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善良(懂懂日记2017.1.2)

  • 我本善良(懂懂日记2017.1.2)已关闭评论
  • 642
  • A+
所属分类:懂懂日记

我本善良(懂懂日记2017.1.2)

元旦前夕,参加了一场葬礼,朋友的母亲。

这个朋友比我小两岁,准确讲是我师弟,我们俩都是曲师的,他是化学专业的,本科毕业以后在烟台一家私立学校教书,教中专或大专,具体我没问。

是个孝子。

孝到什么程度?母亲得癌以后,他直接辞职了,回县城了,安心伺候老人,整两年,他唯一的亲人就是他娘,父亲去世的很早很早,后来母亲改嫁了,改嫁以后又离婚了,这么讲吧,他能上大学,就是他娘卖命赚来的钱。

他辞职,他娘不同意。

他骗他娘,说是请的假。

他媳妇是干嘛的?

高中同学,也不得志,在烟台一家社区门诊当会计,一个月不到2000元,第一胎是女儿,第二胎又是个女儿,准备生三胎,政策不允许了。

我们俩怎么认识的呢?曲师有同乡会,我们那几届,回县城的一共没有几个,一般有事都联系我,他回县城自然要找我“报到”,他未来要待在县城,肯定要有个人脉关系网,相互帮帮忙。

认识以后,他总是让我帮忙找点事干。

我建议他去教高中,他也想,但是现在门槛太高了,不是说进就能进的,你只是本科,现在研究生都用不了,人才严重过剩,当然顶级人才肯定有缺口,例如你是个博士肯定要,可是博士能来县城教书吗?

不过,他可以应聘进去教高中,也就是当合同工,工资有点低,应该不到2000元,他不甘心,一心想创业。

问我。

我建议他去送外卖,要么就应聘当顺丰的快递员,你有文化基础,有素质修养,你慢慢就会做大的,喜欢你的人多,自然你的收入就高,一个优秀的顺丰快递员月薪过万不是什么稀罕事,前提是你要用心,要勤快,中秋节我发月饼,顺丰小哥加班到凌晨1点,没有任何怨言。

可是,他抹不下脸,觉得这些事都是低端人群做的。

我们这边有个高中老师,人家就兼职当图书配送员,业务做的非常好,平时给我打电话,我一接起来就能感受到那种热情洋溢和活力四射。

至于说是找个小项目做做,我觉得很难,他一共还有3万左右的存款,到现在也没买房子,没买车子,媳妇和孩子还在烟台租房子住。

人在逆境时,一定不要乱动,越动陷得越深。

但是,人在此时,恰恰喜欢动,总是想快速地爬出泥潭,结果越陷越深,我也劝不了他,不知道谁给他支的招,给我拿了3000元,让我帮他想个出路。

我哪有这本事。

给塞回去了。

后来,不知道受谁指点,他买了两个儿童挖掘机,放在了商场门口,连租地方带买设备,也花了接近2万元,刚开始收入还真不错,最近?

我看已经锁上铁链子了。

当时问过我,我的建议是节约你手里的每一分钱……

我现在说再多,也都是马后炮,尊重每个生命的轨迹,这是他自己选的路,他曾经去找过我爹,非让我爹给算算,我跟他讲过,我爹压根不懂什么八卦,我爹只是看过几本书而已,你就是去找他,他也是按照你的生辰八字翻书去套,类似数学公式,我爹给他套出的结论就是碌碌无为,折腾命,这就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谁都改变不了,修吧。

从我拒绝了他的3000元,貌似我们俩就有了很微妙的关系,有了隔阂。

他再找我,是因为两口子吵架,他想让父母合葬,而媳妇的意思是要重新选个风水宝地,应该找个风水先生给看看。

俩人的分歧就在这里,娘家人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们俩这么不顺?是你爹的坟位置不好,所以要重新选个更好的位置,否则日子还是这么烂。

他问我,你觉得有没有必要选择风水?

我说,我认为是没必要的。

他说,我也觉得是迷信。

我说,但是你要听女人的话,所以还是要找个风水先生去给看看,但是你可以串通他,让他建议合葬。

他说,明白了。

我本善良(懂懂日记2017.1.2)

他妈最后实在不行了,送到医院,医生说快不行了,又急忙拉回老家,给穿上寿衣,走了,我们这边有个风俗,就是尽量不要死在医院里,因为死在医院以后理论上不允许拉回家。

我是看他朋友圈里发的动态,在医院抢救。

我急忙赶到医院。

已经转回老家了。

我第二天去的,已经准备出殡了,他哭得不像样了,哪是个30岁的小伙子,明显是个老头了,憔悴,悲伤,我到了以后,他们全家朝我们磕头,这也是我们这里风俗,就是谁来吊孝给谁磕头,不论辈分。

我也非常难过,仿佛是我自己在经历这些,早晚的事。

回城后,我特意去看了看我父母,俩人生活得蛮惬意的,说是城里好,不愿意回农村了,俩人在这里生活得很有节奏,感慨来晚了。

想着有一天他们会离开我们,好难过。

过了两天,我同学结婚,二婚,据说他是班上混的最好的,原来混的好的标准就是可以娶俩媳妇呀?

对于他二婚我是有成见的,不是说我传统,而是我觉得应该低调,你哪能像娶新媳妇一样大搞?最关键的一点是,俩人原本都有家庭,是因为女的突然怀孕了,俩人各自离婚,急忙结婚,比电视里的剧情还波折。

我在想,你搞这么大,你前妻多亏没个弟弟,否则不来炸了你?

让我开皮卡给他拉被子,当头车,我不愿意去,但是不去又不合适,男同学们普遍参加。

司仪也蛮有意思的,反复地问新娘:你愿意陪伴他一辈子吗?

虽然他们俩的节奏有点快,但是婚礼现场还是蛮浪漫的,我在想,其实还是应该祝福他们的,至少在当下,他们感觉在一起比不在一起更幸福,那么现在的选择就是对的,法律允许,彼此愿意,那就没任何问题,这是他们的事,我嘲笑他们是另外一回事。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跟别人走入婚姻殿堂呢?