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5

职业规划资料包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从青海湖一路北上。

柏油路。

不好走。

一是坑洼多。

二是限速严重,要么限速30,要么限速40,而且多是区间测速。

2012年,进藏时我拍了一组高原公路的照片。

感叹了一句,豆腐渣工程。

看着一马平川,跑起来呢?

全是起伏路,,一跳一跳的。

要么,就是到处都是暗坑。

后来有读者给我做了相关的科普,与我们大众的理解正好相反,我们认为路是被车压坏的,实际上呢?在不超负荷的前提下,路越跑越结实,不怕车流量大而怕车流量小,为什么青藏高原的路那么容易坏?车流量小是一方面,另外还有一点,青藏高原昼夜温差大,地表与路基温差也大,热胀冷缩,所以大家会发现,高原公路两边有一排排的铁棍,那是干什么的?

就是热传导。

尽量使路基深层与路面温度同步。

他的观点是,不仅仅不是豆腐渣工程,相反,我们在研究高原冻土与路基方面,在全球都是领先的,包括铁路也是如此,都是世界之最。

懂了。

我们走的应该是县道,两边全是牧场,平时很少有大车走,也是有类似的坑洼与起伏现象。

路上,野生动物很多。

特别是土拨鼠系列。

我还在车台里提醒了一下,不要喂食土拨鼠,不要靠近甚至握手,鼠疫可比新冠厉害多了,鼠疫属于传染性与致命率最高的传染病。

得上就死。

每次遇到类似的一望无际的草原,总有队友感叹,要是能在这里生活就好了。

看看风景行。

真让我在这里生活?

我不待!

大家总是坚信天然的就是最好的,其实大自然对人类一直都是中立状态,甚至可以这么说,进入纯自然状态,至少要有半数植物、动物对人类是有威胁的。

例如牧民,容易得鼠疫。

还容易得一个病,叫包虫病。

整个肝里全是寄生虫,并且有家族性,我一个读者是新疆的,她在杭州生活,她年龄跟我差不多,就得的这个病,应该是家族性的,这个病全国最好的医院就在乌鲁木齐和拉萨,需要换肝,终生服药,她是前几年去做的换肝手术。

相比大自然。

大城市才是干净的、卫生的,适合人类生存的。

所以,别提什么长寿村。

长寿村真正的秘诀只有一个,改年龄。

真正的长寿村就两大村:北京、上海!

要说神秘,最像神仙家的地方,应该就是秦岭,在穿越的时候,我还突然想起了一本书名,山里有没有神仙?

你知道纯生态的秦岭是什么状态吗?

穿越时,车子周围有数百个马蜂,一开窗户瞬间钻进来一群,那蚊子更恐怖,你想想,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你还能心旷神怡吗?

我们吃饭的那个饭店,直引山泉水下山,水在盆里沉淀后发黄,作为理科生,我可以很负责的给大家科普,喝水,不要追求什么弱碱水、小分子水、矿泉水,就一句话,都是智商税,最适合饮用的就是纯净水。

懂了?

你肯定不服,又是缺那缺这的。

人口渴了,需要的仅仅是水,至于所谓的矿物质之类的,可以忽略不计。

为什么很少有人去科普这些?

我之前写过,在所有学科里,争议最多的就是生物,因为人人都是专家,甚至是这样的,真专家反而被我们给骂的屁滚尿流,因为互联网骂战讲究的是两点:

第一、谁人多。

第二、谁声音大。

所以,那些野生动物,隔远处看看就行了。

别随意摸。

也许,它身上正封印着某种传染人而不传染它自己的致命病毒。

傍晚,到了一座县城。

这个县城,也就有我们镇那么大。

但是,类似的县城,一定有好酒店,特别是与越野主题有关的城市,一定有人去投资建酒店,因为知道这群人的消费力可以,我们住的那家就不错,应该是当地最好的,有餐饮,有住宿,门口还挂着横幅,欢迎扶贫评估专家莅临指导……

停车场停的,清一色陆地巡洋舰。

多是青A或甘A的牌照。

我们是来穿无人区的,酒店门口就贴着告示,从4月30日起,不建议或不允许任何团队、车队、个人穿越无人区,理由就是进入雨季了,河流多,救援难度大,并且有过恶性事故发生。

我们就是来干这个事的,不让干,肯定不行。

我们之前多次穿越无人区,已经总结出经验了,准确的讲,任一无人区都不允许随意穿越,要么是自然保护区,要么是军事禁区,要么是救援成本高。

那,为什么大家又穿进去了呢?

也是有策略的。

方式有二。

要么,计算违法成本,例如被抓到,一车罚多少钱,甚至可以主动一点,你直接给我们开罚单,我们当通行证。

要么,有职业黄牛。

那能不能偷着闯入?

很难,除非你相当的专业,能从很偏僻的区域转入,否则一定会抓到你的,因为有些区域是你的必经之路,在那边等你就行了,有无人机侦查,有电波扫描,你只要有车台通讯,他们就能扫描到你,一抓一个准。

我们又不是没试过,四处都没人,但是你一进入,执法车马上就来了,而且他们才是专业车手,咱开的小心翼翼的,人家真是一路飞驰,根本跑不了。

车队进入了无人区,是弱势群体。

咱又不是那些独行侠。

所以,咱采取的战略都是合作模式。

要么联系向导。

要么联系官方。

尽量让整个行为合法化,另外真遇到了极限情况,也能第一时间求助,例如高原反应了,人不行了,那是不是可以申请派救援队伍进去?你看很多越野穿越可可西里的,寻求救援后,都是第一时间先罚款,甚至拘留。

那怎么可以获取通行证呢?

很简单,大家为什么要来穿越这条线路?

一定是听过来人分享的。

要么,就是抖音上刚有人走过。

那很简单,找他们就是了,他们会把向导微信再推送给我们,一条专业线路的专业向导就那么几个人,甚至做到最后,就那么一两个人,这东西才是真正的大浪淘沙,全靠口碑,对人品、能力要求都非常高。

向导能解决两大核心问题:

第一、通行证的问题。

第二、后勤保障+应急救援。

很巧,当天向导接了三个单,其中两个是猛禽车队,除了我们,还有湖北一个车队,四台新款猛禽,全是单人单车,三男一女。另外还有三个是游客,摄影爱好者,他们是搭车族,给向导钱,向导带他们去无人区摄影。

向导长的很帅,很像古天乐,一天到晚戴个墨镜。

一接触,就觉得他太适合干这个了,就一个特点:热情洋溢。

根本不像是向导对游客。

而是招呼朋友。

他本身有体面的工作,准确的讲,他就是为摄影群体服务的,就是开车拉着人进去摄影或观景,至于给我们做向导,那纯粹是搂草打兔子,很北方人,例如我们是朋友介绍认识的,他说什么也不要钱,意思是交个朋友就好。

那咱咋可能不给钱呢?

肯定会打听个行情价给他,不可能让他吃亏。

这就是这个行业的生存之道。

我们是第二天中午接上的头,他提议,你们来了,也没什么事,要不带你们四处转转?做做基础的训练,例如过河、过沙、过山。

好,好,好!

他自己开了辆5.7的陆地巡洋舰,他在前,我们在后。

他说,无人区最美的季节,就是这个季节,不仅仅有雪山,有白云,还有青草、鲜花,关键是有无数清澈而漂亮的河流,但是这个季节也是穿越无人区最危险的季节,因为雨水大、沼泽多,一旦过河失败,那么车子就会进水,大概率就抛锚了。

单纯从穿越难易来讲。

春秋或冬天是最佳的,有冰层,至少不会轻易陷车。

所以,要这个季节进无人区,最需要训练的就是过河,要判断什么样的河是可以过的,要通过水波来判断下面有没有大石头,水流越急的河流,河基越硬,但是暗石越多,若是有大的水波,说明下面就是大石头。

还有,过水一定要慢,不要想冲过去。

冲是冲不过去的。

反而 容易把水呛进发动机。

要顺着河流的方向倾斜,这样水流有助力作用……

他一一演示。

我们一一跟随。

越玩越刺激,而且越玩越大胆,最初只敢过小河,后来敢玩大的,大到什么程度?1米深的水都敢过,就一个原则,淹没不了引擎盖就没问题,猛禽的动力是核心竞争力,不管什么状态下,给油就走。

从下午2点,玩到了下午8点。

在这里,8点还不天黑。

女猛禽不知道是胆小还是爱惜车,不下水,一直在河边没下水,只是帮着大家拍视频,刘威也在拍视频,他们聊的比较多。

女猛禽,胸特大。

晚饭,我们都是扎营。

刘威跟我讲:那个大奶是你读者。

我说,不可能。

他说,刚才她问我是怎么来的?我说跟着懂懂老师,她问是山东的那个吗?我说,是的,然后我把公众号二维码发给她,她说她已经关注多年了。

扎营间。

女猛禽真的过来了。

跟我聊了一会,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湖北的,一线抗疫人员,感觉压力大,出来走走,但是我的直觉是什么?

她的确知道我。

但是并不熟悉我。

至少不是天天追剧的,可能是几年前看过,否则她不会对我的猛禽那么惊讶,董老师,您也玩猛禽?其实,我买了快一年了,也写过多次。

她要拍个合影,说是发给她同事,她同事是心内科的,是铁杆。

我同意了。

聊了一会,她就走了,因为她要去酒店住,不露营,其他三个车友露营,她说有时间在路上给我讲讲她的故事,很曲折,可以写一写。

加了微信。

我翻了翻她的朋友圈,我基本可以判断信息如下:离异、孩子归前夫、信佛。

这应该就是她嘴里的故事。

她觉得,自己是很独特,其实一点都不独特,中途生活好好的女人,突然每天佛呀上帝呀,基本就这么一个原因,千篇一律,没有例外。

只是每个女人都觉得,自己是最与众不同的那个。

露营后,我们才发现问题,我们只有肉没酒,一群山东人,没酒那能有灵魂吗?于是我跟大G说,咱去武汉帐篷问问有没有酒?

好。

我们俩就去了。

问有没有酒?

回答,有。

问,能借几瓶不?

答,就一瓶。

那算了,我们回去采购去,让我去,理由是我不会做饭,光在旁边看,还添乱……

进了县城,买了10箱啤酒往回赶,中途手机没有信号,还走错了一段路,买个酒浪费了接近2个小时。

到了营地一看,有酒了。

我问,哪弄的酒?

队长说,给人家补胎换的。

我问,给谁补?

队长说,给湖北的。

我说,那也太扯蛋了,我们过去借酒,说就一瓶。

队长说,刚才人家来道歉了,说以为你们是要白酒,白酒他们就一瓶。

我说,出来玩,不可能只带一瓶白酒。

队长说,理解万岁。

在山东,分酒跟分烟是一个道理,有烟大家一起抽,有酒大家一起喝,我们过去要酒的意思就是并桌玩耍,我们提供菜,你们提供酒,我们嗨起来,回头我们会还回去的,我们的物资车次日凌晨才能到,我们车上有N多酒N多煎饼,咋这么小气呢?理解不了。

他们一辆车下河的时候,轮胎扎了,我们这边给补的,用了两盒胶条,关键是海拔那么高,撅个腚给补来补去,太辛苦。

次日早上7点,领队到达我们的露营点。

但是,我们这边计划有变,我们的物资车没有按时到达,而是在西宁到青海湖被交警查了,说是违法改装,要求恢复原样,那是一辆F350,后面是四个轮胎,而行车证上只有两个,并且做了升高,恢复原样是不现实的,只能疏通。

这个我们也遭遇过。

甚至说,一辈子没见过这个架势,车队经过时,把我们有序的放进一个卡口,几十个警察集体过来查车,每个车配三个警察,灯光、底盘、特别是牌照架,若是可活动的,直接扣12分。(装前绞盘的多使用活动牌照价,我们车队全是这种,巧的是我们刚在上一站用螺丝固定住了)

我们是车队,没有太大的问题就会放行。

玩越野的,哪有不改装的。

除非像我这样的,绝对的素车,一个螺丝没动过,绞盘也没装。

但是,我这样的,在越野圈,凤毛麟角,他们认为我是抠,不舍得,其实不然,而是在我看来,出厂时的状态是一个车子最有艺术感的时候。

应该保持。

例如玩猛禽的,你见过后面不加盖的吗?

我就没加。

那么,我们决定推迟一天出发。

湖北车队也遇到了问题,他们队长的车身抖动,去检修了一下,找到原因了,过河的时候,不知道是让水还是石头把风扇翅膀打掉了一截,风扇离心力导致车身抖动。

能开吗?

还能开,但是进无人区不行。

说时间长了轴承就坏了,然后陆续会坏水泵、水箱。

本地没有配件,推测西宁有,毕竟是省会城市,但是晚上才能发到,我们就劝他们,要不就晚一天吧,我们一起走。

他们不同意。

原因是什么?

我们是横穿哈拉湖,从东到西,从青海到甘肃,我们的侧重点则就是穿这个无人区,而他们呢?只想穿一个小角,算是练兵,他们的目标是阿里大北线。

他们还有其它车,在格尔木等他们,不可能随意调整时间。

他们队长有了退意,意思是不穿这个无人区了,回西宁修车,然后从西宁直接杀到格尔木。

但是,能感觉到,有气话的成分。

向导也积极帮着解决这些问题,联系4S店、修车厂、猛禽车友,后来有人给出了个主意,就是在本地找猛禽玩家,然后跟他们协商,能否把你们的风扇先卖给我?出个高价就是了,例如贵2000块钱。

时间太早,8点不到,当地人还没起床。

也没法联系。

向导过来协商我们队长:他们执意决定今天出发,能否让咱这边车友先把风扇卖给他,晚上配件就到了,不耽误你们行程。

队长说,我们几辆都是新车,不是钱的问题,别说加2千,就是加2万也没有可能,这就跟要割自己孩子的肉是一个心情,玩车的没有差这个钱的。

女猛禽给我发了语音请求,问我能否到她车上一坐。

我就过去了。

她说,董老师,跟你商量个事,你们是不是明天出发?

我说,是的,甚至可能是后天,要看车子能否顺利到达。

她说,那个穿黄衣服的是我们队长,我是跟着他一起出来的,若是他放弃了这次行程,我也必须放弃,因为其他人我都不熟悉。

我问,需要我做什么?

她说,能否这样,您把风扇先借给他,晚上就来配件了,您再装上就好,我出5千元,您看可以吗?

我说,我很少拒绝人,但是你若是说拿钱买,哪怕给我5千拆一拆我的风扇再给装上,我也不同意,既然你张嘴了,我可以把风扇先借给你,但是我心里不是很痛快。

我把借酒的事说了一下。

她说,肯定是误会,X大哥人特别好。

我先看了看他风扇的受伤情况,六个翅膀中有一个断了三分之一,形成了离心力,那么我们一起去修理厂吧。

我还不能让我队友们知道。

因为,他们百分百不同意我这么做。

后来,我为什么决定帮她?

因为,我觉得她在哀求我,仿佛要哭了,一个女人出来本身就缺少依靠,现在依靠出现了问题,她能不用心吗?

换上后。

她给我转钱,我拒收了。

她又转了一次。

我说,再转就是侮辱我了,这点钱相比我的车的完美而言,连零头都算不上。

她发了个亲亲的表情。

待他们走了。

我跟修车店的老板说,不用联系配件了,你就按照最短这个翅膀作为标准,打磨一圈,把剩余5个打磨的一样长短,这样不就可以了吗?(换完后,我才知道配件并没有联系好,因为西宁那边一般9点多才上班,另外风扇不属于易耗品,很少会有备货,大概率是没有,突然有了吃苍蝇的感觉)

他说,那散热效果差。

我说,差不了多少。

湖北队伍走出去了很久,又回来,说是送箱酒。

一箱稻花香。

我推测,是女猛禽跟他说了借酒的事,意思是人家记仇了。

看我给修车厂老板出了磨齐的建议,他们队长又很内疚,意思是非要换回去,他用这个磨好的……

推让了半天,他们出发了。

换上后,我特意去河里、沙地里,用高转速跑了跑,没有过热反应,一切都OK,同时我联系了兰州的4S店,让他们准备个配件,我返程的时候过去换上。

换了这个翅膀后。

我越想越后悔,仿佛娶了个媳妇,刚要入洞房,隔壁老王捷足先登了。

我也不是看女猛禽的面子。

而是看在了女猛禽那个女同事的面子,虽然她莫名其妙的被欠了一个人情,但是我内心真是这么想的,觉得帮她的同事也是帮她。

那向导走了,我们怎么进?

他已经共享给了我们GPS线路图,同时我们队伍里有专业玩家,由专业玩家领队,有检查站的时候用卫星电话联系他,他会联系放行,遇到紧急救援的时候,也联系他。

我们要的不就这些吗?

至于说全程陪护,那个,我们不需要。

反而,多了一个外人,很尴尬,外来文化侵入。

穿越类的游戏,最适合的就是单人单车,例如五人五车,最少不能低于3辆车,最多不能超过5辆车。

为什么要单人单车?

这就是个极限运动。

每次我一出门,总有一群读者问:能否跟着?

跟着,你会骂我祖宗十八代。

这都是总结出来的经验,只要是穿越型的,倘若只是乘坐模式,绝对后悔,它就是个汽车运动,没有舒适性,没有游览性,为什么很少看到穿越类的游记?

说了你都未必信。

我们几乎不拍照!

麻木了。

景有啥好看的?

我们是来玩车的。

需求不同,所以处处都尴尬,例如你希望舒服为主,而驾驶员呢?哪里刺激去哪,一会跑河里去了,一会爬山上去了。

临沂有个读者,陈哥,说了多次了,甚至想买个猛禽加入我们车队。

出发前几天,他遇到了大G,又提了这个事。

大G这次是单人单车,就问了我一句:陈哥怎么样?

我说,人很好。

大G说,每次见到就提这个事,那这次,我让他跟我一个车吧。

我说,很好。

结果呢?

进了无人区,他跟刘威俩人都中了毒一般,晚上我们三人一个帐篷,一晚上,不是呕吐声就是吸氧声。

后悔不?

超级后悔。

感叹,这哪是人玩的地方?

是误判了整个游戏。

还有一点,太危险的路段,车主肯定亲自上阵,人家跑几千公里,就是为了这个事,所以不可能让副驾上。

副驾充其量就是跑跑高速,要么是无人区里相对比较平坦的戈壁滩路段,让你感受一下下。

海拔高,路面颠,参与感少。

所以,越参加,越郁闷。

感叹,以后再也不来了。

除非?

你是车主。

但是,对车主要求非常高,车子太老太破,可能会扔在无人区,车子太好呢?又不舍得,那哪是开的自己的车?分明是情敌的。

为什么大家选了猛禽?

在车台里我们也讨论过这个话题,就是因为便宜,六七十万块钱,坏了就坏了,也不当回事,若是开着大G这么糟蹋?

还是有些不舍得。

晚上,要在哈拉湖旁边扎营。

一扎,发现风太大。

另外,又冷。

零下了。

大家就提议,要不,咱继续赶路吧?听说前面50公里有兵营,咱去那边住吧,也许有信号呢?何况咱有酒有肉,最关键的是啥?

到处都是山东兵。

咱可以喝起来啊。

天黑,路不好走,没赶到,倒是在湖边遇到了牧民家,有蒙古包,巧的是什么?

主人是每个月才过来两天。

正好让我们遇上了。

主人晒的乌黑,我以为是同龄人呢?

结果是98年的。

也会说汉语。

那我们在你家周围扎营可以不?

可以。

不仅仅可以在这里扎营,还邀请大家一起进蒙古包做饭,他有烧煤炭的大炉子。

于是,我们嗨起来了,生起炉子,做饭。

这哥们抽中华。

也玩抖音。

发烟的时候,也学抖音上:来根华子。

先按照我们山东的规矩喝酒,就是碰杯就干,大部分人都害怕高反,不喝,海拔是4200,我也不喝,但是被他们劝的无地自容了,喝吧。

一人先发了5瓶啤酒。

我说,喝了酒容易高反。

都嘲笑我:是谁说海拔4000还能一口气跳2500个绳?这又高反了?

我说,喝!

小伙跟我们平喝……

喝了后,话也多了,说自己有六个女朋友,年龄都不大,都睡过,有三个有钱,动不动一万一万的给他,另外三个则几千几千的要。

还说自己有80万的存款。

他提议,喝啤酒没意思,要按照藏族的规矩来,喝白酒。

什么骆驼酒,他去拿的。

我们就问,你能喝多少酒?

他说,62度的,3瓶。

上去,每人先给倒了一杯。

他一仰头,干了。

那,我们傻眼了,这是高海拔啊,咱跟不跟?

我的意思是不跟。

我出去尿尿去了。

我听着我们里面一位老大哥说:山东人也有山东人的规矩,主人敬酒喝多少就是标准,然后他干了。

那我们也全干了。

没有几个回合,故事开始了,非要把女朋友分给我们……

最初是要把女朋友们的闺蜜们分享给我们。

喝上了酒,非要把女朋友们给我们。

都喝多了。

在那里推让。

他说,好的东西,就要分享。

我们这边的老大哥很认真,急忙给他科普:在我们山东,兄弟的女人就是兄弟的,要绝对尊重,你的就是你的,我们不能要。

到了12点,我实在不行了,我感觉有些晕,主要是我平时不掺酒,我去看看陈哥跟刘威去,都没睡踏实,一点精神也没有。

我看看没啥事,继续去看人家喝酒去。

到了2点左右。

藏族小伙彻底被我们给喝倒了,躺地上不起来了。

喊起来呢?

大喊大叫的,说着咱听不懂的话。

给点上烟。

他拿烟头往胸上直接烫……

次日早上,出发时,我们喊他。

他没睡醒。

我们就走了。

待我们从无人区出来,给向导打电话,说起这个事,向导说,那是个打工的,有点类似内地的护林员,一个月2千元,不过的确是一个月就上去那么一两天,因为海拔太高,一般人不愿意去,至于80万存款,6个女朋友,3瓶62度的白酒,那都只能莞尔一笑。

记得白天的时候,大家都感叹,咋青海的4千不如西藏的4千?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住了一晚上,都服气了,可以说是全军覆没,吐的吐,哭的哭,蔫的蔫,我们是司机,啥事没有,而且我们又是昨晚喝酒的主力军。

后来,得出了一个结论:不喝酒的都高反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85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