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考研之路

  • 我的考研之路已关闭评论
  • 457
  • A+
所属分类:生涯规划

 "一心逐鹿不顾兔"的人则往往容易成功,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破釜沉舟,孤注一掷,有得必有失,有时候冒险还是值得的。

考研的过程也是一个人格塑造的过程,这个过程能使你培养出一些优点。适当的放纵可能是难免的,但是千万要承担得起后果。我们不要怪罪谁,不要发唠叨,只有面对现实,有许多东西靠自己的努力是可以改变的。

考研无法挽救许多事情,但它可以弥补许多。

19999月,我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开始攻读硕士研究生。读书生涯又翻开了新的一页,但考研的经历却让我难以忘怀。我如实写出我的考研历程和与之密不可分的生活经历,希望对正在准备考研的人们能有积极的影响。

首先,我要从那一年的高考失败谈起。高考的七月对我并不垂爱,中国最负盛名的理工科大学与我无缘,我进入了一所非常普通的大学。不管失败的原因是必然还是偶然,终究是我自己铸成了人生之路上的这一严重败笔。那个暑假我很消沉,但最终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并把高考失败看成仅仅是众多挫折中的一个而已。

大一第二学期,我询问了许多大四学生。得知他们的毕业去向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困扰了我,"我的未来就是这样吗?"我问我自己。我的心开始动摇。

后来,我特意去了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上海地区的高校,具体了解到各所大学的情况之后,我再也接受不了现实,连夜给我的一位高中老师写了一封长达十二页的信,第二天上午就寄了出去。我在信中向这位担任学校领导的老师表明我希望重新高考,尽管这与现行有关政策相悖。

很快这位老师通知我说"有望可行"。我向系里请了假,谎称家中的父母发生事故,便于当天晚上踏上了回家的列车。我清楚地知道,我的家人会反对我的这一举动。他们不希望我承担任何风险,他们不理解我为了获取更好的东西而去冒风险。我不打算告诉他们。  我直接来到了一中,找了一个拥挤不堪的地方住了下来。十天后,这位老师安排我参加统一的模拟考试。我在全市理科生中排名第二,这位老师很高兴,认为我再经过近两个月的复习,终会如愿以偿。但他要见我的父亲,以征得我父亲的同意,因为办这样的事情还需要花钱,要由父亲出面。

结果是父亲无论如何也不同意,这位老师当然也就不予办理了。我又回到了大学,改变我命运的一个机会就这样夭折了。

不久之后,我找到了一些关系,筹集了一些资金,只身一人来到崇明岛上。几经周折,结果仍没人愿意承担风险帮我再次高考。

此路不通,我已无心再念这样的大学,我给父亲打电话:"我不上了。"我不辞而别,在家中呆了半个多月。后来在家人的劝说下,我又回到了学校。我受到了严厉的批评。期末考试很快开始,结果我有两门重修,一门缓考。我在老师和同学们心目中的形象开始变坏。我的梦想破灭了,并且给自己造成了一个烂摊子。

大二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的前途很渺茫。我开始放纵自己,不上课,不做作业,甚至不参加期中考试,拒绝班级活动,常常躺在床上睡觉,或者出去玩乐。那一段我的表现让许多人难以置信。那个时候我有些绝望,又感到不平。我的心理开始出现问题,不想向任何人吐露心声。但我还是常去心理咨询室,以致和那些老师成了朋友。

家庭的不幸也在这个时刻发生了。在不长的时间里,我的母亲和弟弟先后遇到了死亡的威胁。家中的生意越来越糟糕:运到上海的水果烂掉了,做生意的船沉入了水底,用于经营的十一台电脑全部被盗,承包的养鱼场被洪水冲了,家中不仅一贫如洗,而且负债累累。我向学校和一些银行申请贷款,并向一些人发了求援信,均未得到帮助。为了节省,我常常只吃饭,不吃菜。我的一大喜悦就是每个月能够领到微薄的生活补助。那些日子让我充分地体会到没钱是多么无奈。

1997年夏季,同学们几乎都回家了,我留在了上海,希望能挣得一些生活费。我替别人卖卡,等我去领取报酬的时候,已经人走楼空;我在大街小巷和火车站卖过报纸,因为卖了前一天的报纸,被几个人当众污辱和打骂;我到工地上干过,仅仅一天就晒红了皮肤,砸破了手,工头不忍心,在付给我一天的工资之后,就让我走了;我为了做一个家教,骑车往返近百里;我冒雨扛着旭日升冰茶推销;我把自己的衣服拿去卖,把心爱的录音机和收音机送到了旧货市场;我把精心收藏的书籍低价出售;我到一些大学的宿舍推销过东西,被宿舍管理员没收过……。天气太热,我无法忍受,便到宿舍楼楼顶去睡,又因老鼠太多,我便搬到篮球场上睡。有时半夜下雨,只好卷起铺盖跑到附近的活动板房,任蚊子叮咬。露宿两个月的结果让我的膝盖痛了好长时间。由于整天的奔波,我的饮食极不规则,得了胃病,直到现在还没痊愈。一次,半夜的时候,天正下着雨,我骑车回学校,结果出了车祸。当我从汽车底下爬出来的时候,自行车已被辗得不成样子。

1997年秋天,我来到了北京,打算报考心仪已久的某大学。我直接和一些导师联系,他们没有给我见面的机会。只好买了一些书,便回到了上海。

但出人预料的是,19986月,我获悉我要报考的专业作出新规定:不招跨学科报考者。我还能说什么呢?最后我选择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1998年暑假,我从上海来到北京,参加英语和政治的辅导班。当时,天气十分炎热,听课与住宿的条件很差,学习效率可想而知。英语辅导班的内容是:自己做一套题,余下一点时间对对答案。那套题并不完整,因为时间有限,对答案也不详细。政治辅导班主要是把教材上的内容重复一遍,至多是变化一下次序,增一条或减一条。有些老师就是让你记笔记,结果发现笔记和教材内容大多雷同,课上偶尔还掺杂几句题外话。当时,我有一种上当的感觉。由于学习环境、睡眠环境、伙食条件较差,更重要的是我认为从辅导班获益太小又耽误时间,辅导班上了不到一半,我就离开了北京。我现在以为英语辅导班是不必报的,至于政治辅导班,我建议只选择冲刺班,也就是秋冬季开的班,因为每年10月底考研试题基本确定,在这之后听听权威一点的辅导班,让老师帮助总结和分析一下,也许会有好处。实际上,许多人未参加什么辅导班,也考得不错。许多时候,辅导班是无法保证质量的。非要上的话,也要报相对好一些的班。

我本科学的是机电工程,与现在的专业跨度非常大,难度自然也不小。由于不指定教材,我只有购买同名教材。一时买不齐,我便买一本看一本。三门专业课的内容很多,我顾不上其它事了。我打算:舍弃一切,只顾考研。这使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坦率地说,大学四年,我不是一个"好学生"。我和老师的关系一直在走下坡路,我在同学们心目中的印象也日益恶化。到大学后期,老师的欣赏与同学的尊重早已不复存在,我甚至一度成为"臭名昭著"的人了。我所报考的专业与我本科所学的专业没有多大的联系,只好把时间尽量多地投入到我考研的课程上来。但我的老师们却认为我应该脚踏实地地学好本专业的知识,考研就要考本专业、本校的。在我即将被发展为中共预备党员之前,一些老师以"无视老师、不务正业"为由坚决反对。我清醒地认识到,在当时那种情况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为了考研,我一狠心,彻底放弃了这个机会。老师们无法理解我。最后我心一横,四年的大学生活别无他求,只求一张毕业证和一张学位证吧。为了把主要时间投入考研复习,对于本专业的考试,我不得不采取考试之前突击的办法。但突击的强度实在太大。最后在考研前的那次期末考试中我有两门课交了白卷,以待重修,为自己省了许多时间。在学习课程的安排上,我提前学习了一些课程,而把一些可以推迟的课程安排在大四第二学期,尽量减少大四第一学期的负担,以争取时间。

大三的时候,全系六个班被抽出十二名同学组成城市交通班,这个班的同学在毕业时将被安排在上海的交通部门。在我们系,这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系里也把我安排在这个班级。但当我了解到这个班级的课程将比其它班级多得多,便立即放弃了。大四第一学期,同学们忙着找工作,我因为不打算找工作,也就没写自荐表,被老师批评了几次,也许是他们认为我影响了就业率。最后我成为我们班惟一没有签约的学生。后来,家人为我准备了一些资金,还要替我找关系。我的叔叔为此还专门来了上海。他们的焦灼与担心也让我承受了很多压力,但我仍然一心一意准备考研。我想起了但丁的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走这样的路并不顺利,但我仍将坚持自己的选择。

考研的日子快要到了,我提前在考试地点附近租了一间房子。考研之前那段时间,我开始调节我的生活节奏,复习的强度降低了,主要是浏览一下各科内容,英语的模拟题还是做的。考研的两天半很快就过去了,我的感觉还算不错。3月份出来分数,4月份收到面试通知书,4月底的面试也很顺利。随后,我的档案被调到人民大学,6月份,我收到了入学通知书。

然而,毕业设计的进展可不顺利。毕业设计是大学所学知识的综合运用。坦率地说,我的许多课程是投机过关的,应付考试还行,真要运用这些知识可就困难了。结果是我成为全系二百多人中惟一没通过答辩的人。这时的我已经平静地准备好面对可能拿不到毕业证的可怕事实,但我要努力争取。负责老师答应给我一次机会,也许他们也准备好放我过关,但我毕竟又多了一份令我紧张的经历。毕业设计的紧张还有一个原因,我留下了整整九门课在大四第二学期学习。虽然大学课程的过关并不困难,但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内要拿到这九门课的全部学分,其紧张程度可想而知。623日我通过了第二次答辩,用一位老师的话来说,是他们放了我一马。24日,我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说来也巧,就在这一天,我收到了硕士入学通知书。25日,我办完了离校手续。26日凌晨,我登上了回家的列车,带着我盼望已久的硕士入学通知书和我认为来之不易的毕业证和学位证。我还没来得及喘息,大学四年就结束了。

大学毕业了,回头看去,似乎一切都那么沧桑。我的经历根本不算完美,但不管怎么说,我挺过来了。我的经历并不具有普遍意义,但我仍然希望它能对读者朋友有所裨益。

以上所写的是我与考研有关的生活经历,我下面谈一谈自己对考研的一点体会。

确定要考研究生之后,在确定学校和专业时,一定要打听清楚你所报考专业的毕业生去向。最好和导师联系一下,可以让导师推荐一些复习教材,还可以向导师如实表明自己的情况和打算,请他指点复习步骤。也可以到研究生那里去虚心请教。买齐对路的教材和历年考题,余下的就靠自己刻苦学习了。如果感到专业课很吃力,可以听听课,但我认为主要靠自学。研究生入学考试的专业课不可能覆盖本专业本科期间的所有课程,跨学科报考者对此尤其要有信心。有的大学有专业课考前辅导,对此千万不要错过。一定要反复琢磨历年专业课的考题。有些大学不指定考研的专业课教材,这时就要请导师推荐或向研究生询问,切不可随意买同名教材。有些大学不出售往年的专业课考题,最好想办法找一下。另外一定要跟踪最新的考研信息,防止临时发生变化。

在紧张的备考期间,许多人会遇到各种各样不同的问题。有些人承受不了就放弃了,我认为这是不足取的。我曾经也遇到过许多问题,有情感的压抑,有身无分文的折磨,有长时期单调的生活,以及来自其它各方面的压力。但最终我挺过来了。这些问题容易使人产生困惑和动摇,但万万不能因此而随便放弃考研。这是一个决心问题。报着试试看的态度是不大可能成功的,而"一心逐鹿不顾兔"的人则往往容易成功。必要时完全可以破釜沉舟,孤注一掷,有得必有失,有时候冒险还是值得的。考研的过程也是一个人格塑造的过程,这个过程能使你培养出一些优点。适当的放纵可能是难免的,但是千万要承担得起后果。我们不要怪罪谁,不要发唠叨,只有面对现实,有许多东西靠自己的努力是可以改变的。  有许多人把考研当成第二次高考,这是不无道理的。由于客观条件和主观努力程度,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大学四年。这四年使人发生了更大的分化。考研无法挽救许多事情,但它可以弥补许多。寻求改变的人们更应抓住这个机会。不管对于谁,读研究生都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在重视知识和学历的年代里,读研是有好处的,为考研奋斗也是非常值得的。(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99级硕士研究生)

作者小传

1999年毕业于上海铁道大学机电工程学院,同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曾获全国中学生化学竞赛国家一等奖,江苏省高中数学竞赛一等奖,上海铁道大学"优秀团员"称号,曾任北京美的梦广告有限公司项目部主任。

我是一名跨专业考研者。我曾经认为,跨校跨专业考研不大可能。但我经过充分的了解与辛勤的奋斗之后,把自己一度认为是不大可能的事变成了现实。今后的路很长,我缺乏的东西不少,要学的东西也很多,但我为自己的过去画了一个比较圆满的句号,也为自己的发展创造了一个机会。追求理想的大学、专业和学历是有价值的,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有必要的。不管是对于要求改变现状的人们,还是对于要求进一步发展的人们,考研都是一条很好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