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职业生涯规划的另类看法和感触

《严重的时刻》
          ——里尔克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
  无缘无故在世上哭
  在哭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笑
  无缘无故在世上笑
  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
  无缘无故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是的,我无意为这首我个人偏爱的诗歌做一点点赏析,我知道我要写下去的是关于人生,关于未来,关于职业生涯的理性规划。只是我们往往会发现计划来的没有变化快。或许我们可以咬文嚼字的说此处我们说的规划与计划毕竟在含义上深层地考虑是多少有些不同的,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让我们暂时放下这些坏毛病,去赋予它们暂时等同的含义吧。人的一生生老病死,哪件事对于生命来说不是无缘无故呢?在我们的生命有太多太多我们所无法掌控的东西。我们在啼哭中出世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无缘无故,我们尚且不知道世界为何物我们就来到它的怀抱;我们在这个世界为了自己的生存去做我们所说的奋斗与努力,我们哭也好,笑也好,我们一直走,在生命的历程中我们走,走,以至到了死,其实我们要的只有两个字:生存。而抛弃生存这个概念回顾这一生,我们,是不是无缘无故呢?我们真的热爱我们的工作吗?我们真的热爱金钱权力我们真的热爱名誉地位吗?无缘无故的我们,为了无缘无故的理由做了一辈子无缘无故的人。我知道这并不理性,在这个大众哄抢的社会,资源是有限的,而我们的欲望无止境。私欲的膨胀让我们一哄而上,我们浮躁,我们迷茫,我们高呼要有车有房,我们高唱人生的好时光。


我听说,我们可以在大学时期迷茫不知道先复习四级还是做出国的白日梦好,可以堕落每天打游戏泡论坛聊QQ,但是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目标。或许这个目标可以说是我们的职业规划了吧。我们每个人真的都可以通过工作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吗?以前我们说爱一行,干一行,而今时代的发展我们说干一行,爱一行。资源的稀缺性让我们被迫被生存所选择。


关于干一行爱一行,每一种新观点出来时总有它的卫道者,大家说我们应该提倡干一行爱一行的精神,这种做法是我们在这个社会状态下正确的选择,因为我们已经处在了无法自主选择职业的环境里,我想做什么工作什么工作就会向我招手就会要我吗?在排除有些异常极其认真刻苦的学习后以优异的成绩受关注的情况下,普罗大众的就业问题真的可以用他自己的规划去实现吗?譬如说我。在三年普通专业学习的情况下我明年想去做一名营销助理,然后我想象自己在以后的生涯中一路升,升,升,最后年薪多少多少,宝马,别墅,还有幸福美满的家庭。这样的职业规划足以安抚这个社会的烦躁以及我的烦躁么?而我们有多少人去把一个清洁工的工作当职位呢?这种不正常的工作观念使得我们的规划越走越远,越说越吹,我是首富,我是首相,我不是乞丐清洁工。当然我还是相信很多东西我们可以通过努力获得,但我也相信在一般的情况下,不可能每个人都实现自己的宏伟目标,除非我们的目标建立的基础是新老力量的更替。(有点绝对)


而爱一行干一行,其实我是不太喜欢营销的。我觉得我倒比较适合去做一些比较安逸懒散比较追求完美的工作。但我发现我很不喜欢把我的爱好规范化,在规范化的情况反而事倍功半。那么爱一行干一行在于我来说是不可行了。我发现,无论我怎么说都是绝对的。我只是凭自己的想象在这里随意敲下自己的非理性想法,这个社会究竟是怎么样的,所谓的人的工作究竟是怎么去运作的。我们在工作中会接触到的人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是怎么样的,我相信这些是书本所不能教给我们的,纵使我们从书本中窥见些许皮毛我们也许会在真正做事前忘记的一干二净抛到了九霄云外,等到我们真正经历过时我们才会恍然大悟。


真的,我觉得我做不了这份规划。我们的人生并不是自己的人生,我们并不能为了自己而活。我们为父母而活虽然他们总是说孩子你放胆去飞;我们会为将来自己的妻子(丈夫)而活虽然她(他)说我永远支持你;我们也要为我们的后代而活希望他们在我们这个阶段时不会像我们一样。我们的生涯规划随着我们不同时期的想法而改变,它就像幼时的梦想每天更换等到我们把所有伟大的梦想幻想在自己身上后,发现,其实我们只是一个普通人,做普通的事。我们的生涯也充满了种种的偶然性,它们与你不期而遇。我们永远不能预知明天的太阳是否照常升起。


我们要做的或许只有过好每一天了,把每一个24小时过得精致充实,用自己全身心去雕刻这短暂的24个小时,然后想想自己还能为自己为其他人做些什么。四川地震了,我们的救援队员在第一时间奔赴受灾地区,我们祖国各地的人民踊跃捐款支援灾区,其实我想做的,这一辈子一直保持的关于自己的未来职业生涯的幻想景象,只是一个奔赴前线的支援人员的背影,而我不在乎生死;或者一双无私奉献自己所有为社会做点什么的手,而我不在乎无私后的贫穷与富裕。


仅此而已。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