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

  • 微小说: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已关闭评论
  • 423
  • A+
所属分类:美文

微小说: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始陈述。
一旦涉及到自己的感情,指尖流淌的文字也会和自己纷杂的心情一样,一团糟。
房间很安静。
《闹够了没有》充斥耳膜。
我听见歌手梦呓般吟唱:“……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偶尔还能分担你的伤口。把我的肩膀借给你当枕头,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所以不会有分开的理由,只是偶尔会问我自己,你闹够了没有……”

微小说: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
是啊,我们只是朋友,所以我们可以永远不分开。这样,也挺好。
我看着我们的古装合影,手指拂过你的眉眼,一丝叹息就溢出嘴角。
我们只是朋友。这句话在我口中从一开始的窃喜,变成后来的苦涩,再到现在,终于转化为坦然。
我默默地审视着自己的转变,起身沏一杯花茶。轻轻勾起嘴角。
幽香袅袅。空气中开始涌动着栀子花清雅的香气。我想起你的眉眼,带着栀子花一样的纯真。
我想,最初吸引我的,就是你酷似初恋的纯真吧?
所以,明知道你喜欢的不是我,我还是一直找机会想引起你的注意。着了魔一般,身不由己。我唾弃自己,可是,又为自己的一切行动找种种心安理得的借口。打着陪你难过陪你发泄的幌子,在你身边呆了一天又一天。
有那么些时间,我甚至很想找那个被你喜欢的女子,我想问她,凭什么我企之不及的人她却不屑一顾。凭什么,她明明不喜欢你,还要那样吊着你。可,谁知一来二去,我竟然和她也成为莫逆。
看着烟雾缭绕中三分迷离三分妖娆三分忧伤的你,我无数次想冲上去抚平你的眉头。我舍不得你难过。我舍不得。可是,我没有资格。我能做的,只是缓缓吐口气,平复胸腔的窒息感,大喇喇走到你面前拍拍你的肩膀,:“走,咱们过山车去……”或者:“走,陪我喝一杯……”其实,我轻微恐高,其实,早在多年前,我已经喝酒喝坏了胃。现在过山车我也怕,现在一喝酒胃就火烧火燎地疼。可是,那些害怕,那点疼痛,比起心疼,那么不足挂齿。
果然,在我刻意讨好迁就之下,我们关系越来越好。
我看着我们的转变,暗暗告诉自己,我们会越来越好。你,总会看见一直守在你身边的我。我告诉自己,精诚所至,金石总有一天会开。
后来,她有了男朋友。我也有了更加光明正大的和你一起的理由。
慢慢地,我们开始称兄道弟。我们开始频繁地聊天,短信,电话。也开始单独吃饭,看电影,玩。有时候,我们还会以情侣的姿态出现在我朋友面前。我一边窃喜,一边惴惴不安。我们这样,算什么?
朋友么?哪有朋友逛街会十指相扣地手牵手?哪有朋友会那样亲密的将自己碗里的东西放到对方碗里或者在对方碗里夹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哪有异性朋友会在晚上开一个房,睡一张床,哪怕只是单纯地只是睡觉?
我想,我是恋爱了吧?你单身,我也单身。只是,我们这样的年纪,恋爱早就没有了甜言蜜语。我以为,我们之间的那层膜总有一天会捅破。我欣喜,我们可以心照不宣地在一起。我们,来日方长。
从来不知道,来日方长,心照不宣,这么模棱两可的两个词也可以在我的内心衍生出那么多的甜蜜。
我开始越来越期待下一次的约会,开始越来越频繁给你打电话,发短信。从来都素面朝天的我开始频繁地购买化妆品,并且学习化妆。甚至,偶尔还会喷点香水。从来都很潇洒的我,开始越来越粘人。从来都很爷们儿的我,开始变温柔,变得体贴……
朋友问我,你是不是恋爱了?
我想说是,可是又说不出口。只能对好奇的朋友报以一笑。
朋友以为我默认,叫嚣着要我请客。我痛快地答应请客,却味同嚼蜡。
我们恋爱了吗?
哪有男朋友会带着女朋友去见一个又一个女人?哪有男朋友会当着女朋友的面和别的女人很暧昧地上网聊天?哪有男朋友会对着自己女朋友的闺蜜比对自己女朋友还好?
我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没有骨气。
我告诉自己,他不珍惜你,那就离开他好了。
所以,我逼着自己不找你聊天,不给你打电话,不给你发短信。可是,只要你主动一个电话,一个短信,我就乖乖跑到你面前。所有的抗争,所有的不满,所有的委屈,都没有你的主动更让我动心。
可是,你还是当着我的面和别的女人暧昧。我看着你们欢笑,默默躲在角落,酒,一杯,接一杯。我想醉,醉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可是很可悲,前些年喝坏了胃,也喝出了酒量。泪滚滚划过脸庞,我突然庆幸包间幽暗的灯光,让人看不见我的异常。我,还可以不那么狼狈,我还可以偷偷擦干泪做最骄傲的自己。
然而,一次,两次,三次。
我终于管不住自己。我开始闹。于是,那些本该疯狂的聚会一次次因为我不欢而散。
你吼我,问我怎么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
你亲手凌迟我对你的心,你问我怎么了?
你问我,到底闹什么?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闹?你竟然敢说我闹?我为什么闹,你看不出来吗?我在吃醋。我在吃醋啊。为什么我离开包间那么久你都不知道?为什么当着大家的面你就对我那么冷淡?为什么我不喜欢的场合你还要我迁就你们去?
我们这是怎么了?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那个出门给我拎包,进店给我开门,生气唱歌哄我,记得我所有喜好的你哪儿去了?
我们这样,算什么?到底算什么?
我含着泪,倔强地看你。看你看着我的眼神从一开始的生气转化成陌生。
我暗暗松口气。
终于,结束了吗?对我失望了吗?
这样也好。反正,明天就要离开这座城了。
可是,我明确感觉到心口好像破了个洞。那里,寒风凛冽。
冷。
我听到我牙齿相碰撞的声音。
我听到我极力保持冷静地对你说,“我只是有点不舒服,你玩吧,我先走了。”
我还是奢望你追上来的。所以,我走的很慢。然而,骄傲也让我不能回头看你。
可是,我还是回头了,在转弯的时候。我怯怯地用眼角余光扫过身后的路,却没有发现你的身影。
这是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方。哪怕晚上,也有很多人。可是,人再多,只要你在,我肯定可以一眼看到你。
我看见心底的希冀,如同水晶般碎成齑粉。

我再也忍不住,就那样蹲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像丢了心爱的玩具的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心痛。好痛。
果然,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我听到喇叭声刺耳地响起。我听到有人骂我疯女人。我看见有人在对着指指点点。我抬头,像泼妇一样,不,是泼妇一般吼过去“看什么看,没见过啊?喇叭按什么按,赶着去投胎啊?”
“神经病!”
神经病吗?我看着自己。裙子皱皱巴巴,光着脚,高跟鞋拎在手里。头发乱七八糟,妆容一塌糊涂。
没错,这样的自己,果真像一个神经病。
我抬头,这个城市依旧灯红酒绿。并没有因为我的悲伤改变什么。
我走进路边的旗舰店,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再走到美容店,做了一次护理。
我看着自己,有些空洞的目光,麻木的表情。我看到我一直引以为傲的皮肤苍白,憔悴,像缺水的,濒临枯萎的百合花。我惊慌地摸过我的脸,突然有点庆幸。还好,到此结束了。还好,我离开的背影还算潇洒。就让我,潇洒地离开你吧。
年假,整整两个月。
我在老家用假期里很多个夜晚回忆我们相处的点滴。
逢场作戏四个字,终于把我心底的火慢慢熄灭。
我们不算什么。我们没有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开始,也从来没有结束。
一切不过是我自导自演的戏。戏里,我们有开始,有过程,也有高潮,就是没有结局。戏外,你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你只是寂寞,而我也寂寞了太多年。所以,你不拒绝我的热情,所以,我把你的不决绝当做了回应。你没错,你从来没有给过我承诺。是我想太多。是我看着自己的影子太孤单,太渴望给她找个伴。
我只是你感情空虚的时候陪伴你疯狂了一场的过客。是我一厢情愿地把这些当做了爱情。
两个月不联系,我零星地在别人那里得到一些关于你的消息。
从一开始的心悸,到后来的不动声色,我终于找回了自己。
我从来都是孤傲的女子,是爱情两个字太美丽,美丽到迷惑了自己。
所以,那么孤傲的我会因为你随口一句话默默奔走千里,会因为你一个暧昧的眼神心醉迷离,也会因为你一个诱惑的微笑暗喜。因为喜欢你,我拒绝不了你的所有,包括请求,要求。因为喜欢你,我丢了自己。
在年假结束前接到你的电话时,我有点惊讶。我离开的时候,以为,我们没有以后了。
我听到你抱怨我不联系你,我听到你说要和我见面。
我爽快地答应和你见面。那天, 我舍弃了因为你买的过高的高跟鞋,显文静的淑女裙。我穿着我钟爱的白衬衫,牛仔裤,扎着利索的马尾,素面朝天。
我看见你眼神有那么一霎那的惊愕,然后转为平静。
我想起那次,我们见到我朋友我和你说“这是我们家妞儿。”时,你指着我对她说,“这是我们家妞儿。”时,你微笑的脸。
我想起那次,我们去景区玩拍古装照时,你指着侠女装说“我穿侠客装,你穿这个,一定很配。”时,霸道的语气。
我想起那晚,你拉着我的手,说“以后晚上出去玩,一定要带着我,不然我不放心。”时的晦涩不明的表情。
我想起……
然后,我笑着伸手,“好久不见。”
我终于可以笑着看你指着我对别人说,这是我兄弟。也终于可以大方地和你勾肩搭背,告诉我身边的人,这是我兄弟。
我终于可以笑着给你和你现任女朋友预定房间,笑着给你分享女人的心事,让你更好地追求她。
我终于可以在你对我撒娇的时候,一巴掌拍开,我终于可以从容地拒绝你了。
电话铃突兀地响起。
我听到你说“兄弟,今晚出来玩。带上你几个姐妹啊……”
我听到我说“今晚有事,我叫别人过去。改天我请你……”
亲爱的,我们的关系依旧亲密。超过了友情,却也永远达不到爱情。可是,这依然值得我们珍惜。
音乐换了。
我听到女歌手在那里撕心裂肺地唱“……这么近,那么远。现实和梦境相叠。月光皎洁,水云光线,也许这是一个人的思念……”
“那么近,那么远。原来不只是思念,不只是人,还有我的幸福呢。”我轻叹,然后将照片放到柜子最底层,轻轻告诉自己。没关系,我们还是朋友。而我,我还有我的幸福呢。
没关系,我们只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