化的人,就喜欢来一句:你给我写写……

下午,我哥回来了,直接到书店找我,一进门就是:我草他娘……

我心想,这是知道了?

我问,怎么了?

他说,差点回不来了,让人调虎离山调去了。

我问,花了多少钱?

他说,就花了那些,给人家买了1万的购物卡,前脚给人家送下,后脚就让司机追着退回来了,人家不要。

我问,当时合同上写违约金了?

他说,没有,就是硬讹的,也就是在省外,要在本地,非弄死他不可,还他妈个比的违约金,违什么约?我们也是受害者。

我说,破财消灾。

他说,一辆PASSAT没有了。

我在想,要不要告诉他?反正他早晚也会知道,我想,要不,就告诉他?在纠结时,我哥接了个电话,说是要回他办公室了,说是给我带的烧鹅,让司机给我放一楼了。

那就算了。

我哥刚走,小林给我打电话,问我钱打给谁?

我说,给我吧。

他说,那你给我写个条。

我说,你给我现金吧。

他说,这个点了,不好预约。

我说,问题不大,你去试试吧。

钱送来了,他二叔也跟着来了,他二叔是中学老师,退休了,也是解释了半天,钱数过以后,小林让我给写个条。

我说,钱我收下了,条我不给写。

为什么呢?

第一、我妹妹给你们钱,她什么条也没收到。

第二、你把事情给我处理好了,我才放过你。

有点急眼,不写条要把钱拿回去,还吓唬我,说我这是敲诈勒索……

我说,我这里到处都是监控,都是带录音的,云存储的,你说什么都行,你可以打110说我敲诈你了,来了,我给他们详细回放一下。

他二叔还是比较狡猾的,提了一个折中的建议,就是由小林写个偿还条,然后复印一下,原件放我们这里,复印件他拿走,问可以不?

就是证明他还过钱了。

我说,那可以的。

还了钱,走的时候,恶狠狠的说了一句:我跟你讲,我连你妹妹的手都没拉过,那次进城她是说要看牙,问我哪里有,我说我们小区门口就有一个,我就给她发了个位置,谁要是怎么她了,谁是狗娘养的,狗屌操的。

我竟然有点相信他了。

我说,你把她删除。

他说,我怕她闹,否则早删除了。

我说,没事,你删除吧,她不会去找你的,也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这个我可以打包票。

他说,她很倔,很极端,我怕她去单位闹。

我说,不会的,我们家现在我做主,我说的就是承诺,包括我妹夫也不会去找你的,我下午会去跟他们讲的。

他说,那我就删了。

我说,拉到黑名单,电话也是。

他说,出了事你负责。

我说,我负责。

我接着去了妹妹家,我父母也在,我父母在他们自己家,因为我姥姥身体不好,每家轮10天,所以我父母间歇性的在那边居住,我过去时正好遇到了我爹,我爹在小卖部那边下棋,他以为我回来吃饭。

我说,我去妹妹家拿点东西。

我爹问我,晚上在这边吃不?

我问,有什么好吃的?

他说,你大姐一家晚上过来吃饭,提前送来了200块钱的羊肉。

我说,我一会再决定。

我过去了。

妹妹的几个骚闺蜜都在,她们看我还是有些害怕的,一般都是我主动破冰,其中一个刚纹了身,胳膊还有点发红。

我问,纹这个花多少钱?

她说,400

我问,疼不?

她说,画图不疼,上色疼,画是一根针,上色是多根针。

我问,纹一个背多少钱?

她说,两三千。

我问,要纹多久?

她说,要大半天。

我说,那当个纹身师不是很赚钱吗?

她说,是的。

我问,你没在腰上纹个出入平安?

她说,我纹的是“壮汉饶命”。

我说,给我看看。

她说,开玩笑,那嫁不出去了。

我问,有没有男的看了女的有纹身吓阳痿的?

几个娘们聊起这个话题,眉飞色舞的,说有吓哭的……

我问妹妹:妹夫呢?

她说,跟他几个伙计逮兔子去了。

我说,昨天还要跟人决斗,今天就去逮兔子去了。

她说,他伙计弄了几条细狗。

我问,自己吃还是卖?

她说,逮少了自己吃,逮多了就卖,饭店里就收。

我问,上哪去了,知道不?

她说,北岭。

我说,我去找他们去。

她说,你可别去,车也进不去,到处都是石头,他们骑摩托车去的。

我说,我过去看看。

的确很难走,但是我发现他们的痕迹了,按了按喇叭,我妹夫就骑摩托车下来了,我大体描述了一下,意思是一会你回家,我单独跟你们两口子说点事。

他说,晚上炖兔子,你别走了。

我问,逮几个了?

他说,俩了,天黑前弄个六七个没问题。

我说,这个季节还有兔子啊?

他说,哪个季节没有啊?!

我说,那我回去等着。

他说,回去吧。

除了纹身外,其他几个都是35岁左右的女人了,当年也都是小太妹系列,但是现在基本都安顿下了,要么就跟我妹妹似的,嫁给了社会人,要么就是现在是职业小三,有个给南方在这边做装修的小老板生了个孩子,还有就是开美容院的,过去都不是省油的灯,现在偶尔也不省油,但是相对比较安稳了。

我问纹身,你哪年的?

她说,99年。

我说,32了啊?

她说,22

我问,有几个男朋友?

她说,一个都没有。

我说,那不行,这个年龄段不能闲着。

她说,哥,你给我介绍个吧。

我说,我认识的都是老头。

她说,老头好,有低保。

我说,跟着我吧,给我生个娃。

她说,好,我今天就跟你走……

我妹对纹身说,我爹不一斧子劈了你才怪。

我要回父母家,妹妹要跟我一起,几个娘们依然在她家玩,我问妹妹,你咋整天捣鼓些这些货色在这里?

她说,她们没事干,就跑来玩。

我问,这个小丫头干什么的?

她说,之前在银座卖化妆品的,被XX单位一个男人包了。

我问,一个月给她多少钱?

她说,五六千块钱。

我说,他自己一个月也就发五六千。

她说,听她那个说法,这个男人怪有本事,还在外面做着副业,一个月能赚个两三万。

我说,世道变了,连上班族都能包二奶了。

她说,有正式工作的,不用花钱,愿意贴上去主动给花钱的多的是。

我说,就跟你似的,不知道怎么贱好了,14万就那么打了水漂。

她说,没有那么多。

我说,你再倔?你再编?

她说,我问他要。

我说,不用要了,我给拿回来了。

在我爹家坐了一会,因为长期不在这里生活了,我发现锅碗瓢盆都不够,算了,我别在这里吃了,主要是以老人居多,我怕再问东问西的,我也不愿意跟他们聊天。

我就说去妹妹家吃。

5点左右,妹夫回来了,他的几个伙计没有跟着一起来,他提了两个兔子,我问你的几个伙计呢?

他说,他们继续往北走了,晚上继续抓。

我问,他们弄了自己吃还是卖?

他说,卖!

妹夫把兔子绑在树上,剥皮,刀子不快,在水泥上磨了好几次,也不快,我说我车上有小刀,专门杀鱼的,特别快。

他说,快拿来。

我说,关键是你弄过这个了,我就不想要了。

他说,一个刀子还几个钱。

我说,好几百。

他说,那你留着用吧,我还是用我这个破刀。

他一边剥一边说,你知道杭州那个男的怎么把媳妇冲下水道里的吧?就是先剥的皮……

我说,这仿佛你亲眼见了一样。

他说,网上有过报道,后来删除了,说是人皮很硬会卡住绞肉机,你看兔子皮就知道了。

我说,让你说的我没食欲了。

我妹撵几个女人走,我突然问纹身一句:加个微信吧?联系联系生孩子。

她说,好。

加上了。

她们走后,我妹追出去了,还争了两句,不是生气的争,就是嬉闹式的……

等我妹妹回来,我问:你把我微信给删了是吧?

她说,是的,她真的敢去找你,现在的小姑娘没轻没重的,什么都敢干,她真敢给你生孩子,你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你跟她说句话都是掉价。

我说,夸张了。

她说,我管不着你,我至少能管着她。

妹夫炖上兔子,然后开始打电话,我一听就知道给村长打的,说他哥来了,过来玩不?

说是晚上7点半有电视电话会议。

妹夫说,没事,咱现在就开始,你吃到720去开。

他说,我马上过去。

一进门,自己先哈哈笑了:我一听着喝酒,小跑着来了。

我问,没带酒肴?

他说,我叫了几个小菜。

我说,怪不得你当官,会办事。

他说,当的够够的了,你要,送给你。

我说,我真要,你吓的尿裤子。

菜随脚就送来了,要了六个菜一个汤,我们接着开始,我说我不喝酒,他说必须喝,我问为什么必须喝?

他说,我说个理由,你肯定喝,但是我觉得不好意思说。

我说,那给我倒上。

我推测,要么是他生日,要么是结婚纪念日,要么是他家里有重要客人,我不能让他说了,说了太尴尬,啥也不说了,喝就是了。

他问,待几天?

我说,我晚上回去。

他说,我看大叔(我爹)来了好几天了,说咱姥姥身体不舒服。

我说,还好。

他说,你住几天吧。

我说,再说吧。

喝景阳春,38度的,说还是山东酒好喝……

我说,以后这些低度酒逐步就被蚕食了,高度酒是趋势。

他说,喝不惯,那天去你那里,你弄那什么XO,又贵又难喝,跟驴尿似的。

我说,一瓶2000多。

他说,就是2万我也不馋。

我说,那是张裕送我们的品鉴酒,让我们给推广市场的。

他说,谁买这个酒,有病。

我说,销量的确很低,1000元以上的酒,都让茅台给虹吸了,虹吸的意思,就是海绵。

兔子用高压锅炖的,还是不错的。

我们吃到了7点半,他跑回了家,我们四人喝了三瓶白酒,我妹妹喝的少一点,半斤左右,我们三人喝的多,喝完了酒,没有外人了,我跟他们俩算账,我直接当了法官,这个钱给妹夫保管。

他们家,我妹妹管钱。

我妹没意见。

我说,跟老公说句对不起。

她说,从小到大貌似没说过对不起。

我说,必须说,我说一句,你重复一句。

老公,对不起。

老公,对不起。

我是爱你的。

我是爱你的。

我一时糊涂,希望能获得老公的原谅。

我一时糊涂,希望能获得老公的原谅。

我问,妹夫,你能原谅她吗?

妹夫说,能原谅,毕竟是自己的媳妇,出了天大的事,咱也一起扛。

我说,那你回她一句:老婆,我原谅你了。

妹夫说,老婆,我原谅你了。

我说,拥抱一下。

俩人拥抱了一下。

我把钱给了妹夫,特意叮嘱,不能赌……

他说,早不玩了,我也没赌瘾,就是之前放钱的时候,圈子里天天打牌,就是凑凑热闹,输也输不了多少,赢也赢不了多少,就是一起吃了喝了。

我说,小林,不要找他了,什么事都没有。

他说,行。

我说,我答应过他,这个事到此为止。

他说,行。

我说,你拿床被子送到咱爹那边,说我晚上过去睡觉。

他说,行。

妹妹在收拾东西,我躺沙发上休息一会,妹夫抱被子和枕头出了门,我跟妹妹说:你把手里的活放下,把手机拿过来。

拿过来了。

我说,你拿个椅子坐我对面。

她拿椅子过来了。

我问,喝了酒晕乎吗?

她说,有点多。

我说,我跟你说个事,先确保你是清醒的。

她说,我清醒。

我说,从今天开始,不要以任何方式联系小林了,能做到吗?

她说,能。

我说,你不要当小三,人家有家庭。

她说,我没有。

我说,既然如此,我现在拿你手机删除他电话、微信。

电话,我给设置了黑名单,在我要删微信时,妹妹突然抓我的手,我说:把手拿开……

她说,给我点时间行吗?我自己删。

我说,不行,必须删。

她说,我真的很在意他。

我说,我该怎么理解?是你喝多了,还是借酒说真话?

她说,我会删的,但是不是现在,好吗?

我说,你非要搞的家破人亡,那也没办法,我今天上午跟他谈过了,也承诺过了,你再联系他,不是打我的脸吗?

她说,我不会联系的,就是看看他的名字,有个念想。

我说,你是觉得事闹的太小是吧?你要是坚持留,明天让咱哥来处理这个事,肯定不是现在的结果,他会把你手机给摔的稀烂,把你们俩人弄到一起对质,而且我跟你说实话,你们俩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我什么都知道。

捂着脸,呜呜的哭。

我给删了。

我需要给她做个封印,我说,不管你哭不哭,听没听到,我就说一次,这是我替你处理的最后一次危机,你要是再联系他,你就没有我这个哥哥了,这是我对人家的承诺以及对妹夫的承诺。

我说,我走了,回县城了。

她不让,追了出来:你喝酒了,不能开车。

我问,还联系不?

她说,不了,再也不了。

我给同事打电话,让打车过来帮我开车,我去父母家坐了一会,以太冷为由,拒绝在家过夜,走了。

路上,我给小林打了个电话:她肯定还会反复的,你坚持住原则,你别怕惹恼她,就坚持一个原则,不开口,不回应,她威胁你之类的,你联系我,我给你解决,你看看你把一个农村娘们变成了什么?

小林经过这么一遭,也肯定成长不少,婚外的女人,还是要戳一些有背叛砝码的,最好是旗鼓相当的,甚至生怕我们是炸弹的。

你找那些没有正式工作的。

随时都会被威胁到。

这就如同有天,有个小姑娘在我们书店闲聊,聊起了男人出轨,她说若是知道了自己的男人出了轨,绝对立刻离婚。

我说,假设是假设,事实是事实。

她说,这就是我的底线。

我问,你相信你们单位老大从来没出过轨吗?

她说,我不确定。

我说,从众多新闻就可以判断出,大部分能小有成就的人,都守不住裤带,那么,你选的男人绝对忠诚,只能是一直都没啥起色的普通男人或对女人不感兴趣的男人,只要有肉主动送上门,大部分人都是把持不住的。

你看,有的小姑娘,能睡半个县城。

她瞄谁都是一射一个准。

是这些男人不够优秀吗?

错了,这是相对比较优秀的一群男人!

有没有男人,很优秀,又很专一,从来没碰过媳妇以外的女人?

有,我就是!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534.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