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2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二虎,定亲。

喊我。

定亲不需要随礼,咱就觉得不好意思去,白吃白喝。

我说,我可能比较忙。

他说,什么事也比不上你弟弟的喜事要紧,你还答应帮我开婚车呢。

我问,你表哥去不?

他说,还还用说。

我问,需要我去接亲不?

他说,派人去接了,下午看情况,若是需要,哥,你再帮着送送。

我说,行,那我开车过去。

二虎是我半个车友,他是我车友的表弟,其实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弟,只是他从初中毕业就在我车友那里工作,已经干到总管的位置了,偶尔出来越野之类的,他都喊着他,所以我们也比较熟悉了。

而且,他们俩感情不错,一般玩越野很少有舍得把车给别人玩的,而我那车友把车交给二虎,随便玩,在沂河里,若是二虎玩的不够大胆他还生气:你圈画的大一点,往泥巴地,有水的地方开,不陷车你来玩什么?

二虎这小子,跟着我这车友,这些年也学了不少活,场面人,一些后勤之类的工作,不用安排,他干的妥妥的。

30岁出头了,一直未婚。

未婚的原因不是缺姑娘,也不缺,而是缺看上眼的,所谓的看上眼就一个标准,能改良基因的。

要么,大高个,漂亮。

要么,有文化,例如是公务员。

他虽然收入不错,一个月七八千,而且自我感觉良好,总觉得自己是县城的上层群体,实际上呢?相亲市场很是残酷,想找个公务员?

这个收入太低了,加10倍还差不多。

倘若我今年25,年入百万起,有房有车,可能勉强能找个公务员,即便找到,她同事也都会劝她:还是找个体制内的比较好,至少旱涝保收,小老板万一破产了呢?你还跟着受累。

五月份,我们一起玩耍时,二虎还讲了个趣事,跟一个朋友绝交了,原因就是给他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竟然是离异的,还带个娃,你笑话谁?我找不到个初婚的?凭咱这条件,找个处女都没问题。

结果,突然就通知我,要定亲。

定亲不是相亲。

就是把亲事定下来,要给彩礼的。

这速度?

高铁速度啊?!

我问,姑娘老家哪的?

他说,你那边的。(跟我一个乡镇)

我问,多大年龄,我认识不?

他说,96年的,你应该不认识。

说了姓名,年龄,村庄,的确不认识……

定亲是需要举行仪式的。

双方派出亲戚代表团,见个面,吃个饭,一般女方还会提出一系列的要求,例如看看婚房准备的如何了?

然后,男方会准备一些彩礼,来者有份。

那喊我们这些人去,是什么身份?

帮忙的!

我去的时候,车友已经在了。

我问,咋突然找了个媳妇?

他说,草,咱不知道,我都被搞的一愣一愣的,说是在收音机的相亲节目上认识的,见了面,觉得不错,接着就定亲。

我问,认识多久了?

他说,不到半个月。

上午11点,我们见到了新娘一行。

新娘的父母,普通人。

普通农村人。

甚至,在他们的年龄里,显老的。

新娘呢?

惊艳!

真漂亮,要屁股有屁股,要胸有胸,关键是小腰非常细,穿了一件T恤有点小,肚脐若隐若现。

身材好,颜值好,穿着也得体。

怪不得二虎迫不及待……

车友也觉得好,真漂亮,还私下去问了问二虎,睡了没?

二虎说,那还有跑吗?!

真馋人。

问在哪上班?

工业园,做会计的,还读过大专。

虽然不是公务员,但是颜值担当,已经很完美了,至少配二虎是绰绰有余,甚至我和车友有个感受,就是女的有些下嫁了。

下午,我和车友去给送的娘家人。

车友拉的新娘和新娘父母,我拉的小姨,姑妈之类的,期间我还问了问彩礼,说是10万零1块,万里挑一的意思,另外还有金银首饰之类的,七八万。

属于行情价。

不高不低。

你看本地最繁华的商业街就行了,这两年装修金碧辉煌的就是金店,最大的市场其实就是订婚需求。

第二天,二虎请我们吃饭,感谢这些帮忙的。

新娘已经陪在身边了。

端茶倒水,很是熟练,一看就是场面人,甚至可以这么说,她肯定是接触过层次很高的男人,刻意隐藏也藏不住,就是见过大世面,不紧张,特别是在这么大的餐厅里,去点菜,跟服务员交流,一点都不生涩。

这不像一个农村出来的,安分上班的丫头。

走的时候,新娘还挽着二虎的胳膊。

初步计划,十月一举行婚礼。

我们还在那给策划了半天,十月一的话,是大日子,要提前订婚车,你是选大G还是选猛禽?猛禽的话,咱自己就够了,若是选大G的话,需要提前预约,因为大G也是热门婚车,光靠咱自己的车友是不够的,还需要再找……

若是一点都不讲究这些的话,就选宝马5系,要多少有多少,多数都是买二手车来职业做婚车的,有求必应,而且服务很好,关键是便宜,不过说归说,他跟着我们已经喝高了茶,看不上宝马5系,咱是什么人?能用那么LOW的婚车吗?

又过了没有十天。

车友给我打电话,半八卦的问我:你猜,二虎那媳妇怎么着了?

我问,骗婚的?

他说,不是,是给别人当三的,让人找回去了。

我问,那彩礼和金银首饰呢?

他说,娘家把彩礼给退了,金银首饰是那个男的根据发票额给赔了。

我说,这事搞的,抬不起头了。

他说,两天没来上班了,哭的眼都肿了,觉得太窝囊了,女的开着二虎的车走的,找女的找不到,就报案了,根据车辆轨迹找的……

我问,那她为什么出来相亲?

他说,可能是跟那男的闹矛盾,然后说要分手,自己想回归正常生活,然后就搞了这么一出,可能也是真心想找个人结婚,没想到那老头很执着,硬是把她找回去了。

我说,舍得给她出钱,也是真爱了。

他说,说是之前女的妈妈住院,花了30多万,也是这个男的出的。

我说,这弄的双方太尴尬了。

他说,二虎说自己都不好意思回村了。

我说,睡个极品,也值了。

他说,那女孩父母其实是知道咋回事,但是亲戚朋友全被蒙在鼓里。

我问,那彩礼怎么退的?

他说,二虎直接去了女方村主任家,问帮着协调不?不协调就拿大喇叭来喊,女方全家躲起来了,委托中间人给退的钱,到最终也没照面,可能也觉得愧疚,另外主要是害怕,怕挨打,怕闹腾。

我说,那姑娘,一看就是二虎驾驭不了的女人。

他说,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没敢说。

我说,二虎,就找个工厂妹就很好,别总是好高骛远,咱就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工,老百姓,吃不了天鹅肉。

他说,我之前就跟他这么讲的,不是说公务员不能找,也能找,但是要找那种困难户,例如离异带个儿子的。

我说,他接受不了。

他说,这种比工厂妹还强,至少受过高等教育。

我们从青海回来后,大家小聚,酒过三巡,大家都拿二虎这个事开涮,问他有没有在姑娘身上发现别人留下的印记:到此一游?

二虎说,草,他娘的太会装了,一会说疼,一会说痒,说大学的时候谈过男朋友,那时也不大懂,有过几次,参加工作后,没有过,让换个姿势,说不会……

我们安抚他,别郁闷了,这个不比骗婚的强多了?至少人家没拿你的,没坑你的,还让你睡了那么久。

他说,草,比戴绿帽子还难受,关键是不光咱受侮辱,父母都抬不起头,我娘之前每天晚上去跳广场舞,因为这个事,不好意思去了。

我说,其实没啥。

他说,真的成了笑话,不光我们村,我们镇上都有很多人知道的。

我说,她可能本身,的确是想找个人结婚。

他说,这一点的确是,后来把我车给开走了,我以为是骗婚的,就打电话给她,她不接,我发信息给她,你若是再不接,我就报警了,她给我回了很长的信息,说是什么身不由己之类的,说了很多对不起,滚你妈的对不起,我就直接报案了,把车找回来了,更多的人家警察也不管,说是经济纠纷,你们自己解决。

我问,若是人回来还要不?

他说,要是还要的话,咱贱到家了。

其实呢,这个事不仅仅传到他们乡镇了,还被我们传出省了,篝火的时候,我们还在讨论这个事,一边讨论一边笑,笑的哈哈的,还把这个故事分享给了杭州的车友们……

想起来就觉得很有意思。

特别是改口的时候,二虎还很认真的喊:爸,妈。

只见过一面,后来躲起来的,爸与妈。

前几天,我在青海,看车友群上发的,家里下大雨了,到处淹了,我担心的不是我家淹了,而是我怕工地淹了,我买了临近村的一些土方,其实就是耕地,只是那个位置是高地,土地本身也不肥沃,不长庄稼,挖几米下去,依然是高地,平整一下,依然可以种植,只是需要点时间,把生土变成熟土。

下大雨,我们挖土方的地方会成为池塘。

万一有娃进去游泳呢?

淹死了咋办?

我给我哥打电话,让他抓紧安排人去落实这个事,要么你派个人过去盯着,要么接着拉铁丝网。

我哥还不大重视,意思是下雨后,到处都是水,想游泳不多的是地方吗?何必去咱那个地方,说不通。

我说,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办就行了,这不是闹着玩的。

我让他拍照给我。

确保他的确去了。

去了,说是安排了个老头,中午过去蹲守。

的确如他所言,我们买土的位置比较偏,远离村庄,没有过去玩耍的孩子,这也是为什么他觉得我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这样的事,在农村,咱经历的多,见的多。

自然小心再小心。

我小学同学就是淹死的,我亲眼所见的。

另外,鸡场前段时间也淹死了一个,也是因为下雨,孩子调皮,钻进了化粪池的围栏,自己滑进了化粪池里,化粪池周围铺着塑料布,特别滑,找了好几天才找到的,两家还有亲戚,最初要赔50万,协商再三,赔了6万块钱,独生子,而且算是老来得子。

这个,当时还是我出面给协商的。

若是往前推10年,一分钱都不会赔偿的,但是,今天不行,大家法律意识都有了,会积极申请的,甚至动不动就来一句:实在不行,咱就报官吧。

理论上,买土是违法的。

但是,会想办法给予合法化,例如丘陵整地,这就如同捞沙的都有同一个合法身份:河道清淤。

咱这种不是买来土洗沙,又是经过备案的,问题不大,你看修高速公路的就知道了,修到哪,土买到哪,当时修到我们这里时,还要买我们村的土,我们村是举手表决制,没通过,理由就是要给子孙后代留完整的土地。

我们邻村卖的。

我回来后,雨水基本都退去了。

我去看了看现场。

那泥能到膝盖,小孩若是下去,若是一直游还没事,一落地,完了。

我又去我们的工地看了看,我哥在接电话,我哥不说家乡话了,说生涩的普通话,应该是外地的工程,我听着有报价之类的。

待他挂了电话,我跟他聊了几句。

他说,现在局势变了,工程有的是,是找不到接单的。

我问,根源是什么?

他说,这个行业信誉越来越差了,只要不是现金结算,没人干,早上还有个中建的项目问我接不接,一共才百十亩地,直接拒绝了,主要是他们这几年口碑太差了,不是不给你结算,而是遥遥无期,这不是过去没活干的时代,你付款不及时谁伺候你?!

我说,你什么也别多想,把咱自己的活干好就行了,你不要总是觉得,万一工期停了怎么办,工人怎么办?那些都无所谓。

他说,老宋家的船要卖,你知道不?

我说,这些事不要研究,你懂船吗?

他说,说是卖60万左右,基本就是废铁价。

我问,是那个钢质绞吸式挖泥工程船?

他说,是的。

我问,为什么卖?

他说,老宋进去了。

我问,进去多久了?

他说,一个多月了。

我问,这个船在谁名下?

他说,兰姐。

我问,兰姐卖船干什么?

他说,兰姐也出事了。

我问,你咋知道这么多小道消息?

他说,这你就不懂了,我们在一个群里。

我说,这些事,咱不掺和,你把咱自己家的活干的好好的,就足够了,不是说你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你可以有,但是要知道轻重,那点钱,没什么意思,那都是些社会人,跟咱不一样,咱是文化人。

说曹操,曹操到。

我刚到家,兰姐联系我,问我晚上有安排不?要给我接风。

我问,还有谁?

她几个闺蜜。

属于老一代的黄金一代了,几个闺蜜都很漂亮,她40岁出头,资深美女,是老宋明着的情人,大家都知道,彼此都不避讳,包括老宋家嫂子也知道,过去偶尔他们还一起吃饭之类的,不知道会不会唱吉祥三宝?

坐下后,先谈了船的事。

我说,我不懂船。

她说,这个船还能用个三年五年的,只要有业务,肯定稳赚不赔,我想了想,也就是你能接到业务。

我说,我算个屌啊。

她说,只要在东营有足够的人脉就可以,目前山东最大的需求就在河口,黄河入海口。

我问,卖什么价?

她说,就是铁价。

我说,那直接卖给收废品的就是了。

她说,一般收废品的吃不了这么大。

我说,六七十万,咋可能吃不了呢?

其实交谈中,我就明白了,吨数没有她跟我哥说的那么重,按照我哥的说法,那SB也应该抓紧买,等于你拿50元面值买一张略有褶皱的百元大钞。

不可能的事。

兰姐也没有想卖废铁的心,而是依然想以工程船的名义去卖,这个船为什么我比较熟悉?因为当时不仅仅她买了,还有两个工程人也买了,缘由就是济南当时要打造什么小清河,要通航,包工程的负责人之一是我们这边的,他再反过来鼓动大家买船进场,挖泥、清淤、清垃圾……

闲聊间,我问了问老宋是怎么了?

说是暴力追讨,非法拘禁,被定性黑社会了。

老宋常年干高利贷。

根源也是工程不赚钱,只有放贷才赚钱。

我问,能取保候审吗?

她说,不能。

我问,你没去活动活动?

她说,活动了,很难。

我问,你卖船是为这个事筹钱吗?

她说,也是,也不是,是我自己也遇到了点困难。

我问,怎么了?

她说,我那个工地,淹死了个小孩。

我问,什么时候淹的?

她说,就是前几天下雨的时候。

我问,没弄围栏?

她说,弄了,但是有个门,那几天没锁。

我问,赔多少钱?

她说,还没协商好。

我问,下葬了?

她说,没有,冰冻了,说是要解剖。

聊了聊这些年,她满肚子委屈,老宋在的时候,她至少是有头有脸的,也春风得意,谁不尊称一声兰姐?

而如今呢?

自己成了丧家之犬,她连打听老宋的资格都没有。

自己也成了边缘人。

饭吃的很匆忙。

吃完后,我给我哥打了个电话,我怕我哥跟兰姐走的太近,因为我觉得我哥对这个船有些动心了,我在青海的时候,他就提过一嘴,我说我在开车,他欲言又止,我回来后,他跟我提过两次,另外兰姐为什么突然要给我接风?说明我哥跟她讲过,我弟弟可能不同意,她觉得亲自上阵。

我要重新给我哥洗洗脑。

我说,核心就两点:

第一、她以及老宋一家是处于陨落状态,人一旦陨落是什么状态?不会是柳暗花明,而是破屋偏逢连阴天,人越倒霉了越倒霉,你从她手里买东西,不是会把这种倒霉传递过来吗?

第二、她为什么这么着急处理船?是只有这个船是她名下的,哪天若是老宋家人追过来,她连这个船都拿不住,若是哪天老宋出来了,听说卖了这么便宜,又是被你捡走了,会怎么看你?

别想着占便宜,谁爱买就买。

咱不掺和他们的家事。

另外与这个女人离的远一点,她一旦失去了靠山,一定马上寻找新的,虽然你的体量入不了她的法眼,但是可能会把你当过渡品,你对女人了解太少,一旦被缠住,你比谁都用心。

我哥想解释。

让我拒绝了,你什么都不用解释,听我的就行了。

离她远远的。

为什么很多人原本运气好好的,突然倒霉了?

就是你总是跟倒霉的人在一起。

那,我们如何变的幸运?

要跟幸运的人在一起。

从青海回来的路上,大家商量下一站去哪。

有两站是必须去的。

可可西里与羌塘。

属于难度系数比较高的,主要问题就是高海拔,我们这次穿越哈拉湖,海拔不过4000出头,都已经出现了集体高反,而那两个无人区,动辄就是海拔5千。

另外,对后勤保障要求更高。

一般需要携带6*6的保障卡车,带足够的燃料。

还需要专业的向导,最难的还是要审批到相关的手续,这个季节肯定不合适,要等冬天,地面都冻住了,河水大也不要紧,走冰层。

另外,我们觉得自己的水平还有待提升。

没有真正经过足够的锤炼。

的确是跑过一些无人区,但是都是跟跑,难度系数也比较低,很少陷车。

那最近去哪玩?

想来想去,要不去云南吧,从西双版纳穿越到瑞丽,全程都是热带雨林,同时,又是茶叶的主要种植区,那边有各类越野线路,危险系数低,但是穿越难度大,主要是泥巴低,主要频繁的救援,一般需要更换雨林胎。

但是,猛禽不大适合雨林穿越,车体过宽过长。

最适合雨林穿越的还是吉姆尼系列。

越小了越灵活。

无意聊起了丰田车最近疯狂涨价,以后这些大排量的自然吸气发动机进不来了,今年年底就彻底关门了。

要不要抢救式的买辆收藏?

不至于说升值,肯定保值。

什么车能跟丰田越野车比保值?二手车比新车贵是常态了,我那辆就已经比我买的时候贵了,现在都称其为理财产品了。

例如,我们是不是可以去买限量版?

例如黑武士。

说干就干,回去后再一起去天津港看车。

顺便在本地越野大群里问,谁有兴趣一起去?

有个90后小伙说他也有兴趣一起。

我提前跟他私聊了一下,告知他,车子现在加价厉害,最好提前了解一下,否则接受不了,加价是最难接受的,为什么?

觉得买贵了!

他说,明白。

等我回来,在书店正常上下班的时候。

他找了过来。

一个很腼腆的小伙,开了一辆牧马人。

我问,做电商的?

他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这几年买牧马人的,多是电商小伙。

他说,董哥,你可能不记得我了,咱见过面,在志哥妹妹的婚礼上。

我说,当时一大桌。

他说,对。

我问,您主要做什么产品?

他说,香皂之类的日化品。

我问,是品牌?

他说,不是,就是杂牌,便宜。

我问,有多便宜?

他说,拿货价基本都在1元左右。

我问,洗手液、香皂、洗衣粉,这些?

他说,是的。

我问,什么平台卖?

他说,直播和拼多多。

我问,现在拼多多是不是特别火?

他说,非常火,前段时间志哥回来,我还跟他分享过这个观点,对于咱这些小地方的人而言,电商就一个出路,不是做品牌,也不是做高大上,就是做物美价廉,越便宜越好,甚至一单利润按毛计算。

我问,你的最便宜是多少包邮?

他说,3块钱包邮。

我问,赔吗?

他说,3块就平本。

我问,快递费这么便宜?

他说,1块5一单。

我问,一天能发多少单?

他说,五六千单吧。

我问,算是本地发货量最大的吧?

他说,你可能对拼多多这个圈子不熟悉,咱这边拼多多做的好的很多,日发货万单都不稀罕。

我说,的确很震撼的数据。

这个信息不是我第一次获知,大G也跟我提过这个观点,就是拼多多要面临更大的爆发了,拼多多也不需要什么技巧,只需要一条,足够便宜的货,包括他自己也布局进入了,卖白条鸡、鸡心,烧烤肉串之类的,疫情前一天就有百万的成交额,疫情间还过来考察了两次,他要租冷库买白条鸡,最便宜的时候,活鸡一元一斤。

量越大了,越便宜。

例如他们签的顺丰也便宜,5公斤之内全国陆运5块。

便宜不?

时代给的机会,他们抓住了。

还是那句话,再小的沿海县城,也有年入百万的电商人,相信这一点很难,愿意去找到他们更难,拜师更难。

说白了,还是不相信。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到了我这个年龄了,已经没有闯的激情了,美女找咱约个会,咱马上就能把流程预演一遍,觉得没意思,不去了,听说什么东西能赚钱,也仅仅是听听而已,不会深究,也不会去学习。

所以,咱一直都是高傲的落伍着!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28608.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