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请你一定一定要等我

仅以此文献给所有毕业和即将毕业的朋友们。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用不同的方式走过了大学的四年,这里有过我们的欢笑和泪水,有过我们深深眷恋的爱人和朋友。但是,离别却成为了永远不可回避的感伤。七月的空气里充斥着离别的味道。在这寒冬出至的年末,让我们一起分享这种生活这份感动。


  毕业了,但,请你一定一定要等我!


  “终究还是一个人离开的”木子叹息着,最后一次回过头,望了望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地方。一切都如同昨天般清晰而接近,然而这毕竟是四年之后,毕业随着那张纸被宣判到来了。四年终于还是要走到今天:提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和一颗在这里变老的心,被扫地出门了。


  毕业晚会还是照例举行了,在学校的小礼堂里,本来说这是通宵舞会,希望所有毕业生都来,最后一次疯狂。然而来的人稀稀落落,学校不大,四年里人也认的差不多了,但那一夜却见了许多陌生的脸孔。木子仔细的看每张脸,希望可以记住,再记住一些。很多情侣在昏暗的灯光下相拥而舞,靠得那么近,然而木子清楚:这或许也是他们的最后一次相拥了。


  音乐很缓,让人愁绪陡升。很多人互相交谈,无外乎毕业,工作和四年生活的点点滴滴。木子一个人坐在角落,心里好痛。昨天变卖了几乎所有的东西,不过换来不足50 RMB,四年中所有的记忆都在昨天被卖给了,廉价的卖给了不相识的陌生人。


  木子提着大学报到那天的皮箱—-或许四年中只有它从未改变吧—-站在熟悉的车牌下等那辆可以走高速的车到来。马路的那边就是学校,在那里有着1400多个日夜和38位同班同学还有几个知心的朋友,一帮还不认识的学弟学妹,还有那个曾经给过木子无限幸福的人—-方舟。


  那是管理楼四楼的第一个教室,木子坐在最后一排看小说,一个男生走到旁边,伸手在木子的桌膛中拿出一本书。木子被吓了一跳,抬起头,男生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将书放在旁边的桌上,坐下,看了起来。木子不好意思的吐了下舌头,居然坐了别人的位置。


  低下头,看到<女友>上的这样一句话:你是天上的一片浮云,偶尔投影在我的波心。木子用眼角偷偷望着旁边的男生, “呵呵,是个帅哥”木子暗自笑道。于是不禁偷偷看了起来:他是整个教室中唯一用钢笔的人,他默读英语很投入,偶尔用笔在纸上写写单词,认真的样子好可爱哦!木子忍不住笑出了声,男生转过头,看到木子在看自己,奇怪,惊讶,也有些莫名其妙。


  “天啊,被发现了!”于是木子咧开嘴,做了个很调皮很怪的表情,赶快低下头,趴在桌子上,将头埋在书里。心想:完蛋了!


  车到了。因为不是周末,也不是上下班时间,因而人出奇的少,不用挤,木子顺利的上了车,找了个单人的位置坐了下来。 “公主坟”,木子将2元钱递到售票员手中。这个中年女人,木子曾无数次坐过她的车,她总会在饱和状态的车厢里高喊着: “查票,查票!”于是便在两个粘在一起的人中间拼命的挤出一条缝,钻过去,继续前进。然而这却总是以相连一系列人悲惨的叫声作为代价的。


  “木子,我叫方舟,计2的,今年20岁,北京人,不太爱说话,没谈过恋爱。昨天师哥对我说:没有恋爱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大学。你愿意让我的大学完整起来吗?”


  这个笨笨的方舟,呆头呆脑的帅到极致,却单纯的和孩子一样。木子开心的笑,眼睛东眨西眨的,咬着嘴唇,就是不说话。


  后来又做出很为难的表情,嘟起嘴,摇着头,长长的叹了口气。问道:“这个字念什么啊?” 方舟走过来,低下头看着那张被他捏的发皱的现在放在木子掌心的纸, “哪个阿?” “这个,嗯,就是这个了。” 木子指着自己的名字。 “这个?这个是木子阿!”


  “木子?哦,好罢,我尽量帮帮你吧。可是人家答不答应,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说完,木子转身就走。方舟傻傻地站在原地,看着木子走远。


  木子本以为他会追过来的,没想到他笨的连这个都不知道。没办法,只好又转回身来,用很大很大的声音问道: “木子是谁啊?” 方舟瞪着大大的眼睛,疑惑得回应道: “木子? 木子就是李木子啊!” “那李木子是谁啊?” “李木子?李木子就是你阿!”


  车上人虽然不多,但是座位也满了。上高速的最后一站上来一位老婆婆,木子习惯性的站了起来。老人家很感激得谢谢木子。四年了,木子几乎就没坐着回去过,车上人总是很多,就是偶尔人少时,好像也总能遇到老人家,不站起来,会让木子感觉很不舒服,所以索性她是不坐的,然而今天或许是最后一次了。


  家乐福好大好大,木子和方舟总是有迷路的感觉。


  二楼上,木子拿着一个软软的枕头,抱在怀里,闭着眼睛,把头贴在了上面: “好舒服哦!” “是吗?”方舟也拿了一个相同的。 “我们买个一样的吧?”木子用顽皮的眼神望着方舟。 “好” 方舟顿顿,突然走过去抱住木子 “你知道吗?我每天都会想你,你呢?你想我吗?”木子点头,将头深深地埋在了方舟的怀里。在那个人来人往的货架旁,两个人就那么亲热的拥彼此入怀,继而热吻起来。


  后来在那个租来的房子里,两个人共同操持着这个小家。虽然简单但是很温馨,很快乐。 就是在这里,两个人一起埋头学到深夜,一起过了四六级;就是在这里,两个人共同吃着做胡的饭菜,却仍津津有味;就是在这里,两个人答应彼此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未来如何都会好好照顾对方……


  木子的身体随着车子左右的摇晃着,窗外是盛夏特有的炎热和不安。奔驰而过的汽车里没有熟悉的朋友,就这样,就这样一个人离开了。学校早已不见了踪影,所有记忆:美好的,伤心的,都在毕业那天一起留给了学校。木子带走的不过是一只当初来时提的皮箱和见证着四年大学生活学习的毕业证。有时想想,真的不值得:四年,四年的时间就为了这样一张纸,四年!


  木子为考研而忙得不可开交,方舟也在到处找工作,每天两个人都在不同的地方和家之间往返奔波。


  “老婆。”方舟在身后用手环住了正在看书的木子。 “别来烦我!快点,到那边去!”木子不耐烦的说。方舟合上木子正在看的书,在她耳边说: “我好累,你帮我揉揉好不好?” “好了,别闹了,你累了就赶快去睡觉,听到了吗?”木子拉开他的手,把书打开,继续看。


  方舟走到了一旁,冷冷的问:“考研就那么重要吗?是不是为了那个你什么都可以不要?”木子没有理会他,孤自看着书。“好,你不说话是吗?”方舟走到木子面前,狠狠的把书率到地上,用很大的声音吼道:“现在我都不如一本书,是吗?”木子第一次听到他那么大的声音, “谁说你不如一本书了!” “那么,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有多辛苦呢?在外面受别人的气,回来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你好好想想,这些日子,你有关心过我吗?有问过我工作的事吗?这些天,屋子是谁收拾的?饭是谁做的?” 木子讨厌他的那副表情,不是自己不关心他,而是每天自己也很忙啊,那么多书,那么所题,就快考试了阿!“是你,是你,都是你!行了吧!” “行了吧?什么叫行了吧?” “好了,你闹够了吧?” “哦,好,是我,是我闹,是我在闹!李木子小姐,不打扰你看书了!不打扰了!”方舟说完狠狠的摔门出去了。


  木子第一次看到他发脾气,一起四年第一次他们吵了架。方舟没有回来,直到第二晚上,回来却还醉醺醺的。


  下了公车,木子一个人拖着箱子,走在地铁里。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但是心境却截然不同了。变了,都变了。记得大一的情人节,木子还和一帮朋友在地铁里卖玫瑰,小小的挣了一笔。大二的十一,他们在天安门看升旗,外面下起了雨,也是地铁,她躲在方舟的怀里……可是,今天,木子一个人走在地铁里,去另一个只有自己的地方,那里没有认识的朋友,又将是三年的生活,三年以后会是什么样子,谁会知道?


  木子考上了另外一所比较有名气的学校的研究生,而方舟则在深圳找到了一份合适的工作。大四的下学期,只剩毕业论文了,感觉空气里也充满了离别的味道。


  最后一夜,方舟买了很多啤酒,木子做了很多很多菜,两个人对坐在桌子旁,静静的望着。没有人说话,喘息声都那么清楚。明天,是的,明天方舟将坐在去往深圳的火车上,他一个人,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木子夹了菜放到方舟的碗里。


  方舟一把抓住木子的手:“你真的要留在这里继续上学?” 木子没有勇气说是,只能点点头,毕竟那是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才得到的机会啊! “不要!你放弃吧!木子,和我走吧!”方舟用接近恳求的语气说着。 “你相信我,相信我会给你幸福,会给你所有。跟我走,好不好?”木字不能够说,只是摇头。方舟松开了木子的手,打开一瓶啤酒,闷闷的喝着。


  不知喝了多少,两个人都醉了,也或许两个人都很清醒,前所未有的清醒!木子被方舟搂在怀里,两个人坐在地板上,一人手里拿着一罐啤酒。 “你还记得我们怎么认识的吗?” “记得”木子笑起来还是 “咯咯”得很好听。 “我很爱你,你知道吗?” “知道。” “我愿意等你,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当然”木子回过头深深地吻着方舟。


  ……


  “我要你等我,等我,你听到了吗?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听到了吗?”方舟紧紧的抱着木子,生怕一松开,她就会走掉一样。 “听到了,听到了!”


  “方舟,我爱你!” “我也是!只会比你爱得更深!”


  七月,酷暑难耐的七月,低气压让人心里发闷。木子买了一瓶冰镇的可乐,一口气喝了好多。二氧化碳在身体里流动,一股舒服的凉爽传遍全身。大概深圳会比这里更炎热吧?木子一个人拖着箱子在火车站里等待。为了考研,她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去过了。家里的爸爸妈妈一定很想很想自己的,他们一定又老了很多。不过还好,就要回去了。就要看见到他们了。


  那天,方舟走了,木子亲眼看见栽着方舟的火车开走了。她亲眼看见方舟眼里泛着的泪水,和自己心里流的血。


  临别前,木子用奖学金的钱买一个MP3送给方舟,里面只有两首歌,都是赵传的,就是那个张的很丑却说自己很温柔的男人的歌:<有个傻瓜爱过你>和<勇敢一点>。木子喜欢这两首歌,方舟也喜欢。


  木子没有哭,即使在方舟即将离开的怀里也没有。她嘱咐他一定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她告诉他一定一定要等她。隔着窗子,木子明明就看见了方舟脸上流着的是自己的眼泪。火车开了,木子站在下面,方舟站在上面。


  木子没有追逐着火车,她没有电视剧主人公那样的冲动,只是在方舟消失的同时,木子靠在车站的墙边,泪水决堤了似的倾泻了下来。


  火车上,很多大一大二的小孩在聊天。木子看着他们,仿佛也看到了自己。大学就这样结束了。四年的生活在今天彻底的过去了。就象写进史书的历史一样再也无法更改了。还有他,真的,就那样,他走了。虽然两个人心里还守着那份曾经的诺言,但是,三年,三年的时间会改变很多,究竟谁能坚持,谁会背叛,没有人能告诉她。


  木子看着那些写满幼稚的脸,想到即将要见到的父母,还有那个心里深藏的誓言,笑笑。未来?未来就让时间证明吧!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4461.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