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求职故事

  • 女大学生求职故事已关闭评论
  • 1,205
  • A+
所属分类:求职故事

女大学生求职故事


毕业季又近,“后毕业时代”的话题也再度进入公众视野。走出校园,求职难、租房贵、生存压力大等成为每个年轻人必经的人生考验。相关调查显示,57.21%的“后毕业时代”被调查者感到有一定压力,26.12%有很大压力;其中,59.95%的被调查者靠自己找到了工作,31.84%的人通过亲戚或朋友介绍找到工作;61.19%的人认为,在就业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问题是缺乏社会经验和就业能力,难以在社会上立足。另据调查,94%的“后毕业群体”曾产生过心理焦虑。今年全国两会前,有代表委员呼吁:为这个群体减压,高校应开设“后毕业”课程。
  吴昕,一个“后毕业时代”青年的个案,她的彷徨,是一部分“后毕业时代”青年经历过或经历着的迷茫,而她的日渐成熟则告诉人们,后毕业时代的青年需要外部关怀,更需要内部成长。
  上网、刷新,再上网、再刷新……在经历无数次紧张的等待后,录取名单终于公布。名字是繁体字,吴昕愣了一下,随后迸发出如释重负的快感。
  坐在宾馆的房间里,吴昕抓起手机向大学时候的室友报喜:“香港那边录取了。”
  吴昕,一个对求职和求学有着美好愿望的女孩。毕业一年,经历了许多毕业生都要经历的挫折。一年后,她的改变让人惊讶。
  “我就不喜欢那么忙”
  “我的大学?上课、看书、动漫,还学了点日语。”毕业的那个夏天,吴昕这么总结自己的大学生活:“其实我大学从来都没想过工作的事情。我就觉得像以前一样把书念好就行了。”
  理科女生吴昕,考上北京一所以人文社会学科见长的大学学新闻。
  室友们都还记得大一开学那天,吴昕的爸爸把挂蚊帐的铁丝安好,拿着钳子从上铺爬下来的情形。当时,吴昕妈妈接着爬上去,开始铺床单,已经比妈妈高一个脑袋的吴昕站在床边,一直低头摆弄着手机。
  大一开始,有同学加入十几个社团,有同学专心做学生干部,有同学热心办学生媒体,吴昕加入了动漫社。每周日的晚上,动漫社在阶梯教室举办观影活动,吴昕都会兴奋地坐在教室后排的黑暗里欣赏影片,有时候会拉上室友,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她从来不参加动漫社吵吵闹闹的cosplay、春游秋游。
  “也不能说自己不喜欢,我是从中学就养成了不参与的习惯。”不参与社团活动和学生媒体,没有实习经历,没有足够高的学分成绩,也没有出国的准备。
  临毕业,摆在吴昕面前的路似乎只有一条:考研。吴昕也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求职的准备,于是决定考取本学院的研究生。
  “其实我才不想学这个呢,只不过其他的专业嘛,我没有什么准备,有些还要考数学,单从难度上看,本院本专业靠谱。而且我们院的牌子确实很响。”
  大三下学期,考研大军更是早早占满了被称作“考研圣地”的图书馆。坐垫、靠垫、纸巾、甜点、酸奶、蜂蜜、泡面、水果……还有在桌上堆了半尺多高的书,考研的人自称“战士”,他们把图书馆的自习室也武装成了自己的堡垒。日光灯管在头顶“嗡嗡”作响,灯下,两百多人埋头看书,或面无表情,或眉头紧锁。
  但吴昕受不了图书馆里“一切为了考研”的压抑氛围,一直在别的自习室学习。
  2008年夏天,吴昕大学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同学们忙着做奥运志愿者、实习、准备出国留学,吴昕则回到湖南老家,一边享受“有空调的假期”,一边继续准备考研。
  同寝室的女生在都市报实习,“朝九晚九”、电话不停的生活让吴昕害怕:“我不想去媒体,当记者太累了,而且我也不会写稿子。我就想找个轻松一点的工作,业余时间多一点,我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看动漫啊,旅游啊,享受生活嘛,我就不喜欢那么忙。”
  考研的日子昏天黑地地过去了,三月初,成绩公布:吴昕把自己留在象牙塔里的努力失败了。
  象牙塔外是她从来不了解,也从来不想了解的世界。可是不久以后,她不得不走出去。毕业前四个月,吴昕第一次开始写简历。
  “生活扑面而来,我们无处可逃”
  毕业近在眼前,投出的简历、做过的网申都是个位数,工作自然还没有着落。金融危机是2009届毕业生的噩梦。往年不愁去处的男生戏谑地嚷着:“谁来潜规则我啊?给我一个工作吧!”女生只能摇头叹气。毕业还没去处的人,只能等待“被就业”,不管是被学校,还是被家里。
  学校通知,7月初之前,所有毕业生必须搬离宿舍楼。意料之中的事,却还是让人觉得压力突然变大。
  上网找了租房信息,不爱和陌生人说话的吴昕,鼓起勇气给房东打了电话,约好去看房。上了地铁才知道,传说中地铁直达的天通苑,有“天通苑南”、“天通苑”和“天通苑北”三个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